投资员工培训的新商机

发布日期:2018-12-15 10:55
摘要」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撰文 / Peter Coy 

■ 经济学家喜欢员工培训,但企业往往不愿意提供。如果竞争对手挖走培训好的工人,培训的工夫岂不是白费了。编程训练营General Assembly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杰克·施瓦茨(Jake Schwartz)说:“我称之为‘我喝你的奶昔’的问题。”General Assembly于2018年被瑞士人力资源公司Adecco Group AG收购。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几年里,企业的培训投入稳步下降。美国人口普查局发现,2008年只有11%的工人接受了雇主出资的培训,低于1996年的19%。当金融危机袭来时,数百万人失业,培训的重要性似乎到了历史最低点——既然可以从数量庞大的失业者中找到需要的人才,那为什么还要花钱去培训呢?

但现在,企业的态度似乎正逐渐转变。虽然人口普查局自2008年以来没有重新统计雇主提供的培训数量,但人才发展协会(Association for Talent Development)在一项主要针对发达经济体的调查中发现,在2009年,即此调查开始的第一年,企业在每位员工身上的直接培训支出为1081美元(约合人民币7455.87元),到2016年已上升到1273美元。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美国在员工培训领域的全球排名中位居前列,有66%的工人在2018年接受了雇主的培训。

近乎创纪录的低失业率是企业重新重视培训的一个重要原因。由于9月美国失业率仅为3.7%,而截至8月的空缺岗位超过700万,雇主已无法在失业人士中找到他们需要的人,而且有时候挖角的代价也会极度高昂。乔治城大学教育和劳动力中心的创始人兼主任安东尼·卡内维尔(Anthony Carnevale)说:“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自行培养,要么花钱买人。‘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万宝盛华(Manpower Group)于2018年调查的美国雇主中,有55%表示他们正在提供额外培训来应对人才短缺,另外有40%的人表示他们正在传统人才库之外招聘。只有26%的人表示他们正给出更高的薪水。

快速变化的工作要求也需要工人获得更多的培训。就在几年前,专家们还曾预测说,计算机和机器人很快就会让有血有肉的工人被淘汰。也许有一天会这样吧,但现在而言,自动化的主要作用还只是迫使人们开发出新技能来使用智能机器,而不是为它们工作。俄亥俄州东北部经济发展组织Team NEO的战略与研究副总裁雅各布·杜里茨基(Jacob Duritsky)说:“突然间,你会抬起头,恍然大悟地说,‘噢,我们还是需要工人啊’。”

雇主们发现,成为一个学习型组织是防范猎头挖人的好方法。俄亥俄州韦斯特莱克的Hyland软件公司(Hyland Software Inc.)首席执行官比尔·普里默(Bill P r i e m e r)说,特别是现在,由于变革如此迅速,工人们宁愿坚守在能帮助他们不断提升技能的公司。在领英(L i n k e d I n)于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中,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

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培训都是好事情。德勤旗下研究商业和技术的德勤领先创新中心(Center for the Edge)联合主席约翰·哈格尔(John Hagel)说,许多雇主教授的是“严格规定、高度标准化的任务技能”,而这些任务很快就会被计算机接管。他说,企业应该做的是加强员工的“好奇心、想象力、创造力、情商和社交智能”,这些是机器难以复制的东西。

关于是雇主还是学校应该组织培训也存在争论。社区学院通常愿意根据雇主的需求量身定制课程,但即使他们也不愿意教授仅对一两个企业有用的具体任务技能。与此同时,企业高管们则抱怨美国的教育系统正在大量产出不合格的毕业生。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分析了最近在经合组织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发现,相比22个国家的同龄人,美国千禧一代人的读写能力仅排名第16位,计算能力和“在技术密集环境中解决问题的能力”均排在最后。雇主通常必须为入门级的工人提供基础数学等领域的补修培训。

因为工人培训有益于整个社会,而不仅仅有益于单个雇主,因此从发展经济角度来看,政府应该直接提供培训,或至少对企业培训加以补贴。然而,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在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公共支出(包括失业救济金)已从1985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8%下降到2016年的0.3%。2018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命令,成立了美国工人委员会(Council of the American Worker),并划拨资金,用于学徒培训和没有大学学位的年长工人再培训。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也曾试图将“劳动力创新和机会法案”的拨款削减40%(但未能成功)。该法案是联邦层面规模最大的工人再培训计划。

在公共和私人之间实现适当的平衡是个棘手的任务。英国华威大学经济学家塞吉斯·范·莱恩斯(Thijs van Rens)表示,他与罗兰·拉瑟罗特(Roland Rathelot)等同事的研究发现,公共培训资金基本就是对雇主的一种免费赠品。

新加坡提供了一个将两者结合起来的范例。通过其新设立的“未来技能”培训计划(Skills Future),新加坡政府对进行员工培训的合格公司给予补贴,但补助金并不覆盖全部培训费用。这一设计旨在阻止企业仅为了获得政府补贴而进行虚假培训。

在新加坡拥有30家餐厅的Soup Spoon Pte的创始人和大股东林佩芸(Anna L i m)表示,她必须让餐厅的培训教师获得认证,定期送审培训结果,以便从“未来技能”培训计划中获得部分补贴。她是否担心其他没有培训的公司会从她的投资中得到好处呢?不太担心。“现在在新加坡,我们已经不再这样想了,”她说,“说到底,它将提升整个行业的技能。我们必须要有宽广的胸襟。”

要提升全世界劳动力应对未来的技能,理想的环境将是经济学家所谓的“高度信任均衡”,即每个雇主都投资于培训,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会这样做。但现在的我们还没达到那个程度。

总之 企业开始重新重视培训,一方面是因为低失业率提高了企业人才选择的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断出新的科技技术需要员工不断提供技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撰文 / Peter Coy 

■ 经济学家喜欢员工培训,但企业往往不愿意提供。如果竞争对手挖走培训好的工人,培训的工夫岂不是白费了。编程训练营General Assembly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杰克·施瓦茨(Jake Schwartz)说:“我称之为‘我喝你的奶昔’的问题。”General Assembly于2018年被瑞士人力资源公司Adecco Group AG收购。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几年里,企业的培训投入稳步下降。美国人口普查局发现,2008年只有11%的工人接受了雇主出资的培训,低于1996年的19%。当金融危机袭来时,数百万人失业,培训的重要性似乎到了历史最低点——既然可以从数量庞大的失业者中找到需要的人才,那为什么还要花钱去培训呢?

但现在,企业的态度似乎正逐渐转变。虽然人口普查局自2008年以来没有重新统计雇主提供的培训数量,但人才发展协会(Association for Talent Development)在一项主要针对发达经济体的调查中发现,在2009年,即此调查开始的第一年,企业在每位员工身上的直接培训支出为1081美元(约合人民币7455.87元),到2016年已上升到1273美元。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美国在员工培训领域的全球排名中位居前列,有66%的工人在2018年接受了雇主的培训。

近乎创纪录的低失业率是企业重新重视培训的一个重要原因。由于9月美国失业率仅为3.7%,而截至8月的空缺岗位超过700万,雇主已无法在失业人士中找到他们需要的人,而且有时候挖角的代价也会极度高昂。乔治城大学教育和劳动力中心的创始人兼主任安东尼·卡内维尔(Anthony Carnevale)说:“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自行培养,要么花钱买人。‘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万宝盛华(Manpower Group)于2018年调查的美国雇主中,有55%表示他们正在提供额外培训来应对人才短缺,另外有40%的人表示他们正在传统人才库之外招聘。只有26%的人表示他们正给出更高的薪水。

快速变化的工作要求也需要工人获得更多的培训。就在几年前,专家们还曾预测说,计算机和机器人很快就会让有血有肉的工人被淘汰。也许有一天会这样吧,但现在而言,自动化的主要作用还只是迫使人们开发出新技能来使用智能机器,而不是为它们工作。俄亥俄州东北部经济发展组织Team NEO的战略与研究副总裁雅各布·杜里茨基(Jacob Duritsky)说:“突然间,你会抬起头,恍然大悟地说,‘噢,我们还是需要工人啊’。”

雇主们发现,成为一个学习型组织是防范猎头挖人的好方法。俄亥俄州韦斯特莱克的Hyland软件公司(Hyland Software Inc.)首席执行官比尔·普里默(Bill P r i e m e r)说,特别是现在,由于变革如此迅速,工人们宁愿坚守在能帮助他们不断提升技能的公司。在领英(L i n k e d I n)于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中,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

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培训都是好事情。德勤旗下研究商业和技术的德勤领先创新中心(Center for the Edge)联合主席约翰·哈格尔(John Hagel)说,许多雇主教授的是“严格规定、高度标准化的任务技能”,而这些任务很快就会被计算机接管。他说,企业应该做的是加强员工的“好奇心、想象力、创造力、情商和社交智能”,这些是机器难以复制的东西。

关于是雇主还是学校应该组织培训也存在争论。社区学院通常愿意根据雇主的需求量身定制课程,但即使他们也不愿意教授仅对一两个企业有用的具体任务技能。与此同时,企业高管们则抱怨美国的教育系统正在大量产出不合格的毕业生。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分析了最近在经合组织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发现,相比22个国家的同龄人,美国千禧一代人的读写能力仅排名第16位,计算能力和“在技术密集环境中解决问题的能力”均排在最后。雇主通常必须为入门级的工人提供基础数学等领域的补修培训。

因为工人培训有益于整个社会,而不仅仅有益于单个雇主,因此从发展经济角度来看,政府应该直接提供培训,或至少对企业培训加以补贴。然而,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在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公共支出(包括失业救济金)已从1985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8%下降到2016年的0.3%。2018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命令,成立了美国工人委员会(Council of the American Worker),并划拨资金,用于学徒培训和没有大学学位的年长工人再培训。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也曾试图将“劳动力创新和机会法案”的拨款削减40%(但未能成功)。该法案是联邦层面规模最大的工人再培训计划。

在公共和私人之间实现适当的平衡是个棘手的任务。英国华威大学经济学家塞吉斯·范·莱恩斯(Thijs van Rens)表示,他与罗兰·拉瑟罗特(Roland Rathelot)等同事的研究发现,公共培训资金基本就是对雇主的一种免费赠品。

新加坡提供了一个将两者结合起来的范例。通过其新设立的“未来技能”培训计划(Skills Future),新加坡政府对进行员工培训的合格公司给予补贴,但补助金并不覆盖全部培训费用。这一设计旨在阻止企业仅为了获得政府补贴而进行虚假培训。

在新加坡拥有30家餐厅的Soup Spoon Pte的创始人和大股东林佩芸(Anna L i m)表示,她必须让餐厅的培训教师获得认证,定期送审培训结果,以便从“未来技能”培训计划中获得部分补贴。她是否担心其他没有培训的公司会从她的投资中得到好处呢?不太担心。“现在在新加坡,我们已经不再这样想了,”她说,“说到底,它将提升整个行业的技能。我们必须要有宽广的胸襟。”

要提升全世界劳动力应对未来的技能,理想的环境将是经济学家所谓的“高度信任均衡”,即每个雇主都投资于培训,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会这样做。但现在的我们还没达到那个程度。

总之 企业开始重新重视培训,一方面是因为低失业率提高了企业人才选择的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断出新的科技技术需要员工不断提供技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撰文 / Peter Coy 

■ 经济学家喜欢员工培训,但企业往往不愿意提供。如果竞争对手挖走培训好的工人,培训的工夫岂不是白费了。编程训练营General Assembly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杰克·施瓦茨(Jake Schwartz)说:“我称之为‘我喝你的奶昔’的问题。”General Assembly于2018年被瑞士人力资源公司Adecco Group AG收购。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几年里,企业的培训投入稳步下降。美国人口普查局发现,2008年只有11%的工人接受了雇主出资的培训,低于1996年的19%。当金融危机袭来时,数百万人失业,培训的重要性似乎到了历史最低点——既然可以从数量庞大的失业者中找到需要的人才,那为什么还要花钱去培训呢?

但现在,企业的态度似乎正逐渐转变。虽然人口普查局自2008年以来没有重新统计雇主提供的培训数量,但人才发展协会(Association for Talent Development)在一项主要针对发达经济体的调查中发现,在2009年,即此调查开始的第一年,企业在每位员工身上的直接培训支出为1081美元(约合人民币7455.87元),到2016年已上升到1273美元。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美国在员工培训领域的全球排名中位居前列,有66%的工人在2018年接受了雇主的培训。

近乎创纪录的低失业率是企业重新重视培训的一个重要原因。由于9月美国失业率仅为3.7%,而截至8月的空缺岗位超过700万,雇主已无法在失业人士中找到他们需要的人,而且有时候挖角的代价也会极度高昂。乔治城大学教育和劳动力中心的创始人兼主任安东尼·卡内维尔(Anthony Carnevale)说:“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自行培养,要么花钱买人。‘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万宝盛华(Manpower Group)于2018年调查的美国雇主中,有55%表示他们正在提供额外培训来应对人才短缺,另外有40%的人表示他们正在传统人才库之外招聘。只有26%的人表示他们正给出更高的薪水。

快速变化的工作要求也需要工人获得更多的培训。就在几年前,专家们还曾预测说,计算机和机器人很快就会让有血有肉的工人被淘汰。也许有一天会这样吧,但现在而言,自动化的主要作用还只是迫使人们开发出新技能来使用智能机器,而不是为它们工作。俄亥俄州东北部经济发展组织Team NEO的战略与研究副总裁雅各布·杜里茨基(Jacob Duritsky)说:“突然间,你会抬起头,恍然大悟地说,‘噢,我们还是需要工人啊’。”

雇主们发现,成为一个学习型组织是防范猎头挖人的好方法。俄亥俄州韦斯特莱克的Hyland软件公司(Hyland Software Inc.)首席执行官比尔·普里默(Bill P r i e m e r)说,特别是现在,由于变革如此迅速,工人们宁愿坚守在能帮助他们不断提升技能的公司。在领英(L i n k e d I n)于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中,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

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培训都是好事情。德勤旗下研究商业和技术的德勤领先创新中心(Center for the Edge)联合主席约翰·哈格尔(John Hagel)说,许多雇主教授的是“严格规定、高度标准化的任务技能”,而这些任务很快就会被计算机接管。他说,企业应该做的是加强员工的“好奇心、想象力、创造力、情商和社交智能”,这些是机器难以复制的东西。

关于是雇主还是学校应该组织培训也存在争论。社区学院通常愿意根据雇主的需求量身定制课程,但即使他们也不愿意教授仅对一两个企业有用的具体任务技能。与此同时,企业高管们则抱怨美国的教育系统正在大量产出不合格的毕业生。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分析了最近在经合组织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发现,相比22个国家的同龄人,美国千禧一代人的读写能力仅排名第16位,计算能力和“在技术密集环境中解决问题的能力”均排在最后。雇主通常必须为入门级的工人提供基础数学等领域的补修培训。

因为工人培训有益于整个社会,而不仅仅有益于单个雇主,因此从发展经济角度来看,政府应该直接提供培训,或至少对企业培训加以补贴。然而,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在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公共支出(包括失业救济金)已从1985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8%下降到2016年的0.3%。2018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命令,成立了美国工人委员会(Council of the American Worker),并划拨资金,用于学徒培训和没有大学学位的年长工人再培训。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也曾试图将“劳动力创新和机会法案”的拨款削减40%(但未能成功)。该法案是联邦层面规模最大的工人再培训计划。

在公共和私人之间实现适当的平衡是个棘手的任务。英国华威大学经济学家塞吉斯·范·莱恩斯(Thijs van Rens)表示,他与罗兰·拉瑟罗特(Roland Rathelot)等同事的研究发现,公共培训资金基本就是对雇主的一种免费赠品。

新加坡提供了一个将两者结合起来的范例。通过其新设立的“未来技能”培训计划(Skills Future),新加坡政府对进行员工培训的合格公司给予补贴,但补助金并不覆盖全部培训费用。这一设计旨在阻止企业仅为了获得政府补贴而进行虚假培训。

在新加坡拥有30家餐厅的Soup Spoon Pte的创始人和大股东林佩芸(Anna L i m)表示,她必须让餐厅的培训教师获得认证,定期送审培训结果,以便从“未来技能”培训计划中获得部分补贴。她是否担心其他没有培训的公司会从她的投资中得到好处呢?不太担心。“现在在新加坡,我们已经不再这样想了,”她说,“说到底,它将提升整个行业的技能。我们必须要有宽广的胸襟。”

要提升全世界劳动力应对未来的技能,理想的环境将是经济学家所谓的“高度信任均衡”,即每个雇主都投资于培训,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会这样做。但现在的我们还没达到那个程度。

总之 企业开始重新重视培训,一方面是因为低失业率提高了企业人才选择的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断出新的科技技术需要员工不断提供技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投资员工培训的新商机

发布日期:2018-12-15 10:55
摘要」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撰文 / Peter Coy 

■ 经济学家喜欢员工培训,但企业往往不愿意提供。如果竞争对手挖走培训好的工人,培训的工夫岂不是白费了。编程训练营General Assembly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杰克·施瓦茨(Jake Schwartz)说:“我称之为‘我喝你的奶昔’的问题。”General Assembly于2018年被瑞士人力资源公司Adecco Group AG收购。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几年里,企业的培训投入稳步下降。美国人口普查局发现,2008年只有11%的工人接受了雇主出资的培训,低于1996年的19%。当金融危机袭来时,数百万人失业,培训的重要性似乎到了历史最低点——既然可以从数量庞大的失业者中找到需要的人才,那为什么还要花钱去培训呢?

但现在,企业的态度似乎正逐渐转变。虽然人口普查局自2008年以来没有重新统计雇主提供的培训数量,但人才发展协会(Association for Talent Development)在一项主要针对发达经济体的调查中发现,在2009年,即此调查开始的第一年,企业在每位员工身上的直接培训支出为1081美元(约合人民币7455.87元),到2016年已上升到1273美元。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美国在员工培训领域的全球排名中位居前列,有66%的工人在2018年接受了雇主的培训。

近乎创纪录的低失业率是企业重新重视培训的一个重要原因。由于9月美国失业率仅为3.7%,而截至8月的空缺岗位超过700万,雇主已无法在失业人士中找到他们需要的人,而且有时候挖角的代价也会极度高昂。乔治城大学教育和劳动力中心的创始人兼主任安东尼·卡内维尔(Anthony Carnevale)说:“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自行培养,要么花钱买人。‘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万宝盛华(Manpower Group)于2018年调查的美国雇主中,有55%表示他们正在提供额外培训来应对人才短缺,另外有40%的人表示他们正在传统人才库之外招聘。只有26%的人表示他们正给出更高的薪水。

快速变化的工作要求也需要工人获得更多的培训。就在几年前,专家们还曾预测说,计算机和机器人很快就会让有血有肉的工人被淘汰。也许有一天会这样吧,但现在而言,自动化的主要作用还只是迫使人们开发出新技能来使用智能机器,而不是为它们工作。俄亥俄州东北部经济发展组织Team NEO的战略与研究副总裁雅各布·杜里茨基(Jacob Duritsky)说:“突然间,你会抬起头,恍然大悟地说,‘噢,我们还是需要工人啊’。”

雇主们发现,成为一个学习型组织是防范猎头挖人的好方法。俄亥俄州韦斯特莱克的Hyland软件公司(Hyland Software Inc.)首席执行官比尔·普里默(Bill P r i e m e r)说,特别是现在,由于变革如此迅速,工人们宁愿坚守在能帮助他们不断提升技能的公司。在领英(L i n k e d I n)于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中,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

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培训都是好事情。德勤旗下研究商业和技术的德勤领先创新中心(Center for the Edge)联合主席约翰·哈格尔(John Hagel)说,许多雇主教授的是“严格规定、高度标准化的任务技能”,而这些任务很快就会被计算机接管。他说,企业应该做的是加强员工的“好奇心、想象力、创造力、情商和社交智能”,这些是机器难以复制的东西。

关于是雇主还是学校应该组织培训也存在争论。社区学院通常愿意根据雇主的需求量身定制课程,但即使他们也不愿意教授仅对一两个企业有用的具体任务技能。与此同时,企业高管们则抱怨美国的教育系统正在大量产出不合格的毕业生。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分析了最近在经合组织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发现,相比22个国家的同龄人,美国千禧一代人的读写能力仅排名第16位,计算能力和“在技术密集环境中解决问题的能力”均排在最后。雇主通常必须为入门级的工人提供基础数学等领域的补修培训。

因为工人培训有益于整个社会,而不仅仅有益于单个雇主,因此从发展经济角度来看,政府应该直接提供培训,或至少对企业培训加以补贴。然而,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在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公共支出(包括失业救济金)已从1985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8%下降到2016年的0.3%。2018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命令,成立了美国工人委员会(Council of the American Worker),并划拨资金,用于学徒培训和没有大学学位的年长工人再培训。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也曾试图将“劳动力创新和机会法案”的拨款削减40%(但未能成功)。该法案是联邦层面规模最大的工人再培训计划。

在公共和私人之间实现适当的平衡是个棘手的任务。英国华威大学经济学家塞吉斯·范·莱恩斯(Thijs van Rens)表示,他与罗兰·拉瑟罗特(Roland Rathelot)等同事的研究发现,公共培训资金基本就是对雇主的一种免费赠品。

新加坡提供了一个将两者结合起来的范例。通过其新设立的“未来技能”培训计划(Skills Future),新加坡政府对进行员工培训的合格公司给予补贴,但补助金并不覆盖全部培训费用。这一设计旨在阻止企业仅为了获得政府补贴而进行虚假培训。

在新加坡拥有30家餐厅的Soup Spoon Pte的创始人和大股东林佩芸(Anna L i m)表示,她必须让餐厅的培训教师获得认证,定期送审培训结果,以便从“未来技能”培训计划中获得部分补贴。她是否担心其他没有培训的公司会从她的投资中得到好处呢?不太担心。“现在在新加坡,我们已经不再这样想了,”她说,“说到底,它将提升整个行业的技能。我们必须要有宽广的胸襟。”

要提升全世界劳动力应对未来的技能,理想的环境将是经济学家所谓的“高度信任均衡”,即每个雇主都投资于培训,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会这样做。但现在的我们还没达到那个程度。

总之 企业开始重新重视培训,一方面是因为低失业率提高了企业人才选择的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断出新的科技技术需要员工不断提供技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撰文 / Peter Coy 

■ 经济学家喜欢员工培训,但企业往往不愿意提供。如果竞争对手挖走培训好的工人,培训的工夫岂不是白费了。编程训练营General Assembly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杰克·施瓦茨(Jake Schwartz)说:“我称之为‘我喝你的奶昔’的问题。”General Assembly于2018年被瑞士人力资源公司Adecco Group AG收购。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几年里,企业的培训投入稳步下降。美国人口普查局发现,2008年只有11%的工人接受了雇主出资的培训,低于1996年的19%。当金融危机袭来时,数百万人失业,培训的重要性似乎到了历史最低点——既然可以从数量庞大的失业者中找到需要的人才,那为什么还要花钱去培训呢?

但现在,企业的态度似乎正逐渐转变。虽然人口普查局自2008年以来没有重新统计雇主提供的培训数量,但人才发展协会(Association for Talent Development)在一项主要针对发达经济体的调查中发现,在2009年,即此调查开始的第一年,企业在每位员工身上的直接培训支出为1081美元(约合人民币7455.87元),到2016年已上升到1273美元。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美国在员工培训领域的全球排名中位居前列,有66%的工人在2018年接受了雇主的培训。

近乎创纪录的低失业率是企业重新重视培训的一个重要原因。由于9月美国失业率仅为3.7%,而截至8月的空缺岗位超过700万,雇主已无法在失业人士中找到他们需要的人,而且有时候挖角的代价也会极度高昂。乔治城大学教育和劳动力中心的创始人兼主任安东尼·卡内维尔(Anthony Carnevale)说:“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自行培养,要么花钱买人。‘买’就是抢走别人的工人,这需要你开出更高的工资。”
万宝盛华(Manpower Group)于2018年调查的美国雇主中,有55%表示他们正在提供额外培训来应对人才短缺,另外有40%的人表示他们正在传统人才库之外招聘。只有26%的人表示他们正给出更高的薪水。

快速变化的工作要求也需要工人获得更多的培训。就在几年前,专家们还曾预测说,计算机和机器人很快就会让有血有肉的工人被淘汰。也许有一天会这样吧,但现在而言,自动化的主要作用还只是迫使人们开发出新技能来使用智能机器,而不是为它们工作。俄亥俄州东北部经济发展组织Team NEO的战略与研究副总裁雅各布·杜里茨基(Jacob Duritsky)说:“突然间,你会抬起头,恍然大悟地说,‘噢,我们还是需要工人啊’。”

雇主们发现,成为一个学习型组织是防范猎头挖人的好方法。俄亥俄州韦斯特莱克的Hyland软件公司(Hyland Software Inc.)首席执行官比尔·普里默(Bill P r i e m e r)说,特别是现在,由于变革如此迅速,工人们宁愿坚守在能帮助他们不断提升技能的公司。在领英(L i n k e d I n)于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中,94%的员工表示,如果企业对他们的职业发展进行投资,他们将愿意为其工作更长时间。

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培训都是好事情。德勤旗下研究商业和技术的德勤领先创新中心(Center for the Edge)联合主席约翰·哈格尔(John Hagel)说,许多雇主教授的是“严格规定、高度标准化的任务技能”,而这些任务很快就会被计算机接管。他说,企业应该做的是加强员工的“好奇心、想象力、创造力、情商和社交智能”,这些是机器难以复制的东西。

关于是雇主还是学校应该组织培训也存在争论。社区学院通常愿意根据雇主的需求量身定制课程,但即使他们也不愿意教授仅对一两个企业有用的具体任务技能。与此同时,企业高管们则抱怨美国的教育系统正在大量产出不合格的毕业生。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分析了最近在经合组织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发现,相比22个国家的同龄人,美国千禧一代人的读写能力仅排名第16位,计算能力和“在技术密集环境中解决问题的能力”均排在最后。雇主通常必须为入门级的工人提供基础数学等领域的补修培训。

因为工人培训有益于整个社会,而不仅仅有益于单个雇主,因此从发展经济角度来看,政府应该直接提供培训,或至少对企业培训加以补贴。然而,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在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公共支出(包括失业救济金)已从1985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8%下降到2016年的0.3%。2018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命令,成立了美国工人委员会(Council of the American Worker),并划拨资金,用于学徒培训和没有大学学位的年长工人再培训。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也曾试图将“劳动力创新和机会法案”的拨款削减40%(但未能成功)。该法案是联邦层面规模最大的工人再培训计划。

在公共和私人之间实现适当的平衡是个棘手的任务。英国华威大学经济学家塞吉斯·范·莱恩斯(Thijs van Rens)表示,他与罗兰·拉瑟罗特(Roland Rathelot)等同事的研究发现,公共培训资金基本就是对雇主的一种免费赠品。

新加坡提供了一个将两者结合起来的范例。通过其新设立的“未来技能”培训计划(Skills Future),新加坡政府对进行员工培训的合格公司给予补贴,但补助金并不覆盖全部培训费用。这一设计旨在阻止企业仅为了获得政府补贴而进行虚假培训。

在新加坡拥有30家餐厅的Soup Spoon Pte的创始人和大股东林佩芸(Anna L i m)表示,她必须让餐厅的培训教师获得认证,定期送审培训结果,以便从“未来技能”培训计划中获得部分补贴。她是否担心其他没有培训的公司会从她的投资中得到好处呢?不太担心。“现在在新加坡,我们已经不再这样想了,”她说,“说到底,它将提升整个行业的技能。我们必须要有宽广的胸襟。”

要提升全世界劳动力应对未来的技能,理想的环境将是经济学家所谓的“高度信任均衡”,即每个雇主都投资于培训,因为他们相信其他人也会这样做。但现在的我们还没达到那个程度。

总之 企业开始重新重视培训,一方面是因为低失业率提高了企业人才选择的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断出新的科技技术需要员工不断提供技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