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李静: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孩子成长过程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一段无伤大局的小插曲。



撰文 / 李静

■ 又是一年冬天,薄薄的雾霾早已铺陈在晨光微露的马路上,女儿和我正在上学的路上。

“爸爸,你知道班上有同学以为我拿了她的文具,下课时把我书包里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了。”坐在车后排的女儿突然和我谈到了她最近在学校遇到的一件事情。那是几天前的一次课间休息,她班上的一位同学突然连哭带闹地指责女儿拿了她的文具,并直接走到教室后面把女儿书包里的东西全部翻落在地上。事情发生后,女儿也没有和这位同学有什么争执,在班主任老师的帮助下,这位发脾气的孩子在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丢失的文具,最后也向女儿道了歉。

“没事吧?事情解决了吗?”我下意识地问道。


“她后来在她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不过我不明白她怎么那么大的脾气?我都已经告诉她东西不在我的书包里。在她翻我书包时,我只是在旁边看着她。后来有同学帮我告诉了老师,老师批评了她并让她向我道歉了。”女儿一边望着车窗外,一边慢慢地说。

说实话,即便是成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比较生气,但孩子的内心是怎么去看待这些事情呢?于是,我决定把话题深入讨论下去。

“我觉得你当时处理的方式很好,挺冷静的,并没有和那位同学发生争执,这让后来老师对事情能很快做出处理。”

“就是。我觉得这是同学之间的事情,大家已经处理好了,就结束了。爸爸,你觉得我不理她是对的?”

“对啊。试想一下,如果那位同学翻你书包时,你很生气,跟她起了争执。你觉得老师来之后会先处理哪一件事情?老师的注意力是不是会首先关注你和同学的争执,而不是DD同学去翻你的书包不尊重你这件事情呢?恰恰是因为你很冷静,克制住自己的行为,反而帮助老师很快搞清楚事情的缘由,把事情解决了。这很好啊!”循着女儿的问题,我谈了一下我的看法。

“Amy老师很公正的!她夸我很镇定。”

“那后来DD怎样了?”我问道。

“她后来把她最好吃的零食送给我了。嘻嘻!”女儿嘴角扬起甜甜的笑容。

“没志气。”我开玩笑地嘟囔了一句。

但我们的谈话并没有就此结束。

“那上次N老师的做法就不对!”女儿突然很大声地说。慢慢地我大致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女儿因为放学时,错拿了别的同学的校服,第二天在课堂上被N老师当场要求把校服外套脱下来还给同学。

“校服大家都挂在教室的衣架上,长得都一样,拿错又能怎样?关键是第二天,我自己丢的校服老师不帮我去找,却逼着我把校服脱下来还给PP。大冬天的,我穿什么外套?PP都已经穿着外套来学校的。而且我的校服老师也不帮我去找,想把我冻死了。不就是PP比我更听老师话吗……”女儿的话语中透着严重的不满。

是啊,同样是小朋友之间的事情,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的确让孩子感受到了一种“不平衡”。

“但是你觉得你会正确对待所有人,正确处理所有的事情吗?”我赶紧又抛出了一个新问题。

“嗯,我觉得挺难的吧。就像我,因为YY是我的好朋友,她有时候上课大声说话,我就觉得没什么。但那个JJ同学上课说话,我就觉得挺讨厌的。”女儿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

“你知道吗,在加拿大法院门口都有一个正义女神的雕像,手里分别拿着一杆天平和一把剑,但她是蒙着眼睛的。”

“啊!这么说正义女神是闭着眼睛判罚事情的?!”女儿张大了双眼看着我。

“其实应该这样去理解,正义对所有人的标准都是一样的,所以她可以闭上眼睛不必关注被判罚的人是谁。但当你睁开眼睛,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心里对这个人或有好感,或有恨意时,你觉得你还能做到公平正义了吗?”

看着女儿陷入沉默,我接着说:“其实老师也很不容易,面对你们这么多小朋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要,有些需要在成人看起来都非常微不足道,但要把班上全体同学都协调一致,这对老师的情绪、能力和努力都有很高要求。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到了学校,女儿在跟我分手告别时,突然说:“其实我一点都不怪N老师,我还经常给她朋友圈点赞呢。”

我们都从孩提时代经过,都曾或多或少有过一些思考:面对困难有过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了解遭到不公正待遇时的感觉;考虑过我们到底该怎样去生活等等。这些经历及问题会伴随我们的一生。早在2400年前,哲学家柏拉图就认为应该由智者,也就是哲学家来管理社会。但柏拉图的国度从未实现,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既然我们不知道正义什么时候必须蒙上眼睛,什么时候必须睁开,孩子成长过程中遭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作曲家在谱写美妙音乐时,顽皮地在某个小节抹下了一道阴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正确看待校园生活中遭遇的“不公正”

发布日期:2018-12-13 15:26
摘要」李静: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孩子成长过程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一段无伤大局的小插曲。



撰文 / 李静

■ 又是一年冬天,薄薄的雾霾早已铺陈在晨光微露的马路上,女儿和我正在上学的路上。

“爸爸,你知道班上有同学以为我拿了她的文具,下课时把我书包里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了。”坐在车后排的女儿突然和我谈到了她最近在学校遇到的一件事情。那是几天前的一次课间休息,她班上的一位同学突然连哭带闹地指责女儿拿了她的文具,并直接走到教室后面把女儿书包里的东西全部翻落在地上。事情发生后,女儿也没有和这位同学有什么争执,在班主任老师的帮助下,这位发脾气的孩子在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丢失的文具,最后也向女儿道了歉。

“没事吧?事情解决了吗?”我下意识地问道。


“她后来在她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不过我不明白她怎么那么大的脾气?我都已经告诉她东西不在我的书包里。在她翻我书包时,我只是在旁边看着她。后来有同学帮我告诉了老师,老师批评了她并让她向我道歉了。”女儿一边望着车窗外,一边慢慢地说。

说实话,即便是成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比较生气,但孩子的内心是怎么去看待这些事情呢?于是,我决定把话题深入讨论下去。

“我觉得你当时处理的方式很好,挺冷静的,并没有和那位同学发生争执,这让后来老师对事情能很快做出处理。”

“就是。我觉得这是同学之间的事情,大家已经处理好了,就结束了。爸爸,你觉得我不理她是对的?”

“对啊。试想一下,如果那位同学翻你书包时,你很生气,跟她起了争执。你觉得老师来之后会先处理哪一件事情?老师的注意力是不是会首先关注你和同学的争执,而不是DD同学去翻你的书包不尊重你这件事情呢?恰恰是因为你很冷静,克制住自己的行为,反而帮助老师很快搞清楚事情的缘由,把事情解决了。这很好啊!”循着女儿的问题,我谈了一下我的看法。

“Amy老师很公正的!她夸我很镇定。”

“那后来DD怎样了?”我问道。

“她后来把她最好吃的零食送给我了。嘻嘻!”女儿嘴角扬起甜甜的笑容。

“没志气。”我开玩笑地嘟囔了一句。

但我们的谈话并没有就此结束。

“那上次N老师的做法就不对!”女儿突然很大声地说。慢慢地我大致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女儿因为放学时,错拿了别的同学的校服,第二天在课堂上被N老师当场要求把校服外套脱下来还给同学。

“校服大家都挂在教室的衣架上,长得都一样,拿错又能怎样?关键是第二天,我自己丢的校服老师不帮我去找,却逼着我把校服脱下来还给PP。大冬天的,我穿什么外套?PP都已经穿着外套来学校的。而且我的校服老师也不帮我去找,想把我冻死了。不就是PP比我更听老师话吗……”女儿的话语中透着严重的不满。

是啊,同样是小朋友之间的事情,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的确让孩子感受到了一种“不平衡”。

“但是你觉得你会正确对待所有人,正确处理所有的事情吗?”我赶紧又抛出了一个新问题。

“嗯,我觉得挺难的吧。就像我,因为YY是我的好朋友,她有时候上课大声说话,我就觉得没什么。但那个JJ同学上课说话,我就觉得挺讨厌的。”女儿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

“你知道吗,在加拿大法院门口都有一个正义女神的雕像,手里分别拿着一杆天平和一把剑,但她是蒙着眼睛的。”

“啊!这么说正义女神是闭着眼睛判罚事情的?!”女儿张大了双眼看着我。

“其实应该这样去理解,正义对所有人的标准都是一样的,所以她可以闭上眼睛不必关注被判罚的人是谁。但当你睁开眼睛,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心里对这个人或有好感,或有恨意时,你觉得你还能做到公平正义了吗?”

看着女儿陷入沉默,我接着说:“其实老师也很不容易,面对你们这么多小朋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要,有些需要在成人看起来都非常微不足道,但要把班上全体同学都协调一致,这对老师的情绪、能力和努力都有很高要求。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到了学校,女儿在跟我分手告别时,突然说:“其实我一点都不怪N老师,我还经常给她朋友圈点赞呢。”

我们都从孩提时代经过,都曾或多或少有过一些思考:面对困难有过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了解遭到不公正待遇时的感觉;考虑过我们到底该怎样去生活等等。这些经历及问题会伴随我们的一生。早在2400年前,哲学家柏拉图就认为应该由智者,也就是哲学家来管理社会。但柏拉图的国度从未实现,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既然我们不知道正义什么时候必须蒙上眼睛,什么时候必须睁开,孩子成长过程中遭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作曲家在谱写美妙音乐时,顽皮地在某个小节抹下了一道阴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李静: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孩子成长过程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一段无伤大局的小插曲。



撰文 / 李静

■ 又是一年冬天,薄薄的雾霾早已铺陈在晨光微露的马路上,女儿和我正在上学的路上。

“爸爸,你知道班上有同学以为我拿了她的文具,下课时把我书包里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了。”坐在车后排的女儿突然和我谈到了她最近在学校遇到的一件事情。那是几天前的一次课间休息,她班上的一位同学突然连哭带闹地指责女儿拿了她的文具,并直接走到教室后面把女儿书包里的东西全部翻落在地上。事情发生后,女儿也没有和这位同学有什么争执,在班主任老师的帮助下,这位发脾气的孩子在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丢失的文具,最后也向女儿道了歉。

“没事吧?事情解决了吗?”我下意识地问道。


“她后来在她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不过我不明白她怎么那么大的脾气?我都已经告诉她东西不在我的书包里。在她翻我书包时,我只是在旁边看着她。后来有同学帮我告诉了老师,老师批评了她并让她向我道歉了。”女儿一边望着车窗外,一边慢慢地说。

说实话,即便是成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比较生气,但孩子的内心是怎么去看待这些事情呢?于是,我决定把话题深入讨论下去。

“我觉得你当时处理的方式很好,挺冷静的,并没有和那位同学发生争执,这让后来老师对事情能很快做出处理。”

“就是。我觉得这是同学之间的事情,大家已经处理好了,就结束了。爸爸,你觉得我不理她是对的?”

“对啊。试想一下,如果那位同学翻你书包时,你很生气,跟她起了争执。你觉得老师来之后会先处理哪一件事情?老师的注意力是不是会首先关注你和同学的争执,而不是DD同学去翻你的书包不尊重你这件事情呢?恰恰是因为你很冷静,克制住自己的行为,反而帮助老师很快搞清楚事情的缘由,把事情解决了。这很好啊!”循着女儿的问题,我谈了一下我的看法。

“Amy老师很公正的!她夸我很镇定。”

“那后来DD怎样了?”我问道。

“她后来把她最好吃的零食送给我了。嘻嘻!”女儿嘴角扬起甜甜的笑容。

“没志气。”我开玩笑地嘟囔了一句。

但我们的谈话并没有就此结束。

“那上次N老师的做法就不对!”女儿突然很大声地说。慢慢地我大致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女儿因为放学时,错拿了别的同学的校服,第二天在课堂上被N老师当场要求把校服外套脱下来还给同学。

“校服大家都挂在教室的衣架上,长得都一样,拿错又能怎样?关键是第二天,我自己丢的校服老师不帮我去找,却逼着我把校服脱下来还给PP。大冬天的,我穿什么外套?PP都已经穿着外套来学校的。而且我的校服老师也不帮我去找,想把我冻死了。不就是PP比我更听老师话吗……”女儿的话语中透着严重的不满。

是啊,同样是小朋友之间的事情,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的确让孩子感受到了一种“不平衡”。

“但是你觉得你会正确对待所有人,正确处理所有的事情吗?”我赶紧又抛出了一个新问题。

“嗯,我觉得挺难的吧。就像我,因为YY是我的好朋友,她有时候上课大声说话,我就觉得没什么。但那个JJ同学上课说话,我就觉得挺讨厌的。”女儿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

“你知道吗,在加拿大法院门口都有一个正义女神的雕像,手里分别拿着一杆天平和一把剑,但她是蒙着眼睛的。”

“啊!这么说正义女神是闭着眼睛判罚事情的?!”女儿张大了双眼看着我。

“其实应该这样去理解,正义对所有人的标准都是一样的,所以她可以闭上眼睛不必关注被判罚的人是谁。但当你睁开眼睛,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心里对这个人或有好感,或有恨意时,你觉得你还能做到公平正义了吗?”

看着女儿陷入沉默,我接着说:“其实老师也很不容易,面对你们这么多小朋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要,有些需要在成人看起来都非常微不足道,但要把班上全体同学都协调一致,这对老师的情绪、能力和努力都有很高要求。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到了学校,女儿在跟我分手告别时,突然说:“其实我一点都不怪N老师,我还经常给她朋友圈点赞呢。”

我们都从孩提时代经过,都曾或多或少有过一些思考:面对困难有过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了解遭到不公正待遇时的感觉;考虑过我们到底该怎样去生活等等。这些经历及问题会伴随我们的一生。早在2400年前,哲学家柏拉图就认为应该由智者,也就是哲学家来管理社会。但柏拉图的国度从未实现,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既然我们不知道正义什么时候必须蒙上眼睛,什么时候必须睁开,孩子成长过程中遭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作曲家在谱写美妙音乐时,顽皮地在某个小节抹下了一道阴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正确看待校园生活中遭遇的“不公正”

发布日期:2018-12-13 15:26
摘要」李静: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孩子成长过程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一段无伤大局的小插曲。



撰文 / 李静

■ 又是一年冬天,薄薄的雾霾早已铺陈在晨光微露的马路上,女儿和我正在上学的路上。

“爸爸,你知道班上有同学以为我拿了她的文具,下课时把我书包里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了。”坐在车后排的女儿突然和我谈到了她最近在学校遇到的一件事情。那是几天前的一次课间休息,她班上的一位同学突然连哭带闹地指责女儿拿了她的文具,并直接走到教室后面把女儿书包里的东西全部翻落在地上。事情发生后,女儿也没有和这位同学有什么争执,在班主任老师的帮助下,这位发脾气的孩子在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丢失的文具,最后也向女儿道了歉。

“没事吧?事情解决了吗?”我下意识地问道。


“她后来在她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不过我不明白她怎么那么大的脾气?我都已经告诉她东西不在我的书包里。在她翻我书包时,我只是在旁边看着她。后来有同学帮我告诉了老师,老师批评了她并让她向我道歉了。”女儿一边望着车窗外,一边慢慢地说。

说实话,即便是成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比较生气,但孩子的内心是怎么去看待这些事情呢?于是,我决定把话题深入讨论下去。

“我觉得你当时处理的方式很好,挺冷静的,并没有和那位同学发生争执,这让后来老师对事情能很快做出处理。”

“就是。我觉得这是同学之间的事情,大家已经处理好了,就结束了。爸爸,你觉得我不理她是对的?”

“对啊。试想一下,如果那位同学翻你书包时,你很生气,跟她起了争执。你觉得老师来之后会先处理哪一件事情?老师的注意力是不是会首先关注你和同学的争执,而不是DD同学去翻你的书包不尊重你这件事情呢?恰恰是因为你很冷静,克制住自己的行为,反而帮助老师很快搞清楚事情的缘由,把事情解决了。这很好啊!”循着女儿的问题,我谈了一下我的看法。

“Amy老师很公正的!她夸我很镇定。”

“那后来DD怎样了?”我问道。

“她后来把她最好吃的零食送给我了。嘻嘻!”女儿嘴角扬起甜甜的笑容。

“没志气。”我开玩笑地嘟囔了一句。

但我们的谈话并没有就此结束。

“那上次N老师的做法就不对!”女儿突然很大声地说。慢慢地我大致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女儿因为放学时,错拿了别的同学的校服,第二天在课堂上被N老师当场要求把校服外套脱下来还给同学。

“校服大家都挂在教室的衣架上,长得都一样,拿错又能怎样?关键是第二天,我自己丢的校服老师不帮我去找,却逼着我把校服脱下来还给PP。大冬天的,我穿什么外套?PP都已经穿着外套来学校的。而且我的校服老师也不帮我去找,想把我冻死了。不就是PP比我更听老师话吗……”女儿的话语中透着严重的不满。

是啊,同样是小朋友之间的事情,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的确让孩子感受到了一种“不平衡”。

“但是你觉得你会正确对待所有人,正确处理所有的事情吗?”我赶紧又抛出了一个新问题。

“嗯,我觉得挺难的吧。就像我,因为YY是我的好朋友,她有时候上课大声说话,我就觉得没什么。但那个JJ同学上课说话,我就觉得挺讨厌的。”女儿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

“你知道吗,在加拿大法院门口都有一个正义女神的雕像,手里分别拿着一杆天平和一把剑,但她是蒙着眼睛的。”

“啊!这么说正义女神是闭着眼睛判罚事情的?!”女儿张大了双眼看着我。

“其实应该这样去理解,正义对所有人的标准都是一样的,所以她可以闭上眼睛不必关注被判罚的人是谁。但当你睁开眼睛,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心里对这个人或有好感,或有恨意时,你觉得你还能做到公平正义了吗?”

看着女儿陷入沉默,我接着说:“其实老师也很不容易,面对你们这么多小朋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要,有些需要在成人看起来都非常微不足道,但要把班上全体同学都协调一致,这对老师的情绪、能力和努力都有很高要求。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到了学校,女儿在跟我分手告别时,突然说:“其实我一点都不怪N老师,我还经常给她朋友圈点赞呢。”

我们都从孩提时代经过,都曾或多或少有过一些思考:面对困难有过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了解遭到不公正待遇时的感觉;考虑过我们到底该怎样去生活等等。这些经历及问题会伴随我们的一生。早在2400年前,哲学家柏拉图就认为应该由智者,也就是哲学家来管理社会。但柏拉图的国度从未实现,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既然我们不知道正义什么时候必须蒙上眼睛,什么时候必须睁开,孩子成长过程中遭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作曲家在谱写美妙音乐时,顽皮地在某个小节抹下了一道阴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李静: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孩子成长过程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一段无伤大局的小插曲。



撰文 / 李静

■ 又是一年冬天,薄薄的雾霾早已铺陈在晨光微露的马路上,女儿和我正在上学的路上。

“爸爸,你知道班上有同学以为我拿了她的文具,下课时把我书包里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了。”坐在车后排的女儿突然和我谈到了她最近在学校遇到的一件事情。那是几天前的一次课间休息,她班上的一位同学突然连哭带闹地指责女儿拿了她的文具,并直接走到教室后面把女儿书包里的东西全部翻落在地上。事情发生后,女儿也没有和这位同学有什么争执,在班主任老师的帮助下,这位发脾气的孩子在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丢失的文具,最后也向女儿道了歉。

“没事吧?事情解决了吗?”我下意识地问道。


“她后来在她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不过我不明白她怎么那么大的脾气?我都已经告诉她东西不在我的书包里。在她翻我书包时,我只是在旁边看着她。后来有同学帮我告诉了老师,老师批评了她并让她向我道歉了。”女儿一边望着车窗外,一边慢慢地说。

说实话,即便是成人,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比较生气,但孩子的内心是怎么去看待这些事情呢?于是,我决定把话题深入讨论下去。

“我觉得你当时处理的方式很好,挺冷静的,并没有和那位同学发生争执,这让后来老师对事情能很快做出处理。”

“就是。我觉得这是同学之间的事情,大家已经处理好了,就结束了。爸爸,你觉得我不理她是对的?”

“对啊。试想一下,如果那位同学翻你书包时,你很生气,跟她起了争执。你觉得老师来之后会先处理哪一件事情?老师的注意力是不是会首先关注你和同学的争执,而不是DD同学去翻你的书包不尊重你这件事情呢?恰恰是因为你很冷静,克制住自己的行为,反而帮助老师很快搞清楚事情的缘由,把事情解决了。这很好啊!”循着女儿的问题,我谈了一下我的看法。

“Amy老师很公正的!她夸我很镇定。”

“那后来DD怎样了?”我问道。

“她后来把她最好吃的零食送给我了。嘻嘻!”女儿嘴角扬起甜甜的笑容。

“没志气。”我开玩笑地嘟囔了一句。

但我们的谈话并没有就此结束。

“那上次N老师的做法就不对!”女儿突然很大声地说。慢慢地我大致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女儿因为放学时,错拿了别的同学的校服,第二天在课堂上被N老师当场要求把校服外套脱下来还给同学。

“校服大家都挂在教室的衣架上,长得都一样,拿错又能怎样?关键是第二天,我自己丢的校服老师不帮我去找,却逼着我把校服脱下来还给PP。大冬天的,我穿什么外套?PP都已经穿着外套来学校的。而且我的校服老师也不帮我去找,想把我冻死了。不就是PP比我更听老师话吗……”女儿的话语中透着严重的不满。

是啊,同样是小朋友之间的事情,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的确让孩子感受到了一种“不平衡”。

“但是你觉得你会正确对待所有人,正确处理所有的事情吗?”我赶紧又抛出了一个新问题。

“嗯,我觉得挺难的吧。就像我,因为YY是我的好朋友,她有时候上课大声说话,我就觉得没什么。但那个JJ同学上课说话,我就觉得挺讨厌的。”女儿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

“你知道吗,在加拿大法院门口都有一个正义女神的雕像,手里分别拿着一杆天平和一把剑,但她是蒙着眼睛的。”

“啊!这么说正义女神是闭着眼睛判罚事情的?!”女儿张大了双眼看着我。

“其实应该这样去理解,正义对所有人的标准都是一样的,所以她可以闭上眼睛不必关注被判罚的人是谁。但当你睁开眼睛,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心里对这个人或有好感,或有恨意时,你觉得你还能做到公平正义了吗?”

看着女儿陷入沉默,我接着说:“其实老师也很不容易,面对你们这么多小朋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要,有些需要在成人看起来都非常微不足道,但要把班上全体同学都协调一致,这对老师的情绪、能力和努力都有很高要求。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到了学校,女儿在跟我分手告别时,突然说:“其实我一点都不怪N老师,我还经常给她朋友圈点赞呢。”

我们都从孩提时代经过,都曾或多或少有过一些思考:面对困难有过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了解遭到不公正待遇时的感觉;考虑过我们到底该怎样去生活等等。这些经历及问题会伴随我们的一生。早在2400年前,哲学家柏拉图就认为应该由智者,也就是哲学家来管理社会。但柏拉图的国度从未实现,现实世界不总是充满理智和公正。既然我们不知道正义什么时候必须蒙上眼睛,什么时候必须睁开,孩子成长过程中遭遇到所谓的“不公正”,可能也只是作曲家在谱写美妙音乐时,顽皮地在某个小节抹下了一道阴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