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



撰文 / Mark Bergen、Joshua Brustein

■ 滑板车共享公司Lime最近发布了让用户深感不安的消息:该公司的部分滑板车存在起火隐患。

在10月30日发出警示后,这家初创企业召回了大约2000辆滑板车,占旗下车辆总数的不到1%。这个情况让人想到了三年前的景象,当时有“悬浮滑板”之称的滑板式交通工具引发火灾,很快就禁止上路使用。自燃隐患接下来会让电动滑板车也陷入同样的困境吗?

Lime将责任归咎于一家供应商的生产缺陷,这就是总部位于北京的纳恩博公司。该公司可不是普通的滑板车生产商。纳恩博已经悄然成为美国各个城市投放的滑板车的最大供应来源。这家不为人知的制造商几乎为所有打算借助“微出行”崛起势头的企业供应产品,而“微出行”致力于通过普及汽车和公共交通的廉价替代方式来改变城市的交通格局。

这波滑板车潮流始于去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塔莫尼卡成立的Bird Rides公司,由此掀起了风险投资带动的微出行热潮。投资者很快就砸下数亿美元资金,让Lime和Bird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而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Lyft和几大汽车制造商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服务。所有这些都给纳恩博带来了更多的业务。据科技媒体Information和《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称,优步现在将Bird和Lime视为潜在的收购目标,部分原因是为了解决难以在路上投放足够多滑板车的问题。

纳恩博首席执行官高禄峰在接受采访时说:“所有你能想到有实力的公司都在与我们合作。”他还表示,纳恩博的滑板车销量今年增长了五倍,该公司估计目前全世界使用的电动滑板车有五分之四来自旗下的三家工厂之一,不过高禄峰没有透露滑板车的总出货量。据知情人透露,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目前估值超过15亿美元,正在筹划进行公开募股。

在滑板车带来惊喜的这一年,纳恩博是仅有的几家具备大规模专业生产能力的制造商之一。但正如Lime召回事件表明的那样,作为最大的滑板车制造商也存在风险。这家中国制造商的商业合作伙伴似乎对帮助该公司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感到进退两难。

纳恩博的总部坐落在位于北京西北的科技园区,来访者在这里看到的产品展示就像是未来的奇妙博物馆。白色油毡底座上依次陈列着兼具滚轴溜冰鞋和悬浮滑板功能的Drift W1平衡轮,带有可伸缩脚架的单轮平衡车和每小时行驶25公里的卡丁车。有一款叫做9号平衡车(miniPro)的产品,看起来像是截短手杆的赛格威平衡车。在办公室里的视频屏幕上,播放着一群身材苗条的模特站在9号平衡车上莫名其妙跳舞的画面。

赛格威本身也属于纳恩博的产品系列。早在2015年,纳恩博就收购了这家曾经炙手可热的自平衡两轮车制造商。赛格威在21世纪初的地位,就像是2015年的悬浮滑板和现在的电动滑板车:一款引发众人嘲笑的新型城市交通工具,只有狂热拥趸认为这会改变城市的面貌。赛格威平衡车从未带来真正的变革,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

纳恩博从未停止生产赛格威平衡车以及其他各种短途交通工具,比如电动独轮车和带电动引擎的L型电动踏板车系列。最初,这些滑板车看起来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产品,甚至在纳恩博的系列中也不像是前景最好的产品,基本上是成人版的儿童玩具。但是利润丰厚的生意往往来自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高禄峰的办公室在二楼,紧挨着楼梯下面有几排年轻员工在电脑前忙碌。纳恩博现在有大约3000名员工,包括装配线上的工人,该公司计划在明年最多增加400名员工,主要从事研发和设计。部分员工会驾乘纳恩博的出行工具前往办公室,或者使用这些工具在庞大的科技园区穿行。高禄峰通常不使用滑板车前往办公室,他说话轻声细语,戴着一副厚框眼镜,穿着带有白色公司标志的黑色休闲外套。

在一张精致的桌子旁边,放着手机制造商小米公司的奖杯,小米及其创始人雷军的投资部门共同持有纳恩博公司大约20%的股份。不像其他中国年轻企业家,39岁的高禄峰没有在美国留学的经历,也没有为中国科技巨头工作过。他在2012年创办了纳恩博的前身公司,在大多数人看来,他目前管理着这家全世界最大的短途交通工具制造商。高禄峰把未来的短途交通市场分成五个不同的层次,包括滑板车和空中旅行。他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涉足所有的层次。”

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批评者认为滑板车热潮只是短暂的狂热风尚,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滑板车交通事故已经导致了数人死亡,还引发了多起脑震荡、牙齿损伤和骨折。2017年10月在加利福尼亚提起的集体诉讼将这些人身伤害归咎于疏忽大意的运营商和制造商,包括Lime公司和纳恩博。

Lime的召回事件恰好为指控滑板车造成危害的案子提供了支持,不过高禄峰坚称,不应该把责任归咎于他。在Lime宣布召回的三天后,纳恩博公司也发表了声明,指出Lime公司存在过失,并提醒滑板车用户注意运营商的安全记录。高禄峰在随后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愿意让更专业的公司来提供维修服务,不过Lime似乎想让自己的团队来做这件事。”

高禄峰提到了Lime公司的“Juicer”,这个词指的是独立承包商,他们从该公司领取费用,在街上回收电力耗尽的滑板车进行充电。高禄峰表示,这些承包商使用了与纳恩博滑板车不兼容的充电器,从而导致了这个问题。“在我们所有的客户中,”他说,“只有Lime公司出现了这个问题。”

甚至在发布声明之前,Lime和纳恩博就断绝了联系。高禄峰对此次争执不以为然,他指出Lime在他的出货量中所占比例不足10%。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与美国合作伙伴发生冲突。

索罗威尔(Solowheel)是一款电动独轮车,美国发明家陈星(Shane Chen)希望有人能相信它的潜力。
2014年春天,即赛格威被收购的前一年,陈星说纳恩博邀请他去北京讨论索罗威尔,并提出了合作意向。陈星本人也出生于北京,他起初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他还记得纳恩博吹嘘他们将赶超赛格威的市场地位。陈星表示,当他说要考虑一段时间时,纳恩博方面变得咄咄逼人,表示不一定要跟他合作。

同年8月,纳恩博发布了自己的独轮平衡车:Ninebot One。“他们有点像恶霸,”陈星表示。

陈星分别在美国和中国就这款独轮车发起了专利诉讼,他称纳恩博在电动平衡车中剽窃了他的设计。据陈星介绍,美国的案子仍在审理中,中国则做出了有利于陈星的判决,但纳恩博提起了上诉。高禄峰称陈星的指控“毫无根据”,而针对关于这一争议的几个问题,纳恩博的发言人完全给出了相同的回应:“我们不建议将这些信息放在新闻报道中。”

纳恩博曾多次因明显的产品相似问题遭到竞争对手的指控。在买下赛格威之前,高禄峰花了几年时间与这家美国公司掐架。赛格威曾多次起诉纳恩博等中国厂商剽窃设计。赛格威也曾试图阻止纳恩博在美国销售。2015年4月,高禄峰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据称是为了讨论新的投资者。但在发布会尾声,高禄峰的身后闪动着一条中文信息:“纳恩博将收购赛格威。”

据报道,纳恩博为收购这家公司支付了逾7500万美元,在此之前,赛格威曾经历多次的转手和悲惨的转折。其前老板詹姆斯·赫塞尔登(James Heselden)驾驶赛格威直接摔下了悬崖。这笔来自北京的交易宣告了个性化交通技术的震中的转移。

“今天的中国已经不仅是山寨中国了,”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纳恩博投资人沈南鹏(Neil Shen)在发布会上宣称。“中国会通过自己的创新和投资发展壮大。”

在纳恩博完成对赛格威的收购之际,科技行业已经被共享交通的思路俘获。如今,优步及中国的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Didi)已经成长为重要力量,为我们指出了一个未必仰赖于私家车的未来。但高禄峰并未预见到同样的经济模式也适用于滑板车。“我们没料到共享服务会迎来如此高速的增长,”他说。
纳恩博的一名前高管称,该公司在滑板车热潮到来之前尝试了10种不同车型。其中之一是受赛格威启发的9号平衡车,它起初没有把手,人们没法优雅地下车。后来增添了把手后,纳恩博依然不确定人们会如何使用它。有一段时间,该公司曾考虑说服宝马在后备箱里附送一台平衡车。

2018年早些时候,高禄峰见到Bird公司的CEO特拉维斯·范德尔赞登(Travis Vander Zanden)后,纳恩博的滑板车开始出现在洛杉矶、奥斯汀等城市的街头。更多客户在排队等候,包括传统汽车厂商。最近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收购的滑板车企业Spin也是纳恩博的客户,高禄峰说他也在同时为Lyft和优步供货。

近年来,随着前途未卜的滑板车市场上的竞争者越来越多,运营商必须向供应商施压,以获得更耐用、更能抵御风雨的滑板车,同时要配备一些能让他们脱颖而出的特色功能。如果几乎所有的滑板车共享服务商都去找纳恩博,这种对单一生产商的依赖势必会带来风险。而当所有运营商都从同一家厂商采购产品时,任何公司都难以宣称自家的设备更胜一筹。

现在,Lime已经协调了多家供应商,其中一家在完成以前的订单,另一家在打造新一批的滑板车。在与纳恩博闹翻前,Lime仅利用高禄峰的公司“填补了一些空缺”,Lime的首席运营官乔·克劳斯(Joe Kraus)表示。“很难获得足够的滑板车。”

艾莫投资基金(IMO Ventures)合伙人姚晓潮(Thomas Yao)投资了Lime,他说滑板车市场仍在努力应对供应短缺问题。但随着纳恩博迎来新的竞争对手,短缺状况有望得到缓解。姚晓潮说中国还有4家“优质的”滑板车供应商,但他拒绝给出名单。他表示,纳恩博仍拥有最好的产品设计能力,并且在续航持久的、能抵御恶劣天气的滑板车方面具有优势。

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Inmotion Technologies Co.)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竞争对手,该公司称其滑板车产能较去年增长四倍。乐行天下的CEO蔡优飞(Charles Cai)表示,他们的两家工厂每月能生产约12万辆滑板车。该公司位于18楼的一个小房间里展示着旗下的机动代步车系列。它们看上去很像纳恩博的产品——乐行天下甚至与陈星签署了协议,以生产后者的索罗威尔独轮车。

作为一家较小的供应商,蔡优飞说他更愿意根据客户的需求定制滑板车,比如在车身前面加入LED灯。他的滑板车可实现一米深的防水,这很有用,因为经常有一些滑板车被扔进公共水道。蔡优飞说他近期与欧洲和巴西的滑板车运营商Movo和Yellow签署了协议,明年还会与Bird和Lime展开合作。

更多供应商意味着更低的价格,但Lime的采购多元化尚未产生完美的效果。11月,中国的欧凯车业有限公司(Okai)生产的滑板车开始从中间断裂,Lime不得不再次进行产品召回。欧凯车业在声明中表示,Lime对其滑板车的说法是“武断和毫无根据的”。

纳恩博将这些问题归咎于实力不足的模仿者们。“这就是中国的国情,”高禄峰说。“只要人们觉得这项业务有利可图,一堆人就会蜂拥而上。”但他并未将纳恩博的命运押注在未来滑板车的持续流行上。眼下,他正在研发一种更大的电动车辆(没有透露具体信息)以及一种能飞行的设备。此外,纳恩博还在为中国电商公司美团点评开发一种自动送货机器人。、

也许其中一款新车将成为未来的明日之车。也许不行。高禄峰的周围充满了实实在在的关于这项业务瞬息万变的警示。中国城市里有一个熟悉的景象:路边成排摆放着来自共享应用Ofo和摩拜的单车,而近来,这些服务的好运已经消耗殆尽。最近的一个工作日,纳恩博公司的外面也有几辆这样的单车倒放在地上,无人问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全世界几乎所有电动滑板车都出自这家中国公司

发布日期:2018-12-13 12:27
摘要」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



撰文 / Mark Bergen、Joshua Brustein

■ 滑板车共享公司Lime最近发布了让用户深感不安的消息:该公司的部分滑板车存在起火隐患。

在10月30日发出警示后,这家初创企业召回了大约2000辆滑板车,占旗下车辆总数的不到1%。这个情况让人想到了三年前的景象,当时有“悬浮滑板”之称的滑板式交通工具引发火灾,很快就禁止上路使用。自燃隐患接下来会让电动滑板车也陷入同样的困境吗?

Lime将责任归咎于一家供应商的生产缺陷,这就是总部位于北京的纳恩博公司。该公司可不是普通的滑板车生产商。纳恩博已经悄然成为美国各个城市投放的滑板车的最大供应来源。这家不为人知的制造商几乎为所有打算借助“微出行”崛起势头的企业供应产品,而“微出行”致力于通过普及汽车和公共交通的廉价替代方式来改变城市的交通格局。

这波滑板车潮流始于去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塔莫尼卡成立的Bird Rides公司,由此掀起了风险投资带动的微出行热潮。投资者很快就砸下数亿美元资金,让Lime和Bird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而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Lyft和几大汽车制造商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服务。所有这些都给纳恩博带来了更多的业务。据科技媒体Information和《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称,优步现在将Bird和Lime视为潜在的收购目标,部分原因是为了解决难以在路上投放足够多滑板车的问题。

纳恩博首席执行官高禄峰在接受采访时说:“所有你能想到有实力的公司都在与我们合作。”他还表示,纳恩博的滑板车销量今年增长了五倍,该公司估计目前全世界使用的电动滑板车有五分之四来自旗下的三家工厂之一,不过高禄峰没有透露滑板车的总出货量。据知情人透露,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目前估值超过15亿美元,正在筹划进行公开募股。

在滑板车带来惊喜的这一年,纳恩博是仅有的几家具备大规模专业生产能力的制造商之一。但正如Lime召回事件表明的那样,作为最大的滑板车制造商也存在风险。这家中国制造商的商业合作伙伴似乎对帮助该公司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感到进退两难。

纳恩博的总部坐落在位于北京西北的科技园区,来访者在这里看到的产品展示就像是未来的奇妙博物馆。白色油毡底座上依次陈列着兼具滚轴溜冰鞋和悬浮滑板功能的Drift W1平衡轮,带有可伸缩脚架的单轮平衡车和每小时行驶25公里的卡丁车。有一款叫做9号平衡车(miniPro)的产品,看起来像是截短手杆的赛格威平衡车。在办公室里的视频屏幕上,播放着一群身材苗条的模特站在9号平衡车上莫名其妙跳舞的画面。

赛格威本身也属于纳恩博的产品系列。早在2015年,纳恩博就收购了这家曾经炙手可热的自平衡两轮车制造商。赛格威在21世纪初的地位,就像是2015年的悬浮滑板和现在的电动滑板车:一款引发众人嘲笑的新型城市交通工具,只有狂热拥趸认为这会改变城市的面貌。赛格威平衡车从未带来真正的变革,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

纳恩博从未停止生产赛格威平衡车以及其他各种短途交通工具,比如电动独轮车和带电动引擎的L型电动踏板车系列。最初,这些滑板车看起来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产品,甚至在纳恩博的系列中也不像是前景最好的产品,基本上是成人版的儿童玩具。但是利润丰厚的生意往往来自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高禄峰的办公室在二楼,紧挨着楼梯下面有几排年轻员工在电脑前忙碌。纳恩博现在有大约3000名员工,包括装配线上的工人,该公司计划在明年最多增加400名员工,主要从事研发和设计。部分员工会驾乘纳恩博的出行工具前往办公室,或者使用这些工具在庞大的科技园区穿行。高禄峰通常不使用滑板车前往办公室,他说话轻声细语,戴着一副厚框眼镜,穿着带有白色公司标志的黑色休闲外套。

在一张精致的桌子旁边,放着手机制造商小米公司的奖杯,小米及其创始人雷军的投资部门共同持有纳恩博公司大约20%的股份。不像其他中国年轻企业家,39岁的高禄峰没有在美国留学的经历,也没有为中国科技巨头工作过。他在2012年创办了纳恩博的前身公司,在大多数人看来,他目前管理着这家全世界最大的短途交通工具制造商。高禄峰把未来的短途交通市场分成五个不同的层次,包括滑板车和空中旅行。他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涉足所有的层次。”

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批评者认为滑板车热潮只是短暂的狂热风尚,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滑板车交通事故已经导致了数人死亡,还引发了多起脑震荡、牙齿损伤和骨折。2017年10月在加利福尼亚提起的集体诉讼将这些人身伤害归咎于疏忽大意的运营商和制造商,包括Lime公司和纳恩博。

Lime的召回事件恰好为指控滑板车造成危害的案子提供了支持,不过高禄峰坚称,不应该把责任归咎于他。在Lime宣布召回的三天后,纳恩博公司也发表了声明,指出Lime公司存在过失,并提醒滑板车用户注意运营商的安全记录。高禄峰在随后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愿意让更专业的公司来提供维修服务,不过Lime似乎想让自己的团队来做这件事。”

高禄峰提到了Lime公司的“Juicer”,这个词指的是独立承包商,他们从该公司领取费用,在街上回收电力耗尽的滑板车进行充电。高禄峰表示,这些承包商使用了与纳恩博滑板车不兼容的充电器,从而导致了这个问题。“在我们所有的客户中,”他说,“只有Lime公司出现了这个问题。”

甚至在发布声明之前,Lime和纳恩博就断绝了联系。高禄峰对此次争执不以为然,他指出Lime在他的出货量中所占比例不足10%。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与美国合作伙伴发生冲突。

索罗威尔(Solowheel)是一款电动独轮车,美国发明家陈星(Shane Chen)希望有人能相信它的潜力。
2014年春天,即赛格威被收购的前一年,陈星说纳恩博邀请他去北京讨论索罗威尔,并提出了合作意向。陈星本人也出生于北京,他起初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他还记得纳恩博吹嘘他们将赶超赛格威的市场地位。陈星表示,当他说要考虑一段时间时,纳恩博方面变得咄咄逼人,表示不一定要跟他合作。

同年8月,纳恩博发布了自己的独轮平衡车:Ninebot One。“他们有点像恶霸,”陈星表示。

陈星分别在美国和中国就这款独轮车发起了专利诉讼,他称纳恩博在电动平衡车中剽窃了他的设计。据陈星介绍,美国的案子仍在审理中,中国则做出了有利于陈星的判决,但纳恩博提起了上诉。高禄峰称陈星的指控“毫无根据”,而针对关于这一争议的几个问题,纳恩博的发言人完全给出了相同的回应:“我们不建议将这些信息放在新闻报道中。”

纳恩博曾多次因明显的产品相似问题遭到竞争对手的指控。在买下赛格威之前,高禄峰花了几年时间与这家美国公司掐架。赛格威曾多次起诉纳恩博等中国厂商剽窃设计。赛格威也曾试图阻止纳恩博在美国销售。2015年4月,高禄峰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据称是为了讨论新的投资者。但在发布会尾声,高禄峰的身后闪动着一条中文信息:“纳恩博将收购赛格威。”

据报道,纳恩博为收购这家公司支付了逾7500万美元,在此之前,赛格威曾经历多次的转手和悲惨的转折。其前老板詹姆斯·赫塞尔登(James Heselden)驾驶赛格威直接摔下了悬崖。这笔来自北京的交易宣告了个性化交通技术的震中的转移。

“今天的中国已经不仅是山寨中国了,”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纳恩博投资人沈南鹏(Neil Shen)在发布会上宣称。“中国会通过自己的创新和投资发展壮大。”

在纳恩博完成对赛格威的收购之际,科技行业已经被共享交通的思路俘获。如今,优步及中国的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Didi)已经成长为重要力量,为我们指出了一个未必仰赖于私家车的未来。但高禄峰并未预见到同样的经济模式也适用于滑板车。“我们没料到共享服务会迎来如此高速的增长,”他说。
纳恩博的一名前高管称,该公司在滑板车热潮到来之前尝试了10种不同车型。其中之一是受赛格威启发的9号平衡车,它起初没有把手,人们没法优雅地下车。后来增添了把手后,纳恩博依然不确定人们会如何使用它。有一段时间,该公司曾考虑说服宝马在后备箱里附送一台平衡车。

2018年早些时候,高禄峰见到Bird公司的CEO特拉维斯·范德尔赞登(Travis Vander Zanden)后,纳恩博的滑板车开始出现在洛杉矶、奥斯汀等城市的街头。更多客户在排队等候,包括传统汽车厂商。最近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收购的滑板车企业Spin也是纳恩博的客户,高禄峰说他也在同时为Lyft和优步供货。

近年来,随着前途未卜的滑板车市场上的竞争者越来越多,运营商必须向供应商施压,以获得更耐用、更能抵御风雨的滑板车,同时要配备一些能让他们脱颖而出的特色功能。如果几乎所有的滑板车共享服务商都去找纳恩博,这种对单一生产商的依赖势必会带来风险。而当所有运营商都从同一家厂商采购产品时,任何公司都难以宣称自家的设备更胜一筹。

现在,Lime已经协调了多家供应商,其中一家在完成以前的订单,另一家在打造新一批的滑板车。在与纳恩博闹翻前,Lime仅利用高禄峰的公司“填补了一些空缺”,Lime的首席运营官乔·克劳斯(Joe Kraus)表示。“很难获得足够的滑板车。”

艾莫投资基金(IMO Ventures)合伙人姚晓潮(Thomas Yao)投资了Lime,他说滑板车市场仍在努力应对供应短缺问题。但随着纳恩博迎来新的竞争对手,短缺状况有望得到缓解。姚晓潮说中国还有4家“优质的”滑板车供应商,但他拒绝给出名单。他表示,纳恩博仍拥有最好的产品设计能力,并且在续航持久的、能抵御恶劣天气的滑板车方面具有优势。

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Inmotion Technologies Co.)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竞争对手,该公司称其滑板车产能较去年增长四倍。乐行天下的CEO蔡优飞(Charles Cai)表示,他们的两家工厂每月能生产约12万辆滑板车。该公司位于18楼的一个小房间里展示着旗下的机动代步车系列。它们看上去很像纳恩博的产品——乐行天下甚至与陈星签署了协议,以生产后者的索罗威尔独轮车。

作为一家较小的供应商,蔡优飞说他更愿意根据客户的需求定制滑板车,比如在车身前面加入LED灯。他的滑板车可实现一米深的防水,这很有用,因为经常有一些滑板车被扔进公共水道。蔡优飞说他近期与欧洲和巴西的滑板车运营商Movo和Yellow签署了协议,明年还会与Bird和Lime展开合作。

更多供应商意味着更低的价格,但Lime的采购多元化尚未产生完美的效果。11月,中国的欧凯车业有限公司(Okai)生产的滑板车开始从中间断裂,Lime不得不再次进行产品召回。欧凯车业在声明中表示,Lime对其滑板车的说法是“武断和毫无根据的”。

纳恩博将这些问题归咎于实力不足的模仿者们。“这就是中国的国情,”高禄峰说。“只要人们觉得这项业务有利可图,一堆人就会蜂拥而上。”但他并未将纳恩博的命运押注在未来滑板车的持续流行上。眼下,他正在研发一种更大的电动车辆(没有透露具体信息)以及一种能飞行的设备。此外,纳恩博还在为中国电商公司美团点评开发一种自动送货机器人。、

也许其中一款新车将成为未来的明日之车。也许不行。高禄峰的周围充满了实实在在的关于这项业务瞬息万变的警示。中国城市里有一个熟悉的景象:路边成排摆放着来自共享应用Ofo和摩拜的单车,而近来,这些服务的好运已经消耗殆尽。最近的一个工作日,纳恩博公司的外面也有几辆这样的单车倒放在地上,无人问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



撰文 / Mark Bergen、Joshua Brustein

■ 滑板车共享公司Lime最近发布了让用户深感不安的消息:该公司的部分滑板车存在起火隐患。

在10月30日发出警示后,这家初创企业召回了大约2000辆滑板车,占旗下车辆总数的不到1%。这个情况让人想到了三年前的景象,当时有“悬浮滑板”之称的滑板式交通工具引发火灾,很快就禁止上路使用。自燃隐患接下来会让电动滑板车也陷入同样的困境吗?

Lime将责任归咎于一家供应商的生产缺陷,这就是总部位于北京的纳恩博公司。该公司可不是普通的滑板车生产商。纳恩博已经悄然成为美国各个城市投放的滑板车的最大供应来源。这家不为人知的制造商几乎为所有打算借助“微出行”崛起势头的企业供应产品,而“微出行”致力于通过普及汽车和公共交通的廉价替代方式来改变城市的交通格局。

这波滑板车潮流始于去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塔莫尼卡成立的Bird Rides公司,由此掀起了风险投资带动的微出行热潮。投资者很快就砸下数亿美元资金,让Lime和Bird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而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Lyft和几大汽车制造商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服务。所有这些都给纳恩博带来了更多的业务。据科技媒体Information和《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称,优步现在将Bird和Lime视为潜在的收购目标,部分原因是为了解决难以在路上投放足够多滑板车的问题。

纳恩博首席执行官高禄峰在接受采访时说:“所有你能想到有实力的公司都在与我们合作。”他还表示,纳恩博的滑板车销量今年增长了五倍,该公司估计目前全世界使用的电动滑板车有五分之四来自旗下的三家工厂之一,不过高禄峰没有透露滑板车的总出货量。据知情人透露,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目前估值超过15亿美元,正在筹划进行公开募股。

在滑板车带来惊喜的这一年,纳恩博是仅有的几家具备大规模专业生产能力的制造商之一。但正如Lime召回事件表明的那样,作为最大的滑板车制造商也存在风险。这家中国制造商的商业合作伙伴似乎对帮助该公司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感到进退两难。

纳恩博的总部坐落在位于北京西北的科技园区,来访者在这里看到的产品展示就像是未来的奇妙博物馆。白色油毡底座上依次陈列着兼具滚轴溜冰鞋和悬浮滑板功能的Drift W1平衡轮,带有可伸缩脚架的单轮平衡车和每小时行驶25公里的卡丁车。有一款叫做9号平衡车(miniPro)的产品,看起来像是截短手杆的赛格威平衡车。在办公室里的视频屏幕上,播放着一群身材苗条的模特站在9号平衡车上莫名其妙跳舞的画面。

赛格威本身也属于纳恩博的产品系列。早在2015年,纳恩博就收购了这家曾经炙手可热的自平衡两轮车制造商。赛格威在21世纪初的地位,就像是2015年的悬浮滑板和现在的电动滑板车:一款引发众人嘲笑的新型城市交通工具,只有狂热拥趸认为这会改变城市的面貌。赛格威平衡车从未带来真正的变革,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

纳恩博从未停止生产赛格威平衡车以及其他各种短途交通工具,比如电动独轮车和带电动引擎的L型电动踏板车系列。最初,这些滑板车看起来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产品,甚至在纳恩博的系列中也不像是前景最好的产品,基本上是成人版的儿童玩具。但是利润丰厚的生意往往来自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高禄峰的办公室在二楼,紧挨着楼梯下面有几排年轻员工在电脑前忙碌。纳恩博现在有大约3000名员工,包括装配线上的工人,该公司计划在明年最多增加400名员工,主要从事研发和设计。部分员工会驾乘纳恩博的出行工具前往办公室,或者使用这些工具在庞大的科技园区穿行。高禄峰通常不使用滑板车前往办公室,他说话轻声细语,戴着一副厚框眼镜,穿着带有白色公司标志的黑色休闲外套。

在一张精致的桌子旁边,放着手机制造商小米公司的奖杯,小米及其创始人雷军的投资部门共同持有纳恩博公司大约20%的股份。不像其他中国年轻企业家,39岁的高禄峰没有在美国留学的经历,也没有为中国科技巨头工作过。他在2012年创办了纳恩博的前身公司,在大多数人看来,他目前管理着这家全世界最大的短途交通工具制造商。高禄峰把未来的短途交通市场分成五个不同的层次,包括滑板车和空中旅行。他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涉足所有的层次。”

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批评者认为滑板车热潮只是短暂的狂热风尚,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滑板车交通事故已经导致了数人死亡,还引发了多起脑震荡、牙齿损伤和骨折。2017年10月在加利福尼亚提起的集体诉讼将这些人身伤害归咎于疏忽大意的运营商和制造商,包括Lime公司和纳恩博。

Lime的召回事件恰好为指控滑板车造成危害的案子提供了支持,不过高禄峰坚称,不应该把责任归咎于他。在Lime宣布召回的三天后,纳恩博公司也发表了声明,指出Lime公司存在过失,并提醒滑板车用户注意运营商的安全记录。高禄峰在随后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愿意让更专业的公司来提供维修服务,不过Lime似乎想让自己的团队来做这件事。”

高禄峰提到了Lime公司的“Juicer”,这个词指的是独立承包商,他们从该公司领取费用,在街上回收电力耗尽的滑板车进行充电。高禄峰表示,这些承包商使用了与纳恩博滑板车不兼容的充电器,从而导致了这个问题。“在我们所有的客户中,”他说,“只有Lime公司出现了这个问题。”

甚至在发布声明之前,Lime和纳恩博就断绝了联系。高禄峰对此次争执不以为然,他指出Lime在他的出货量中所占比例不足10%。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与美国合作伙伴发生冲突。

索罗威尔(Solowheel)是一款电动独轮车,美国发明家陈星(Shane Chen)希望有人能相信它的潜力。
2014年春天,即赛格威被收购的前一年,陈星说纳恩博邀请他去北京讨论索罗威尔,并提出了合作意向。陈星本人也出生于北京,他起初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他还记得纳恩博吹嘘他们将赶超赛格威的市场地位。陈星表示,当他说要考虑一段时间时,纳恩博方面变得咄咄逼人,表示不一定要跟他合作。

同年8月,纳恩博发布了自己的独轮平衡车:Ninebot One。“他们有点像恶霸,”陈星表示。

陈星分别在美国和中国就这款独轮车发起了专利诉讼,他称纳恩博在电动平衡车中剽窃了他的设计。据陈星介绍,美国的案子仍在审理中,中国则做出了有利于陈星的判决,但纳恩博提起了上诉。高禄峰称陈星的指控“毫无根据”,而针对关于这一争议的几个问题,纳恩博的发言人完全给出了相同的回应:“我们不建议将这些信息放在新闻报道中。”

纳恩博曾多次因明显的产品相似问题遭到竞争对手的指控。在买下赛格威之前,高禄峰花了几年时间与这家美国公司掐架。赛格威曾多次起诉纳恩博等中国厂商剽窃设计。赛格威也曾试图阻止纳恩博在美国销售。2015年4月,高禄峰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据称是为了讨论新的投资者。但在发布会尾声,高禄峰的身后闪动着一条中文信息:“纳恩博将收购赛格威。”

据报道,纳恩博为收购这家公司支付了逾7500万美元,在此之前,赛格威曾经历多次的转手和悲惨的转折。其前老板詹姆斯·赫塞尔登(James Heselden)驾驶赛格威直接摔下了悬崖。这笔来自北京的交易宣告了个性化交通技术的震中的转移。

“今天的中国已经不仅是山寨中国了,”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纳恩博投资人沈南鹏(Neil Shen)在发布会上宣称。“中国会通过自己的创新和投资发展壮大。”

在纳恩博完成对赛格威的收购之际,科技行业已经被共享交通的思路俘获。如今,优步及中国的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Didi)已经成长为重要力量,为我们指出了一个未必仰赖于私家车的未来。但高禄峰并未预见到同样的经济模式也适用于滑板车。“我们没料到共享服务会迎来如此高速的增长,”他说。
纳恩博的一名前高管称,该公司在滑板车热潮到来之前尝试了10种不同车型。其中之一是受赛格威启发的9号平衡车,它起初没有把手,人们没法优雅地下车。后来增添了把手后,纳恩博依然不确定人们会如何使用它。有一段时间,该公司曾考虑说服宝马在后备箱里附送一台平衡车。

2018年早些时候,高禄峰见到Bird公司的CEO特拉维斯·范德尔赞登(Travis Vander Zanden)后,纳恩博的滑板车开始出现在洛杉矶、奥斯汀等城市的街头。更多客户在排队等候,包括传统汽车厂商。最近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收购的滑板车企业Spin也是纳恩博的客户,高禄峰说他也在同时为Lyft和优步供货。

近年来,随着前途未卜的滑板车市场上的竞争者越来越多,运营商必须向供应商施压,以获得更耐用、更能抵御风雨的滑板车,同时要配备一些能让他们脱颖而出的特色功能。如果几乎所有的滑板车共享服务商都去找纳恩博,这种对单一生产商的依赖势必会带来风险。而当所有运营商都从同一家厂商采购产品时,任何公司都难以宣称自家的设备更胜一筹。

现在,Lime已经协调了多家供应商,其中一家在完成以前的订单,另一家在打造新一批的滑板车。在与纳恩博闹翻前,Lime仅利用高禄峰的公司“填补了一些空缺”,Lime的首席运营官乔·克劳斯(Joe Kraus)表示。“很难获得足够的滑板车。”

艾莫投资基金(IMO Ventures)合伙人姚晓潮(Thomas Yao)投资了Lime,他说滑板车市场仍在努力应对供应短缺问题。但随着纳恩博迎来新的竞争对手,短缺状况有望得到缓解。姚晓潮说中国还有4家“优质的”滑板车供应商,但他拒绝给出名单。他表示,纳恩博仍拥有最好的产品设计能力,并且在续航持久的、能抵御恶劣天气的滑板车方面具有优势。

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Inmotion Technologies Co.)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竞争对手,该公司称其滑板车产能较去年增长四倍。乐行天下的CEO蔡优飞(Charles Cai)表示,他们的两家工厂每月能生产约12万辆滑板车。该公司位于18楼的一个小房间里展示着旗下的机动代步车系列。它们看上去很像纳恩博的产品——乐行天下甚至与陈星签署了协议,以生产后者的索罗威尔独轮车。

作为一家较小的供应商,蔡优飞说他更愿意根据客户的需求定制滑板车,比如在车身前面加入LED灯。他的滑板车可实现一米深的防水,这很有用,因为经常有一些滑板车被扔进公共水道。蔡优飞说他近期与欧洲和巴西的滑板车运营商Movo和Yellow签署了协议,明年还会与Bird和Lime展开合作。

更多供应商意味着更低的价格,但Lime的采购多元化尚未产生完美的效果。11月,中国的欧凯车业有限公司(Okai)生产的滑板车开始从中间断裂,Lime不得不再次进行产品召回。欧凯车业在声明中表示,Lime对其滑板车的说法是“武断和毫无根据的”。

纳恩博将这些问题归咎于实力不足的模仿者们。“这就是中国的国情,”高禄峰说。“只要人们觉得这项业务有利可图,一堆人就会蜂拥而上。”但他并未将纳恩博的命运押注在未来滑板车的持续流行上。眼下,他正在研发一种更大的电动车辆(没有透露具体信息)以及一种能飞行的设备。此外,纳恩博还在为中国电商公司美团点评开发一种自动送货机器人。、

也许其中一款新车将成为未来的明日之车。也许不行。高禄峰的周围充满了实实在在的关于这项业务瞬息万变的警示。中国城市里有一个熟悉的景象:路边成排摆放着来自共享应用Ofo和摩拜的单车,而近来,这些服务的好运已经消耗殆尽。最近的一个工作日,纳恩博公司的外面也有几辆这样的单车倒放在地上,无人问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全世界几乎所有电动滑板车都出自这家中国公司

发布日期:2018-12-13 12:27
摘要」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



撰文 / Mark Bergen、Joshua Brustein

■ 滑板车共享公司Lime最近发布了让用户深感不安的消息:该公司的部分滑板车存在起火隐患。

在10月30日发出警示后,这家初创企业召回了大约2000辆滑板车,占旗下车辆总数的不到1%。这个情况让人想到了三年前的景象,当时有“悬浮滑板”之称的滑板式交通工具引发火灾,很快就禁止上路使用。自燃隐患接下来会让电动滑板车也陷入同样的困境吗?

Lime将责任归咎于一家供应商的生产缺陷,这就是总部位于北京的纳恩博公司。该公司可不是普通的滑板车生产商。纳恩博已经悄然成为美国各个城市投放的滑板车的最大供应来源。这家不为人知的制造商几乎为所有打算借助“微出行”崛起势头的企业供应产品,而“微出行”致力于通过普及汽车和公共交通的廉价替代方式来改变城市的交通格局。

这波滑板车潮流始于去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塔莫尼卡成立的Bird Rides公司,由此掀起了风险投资带动的微出行热潮。投资者很快就砸下数亿美元资金,让Lime和Bird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而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Lyft和几大汽车制造商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服务。所有这些都给纳恩博带来了更多的业务。据科技媒体Information和《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称,优步现在将Bird和Lime视为潜在的收购目标,部分原因是为了解决难以在路上投放足够多滑板车的问题。

纳恩博首席执行官高禄峰在接受采访时说:“所有你能想到有实力的公司都在与我们合作。”他还表示,纳恩博的滑板车销量今年增长了五倍,该公司估计目前全世界使用的电动滑板车有五分之四来自旗下的三家工厂之一,不过高禄峰没有透露滑板车的总出货量。据知情人透露,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目前估值超过15亿美元,正在筹划进行公开募股。

在滑板车带来惊喜的这一年,纳恩博是仅有的几家具备大规模专业生产能力的制造商之一。但正如Lime召回事件表明的那样,作为最大的滑板车制造商也存在风险。这家中国制造商的商业合作伙伴似乎对帮助该公司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感到进退两难。

纳恩博的总部坐落在位于北京西北的科技园区,来访者在这里看到的产品展示就像是未来的奇妙博物馆。白色油毡底座上依次陈列着兼具滚轴溜冰鞋和悬浮滑板功能的Drift W1平衡轮,带有可伸缩脚架的单轮平衡车和每小时行驶25公里的卡丁车。有一款叫做9号平衡车(miniPro)的产品,看起来像是截短手杆的赛格威平衡车。在办公室里的视频屏幕上,播放着一群身材苗条的模特站在9号平衡车上莫名其妙跳舞的画面。

赛格威本身也属于纳恩博的产品系列。早在2015年,纳恩博就收购了这家曾经炙手可热的自平衡两轮车制造商。赛格威在21世纪初的地位,就像是2015年的悬浮滑板和现在的电动滑板车:一款引发众人嘲笑的新型城市交通工具,只有狂热拥趸认为这会改变城市的面貌。赛格威平衡车从未带来真正的变革,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

纳恩博从未停止生产赛格威平衡车以及其他各种短途交通工具,比如电动独轮车和带电动引擎的L型电动踏板车系列。最初,这些滑板车看起来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产品,甚至在纳恩博的系列中也不像是前景最好的产品,基本上是成人版的儿童玩具。但是利润丰厚的生意往往来自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高禄峰的办公室在二楼,紧挨着楼梯下面有几排年轻员工在电脑前忙碌。纳恩博现在有大约3000名员工,包括装配线上的工人,该公司计划在明年最多增加400名员工,主要从事研发和设计。部分员工会驾乘纳恩博的出行工具前往办公室,或者使用这些工具在庞大的科技园区穿行。高禄峰通常不使用滑板车前往办公室,他说话轻声细语,戴着一副厚框眼镜,穿着带有白色公司标志的黑色休闲外套。

在一张精致的桌子旁边,放着手机制造商小米公司的奖杯,小米及其创始人雷军的投资部门共同持有纳恩博公司大约20%的股份。不像其他中国年轻企业家,39岁的高禄峰没有在美国留学的经历,也没有为中国科技巨头工作过。他在2012年创办了纳恩博的前身公司,在大多数人看来,他目前管理着这家全世界最大的短途交通工具制造商。高禄峰把未来的短途交通市场分成五个不同的层次,包括滑板车和空中旅行。他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涉足所有的层次。”

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批评者认为滑板车热潮只是短暂的狂热风尚,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滑板车交通事故已经导致了数人死亡,还引发了多起脑震荡、牙齿损伤和骨折。2017年10月在加利福尼亚提起的集体诉讼将这些人身伤害归咎于疏忽大意的运营商和制造商,包括Lime公司和纳恩博。

Lime的召回事件恰好为指控滑板车造成危害的案子提供了支持,不过高禄峰坚称,不应该把责任归咎于他。在Lime宣布召回的三天后,纳恩博公司也发表了声明,指出Lime公司存在过失,并提醒滑板车用户注意运营商的安全记录。高禄峰在随后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愿意让更专业的公司来提供维修服务,不过Lime似乎想让自己的团队来做这件事。”

高禄峰提到了Lime公司的“Juicer”,这个词指的是独立承包商,他们从该公司领取费用,在街上回收电力耗尽的滑板车进行充电。高禄峰表示,这些承包商使用了与纳恩博滑板车不兼容的充电器,从而导致了这个问题。“在我们所有的客户中,”他说,“只有Lime公司出现了这个问题。”

甚至在发布声明之前,Lime和纳恩博就断绝了联系。高禄峰对此次争执不以为然,他指出Lime在他的出货量中所占比例不足10%。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与美国合作伙伴发生冲突。

索罗威尔(Solowheel)是一款电动独轮车,美国发明家陈星(Shane Chen)希望有人能相信它的潜力。
2014年春天,即赛格威被收购的前一年,陈星说纳恩博邀请他去北京讨论索罗威尔,并提出了合作意向。陈星本人也出生于北京,他起初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他还记得纳恩博吹嘘他们将赶超赛格威的市场地位。陈星表示,当他说要考虑一段时间时,纳恩博方面变得咄咄逼人,表示不一定要跟他合作。

同年8月,纳恩博发布了自己的独轮平衡车:Ninebot One。“他们有点像恶霸,”陈星表示。

陈星分别在美国和中国就这款独轮车发起了专利诉讼,他称纳恩博在电动平衡车中剽窃了他的设计。据陈星介绍,美国的案子仍在审理中,中国则做出了有利于陈星的判决,但纳恩博提起了上诉。高禄峰称陈星的指控“毫无根据”,而针对关于这一争议的几个问题,纳恩博的发言人完全给出了相同的回应:“我们不建议将这些信息放在新闻报道中。”

纳恩博曾多次因明显的产品相似问题遭到竞争对手的指控。在买下赛格威之前,高禄峰花了几年时间与这家美国公司掐架。赛格威曾多次起诉纳恩博等中国厂商剽窃设计。赛格威也曾试图阻止纳恩博在美国销售。2015年4月,高禄峰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据称是为了讨论新的投资者。但在发布会尾声,高禄峰的身后闪动着一条中文信息:“纳恩博将收购赛格威。”

据报道,纳恩博为收购这家公司支付了逾7500万美元,在此之前,赛格威曾经历多次的转手和悲惨的转折。其前老板詹姆斯·赫塞尔登(James Heselden)驾驶赛格威直接摔下了悬崖。这笔来自北京的交易宣告了个性化交通技术的震中的转移。

“今天的中国已经不仅是山寨中国了,”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纳恩博投资人沈南鹏(Neil Shen)在发布会上宣称。“中国会通过自己的创新和投资发展壮大。”

在纳恩博完成对赛格威的收购之际,科技行业已经被共享交通的思路俘获。如今,优步及中国的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Didi)已经成长为重要力量,为我们指出了一个未必仰赖于私家车的未来。但高禄峰并未预见到同样的经济模式也适用于滑板车。“我们没料到共享服务会迎来如此高速的增长,”他说。
纳恩博的一名前高管称,该公司在滑板车热潮到来之前尝试了10种不同车型。其中之一是受赛格威启发的9号平衡车,它起初没有把手,人们没法优雅地下车。后来增添了把手后,纳恩博依然不确定人们会如何使用它。有一段时间,该公司曾考虑说服宝马在后备箱里附送一台平衡车。

2018年早些时候,高禄峰见到Bird公司的CEO特拉维斯·范德尔赞登(Travis Vander Zanden)后,纳恩博的滑板车开始出现在洛杉矶、奥斯汀等城市的街头。更多客户在排队等候,包括传统汽车厂商。最近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收购的滑板车企业Spin也是纳恩博的客户,高禄峰说他也在同时为Lyft和优步供货。

近年来,随着前途未卜的滑板车市场上的竞争者越来越多,运营商必须向供应商施压,以获得更耐用、更能抵御风雨的滑板车,同时要配备一些能让他们脱颖而出的特色功能。如果几乎所有的滑板车共享服务商都去找纳恩博,这种对单一生产商的依赖势必会带来风险。而当所有运营商都从同一家厂商采购产品时,任何公司都难以宣称自家的设备更胜一筹。

现在,Lime已经协调了多家供应商,其中一家在完成以前的订单,另一家在打造新一批的滑板车。在与纳恩博闹翻前,Lime仅利用高禄峰的公司“填补了一些空缺”,Lime的首席运营官乔·克劳斯(Joe Kraus)表示。“很难获得足够的滑板车。”

艾莫投资基金(IMO Ventures)合伙人姚晓潮(Thomas Yao)投资了Lime,他说滑板车市场仍在努力应对供应短缺问题。但随着纳恩博迎来新的竞争对手,短缺状况有望得到缓解。姚晓潮说中国还有4家“优质的”滑板车供应商,但他拒绝给出名单。他表示,纳恩博仍拥有最好的产品设计能力,并且在续航持久的、能抵御恶劣天气的滑板车方面具有优势。

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Inmotion Technologies Co.)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竞争对手,该公司称其滑板车产能较去年增长四倍。乐行天下的CEO蔡优飞(Charles Cai)表示,他们的两家工厂每月能生产约12万辆滑板车。该公司位于18楼的一个小房间里展示着旗下的机动代步车系列。它们看上去很像纳恩博的产品——乐行天下甚至与陈星签署了协议,以生产后者的索罗威尔独轮车。

作为一家较小的供应商,蔡优飞说他更愿意根据客户的需求定制滑板车,比如在车身前面加入LED灯。他的滑板车可实现一米深的防水,这很有用,因为经常有一些滑板车被扔进公共水道。蔡优飞说他近期与欧洲和巴西的滑板车运营商Movo和Yellow签署了协议,明年还会与Bird和Lime展开合作。

更多供应商意味着更低的价格,但Lime的采购多元化尚未产生完美的效果。11月,中国的欧凯车业有限公司(Okai)生产的滑板车开始从中间断裂,Lime不得不再次进行产品召回。欧凯车业在声明中表示,Lime对其滑板车的说法是“武断和毫无根据的”。

纳恩博将这些问题归咎于实力不足的模仿者们。“这就是中国的国情,”高禄峰说。“只要人们觉得这项业务有利可图,一堆人就会蜂拥而上。”但他并未将纳恩博的命运押注在未来滑板车的持续流行上。眼下,他正在研发一种更大的电动车辆(没有透露具体信息)以及一种能飞行的设备。此外,纳恩博还在为中国电商公司美团点评开发一种自动送货机器人。、

也许其中一款新车将成为未来的明日之车。也许不行。高禄峰的周围充满了实实在在的关于这项业务瞬息万变的警示。中国城市里有一个熟悉的景象:路边成排摆放着来自共享应用Ofo和摩拜的单车,而近来,这些服务的好运已经消耗殆尽。最近的一个工作日,纳恩博公司的外面也有几辆这样的单车倒放在地上,无人问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



撰文 / Mark Bergen、Joshua Brustein

■ 滑板车共享公司Lime最近发布了让用户深感不安的消息:该公司的部分滑板车存在起火隐患。

在10月30日发出警示后,这家初创企业召回了大约2000辆滑板车,占旗下车辆总数的不到1%。这个情况让人想到了三年前的景象,当时有“悬浮滑板”之称的滑板式交通工具引发火灾,很快就禁止上路使用。自燃隐患接下来会让电动滑板车也陷入同样的困境吗?

Lime将责任归咎于一家供应商的生产缺陷,这就是总部位于北京的纳恩博公司。该公司可不是普通的滑板车生产商。纳恩博已经悄然成为美国各个城市投放的滑板车的最大供应来源。这家不为人知的制造商几乎为所有打算借助“微出行”崛起势头的企业供应产品,而“微出行”致力于通过普及汽车和公共交通的廉价替代方式来改变城市的交通格局。

这波滑板车潮流始于去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塔莫尼卡成立的Bird Rides公司,由此掀起了风险投资带动的微出行热潮。投资者很快就砸下数亿美元资金,让Lime和Bird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而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Lyft和几大汽车制造商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服务。所有这些都给纳恩博带来了更多的业务。据科技媒体Information和《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称,优步现在将Bird和Lime视为潜在的收购目标,部分原因是为了解决难以在路上投放足够多滑板车的问题。

纳恩博首席执行官高禄峰在接受采访时说:“所有你能想到有实力的公司都在与我们合作。”他还表示,纳恩博的滑板车销量今年增长了五倍,该公司估计目前全世界使用的电动滑板车有五分之四来自旗下的三家工厂之一,不过高禄峰没有透露滑板车的总出货量。据知情人透露,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目前估值超过15亿美元,正在筹划进行公开募股。

在滑板车带来惊喜的这一年,纳恩博是仅有的几家具备大规模专业生产能力的制造商之一。但正如Lime召回事件表明的那样,作为最大的滑板车制造商也存在风险。这家中国制造商的商业合作伙伴似乎对帮助该公司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感到进退两难。

纳恩博的总部坐落在位于北京西北的科技园区,来访者在这里看到的产品展示就像是未来的奇妙博物馆。白色油毡底座上依次陈列着兼具滚轴溜冰鞋和悬浮滑板功能的Drift W1平衡轮,带有可伸缩脚架的单轮平衡车和每小时行驶25公里的卡丁车。有一款叫做9号平衡车(miniPro)的产品,看起来像是截短手杆的赛格威平衡车。在办公室里的视频屏幕上,播放着一群身材苗条的模特站在9号平衡车上莫名其妙跳舞的画面。

赛格威本身也属于纳恩博的产品系列。早在2015年,纳恩博就收购了这家曾经炙手可热的自平衡两轮车制造商。赛格威在21世纪初的地位,就像是2015年的悬浮滑板和现在的电动滑板车:一款引发众人嘲笑的新型城市交通工具,只有狂热拥趸认为这会改变城市的面貌。赛格威平衡车从未带来真正的变革,那些外形奇特的出行工具现在给人留下的记忆多半是新奇的玩具,或者是愚蠢的流行时尚。

纳恩博从未停止生产赛格威平衡车以及其他各种短途交通工具,比如电动独轮车和带电动引擎的L型电动踏板车系列。最初,这些滑板车看起来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产品,甚至在纳恩博的系列中也不像是前景最好的产品,基本上是成人版的儿童玩具。但是利润丰厚的生意往往来自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高禄峰的办公室在二楼,紧挨着楼梯下面有几排年轻员工在电脑前忙碌。纳恩博现在有大约3000名员工,包括装配线上的工人,该公司计划在明年最多增加400名员工,主要从事研发和设计。部分员工会驾乘纳恩博的出行工具前往办公室,或者使用这些工具在庞大的科技园区穿行。高禄峰通常不使用滑板车前往办公室,他说话轻声细语,戴着一副厚框眼镜,穿着带有白色公司标志的黑色休闲外套。

在一张精致的桌子旁边,放着手机制造商小米公司的奖杯,小米及其创始人雷军的投资部门共同持有纳恩博公司大约20%的股份。不像其他中国年轻企业家,39岁的高禄峰没有在美国留学的经历,也没有为中国科技巨头工作过。他在2012年创办了纳恩博的前身公司,在大多数人看来,他目前管理着这家全世界最大的短途交通工具制造商。高禄峰把未来的短途交通市场分成五个不同的层次,包括滑板车和空中旅行。他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涉足所有的层次。”

然而,一年后是否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驾驶滑板车去上班,人们对此有严重的质疑。批评者认为滑板车热潮只是短暂的狂热风尚,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滑板车交通事故已经导致了数人死亡,还引发了多起脑震荡、牙齿损伤和骨折。2017年10月在加利福尼亚提起的集体诉讼将这些人身伤害归咎于疏忽大意的运营商和制造商,包括Lime公司和纳恩博。

Lime的召回事件恰好为指控滑板车造成危害的案子提供了支持,不过高禄峰坚称,不应该把责任归咎于他。在Lime宣布召回的三天后,纳恩博公司也发表了声明,指出Lime公司存在过失,并提醒滑板车用户注意运营商的安全记录。高禄峰在随后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愿意让更专业的公司来提供维修服务,不过Lime似乎想让自己的团队来做这件事。”

高禄峰提到了Lime公司的“Juicer”,这个词指的是独立承包商,他们从该公司领取费用,在街上回收电力耗尽的滑板车进行充电。高禄峰表示,这些承包商使用了与纳恩博滑板车不兼容的充电器,从而导致了这个问题。“在我们所有的客户中,”他说,“只有Lime公司出现了这个问题。”

甚至在发布声明之前,Lime和纳恩博就断绝了联系。高禄峰对此次争执不以为然,他指出Lime在他的出货量中所占比例不足10%。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与美国合作伙伴发生冲突。

索罗威尔(Solowheel)是一款电动独轮车,美国发明家陈星(Shane Chen)希望有人能相信它的潜力。
2014年春天,即赛格威被收购的前一年,陈星说纳恩博邀请他去北京讨论索罗威尔,并提出了合作意向。陈星本人也出生于北京,他起初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他还记得纳恩博吹嘘他们将赶超赛格威的市场地位。陈星表示,当他说要考虑一段时间时,纳恩博方面变得咄咄逼人,表示不一定要跟他合作。

同年8月,纳恩博发布了自己的独轮平衡车:Ninebot One。“他们有点像恶霸,”陈星表示。

陈星分别在美国和中国就这款独轮车发起了专利诉讼,他称纳恩博在电动平衡车中剽窃了他的设计。据陈星介绍,美国的案子仍在审理中,中国则做出了有利于陈星的判决,但纳恩博提起了上诉。高禄峰称陈星的指控“毫无根据”,而针对关于这一争议的几个问题,纳恩博的发言人完全给出了相同的回应:“我们不建议将这些信息放在新闻报道中。”

纳恩博曾多次因明显的产品相似问题遭到竞争对手的指控。在买下赛格威之前,高禄峰花了几年时间与这家美国公司掐架。赛格威曾多次起诉纳恩博等中国厂商剽窃设计。赛格威也曾试图阻止纳恩博在美国销售。2015年4月,高禄峰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据称是为了讨论新的投资者。但在发布会尾声,高禄峰的身后闪动着一条中文信息:“纳恩博将收购赛格威。”

据报道,纳恩博为收购这家公司支付了逾7500万美元,在此之前,赛格威曾经历多次的转手和悲惨的转折。其前老板詹姆斯·赫塞尔登(James Heselden)驾驶赛格威直接摔下了悬崖。这笔来自北京的交易宣告了个性化交通技术的震中的转移。

“今天的中国已经不仅是山寨中国了,”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的纳恩博投资人沈南鹏(Neil Shen)在发布会上宣称。“中国会通过自己的创新和投资发展壮大。”

在纳恩博完成对赛格威的收购之际,科技行业已经被共享交通的思路俘获。如今,优步及中国的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Didi)已经成长为重要力量,为我们指出了一个未必仰赖于私家车的未来。但高禄峰并未预见到同样的经济模式也适用于滑板车。“我们没料到共享服务会迎来如此高速的增长,”他说。
纳恩博的一名前高管称,该公司在滑板车热潮到来之前尝试了10种不同车型。其中之一是受赛格威启发的9号平衡车,它起初没有把手,人们没法优雅地下车。后来增添了把手后,纳恩博依然不确定人们会如何使用它。有一段时间,该公司曾考虑说服宝马在后备箱里附送一台平衡车。

2018年早些时候,高禄峰见到Bird公司的CEO特拉维斯·范德尔赞登(Travis Vander Zanden)后,纳恩博的滑板车开始出现在洛杉矶、奥斯汀等城市的街头。更多客户在排队等候,包括传统汽车厂商。最近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收购的滑板车企业Spin也是纳恩博的客户,高禄峰说他也在同时为Lyft和优步供货。

近年来,随着前途未卜的滑板车市场上的竞争者越来越多,运营商必须向供应商施压,以获得更耐用、更能抵御风雨的滑板车,同时要配备一些能让他们脱颖而出的特色功能。如果几乎所有的滑板车共享服务商都去找纳恩博,这种对单一生产商的依赖势必会带来风险。而当所有运营商都从同一家厂商采购产品时,任何公司都难以宣称自家的设备更胜一筹。

现在,Lime已经协调了多家供应商,其中一家在完成以前的订单,另一家在打造新一批的滑板车。在与纳恩博闹翻前,Lime仅利用高禄峰的公司“填补了一些空缺”,Lime的首席运营官乔·克劳斯(Joe Kraus)表示。“很难获得足够的滑板车。”

艾莫投资基金(IMO Ventures)合伙人姚晓潮(Thomas Yao)投资了Lime,他说滑板车市场仍在努力应对供应短缺问题。但随着纳恩博迎来新的竞争对手,短缺状况有望得到缓解。姚晓潮说中国还有4家“优质的”滑板车供应商,但他拒绝给出名单。他表示,纳恩博仍拥有最好的产品设计能力,并且在续航持久的、能抵御恶劣天气的滑板车方面具有优势。

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Inmotion Technologies Co.)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竞争对手,该公司称其滑板车产能较去年增长四倍。乐行天下的CEO蔡优飞(Charles Cai)表示,他们的两家工厂每月能生产约12万辆滑板车。该公司位于18楼的一个小房间里展示着旗下的机动代步车系列。它们看上去很像纳恩博的产品——乐行天下甚至与陈星签署了协议,以生产后者的索罗威尔独轮车。

作为一家较小的供应商,蔡优飞说他更愿意根据客户的需求定制滑板车,比如在车身前面加入LED灯。他的滑板车可实现一米深的防水,这很有用,因为经常有一些滑板车被扔进公共水道。蔡优飞说他近期与欧洲和巴西的滑板车运营商Movo和Yellow签署了协议,明年还会与Bird和Lime展开合作。

更多供应商意味着更低的价格,但Lime的采购多元化尚未产生完美的效果。11月,中国的欧凯车业有限公司(Okai)生产的滑板车开始从中间断裂,Lime不得不再次进行产品召回。欧凯车业在声明中表示,Lime对其滑板车的说法是“武断和毫无根据的”。

纳恩博将这些问题归咎于实力不足的模仿者们。“这就是中国的国情,”高禄峰说。“只要人们觉得这项业务有利可图,一堆人就会蜂拥而上。”但他并未将纳恩博的命运押注在未来滑板车的持续流行上。眼下,他正在研发一种更大的电动车辆(没有透露具体信息)以及一种能飞行的设备。此外,纳恩博还在为中国电商公司美团点评开发一种自动送货机器人。、

也许其中一款新车将成为未来的明日之车。也许不行。高禄峰的周围充满了实实在在的关于这项业务瞬息万变的警示。中国城市里有一个熟悉的景象:路边成排摆放着来自共享应用Ofo和摩拜的单车,而近来,这些服务的好运已经消耗殆尽。最近的一个工作日,纳恩博公司的外面也有几辆这样的单车倒放在地上,无人问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