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准备向外企放宽准入

发布日期:2018-12-13 08:36
摘要」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拟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限制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以期解决和美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正准备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

中国最高规划机构和高级政策顾问正在起草一份替代《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旨在使中国在机器人、信息技术与清洁能源汽车等领域取得主导地位的蓝图。上述知情人士称,修改后的计划将淡化中国主导制造业的努力,并放宽外企准入,该计划是北京方面采取的旨在解决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的最新努力。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的计划要求在明年初推出新政策,预计届时中美将加快谈判步伐,以达成一项能结束双方激烈贸易战的协议。中国已暗示还将采取其他措施,包括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和增加美国农产品采购。

美国股市周三上涨,但收盘脱离盘中高点,延续了近期的波动走势,目前贸易紧张关系缓解的迹象提振了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道琼斯指数上涨157.03点,至24527.27点,盘中一度上涨458点。标普500指数上涨14.29点,至2651.07点。最近几周,积极的贸易信号往往会提振股市,而谈判遇挫则会导致主要股指大跌。

有迹象显示中美间的紧张局势还在持续,美国国家安全高级官员在参议院听证会中对议员们表示,北京方面还在利用美国技术发展本国经济,称中国的黑客和网络间谍活动对美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北京方面的新产业政策可能仍不足以解决美国的不满。习近平和中国领导层的其他人习惯于对经济进行严格控制。许多政府机关和国有企业得益于不受限制地获取政府宏大项目的资源,因此不希望受到公平竞争环境造成的竞争加剧的冲击。

新计划可能也会受到美国的质疑。特朗普政府官员已经表示《中国制造2025》是对公平竞争的威胁,称该计划鼓励政府补贴国内企业,并且迫使外国合作伙伴进行技术转让。一些美国官员可能会认为这些调整只是表面文章,没有多少实质内容。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总裁John Neuffer表示:“尽管我们的产业将欢迎北京方面推出不那么具有歧视性的政策,但还有更多需要做的,不应只是给这个产业政策换个名字,包括有效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以及停止强迫技术转让。”《中国制造2025》计划将半导体行业视为一项战略优先领域,北京方面已向国有芯片公司提供数十亿美元融资。

如果新计划获得习近平批准,可能会赢得一些外国企业的支持,并可能让部分特朗普政府官员相信,北京方面正做出重大改变,重新引导中国经济朝着更加市场化的方向迈进。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产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称,中国政府将把政策重心由主要扶持科技行业转向强调生产过程更有效率,这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一个积极的转变。

最近几个月,中国领导人没有在公开讲话中提到《中国制造2025》计划。在11月份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对中国搁置该计划的做法表示认可,他说:“中国已经放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因为我觉得这项计划非常具有威胁性。”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正在考虑的一个关键让步是放弃中国企业市场份额的数字目标。《中国制造2025》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40%的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实现自主保障,到2025年这一比例将达70%,国内企业市场份额的上升是以牺牲外国竞争对手的份额为代价的。

支持相关调整计划的中国官员强调,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和以国有企业为主导的发展有其自身原因。习近平的经济顾问、副总理刘鹤和其他高级官员们已批评《中国制造2025》造成浪费。比如,过去几年各级政府提供的低息贷款已导致电动汽车电池制造行业严重供过于求,令该行业企业的处境恶化。

据听取了情况简报的知情人士称,让市场在制造业升级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将改善经济回报,并且促使中国领导层恢复对改革的承诺。习近平曾强调要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并且本月中国正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这场市场化改革成功推动了这个曾经贫弱国家的转型。

上述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还计划宣布旨在推动更公平竞争环境的政策,基于“竞争中立”(competitive neutrality)的概念促进国有、民营和外国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过去几年来,中国显著加强了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为国有企业提供支持,排挤民营和外资企业。

特朗普政府一直主张“竞争中立”原则,确保这一原则成为重新谈判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一部分,这一协定已更名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exico-Canada Agreement)。基于这一原则,缔约国政府禁止偏袒国有企业而置私营企业于不利境地。

这个想法也颇受美国往届政府欢迎,并被纳入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这份由美国、日本等环太平洋国家签署的贸易协定是由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谈判达成,但在特朗普入主椭圆形办公室首日便予以否定。该协定目前已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拥有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越南等11个协议国。

自12月1日特朗普与习近平达成90天贸易战停战协议后,华盛顿与北京已开启新一轮谈判。美国同意推迟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从10%上调至25%的计划,该计划原定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但美国希望,如果美中能够就贸易问题达成一项全面协议,《中国制造2025》等结构性问题和其他政策应在协议中得到解决。

北京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刘鹤对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中国计划降低汽车关税,并增加大豆和其他作物的进口。

美国商业组织对中国的产业政策和这些组织所称的一系列偏向中国向本土公司的做法持强烈批评立场,这些做法涉及补贴及知识产权的标准和保护。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中国中心总裁Jeremie Waterman表示,在解决全球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担忧方面所取得的任何进展都不应以新的口号和宽泛的陈述为基准,而应以针对补贴、标准设定、采购和其他问题的具体担忧为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拟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限制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以期解决和美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正准备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

中国最高规划机构和高级政策顾问正在起草一份替代《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旨在使中国在机器人、信息技术与清洁能源汽车等领域取得主导地位的蓝图。上述知情人士称,修改后的计划将淡化中国主导制造业的努力,并放宽外企准入,该计划是北京方面采取的旨在解决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的最新努力。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的计划要求在明年初推出新政策,预计届时中美将加快谈判步伐,以达成一项能结束双方激烈贸易战的协议。中国已暗示还将采取其他措施,包括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和增加美国农产品采购。

美国股市周三上涨,但收盘脱离盘中高点,延续了近期的波动走势,目前贸易紧张关系缓解的迹象提振了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道琼斯指数上涨157.03点,至24527.27点,盘中一度上涨458点。标普500指数上涨14.29点,至2651.07点。最近几周,积极的贸易信号往往会提振股市,而谈判遇挫则会导致主要股指大跌。

有迹象显示中美间的紧张局势还在持续,美国国家安全高级官员在参议院听证会中对议员们表示,北京方面还在利用美国技术发展本国经济,称中国的黑客和网络间谍活动对美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北京方面的新产业政策可能仍不足以解决美国的不满。习近平和中国领导层的其他人习惯于对经济进行严格控制。许多政府机关和国有企业得益于不受限制地获取政府宏大项目的资源,因此不希望受到公平竞争环境造成的竞争加剧的冲击。

新计划可能也会受到美国的质疑。特朗普政府官员已经表示《中国制造2025》是对公平竞争的威胁,称该计划鼓励政府补贴国内企业,并且迫使外国合作伙伴进行技术转让。一些美国官员可能会认为这些调整只是表面文章,没有多少实质内容。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总裁John Neuffer表示:“尽管我们的产业将欢迎北京方面推出不那么具有歧视性的政策,但还有更多需要做的,不应只是给这个产业政策换个名字,包括有效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以及停止强迫技术转让。”《中国制造2025》计划将半导体行业视为一项战略优先领域,北京方面已向国有芯片公司提供数十亿美元融资。

如果新计划获得习近平批准,可能会赢得一些外国企业的支持,并可能让部分特朗普政府官员相信,北京方面正做出重大改变,重新引导中国经济朝着更加市场化的方向迈进。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产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称,中国政府将把政策重心由主要扶持科技行业转向强调生产过程更有效率,这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一个积极的转变。

最近几个月,中国领导人没有在公开讲话中提到《中国制造2025》计划。在11月份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对中国搁置该计划的做法表示认可,他说:“中国已经放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因为我觉得这项计划非常具有威胁性。”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正在考虑的一个关键让步是放弃中国企业市场份额的数字目标。《中国制造2025》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40%的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实现自主保障,到2025年这一比例将达70%,国内企业市场份额的上升是以牺牲外国竞争对手的份额为代价的。

支持相关调整计划的中国官员强调,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和以国有企业为主导的发展有其自身原因。习近平的经济顾问、副总理刘鹤和其他高级官员们已批评《中国制造2025》造成浪费。比如,过去几年各级政府提供的低息贷款已导致电动汽车电池制造行业严重供过于求,令该行业企业的处境恶化。

据听取了情况简报的知情人士称,让市场在制造业升级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将改善经济回报,并且促使中国领导层恢复对改革的承诺。习近平曾强调要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并且本月中国正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这场市场化改革成功推动了这个曾经贫弱国家的转型。

上述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还计划宣布旨在推动更公平竞争环境的政策,基于“竞争中立”(competitive neutrality)的概念促进国有、民营和外国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过去几年来,中国显著加强了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为国有企业提供支持,排挤民营和外资企业。

特朗普政府一直主张“竞争中立”原则,确保这一原则成为重新谈判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一部分,这一协定已更名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exico-Canada Agreement)。基于这一原则,缔约国政府禁止偏袒国有企业而置私营企业于不利境地。

这个想法也颇受美国往届政府欢迎,并被纳入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这份由美国、日本等环太平洋国家签署的贸易协定是由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谈判达成,但在特朗普入主椭圆形办公室首日便予以否定。该协定目前已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拥有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越南等11个协议国。

自12月1日特朗普与习近平达成90天贸易战停战协议后,华盛顿与北京已开启新一轮谈判。美国同意推迟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从10%上调至25%的计划,该计划原定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但美国希望,如果美中能够就贸易问题达成一项全面协议,《中国制造2025》等结构性问题和其他政策应在协议中得到解决。

北京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刘鹤对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中国计划降低汽车关税,并增加大豆和其他作物的进口。

美国商业组织对中国的产业政策和这些组织所称的一系列偏向中国向本土公司的做法持强烈批评立场,这些做法涉及补贴及知识产权的标准和保护。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中国中心总裁Jeremie Waterman表示,在解决全球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担忧方面所取得的任何进展都不应以新的口号和宽泛的陈述为基准,而应以针对补贴、标准设定、采购和其他问题的具体担忧为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拟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限制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以期解决和美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正准备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

中国最高规划机构和高级政策顾问正在起草一份替代《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旨在使中国在机器人、信息技术与清洁能源汽车等领域取得主导地位的蓝图。上述知情人士称,修改后的计划将淡化中国主导制造业的努力,并放宽外企准入,该计划是北京方面采取的旨在解决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的最新努力。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的计划要求在明年初推出新政策,预计届时中美将加快谈判步伐,以达成一项能结束双方激烈贸易战的协议。中国已暗示还将采取其他措施,包括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和增加美国农产品采购。

美国股市周三上涨,但收盘脱离盘中高点,延续了近期的波动走势,目前贸易紧张关系缓解的迹象提振了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道琼斯指数上涨157.03点,至24527.27点,盘中一度上涨458点。标普500指数上涨14.29点,至2651.07点。最近几周,积极的贸易信号往往会提振股市,而谈判遇挫则会导致主要股指大跌。

有迹象显示中美间的紧张局势还在持续,美国国家安全高级官员在参议院听证会中对议员们表示,北京方面还在利用美国技术发展本国经济,称中国的黑客和网络间谍活动对美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北京方面的新产业政策可能仍不足以解决美国的不满。习近平和中国领导层的其他人习惯于对经济进行严格控制。许多政府机关和国有企业得益于不受限制地获取政府宏大项目的资源,因此不希望受到公平竞争环境造成的竞争加剧的冲击。

新计划可能也会受到美国的质疑。特朗普政府官员已经表示《中国制造2025》是对公平竞争的威胁,称该计划鼓励政府补贴国内企业,并且迫使外国合作伙伴进行技术转让。一些美国官员可能会认为这些调整只是表面文章,没有多少实质内容。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总裁John Neuffer表示:“尽管我们的产业将欢迎北京方面推出不那么具有歧视性的政策,但还有更多需要做的,不应只是给这个产业政策换个名字,包括有效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以及停止强迫技术转让。”《中国制造2025》计划将半导体行业视为一项战略优先领域,北京方面已向国有芯片公司提供数十亿美元融资。

如果新计划获得习近平批准,可能会赢得一些外国企业的支持,并可能让部分特朗普政府官员相信,北京方面正做出重大改变,重新引导中国经济朝着更加市场化的方向迈进。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产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称,中国政府将把政策重心由主要扶持科技行业转向强调生产过程更有效率,这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一个积极的转变。

最近几个月,中国领导人没有在公开讲话中提到《中国制造2025》计划。在11月份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对中国搁置该计划的做法表示认可,他说:“中国已经放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因为我觉得这项计划非常具有威胁性。”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正在考虑的一个关键让步是放弃中国企业市场份额的数字目标。《中国制造2025》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40%的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实现自主保障,到2025年这一比例将达70%,国内企业市场份额的上升是以牺牲外国竞争对手的份额为代价的。

支持相关调整计划的中国官员强调,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和以国有企业为主导的发展有其自身原因。习近平的经济顾问、副总理刘鹤和其他高级官员们已批评《中国制造2025》造成浪费。比如,过去几年各级政府提供的低息贷款已导致电动汽车电池制造行业严重供过于求,令该行业企业的处境恶化。

据听取了情况简报的知情人士称,让市场在制造业升级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将改善经济回报,并且促使中国领导层恢复对改革的承诺。习近平曾强调要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并且本月中国正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这场市场化改革成功推动了这个曾经贫弱国家的转型。

上述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还计划宣布旨在推动更公平竞争环境的政策,基于“竞争中立”(competitive neutrality)的概念促进国有、民营和外国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过去几年来,中国显著加强了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为国有企业提供支持,排挤民营和外资企业。

特朗普政府一直主张“竞争中立”原则,确保这一原则成为重新谈判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一部分,这一协定已更名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exico-Canada Agreement)。基于这一原则,缔约国政府禁止偏袒国有企业而置私营企业于不利境地。

这个想法也颇受美国往届政府欢迎,并被纳入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这份由美国、日本等环太平洋国家签署的贸易协定是由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谈判达成,但在特朗普入主椭圆形办公室首日便予以否定。该协定目前已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拥有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越南等11个协议国。

自12月1日特朗普与习近平达成90天贸易战停战协议后,华盛顿与北京已开启新一轮谈判。美国同意推迟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从10%上调至25%的计划,该计划原定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但美国希望,如果美中能够就贸易问题达成一项全面协议,《中国制造2025》等结构性问题和其他政策应在协议中得到解决。

北京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刘鹤对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中国计划降低汽车关税,并增加大豆和其他作物的进口。

美国商业组织对中国的产业政策和这些组织所称的一系列偏向中国向本土公司的做法持强烈批评立场,这些做法涉及补贴及知识产权的标准和保护。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中国中心总裁Jeremie Waterman表示,在解决全球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担忧方面所取得的任何进展都不应以新的口号和宽泛的陈述为基准,而应以针对补贴、标准设定、采购和其他问题的具体担忧为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准备向外企放宽准入

发布日期:2018-12-13 08:36
摘要」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拟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限制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以期解决和美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正准备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

中国最高规划机构和高级政策顾问正在起草一份替代《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旨在使中国在机器人、信息技术与清洁能源汽车等领域取得主导地位的蓝图。上述知情人士称,修改后的计划将淡化中国主导制造业的努力,并放宽外企准入,该计划是北京方面采取的旨在解决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的最新努力。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的计划要求在明年初推出新政策,预计届时中美将加快谈判步伐,以达成一项能结束双方激烈贸易战的协议。中国已暗示还将采取其他措施,包括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和增加美国农产品采购。

美国股市周三上涨,但收盘脱离盘中高点,延续了近期的波动走势,目前贸易紧张关系缓解的迹象提振了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道琼斯指数上涨157.03点,至24527.27点,盘中一度上涨458点。标普500指数上涨14.29点,至2651.07点。最近几周,积极的贸易信号往往会提振股市,而谈判遇挫则会导致主要股指大跌。

有迹象显示中美间的紧张局势还在持续,美国国家安全高级官员在参议院听证会中对议员们表示,北京方面还在利用美国技术发展本国经济,称中国的黑客和网络间谍活动对美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北京方面的新产业政策可能仍不足以解决美国的不满。习近平和中国领导层的其他人习惯于对经济进行严格控制。许多政府机关和国有企业得益于不受限制地获取政府宏大项目的资源,因此不希望受到公平竞争环境造成的竞争加剧的冲击。

新计划可能也会受到美国的质疑。特朗普政府官员已经表示《中国制造2025》是对公平竞争的威胁,称该计划鼓励政府补贴国内企业,并且迫使外国合作伙伴进行技术转让。一些美国官员可能会认为这些调整只是表面文章,没有多少实质内容。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总裁John Neuffer表示:“尽管我们的产业将欢迎北京方面推出不那么具有歧视性的政策,但还有更多需要做的,不应只是给这个产业政策换个名字,包括有效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以及停止强迫技术转让。”《中国制造2025》计划将半导体行业视为一项战略优先领域,北京方面已向国有芯片公司提供数十亿美元融资。

如果新计划获得习近平批准,可能会赢得一些外国企业的支持,并可能让部分特朗普政府官员相信,北京方面正做出重大改变,重新引导中国经济朝着更加市场化的方向迈进。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产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称,中国政府将把政策重心由主要扶持科技行业转向强调生产过程更有效率,这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一个积极的转变。

最近几个月,中国领导人没有在公开讲话中提到《中国制造2025》计划。在11月份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对中国搁置该计划的做法表示认可,他说:“中国已经放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因为我觉得这项计划非常具有威胁性。”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正在考虑的一个关键让步是放弃中国企业市场份额的数字目标。《中国制造2025》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40%的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实现自主保障,到2025年这一比例将达70%,国内企业市场份额的上升是以牺牲外国竞争对手的份额为代价的。

支持相关调整计划的中国官员强调,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和以国有企业为主导的发展有其自身原因。习近平的经济顾问、副总理刘鹤和其他高级官员们已批评《中国制造2025》造成浪费。比如,过去几年各级政府提供的低息贷款已导致电动汽车电池制造行业严重供过于求,令该行业企业的处境恶化。

据听取了情况简报的知情人士称,让市场在制造业升级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将改善经济回报,并且促使中国领导层恢复对改革的承诺。习近平曾强调要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并且本月中国正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这场市场化改革成功推动了这个曾经贫弱国家的转型。

上述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还计划宣布旨在推动更公平竞争环境的政策,基于“竞争中立”(competitive neutrality)的概念促进国有、民营和外国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过去几年来,中国显著加强了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为国有企业提供支持,排挤民营和外资企业。

特朗普政府一直主张“竞争中立”原则,确保这一原则成为重新谈判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一部分,这一协定已更名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exico-Canada Agreement)。基于这一原则,缔约国政府禁止偏袒国有企业而置私营企业于不利境地。

这个想法也颇受美国往届政府欢迎,并被纳入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这份由美国、日本等环太平洋国家签署的贸易协定是由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谈判达成,但在特朗普入主椭圆形办公室首日便予以否定。该协定目前已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拥有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越南等11个协议国。

自12月1日特朗普与习近平达成90天贸易战停战协议后,华盛顿与北京已开启新一轮谈判。美国同意推迟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从10%上调至25%的计划,该计划原定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但美国希望,如果美中能够就贸易问题达成一项全面协议,《中国制造2025》等结构性问题和其他政策应在协议中得到解决。

北京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刘鹤对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中国计划降低汽车关税,并增加大豆和其他作物的进口。

美国商业组织对中国的产业政策和这些组织所称的一系列偏向中国向本土公司的做法持强烈批评立场,这些做法涉及补贴及知识产权的标准和保护。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中国中心总裁Jeremie Waterman表示,在解决全球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担忧方面所取得的任何进展都不应以新的口号和宽泛的陈述为基准,而应以针对补贴、标准设定、采购和其他问题的具体担忧为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拟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限制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以期解决和美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



撰文 /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 据听取过简报的人士透露,中国正准备推出一个承诺放宽外企准入的新计划,取代被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斥为保护主义的一项产业政策。

中国最高规划机构和高级政策顾问正在起草一份替代《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旨在使中国在机器人、信息技术与清洁能源汽车等领域取得主导地位的蓝图。上述知情人士称,修改后的计划将淡化中国主导制造业的努力,并放宽外企准入,该计划是北京方面采取的旨在解决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的最新努力。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的计划要求在明年初推出新政策,预计届时中美将加快谈判步伐,以达成一项能结束双方激烈贸易战的协议。中国已暗示还将采取其他措施,包括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和增加美国农产品采购。

美国股市周三上涨,但收盘脱离盘中高点,延续了近期的波动走势,目前贸易紧张关系缓解的迹象提振了全球经济增长的前景。道琼斯指数上涨157.03点,至24527.27点,盘中一度上涨458点。标普500指数上涨14.29点,至2651.07点。最近几周,积极的贸易信号往往会提振股市,而谈判遇挫则会导致主要股指大跌。

有迹象显示中美间的紧张局势还在持续,美国国家安全高级官员在参议院听证会中对议员们表示,北京方面还在利用美国技术发展本国经济,称中国的黑客和网络间谍活动对美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北京方面的新产业政策可能仍不足以解决美国的不满。习近平和中国领导层的其他人习惯于对经济进行严格控制。许多政府机关和国有企业得益于不受限制地获取政府宏大项目的资源,因此不希望受到公平竞争环境造成的竞争加剧的冲击。

新计划可能也会受到美国的质疑。特朗普政府官员已经表示《中国制造2025》是对公平竞争的威胁,称该计划鼓励政府补贴国内企业,并且迫使外国合作伙伴进行技术转让。一些美国官员可能会认为这些调整只是表面文章,没有多少实质内容。

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总裁John Neuffer表示:“尽管我们的产业将欢迎北京方面推出不那么具有歧视性的政策,但还有更多需要做的,不应只是给这个产业政策换个名字,包括有效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以及停止强迫技术转让。”《中国制造2025》计划将半导体行业视为一项战略优先领域,北京方面已向国有芯片公司提供数十亿美元融资。

如果新计划获得习近平批准,可能会赢得一些外国企业的支持,并可能让部分特朗普政府官员相信,北京方面正做出重大改变,重新引导中国经济朝着更加市场化的方向迈进。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产业政策专家Scott Kennedy称,中国政府将把政策重心由主要扶持科技行业转向强调生产过程更有效率,这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一个积极的转变。

最近几个月,中国领导人没有在公开讲话中提到《中国制造2025》计划。在11月份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对中国搁置该计划的做法表示认可,他说:“中国已经放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因为我觉得这项计划非常具有威胁性。”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正在考虑的一个关键让步是放弃中国企业市场份额的数字目标。《中国制造2025》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40%的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实现自主保障,到2025年这一比例将达70%,国内企业市场份额的上升是以牺牲外国竞争对手的份额为代价的。

支持相关调整计划的中国官员强调,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和以国有企业为主导的发展有其自身原因。习近平的经济顾问、副总理刘鹤和其他高级官员们已批评《中国制造2025》造成浪费。比如,过去几年各级政府提供的低息贷款已导致电动汽车电池制造行业严重供过于求,令该行业企业的处境恶化。

据听取了情况简报的知情人士称,让市场在制造业升级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将改善经济回报,并且促使中国领导层恢复对改革的承诺。习近平曾强调要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并且本月中国正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这场市场化改革成功推动了这个曾经贫弱国家的转型。

上述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还计划宣布旨在推动更公平竞争环境的政策,基于“竞争中立”(competitive neutrality)的概念促进国有、民营和外国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过去几年来,中国显著加强了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为国有企业提供支持,排挤民营和外资企业。

特朗普政府一直主张“竞争中立”原则,确保这一原则成为重新谈判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一部分,这一协定已更名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exico-Canada Agreement)。基于这一原则,缔约国政府禁止偏袒国有企业而置私营企业于不利境地。

这个想法也颇受美国往届政府欢迎,并被纳入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这份由美国、日本等环太平洋国家签署的贸易协定是由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谈判达成,但在特朗普入主椭圆形办公室首日便予以否定。该协定目前已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拥有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越南等11个协议国。

自12月1日特朗普与习近平达成90天贸易战停战协议后,华盛顿与北京已开启新一轮谈判。美国同意推迟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从10%上调至25%的计划,该计划原定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但美国希望,如果美中能够就贸易问题达成一项全面协议,《中国制造2025》等结构性问题和其他政策应在协议中得到解决。

北京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刘鹤对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中国计划降低汽车关税,并增加大豆和其他作物的进口。

美国商业组织对中国的产业政策和这些组织所称的一系列偏向中国向本土公司的做法持强烈批评立场,这些做法涉及补贴及知识产权的标准和保护。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中国中心总裁Jeremie Waterman表示,在解决全球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担忧方面所取得的任何进展都不应以新的口号和宽泛的陈述为基准,而应以针对补贴、标准设定、采购和其他问题的具体担忧为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