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布恩:如果各国能够协调一致地采取刺激措施,那么,各国就都能在承担较小财政压力的情况下收获更大的好处。



撰文 / 劳伦斯•布恩

■ 最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全球领袖进行了一些艰难的讨论。但各方至少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了明确共识:需要为经济增长的风险做好准备,无论风险来自金融环境的收紧,还是来自目前显然在加剧的贸易和政治紧张。

10年前,各国央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帮助各国摆脱严重程度堪比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经济衰退。各方在几年中制定和实施了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计划,但之后一些国家停止了行动,尤其是在欧洲,原因是全球金融危机数年之后,欧元区又爆发了主权债务危机。

今天,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所恢复,但还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生产率下降,很多政策制定者担忧,如果经济明显放缓,他们将不再有手段发挥大的作用。货币政策利率维持低位,有些地方甚至实行零利率。一些国家积累了巨额公共债务,如果经济明显放缓,这些国家将没有多少提高支出的空间。

然而,不需要感到绝望:合作仍然是可能的。如果经济急剧下滑,协调一致、适时和有限的财政刺激依然是强有力和有效的手段。如果采取协调行动,政府公共财政的压力较小,与单独行动相比,政府只要增加较少支出就可以达到同样效果,同时还能受益于其贸易伙伴的需求增长。

共同行动会给公民和市场传达强烈的信号,即正式的协调能够提供解决方案。只要清楚表明财政刺激措施有明确目标,而且只是暂时性措施,央行就可以保持货币政策中立或者宽松。

首先,比起由单个政府实施,全球范围内协调实施的财政政策更为有效。只有一个国家减税和提高支出会造成渗漏效果。这些措施会提振需求,从而增加进口,因此会减少实施国的受益。另一方面,联合采取的刺激措施意味着所有参与国都会看到外国对其产品的需求上升。因此,对其中的单个国家来说,只需要更适度的支出就可以获得原本需要更高支出才能带来的好处,在公共债务居高不下的现在,这是一条获得支持的强大理由。

第二,与通常需要一两年时间才能完全发挥作用的货币政策不同,财政刺激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通过以生产性投资为导向的初期规划,在花费支出的地方,财政刺激的影响就能显现出来,提振增长和就业。

第三,利率水平依然较低,不太可能对经济放缓引发的财政宽松措施做出反应。在增长高于潜在水平并且存在产能限制的时候,财政刺激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但在经济滑坡、价格压力较弱的情况下,财政刺激就不会导致这种结果。许多国家尚未达到通胀目标。如果经济在未来几年下滑,有限和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不太可能引发通胀压力。

因此,为了确保货币政策不会抵消财政刺激,必须明确表明从税收或者支出入手的财政刺激措施是暂时和有针对性的——尤其是针对投资和帮助低收入者。财政刺激措施要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或许可以参照央行给予前瞻性指引的方式。

此外,对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制定明确时间表有助于克服扩张性财政政策带来的李嘉图效应,即人们担心债务增加而开始进行更多储蓄,从而减弱刺激措施的效果。

第四,世界亟需全球合作的信号。在贸易紧张日益加剧的当下,如果在经济出现下滑的时候,能够宣布并随后协调应对措施,将强化信心,阻止经济活动下滑。

贸易开放尽管从中期来看非常有利,从短期来看却会造成扰乱,与之不同的是,为应对经济下滑而采取的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有积极作用的。

现在,利率水平较低,债务水平相对较高,我们并不处于应对经济放缓的有利地位。如果经济活动的下滑比我们现在预想的更为严重,我们就需要迅速有效地加以应对,以避免进一步走弱,确保平稳过渡至可持续增长。政策制定者能够、也需要现在就开始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应该进行财政政策合作

发布日期:2018-12-13 07:52
摘要」布恩:如果各国能够协调一致地采取刺激措施,那么,各国就都能在承担较小财政压力的情况下收获更大的好处。



撰文 / 劳伦斯•布恩

■ 最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全球领袖进行了一些艰难的讨论。但各方至少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了明确共识:需要为经济增长的风险做好准备,无论风险来自金融环境的收紧,还是来自目前显然在加剧的贸易和政治紧张。

10年前,各国央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帮助各国摆脱严重程度堪比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经济衰退。各方在几年中制定和实施了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计划,但之后一些国家停止了行动,尤其是在欧洲,原因是全球金融危机数年之后,欧元区又爆发了主权债务危机。

今天,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所恢复,但还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生产率下降,很多政策制定者担忧,如果经济明显放缓,他们将不再有手段发挥大的作用。货币政策利率维持低位,有些地方甚至实行零利率。一些国家积累了巨额公共债务,如果经济明显放缓,这些国家将没有多少提高支出的空间。

然而,不需要感到绝望:合作仍然是可能的。如果经济急剧下滑,协调一致、适时和有限的财政刺激依然是强有力和有效的手段。如果采取协调行动,政府公共财政的压力较小,与单独行动相比,政府只要增加较少支出就可以达到同样效果,同时还能受益于其贸易伙伴的需求增长。

共同行动会给公民和市场传达强烈的信号,即正式的协调能够提供解决方案。只要清楚表明财政刺激措施有明确目标,而且只是暂时性措施,央行就可以保持货币政策中立或者宽松。

首先,比起由单个政府实施,全球范围内协调实施的财政政策更为有效。只有一个国家减税和提高支出会造成渗漏效果。这些措施会提振需求,从而增加进口,因此会减少实施国的受益。另一方面,联合采取的刺激措施意味着所有参与国都会看到外国对其产品的需求上升。因此,对其中的单个国家来说,只需要更适度的支出就可以获得原本需要更高支出才能带来的好处,在公共债务居高不下的现在,这是一条获得支持的强大理由。

第二,与通常需要一两年时间才能完全发挥作用的货币政策不同,财政刺激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通过以生产性投资为导向的初期规划,在花费支出的地方,财政刺激的影响就能显现出来,提振增长和就业。

第三,利率水平依然较低,不太可能对经济放缓引发的财政宽松措施做出反应。在增长高于潜在水平并且存在产能限制的时候,财政刺激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但在经济滑坡、价格压力较弱的情况下,财政刺激就不会导致这种结果。许多国家尚未达到通胀目标。如果经济在未来几年下滑,有限和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不太可能引发通胀压力。

因此,为了确保货币政策不会抵消财政刺激,必须明确表明从税收或者支出入手的财政刺激措施是暂时和有针对性的——尤其是针对投资和帮助低收入者。财政刺激措施要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或许可以参照央行给予前瞻性指引的方式。

此外,对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制定明确时间表有助于克服扩张性财政政策带来的李嘉图效应,即人们担心债务增加而开始进行更多储蓄,从而减弱刺激措施的效果。

第四,世界亟需全球合作的信号。在贸易紧张日益加剧的当下,如果在经济出现下滑的时候,能够宣布并随后协调应对措施,将强化信心,阻止经济活动下滑。

贸易开放尽管从中期来看非常有利,从短期来看却会造成扰乱,与之不同的是,为应对经济下滑而采取的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有积极作用的。

现在,利率水平较低,债务水平相对较高,我们并不处于应对经济放缓的有利地位。如果经济活动的下滑比我们现在预想的更为严重,我们就需要迅速有效地加以应对,以避免进一步走弱,确保平稳过渡至可持续增长。政策制定者能够、也需要现在就开始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布恩:如果各国能够协调一致地采取刺激措施,那么,各国就都能在承担较小财政压力的情况下收获更大的好处。



撰文 / 劳伦斯•布恩

■ 最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全球领袖进行了一些艰难的讨论。但各方至少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了明确共识:需要为经济增长的风险做好准备,无论风险来自金融环境的收紧,还是来自目前显然在加剧的贸易和政治紧张。

10年前,各国央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帮助各国摆脱严重程度堪比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经济衰退。各方在几年中制定和实施了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计划,但之后一些国家停止了行动,尤其是在欧洲,原因是全球金融危机数年之后,欧元区又爆发了主权债务危机。

今天,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所恢复,但还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生产率下降,很多政策制定者担忧,如果经济明显放缓,他们将不再有手段发挥大的作用。货币政策利率维持低位,有些地方甚至实行零利率。一些国家积累了巨额公共债务,如果经济明显放缓,这些国家将没有多少提高支出的空间。

然而,不需要感到绝望:合作仍然是可能的。如果经济急剧下滑,协调一致、适时和有限的财政刺激依然是强有力和有效的手段。如果采取协调行动,政府公共财政的压力较小,与单独行动相比,政府只要增加较少支出就可以达到同样效果,同时还能受益于其贸易伙伴的需求增长。

共同行动会给公民和市场传达强烈的信号,即正式的协调能够提供解决方案。只要清楚表明财政刺激措施有明确目标,而且只是暂时性措施,央行就可以保持货币政策中立或者宽松。

首先,比起由单个政府实施,全球范围内协调实施的财政政策更为有效。只有一个国家减税和提高支出会造成渗漏效果。这些措施会提振需求,从而增加进口,因此会减少实施国的受益。另一方面,联合采取的刺激措施意味着所有参与国都会看到外国对其产品的需求上升。因此,对其中的单个国家来说,只需要更适度的支出就可以获得原本需要更高支出才能带来的好处,在公共债务居高不下的现在,这是一条获得支持的强大理由。

第二,与通常需要一两年时间才能完全发挥作用的货币政策不同,财政刺激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通过以生产性投资为导向的初期规划,在花费支出的地方,财政刺激的影响就能显现出来,提振增长和就业。

第三,利率水平依然较低,不太可能对经济放缓引发的财政宽松措施做出反应。在增长高于潜在水平并且存在产能限制的时候,财政刺激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但在经济滑坡、价格压力较弱的情况下,财政刺激就不会导致这种结果。许多国家尚未达到通胀目标。如果经济在未来几年下滑,有限和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不太可能引发通胀压力。

因此,为了确保货币政策不会抵消财政刺激,必须明确表明从税收或者支出入手的财政刺激措施是暂时和有针对性的——尤其是针对投资和帮助低收入者。财政刺激措施要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或许可以参照央行给予前瞻性指引的方式。

此外,对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制定明确时间表有助于克服扩张性财政政策带来的李嘉图效应,即人们担心债务增加而开始进行更多储蓄,从而减弱刺激措施的效果。

第四,世界亟需全球合作的信号。在贸易紧张日益加剧的当下,如果在经济出现下滑的时候,能够宣布并随后协调应对措施,将强化信心,阻止经济活动下滑。

贸易开放尽管从中期来看非常有利,从短期来看却会造成扰乱,与之不同的是,为应对经济下滑而采取的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有积极作用的。

现在,利率水平较低,债务水平相对较高,我们并不处于应对经济放缓的有利地位。如果经济活动的下滑比我们现在预想的更为严重,我们就需要迅速有效地加以应对,以避免进一步走弱,确保平稳过渡至可持续增长。政策制定者能够、也需要现在就开始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全球应该进行财政政策合作

发布日期:2018-12-13 07:52
摘要」布恩:如果各国能够协调一致地采取刺激措施,那么,各国就都能在承担较小财政压力的情况下收获更大的好处。



撰文 / 劳伦斯•布恩

■ 最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全球领袖进行了一些艰难的讨论。但各方至少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了明确共识:需要为经济增长的风险做好准备,无论风险来自金融环境的收紧,还是来自目前显然在加剧的贸易和政治紧张。

10年前,各国央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帮助各国摆脱严重程度堪比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经济衰退。各方在几年中制定和实施了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计划,但之后一些国家停止了行动,尤其是在欧洲,原因是全球金融危机数年之后,欧元区又爆发了主权债务危机。

今天,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所恢复,但还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生产率下降,很多政策制定者担忧,如果经济明显放缓,他们将不再有手段发挥大的作用。货币政策利率维持低位,有些地方甚至实行零利率。一些国家积累了巨额公共债务,如果经济明显放缓,这些国家将没有多少提高支出的空间。

然而,不需要感到绝望:合作仍然是可能的。如果经济急剧下滑,协调一致、适时和有限的财政刺激依然是强有力和有效的手段。如果采取协调行动,政府公共财政的压力较小,与单独行动相比,政府只要增加较少支出就可以达到同样效果,同时还能受益于其贸易伙伴的需求增长。

共同行动会给公民和市场传达强烈的信号,即正式的协调能够提供解决方案。只要清楚表明财政刺激措施有明确目标,而且只是暂时性措施,央行就可以保持货币政策中立或者宽松。

首先,比起由单个政府实施,全球范围内协调实施的财政政策更为有效。只有一个国家减税和提高支出会造成渗漏效果。这些措施会提振需求,从而增加进口,因此会减少实施国的受益。另一方面,联合采取的刺激措施意味着所有参与国都会看到外国对其产品的需求上升。因此,对其中的单个国家来说,只需要更适度的支出就可以获得原本需要更高支出才能带来的好处,在公共债务居高不下的现在,这是一条获得支持的强大理由。

第二,与通常需要一两年时间才能完全发挥作用的货币政策不同,财政刺激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通过以生产性投资为导向的初期规划,在花费支出的地方,财政刺激的影响就能显现出来,提振增长和就业。

第三,利率水平依然较低,不太可能对经济放缓引发的财政宽松措施做出反应。在增长高于潜在水平并且存在产能限制的时候,财政刺激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但在经济滑坡、价格压力较弱的情况下,财政刺激就不会导致这种结果。许多国家尚未达到通胀目标。如果经济在未来几年下滑,有限和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不太可能引发通胀压力。

因此,为了确保货币政策不会抵消财政刺激,必须明确表明从税收或者支出入手的财政刺激措施是暂时和有针对性的——尤其是针对投资和帮助低收入者。财政刺激措施要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或许可以参照央行给予前瞻性指引的方式。

此外,对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制定明确时间表有助于克服扩张性财政政策带来的李嘉图效应,即人们担心债务增加而开始进行更多储蓄,从而减弱刺激措施的效果。

第四,世界亟需全球合作的信号。在贸易紧张日益加剧的当下,如果在经济出现下滑的时候,能够宣布并随后协调应对措施,将强化信心,阻止经济活动下滑。

贸易开放尽管从中期来看非常有利,从短期来看却会造成扰乱,与之不同的是,为应对经济下滑而采取的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有积极作用的。

现在,利率水平较低,债务水平相对较高,我们并不处于应对经济放缓的有利地位。如果经济活动的下滑比我们现在预想的更为严重,我们就需要迅速有效地加以应对,以避免进一步走弱,确保平稳过渡至可持续增长。政策制定者能够、也需要现在就开始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布恩:如果各国能够协调一致地采取刺激措施,那么,各国就都能在承担较小财政压力的情况下收获更大的好处。



撰文 / 劳伦斯•布恩

■ 最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全球领袖进行了一些艰难的讨论。但各方至少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了明确共识:需要为经济增长的风险做好准备,无论风险来自金融环境的收紧,还是来自目前显然在加剧的贸易和政治紧张。

10年前,各国央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帮助各国摆脱严重程度堪比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经济衰退。各方在几年中制定和实施了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计划,但之后一些国家停止了行动,尤其是在欧洲,原因是全球金融危机数年之后,欧元区又爆发了主权债务危机。

今天,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所恢复,但还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生产率下降,很多政策制定者担忧,如果经济明显放缓,他们将不再有手段发挥大的作用。货币政策利率维持低位,有些地方甚至实行零利率。一些国家积累了巨额公共债务,如果经济明显放缓,这些国家将没有多少提高支出的空间。

然而,不需要感到绝望:合作仍然是可能的。如果经济急剧下滑,协调一致、适时和有限的财政刺激依然是强有力和有效的手段。如果采取协调行动,政府公共财政的压力较小,与单独行动相比,政府只要增加较少支出就可以达到同样效果,同时还能受益于其贸易伙伴的需求增长。

共同行动会给公民和市场传达强烈的信号,即正式的协调能够提供解决方案。只要清楚表明财政刺激措施有明确目标,而且只是暂时性措施,央行就可以保持货币政策中立或者宽松。

首先,比起由单个政府实施,全球范围内协调实施的财政政策更为有效。只有一个国家减税和提高支出会造成渗漏效果。这些措施会提振需求,从而增加进口,因此会减少实施国的受益。另一方面,联合采取的刺激措施意味着所有参与国都会看到外国对其产品的需求上升。因此,对其中的单个国家来说,只需要更适度的支出就可以获得原本需要更高支出才能带来的好处,在公共债务居高不下的现在,这是一条获得支持的强大理由。

第二,与通常需要一两年时间才能完全发挥作用的货币政策不同,财政刺激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通过以生产性投资为导向的初期规划,在花费支出的地方,财政刺激的影响就能显现出来,提振增长和就业。

第三,利率水平依然较低,不太可能对经济放缓引发的财政宽松措施做出反应。在增长高于潜在水平并且存在产能限制的时候,财政刺激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但在经济滑坡、价格压力较弱的情况下,财政刺激就不会导致这种结果。许多国家尚未达到通胀目标。如果经济在未来几年下滑,有限和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不太可能引发通胀压力。

因此,为了确保货币政策不会抵消财政刺激,必须明确表明从税收或者支出入手的财政刺激措施是暂时和有针对性的——尤其是针对投资和帮助低收入者。财政刺激措施要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或许可以参照央行给予前瞻性指引的方式。

此外,对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制定明确时间表有助于克服扩张性财政政策带来的李嘉图效应,即人们担心债务增加而开始进行更多储蓄,从而减弱刺激措施的效果。

第四,世界亟需全球合作的信号。在贸易紧张日益加剧的当下,如果在经济出现下滑的时候,能够宣布并随后协调应对措施,将强化信心,阻止经济活动下滑。

贸易开放尽管从中期来看非常有利,从短期来看却会造成扰乱,与之不同的是,为应对经济下滑而采取的协调一致的财政刺激措施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有积极作用的。

现在,利率水平较低,债务水平相对较高,我们并不处于应对经济放缓的有利地位。如果经济活动的下滑比我们现在预想的更为严重,我们就需要迅速有效地加以应对,以避免进一步走弱,确保平稳过渡至可持续增长。政策制定者能够、也需要现在就开始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