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对公司目标的反思

发布日期:2018-12-13 07:38
摘要」沃尔夫:公司应当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会造就什么样的公司?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在人类的所有创新中,商业公司是最了不起的。公司就是交战的军队,不断争夺着市场霸权。事实证明,由此产生的控制与竞争并存是卓有成效的。如果没有“有限责任股份公司”这一伟大发明的资源和组织能力,那么19世纪中叶以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将是不可能出现的。

然而,正如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赛德商学院(Saïd Business School)的科林•迈耶(Colin Mayer)在一本出色、激进的新书《繁荣》(Prosperity)中所主张的那样,公司并不尽如人意。广大民众越来越认为公司是反社会的,除了股价以外,公司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而公司领导人除了个人奖励外,也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从实际工资和生产率来看,公司最近的经济表现一直平庸。此外,公司还被允许腐蚀竞争,这是乔纳森•泰珀(Jonathan Tepper)和丹尼丝•赫恩(Denise Hearn)在另一本重要的新书《资本主义的神话》(The Myth of Capitalism)中的观点。简而言之,公司已经满脑子坏主意,让竞争日渐衰弱。

迈耶教授主要针对的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观点,即公司的目标只是赚取利润,受法律和(最低)监管的约束。今天,这一观点体现为公司有义务最大化股东价值。这背后隐含的可追溯至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观点是,主要难题是“代理问题”:所有者和代理人(即公司管理者)之间的关系。迈耶教授坚信,“弗里德曼观点的问题在于太过天真”。这个观点是基于“简单而优美的经济模式,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成立”。

他认为,公司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只能产生糟糕的公司和可怕的后果。这出于三个原因:人、社会和经济。


第一个是最重要的。利润本身并不是公司的目标。利润是实现目标的条件,以及结果。这个目标可能是制造汽车、交付产品、传播信息或其他许多事情。如果一个公司拿赚钱充当目标,就会既赚不到钱、也达不成目标。

其次,当立法者允许成立有限责任公司时,他们考虑的并不是利润,而是资本、努力和自然资源相结合带来的经济可能性。尤其是嵌入公司本质的长期承诺,这种承诺让公司能够专注于创新:可以说,公司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使创新成为惯例。

最后,关于公司的核心理论是已故的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的理论,他认为因交易成本所致,市场在组织生产方面的效率可能不如等级制组织。换句话说,市场是不完善的,尤其是就长期承诺而言。然而,就此认为人们在决定公司该如何运营时,可以忽视市场的这种根本不完善性,是毫无道理的。如果公司存在的理由是用显性契约替代隐性契约,从而用强制替代信任,那么人们在决定什么是公司的目标以及公司应由谁控制时,就不能忽视这一点。

最重要的是,如果公司不断重申其目标是服务于那些对公司承诺最少者的利益,同时控制权也被委托给那些最不了解公司活动、最不可能因公司倒闭而蒙受损失的人,这种长期信任如何能维持?然而,公允地说,股权广泛分散的上市公司的股东就是处在这样的位置。

股东的承诺最少,因为与员工、专门供应商和公司经营所在地不同,他们可以立即切断与公司的关系。股东知道的也最少,因为他们不参与公司的活动。

至关重要的是,与经济学公认的观点相反,现实世界中的股东并不是公司剩余风险的承担者——除了相对于公司的债券持有人而言。市场的不完善性令员工、供应商和营业所在地也承担相当大的风险。此外,股票市场让股东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分散他们的风险,而拿员工来说,他们所持有的跟公司相关的知识和人脉资本,就不可能像股东那样在全球范围内分散风险。此外,其他所有人都可能受到股东的投机行为侵害。这势必会削弱其他所有人对公司的承诺。

此外,鉴于公司常把股东价值最大化挂在嘴上且股东无法监督管理,奖励越来越多地不是与公司的目标实现得怎么样挂钩,而与会计利润和股价挂钩。但这两者都可以被操纵。有人会说结果是管理者薪酬过高——德博拉•哈格里夫斯(Deborah Hargreaves)的《首席执行官薪酬过高吗?》(Are Chief Executives Overpaid? )讲的就是这个问题——以及长期投资不足。

这些著作认为,资本主义已严重失灵。我虽然不情愿,但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这并不是在主张抛弃市场经济,而是在主张改善公司、改善竞争。

迈耶教授这本著作想说的是,众股东平等、股权分散、股东价值最大化以及受控制的市场这种经典的英美公司治理模式,只是公司组织模式的可能性之一。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种模式永远是最好的。在一些例子里,它是有效的。在另一些例子里,例如高杠杆银行业,它就行不通了。在治理和控制模式上,我们应明确鼓励百花齐放。让我们看看哪一种有效吧。

同时,泰珀这本著作想说的是,就像我们在思考公司的性质和目标时过于漫不经心一样,我们对于容纳公司的市场的思考也很漫不经心。

公司规模越大,市场竞争就必须越激烈。公司真的是一项伟大的发明。但成就了公司辉煌贡献的最主要因素,却是容纳公司的竞争性市场。竞争越不激烈,公司的利润就越不能代表公司的真正经济贡献。我们必须同时修正公司和竞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沃尔夫:公司应当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会造就什么样的公司?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在人类的所有创新中,商业公司是最了不起的。公司就是交战的军队,不断争夺着市场霸权。事实证明,由此产生的控制与竞争并存是卓有成效的。如果没有“有限责任股份公司”这一伟大发明的资源和组织能力,那么19世纪中叶以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将是不可能出现的。

然而,正如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赛德商学院(Saïd Business School)的科林•迈耶(Colin Mayer)在一本出色、激进的新书《繁荣》(Prosperity)中所主张的那样,公司并不尽如人意。广大民众越来越认为公司是反社会的,除了股价以外,公司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而公司领导人除了个人奖励外,也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从实际工资和生产率来看,公司最近的经济表现一直平庸。此外,公司还被允许腐蚀竞争,这是乔纳森•泰珀(Jonathan Tepper)和丹尼丝•赫恩(Denise Hearn)在另一本重要的新书《资本主义的神话》(The Myth of Capitalism)中的观点。简而言之,公司已经满脑子坏主意,让竞争日渐衰弱。

迈耶教授主要针对的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观点,即公司的目标只是赚取利润,受法律和(最低)监管的约束。今天,这一观点体现为公司有义务最大化股东价值。这背后隐含的可追溯至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观点是,主要难题是“代理问题”:所有者和代理人(即公司管理者)之间的关系。迈耶教授坚信,“弗里德曼观点的问题在于太过天真”。这个观点是基于“简单而优美的经济模式,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成立”。

他认为,公司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只能产生糟糕的公司和可怕的后果。这出于三个原因:人、社会和经济。


第一个是最重要的。利润本身并不是公司的目标。利润是实现目标的条件,以及结果。这个目标可能是制造汽车、交付产品、传播信息或其他许多事情。如果一个公司拿赚钱充当目标,就会既赚不到钱、也达不成目标。

其次,当立法者允许成立有限责任公司时,他们考虑的并不是利润,而是资本、努力和自然资源相结合带来的经济可能性。尤其是嵌入公司本质的长期承诺,这种承诺让公司能够专注于创新:可以说,公司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使创新成为惯例。

最后,关于公司的核心理论是已故的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的理论,他认为因交易成本所致,市场在组织生产方面的效率可能不如等级制组织。换句话说,市场是不完善的,尤其是就长期承诺而言。然而,就此认为人们在决定公司该如何运营时,可以忽视市场的这种根本不完善性,是毫无道理的。如果公司存在的理由是用显性契约替代隐性契约,从而用强制替代信任,那么人们在决定什么是公司的目标以及公司应由谁控制时,就不能忽视这一点。

最重要的是,如果公司不断重申其目标是服务于那些对公司承诺最少者的利益,同时控制权也被委托给那些最不了解公司活动、最不可能因公司倒闭而蒙受损失的人,这种长期信任如何能维持?然而,公允地说,股权广泛分散的上市公司的股东就是处在这样的位置。

股东的承诺最少,因为与员工、专门供应商和公司经营所在地不同,他们可以立即切断与公司的关系。股东知道的也最少,因为他们不参与公司的活动。

至关重要的是,与经济学公认的观点相反,现实世界中的股东并不是公司剩余风险的承担者——除了相对于公司的债券持有人而言。市场的不完善性令员工、供应商和营业所在地也承担相当大的风险。此外,股票市场让股东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分散他们的风险,而拿员工来说,他们所持有的跟公司相关的知识和人脉资本,就不可能像股东那样在全球范围内分散风险。此外,其他所有人都可能受到股东的投机行为侵害。这势必会削弱其他所有人对公司的承诺。

此外,鉴于公司常把股东价值最大化挂在嘴上且股东无法监督管理,奖励越来越多地不是与公司的目标实现得怎么样挂钩,而与会计利润和股价挂钩。但这两者都可以被操纵。有人会说结果是管理者薪酬过高——德博拉•哈格里夫斯(Deborah Hargreaves)的《首席执行官薪酬过高吗?》(Are Chief Executives Overpaid? )讲的就是这个问题——以及长期投资不足。

这些著作认为,资本主义已严重失灵。我虽然不情愿,但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这并不是在主张抛弃市场经济,而是在主张改善公司、改善竞争。

迈耶教授这本著作想说的是,众股东平等、股权分散、股东价值最大化以及受控制的市场这种经典的英美公司治理模式,只是公司组织模式的可能性之一。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种模式永远是最好的。在一些例子里,它是有效的。在另一些例子里,例如高杠杆银行业,它就行不通了。在治理和控制模式上,我们应明确鼓励百花齐放。让我们看看哪一种有效吧。

同时,泰珀这本著作想说的是,就像我们在思考公司的性质和目标时过于漫不经心一样,我们对于容纳公司的市场的思考也很漫不经心。

公司规模越大,市场竞争就必须越激烈。公司真的是一项伟大的发明。但成就了公司辉煌贡献的最主要因素,却是容纳公司的竞争性市场。竞争越不激烈,公司的利润就越不能代表公司的真正经济贡献。我们必须同时修正公司和竞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沃尔夫:公司应当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会造就什么样的公司?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在人类的所有创新中,商业公司是最了不起的。公司就是交战的军队,不断争夺着市场霸权。事实证明,由此产生的控制与竞争并存是卓有成效的。如果没有“有限责任股份公司”这一伟大发明的资源和组织能力,那么19世纪中叶以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将是不可能出现的。

然而,正如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赛德商学院(Saïd Business School)的科林•迈耶(Colin Mayer)在一本出色、激进的新书《繁荣》(Prosperity)中所主张的那样,公司并不尽如人意。广大民众越来越认为公司是反社会的,除了股价以外,公司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而公司领导人除了个人奖励外,也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从实际工资和生产率来看,公司最近的经济表现一直平庸。此外,公司还被允许腐蚀竞争,这是乔纳森•泰珀(Jonathan Tepper)和丹尼丝•赫恩(Denise Hearn)在另一本重要的新书《资本主义的神话》(The Myth of Capitalism)中的观点。简而言之,公司已经满脑子坏主意,让竞争日渐衰弱。

迈耶教授主要针对的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观点,即公司的目标只是赚取利润,受法律和(最低)监管的约束。今天,这一观点体现为公司有义务最大化股东价值。这背后隐含的可追溯至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观点是,主要难题是“代理问题”:所有者和代理人(即公司管理者)之间的关系。迈耶教授坚信,“弗里德曼观点的问题在于太过天真”。这个观点是基于“简单而优美的经济模式,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成立”。

他认为,公司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只能产生糟糕的公司和可怕的后果。这出于三个原因:人、社会和经济。


第一个是最重要的。利润本身并不是公司的目标。利润是实现目标的条件,以及结果。这个目标可能是制造汽车、交付产品、传播信息或其他许多事情。如果一个公司拿赚钱充当目标,就会既赚不到钱、也达不成目标。

其次,当立法者允许成立有限责任公司时,他们考虑的并不是利润,而是资本、努力和自然资源相结合带来的经济可能性。尤其是嵌入公司本质的长期承诺,这种承诺让公司能够专注于创新:可以说,公司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使创新成为惯例。

最后,关于公司的核心理论是已故的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的理论,他认为因交易成本所致,市场在组织生产方面的效率可能不如等级制组织。换句话说,市场是不完善的,尤其是就长期承诺而言。然而,就此认为人们在决定公司该如何运营时,可以忽视市场的这种根本不完善性,是毫无道理的。如果公司存在的理由是用显性契约替代隐性契约,从而用强制替代信任,那么人们在决定什么是公司的目标以及公司应由谁控制时,就不能忽视这一点。

最重要的是,如果公司不断重申其目标是服务于那些对公司承诺最少者的利益,同时控制权也被委托给那些最不了解公司活动、最不可能因公司倒闭而蒙受损失的人,这种长期信任如何能维持?然而,公允地说,股权广泛分散的上市公司的股东就是处在这样的位置。

股东的承诺最少,因为与员工、专门供应商和公司经营所在地不同,他们可以立即切断与公司的关系。股东知道的也最少,因为他们不参与公司的活动。

至关重要的是,与经济学公认的观点相反,现实世界中的股东并不是公司剩余风险的承担者——除了相对于公司的债券持有人而言。市场的不完善性令员工、供应商和营业所在地也承担相当大的风险。此外,股票市场让股东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分散他们的风险,而拿员工来说,他们所持有的跟公司相关的知识和人脉资本,就不可能像股东那样在全球范围内分散风险。此外,其他所有人都可能受到股东的投机行为侵害。这势必会削弱其他所有人对公司的承诺。

此外,鉴于公司常把股东价值最大化挂在嘴上且股东无法监督管理,奖励越来越多地不是与公司的目标实现得怎么样挂钩,而与会计利润和股价挂钩。但这两者都可以被操纵。有人会说结果是管理者薪酬过高——德博拉•哈格里夫斯(Deborah Hargreaves)的《首席执行官薪酬过高吗?》(Are Chief Executives Overpaid? )讲的就是这个问题——以及长期投资不足。

这些著作认为,资本主义已严重失灵。我虽然不情愿,但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这并不是在主张抛弃市场经济,而是在主张改善公司、改善竞争。

迈耶教授这本著作想说的是,众股东平等、股权分散、股东价值最大化以及受控制的市场这种经典的英美公司治理模式,只是公司组织模式的可能性之一。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种模式永远是最好的。在一些例子里,它是有效的。在另一些例子里,例如高杠杆银行业,它就行不通了。在治理和控制模式上,我们应明确鼓励百花齐放。让我们看看哪一种有效吧。

同时,泰珀这本著作想说的是,就像我们在思考公司的性质和目标时过于漫不经心一样,我们对于容纳公司的市场的思考也很漫不经心。

公司规模越大,市场竞争就必须越激烈。公司真的是一项伟大的发明。但成就了公司辉煌贡献的最主要因素,却是容纳公司的竞争性市场。竞争越不激烈,公司的利润就越不能代表公司的真正经济贡献。我们必须同时修正公司和竞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对公司目标的反思

发布日期:2018-12-13 07:38
摘要」沃尔夫:公司应当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会造就什么样的公司?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在人类的所有创新中,商业公司是最了不起的。公司就是交战的军队,不断争夺着市场霸权。事实证明,由此产生的控制与竞争并存是卓有成效的。如果没有“有限责任股份公司”这一伟大发明的资源和组织能力,那么19世纪中叶以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将是不可能出现的。

然而,正如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赛德商学院(Saïd Business School)的科林•迈耶(Colin Mayer)在一本出色、激进的新书《繁荣》(Prosperity)中所主张的那样,公司并不尽如人意。广大民众越来越认为公司是反社会的,除了股价以外,公司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而公司领导人除了个人奖励外,也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从实际工资和生产率来看,公司最近的经济表现一直平庸。此外,公司还被允许腐蚀竞争,这是乔纳森•泰珀(Jonathan Tepper)和丹尼丝•赫恩(Denise Hearn)在另一本重要的新书《资本主义的神话》(The Myth of Capitalism)中的观点。简而言之,公司已经满脑子坏主意,让竞争日渐衰弱。

迈耶教授主要针对的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观点,即公司的目标只是赚取利润,受法律和(最低)监管的约束。今天,这一观点体现为公司有义务最大化股东价值。这背后隐含的可追溯至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观点是,主要难题是“代理问题”:所有者和代理人(即公司管理者)之间的关系。迈耶教授坚信,“弗里德曼观点的问题在于太过天真”。这个观点是基于“简单而优美的经济模式,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成立”。

他认为,公司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只能产生糟糕的公司和可怕的后果。这出于三个原因:人、社会和经济。


第一个是最重要的。利润本身并不是公司的目标。利润是实现目标的条件,以及结果。这个目标可能是制造汽车、交付产品、传播信息或其他许多事情。如果一个公司拿赚钱充当目标,就会既赚不到钱、也达不成目标。

其次,当立法者允许成立有限责任公司时,他们考虑的并不是利润,而是资本、努力和自然资源相结合带来的经济可能性。尤其是嵌入公司本质的长期承诺,这种承诺让公司能够专注于创新:可以说,公司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使创新成为惯例。

最后,关于公司的核心理论是已故的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的理论,他认为因交易成本所致,市场在组织生产方面的效率可能不如等级制组织。换句话说,市场是不完善的,尤其是就长期承诺而言。然而,就此认为人们在决定公司该如何运营时,可以忽视市场的这种根本不完善性,是毫无道理的。如果公司存在的理由是用显性契约替代隐性契约,从而用强制替代信任,那么人们在决定什么是公司的目标以及公司应由谁控制时,就不能忽视这一点。

最重要的是,如果公司不断重申其目标是服务于那些对公司承诺最少者的利益,同时控制权也被委托给那些最不了解公司活动、最不可能因公司倒闭而蒙受损失的人,这种长期信任如何能维持?然而,公允地说,股权广泛分散的上市公司的股东就是处在这样的位置。

股东的承诺最少,因为与员工、专门供应商和公司经营所在地不同,他们可以立即切断与公司的关系。股东知道的也最少,因为他们不参与公司的活动。

至关重要的是,与经济学公认的观点相反,现实世界中的股东并不是公司剩余风险的承担者——除了相对于公司的债券持有人而言。市场的不完善性令员工、供应商和营业所在地也承担相当大的风险。此外,股票市场让股东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分散他们的风险,而拿员工来说,他们所持有的跟公司相关的知识和人脉资本,就不可能像股东那样在全球范围内分散风险。此外,其他所有人都可能受到股东的投机行为侵害。这势必会削弱其他所有人对公司的承诺。

此外,鉴于公司常把股东价值最大化挂在嘴上且股东无法监督管理,奖励越来越多地不是与公司的目标实现得怎么样挂钩,而与会计利润和股价挂钩。但这两者都可以被操纵。有人会说结果是管理者薪酬过高——德博拉•哈格里夫斯(Deborah Hargreaves)的《首席执行官薪酬过高吗?》(Are Chief Executives Overpaid? )讲的就是这个问题——以及长期投资不足。

这些著作认为,资本主义已严重失灵。我虽然不情愿,但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这并不是在主张抛弃市场经济,而是在主张改善公司、改善竞争。

迈耶教授这本著作想说的是,众股东平等、股权分散、股东价值最大化以及受控制的市场这种经典的英美公司治理模式,只是公司组织模式的可能性之一。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种模式永远是最好的。在一些例子里,它是有效的。在另一些例子里,例如高杠杆银行业,它就行不通了。在治理和控制模式上,我们应明确鼓励百花齐放。让我们看看哪一种有效吧。

同时,泰珀这本著作想说的是,就像我们在思考公司的性质和目标时过于漫不经心一样,我们对于容纳公司的市场的思考也很漫不经心。

公司规模越大,市场竞争就必须越激烈。公司真的是一项伟大的发明。但成就了公司辉煌贡献的最主要因素,却是容纳公司的竞争性市场。竞争越不激烈,公司的利润就越不能代表公司的真正经济贡献。我们必须同时修正公司和竞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沃尔夫:公司应当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会造就什么样的公司?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在人类的所有创新中,商业公司是最了不起的。公司就是交战的军队,不断争夺着市场霸权。事实证明,由此产生的控制与竞争并存是卓有成效的。如果没有“有限责任股份公司”这一伟大发明的资源和组织能力,那么19世纪中叶以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将是不可能出现的。

然而,正如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赛德商学院(Saïd Business School)的科林•迈耶(Colin Mayer)在一本出色、激进的新书《繁荣》(Prosperity)中所主张的那样,公司并不尽如人意。广大民众越来越认为公司是反社会的,除了股价以外,公司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而公司领导人除了个人奖励外,也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从实际工资和生产率来看,公司最近的经济表现一直平庸。此外,公司还被允许腐蚀竞争,这是乔纳森•泰珀(Jonathan Tepper)和丹尼丝•赫恩(Denise Hearn)在另一本重要的新书《资本主义的神话》(The Myth of Capitalism)中的观点。简而言之,公司已经满脑子坏主意,让竞争日渐衰弱。

迈耶教授主要针对的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观点,即公司的目标只是赚取利润,受法律和(最低)监管的约束。今天,这一观点体现为公司有义务最大化股东价值。这背后隐含的可追溯至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观点是,主要难题是“代理问题”:所有者和代理人(即公司管理者)之间的关系。迈耶教授坚信,“弗里德曼观点的问题在于太过天真”。这个观点是基于“简单而优美的经济模式,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成立”。

他认为,公司追求利润且仅仅追求利润的想法,只能产生糟糕的公司和可怕的后果。这出于三个原因:人、社会和经济。


第一个是最重要的。利润本身并不是公司的目标。利润是实现目标的条件,以及结果。这个目标可能是制造汽车、交付产品、传播信息或其他许多事情。如果一个公司拿赚钱充当目标,就会既赚不到钱、也达不成目标。

其次,当立法者允许成立有限责任公司时,他们考虑的并不是利润,而是资本、努力和自然资源相结合带来的经济可能性。尤其是嵌入公司本质的长期承诺,这种承诺让公司能够专注于创新:可以说,公司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使创新成为惯例。

最后,关于公司的核心理论是已故的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的理论,他认为因交易成本所致,市场在组织生产方面的效率可能不如等级制组织。换句话说,市场是不完善的,尤其是就长期承诺而言。然而,就此认为人们在决定公司该如何运营时,可以忽视市场的这种根本不完善性,是毫无道理的。如果公司存在的理由是用显性契约替代隐性契约,从而用强制替代信任,那么人们在决定什么是公司的目标以及公司应由谁控制时,就不能忽视这一点。

最重要的是,如果公司不断重申其目标是服务于那些对公司承诺最少者的利益,同时控制权也被委托给那些最不了解公司活动、最不可能因公司倒闭而蒙受损失的人,这种长期信任如何能维持?然而,公允地说,股权广泛分散的上市公司的股东就是处在这样的位置。

股东的承诺最少,因为与员工、专门供应商和公司经营所在地不同,他们可以立即切断与公司的关系。股东知道的也最少,因为他们不参与公司的活动。

至关重要的是,与经济学公认的观点相反,现实世界中的股东并不是公司剩余风险的承担者——除了相对于公司的债券持有人而言。市场的不完善性令员工、供应商和营业所在地也承担相当大的风险。此外,股票市场让股东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分散他们的风险,而拿员工来说,他们所持有的跟公司相关的知识和人脉资本,就不可能像股东那样在全球范围内分散风险。此外,其他所有人都可能受到股东的投机行为侵害。这势必会削弱其他所有人对公司的承诺。

此外,鉴于公司常把股东价值最大化挂在嘴上且股东无法监督管理,奖励越来越多地不是与公司的目标实现得怎么样挂钩,而与会计利润和股价挂钩。但这两者都可以被操纵。有人会说结果是管理者薪酬过高——德博拉•哈格里夫斯(Deborah Hargreaves)的《首席执行官薪酬过高吗?》(Are Chief Executives Overpaid? )讲的就是这个问题——以及长期投资不足。

这些著作认为,资本主义已严重失灵。我虽然不情愿,但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这并不是在主张抛弃市场经济,而是在主张改善公司、改善竞争。

迈耶教授这本著作想说的是,众股东平等、股权分散、股东价值最大化以及受控制的市场这种经典的英美公司治理模式,只是公司组织模式的可能性之一。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种模式永远是最好的。在一些例子里,它是有效的。在另一些例子里,例如高杠杆银行业,它就行不通了。在治理和控制模式上,我们应明确鼓励百花齐放。让我们看看哪一种有效吧。

同时,泰珀这本著作想说的是,就像我们在思考公司的性质和目标时过于漫不经心一样,我们对于容纳公司的市场的思考也很漫不经心。

公司规模越大,市场竞争就必须越激烈。公司真的是一项伟大的发明。但成就了公司辉煌贡献的最主要因素,却是容纳公司的竞争性市场。竞争越不激烈,公司的利润就越不能代表公司的真正经济贡献。我们必须同时修正公司和竞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