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进行全面战略合作,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撰文 / 张晓云

■ 12月11日,记者独家获悉,江苏一家专做不良资产处置的中基协备案私募基金出现高管携款跑路,涉及产品规模或超百亿。目前该公司已成立应急处置小组,并向有关部门报案。托管银行目前正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所有账户也已冻结。

记者获得一份由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近期共同出具的延期兑付公告显示,东方成安管理的三款基金产品“东方成安银行三期私募基金”、“东方成安银行资产私募基金五号”、“中润特殊机会并购私募基金”将延期180日。

公告称,三款产品的逾期是因为目前国内整个不良资产行业受到经济大环境和金融市场环境影响,处置进度一再延缓,加之“突发情况”的发生。

据记者独家了解到,所谓的“突发情况”指的是东方成安实际控制人韦健和总裁缪宏杰失联已有一段时间。据东方成安内部员工透露,两人失联后,公司已无法正常运转。据悉,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两家公司旗下数十只产品涉及产品规模约110亿,失联高管已转移部分钱财去往境外,但目前尚无法确认具体数额。

针对此次突发事件,以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个公司名义成立的的联合应急处置小组随即诞生。东方成安官网更新的一则公告披露,应急小组成员于12月5日分别去了上海市经侦大队、上海市金融办和上海市证监局进行报案,并汇报了集团和公司目前的情况。12月7日,应急小组已控制了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以及所有有限合伙企业的全部公章和财务印鉴,并派专人妥善保管。

记者查询获知,东方成安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一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公司,注册资金2亿,实缴1.0158亿,杨本本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和信息填报负责人。

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作为其他类别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东方成安备案了28只私募基金。其中,24只基金的托管人均为上海某银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托管人为国泰君安证券,东方成安银行一期基金的托管人为恒丰银行,东方成安信达并购六期基金已提前清算。

工商资料显示,中润国盈为东方成安的大股东,持股62%,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成安)持股38%。穿透股权后持股方均为个人,韦福华实际持股57.84%。

公开资料显示,中润国盈长期关注金融不良资产的管理、处置和企业并购管理等业务。据了解,东方成安是中润国盈旗下募资的一端,募得的钱用于购买不良资产包,交由另一端江苏中润国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资管)运作处置和清收,主要负责不良资产管理、处置、清收。在前期产品介绍宣传卖点中,东方成安为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正规私募,而中润国盈资管则拥有一支由原法官、原检察官、律师、拍卖师组成的专业团队。

工商变更信息显示,东方成安在2016年5月进行过一次工商变更,处于失联中的韦健曾为法人代表和控股股东。目前,韦健仍是7家公司的法人和22家公司的高管。

根据公司官网挂出的新闻稿,韦健以中润国盈投资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的身份多次出现在东方成安举办的论坛上,发言的内容多与不良资产有关。

缪宏杰曾为富德生命人寿大连分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缪宏杰曾因涉嫌违法销售行为收到一张大连保监局的行政处罚单(连保监[2015]15号)。大连保监局表示,2014年6月起对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举行的产品说明会开展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该公司及其下属营销服务部举办的多场产品说明会存在严重销售误导行为,认为缪宏杰作为产品说明会主讲人,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9年2月修订)第一百七十三条,对廖伟杰作出警告,并处四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收到这张罚单之后,缪宏杰随后离开了生命人寿,与友共同成立了东方成安,并任总裁。

在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名为“12月7日关于律师给的意见”的录音(下称律师录音)中,该律师对多位投资人代表表示,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已和经侦、托管银行等多方面沟通,其中,上海某银行已经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账户也冻结。在录音中,有投资人代表询问东方成安募集总金额是否在70~80亿之间,该律师回答称,具体金额还未确定,“银行还在盘。”

录音中还提及,目前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旗下所有不良资产包中债权金额为110亿,但是资产包的实际预估价值未知。

其实,近几年不良资产包的定价水涨船高。前期采访中,一位不良资产行业从业者曾向界面新闻记者提及,以2016年为分界点,此前一个资产包可以有2-3折,此后,随着各类新进玩家的涌入,资产包价格猛涨,在拿包阶段竞争折扣没有优势,甚至可以到8-9折。

律师录音中提及缪宏杰拿的钱时,该律师表示,目前不知道廖宏杰拿的是哪笔钱,进了SPV主体以后就混了,目前建议直接申请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公司破产,聘请第三方公司处置资产,并要求投资者不要报案,否则投资者拿到钱的周期将增加2年。

记者发现,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东方)进行全面战略合作,不过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东方成安曾在网站和公号宣传称,中国东方和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全面合作,成安基金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都进行项目合作。而在东方成安大连分公司、龙岩分公司等所属机构办公场所的醒目位置,均使用大幅字体宣传“中国东方资产 成安基金 全面战略合作”,东方成安员工还以中国东方合作的名义向公众售卖理财产品,其部分产品的资金用途列明为“主要投资于东方资产资产包”。

11月20日,中国东方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此类宣传与事实不符,亦未获得我公司同意,已严重侵害我公司权益。

记者还了解到,有相关机构对联合应急处置小组的产生提出了质疑。

12月10日,北京唐鼎耀华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下称耀华基金)发布声明称,作为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私募投资基金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代销机构,成立了成安项目专项工作组,立即全方位开展工作。

耀华基金称,12月8日晚东方成安官网公告的《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应急处置小组》披露,以两个公司名义成立了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应急小组”未经过公司内部合法程序产生,既未经股东会、董事会同意,也未经其他投资人同意,不具备合法性,无权处理公司事务,无法代表管理人公平地对待所有的产品和投资者,其任何行为都将侵害其他基金产品的投资者。对此,我司对“应急小组”罔顾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擅自处置基金资产,侵害投资者的权益的行为提出强烈抗议。

耀华基金表示,日前,已就上述情况向上海公安部门、金融监管部门、中国基金业协会进行书面反映和举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私募基金东方成安实控人与总裁双双失联,不良资产包债权金额为110亿

发布日期:2018-12-12 11:01
摘要」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进行全面战略合作,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撰文 / 张晓云

■ 12月11日,记者独家获悉,江苏一家专做不良资产处置的中基协备案私募基金出现高管携款跑路,涉及产品规模或超百亿。目前该公司已成立应急处置小组,并向有关部门报案。托管银行目前正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所有账户也已冻结。

记者获得一份由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近期共同出具的延期兑付公告显示,东方成安管理的三款基金产品“东方成安银行三期私募基金”、“东方成安银行资产私募基金五号”、“中润特殊机会并购私募基金”将延期180日。

公告称,三款产品的逾期是因为目前国内整个不良资产行业受到经济大环境和金融市场环境影响,处置进度一再延缓,加之“突发情况”的发生。

据记者独家了解到,所谓的“突发情况”指的是东方成安实际控制人韦健和总裁缪宏杰失联已有一段时间。据东方成安内部员工透露,两人失联后,公司已无法正常运转。据悉,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两家公司旗下数十只产品涉及产品规模约110亿,失联高管已转移部分钱财去往境外,但目前尚无法确认具体数额。

针对此次突发事件,以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个公司名义成立的的联合应急处置小组随即诞生。东方成安官网更新的一则公告披露,应急小组成员于12月5日分别去了上海市经侦大队、上海市金融办和上海市证监局进行报案,并汇报了集团和公司目前的情况。12月7日,应急小组已控制了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以及所有有限合伙企业的全部公章和财务印鉴,并派专人妥善保管。

记者查询获知,东方成安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一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公司,注册资金2亿,实缴1.0158亿,杨本本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和信息填报负责人。

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作为其他类别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东方成安备案了28只私募基金。其中,24只基金的托管人均为上海某银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托管人为国泰君安证券,东方成安银行一期基金的托管人为恒丰银行,东方成安信达并购六期基金已提前清算。

工商资料显示,中润国盈为东方成安的大股东,持股62%,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成安)持股38%。穿透股权后持股方均为个人,韦福华实际持股57.84%。

公开资料显示,中润国盈长期关注金融不良资产的管理、处置和企业并购管理等业务。据了解,东方成安是中润国盈旗下募资的一端,募得的钱用于购买不良资产包,交由另一端江苏中润国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资管)运作处置和清收,主要负责不良资产管理、处置、清收。在前期产品介绍宣传卖点中,东方成安为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正规私募,而中润国盈资管则拥有一支由原法官、原检察官、律师、拍卖师组成的专业团队。

工商变更信息显示,东方成安在2016年5月进行过一次工商变更,处于失联中的韦健曾为法人代表和控股股东。目前,韦健仍是7家公司的法人和22家公司的高管。

根据公司官网挂出的新闻稿,韦健以中润国盈投资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的身份多次出现在东方成安举办的论坛上,发言的内容多与不良资产有关。

缪宏杰曾为富德生命人寿大连分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缪宏杰曾因涉嫌违法销售行为收到一张大连保监局的行政处罚单(连保监[2015]15号)。大连保监局表示,2014年6月起对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举行的产品说明会开展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该公司及其下属营销服务部举办的多场产品说明会存在严重销售误导行为,认为缪宏杰作为产品说明会主讲人,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9年2月修订)第一百七十三条,对廖伟杰作出警告,并处四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收到这张罚单之后,缪宏杰随后离开了生命人寿,与友共同成立了东方成安,并任总裁。

在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名为“12月7日关于律师给的意见”的录音(下称律师录音)中,该律师对多位投资人代表表示,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已和经侦、托管银行等多方面沟通,其中,上海某银行已经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账户也冻结。在录音中,有投资人代表询问东方成安募集总金额是否在70~80亿之间,该律师回答称,具体金额还未确定,“银行还在盘。”

录音中还提及,目前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旗下所有不良资产包中债权金额为110亿,但是资产包的实际预估价值未知。

其实,近几年不良资产包的定价水涨船高。前期采访中,一位不良资产行业从业者曾向界面新闻记者提及,以2016年为分界点,此前一个资产包可以有2-3折,此后,随着各类新进玩家的涌入,资产包价格猛涨,在拿包阶段竞争折扣没有优势,甚至可以到8-9折。

律师录音中提及缪宏杰拿的钱时,该律师表示,目前不知道廖宏杰拿的是哪笔钱,进了SPV主体以后就混了,目前建议直接申请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公司破产,聘请第三方公司处置资产,并要求投资者不要报案,否则投资者拿到钱的周期将增加2年。

记者发现,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东方)进行全面战略合作,不过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东方成安曾在网站和公号宣传称,中国东方和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全面合作,成安基金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都进行项目合作。而在东方成安大连分公司、龙岩分公司等所属机构办公场所的醒目位置,均使用大幅字体宣传“中国东方资产 成安基金 全面战略合作”,东方成安员工还以中国东方合作的名义向公众售卖理财产品,其部分产品的资金用途列明为“主要投资于东方资产资产包”。

11月20日,中国东方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此类宣传与事实不符,亦未获得我公司同意,已严重侵害我公司权益。

记者还了解到,有相关机构对联合应急处置小组的产生提出了质疑。

12月10日,北京唐鼎耀华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下称耀华基金)发布声明称,作为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私募投资基金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代销机构,成立了成安项目专项工作组,立即全方位开展工作。

耀华基金称,12月8日晚东方成安官网公告的《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应急处置小组》披露,以两个公司名义成立了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应急小组”未经过公司内部合法程序产生,既未经股东会、董事会同意,也未经其他投资人同意,不具备合法性,无权处理公司事务,无法代表管理人公平地对待所有的产品和投资者,其任何行为都将侵害其他基金产品的投资者。对此,我司对“应急小组”罔顾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擅自处置基金资产,侵害投资者的权益的行为提出强烈抗议。

耀华基金表示,日前,已就上述情况向上海公安部门、金融监管部门、中国基金业协会进行书面反映和举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进行全面战略合作,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撰文 / 张晓云

■ 12月11日,记者独家获悉,江苏一家专做不良资产处置的中基协备案私募基金出现高管携款跑路,涉及产品规模或超百亿。目前该公司已成立应急处置小组,并向有关部门报案。托管银行目前正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所有账户也已冻结。

记者获得一份由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近期共同出具的延期兑付公告显示,东方成安管理的三款基金产品“东方成安银行三期私募基金”、“东方成安银行资产私募基金五号”、“中润特殊机会并购私募基金”将延期180日。

公告称,三款产品的逾期是因为目前国内整个不良资产行业受到经济大环境和金融市场环境影响,处置进度一再延缓,加之“突发情况”的发生。

据记者独家了解到,所谓的“突发情况”指的是东方成安实际控制人韦健和总裁缪宏杰失联已有一段时间。据东方成安内部员工透露,两人失联后,公司已无法正常运转。据悉,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两家公司旗下数十只产品涉及产品规模约110亿,失联高管已转移部分钱财去往境外,但目前尚无法确认具体数额。

针对此次突发事件,以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个公司名义成立的的联合应急处置小组随即诞生。东方成安官网更新的一则公告披露,应急小组成员于12月5日分别去了上海市经侦大队、上海市金融办和上海市证监局进行报案,并汇报了集团和公司目前的情况。12月7日,应急小组已控制了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以及所有有限合伙企业的全部公章和财务印鉴,并派专人妥善保管。

记者查询获知,东方成安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一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公司,注册资金2亿,实缴1.0158亿,杨本本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和信息填报负责人。

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作为其他类别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东方成安备案了28只私募基金。其中,24只基金的托管人均为上海某银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托管人为国泰君安证券,东方成安银行一期基金的托管人为恒丰银行,东方成安信达并购六期基金已提前清算。

工商资料显示,中润国盈为东方成安的大股东,持股62%,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成安)持股38%。穿透股权后持股方均为个人,韦福华实际持股57.84%。

公开资料显示,中润国盈长期关注金融不良资产的管理、处置和企业并购管理等业务。据了解,东方成安是中润国盈旗下募资的一端,募得的钱用于购买不良资产包,交由另一端江苏中润国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资管)运作处置和清收,主要负责不良资产管理、处置、清收。在前期产品介绍宣传卖点中,东方成安为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正规私募,而中润国盈资管则拥有一支由原法官、原检察官、律师、拍卖师组成的专业团队。

工商变更信息显示,东方成安在2016年5月进行过一次工商变更,处于失联中的韦健曾为法人代表和控股股东。目前,韦健仍是7家公司的法人和22家公司的高管。

根据公司官网挂出的新闻稿,韦健以中润国盈投资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的身份多次出现在东方成安举办的论坛上,发言的内容多与不良资产有关。

缪宏杰曾为富德生命人寿大连分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缪宏杰曾因涉嫌违法销售行为收到一张大连保监局的行政处罚单(连保监[2015]15号)。大连保监局表示,2014年6月起对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举行的产品说明会开展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该公司及其下属营销服务部举办的多场产品说明会存在严重销售误导行为,认为缪宏杰作为产品说明会主讲人,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9年2月修订)第一百七十三条,对廖伟杰作出警告,并处四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收到这张罚单之后,缪宏杰随后离开了生命人寿,与友共同成立了东方成安,并任总裁。

在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名为“12月7日关于律师给的意见”的录音(下称律师录音)中,该律师对多位投资人代表表示,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已和经侦、托管银行等多方面沟通,其中,上海某银行已经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账户也冻结。在录音中,有投资人代表询问东方成安募集总金额是否在70~80亿之间,该律师回答称,具体金额还未确定,“银行还在盘。”

录音中还提及,目前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旗下所有不良资产包中债权金额为110亿,但是资产包的实际预估价值未知。

其实,近几年不良资产包的定价水涨船高。前期采访中,一位不良资产行业从业者曾向界面新闻记者提及,以2016年为分界点,此前一个资产包可以有2-3折,此后,随着各类新进玩家的涌入,资产包价格猛涨,在拿包阶段竞争折扣没有优势,甚至可以到8-9折。

律师录音中提及缪宏杰拿的钱时,该律师表示,目前不知道廖宏杰拿的是哪笔钱,进了SPV主体以后就混了,目前建议直接申请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公司破产,聘请第三方公司处置资产,并要求投资者不要报案,否则投资者拿到钱的周期将增加2年。

记者发现,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东方)进行全面战略合作,不过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东方成安曾在网站和公号宣传称,中国东方和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全面合作,成安基金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都进行项目合作。而在东方成安大连分公司、龙岩分公司等所属机构办公场所的醒目位置,均使用大幅字体宣传“中国东方资产 成安基金 全面战略合作”,东方成安员工还以中国东方合作的名义向公众售卖理财产品,其部分产品的资金用途列明为“主要投资于东方资产资产包”。

11月20日,中国东方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此类宣传与事实不符,亦未获得我公司同意,已严重侵害我公司权益。

记者还了解到,有相关机构对联合应急处置小组的产生提出了质疑。

12月10日,北京唐鼎耀华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下称耀华基金)发布声明称,作为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私募投资基金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代销机构,成立了成安项目专项工作组,立即全方位开展工作。

耀华基金称,12月8日晚东方成安官网公告的《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应急处置小组》披露,以两个公司名义成立了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应急小组”未经过公司内部合法程序产生,既未经股东会、董事会同意,也未经其他投资人同意,不具备合法性,无权处理公司事务,无法代表管理人公平地对待所有的产品和投资者,其任何行为都将侵害其他基金产品的投资者。对此,我司对“应急小组”罔顾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擅自处置基金资产,侵害投资者的权益的行为提出强烈抗议。

耀华基金表示,日前,已就上述情况向上海公安部门、金融监管部门、中国基金业协会进行书面反映和举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私募基金东方成安实控人与总裁双双失联,不良资产包债权金额为110亿

发布日期:2018-12-12 11:01
摘要」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进行全面战略合作,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撰文 / 张晓云

■ 12月11日,记者独家获悉,江苏一家专做不良资产处置的中基协备案私募基金出现高管携款跑路,涉及产品规模或超百亿。目前该公司已成立应急处置小组,并向有关部门报案。托管银行目前正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所有账户也已冻结。

记者获得一份由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近期共同出具的延期兑付公告显示,东方成安管理的三款基金产品“东方成安银行三期私募基金”、“东方成安银行资产私募基金五号”、“中润特殊机会并购私募基金”将延期180日。

公告称,三款产品的逾期是因为目前国内整个不良资产行业受到经济大环境和金融市场环境影响,处置进度一再延缓,加之“突发情况”的发生。

据记者独家了解到,所谓的“突发情况”指的是东方成安实际控制人韦健和总裁缪宏杰失联已有一段时间。据东方成安内部员工透露,两人失联后,公司已无法正常运转。据悉,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两家公司旗下数十只产品涉及产品规模约110亿,失联高管已转移部分钱财去往境外,但目前尚无法确认具体数额。

针对此次突发事件,以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个公司名义成立的的联合应急处置小组随即诞生。东方成安官网更新的一则公告披露,应急小组成员于12月5日分别去了上海市经侦大队、上海市金融办和上海市证监局进行报案,并汇报了集团和公司目前的情况。12月7日,应急小组已控制了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以及所有有限合伙企业的全部公章和财务印鉴,并派专人妥善保管。

记者查询获知,东方成安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一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公司,注册资金2亿,实缴1.0158亿,杨本本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和信息填报负责人。

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作为其他类别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东方成安备案了28只私募基金。其中,24只基金的托管人均为上海某银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托管人为国泰君安证券,东方成安银行一期基金的托管人为恒丰银行,东方成安信达并购六期基金已提前清算。

工商资料显示,中润国盈为东方成安的大股东,持股62%,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成安)持股38%。穿透股权后持股方均为个人,韦福华实际持股57.84%。

公开资料显示,中润国盈长期关注金融不良资产的管理、处置和企业并购管理等业务。据了解,东方成安是中润国盈旗下募资的一端,募得的钱用于购买不良资产包,交由另一端江苏中润国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资管)运作处置和清收,主要负责不良资产管理、处置、清收。在前期产品介绍宣传卖点中,东方成安为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正规私募,而中润国盈资管则拥有一支由原法官、原检察官、律师、拍卖师组成的专业团队。

工商变更信息显示,东方成安在2016年5月进行过一次工商变更,处于失联中的韦健曾为法人代表和控股股东。目前,韦健仍是7家公司的法人和22家公司的高管。

根据公司官网挂出的新闻稿,韦健以中润国盈投资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的身份多次出现在东方成安举办的论坛上,发言的内容多与不良资产有关。

缪宏杰曾为富德生命人寿大连分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缪宏杰曾因涉嫌违法销售行为收到一张大连保监局的行政处罚单(连保监[2015]15号)。大连保监局表示,2014年6月起对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举行的产品说明会开展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该公司及其下属营销服务部举办的多场产品说明会存在严重销售误导行为,认为缪宏杰作为产品说明会主讲人,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9年2月修订)第一百七十三条,对廖伟杰作出警告,并处四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收到这张罚单之后,缪宏杰随后离开了生命人寿,与友共同成立了东方成安,并任总裁。

在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名为“12月7日关于律师给的意见”的录音(下称律师录音)中,该律师对多位投资人代表表示,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已和经侦、托管银行等多方面沟通,其中,上海某银行已经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账户也冻结。在录音中,有投资人代表询问东方成安募集总金额是否在70~80亿之间,该律师回答称,具体金额还未确定,“银行还在盘。”

录音中还提及,目前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旗下所有不良资产包中债权金额为110亿,但是资产包的实际预估价值未知。

其实,近几年不良资产包的定价水涨船高。前期采访中,一位不良资产行业从业者曾向界面新闻记者提及,以2016年为分界点,此前一个资产包可以有2-3折,此后,随着各类新进玩家的涌入,资产包价格猛涨,在拿包阶段竞争折扣没有优势,甚至可以到8-9折。

律师录音中提及缪宏杰拿的钱时,该律师表示,目前不知道廖宏杰拿的是哪笔钱,进了SPV主体以后就混了,目前建议直接申请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公司破产,聘请第三方公司处置资产,并要求投资者不要报案,否则投资者拿到钱的周期将增加2年。

记者发现,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东方)进行全面战略合作,不过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东方成安曾在网站和公号宣传称,中国东方和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全面合作,成安基金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都进行项目合作。而在东方成安大连分公司、龙岩分公司等所属机构办公场所的醒目位置,均使用大幅字体宣传“中国东方资产 成安基金 全面战略合作”,东方成安员工还以中国东方合作的名义向公众售卖理财产品,其部分产品的资金用途列明为“主要投资于东方资产资产包”。

11月20日,中国东方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此类宣传与事实不符,亦未获得我公司同意,已严重侵害我公司权益。

记者还了解到,有相关机构对联合应急处置小组的产生提出了质疑。

12月10日,北京唐鼎耀华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下称耀华基金)发布声明称,作为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私募投资基金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代销机构,成立了成安项目专项工作组,立即全方位开展工作。

耀华基金称,12月8日晚东方成安官网公告的《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应急处置小组》披露,以两个公司名义成立了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应急小组”未经过公司内部合法程序产生,既未经股东会、董事会同意,也未经其他投资人同意,不具备合法性,无权处理公司事务,无法代表管理人公平地对待所有的产品和投资者,其任何行为都将侵害其他基金产品的投资者。对此,我司对“应急小组”罔顾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擅自处置基金资产,侵害投资者的权益的行为提出强烈抗议。

耀华基金表示,日前,已就上述情况向上海公安部门、金融监管部门、中国基金业协会进行书面反映和举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进行全面战略合作,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撰文 / 张晓云

■ 12月11日,记者独家获悉,江苏一家专做不良资产处置的中基协备案私募基金出现高管携款跑路,涉及产品规模或超百亿。目前该公司已成立应急处置小组,并向有关部门报案。托管银行目前正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所有账户也已冻结。

记者获得一份由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近期共同出具的延期兑付公告显示,东方成安管理的三款基金产品“东方成安银行三期私募基金”、“东方成安银行资产私募基金五号”、“中润特殊机会并购私募基金”将延期180日。

公告称,三款产品的逾期是因为目前国内整个不良资产行业受到经济大环境和金融市场环境影响,处置进度一再延缓,加之“突发情况”的发生。

据记者独家了解到,所谓的“突发情况”指的是东方成安实际控制人韦健和总裁缪宏杰失联已有一段时间。据东方成安内部员工透露,两人失联后,公司已无法正常运转。据悉,东方成安和中润国盈两家公司旗下数十只产品涉及产品规模约110亿,失联高管已转移部分钱财去往境外,但目前尚无法确认具体数额。

针对此次突发事件,以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个公司名义成立的的联合应急处置小组随即诞生。东方成安官网更新的一则公告披露,应急小组成员于12月5日分别去了上海市经侦大队、上海市金融办和上海市证监局进行报案,并汇报了集团和公司目前的情况。12月7日,应急小组已控制了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以及所有有限合伙企业的全部公章和财务印鉴,并派专人妥善保管。

记者查询获知,东方成安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一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公司,注册资金2亿,实缴1.0158亿,杨本本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和信息填报负责人。

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作为其他类别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东方成安备案了28只私募基金。其中,24只基金的托管人均为上海某银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托管人为国泰君安证券,东方成安银行一期基金的托管人为恒丰银行,东方成安信达并购六期基金已提前清算。

工商资料显示,中润国盈为东方成安的大股东,持股62%,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成安)持股38%。穿透股权后持股方均为个人,韦福华实际持股57.84%。

公开资料显示,中润国盈长期关注金融不良资产的管理、处置和企业并购管理等业务。据了解,东方成安是中润国盈旗下募资的一端,募得的钱用于购买不良资产包,交由另一端江苏中润国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润国盈资管)运作处置和清收,主要负责不良资产管理、处置、清收。在前期产品介绍宣传卖点中,东方成安为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正规私募,而中润国盈资管则拥有一支由原法官、原检察官、律师、拍卖师组成的专业团队。

工商变更信息显示,东方成安在2016年5月进行过一次工商变更,处于失联中的韦健曾为法人代表和控股股东。目前,韦健仍是7家公司的法人和22家公司的高管。

根据公司官网挂出的新闻稿,韦健以中润国盈投资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的身份多次出现在东方成安举办的论坛上,发言的内容多与不良资产有关。

缪宏杰曾为富德生命人寿大连分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缪宏杰曾因涉嫌违法销售行为收到一张大连保监局的行政处罚单(连保监[2015]15号)。大连保监局表示,2014年6月起对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举行的产品说明会开展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该公司及其下属营销服务部举办的多场产品说明会存在严重销售误导行为,认为缪宏杰作为产品说明会主讲人,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9年2月修订)第一百七十三条,对廖伟杰作出警告,并处四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收到这张罚单之后,缪宏杰随后离开了生命人寿,与友共同成立了东方成安,并任总裁。

在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名为“12月7日关于律师给的意见”的录音(下称律师录音)中,该律师对多位投资人代表表示,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已和经侦、托管银行等多方面沟通,其中,上海某银行已经在盘点所有基金的流水,账户也冻结。在录音中,有投资人代表询问东方成安募集总金额是否在70~80亿之间,该律师回答称,具体金额还未确定,“银行还在盘。”

录音中还提及,目前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旗下所有不良资产包中债权金额为110亿,但是资产包的实际预估价值未知。

其实,近几年不良资产包的定价水涨船高。前期采访中,一位不良资产行业从业者曾向界面新闻记者提及,以2016年为分界点,此前一个资产包可以有2-3折,此后,随着各类新进玩家的涌入,资产包价格猛涨,在拿包阶段竞争折扣没有优势,甚至可以到8-9折。

律师录音中提及缪宏杰拿的钱时,该律师表示,目前不知道廖宏杰拿的是哪笔钱,进了SPV主体以后就混了,目前建议直接申请中润国盈和东方成安两公司破产,聘请第三方公司处置资产,并要求投资者不要报案,否则投资者拿到钱的周期将增加2年。

记者发现,东方成安在对外宣传上,一直号称和四大AMC之一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东方)进行全面战略合作,不过在事发之后,遭遇东方资产紧急撇清关系。

东方成安曾在网站和公号宣传称,中国东方和江苏成安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全面合作,成安基金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都进行项目合作。而在东方成安大连分公司、龙岩分公司等所属机构办公场所的醒目位置,均使用大幅字体宣传“中国东方资产 成安基金 全面战略合作”,东方成安员工还以中国东方合作的名义向公众售卖理财产品,其部分产品的资金用途列明为“主要投资于东方资产资产包”。

11月20日,中国东方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此类宣传与事实不符,亦未获得我公司同意,已严重侵害我公司权益。

记者还了解到,有相关机构对联合应急处置小组的产生提出了质疑。

12月10日,北京唐鼎耀华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下称耀华基金)发布声明称,作为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一期私募投资基金和耀华成安不良资产并购二期私募投资基金的代销机构,成立了成安项目专项工作组,立即全方位开展工作。

耀华基金称,12月8日晚东方成安官网公告的《中润国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东方成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应急处置小组》披露,以两个公司名义成立了联合应急处置小组,“应急小组”未经过公司内部合法程序产生,既未经股东会、董事会同意,也未经其他投资人同意,不具备合法性,无权处理公司事务,无法代表管理人公平地对待所有的产品和投资者,其任何行为都将侵害其他基金产品的投资者。对此,我司对“应急小组”罔顾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擅自处置基金资产,侵害投资者的权益的行为提出强烈抗议。

耀华基金表示,日前,已就上述情况向上海公安部门、金融监管部门、中国基金业协会进行书面反映和举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