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新兴市场中产阶级是理财行业最大商机

发布日期:2018-12-11 09:08
摘要」将超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的中国,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最大增长机遇。



撰文 / 克里斯•弗勒德

■ 许多资产管理公司用“全球”来描述自己的业务,因为它们投资于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场。但是迄今没有一家成功建立了真正全球的客户群,足以在这方面媲美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等领先科技公司。

想在新兴市场中建立客户群,要求国际投资管理公司应对众多法律和监管障碍,这些障碍可能对其扩张计划构成威胁。

但是这样做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回报。在许多新兴市场,中产阶级在不断壮大并日益富裕,这使得能满足这些国家机构客户和散户投资者的那些管理公司可以享受到诱人的回报。

“投资行业是新兴市场中产阶级财富和储蓄增长的天然获益者。”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新兴市场的精品投资公司Mobius Capital的投资组合经理库纳尔•德赛(Kunal Desai)说,“但该行业往往被人忽视,投资者青睐那些看起来更像赢家的行业,例如消费品行业。”


专业服务提供商普华永道(PwC)表示,亚太、拉美、中东和非洲地区由投资公司管理的投资者资产将从2016年底约16.1万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38.5万亿美元。

普华永道合伙人奥温•亚历山大(Olwyn Alexander)表示,获利于这种增长要求出现文化上的改变。“历史上,许多新兴市场缺乏投资文化。”她说,“但考虑到其中一些国家的人口规模,即使是一个小小的转变也会带来可观的机遇。”

亚历山大表示,资产管理公司需要确保自己能满足较年轻投资者的需求。“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掌握技术能力,以处理来自移动设备的大量小额交易。”她补充说。

在亚洲发展速度最快的管理公司(不管是本地还是跨国企业),都有两个突出的共同特征。它们都大举押注于中国,并投资于新型数字化服务,以吸引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日益增长的财富。技术与资产管理结合最成功的例子是余额宝(Yu’E Bao),这是中国的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在2013年推出的一只基金,作为消费者线上消费账户结余资金的存储库。余额宝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拥有逾4亿用户。

“大型金融科技企业正在帮助中国转变为无现金社会。”常驻香港的麦肯锡(McKinsey)高级合伙人雅各布•达尔(Jacob Dahl)说,“资产管理公司如何定位自己以服务于这些数字平台将是至关重要的,不仅是在中国,在金融科技日益扩大地盘的其他亚洲市场亦是如此。”

中国将要超越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它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单一最大增长机遇。

瑞银(UBS)表示,到2025年,中国的共同基金资产有望增长五倍,达到7.5万亿美元,每年创造420亿美元的费用收入。“但这一切都取决于改革和放宽管制的进展。”瑞银分析师朱晓暐(Kelvin Chu)说。

在印度,连续10年的经济快速增长加速了中产阶级的崛起。总部位于德里的智库——国家应用经济研究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Applied Economic Research)预测,到2026年中产阶级群体的人口将达到5.47亿,而2016年该群体只有2.67亿人。

印度政府已落实一系列改革措施,显著提振了资金管理行业的资金流入。“我们预计,未来10年,国内投资者将向基金行业投入约4200亿美元的新资金。”德赛说,“相比之下,在过去10年里,国内外资金来源的投入达到1800亿美元。”

达尔说,管理公司要小心不能忽视了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他表示:“我们预计,未来五年内,这些市场受管理的资产将从目前总共6000亿美元增长近一倍。”

麦肯锡表示,在整个亚洲,近90%的金融资产在资产管理公司的控制范围之外,该行业管理的资产份额远低于欧美。

但是,亚洲国家的亿万富翁越来越多,以政府为后台的大型主权财富基金进一步增长,私人养老金体系进一步发展以满足越来越多储户的需求,这些都提供了新的增长来源。达尔表示:“目前,亚洲资产管理公司的收入(费用池)约有660亿美元,我们预计到2022年它能达到1120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将超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的中国,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最大增长机遇。



撰文 / 克里斯•弗勒德

■ 许多资产管理公司用“全球”来描述自己的业务,因为它们投资于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场。但是迄今没有一家成功建立了真正全球的客户群,足以在这方面媲美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等领先科技公司。

想在新兴市场中建立客户群,要求国际投资管理公司应对众多法律和监管障碍,这些障碍可能对其扩张计划构成威胁。

但是这样做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回报。在许多新兴市场,中产阶级在不断壮大并日益富裕,这使得能满足这些国家机构客户和散户投资者的那些管理公司可以享受到诱人的回报。

“投资行业是新兴市场中产阶级财富和储蓄增长的天然获益者。”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新兴市场的精品投资公司Mobius Capital的投资组合经理库纳尔•德赛(Kunal Desai)说,“但该行业往往被人忽视,投资者青睐那些看起来更像赢家的行业,例如消费品行业。”


专业服务提供商普华永道(PwC)表示,亚太、拉美、中东和非洲地区由投资公司管理的投资者资产将从2016年底约16.1万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38.5万亿美元。

普华永道合伙人奥温•亚历山大(Olwyn Alexander)表示,获利于这种增长要求出现文化上的改变。“历史上,许多新兴市场缺乏投资文化。”她说,“但考虑到其中一些国家的人口规模,即使是一个小小的转变也会带来可观的机遇。”

亚历山大表示,资产管理公司需要确保自己能满足较年轻投资者的需求。“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掌握技术能力,以处理来自移动设备的大量小额交易。”她补充说。

在亚洲发展速度最快的管理公司(不管是本地还是跨国企业),都有两个突出的共同特征。它们都大举押注于中国,并投资于新型数字化服务,以吸引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日益增长的财富。技术与资产管理结合最成功的例子是余额宝(Yu’E Bao),这是中国的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在2013年推出的一只基金,作为消费者线上消费账户结余资金的存储库。余额宝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拥有逾4亿用户。

“大型金融科技企业正在帮助中国转变为无现金社会。”常驻香港的麦肯锡(McKinsey)高级合伙人雅各布•达尔(Jacob Dahl)说,“资产管理公司如何定位自己以服务于这些数字平台将是至关重要的,不仅是在中国,在金融科技日益扩大地盘的其他亚洲市场亦是如此。”

中国将要超越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它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单一最大增长机遇。

瑞银(UBS)表示,到2025年,中国的共同基金资产有望增长五倍,达到7.5万亿美元,每年创造420亿美元的费用收入。“但这一切都取决于改革和放宽管制的进展。”瑞银分析师朱晓暐(Kelvin Chu)说。

在印度,连续10年的经济快速增长加速了中产阶级的崛起。总部位于德里的智库——国家应用经济研究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Applied Economic Research)预测,到2026年中产阶级群体的人口将达到5.47亿,而2016年该群体只有2.67亿人。

印度政府已落实一系列改革措施,显著提振了资金管理行业的资金流入。“我们预计,未来10年,国内投资者将向基金行业投入约4200亿美元的新资金。”德赛说,“相比之下,在过去10年里,国内外资金来源的投入达到1800亿美元。”

达尔说,管理公司要小心不能忽视了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他表示:“我们预计,未来五年内,这些市场受管理的资产将从目前总共6000亿美元增长近一倍。”

麦肯锡表示,在整个亚洲,近90%的金融资产在资产管理公司的控制范围之外,该行业管理的资产份额远低于欧美。

但是,亚洲国家的亿万富翁越来越多,以政府为后台的大型主权财富基金进一步增长,私人养老金体系进一步发展以满足越来越多储户的需求,这些都提供了新的增长来源。达尔表示:“目前,亚洲资产管理公司的收入(费用池)约有660亿美元,我们预计到2022年它能达到1120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将超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的中国,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最大增长机遇。



撰文 / 克里斯•弗勒德

■ 许多资产管理公司用“全球”来描述自己的业务,因为它们投资于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场。但是迄今没有一家成功建立了真正全球的客户群,足以在这方面媲美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等领先科技公司。

想在新兴市场中建立客户群,要求国际投资管理公司应对众多法律和监管障碍,这些障碍可能对其扩张计划构成威胁。

但是这样做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回报。在许多新兴市场,中产阶级在不断壮大并日益富裕,这使得能满足这些国家机构客户和散户投资者的那些管理公司可以享受到诱人的回报。

“投资行业是新兴市场中产阶级财富和储蓄增长的天然获益者。”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新兴市场的精品投资公司Mobius Capital的投资组合经理库纳尔•德赛(Kunal Desai)说,“但该行业往往被人忽视,投资者青睐那些看起来更像赢家的行业,例如消费品行业。”


专业服务提供商普华永道(PwC)表示,亚太、拉美、中东和非洲地区由投资公司管理的投资者资产将从2016年底约16.1万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38.5万亿美元。

普华永道合伙人奥温•亚历山大(Olwyn Alexander)表示,获利于这种增长要求出现文化上的改变。“历史上,许多新兴市场缺乏投资文化。”她说,“但考虑到其中一些国家的人口规模,即使是一个小小的转变也会带来可观的机遇。”

亚历山大表示,资产管理公司需要确保自己能满足较年轻投资者的需求。“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掌握技术能力,以处理来自移动设备的大量小额交易。”她补充说。

在亚洲发展速度最快的管理公司(不管是本地还是跨国企业),都有两个突出的共同特征。它们都大举押注于中国,并投资于新型数字化服务,以吸引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日益增长的财富。技术与资产管理结合最成功的例子是余额宝(Yu’E Bao),这是中国的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在2013年推出的一只基金,作为消费者线上消费账户结余资金的存储库。余额宝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拥有逾4亿用户。

“大型金融科技企业正在帮助中国转变为无现金社会。”常驻香港的麦肯锡(McKinsey)高级合伙人雅各布•达尔(Jacob Dahl)说,“资产管理公司如何定位自己以服务于这些数字平台将是至关重要的,不仅是在中国,在金融科技日益扩大地盘的其他亚洲市场亦是如此。”

中国将要超越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它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单一最大增长机遇。

瑞银(UBS)表示,到2025年,中国的共同基金资产有望增长五倍,达到7.5万亿美元,每年创造420亿美元的费用收入。“但这一切都取决于改革和放宽管制的进展。”瑞银分析师朱晓暐(Kelvin Chu)说。

在印度,连续10年的经济快速增长加速了中产阶级的崛起。总部位于德里的智库——国家应用经济研究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Applied Economic Research)预测,到2026年中产阶级群体的人口将达到5.47亿,而2016年该群体只有2.67亿人。

印度政府已落实一系列改革措施,显著提振了资金管理行业的资金流入。“我们预计,未来10年,国内投资者将向基金行业投入约4200亿美元的新资金。”德赛说,“相比之下,在过去10年里,国内外资金来源的投入达到1800亿美元。”

达尔说,管理公司要小心不能忽视了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他表示:“我们预计,未来五年内,这些市场受管理的资产将从目前总共6000亿美元增长近一倍。”

麦肯锡表示,在整个亚洲,近90%的金融资产在资产管理公司的控制范围之外,该行业管理的资产份额远低于欧美。

但是,亚洲国家的亿万富翁越来越多,以政府为后台的大型主权财富基金进一步增长,私人养老金体系进一步发展以满足越来越多储户的需求,这些都提供了新的增长来源。达尔表示:“目前,亚洲资产管理公司的收入(费用池)约有660亿美元,我们预计到2022年它能达到1120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新兴市场中产阶级是理财行业最大商机

发布日期:2018-12-11 09:08
摘要」将超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的中国,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最大增长机遇。



撰文 / 克里斯•弗勒德

■ 许多资产管理公司用“全球”来描述自己的业务,因为它们投资于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场。但是迄今没有一家成功建立了真正全球的客户群,足以在这方面媲美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等领先科技公司。

想在新兴市场中建立客户群,要求国际投资管理公司应对众多法律和监管障碍,这些障碍可能对其扩张计划构成威胁。

但是这样做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回报。在许多新兴市场,中产阶级在不断壮大并日益富裕,这使得能满足这些国家机构客户和散户投资者的那些管理公司可以享受到诱人的回报。

“投资行业是新兴市场中产阶级财富和储蓄增长的天然获益者。”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新兴市场的精品投资公司Mobius Capital的投资组合经理库纳尔•德赛(Kunal Desai)说,“但该行业往往被人忽视,投资者青睐那些看起来更像赢家的行业,例如消费品行业。”


专业服务提供商普华永道(PwC)表示,亚太、拉美、中东和非洲地区由投资公司管理的投资者资产将从2016年底约16.1万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38.5万亿美元。

普华永道合伙人奥温•亚历山大(Olwyn Alexander)表示,获利于这种增长要求出现文化上的改变。“历史上,许多新兴市场缺乏投资文化。”她说,“但考虑到其中一些国家的人口规模,即使是一个小小的转变也会带来可观的机遇。”

亚历山大表示,资产管理公司需要确保自己能满足较年轻投资者的需求。“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掌握技术能力,以处理来自移动设备的大量小额交易。”她补充说。

在亚洲发展速度最快的管理公司(不管是本地还是跨国企业),都有两个突出的共同特征。它们都大举押注于中国,并投资于新型数字化服务,以吸引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日益增长的财富。技术与资产管理结合最成功的例子是余额宝(Yu’E Bao),这是中国的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在2013年推出的一只基金,作为消费者线上消费账户结余资金的存储库。余额宝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拥有逾4亿用户。

“大型金融科技企业正在帮助中国转变为无现金社会。”常驻香港的麦肯锡(McKinsey)高级合伙人雅各布•达尔(Jacob Dahl)说,“资产管理公司如何定位自己以服务于这些数字平台将是至关重要的,不仅是在中国,在金融科技日益扩大地盘的其他亚洲市场亦是如此。”

中国将要超越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它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单一最大增长机遇。

瑞银(UBS)表示,到2025年,中国的共同基金资产有望增长五倍,达到7.5万亿美元,每年创造420亿美元的费用收入。“但这一切都取决于改革和放宽管制的进展。”瑞银分析师朱晓暐(Kelvin Chu)说。

在印度,连续10年的经济快速增长加速了中产阶级的崛起。总部位于德里的智库——国家应用经济研究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Applied Economic Research)预测,到2026年中产阶级群体的人口将达到5.47亿,而2016年该群体只有2.67亿人。

印度政府已落实一系列改革措施,显著提振了资金管理行业的资金流入。“我们预计,未来10年,国内投资者将向基金行业投入约4200亿美元的新资金。”德赛说,“相比之下,在过去10年里,国内外资金来源的投入达到1800亿美元。”

达尔说,管理公司要小心不能忽视了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他表示:“我们预计,未来五年内,这些市场受管理的资产将从目前总共6000亿美元增长近一倍。”

麦肯锡表示,在整个亚洲,近90%的金融资产在资产管理公司的控制范围之外,该行业管理的资产份额远低于欧美。

但是,亚洲国家的亿万富翁越来越多,以政府为后台的大型主权财富基金进一步增长,私人养老金体系进一步发展以满足越来越多储户的需求,这些都提供了新的增长来源。达尔表示:“目前,亚洲资产管理公司的收入(费用池)约有660亿美元,我们预计到2022年它能达到1120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将超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的中国,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最大增长机遇。



撰文 / 克里斯•弗勒德

■ 许多资产管理公司用“全球”来描述自己的业务,因为它们投资于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场。但是迄今没有一家成功建立了真正全球的客户群,足以在这方面媲美谷歌(Google)和亚马逊(Amazon)等领先科技公司。

想在新兴市场中建立客户群,要求国际投资管理公司应对众多法律和监管障碍,这些障碍可能对其扩张计划构成威胁。

但是这样做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回报。在许多新兴市场,中产阶级在不断壮大并日益富裕,这使得能满足这些国家机构客户和散户投资者的那些管理公司可以享受到诱人的回报。

“投资行业是新兴市场中产阶级财富和储蓄增长的天然获益者。”总部位于伦敦、专注于新兴市场的精品投资公司Mobius Capital的投资组合经理库纳尔•德赛(Kunal Desai)说,“但该行业往往被人忽视,投资者青睐那些看起来更像赢家的行业,例如消费品行业。”


专业服务提供商普华永道(PwC)表示,亚太、拉美、中东和非洲地区由投资公司管理的投资者资产将从2016年底约16.1万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38.5万亿美元。

普华永道合伙人奥温•亚历山大(Olwyn Alexander)表示,获利于这种增长要求出现文化上的改变。“历史上,许多新兴市场缺乏投资文化。”她说,“但考虑到其中一些国家的人口规模,即使是一个小小的转变也会带来可观的机遇。”

亚历山大表示,资产管理公司需要确保自己能满足较年轻投资者的需求。“资产管理公司需要掌握技术能力,以处理来自移动设备的大量小额交易。”她补充说。

在亚洲发展速度最快的管理公司(不管是本地还是跨国企业),都有两个突出的共同特征。它们都大举押注于中国,并投资于新型数字化服务,以吸引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日益增长的财富。技术与资产管理结合最成功的例子是余额宝(Yu’E Bao),这是中国的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在2013年推出的一只基金,作为消费者线上消费账户结余资金的存储库。余额宝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拥有逾4亿用户。

“大型金融科技企业正在帮助中国转变为无现金社会。”常驻香港的麦肯锡(McKinsey)高级合伙人雅各布•达尔(Jacob Dahl)说,“资产管理公司如何定位自己以服务于这些数字平台将是至关重要的,不仅是在中国,在金融科技日益扩大地盘的其他亚洲市场亦是如此。”

中国将要超越欧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场。它为全球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未来10年的单一最大增长机遇。

瑞银(UBS)表示,到2025年,中国的共同基金资产有望增长五倍,达到7.5万亿美元,每年创造420亿美元的费用收入。“但这一切都取决于改革和放宽管制的进展。”瑞银分析师朱晓暐(Kelvin Chu)说。

在印度,连续10年的经济快速增长加速了中产阶级的崛起。总部位于德里的智库——国家应用经济研究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Applied Economic Research)预测,到2026年中产阶级群体的人口将达到5.47亿,而2016年该群体只有2.67亿人。

印度政府已落实一系列改革措施,显著提振了资金管理行业的资金流入。“我们预计,未来10年,国内投资者将向基金行业投入约4200亿美元的新资金。”德赛说,“相比之下,在过去10年里,国内外资金来源的投入达到1800亿美元。”

达尔说,管理公司要小心不能忽视了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他表示:“我们预计,未来五年内,这些市场受管理的资产将从目前总共6000亿美元增长近一倍。”

麦肯锡表示,在整个亚洲,近90%的金融资产在资产管理公司的控制范围之外,该行业管理的资产份额远低于欧美。

但是,亚洲国家的亿万富翁越来越多,以政府为后台的大型主权财富基金进一步增长,私人养老金体系进一步发展以满足越来越多储户的需求,这些都提供了新的增长来源。达尔表示:“目前,亚洲资产管理公司的收入(费用池)约有660亿美元,我们预计到2022年它能达到1120亿美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