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詹明明、吕昊: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未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怎样的情况?



撰文 / 詹明明、吕昊

■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长女,同时也是公司首席财务官的孟晚舟女士于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转机时被加拿大执法机构扣留。扣留的原因则是美国检察机关指证孟女士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约。巧合的是,就在孟女士被拘留的同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暂停中美贸易战达成了初步的共识。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公司,华为是中美贸易战中避不开的话题。除了美国当局禁止华为参与通讯等基础设施项目,今年年初美国所有的运营商都默契地终止了和华为的合同。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孟女士现在面临着被引渡到美国的可能性。一旦可能性成立,孟女士将会在纽约州的联邦法院接受庭审并可能被刑事指控。

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加拿大和美国之前的引渡条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接下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加拿大是全球范围内和美国签署引渡条约的100多个国家之一。所以,在满足充分条件的情况下,加拿大政府是有义务配合美国司法部的国际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引渡要求的。这个存在已久的条约规定,只有当潜在的罪行在美加两国都被视为犯罪时才可以进行引渡。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对孟女士和华为的指控是违反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例。如果事实果真如此,我们不仅要好奇,违反美国的禁运条例怎么能在加拿大被视为潜在的犯罪呢?难道加拿大是美国的一个州不成?

日前在温哥华进行的保释听证会让我们看到了答案。检方的出席律师是加拿大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律师约翰•M•L•吉布-卡斯里(John M.L. Gibb-Carsley)。他指出,美国检方指控孟女士在参与一家名叫SkyCom的公司的运作时违法地从事了欺诈行为。检方认为华为通过非官方手段对SkyCom进行着实际控制,而SkyCom则一直做着进口美国产品(例如惠普的设备)并将其违规出口到伊朗的生意。用律师本人的话来说:“主要的指控是,SkyCom就是华为,华为就是SkyCom”。这样的指控让该案情绕过了“美国对伊朗禁运条例”不适用于加拿大的情况,也将双方的争论焦点放到了证明华为和SkyCom之间的关系上。孟女士的代理律师是著名的加拿大律师大卫•马丁(David Martin),他曾经是英属哥伦比亚省的加拿大律师协会主席。

根据CBC新闻,加拿大政府律师在周五的听证会中说孟女士被指控“谋划对多个国际机构的诈骗”。而这一项行为则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系统中都是违法的。因此,从这个指控来看,孟女士如果无法证明清白,是有可能会被引渡到美国的。

在这篇文章完稿的时候,周五的听证已经结束。由于时间关系,法院并没有做出最终是否允许孟女士保释的决定。加拿大时间周一早上,法院会继续就保释进行听证。无论孟女士被允许保释还是被拘留,她都要在加拿大高级法院接受关于引渡的听证。法官会据此听证会来判定孟女士是否构成“双重犯罪”,即同时违反了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如果构成“双重犯罪”的话,法官就会判定引渡罪成立。罪名成立后,法官需要对检方提供的证据进行听证和评估,并判断这些证据是否足以被认为是“prima facie”。“prima facie”是拉丁语中“基于第一印象”的意思。在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系统中,如果被判断为“prima facie”的话,就说明法官认定在初步验证之后有足够的补强证据(通俗理解中的佐证)去支持这样的一个可能案例。在听证之后,如果“prima facie”不成立,那么法官就要解除所有指控,如果“prima facie”成立,被指控的人还要再经历另一轮庭审,以进一步验证检方具体指控的罪名能否成立。

如果法官决定进行庭审并判定罪名成立,那么司法部长就要决定是否要将被指控人交给美国相关机构。即使决定移交被指控人到美国,被指控人仍有一次机会给司法部长提交材料进行解释。后者有权利在具体情况下(例如被指控人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者被压迫)拒绝移交被指控人。如果司法部长最终决定将被指控人移交美国,那么被指控人就会被送往美国的联邦法院进行庭审。

对于美加两国来说,这种刑事案件会因为牵扯到人身自由和安全而被格外小心地对待。结果就是冗长的司法流程。通常来说,一个案子要经过好几轮听证会和漫长的庭审才能得出结果。一场诉讼从开始到庭审需要的时间很难准确估计,因为每个法官都会根据各自法院的情况去安排庭审日程, 而且有众多因素都能影响这个过程,比如你是在联邦法院还是州法院,比如双方是否会刻意通过延期提交材料或者要求新的庭审时间来拉长战线。在有些法院,一场庭审可能会排到立案的九个月后才进行。但对于每年要处理大量案件的法院,例如纽约联邦法院,从立案到庭审的平均时间都要12个月甚至两年。而且,如果庭审后败诉方不同意法院的决定并向更高一级的法院申请抗议,那更高一级的法院可以选择重新进行听证。高一级的法院可以更改案件的结果,接着最终决定将由处理这个案件的最高级的法院来决定。所以,即使是最差的情况,加拿大决定将孟女士移交美国并接受庭审,我们可能也要等到两年、三年甚至更久之后才能知道这个案件的结果。正是由于如此冗长和复杂的司法程序,孟女士的案子从周五的听证到最终的结果可能会隔很久,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在这个诉讼期间里,诉讼双方都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孟女士作为华为公司的高管几乎不可能有精力参与到公司的运作当中。其实这个时候,可能几年后才会有消息的庭审结果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笔者认为这个过程更像是有心人通过法律程序去给华为公司造成负面的公众影响和公司运营。我们不难想象公司的首席财务官甚至是可能的接班人无法参与接下来两年的运作所带来的影响。在美国,我们会经常看到大公司为了少浪费时间、开支以及其他花费在诉讼上的资源,选择在开庭前就和解。所以尽管如此高调的事件必然会在市场上造成动荡,我们认为,大家应该看到整个事情的大的发展方向以及长期的心理预期,从而避免不理智的投资决定。

在事情发生之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告诉媒体,他事前已经知道执法部门的扣留计划,但他同时也否认了任何政治上的影响。然而,在加拿大的法律体系中,这样的执法并不需要总理的批准。所以,鉴于加拿大总理对此事的了解,很难让人相信政治影响不在这个事情的考量当中。而美国方面,尽管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表示他在事前已经知悉此事,但路透社却透露特朗普在G20会议前并不知道此事。这也令这整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和扑朔迷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孟晚舟温哥华听证会背后的意义

发布日期:2018-12-11 07:04
摘要」詹明明、吕昊: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未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怎样的情况?



撰文 / 詹明明、吕昊

■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长女,同时也是公司首席财务官的孟晚舟女士于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转机时被加拿大执法机构扣留。扣留的原因则是美国检察机关指证孟女士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约。巧合的是,就在孟女士被拘留的同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暂停中美贸易战达成了初步的共识。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公司,华为是中美贸易战中避不开的话题。除了美国当局禁止华为参与通讯等基础设施项目,今年年初美国所有的运营商都默契地终止了和华为的合同。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孟女士现在面临着被引渡到美国的可能性。一旦可能性成立,孟女士将会在纽约州的联邦法院接受庭审并可能被刑事指控。

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加拿大和美国之前的引渡条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接下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加拿大是全球范围内和美国签署引渡条约的100多个国家之一。所以,在满足充分条件的情况下,加拿大政府是有义务配合美国司法部的国际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引渡要求的。这个存在已久的条约规定,只有当潜在的罪行在美加两国都被视为犯罪时才可以进行引渡。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对孟女士和华为的指控是违反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例。如果事实果真如此,我们不仅要好奇,违反美国的禁运条例怎么能在加拿大被视为潜在的犯罪呢?难道加拿大是美国的一个州不成?

日前在温哥华进行的保释听证会让我们看到了答案。检方的出席律师是加拿大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律师约翰•M•L•吉布-卡斯里(John M.L. Gibb-Carsley)。他指出,美国检方指控孟女士在参与一家名叫SkyCom的公司的运作时违法地从事了欺诈行为。检方认为华为通过非官方手段对SkyCom进行着实际控制,而SkyCom则一直做着进口美国产品(例如惠普的设备)并将其违规出口到伊朗的生意。用律师本人的话来说:“主要的指控是,SkyCom就是华为,华为就是SkyCom”。这样的指控让该案情绕过了“美国对伊朗禁运条例”不适用于加拿大的情况,也将双方的争论焦点放到了证明华为和SkyCom之间的关系上。孟女士的代理律师是著名的加拿大律师大卫•马丁(David Martin),他曾经是英属哥伦比亚省的加拿大律师协会主席。

根据CBC新闻,加拿大政府律师在周五的听证会中说孟女士被指控“谋划对多个国际机构的诈骗”。而这一项行为则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系统中都是违法的。因此,从这个指控来看,孟女士如果无法证明清白,是有可能会被引渡到美国的。

在这篇文章完稿的时候,周五的听证已经结束。由于时间关系,法院并没有做出最终是否允许孟女士保释的决定。加拿大时间周一早上,法院会继续就保释进行听证。无论孟女士被允许保释还是被拘留,她都要在加拿大高级法院接受关于引渡的听证。法官会据此听证会来判定孟女士是否构成“双重犯罪”,即同时违反了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如果构成“双重犯罪”的话,法官就会判定引渡罪成立。罪名成立后,法官需要对检方提供的证据进行听证和评估,并判断这些证据是否足以被认为是“prima facie”。“prima facie”是拉丁语中“基于第一印象”的意思。在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系统中,如果被判断为“prima facie”的话,就说明法官认定在初步验证之后有足够的补强证据(通俗理解中的佐证)去支持这样的一个可能案例。在听证之后,如果“prima facie”不成立,那么法官就要解除所有指控,如果“prima facie”成立,被指控的人还要再经历另一轮庭审,以进一步验证检方具体指控的罪名能否成立。

如果法官决定进行庭审并判定罪名成立,那么司法部长就要决定是否要将被指控人交给美国相关机构。即使决定移交被指控人到美国,被指控人仍有一次机会给司法部长提交材料进行解释。后者有权利在具体情况下(例如被指控人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者被压迫)拒绝移交被指控人。如果司法部长最终决定将被指控人移交美国,那么被指控人就会被送往美国的联邦法院进行庭审。

对于美加两国来说,这种刑事案件会因为牵扯到人身自由和安全而被格外小心地对待。结果就是冗长的司法流程。通常来说,一个案子要经过好几轮听证会和漫长的庭审才能得出结果。一场诉讼从开始到庭审需要的时间很难准确估计,因为每个法官都会根据各自法院的情况去安排庭审日程, 而且有众多因素都能影响这个过程,比如你是在联邦法院还是州法院,比如双方是否会刻意通过延期提交材料或者要求新的庭审时间来拉长战线。在有些法院,一场庭审可能会排到立案的九个月后才进行。但对于每年要处理大量案件的法院,例如纽约联邦法院,从立案到庭审的平均时间都要12个月甚至两年。而且,如果庭审后败诉方不同意法院的决定并向更高一级的法院申请抗议,那更高一级的法院可以选择重新进行听证。高一级的法院可以更改案件的结果,接着最终决定将由处理这个案件的最高级的法院来决定。所以,即使是最差的情况,加拿大决定将孟女士移交美国并接受庭审,我们可能也要等到两年、三年甚至更久之后才能知道这个案件的结果。正是由于如此冗长和复杂的司法程序,孟女士的案子从周五的听证到最终的结果可能会隔很久,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在这个诉讼期间里,诉讼双方都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孟女士作为华为公司的高管几乎不可能有精力参与到公司的运作当中。其实这个时候,可能几年后才会有消息的庭审结果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笔者认为这个过程更像是有心人通过法律程序去给华为公司造成负面的公众影响和公司运营。我们不难想象公司的首席财务官甚至是可能的接班人无法参与接下来两年的运作所带来的影响。在美国,我们会经常看到大公司为了少浪费时间、开支以及其他花费在诉讼上的资源,选择在开庭前就和解。所以尽管如此高调的事件必然会在市场上造成动荡,我们认为,大家应该看到整个事情的大的发展方向以及长期的心理预期,从而避免不理智的投资决定。

在事情发生之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告诉媒体,他事前已经知道执法部门的扣留计划,但他同时也否认了任何政治上的影响。然而,在加拿大的法律体系中,这样的执法并不需要总理的批准。所以,鉴于加拿大总理对此事的了解,很难让人相信政治影响不在这个事情的考量当中。而美国方面,尽管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表示他在事前已经知悉此事,但路透社却透露特朗普在G20会议前并不知道此事。这也令这整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和扑朔迷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詹明明、吕昊: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未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怎样的情况?



撰文 / 詹明明、吕昊

■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长女,同时也是公司首席财务官的孟晚舟女士于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转机时被加拿大执法机构扣留。扣留的原因则是美国检察机关指证孟女士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约。巧合的是,就在孟女士被拘留的同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暂停中美贸易战达成了初步的共识。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公司,华为是中美贸易战中避不开的话题。除了美国当局禁止华为参与通讯等基础设施项目,今年年初美国所有的运营商都默契地终止了和华为的合同。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孟女士现在面临着被引渡到美国的可能性。一旦可能性成立,孟女士将会在纽约州的联邦法院接受庭审并可能被刑事指控。

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加拿大和美国之前的引渡条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接下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加拿大是全球范围内和美国签署引渡条约的100多个国家之一。所以,在满足充分条件的情况下,加拿大政府是有义务配合美国司法部的国际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引渡要求的。这个存在已久的条约规定,只有当潜在的罪行在美加两国都被视为犯罪时才可以进行引渡。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对孟女士和华为的指控是违反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例。如果事实果真如此,我们不仅要好奇,违反美国的禁运条例怎么能在加拿大被视为潜在的犯罪呢?难道加拿大是美国的一个州不成?

日前在温哥华进行的保释听证会让我们看到了答案。检方的出席律师是加拿大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律师约翰•M•L•吉布-卡斯里(John M.L. Gibb-Carsley)。他指出,美国检方指控孟女士在参与一家名叫SkyCom的公司的运作时违法地从事了欺诈行为。检方认为华为通过非官方手段对SkyCom进行着实际控制,而SkyCom则一直做着进口美国产品(例如惠普的设备)并将其违规出口到伊朗的生意。用律师本人的话来说:“主要的指控是,SkyCom就是华为,华为就是SkyCom”。这样的指控让该案情绕过了“美国对伊朗禁运条例”不适用于加拿大的情况,也将双方的争论焦点放到了证明华为和SkyCom之间的关系上。孟女士的代理律师是著名的加拿大律师大卫•马丁(David Martin),他曾经是英属哥伦比亚省的加拿大律师协会主席。

根据CBC新闻,加拿大政府律师在周五的听证会中说孟女士被指控“谋划对多个国际机构的诈骗”。而这一项行为则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系统中都是违法的。因此,从这个指控来看,孟女士如果无法证明清白,是有可能会被引渡到美国的。

在这篇文章完稿的时候,周五的听证已经结束。由于时间关系,法院并没有做出最终是否允许孟女士保释的决定。加拿大时间周一早上,法院会继续就保释进行听证。无论孟女士被允许保释还是被拘留,她都要在加拿大高级法院接受关于引渡的听证。法官会据此听证会来判定孟女士是否构成“双重犯罪”,即同时违反了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如果构成“双重犯罪”的话,法官就会判定引渡罪成立。罪名成立后,法官需要对检方提供的证据进行听证和评估,并判断这些证据是否足以被认为是“prima facie”。“prima facie”是拉丁语中“基于第一印象”的意思。在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系统中,如果被判断为“prima facie”的话,就说明法官认定在初步验证之后有足够的补强证据(通俗理解中的佐证)去支持这样的一个可能案例。在听证之后,如果“prima facie”不成立,那么法官就要解除所有指控,如果“prima facie”成立,被指控的人还要再经历另一轮庭审,以进一步验证检方具体指控的罪名能否成立。

如果法官决定进行庭审并判定罪名成立,那么司法部长就要决定是否要将被指控人交给美国相关机构。即使决定移交被指控人到美国,被指控人仍有一次机会给司法部长提交材料进行解释。后者有权利在具体情况下(例如被指控人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者被压迫)拒绝移交被指控人。如果司法部长最终决定将被指控人移交美国,那么被指控人就会被送往美国的联邦法院进行庭审。

对于美加两国来说,这种刑事案件会因为牵扯到人身自由和安全而被格外小心地对待。结果就是冗长的司法流程。通常来说,一个案子要经过好几轮听证会和漫长的庭审才能得出结果。一场诉讼从开始到庭审需要的时间很难准确估计,因为每个法官都会根据各自法院的情况去安排庭审日程, 而且有众多因素都能影响这个过程,比如你是在联邦法院还是州法院,比如双方是否会刻意通过延期提交材料或者要求新的庭审时间来拉长战线。在有些法院,一场庭审可能会排到立案的九个月后才进行。但对于每年要处理大量案件的法院,例如纽约联邦法院,从立案到庭审的平均时间都要12个月甚至两年。而且,如果庭审后败诉方不同意法院的决定并向更高一级的法院申请抗议,那更高一级的法院可以选择重新进行听证。高一级的法院可以更改案件的结果,接着最终决定将由处理这个案件的最高级的法院来决定。所以,即使是最差的情况,加拿大决定将孟女士移交美国并接受庭审,我们可能也要等到两年、三年甚至更久之后才能知道这个案件的结果。正是由于如此冗长和复杂的司法程序,孟女士的案子从周五的听证到最终的结果可能会隔很久,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在这个诉讼期间里,诉讼双方都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孟女士作为华为公司的高管几乎不可能有精力参与到公司的运作当中。其实这个时候,可能几年后才会有消息的庭审结果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笔者认为这个过程更像是有心人通过法律程序去给华为公司造成负面的公众影响和公司运营。我们不难想象公司的首席财务官甚至是可能的接班人无法参与接下来两年的运作所带来的影响。在美国,我们会经常看到大公司为了少浪费时间、开支以及其他花费在诉讼上的资源,选择在开庭前就和解。所以尽管如此高调的事件必然会在市场上造成动荡,我们认为,大家应该看到整个事情的大的发展方向以及长期的心理预期,从而避免不理智的投资决定。

在事情发生之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告诉媒体,他事前已经知道执法部门的扣留计划,但他同时也否认了任何政治上的影响。然而,在加拿大的法律体系中,这样的执法并不需要总理的批准。所以,鉴于加拿大总理对此事的了解,很难让人相信政治影响不在这个事情的考量当中。而美国方面,尽管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表示他在事前已经知悉此事,但路透社却透露特朗普在G20会议前并不知道此事。这也令这整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和扑朔迷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孟晚舟温哥华听证会背后的意义

发布日期:2018-12-11 07:04
摘要」詹明明、吕昊: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未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怎样的情况?



撰文 / 詹明明、吕昊

■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长女,同时也是公司首席财务官的孟晚舟女士于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转机时被加拿大执法机构扣留。扣留的原因则是美国检察机关指证孟女士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约。巧合的是,就在孟女士被拘留的同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暂停中美贸易战达成了初步的共识。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公司,华为是中美贸易战中避不开的话题。除了美国当局禁止华为参与通讯等基础设施项目,今年年初美国所有的运营商都默契地终止了和华为的合同。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孟女士现在面临着被引渡到美国的可能性。一旦可能性成立,孟女士将会在纽约州的联邦法院接受庭审并可能被刑事指控。

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加拿大和美国之前的引渡条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接下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加拿大是全球范围内和美国签署引渡条约的100多个国家之一。所以,在满足充分条件的情况下,加拿大政府是有义务配合美国司法部的国际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引渡要求的。这个存在已久的条约规定,只有当潜在的罪行在美加两国都被视为犯罪时才可以进行引渡。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对孟女士和华为的指控是违反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例。如果事实果真如此,我们不仅要好奇,违反美国的禁运条例怎么能在加拿大被视为潜在的犯罪呢?难道加拿大是美国的一个州不成?

日前在温哥华进行的保释听证会让我们看到了答案。检方的出席律师是加拿大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律师约翰•M•L•吉布-卡斯里(John M.L. Gibb-Carsley)。他指出,美国检方指控孟女士在参与一家名叫SkyCom的公司的运作时违法地从事了欺诈行为。检方认为华为通过非官方手段对SkyCom进行着实际控制,而SkyCom则一直做着进口美国产品(例如惠普的设备)并将其违规出口到伊朗的生意。用律师本人的话来说:“主要的指控是,SkyCom就是华为,华为就是SkyCom”。这样的指控让该案情绕过了“美国对伊朗禁运条例”不适用于加拿大的情况,也将双方的争论焦点放到了证明华为和SkyCom之间的关系上。孟女士的代理律师是著名的加拿大律师大卫•马丁(David Martin),他曾经是英属哥伦比亚省的加拿大律师协会主席。

根据CBC新闻,加拿大政府律师在周五的听证会中说孟女士被指控“谋划对多个国际机构的诈骗”。而这一项行为则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系统中都是违法的。因此,从这个指控来看,孟女士如果无法证明清白,是有可能会被引渡到美国的。

在这篇文章完稿的时候,周五的听证已经结束。由于时间关系,法院并没有做出最终是否允许孟女士保释的决定。加拿大时间周一早上,法院会继续就保释进行听证。无论孟女士被允许保释还是被拘留,她都要在加拿大高级法院接受关于引渡的听证。法官会据此听证会来判定孟女士是否构成“双重犯罪”,即同时违反了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如果构成“双重犯罪”的话,法官就会判定引渡罪成立。罪名成立后,法官需要对检方提供的证据进行听证和评估,并判断这些证据是否足以被认为是“prima facie”。“prima facie”是拉丁语中“基于第一印象”的意思。在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系统中,如果被判断为“prima facie”的话,就说明法官认定在初步验证之后有足够的补强证据(通俗理解中的佐证)去支持这样的一个可能案例。在听证之后,如果“prima facie”不成立,那么法官就要解除所有指控,如果“prima facie”成立,被指控的人还要再经历另一轮庭审,以进一步验证检方具体指控的罪名能否成立。

如果法官决定进行庭审并判定罪名成立,那么司法部长就要决定是否要将被指控人交给美国相关机构。即使决定移交被指控人到美国,被指控人仍有一次机会给司法部长提交材料进行解释。后者有权利在具体情况下(例如被指控人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者被压迫)拒绝移交被指控人。如果司法部长最终决定将被指控人移交美国,那么被指控人就会被送往美国的联邦法院进行庭审。

对于美加两国来说,这种刑事案件会因为牵扯到人身自由和安全而被格外小心地对待。结果就是冗长的司法流程。通常来说,一个案子要经过好几轮听证会和漫长的庭审才能得出结果。一场诉讼从开始到庭审需要的时间很难准确估计,因为每个法官都会根据各自法院的情况去安排庭审日程, 而且有众多因素都能影响这个过程,比如你是在联邦法院还是州法院,比如双方是否会刻意通过延期提交材料或者要求新的庭审时间来拉长战线。在有些法院,一场庭审可能会排到立案的九个月后才进行。但对于每年要处理大量案件的法院,例如纽约联邦法院,从立案到庭审的平均时间都要12个月甚至两年。而且,如果庭审后败诉方不同意法院的决定并向更高一级的法院申请抗议,那更高一级的法院可以选择重新进行听证。高一级的法院可以更改案件的结果,接着最终决定将由处理这个案件的最高级的法院来决定。所以,即使是最差的情况,加拿大决定将孟女士移交美国并接受庭审,我们可能也要等到两年、三年甚至更久之后才能知道这个案件的结果。正是由于如此冗长和复杂的司法程序,孟女士的案子从周五的听证到最终的结果可能会隔很久,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在这个诉讼期间里,诉讼双方都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孟女士作为华为公司的高管几乎不可能有精力参与到公司的运作当中。其实这个时候,可能几年后才会有消息的庭审结果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笔者认为这个过程更像是有心人通过法律程序去给华为公司造成负面的公众影响和公司运营。我们不难想象公司的首席财务官甚至是可能的接班人无法参与接下来两年的运作所带来的影响。在美国,我们会经常看到大公司为了少浪费时间、开支以及其他花费在诉讼上的资源,选择在开庭前就和解。所以尽管如此高调的事件必然会在市场上造成动荡,我们认为,大家应该看到整个事情的大的发展方向以及长期的心理预期,从而避免不理智的投资决定。

在事情发生之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告诉媒体,他事前已经知道执法部门的扣留计划,但他同时也否认了任何政治上的影响。然而,在加拿大的法律体系中,这样的执法并不需要总理的批准。所以,鉴于加拿大总理对此事的了解,很难让人相信政治影响不在这个事情的考量当中。而美国方面,尽管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表示他在事前已经知悉此事,但路透社却透露特朗普在G20会议前并不知道此事。这也令这整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和扑朔迷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詹明明、吕昊: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未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怎样的情况?



撰文 / 詹明明、吕昊

■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长女,同时也是公司首席财务官的孟晚舟女士于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转机时被加拿大执法机构扣留。扣留的原因则是美国检察机关指证孟女士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约。巧合的是,就在孟女士被拘留的同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暂停中美贸易战达成了初步的共识。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公司,华为是中美贸易战中避不开的话题。除了美国当局禁止华为参与通讯等基础设施项目,今年年初美国所有的运营商都默契地终止了和华为的合同。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孟女士现在面临着被引渡到美国的可能性。一旦可能性成立,孟女士将会在纽约州的联邦法院接受庭审并可能被刑事指控。

加拿大政府是否有义务和权利为美国政府扣留一个中国人?加拿大和美国之前的引渡条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接下来几天,孟女士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加拿大是全球范围内和美国签署引渡条约的100多个国家之一。所以,在满足充分条件的情况下,加拿大政府是有义务配合美国司法部的国际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引渡要求的。这个存在已久的条约规定,只有当潜在的罪行在美加两国都被视为犯罪时才可以进行引渡。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对孟女士和华为的指控是违反美国对伊朗的禁运条例。如果事实果真如此,我们不仅要好奇,违反美国的禁运条例怎么能在加拿大被视为潜在的犯罪呢?难道加拿大是美国的一个州不成?

日前在温哥华进行的保释听证会让我们看到了答案。检方的出席律师是加拿大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律师约翰•M•L•吉布-卡斯里(John M.L. Gibb-Carsley)。他指出,美国检方指控孟女士在参与一家名叫SkyCom的公司的运作时违法地从事了欺诈行为。检方认为华为通过非官方手段对SkyCom进行着实际控制,而SkyCom则一直做着进口美国产品(例如惠普的设备)并将其违规出口到伊朗的生意。用律师本人的话来说:“主要的指控是,SkyCom就是华为,华为就是SkyCom”。这样的指控让该案情绕过了“美国对伊朗禁运条例”不适用于加拿大的情况,也将双方的争论焦点放到了证明华为和SkyCom之间的关系上。孟女士的代理律师是著名的加拿大律师大卫•马丁(David Martin),他曾经是英属哥伦比亚省的加拿大律师协会主席。

根据CBC新闻,加拿大政府律师在周五的听证会中说孟女士被指控“谋划对多个国际机构的诈骗”。而这一项行为则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系统中都是违法的。因此,从这个指控来看,孟女士如果无法证明清白,是有可能会被引渡到美国的。

在这篇文章完稿的时候,周五的听证已经结束。由于时间关系,法院并没有做出最终是否允许孟女士保释的决定。加拿大时间周一早上,法院会继续就保释进行听证。无论孟女士被允许保释还是被拘留,她都要在加拿大高级法院接受关于引渡的听证。法官会据此听证会来判定孟女士是否构成“双重犯罪”,即同时违反了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如果构成“双重犯罪”的话,法官就会判定引渡罪成立。罪名成立后,法官需要对检方提供的证据进行听证和评估,并判断这些证据是否足以被认为是“prima facie”。“prima facie”是拉丁语中“基于第一印象”的意思。在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系统中,如果被判断为“prima facie”的话,就说明法官认定在初步验证之后有足够的补强证据(通俗理解中的佐证)去支持这样的一个可能案例。在听证之后,如果“prima facie”不成立,那么法官就要解除所有指控,如果“prima facie”成立,被指控的人还要再经历另一轮庭审,以进一步验证检方具体指控的罪名能否成立。

如果法官决定进行庭审并判定罪名成立,那么司法部长就要决定是否要将被指控人交给美国相关机构。即使决定移交被指控人到美国,被指控人仍有一次机会给司法部长提交材料进行解释。后者有权利在具体情况下(例如被指控人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者被压迫)拒绝移交被指控人。如果司法部长最终决定将被指控人移交美国,那么被指控人就会被送往美国的联邦法院进行庭审。

对于美加两国来说,这种刑事案件会因为牵扯到人身自由和安全而被格外小心地对待。结果就是冗长的司法流程。通常来说,一个案子要经过好几轮听证会和漫长的庭审才能得出结果。一场诉讼从开始到庭审需要的时间很难准确估计,因为每个法官都会根据各自法院的情况去安排庭审日程, 而且有众多因素都能影响这个过程,比如你是在联邦法院还是州法院,比如双方是否会刻意通过延期提交材料或者要求新的庭审时间来拉长战线。在有些法院,一场庭审可能会排到立案的九个月后才进行。但对于每年要处理大量案件的法院,例如纽约联邦法院,从立案到庭审的平均时间都要12个月甚至两年。而且,如果庭审后败诉方不同意法院的决定并向更高一级的法院申请抗议,那更高一级的法院可以选择重新进行听证。高一级的法院可以更改案件的结果,接着最终决定将由处理这个案件的最高级的法院来决定。所以,即使是最差的情况,加拿大决定将孟女士移交美国并接受庭审,我们可能也要等到两年、三年甚至更久之后才能知道这个案件的结果。正是由于如此冗长和复杂的司法程序,孟女士的案子从周五的听证到最终的结果可能会隔很久,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在这个诉讼期间里,诉讼双方都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孟女士作为华为公司的高管几乎不可能有精力参与到公司的运作当中。其实这个时候,可能几年后才会有消息的庭审结果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笔者认为这个过程更像是有心人通过法律程序去给华为公司造成负面的公众影响和公司运营。我们不难想象公司的首席财务官甚至是可能的接班人无法参与接下来两年的运作所带来的影响。在美国,我们会经常看到大公司为了少浪费时间、开支以及其他花费在诉讼上的资源,选择在开庭前就和解。所以尽管如此高调的事件必然会在市场上造成动荡,我们认为,大家应该看到整个事情的大的发展方向以及长期的心理预期,从而避免不理智的投资决定。

在事情发生之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告诉媒体,他事前已经知道执法部门的扣留计划,但他同时也否认了任何政治上的影响。然而,在加拿大的法律体系中,这样的执法并不需要总理的批准。所以,鉴于加拿大总理对此事的了解,很难让人相信政治影响不在这个事情的考量当中。而美国方面,尽管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表示他在事前已经知悉此事,但路透社却透露特朗普在G20会议前并不知道此事。这也令这整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和扑朔迷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