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从数据看中美贸易战输赢

发布日期:2018-12-10 07:53
摘要」根据目前的粗略贸易数字,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在美中两国互加关税的情况下,美国出口表现比中国差得多。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在持续的美中贸易战中,由于受到两国加征第一波关税的影响,双边商品出口大幅下降。

根据Haver Analytics整理的中国海关数据,这一观察可能与更广泛数据所描绘的情况相悖——2018年前10个月,中国对美出口增长了12.6%,达创纪录的3930亿美元,按人民币衡量,增幅将会更大。

此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同意休战90天、不再升级争端,尽管在此期间,所有现行关税都将保持不变。

粗略的贸易数字表明,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则受到损失。

如第一张图表所示,根据对Haver数据的分析,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中国对美商品出口同比增长13.5%,与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增速完全相同。


尽管华盛顿方面在7月和8月对1333种中国产品(在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中占500亿美元)加征了25%的关税,并在9月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但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

表面上看,这些强劲的双边贸易数据似乎意味着,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正在通过承受利润率降低或价格升高承担下这些关税。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出口商的表现要差得多: 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他们对中国的销售额实际上同比下降了0.2%,而中国从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额增长了20.6%。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巨大反差应是中国对美国商品实施关税反制导致的——在7月和8月,中国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而在9月,中国对另外6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5%至10%的关税。

然而,正如咨询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所指出,美国对华出口在关税实际加征很久之前就开始疲软,“很可能是因为中国的政府采购方去了其他地方”。

凯投宏观对双边贸易流动进行的更详尽分析表明,双向的贸易流动模式目前实际上都变得微妙得多。

截至9月的三个月中,美国对受第一波加征关税影响的1333种产品——从工业机器人和机车到牙科填充物和人体血液——的进口同比下降了约18%,表明25%的关税正在产生显著影响。

不过,凯投宏观的数据分析人员发现,美国对后一份20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激增,9月份同比增长20%。如第三张图表所示,这远远领先于没有受到任何一次加征关税影响的商品8%的增长率——这个增长率可以被视为“自然”增长率。


这加强了一种观点,即有一种“前期吃重”因素在起作用,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美国进口商在目前加征税率还是10%的时候,急着囤积这些商品,而不是等到加征税率计划提高至25%的明年1月1日后再购买,不过这一日期现已因90天休战期而推迟。

这种累积库存的做法意味着,无论贸易战是否有永久性解决方案,这些商品的中国对美出口——甚至可能是中国对美全部出口——在新的一年里都会显著减少。

然而,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昌认为,美国对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进口下降幅度不会像最初5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那么大,因为中国在这些产品上占有更大市场份额,“所以美国将更难找到替代供应国”。

从美国对华出口明细看,对比更为明显。中国最初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主要针对大豆、原油和海产品等大宗商品,凯投宏观发现,在截至9月的3个月里,中国对这份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同比下降了近60%。

刘昌说,即使剔除大豆,其余产品的美国对华出口额也同比下降了40%。鉴于大多数大豆种植于特朗普的支持州,大豆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商品。

“政府对许多采购决定实施管制,对中国而言是贸易争端中的一种手段,”威廉姆斯说。“一种影响是,只要关系稍一解冻,都会导致中国进口的转向比美国进口更快,(因为)在政府的指导下,中国对美国商品的进口可以在一夜之间增加。”

对于后续6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中国今年早些时候的进口曾稳步增加,但现在已开始持平,而对中国尚未加征关税的商品,中国的进口仍以大约25%的同比增速增长。

贸易战的迹象可能也开始体现到其他数据中。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印度主题研究部负责人马杜尔•杰哈(Madhur Jha)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迹象表明,贸易战不仅伤害了人们的情绪,而且已开始影响到数据变化。”她表示,中国采购经理指数中的新出口订单指数已有几个月处于收缩区间,即使出口本身在持续增长。

影响也不仅仅波及美国和中国,杰哈的数据显示,整个亚洲新兴市场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截至9月的6个月移动平均增长率为4%,低于一年前的7%。


这种疲软似乎主要发生在嵌入中国供应链的国家的出口上,在中国对美制成品出口开始减弱的几个月之前,这些国家也许就开始蒙受损失。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上周发布的数据显示,11月韩国对中国(其最大贸易伙伴)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5%,较10月17.6%的增幅大幅下滑,也是自2016年10月以来的首次月度同比收缩。

杰哈说,尽管美中相互加征的关税大部分在9月份才生效,“但我们已开始看到(整个亚洲)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不过,她补充称,很难区分关税的影响与更宏观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

然而,无论驱动因素是什么,只要这一趋势延伸下去,对亚洲新兴股票市场来说可能都是坏消息。

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的研究表明,亚洲新兴经济体出口与该地区股票的每股盈利增长之间存在着惊人的密切联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根据目前的粗略贸易数字,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在美中两国互加关税的情况下,美国出口表现比中国差得多。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在持续的美中贸易战中,由于受到两国加征第一波关税的影响,双边商品出口大幅下降。

根据Haver Analytics整理的中国海关数据,这一观察可能与更广泛数据所描绘的情况相悖——2018年前10个月,中国对美出口增长了12.6%,达创纪录的3930亿美元,按人民币衡量,增幅将会更大。

此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同意休战90天、不再升级争端,尽管在此期间,所有现行关税都将保持不变。

粗略的贸易数字表明,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则受到损失。

如第一张图表所示,根据对Haver数据的分析,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中国对美商品出口同比增长13.5%,与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增速完全相同。


尽管华盛顿方面在7月和8月对1333种中国产品(在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中占500亿美元)加征了25%的关税,并在9月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但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

表面上看,这些强劲的双边贸易数据似乎意味着,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正在通过承受利润率降低或价格升高承担下这些关税。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出口商的表现要差得多: 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他们对中国的销售额实际上同比下降了0.2%,而中国从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额增长了20.6%。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巨大反差应是中国对美国商品实施关税反制导致的——在7月和8月,中国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而在9月,中国对另外6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5%至10%的关税。

然而,正如咨询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所指出,美国对华出口在关税实际加征很久之前就开始疲软,“很可能是因为中国的政府采购方去了其他地方”。

凯投宏观对双边贸易流动进行的更详尽分析表明,双向的贸易流动模式目前实际上都变得微妙得多。

截至9月的三个月中,美国对受第一波加征关税影响的1333种产品——从工业机器人和机车到牙科填充物和人体血液——的进口同比下降了约18%,表明25%的关税正在产生显著影响。

不过,凯投宏观的数据分析人员发现,美国对后一份20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激增,9月份同比增长20%。如第三张图表所示,这远远领先于没有受到任何一次加征关税影响的商品8%的增长率——这个增长率可以被视为“自然”增长率。


这加强了一种观点,即有一种“前期吃重”因素在起作用,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美国进口商在目前加征税率还是10%的时候,急着囤积这些商品,而不是等到加征税率计划提高至25%的明年1月1日后再购买,不过这一日期现已因90天休战期而推迟。

这种累积库存的做法意味着,无论贸易战是否有永久性解决方案,这些商品的中国对美出口——甚至可能是中国对美全部出口——在新的一年里都会显著减少。

然而,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昌认为,美国对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进口下降幅度不会像最初5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那么大,因为中国在这些产品上占有更大市场份额,“所以美国将更难找到替代供应国”。

从美国对华出口明细看,对比更为明显。中国最初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主要针对大豆、原油和海产品等大宗商品,凯投宏观发现,在截至9月的3个月里,中国对这份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同比下降了近60%。

刘昌说,即使剔除大豆,其余产品的美国对华出口额也同比下降了40%。鉴于大多数大豆种植于特朗普的支持州,大豆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商品。

“政府对许多采购决定实施管制,对中国而言是贸易争端中的一种手段,”威廉姆斯说。“一种影响是,只要关系稍一解冻,都会导致中国进口的转向比美国进口更快,(因为)在政府的指导下,中国对美国商品的进口可以在一夜之间增加。”

对于后续6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中国今年早些时候的进口曾稳步增加,但现在已开始持平,而对中国尚未加征关税的商品,中国的进口仍以大约25%的同比增速增长。

贸易战的迹象可能也开始体现到其他数据中。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印度主题研究部负责人马杜尔•杰哈(Madhur Jha)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迹象表明,贸易战不仅伤害了人们的情绪,而且已开始影响到数据变化。”她表示,中国采购经理指数中的新出口订单指数已有几个月处于收缩区间,即使出口本身在持续增长。

影响也不仅仅波及美国和中国,杰哈的数据显示,整个亚洲新兴市场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截至9月的6个月移动平均增长率为4%,低于一年前的7%。


这种疲软似乎主要发生在嵌入中国供应链的国家的出口上,在中国对美制成品出口开始减弱的几个月之前,这些国家也许就开始蒙受损失。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上周发布的数据显示,11月韩国对中国(其最大贸易伙伴)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5%,较10月17.6%的增幅大幅下滑,也是自2016年10月以来的首次月度同比收缩。

杰哈说,尽管美中相互加征的关税大部分在9月份才生效,“但我们已开始看到(整个亚洲)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不过,她补充称,很难区分关税的影响与更宏观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

然而,无论驱动因素是什么,只要这一趋势延伸下去,对亚洲新兴股票市场来说可能都是坏消息。

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的研究表明,亚洲新兴经济体出口与该地区股票的每股盈利增长之间存在着惊人的密切联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根据目前的粗略贸易数字,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在美中两国互加关税的情况下,美国出口表现比中国差得多。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在持续的美中贸易战中,由于受到两国加征第一波关税的影响,双边商品出口大幅下降。

根据Haver Analytics整理的中国海关数据,这一观察可能与更广泛数据所描绘的情况相悖——2018年前10个月,中国对美出口增长了12.6%,达创纪录的3930亿美元,按人民币衡量,增幅将会更大。

此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同意休战90天、不再升级争端,尽管在此期间,所有现行关税都将保持不变。

粗略的贸易数字表明,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则受到损失。

如第一张图表所示,根据对Haver数据的分析,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中国对美商品出口同比增长13.5%,与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增速完全相同。


尽管华盛顿方面在7月和8月对1333种中国产品(在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中占500亿美元)加征了25%的关税,并在9月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但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

表面上看,这些强劲的双边贸易数据似乎意味着,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正在通过承受利润率降低或价格升高承担下这些关税。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出口商的表现要差得多: 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他们对中国的销售额实际上同比下降了0.2%,而中国从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额增长了20.6%。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巨大反差应是中国对美国商品实施关税反制导致的——在7月和8月,中国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而在9月,中国对另外6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5%至10%的关税。

然而,正如咨询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所指出,美国对华出口在关税实际加征很久之前就开始疲软,“很可能是因为中国的政府采购方去了其他地方”。

凯投宏观对双边贸易流动进行的更详尽分析表明,双向的贸易流动模式目前实际上都变得微妙得多。

截至9月的三个月中,美国对受第一波加征关税影响的1333种产品——从工业机器人和机车到牙科填充物和人体血液——的进口同比下降了约18%,表明25%的关税正在产生显著影响。

不过,凯投宏观的数据分析人员发现,美国对后一份20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激增,9月份同比增长20%。如第三张图表所示,这远远领先于没有受到任何一次加征关税影响的商品8%的增长率——这个增长率可以被视为“自然”增长率。


这加强了一种观点,即有一种“前期吃重”因素在起作用,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美国进口商在目前加征税率还是10%的时候,急着囤积这些商品,而不是等到加征税率计划提高至25%的明年1月1日后再购买,不过这一日期现已因90天休战期而推迟。

这种累积库存的做法意味着,无论贸易战是否有永久性解决方案,这些商品的中国对美出口——甚至可能是中国对美全部出口——在新的一年里都会显著减少。

然而,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昌认为,美国对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进口下降幅度不会像最初5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那么大,因为中国在这些产品上占有更大市场份额,“所以美国将更难找到替代供应国”。

从美国对华出口明细看,对比更为明显。中国最初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主要针对大豆、原油和海产品等大宗商品,凯投宏观发现,在截至9月的3个月里,中国对这份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同比下降了近60%。

刘昌说,即使剔除大豆,其余产品的美国对华出口额也同比下降了40%。鉴于大多数大豆种植于特朗普的支持州,大豆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商品。

“政府对许多采购决定实施管制,对中国而言是贸易争端中的一种手段,”威廉姆斯说。“一种影响是,只要关系稍一解冻,都会导致中国进口的转向比美国进口更快,(因为)在政府的指导下,中国对美国商品的进口可以在一夜之间增加。”

对于后续6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中国今年早些时候的进口曾稳步增加,但现在已开始持平,而对中国尚未加征关税的商品,中国的进口仍以大约25%的同比增速增长。

贸易战的迹象可能也开始体现到其他数据中。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印度主题研究部负责人马杜尔•杰哈(Madhur Jha)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迹象表明,贸易战不仅伤害了人们的情绪,而且已开始影响到数据变化。”她表示,中国采购经理指数中的新出口订单指数已有几个月处于收缩区间,即使出口本身在持续增长。

影响也不仅仅波及美国和中国,杰哈的数据显示,整个亚洲新兴市场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截至9月的6个月移动平均增长率为4%,低于一年前的7%。


这种疲软似乎主要发生在嵌入中国供应链的国家的出口上,在中国对美制成品出口开始减弱的几个月之前,这些国家也许就开始蒙受损失。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上周发布的数据显示,11月韩国对中国(其最大贸易伙伴)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5%,较10月17.6%的增幅大幅下滑,也是自2016年10月以来的首次月度同比收缩。

杰哈说,尽管美中相互加征的关税大部分在9月份才生效,“但我们已开始看到(整个亚洲)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不过,她补充称,很难区分关税的影响与更宏观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

然而,无论驱动因素是什么,只要这一趋势延伸下去,对亚洲新兴股票市场来说可能都是坏消息。

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的研究表明,亚洲新兴经济体出口与该地区股票的每股盈利增长之间存在着惊人的密切联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从数据看中美贸易战输赢

发布日期:2018-12-10 07:53
摘要」根据目前的粗略贸易数字,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在美中两国互加关税的情况下,美国出口表现比中国差得多。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在持续的美中贸易战中,由于受到两国加征第一波关税的影响,双边商品出口大幅下降。

根据Haver Analytics整理的中国海关数据,这一观察可能与更广泛数据所描绘的情况相悖——2018年前10个月,中国对美出口增长了12.6%,达创纪录的3930亿美元,按人民币衡量,增幅将会更大。

此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同意休战90天、不再升级争端,尽管在此期间,所有现行关税都将保持不变。

粗略的贸易数字表明,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则受到损失。

如第一张图表所示,根据对Haver数据的分析,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中国对美商品出口同比增长13.5%,与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增速完全相同。


尽管华盛顿方面在7月和8月对1333种中国产品(在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中占500亿美元)加征了25%的关税,并在9月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但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

表面上看,这些强劲的双边贸易数据似乎意味着,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正在通过承受利润率降低或价格升高承担下这些关税。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出口商的表现要差得多: 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他们对中国的销售额实际上同比下降了0.2%,而中国从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额增长了20.6%。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巨大反差应是中国对美国商品实施关税反制导致的——在7月和8月,中国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而在9月,中国对另外6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5%至10%的关税。

然而,正如咨询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所指出,美国对华出口在关税实际加征很久之前就开始疲软,“很可能是因为中国的政府采购方去了其他地方”。

凯投宏观对双边贸易流动进行的更详尽分析表明,双向的贸易流动模式目前实际上都变得微妙得多。

截至9月的三个月中,美国对受第一波加征关税影响的1333种产品——从工业机器人和机车到牙科填充物和人体血液——的进口同比下降了约18%,表明25%的关税正在产生显著影响。

不过,凯投宏观的数据分析人员发现,美国对后一份20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激增,9月份同比增长20%。如第三张图表所示,这远远领先于没有受到任何一次加征关税影响的商品8%的增长率——这个增长率可以被视为“自然”增长率。


这加强了一种观点,即有一种“前期吃重”因素在起作用,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美国进口商在目前加征税率还是10%的时候,急着囤积这些商品,而不是等到加征税率计划提高至25%的明年1月1日后再购买,不过这一日期现已因90天休战期而推迟。

这种累积库存的做法意味着,无论贸易战是否有永久性解决方案,这些商品的中国对美出口——甚至可能是中国对美全部出口——在新的一年里都会显著减少。

然而,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昌认为,美国对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进口下降幅度不会像最初5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那么大,因为中国在这些产品上占有更大市场份额,“所以美国将更难找到替代供应国”。

从美国对华出口明细看,对比更为明显。中国最初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主要针对大豆、原油和海产品等大宗商品,凯投宏观发现,在截至9月的3个月里,中国对这份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同比下降了近60%。

刘昌说,即使剔除大豆,其余产品的美国对华出口额也同比下降了40%。鉴于大多数大豆种植于特朗普的支持州,大豆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商品。

“政府对许多采购决定实施管制,对中国而言是贸易争端中的一种手段,”威廉姆斯说。“一种影响是,只要关系稍一解冻,都会导致中国进口的转向比美国进口更快,(因为)在政府的指导下,中国对美国商品的进口可以在一夜之间增加。”

对于后续6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中国今年早些时候的进口曾稳步增加,但现在已开始持平,而对中国尚未加征关税的商品,中国的进口仍以大约25%的同比增速增长。

贸易战的迹象可能也开始体现到其他数据中。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印度主题研究部负责人马杜尔•杰哈(Madhur Jha)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迹象表明,贸易战不仅伤害了人们的情绪,而且已开始影响到数据变化。”她表示,中国采购经理指数中的新出口订单指数已有几个月处于收缩区间,即使出口本身在持续增长。

影响也不仅仅波及美国和中国,杰哈的数据显示,整个亚洲新兴市场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截至9月的6个月移动平均增长率为4%,低于一年前的7%。


这种疲软似乎主要发生在嵌入中国供应链的国家的出口上,在中国对美制成品出口开始减弱的几个月之前,这些国家也许就开始蒙受损失。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上周发布的数据显示,11月韩国对中国(其最大贸易伙伴)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5%,较10月17.6%的增幅大幅下滑,也是自2016年10月以来的首次月度同比收缩。

杰哈说,尽管美中相互加征的关税大部分在9月份才生效,“但我们已开始看到(整个亚洲)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不过,她补充称,很难区分关税的影响与更宏观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

然而,无论驱动因素是什么,只要这一趋势延伸下去,对亚洲新兴股票市场来说可能都是坏消息。

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的研究表明,亚洲新兴经济体出口与该地区股票的每股盈利增长之间存在着惊人的密切联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根据目前的粗略贸易数字,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在美中两国互加关税的情况下,美国出口表现比中国差得多。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在持续的美中贸易战中,由于受到两国加征第一波关税的影响,双边商品出口大幅下降。

根据Haver Analytics整理的中国海关数据,这一观察可能与更广泛数据所描绘的情况相悖——2018年前10个月,中国对美出口增长了12.6%,达创纪录的3930亿美元,按人民币衡量,增幅将会更大。

此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同意休战90天、不再升级争端,尽管在此期间,所有现行关税都将保持不变。

粗略的贸易数字表明,中国正在“赢得”贸易战,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则受到损失。

如第一张图表所示,根据对Haver数据的分析,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中国对美商品出口同比增长13.5%,与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增速完全相同。


尽管华盛顿方面在7月和8月对1333种中国产品(在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中占500亿美元)加征了25%的关税,并在9月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但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

表面上看,这些强劲的双边贸易数据似乎意味着,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正在通过承受利润率降低或价格升高承担下这些关税。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出口商的表现要差得多: 截至10月的三个月中,他们对中国的销售额实际上同比下降了0.2%,而中国从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额增长了20.6%。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巨大反差应是中国对美国商品实施关税反制导致的——在7月和8月,中国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而在9月,中国对另外6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5%至10%的关税。

然而,正如咨询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所指出,美国对华出口在关税实际加征很久之前就开始疲软,“很可能是因为中国的政府采购方去了其他地方”。

凯投宏观对双边贸易流动进行的更详尽分析表明,双向的贸易流动模式目前实际上都变得微妙得多。

截至9月的三个月中,美国对受第一波加征关税影响的1333种产品——从工业机器人和机车到牙科填充物和人体血液——的进口同比下降了约18%,表明25%的关税正在产生显著影响。

不过,凯投宏观的数据分析人员发现,美国对后一份20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激增,9月份同比增长20%。如第三张图表所示,这远远领先于没有受到任何一次加征关税影响的商品8%的增长率——这个增长率可以被视为“自然”增长率。


这加强了一种观点,即有一种“前期吃重”因素在起作用,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美国进口商在目前加征税率还是10%的时候,急着囤积这些商品,而不是等到加征税率计划提高至25%的明年1月1日后再购买,不过这一日期现已因90天休战期而推迟。

这种累积库存的做法意味着,无论贸易战是否有永久性解决方案,这些商品的中国对美出口——甚至可能是中国对美全部出口——在新的一年里都会显著减少。

然而,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昌认为,美国对2000亿美元清单上商品的进口下降幅度不会像最初5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那么大,因为中国在这些产品上占有更大市场份额,“所以美国将更难找到替代供应国”。

从美国对华出口明细看,对比更为明显。中国最初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主要针对大豆、原油和海产品等大宗商品,凯投宏观发现,在截至9月的3个月里,中国对这份清单上的商品的进口同比下降了近60%。

刘昌说,即使剔除大豆,其余产品的美国对华出口额也同比下降了40%。鉴于大多数大豆种植于特朗普的支持州,大豆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商品。

“政府对许多采购决定实施管制,对中国而言是贸易争端中的一种手段,”威廉姆斯说。“一种影响是,只要关系稍一解冻,都会导致中国进口的转向比美国进口更快,(因为)在政府的指导下,中国对美国商品的进口可以在一夜之间增加。”

对于后续6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中国今年早些时候的进口曾稳步增加,但现在已开始持平,而对中国尚未加征关税的商品,中国的进口仍以大约25%的同比增速增长。

贸易战的迹象可能也开始体现到其他数据中。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印度主题研究部负责人马杜尔•杰哈(Madhur Jha)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迹象表明,贸易战不仅伤害了人们的情绪,而且已开始影响到数据变化。”她表示,中国采购经理指数中的新出口订单指数已有几个月处于收缩区间,即使出口本身在持续增长。

影响也不仅仅波及美国和中国,杰哈的数据显示,整个亚洲新兴市场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截至9月的6个月移动平均增长率为4%,低于一年前的7%。


这种疲软似乎主要发生在嵌入中国供应链的国家的出口上,在中国对美制成品出口开始减弱的几个月之前,这些国家也许就开始蒙受损失。

花旗(Citi)分析师表示,上周发布的数据显示,11月韩国对中国(其最大贸易伙伴)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5%,较10月17.6%的增幅大幅下滑,也是自2016年10月以来的首次月度同比收缩。

杰哈说,尽管美中相互加征的关税大部分在9月份才生效,“但我们已开始看到(整个亚洲)的出口增长开始放缓。”不过,她补充称,很难区分关税的影响与更宏观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

然而,无论驱动因素是什么,只要这一趋势延伸下去,对亚洲新兴股票市场来说可能都是坏消息。

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的研究表明,亚洲新兴经济体出口与该地区股票的每股盈利增长之间存在着惊人的密切联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