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罗伊特的告别赛:库卡与美的蜜月结束

发布日期:2018-12-08 02:18
摘要」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



撰文 / 钱伯彦

■ “中国市场的发展变化和我们(库卡)所想的并不一致”,12月1日,在库卡首席执行官蒂尔·罗伊特(Till Reuter)提前解约后的第六日,美的集团副总裁、库卡监事会主席顾炎民终于打破了沉默。

11月26日,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德国库卡于当地时间深夜宣布了上述消息。

 “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也正因为如此,经过和罗伊特的长谈之后,我们得出共识:是时候让康采恩(Konzern)的顶端发生些变化了。”顾炎民在接受德国《世界报》专访时表示,人事变化不会影响两年半前美的集团收购库卡时所作出的承诺:“美的集团确保奥格斯堡(Augsburg)的总部地位,库卡的企业战略也不会变化。”

顾炎民给出的理由似乎不无道理。库卡2018财年三季度报表显示,该财年前9个月营收为24.48亿欧元,比去年同期下降5.7%;息税前收益为9390万欧元,同比下降了超过15.2%。

但是这个解释没能安抚德国人——在罗伊特和监事会达成提前解约共识这一点上,不和谐音始终存在。 “这并不是我的决定,我不愿意离开,我很伤心,但是我们还得前行。”在被解聘的次日,罗伊特在接受奥格斯堡当地媒体(Augsburger Allgemeinen)采访时说。

让罗伊特略感欣慰的是,监事会中的四位职工监事力挺罗伊特“直至最后一秒”。

支持罗伊特的还有绝大多数库卡员工。11月29日,被解聘后的第三天,罗伊特自掏腰包邀请1550名库卡员工观看当晚的奥格斯堡美洲豹冰球队比赛。

当天下午在库卡奥格斯堡总部的所有会议都被推迟或取消,只为了这场罗伊特的“告别赛”。

“他就是我们的Mr. Kuka,许多员工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得到消息时有人甚至眼含泪水。” 观看比赛的库卡工会主席Michael Leppek不无遗憾的说。

当晚奥格斯堡美洲豹以6:2大胜客队狼堡,但是场内无人庆祝。“比赛赢了我当然很高兴,但是这场比赛太苦涩了”,一位在库卡工作超过二十年的技术工人一度有些哽咽:“没有人会在圣诞节前被炒鱿鱼,我只希望美的不要把我们都炒了。”

罗伊特执掌库卡已经九年,曾经任职投资银行的他成功带领库卡走出金融危机,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库卡过于依赖汽车行业的结构性问题。

在罗伊特任内,库卡的营收几乎翻了两倍,利润也逐年增长。也正是罗伊特在2016年顶住了来自德国政界的压力,大力推动了美的集团成功收购库卡。今年4月,罗伊特还对《经济周刊》(Wirtschaftswoche)表示,“我们要证明,中德两国合作可以为双方都带来利益。”


罗伊特自2009年上任以来,库卡的营收和利润一直稳步攀升,这也使得美的集团解聘罗伊特的决定显得急躁、充满争议。     图源:Augsburger Allgemeinen
如果说罗伊特的离职在库卡内部渲染出一幕悲剧,那么在德国社会和政界则是引爆了一枚炸弹。“我当时就在质疑这笔收购”,欧盟委员会委员厄廷格(Günther Oettinger)对此表示忧虑,“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欧洲工业政策,核心科技不能落在别人手上。” 厄廷格还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库卡的研发中心必须留在奥格斯堡。

2016年美的收购库卡时,保守的德国政界有不少高层官员认为这是个拓展中国市场的绝佳机会,也正因为此这笔收购最终被放行。但时至今日,在最自由的学术界也对中资收购有了不同看法。“库卡事件说明,欧洲企业在中资控制下的自主决策空间和回旋余地将会越来越小”,柏林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副主任Mikko Huotari对德国《商报》说。

2016年,德国政府迅速通过了更为严格的《外商投资法案》,将审查时间从2个月延长至4个月。今年8月7日,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宣布,联邦议会决定将针对外资收购的审查范围扩大,非欧盟外资占股超过15%都需要严格审核,而此前该比例为25%。

“我们要成为中国第一,为此我们必须追求更快的增长”,顾炎民在为解聘罗伊特的决定辩护时,仍不忘记展示美的集团的雄心壮志。也许顾炎民认为“画大饼”和“扩张”是安抚库卡老员工的最好方式,可是德国人两年以来始终吃不惯中国大饼。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的勃勃野心早在2015年就初露端倪。当年美的和库卡的老对手安川电机(Yaskawa)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在整合了安川电机的控制技术后,美的推出了面向养老康复市场和工业市场的机器人产品;2016年,除了库卡,美的收购了以色列公司高创(Servotronix),希望能以此提高集团的运动控制技术;2017年,发那科(FANUC)原欧洲区总裁Olaf Gehrels出任美的机器人公司总经理,Gehrels为美的带去的正是发那科最擅长的高精度技术。

许多德国行业人士认为,美的集团经过数年的准备,从幕后走到前台的时机已经到来。

库卡人对于库卡在美的内扮演的角色更是忧心忡忡。罗伊特在位九年的重大业绩之一就是大力开拓智能制造市场,减轻库卡对于汽车领域的严重依赖,目前汽车业务占库卡总营收的比例,已经从2009年的80%下降到50%左右。

但是美的和安川电机的合资公司针对的同样是工业领域(特别是智能制造),即便美的把Swisslog划为库卡下属子公司(主要面向智能物流领域),也不足以平息库卡对于自己在美的可能从核心球员沦为板凳球员的怀疑。如果库卡过去十年来在工业领域的进展由此毁于一旦,那无异于否定罗伊特任上所做的一切。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快速扩张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则是对技术耕耘的相对轻视。今年7月,库卡宣布出售位于德国卡尔斯鲁厄的子公司Connyun。作为2016年建立的初创公司,Connyun主要业务为工业物联网(lloT),且一度被视为库卡在lloT领域给出的解决方案之一。对于出售Connyun的理由,库卡官方并未给出解释,但是结合库卡从2016-2018年半年报发布会的演示文稿中物联网和云计算内容被悄悄删除,对于美的从中干涉的怀疑始终甚嚣尘上。


2016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特别将工业4.0作为库卡未来战略之一,其中工业物联网更是被视为新商业模型被特别强调。(从左至右的四大支柱分别为分布式机器人、Eco系统生产、大数据和AI以及工业物联网)  图源:库卡

2017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没有出现任何有关工业4.0的内容,工业物联网和大数据等内容也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智能物流和医疗机器人领域。这些细微的变化也许暗示着美的对库卡战略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图源:库卡
对于研发的轻视也明显体现在库卡的财报上。

在美的正式收购库卡之后的第一个财年——2017财年,库卡的营收从29.5亿欧元增长至34.8亿欧元,增长了18%。同期的研发支出为1.29亿欧元,仅仅增长了1.6%。不仅无法与其他在工业4.0上砸重金的德国企业相提并论,即使是在营收几乎零增长的2016财年,库卡的研发支出也增加至1.27亿欧元,增幅达20%。

“过去两年以来我们没有向库卡管理层派任何人,现在依然不会”,顾炎民在访谈中否认了一切美的已经,或者干涉库卡内部事务的猜测。顾炎民透露,目前仅有两人的库卡董事会(目前仅有临时CEO Peter Mohnen和CFO Andreas Pabst)将会补充一位有技术背景的人士,至于这第三位董事是否将正式接任罗伊特的职位,顾炎民保持了沉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



撰文 / 钱伯彦

■ “中国市场的发展变化和我们(库卡)所想的并不一致”,12月1日,在库卡首席执行官蒂尔·罗伊特(Till Reuter)提前解约后的第六日,美的集团副总裁、库卡监事会主席顾炎民终于打破了沉默。

11月26日,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德国库卡于当地时间深夜宣布了上述消息。

 “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也正因为如此,经过和罗伊特的长谈之后,我们得出共识:是时候让康采恩(Konzern)的顶端发生些变化了。”顾炎民在接受德国《世界报》专访时表示,人事变化不会影响两年半前美的集团收购库卡时所作出的承诺:“美的集团确保奥格斯堡(Augsburg)的总部地位,库卡的企业战略也不会变化。”

顾炎民给出的理由似乎不无道理。库卡2018财年三季度报表显示,该财年前9个月营收为24.48亿欧元,比去年同期下降5.7%;息税前收益为9390万欧元,同比下降了超过15.2%。

但是这个解释没能安抚德国人——在罗伊特和监事会达成提前解约共识这一点上,不和谐音始终存在。 “这并不是我的决定,我不愿意离开,我很伤心,但是我们还得前行。”在被解聘的次日,罗伊特在接受奥格斯堡当地媒体(Augsburger Allgemeinen)采访时说。

让罗伊特略感欣慰的是,监事会中的四位职工监事力挺罗伊特“直至最后一秒”。

支持罗伊特的还有绝大多数库卡员工。11月29日,被解聘后的第三天,罗伊特自掏腰包邀请1550名库卡员工观看当晚的奥格斯堡美洲豹冰球队比赛。

当天下午在库卡奥格斯堡总部的所有会议都被推迟或取消,只为了这场罗伊特的“告别赛”。

“他就是我们的Mr. Kuka,许多员工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得到消息时有人甚至眼含泪水。” 观看比赛的库卡工会主席Michael Leppek不无遗憾的说。

当晚奥格斯堡美洲豹以6:2大胜客队狼堡,但是场内无人庆祝。“比赛赢了我当然很高兴,但是这场比赛太苦涩了”,一位在库卡工作超过二十年的技术工人一度有些哽咽:“没有人会在圣诞节前被炒鱿鱼,我只希望美的不要把我们都炒了。”

罗伊特执掌库卡已经九年,曾经任职投资银行的他成功带领库卡走出金融危机,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库卡过于依赖汽车行业的结构性问题。

在罗伊特任内,库卡的营收几乎翻了两倍,利润也逐年增长。也正是罗伊特在2016年顶住了来自德国政界的压力,大力推动了美的集团成功收购库卡。今年4月,罗伊特还对《经济周刊》(Wirtschaftswoche)表示,“我们要证明,中德两国合作可以为双方都带来利益。”


罗伊特自2009年上任以来,库卡的营收和利润一直稳步攀升,这也使得美的集团解聘罗伊特的决定显得急躁、充满争议。     图源:Augsburger Allgemeinen
如果说罗伊特的离职在库卡内部渲染出一幕悲剧,那么在德国社会和政界则是引爆了一枚炸弹。“我当时就在质疑这笔收购”,欧盟委员会委员厄廷格(Günther Oettinger)对此表示忧虑,“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欧洲工业政策,核心科技不能落在别人手上。” 厄廷格还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库卡的研发中心必须留在奥格斯堡。

2016年美的收购库卡时,保守的德国政界有不少高层官员认为这是个拓展中国市场的绝佳机会,也正因为此这笔收购最终被放行。但时至今日,在最自由的学术界也对中资收购有了不同看法。“库卡事件说明,欧洲企业在中资控制下的自主决策空间和回旋余地将会越来越小”,柏林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副主任Mikko Huotari对德国《商报》说。

2016年,德国政府迅速通过了更为严格的《外商投资法案》,将审查时间从2个月延长至4个月。今年8月7日,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宣布,联邦议会决定将针对外资收购的审查范围扩大,非欧盟外资占股超过15%都需要严格审核,而此前该比例为25%。

“我们要成为中国第一,为此我们必须追求更快的增长”,顾炎民在为解聘罗伊特的决定辩护时,仍不忘记展示美的集团的雄心壮志。也许顾炎民认为“画大饼”和“扩张”是安抚库卡老员工的最好方式,可是德国人两年以来始终吃不惯中国大饼。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的勃勃野心早在2015年就初露端倪。当年美的和库卡的老对手安川电机(Yaskawa)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在整合了安川电机的控制技术后,美的推出了面向养老康复市场和工业市场的机器人产品;2016年,除了库卡,美的收购了以色列公司高创(Servotronix),希望能以此提高集团的运动控制技术;2017年,发那科(FANUC)原欧洲区总裁Olaf Gehrels出任美的机器人公司总经理,Gehrels为美的带去的正是发那科最擅长的高精度技术。

许多德国行业人士认为,美的集团经过数年的准备,从幕后走到前台的时机已经到来。

库卡人对于库卡在美的内扮演的角色更是忧心忡忡。罗伊特在位九年的重大业绩之一就是大力开拓智能制造市场,减轻库卡对于汽车领域的严重依赖,目前汽车业务占库卡总营收的比例,已经从2009年的80%下降到50%左右。

但是美的和安川电机的合资公司针对的同样是工业领域(特别是智能制造),即便美的把Swisslog划为库卡下属子公司(主要面向智能物流领域),也不足以平息库卡对于自己在美的可能从核心球员沦为板凳球员的怀疑。如果库卡过去十年来在工业领域的进展由此毁于一旦,那无异于否定罗伊特任上所做的一切。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快速扩张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则是对技术耕耘的相对轻视。今年7月,库卡宣布出售位于德国卡尔斯鲁厄的子公司Connyun。作为2016年建立的初创公司,Connyun主要业务为工业物联网(lloT),且一度被视为库卡在lloT领域给出的解决方案之一。对于出售Connyun的理由,库卡官方并未给出解释,但是结合库卡从2016-2018年半年报发布会的演示文稿中物联网和云计算内容被悄悄删除,对于美的从中干涉的怀疑始终甚嚣尘上。


2016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特别将工业4.0作为库卡未来战略之一,其中工业物联网更是被视为新商业模型被特别强调。(从左至右的四大支柱分别为分布式机器人、Eco系统生产、大数据和AI以及工业物联网)  图源:库卡

2017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没有出现任何有关工业4.0的内容,工业物联网和大数据等内容也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智能物流和医疗机器人领域。这些细微的变化也许暗示着美的对库卡战略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图源:库卡
对于研发的轻视也明显体现在库卡的财报上。

在美的正式收购库卡之后的第一个财年——2017财年,库卡的营收从29.5亿欧元增长至34.8亿欧元,增长了18%。同期的研发支出为1.29亿欧元,仅仅增长了1.6%。不仅无法与其他在工业4.0上砸重金的德国企业相提并论,即使是在营收几乎零增长的2016财年,库卡的研发支出也增加至1.27亿欧元,增幅达20%。

“过去两年以来我们没有向库卡管理层派任何人,现在依然不会”,顾炎民在访谈中否认了一切美的已经,或者干涉库卡内部事务的猜测。顾炎民透露,目前仅有两人的库卡董事会(目前仅有临时CEO Peter Mohnen和CFO Andreas Pabst)将会补充一位有技术背景的人士,至于这第三位董事是否将正式接任罗伊特的职位,顾炎民保持了沉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



撰文 / 钱伯彦

■ “中国市场的发展变化和我们(库卡)所想的并不一致”,12月1日,在库卡首席执行官蒂尔·罗伊特(Till Reuter)提前解约后的第六日,美的集团副总裁、库卡监事会主席顾炎民终于打破了沉默。

11月26日,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德国库卡于当地时间深夜宣布了上述消息。

 “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也正因为如此,经过和罗伊特的长谈之后,我们得出共识:是时候让康采恩(Konzern)的顶端发生些变化了。”顾炎民在接受德国《世界报》专访时表示,人事变化不会影响两年半前美的集团收购库卡时所作出的承诺:“美的集团确保奥格斯堡(Augsburg)的总部地位,库卡的企业战略也不会变化。”

顾炎民给出的理由似乎不无道理。库卡2018财年三季度报表显示,该财年前9个月营收为24.48亿欧元,比去年同期下降5.7%;息税前收益为9390万欧元,同比下降了超过15.2%。

但是这个解释没能安抚德国人——在罗伊特和监事会达成提前解约共识这一点上,不和谐音始终存在。 “这并不是我的决定,我不愿意离开,我很伤心,但是我们还得前行。”在被解聘的次日,罗伊特在接受奥格斯堡当地媒体(Augsburger Allgemeinen)采访时说。

让罗伊特略感欣慰的是,监事会中的四位职工监事力挺罗伊特“直至最后一秒”。

支持罗伊特的还有绝大多数库卡员工。11月29日,被解聘后的第三天,罗伊特自掏腰包邀请1550名库卡员工观看当晚的奥格斯堡美洲豹冰球队比赛。

当天下午在库卡奥格斯堡总部的所有会议都被推迟或取消,只为了这场罗伊特的“告别赛”。

“他就是我们的Mr. Kuka,许多员工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得到消息时有人甚至眼含泪水。” 观看比赛的库卡工会主席Michael Leppek不无遗憾的说。

当晚奥格斯堡美洲豹以6:2大胜客队狼堡,但是场内无人庆祝。“比赛赢了我当然很高兴,但是这场比赛太苦涩了”,一位在库卡工作超过二十年的技术工人一度有些哽咽:“没有人会在圣诞节前被炒鱿鱼,我只希望美的不要把我们都炒了。”

罗伊特执掌库卡已经九年,曾经任职投资银行的他成功带领库卡走出金融危机,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库卡过于依赖汽车行业的结构性问题。

在罗伊特任内,库卡的营收几乎翻了两倍,利润也逐年增长。也正是罗伊特在2016年顶住了来自德国政界的压力,大力推动了美的集团成功收购库卡。今年4月,罗伊特还对《经济周刊》(Wirtschaftswoche)表示,“我们要证明,中德两国合作可以为双方都带来利益。”


罗伊特自2009年上任以来,库卡的营收和利润一直稳步攀升,这也使得美的集团解聘罗伊特的决定显得急躁、充满争议。     图源:Augsburger Allgemeinen
如果说罗伊特的离职在库卡内部渲染出一幕悲剧,那么在德国社会和政界则是引爆了一枚炸弹。“我当时就在质疑这笔收购”,欧盟委员会委员厄廷格(Günther Oettinger)对此表示忧虑,“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欧洲工业政策,核心科技不能落在别人手上。” 厄廷格还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库卡的研发中心必须留在奥格斯堡。

2016年美的收购库卡时,保守的德国政界有不少高层官员认为这是个拓展中国市场的绝佳机会,也正因为此这笔收购最终被放行。但时至今日,在最自由的学术界也对中资收购有了不同看法。“库卡事件说明,欧洲企业在中资控制下的自主决策空间和回旋余地将会越来越小”,柏林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副主任Mikko Huotari对德国《商报》说。

2016年,德国政府迅速通过了更为严格的《外商投资法案》,将审查时间从2个月延长至4个月。今年8月7日,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宣布,联邦议会决定将针对外资收购的审查范围扩大,非欧盟外资占股超过15%都需要严格审核,而此前该比例为25%。

“我们要成为中国第一,为此我们必须追求更快的增长”,顾炎民在为解聘罗伊特的决定辩护时,仍不忘记展示美的集团的雄心壮志。也许顾炎民认为“画大饼”和“扩张”是安抚库卡老员工的最好方式,可是德国人两年以来始终吃不惯中国大饼。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的勃勃野心早在2015年就初露端倪。当年美的和库卡的老对手安川电机(Yaskawa)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在整合了安川电机的控制技术后,美的推出了面向养老康复市场和工业市场的机器人产品;2016年,除了库卡,美的收购了以色列公司高创(Servotronix),希望能以此提高集团的运动控制技术;2017年,发那科(FANUC)原欧洲区总裁Olaf Gehrels出任美的机器人公司总经理,Gehrels为美的带去的正是发那科最擅长的高精度技术。

许多德国行业人士认为,美的集团经过数年的准备,从幕后走到前台的时机已经到来。

库卡人对于库卡在美的内扮演的角色更是忧心忡忡。罗伊特在位九年的重大业绩之一就是大力开拓智能制造市场,减轻库卡对于汽车领域的严重依赖,目前汽车业务占库卡总营收的比例,已经从2009年的80%下降到50%左右。

但是美的和安川电机的合资公司针对的同样是工业领域(特别是智能制造),即便美的把Swisslog划为库卡下属子公司(主要面向智能物流领域),也不足以平息库卡对于自己在美的可能从核心球员沦为板凳球员的怀疑。如果库卡过去十年来在工业领域的进展由此毁于一旦,那无异于否定罗伊特任上所做的一切。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快速扩张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则是对技术耕耘的相对轻视。今年7月,库卡宣布出售位于德国卡尔斯鲁厄的子公司Connyun。作为2016年建立的初创公司,Connyun主要业务为工业物联网(lloT),且一度被视为库卡在lloT领域给出的解决方案之一。对于出售Connyun的理由,库卡官方并未给出解释,但是结合库卡从2016-2018年半年报发布会的演示文稿中物联网和云计算内容被悄悄删除,对于美的从中干涉的怀疑始终甚嚣尘上。


2016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特别将工业4.0作为库卡未来战略之一,其中工业物联网更是被视为新商业模型被特别强调。(从左至右的四大支柱分别为分布式机器人、Eco系统生产、大数据和AI以及工业物联网)  图源:库卡

2017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没有出现任何有关工业4.0的内容,工业物联网和大数据等内容也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智能物流和医疗机器人领域。这些细微的变化也许暗示着美的对库卡战略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图源:库卡
对于研发的轻视也明显体现在库卡的财报上。

在美的正式收购库卡之后的第一个财年——2017财年,库卡的营收从29.5亿欧元增长至34.8亿欧元,增长了18%。同期的研发支出为1.29亿欧元,仅仅增长了1.6%。不仅无法与其他在工业4.0上砸重金的德国企业相提并论,即使是在营收几乎零增长的2016财年,库卡的研发支出也增加至1.27亿欧元,增幅达20%。

“过去两年以来我们没有向库卡管理层派任何人,现在依然不会”,顾炎民在访谈中否认了一切美的已经,或者干涉库卡内部事务的猜测。顾炎民透露,目前仅有两人的库卡董事会(目前仅有临时CEO Peter Mohnen和CFO Andreas Pabst)将会补充一位有技术背景的人士,至于这第三位董事是否将正式接任罗伊特的职位,顾炎民保持了沉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罗伊特的告别赛:库卡与美的蜜月结束

发布日期:2018-12-08 02:18
摘要」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



撰文 / 钱伯彦

■ “中国市场的发展变化和我们(库卡)所想的并不一致”,12月1日,在库卡首席执行官蒂尔·罗伊特(Till Reuter)提前解约后的第六日,美的集团副总裁、库卡监事会主席顾炎民终于打破了沉默。

11月26日,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德国库卡于当地时间深夜宣布了上述消息。

 “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也正因为如此,经过和罗伊特的长谈之后,我们得出共识:是时候让康采恩(Konzern)的顶端发生些变化了。”顾炎民在接受德国《世界报》专访时表示,人事变化不会影响两年半前美的集团收购库卡时所作出的承诺:“美的集团确保奥格斯堡(Augsburg)的总部地位,库卡的企业战略也不会变化。”

顾炎民给出的理由似乎不无道理。库卡2018财年三季度报表显示,该财年前9个月营收为24.48亿欧元,比去年同期下降5.7%;息税前收益为9390万欧元,同比下降了超过15.2%。

但是这个解释没能安抚德国人——在罗伊特和监事会达成提前解约共识这一点上,不和谐音始终存在。 “这并不是我的决定,我不愿意离开,我很伤心,但是我们还得前行。”在被解聘的次日,罗伊特在接受奥格斯堡当地媒体(Augsburger Allgemeinen)采访时说。

让罗伊特略感欣慰的是,监事会中的四位职工监事力挺罗伊特“直至最后一秒”。

支持罗伊特的还有绝大多数库卡员工。11月29日,被解聘后的第三天,罗伊特自掏腰包邀请1550名库卡员工观看当晚的奥格斯堡美洲豹冰球队比赛。

当天下午在库卡奥格斯堡总部的所有会议都被推迟或取消,只为了这场罗伊特的“告别赛”。

“他就是我们的Mr. Kuka,许多员工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得到消息时有人甚至眼含泪水。” 观看比赛的库卡工会主席Michael Leppek不无遗憾的说。

当晚奥格斯堡美洲豹以6:2大胜客队狼堡,但是场内无人庆祝。“比赛赢了我当然很高兴,但是这场比赛太苦涩了”,一位在库卡工作超过二十年的技术工人一度有些哽咽:“没有人会在圣诞节前被炒鱿鱼,我只希望美的不要把我们都炒了。”

罗伊特执掌库卡已经九年,曾经任职投资银行的他成功带领库卡走出金融危机,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库卡过于依赖汽车行业的结构性问题。

在罗伊特任内,库卡的营收几乎翻了两倍,利润也逐年增长。也正是罗伊特在2016年顶住了来自德国政界的压力,大力推动了美的集团成功收购库卡。今年4月,罗伊特还对《经济周刊》(Wirtschaftswoche)表示,“我们要证明,中德两国合作可以为双方都带来利益。”


罗伊特自2009年上任以来,库卡的营收和利润一直稳步攀升,这也使得美的集团解聘罗伊特的决定显得急躁、充满争议。     图源:Augsburger Allgemeinen
如果说罗伊特的离职在库卡内部渲染出一幕悲剧,那么在德国社会和政界则是引爆了一枚炸弹。“我当时就在质疑这笔收购”,欧盟委员会委员厄廷格(Günther Oettinger)对此表示忧虑,“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欧洲工业政策,核心科技不能落在别人手上。” 厄廷格还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库卡的研发中心必须留在奥格斯堡。

2016年美的收购库卡时,保守的德国政界有不少高层官员认为这是个拓展中国市场的绝佳机会,也正因为此这笔收购最终被放行。但时至今日,在最自由的学术界也对中资收购有了不同看法。“库卡事件说明,欧洲企业在中资控制下的自主决策空间和回旋余地将会越来越小”,柏林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副主任Mikko Huotari对德国《商报》说。

2016年,德国政府迅速通过了更为严格的《外商投资法案》,将审查时间从2个月延长至4个月。今年8月7日,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宣布,联邦议会决定将针对外资收购的审查范围扩大,非欧盟外资占股超过15%都需要严格审核,而此前该比例为25%。

“我们要成为中国第一,为此我们必须追求更快的增长”,顾炎民在为解聘罗伊特的决定辩护时,仍不忘记展示美的集团的雄心壮志。也许顾炎民认为“画大饼”和“扩张”是安抚库卡老员工的最好方式,可是德国人两年以来始终吃不惯中国大饼。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的勃勃野心早在2015年就初露端倪。当年美的和库卡的老对手安川电机(Yaskawa)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在整合了安川电机的控制技术后,美的推出了面向养老康复市场和工业市场的机器人产品;2016年,除了库卡,美的收购了以色列公司高创(Servotronix),希望能以此提高集团的运动控制技术;2017年,发那科(FANUC)原欧洲区总裁Olaf Gehrels出任美的机器人公司总经理,Gehrels为美的带去的正是发那科最擅长的高精度技术。

许多德国行业人士认为,美的集团经过数年的准备,从幕后走到前台的时机已经到来。

库卡人对于库卡在美的内扮演的角色更是忧心忡忡。罗伊特在位九年的重大业绩之一就是大力开拓智能制造市场,减轻库卡对于汽车领域的严重依赖,目前汽车业务占库卡总营收的比例,已经从2009年的80%下降到50%左右。

但是美的和安川电机的合资公司针对的同样是工业领域(特别是智能制造),即便美的把Swisslog划为库卡下属子公司(主要面向智能物流领域),也不足以平息库卡对于自己在美的可能从核心球员沦为板凳球员的怀疑。如果库卡过去十年来在工业领域的进展由此毁于一旦,那无异于否定罗伊特任上所做的一切。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快速扩张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则是对技术耕耘的相对轻视。今年7月,库卡宣布出售位于德国卡尔斯鲁厄的子公司Connyun。作为2016年建立的初创公司,Connyun主要业务为工业物联网(lloT),且一度被视为库卡在lloT领域给出的解决方案之一。对于出售Connyun的理由,库卡官方并未给出解释,但是结合库卡从2016-2018年半年报发布会的演示文稿中物联网和云计算内容被悄悄删除,对于美的从中干涉的怀疑始终甚嚣尘上。


2016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特别将工业4.0作为库卡未来战略之一,其中工业物联网更是被视为新商业模型被特别强调。(从左至右的四大支柱分别为分布式机器人、Eco系统生产、大数据和AI以及工业物联网)  图源:库卡

2017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没有出现任何有关工业4.0的内容,工业物联网和大数据等内容也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智能物流和医疗机器人领域。这些细微的变化也许暗示着美的对库卡战略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图源:库卡
对于研发的轻视也明显体现在库卡的财报上。

在美的正式收购库卡之后的第一个财年——2017财年,库卡的营收从29.5亿欧元增长至34.8亿欧元,增长了18%。同期的研发支出为1.29亿欧元,仅仅增长了1.6%。不仅无法与其他在工业4.0上砸重金的德国企业相提并论,即使是在营收几乎零增长的2016财年,库卡的研发支出也增加至1.27亿欧元,增幅达20%。

“过去两年以来我们没有向库卡管理层派任何人,现在依然不会”,顾炎民在访谈中否认了一切美的已经,或者干涉库卡内部事务的猜测。顾炎民透露,目前仅有两人的库卡董事会(目前仅有临时CEO Peter Mohnen和CFO Andreas Pabst)将会补充一位有技术背景的人士,至于这第三位董事是否将正式接任罗伊特的职位,顾炎民保持了沉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



撰文 / 钱伯彦

■ “中国市场的发展变化和我们(库卡)所想的并不一致”,12月1日,在库卡首席执行官蒂尔·罗伊特(Till Reuter)提前解约后的第六日,美的集团副总裁、库卡监事会主席顾炎民终于打破了沉默。

11月26日,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德国库卡于当地时间深夜宣布了上述消息。

 “罗伊特在过去十年内为库卡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近两年以来,库卡丢失了大量的市场份额。也正因为如此,经过和罗伊特的长谈之后,我们得出共识:是时候让康采恩(Konzern)的顶端发生些变化了。”顾炎民在接受德国《世界报》专访时表示,人事变化不会影响两年半前美的集团收购库卡时所作出的承诺:“美的集团确保奥格斯堡(Augsburg)的总部地位,库卡的企业战略也不会变化。”

顾炎民给出的理由似乎不无道理。库卡2018财年三季度报表显示,该财年前9个月营收为24.48亿欧元,比去年同期下降5.7%;息税前收益为9390万欧元,同比下降了超过15.2%。

但是这个解释没能安抚德国人——在罗伊特和监事会达成提前解约共识这一点上,不和谐音始终存在。 “这并不是我的决定,我不愿意离开,我很伤心,但是我们还得前行。”在被解聘的次日,罗伊特在接受奥格斯堡当地媒体(Augsburger Allgemeinen)采访时说。

让罗伊特略感欣慰的是,监事会中的四位职工监事力挺罗伊特“直至最后一秒”。

支持罗伊特的还有绝大多数库卡员工。11月29日,被解聘后的第三天,罗伊特自掏腰包邀请1550名库卡员工观看当晚的奥格斯堡美洲豹冰球队比赛。

当天下午在库卡奥格斯堡总部的所有会议都被推迟或取消,只为了这场罗伊特的“告别赛”。

“他就是我们的Mr. Kuka,许多员工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得到消息时有人甚至眼含泪水。” 观看比赛的库卡工会主席Michael Leppek不无遗憾的说。

当晚奥格斯堡美洲豹以6:2大胜客队狼堡,但是场内无人庆祝。“比赛赢了我当然很高兴,但是这场比赛太苦涩了”,一位在库卡工作超过二十年的技术工人一度有些哽咽:“没有人会在圣诞节前被炒鱿鱼,我只希望美的不要把我们都炒了。”

罗伊特执掌库卡已经九年,曾经任职投资银行的他成功带领库卡走出金融危机,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库卡过于依赖汽车行业的结构性问题。

在罗伊特任内,库卡的营收几乎翻了两倍,利润也逐年增长。也正是罗伊特在2016年顶住了来自德国政界的压力,大力推动了美的集团成功收购库卡。今年4月,罗伊特还对《经济周刊》(Wirtschaftswoche)表示,“我们要证明,中德两国合作可以为双方都带来利益。”


罗伊特自2009年上任以来,库卡的营收和利润一直稳步攀升,这也使得美的集团解聘罗伊特的决定显得急躁、充满争议。     图源:Augsburger Allgemeinen
如果说罗伊特的离职在库卡内部渲染出一幕悲剧,那么在德国社会和政界则是引爆了一枚炸弹。“我当时就在质疑这笔收购”,欧盟委员会委员厄廷格(Günther Oettinger)对此表示忧虑,“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欧洲工业政策,核心科技不能落在别人手上。” 厄廷格还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库卡的研发中心必须留在奥格斯堡。

2016年美的收购库卡时,保守的德国政界有不少高层官员认为这是个拓展中国市场的绝佳机会,也正因为此这笔收购最终被放行。但时至今日,在最自由的学术界也对中资收购有了不同看法。“库卡事件说明,欧洲企业在中资控制下的自主决策空间和回旋余地将会越来越小”,柏林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副主任Mikko Huotari对德国《商报》说。

2016年,德国政府迅速通过了更为严格的《外商投资法案》,将审查时间从2个月延长至4个月。今年8月7日,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宣布,联邦议会决定将针对外资收购的审查范围扩大,非欧盟外资占股超过15%都需要严格审核,而此前该比例为25%。

“我们要成为中国第一,为此我们必须追求更快的增长”,顾炎民在为解聘罗伊特的决定辩护时,仍不忘记展示美的集团的雄心壮志。也许顾炎民认为“画大饼”和“扩张”是安抚库卡老员工的最好方式,可是德国人两年以来始终吃不惯中国大饼。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的勃勃野心早在2015年就初露端倪。当年美的和库卡的老对手安川电机(Yaskawa)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在整合了安川电机的控制技术后,美的推出了面向养老康复市场和工业市场的机器人产品;2016年,除了库卡,美的收购了以色列公司高创(Servotronix),希望能以此提高集团的运动控制技术;2017年,发那科(FANUC)原欧洲区总裁Olaf Gehrels出任美的机器人公司总经理,Gehrels为美的带去的正是发那科最擅长的高精度技术。

许多德国行业人士认为,美的集团经过数年的准备,从幕后走到前台的时机已经到来。

库卡人对于库卡在美的内扮演的角色更是忧心忡忡。罗伊特在位九年的重大业绩之一就是大力开拓智能制造市场,减轻库卡对于汽车领域的严重依赖,目前汽车业务占库卡总营收的比例,已经从2009年的80%下降到50%左右。

但是美的和安川电机的合资公司针对的同样是工业领域(特别是智能制造),即便美的把Swisslog划为库卡下属子公司(主要面向智能物流领域),也不足以平息库卡对于自己在美的可能从核心球员沦为板凳球员的怀疑。如果库卡过去十年来在工业领域的进展由此毁于一旦,那无异于否定罗伊特任上所做的一切。

美的在机器人领域快速扩张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则是对技术耕耘的相对轻视。今年7月,库卡宣布出售位于德国卡尔斯鲁厄的子公司Connyun。作为2016年建立的初创公司,Connyun主要业务为工业物联网(lloT),且一度被视为库卡在lloT领域给出的解决方案之一。对于出售Connyun的理由,库卡官方并未给出解释,但是结合库卡从2016-2018年半年报发布会的演示文稿中物联网和云计算内容被悄悄删除,对于美的从中干涉的怀疑始终甚嚣尘上。


2016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特别将工业4.0作为库卡未来战略之一,其中工业物联网更是被视为新商业模型被特别强调。(从左至右的四大支柱分别为分布式机器人、Eco系统生产、大数据和AI以及工业物联网)  图源:库卡

2017年的年报发布会上,罗伊特的演示文稿中没有出现任何有关工业4.0的内容,工业物联网和大数据等内容也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智能物流和医疗机器人领域。这些细微的变化也许暗示着美的对库卡战略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图源:库卡
对于研发的轻视也明显体现在库卡的财报上。

在美的正式收购库卡之后的第一个财年——2017财年,库卡的营收从29.5亿欧元增长至34.8亿欧元,增长了18%。同期的研发支出为1.29亿欧元,仅仅增长了1.6%。不仅无法与其他在工业4.0上砸重金的德国企业相提并论,即使是在营收几乎零增长的2016财年,库卡的研发支出也增加至1.27亿欧元,增幅达20%。

“过去两年以来我们没有向库卡管理层派任何人,现在依然不会”,顾炎民在访谈中否认了一切美的已经,或者干涉库卡内部事务的猜测。顾炎民透露,目前仅有两人的库卡董事会(目前仅有临时CEO Peter Mohnen和CFO Andreas Pabst)将会补充一位有技术背景的人士,至于这第三位董事是否将正式接任罗伊特的职位,顾炎民保持了沉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