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以贸易为名,美中真正打的是技术战

发布日期:2018-12-07 07:10
摘要」崔大伟:这次贸易冲突不过是美中围绕技术展开的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而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



撰文 / 崔大伟

■ 孔子在《论语》中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美中贸易争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我们要了解未来可能会出现什么局面,就必须纠正两个不当用词。首先,这不是贸易战。围绕贸易的冲突不过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技术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这场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前者身为全球霸主,寻求维持其主导地位,而后者是一个日益崛起的挑战者,认为自己在道义上有权恢复其大国地位。

多年来,中国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染指西方技术。关于网络盗窃和侵犯知识产权的指控听上去可信。迫使美国公司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当昔日合作伙伴走向全球时就会损害到美国人利益。中国十年前推出的“千人计划”旨在扭转人才流失趋势,但当美国的一些华人教授凭借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在大陆设立了实验室从而得到共产党的奖励时,这个计划就有问题了。

中国对西方的投资主要针对高科技公司。根据《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战略,国有企业将获得补贴以收购西方企业并利用它们的技术增强中国在全球生产链中的优势。一位帮助起草该计划的官员将该战略归功于工业和信息化部以及中国工程院(Chinese Academy of Engineering),并否认这是一项正式的政府政策。尽管如此,它还是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感到愤怒,因为该计划反映了中国的工业和技术目标。


第二个不当用词:虽然美国可能会与中国进行“新的冷战”,但这个术语会混淆其将造成的破坏的性质。当上一场冷战开始时,西方和苏联几乎没有互动,这让冲突很容易开始。从那时起,40年的中美接触为双方带来了巨大的战略和经济利益。然而,美国国内(包括其商业界)的新共识是,这种接触并没有如预期那样改变中国。

有人说,中国借此机会渗透到了美国的大学、实验室和公司,获得了使其力量增强并威胁到美国安全的技术。

特朗普政府至少能以两种方式回应。它可以重新谈判接触条款,允许中国学生和科学家进入美国,但将他们排除在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研究之外。即使在美国初创企业需要资金的情况下,它也可以收紧针对中国收购科技公司的外国投资规则。希望这种有限的限制将允许在共同关心的领域继续合作,例如全球卫生、气候变化、核不扩散、朝鲜问题和遏制恐怖主义。

但是其他人更喜欢被他们称为“脱钩”的策略,这将断开已经建立起来的联系。加征关税实际上终结了1993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授予中国的“最惠国”地位。削减科学交流将会结束许多项目。停止学术和学生交流将让中国学生前往学习的美国大学和城镇损失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增长强劲的中国人赴美旅游活动将会大幅放缓。

中美军方会晤也将结束——这些会晤有助于减轻公海上的对峙,即使在两国军队持续扩大力量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改善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努力也将被搁置。将中国从美国公司的全球生产网络中剔除几乎是不可能的。忘掉中国对美投资吧,它已经几乎为零了。

中国将把这样的政策归咎于美国的种族主义,而美国将不再能够争辩说它不会试图控制其竞争对手。而且,正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杰夫•贝德(Jeff Bader)所说,如果强烈依赖中国经济的美国盟友拒绝脱钩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希望结束这场以中国为目标的贸易冲突。事实上,中国已提出购买更多的外国商品并履行其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大部分承诺。但如果我们同意这其实是一场技术战争,那么中国购买更多外国商品和放宽国内市场准入的做法无法在中期内安抚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让中国终止由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由于中国不太可能让步,这场技术战争将使中美关系恶化,如果接着发生“脱钩”,那我们要走的道路将比实施新冷战的情况下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崔大伟:这次贸易冲突不过是美中围绕技术展开的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而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



撰文 / 崔大伟

■ 孔子在《论语》中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美中贸易争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我们要了解未来可能会出现什么局面,就必须纠正两个不当用词。首先,这不是贸易战。围绕贸易的冲突不过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技术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这场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前者身为全球霸主,寻求维持其主导地位,而后者是一个日益崛起的挑战者,认为自己在道义上有权恢复其大国地位。

多年来,中国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染指西方技术。关于网络盗窃和侵犯知识产权的指控听上去可信。迫使美国公司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当昔日合作伙伴走向全球时就会损害到美国人利益。中国十年前推出的“千人计划”旨在扭转人才流失趋势,但当美国的一些华人教授凭借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在大陆设立了实验室从而得到共产党的奖励时,这个计划就有问题了。

中国对西方的投资主要针对高科技公司。根据《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战略,国有企业将获得补贴以收购西方企业并利用它们的技术增强中国在全球生产链中的优势。一位帮助起草该计划的官员将该战略归功于工业和信息化部以及中国工程院(Chinese Academy of Engineering),并否认这是一项正式的政府政策。尽管如此,它还是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感到愤怒,因为该计划反映了中国的工业和技术目标。


第二个不当用词:虽然美国可能会与中国进行“新的冷战”,但这个术语会混淆其将造成的破坏的性质。当上一场冷战开始时,西方和苏联几乎没有互动,这让冲突很容易开始。从那时起,40年的中美接触为双方带来了巨大的战略和经济利益。然而,美国国内(包括其商业界)的新共识是,这种接触并没有如预期那样改变中国。

有人说,中国借此机会渗透到了美国的大学、实验室和公司,获得了使其力量增强并威胁到美国安全的技术。

特朗普政府至少能以两种方式回应。它可以重新谈判接触条款,允许中国学生和科学家进入美国,但将他们排除在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研究之外。即使在美国初创企业需要资金的情况下,它也可以收紧针对中国收购科技公司的外国投资规则。希望这种有限的限制将允许在共同关心的领域继续合作,例如全球卫生、气候变化、核不扩散、朝鲜问题和遏制恐怖主义。

但是其他人更喜欢被他们称为“脱钩”的策略,这将断开已经建立起来的联系。加征关税实际上终结了1993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授予中国的“最惠国”地位。削减科学交流将会结束许多项目。停止学术和学生交流将让中国学生前往学习的美国大学和城镇损失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增长强劲的中国人赴美旅游活动将会大幅放缓。

中美军方会晤也将结束——这些会晤有助于减轻公海上的对峙,即使在两国军队持续扩大力量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改善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努力也将被搁置。将中国从美国公司的全球生产网络中剔除几乎是不可能的。忘掉中国对美投资吧,它已经几乎为零了。

中国将把这样的政策归咎于美国的种族主义,而美国将不再能够争辩说它不会试图控制其竞争对手。而且,正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杰夫•贝德(Jeff Bader)所说,如果强烈依赖中国经济的美国盟友拒绝脱钩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希望结束这场以中国为目标的贸易冲突。事实上,中国已提出购买更多的外国商品并履行其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大部分承诺。但如果我们同意这其实是一场技术战争,那么中国购买更多外国商品和放宽国内市场准入的做法无法在中期内安抚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让中国终止由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由于中国不太可能让步,这场技术战争将使中美关系恶化,如果接着发生“脱钩”,那我们要走的道路将比实施新冷战的情况下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崔大伟:这次贸易冲突不过是美中围绕技术展开的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而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



撰文 / 崔大伟

■ 孔子在《论语》中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美中贸易争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我们要了解未来可能会出现什么局面,就必须纠正两个不当用词。首先,这不是贸易战。围绕贸易的冲突不过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技术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这场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前者身为全球霸主,寻求维持其主导地位,而后者是一个日益崛起的挑战者,认为自己在道义上有权恢复其大国地位。

多年来,中国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染指西方技术。关于网络盗窃和侵犯知识产权的指控听上去可信。迫使美国公司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当昔日合作伙伴走向全球时就会损害到美国人利益。中国十年前推出的“千人计划”旨在扭转人才流失趋势,但当美国的一些华人教授凭借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在大陆设立了实验室从而得到共产党的奖励时,这个计划就有问题了。

中国对西方的投资主要针对高科技公司。根据《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战略,国有企业将获得补贴以收购西方企业并利用它们的技术增强中国在全球生产链中的优势。一位帮助起草该计划的官员将该战略归功于工业和信息化部以及中国工程院(Chinese Academy of Engineering),并否认这是一项正式的政府政策。尽管如此,它还是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感到愤怒,因为该计划反映了中国的工业和技术目标。


第二个不当用词:虽然美国可能会与中国进行“新的冷战”,但这个术语会混淆其将造成的破坏的性质。当上一场冷战开始时,西方和苏联几乎没有互动,这让冲突很容易开始。从那时起,40年的中美接触为双方带来了巨大的战略和经济利益。然而,美国国内(包括其商业界)的新共识是,这种接触并没有如预期那样改变中国。

有人说,中国借此机会渗透到了美国的大学、实验室和公司,获得了使其力量增强并威胁到美国安全的技术。

特朗普政府至少能以两种方式回应。它可以重新谈判接触条款,允许中国学生和科学家进入美国,但将他们排除在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研究之外。即使在美国初创企业需要资金的情况下,它也可以收紧针对中国收购科技公司的外国投资规则。希望这种有限的限制将允许在共同关心的领域继续合作,例如全球卫生、气候变化、核不扩散、朝鲜问题和遏制恐怖主义。

但是其他人更喜欢被他们称为“脱钩”的策略,这将断开已经建立起来的联系。加征关税实际上终结了1993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授予中国的“最惠国”地位。削减科学交流将会结束许多项目。停止学术和学生交流将让中国学生前往学习的美国大学和城镇损失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增长强劲的中国人赴美旅游活动将会大幅放缓。

中美军方会晤也将结束——这些会晤有助于减轻公海上的对峙,即使在两国军队持续扩大力量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改善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努力也将被搁置。将中国从美国公司的全球生产网络中剔除几乎是不可能的。忘掉中国对美投资吧,它已经几乎为零了。

中国将把这样的政策归咎于美国的种族主义,而美国将不再能够争辩说它不会试图控制其竞争对手。而且,正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杰夫•贝德(Jeff Bader)所说,如果强烈依赖中国经济的美国盟友拒绝脱钩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希望结束这场以中国为目标的贸易冲突。事实上,中国已提出购买更多的外国商品并履行其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大部分承诺。但如果我们同意这其实是一场技术战争,那么中国购买更多外国商品和放宽国内市场准入的做法无法在中期内安抚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让中国终止由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由于中国不太可能让步,这场技术战争将使中美关系恶化,如果接着发生“脱钩”,那我们要走的道路将比实施新冷战的情况下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以贸易为名,美中真正打的是技术战

发布日期:2018-12-07 07:10
摘要」崔大伟:这次贸易冲突不过是美中围绕技术展开的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而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



撰文 / 崔大伟

■ 孔子在《论语》中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美中贸易争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我们要了解未来可能会出现什么局面,就必须纠正两个不当用词。首先,这不是贸易战。围绕贸易的冲突不过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技术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这场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前者身为全球霸主,寻求维持其主导地位,而后者是一个日益崛起的挑战者,认为自己在道义上有权恢复其大国地位。

多年来,中国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染指西方技术。关于网络盗窃和侵犯知识产权的指控听上去可信。迫使美国公司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当昔日合作伙伴走向全球时就会损害到美国人利益。中国十年前推出的“千人计划”旨在扭转人才流失趋势,但当美国的一些华人教授凭借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在大陆设立了实验室从而得到共产党的奖励时,这个计划就有问题了。

中国对西方的投资主要针对高科技公司。根据《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战略,国有企业将获得补贴以收购西方企业并利用它们的技术增强中国在全球生产链中的优势。一位帮助起草该计划的官员将该战略归功于工业和信息化部以及中国工程院(Chinese Academy of Engineering),并否认这是一项正式的政府政策。尽管如此,它还是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感到愤怒,因为该计划反映了中国的工业和技术目标。


第二个不当用词:虽然美国可能会与中国进行“新的冷战”,但这个术语会混淆其将造成的破坏的性质。当上一场冷战开始时,西方和苏联几乎没有互动,这让冲突很容易开始。从那时起,40年的中美接触为双方带来了巨大的战略和经济利益。然而,美国国内(包括其商业界)的新共识是,这种接触并没有如预期那样改变中国。

有人说,中国借此机会渗透到了美国的大学、实验室和公司,获得了使其力量增强并威胁到美国安全的技术。

特朗普政府至少能以两种方式回应。它可以重新谈判接触条款,允许中国学生和科学家进入美国,但将他们排除在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研究之外。即使在美国初创企业需要资金的情况下,它也可以收紧针对中国收购科技公司的外国投资规则。希望这种有限的限制将允许在共同关心的领域继续合作,例如全球卫生、气候变化、核不扩散、朝鲜问题和遏制恐怖主义。

但是其他人更喜欢被他们称为“脱钩”的策略,这将断开已经建立起来的联系。加征关税实际上终结了1993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授予中国的“最惠国”地位。削减科学交流将会结束许多项目。停止学术和学生交流将让中国学生前往学习的美国大学和城镇损失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增长强劲的中国人赴美旅游活动将会大幅放缓。

中美军方会晤也将结束——这些会晤有助于减轻公海上的对峙,即使在两国军队持续扩大力量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改善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努力也将被搁置。将中国从美国公司的全球生产网络中剔除几乎是不可能的。忘掉中国对美投资吧,它已经几乎为零了。

中国将把这样的政策归咎于美国的种族主义,而美国将不再能够争辩说它不会试图控制其竞争对手。而且,正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杰夫•贝德(Jeff Bader)所说,如果强烈依赖中国经济的美国盟友拒绝脱钩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希望结束这场以中国为目标的贸易冲突。事实上,中国已提出购买更多的外国商品并履行其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大部分承诺。但如果我们同意这其实是一场技术战争,那么中国购买更多外国商品和放宽国内市场准入的做法无法在中期内安抚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让中国终止由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由于中国不太可能让步,这场技术战争将使中美关系恶化,如果接着发生“脱钩”,那我们要走的道路将比实施新冷战的情况下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崔大伟:这次贸易冲突不过是美中围绕技术展开的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而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



撰文 / 崔大伟

■ 孔子在《论语》中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美中贸易争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我们要了解未来可能会出现什么局面,就必须纠正两个不当用词。首先,这不是贸易战。围绕贸易的冲突不过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技术战争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这场技术战争本身是美中之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前者身为全球霸主,寻求维持其主导地位,而后者是一个日益崛起的挑战者,认为自己在道义上有权恢复其大国地位。

多年来,中国一直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染指西方技术。关于网络盗窃和侵犯知识产权的指控听上去可信。迫使美国公司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当昔日合作伙伴走向全球时就会损害到美国人利益。中国十年前推出的“千人计划”旨在扭转人才流失趋势,但当美国的一些华人教授凭借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在大陆设立了实验室从而得到共产党的奖励时,这个计划就有问题了。

中国对西方的投资主要针对高科技公司。根据《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战略,国有企业将获得补贴以收购西方企业并利用它们的技术增强中国在全球生产链中的优势。一位帮助起草该计划的官员将该战略归功于工业和信息化部以及中国工程院(Chinese Academy of Engineering),并否认这是一项正式的政府政策。尽管如此,它还是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感到愤怒,因为该计划反映了中国的工业和技术目标。


第二个不当用词:虽然美国可能会与中国进行“新的冷战”,但这个术语会混淆其将造成的破坏的性质。当上一场冷战开始时,西方和苏联几乎没有互动,这让冲突很容易开始。从那时起,40年的中美接触为双方带来了巨大的战略和经济利益。然而,美国国内(包括其商业界)的新共识是,这种接触并没有如预期那样改变中国。

有人说,中国借此机会渗透到了美国的大学、实验室和公司,获得了使其力量增强并威胁到美国安全的技术。

特朗普政府至少能以两种方式回应。它可以重新谈判接触条款,允许中国学生和科学家进入美国,但将他们排除在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研究之外。即使在美国初创企业需要资金的情况下,它也可以收紧针对中国收购科技公司的外国投资规则。希望这种有限的限制将允许在共同关心的领域继续合作,例如全球卫生、气候变化、核不扩散、朝鲜问题和遏制恐怖主义。

但是其他人更喜欢被他们称为“脱钩”的策略,这将断开已经建立起来的联系。加征关税实际上终结了1993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授予中国的“最惠国”地位。削减科学交流将会结束许多项目。停止学术和学生交流将让中国学生前往学习的美国大学和城镇损失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增长强劲的中国人赴美旅游活动将会大幅放缓。

中美军方会晤也将结束——这些会晤有助于减轻公海上的对峙,即使在两国军队持续扩大力量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改善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努力也将被搁置。将中国从美国公司的全球生产网络中剔除几乎是不可能的。忘掉中国对美投资吧,它已经几乎为零了。

中国将把这样的政策归咎于美国的种族主义,而美国将不再能够争辩说它不会试图控制其竞争对手。而且,正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杰夫•贝德(Jeff Bader)所说,如果强烈依赖中国经济的美国盟友拒绝脱钩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希望结束这场以中国为目标的贸易冲突。事实上,中国已提出购买更多的外国商品并履行其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大部分承诺。但如果我们同意这其实是一场技术战争,那么中国购买更多外国商品和放宽国内市场准入的做法无法在中期内安抚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让中国终止由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由于中国不太可能让步,这场技术战争将使中美关系恶化,如果接着发生“脱钩”,那我们要走的道路将比实施新冷战的情况下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