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影子银行。



撰文 / Andrew Peaple

■ 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

中国政策制定者的一个当务之急是遏制该国高得令人担忧的债务水平,尤其是压缩已经膨胀到面临失控危险的影子银行业。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正取得一定成功。据穆迪(Moody's)的数据,包括信托公司等非银行放贷机构的影子银行业,今年前三个季度规模收缩了人民币3.6万亿元(约合5,230亿美元),幅度约为5%。影子银行业当前规模与中国GDP之比为70%,仍高得惊人,但低于2017年底的79%。

不过,按下葫芦浮起瓢。打压影子银行让企业融资愈发倚重中国银行机构和公司债市场。而中国银行机构通常倾向于向国有企业发放信贷,因此民营企业更加难以融资。据穆迪的数据,今年9月,发放给小企业的贷款同比增长率放缓至10%,增速远低于一年前的约18%。

民营企业融资难是中国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经济增长放缓进而又让去杠杆性行动面临更广泛的问题。透过一个事实可以看出政策制定者担心他们采取的措施已过于严厉:由银行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规模正再次攀升,从6月到8月增长了6%,达到人民币22.3万亿元。此类理财产品是中国影子银行业的一个重要元素。

银行的这些表外理财产品通常会为客户提供高于银行正常存款利息的回报,近年来一直是中国债券市场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监管机构担心这些资金或许会枯竭,最近弱化了一些旨在限制理财产品增长的草案和规定。

当然,重新打开影子银行的水龙头以支撑增长,只会拖慢中国去杠杆的步伐。按目前的进展速度,这种微妙的政策取向看起来将持续数年。暂停与美国的贸易交锋至少可以让中国腾出一些时间来处理国内深层次问题,但鉴于经济改革需耗时多年,三个月的时间实在太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打击影子银行之战时断时续

发布日期:2018-12-05 23:10
摘要」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影子银行。



撰文 / Andrew Peaple

■ 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

中国政策制定者的一个当务之急是遏制该国高得令人担忧的债务水平,尤其是压缩已经膨胀到面临失控危险的影子银行业。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正取得一定成功。据穆迪(Moody's)的数据,包括信托公司等非银行放贷机构的影子银行业,今年前三个季度规模收缩了人民币3.6万亿元(约合5,230亿美元),幅度约为5%。影子银行业当前规模与中国GDP之比为70%,仍高得惊人,但低于2017年底的79%。

不过,按下葫芦浮起瓢。打压影子银行让企业融资愈发倚重中国银行机构和公司债市场。而中国银行机构通常倾向于向国有企业发放信贷,因此民营企业更加难以融资。据穆迪的数据,今年9月,发放给小企业的贷款同比增长率放缓至10%,增速远低于一年前的约18%。

民营企业融资难是中国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经济增长放缓进而又让去杠杆性行动面临更广泛的问题。透过一个事实可以看出政策制定者担心他们采取的措施已过于严厉:由银行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规模正再次攀升,从6月到8月增长了6%,达到人民币22.3万亿元。此类理财产品是中国影子银行业的一个重要元素。

银行的这些表外理财产品通常会为客户提供高于银行正常存款利息的回报,近年来一直是中国债券市场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监管机构担心这些资金或许会枯竭,最近弱化了一些旨在限制理财产品增长的草案和规定。

当然,重新打开影子银行的水龙头以支撑增长,只会拖慢中国去杠杆的步伐。按目前的进展速度,这种微妙的政策取向看起来将持续数年。暂停与美国的贸易交锋至少可以让中国腾出一些时间来处理国内深层次问题,但鉴于经济改革需耗时多年,三个月的时间实在太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影子银行。



撰文 / Andrew Peaple

■ 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

中国政策制定者的一个当务之急是遏制该国高得令人担忧的债务水平,尤其是压缩已经膨胀到面临失控危险的影子银行业。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正取得一定成功。据穆迪(Moody's)的数据,包括信托公司等非银行放贷机构的影子银行业,今年前三个季度规模收缩了人民币3.6万亿元(约合5,230亿美元),幅度约为5%。影子银行业当前规模与中国GDP之比为70%,仍高得惊人,但低于2017年底的79%。

不过,按下葫芦浮起瓢。打压影子银行让企业融资愈发倚重中国银行机构和公司债市场。而中国银行机构通常倾向于向国有企业发放信贷,因此民营企业更加难以融资。据穆迪的数据,今年9月,发放给小企业的贷款同比增长率放缓至10%,增速远低于一年前的约18%。

民营企业融资难是中国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经济增长放缓进而又让去杠杆性行动面临更广泛的问题。透过一个事实可以看出政策制定者担心他们采取的措施已过于严厉:由银行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规模正再次攀升,从6月到8月增长了6%,达到人民币22.3万亿元。此类理财产品是中国影子银行业的一个重要元素。

银行的这些表外理财产品通常会为客户提供高于银行正常存款利息的回报,近年来一直是中国债券市场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监管机构担心这些资金或许会枯竭,最近弱化了一些旨在限制理财产品增长的草案和规定。

当然,重新打开影子银行的水龙头以支撑增长,只会拖慢中国去杠杆的步伐。按目前的进展速度,这种微妙的政策取向看起来将持续数年。暂停与美国的贸易交锋至少可以让中国腾出一些时间来处理国内深层次问题,但鉴于经济改革需耗时多年,三个月的时间实在太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打击影子银行之战时断时续

发布日期:2018-12-05 23:10
摘要」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影子银行。



撰文 / Andrew Peaple

■ 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

中国政策制定者的一个当务之急是遏制该国高得令人担忧的债务水平,尤其是压缩已经膨胀到面临失控危险的影子银行业。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正取得一定成功。据穆迪(Moody's)的数据,包括信托公司等非银行放贷机构的影子银行业,今年前三个季度规模收缩了人民币3.6万亿元(约合5,230亿美元),幅度约为5%。影子银行业当前规模与中国GDP之比为70%,仍高得惊人,但低于2017年底的79%。

不过,按下葫芦浮起瓢。打压影子银行让企业融资愈发倚重中国银行机构和公司债市场。而中国银行机构通常倾向于向国有企业发放信贷,因此民营企业更加难以融资。据穆迪的数据,今年9月,发放给小企业的贷款同比增长率放缓至10%,增速远低于一年前的约18%。

民营企业融资难是中国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经济增长放缓进而又让去杠杆性行动面临更广泛的问题。透过一个事实可以看出政策制定者担心他们采取的措施已过于严厉:由银行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规模正再次攀升,从6月到8月增长了6%,达到人民币22.3万亿元。此类理财产品是中国影子银行业的一个重要元素。

银行的这些表外理财产品通常会为客户提供高于银行正常存款利息的回报,近年来一直是中国债券市场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监管机构担心这些资金或许会枯竭,最近弱化了一些旨在限制理财产品增长的草案和规定。

当然,重新打开影子银行的水龙头以支撑增长,只会拖慢中国去杠杆的步伐。按目前的进展速度,这种微妙的政策取向看起来将持续数年。暂停与美国的贸易交锋至少可以让中国腾出一些时间来处理国内深层次问题,但鉴于经济改革需耗时多年,三个月的时间实在太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影子银行。



撰文 / Andrew Peaple

■ 中美贸易争斗的任何升级都被推迟到至少三个月后,这或许令中国政府感到宽慰,但北京方面需要更多喘息时间来处理国内一些根深蒂固的结构性问题。

中国政策制定者的一个当务之急是遏制该国高得令人担忧的债务水平,尤其是压缩已经膨胀到面临失控危险的影子银行业。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正取得一定成功。据穆迪(Moody's)的数据,包括信托公司等非银行放贷机构的影子银行业,今年前三个季度规模收缩了人民币3.6万亿元(约合5,230亿美元),幅度约为5%。影子银行业当前规模与中国GDP之比为70%,仍高得惊人,但低于2017年底的79%。

不过,按下葫芦浮起瓢。打压影子银行让企业融资愈发倚重中国银行机构和公司债市场。而中国银行机构通常倾向于向国有企业发放信贷,因此民营企业更加难以融资。据穆迪的数据,今年9月,发放给小企业的贷款同比增长率放缓至10%,增速远低于一年前的约18%。

民营企业融资难是中国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经济增长放缓进而又让去杠杆性行动面临更广泛的问题。透过一个事实可以看出政策制定者担心他们采取的措施已过于严厉:由银行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规模正再次攀升,从6月到8月增长了6%,达到人民币22.3万亿元。此类理财产品是中国影子银行业的一个重要元素。

银行的这些表外理财产品通常会为客户提供高于银行正常存款利息的回报,近年来一直是中国债券市场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监管机构担心这些资金或许会枯竭,最近弱化了一些旨在限制理财产品增长的草案和规定。

当然,重新打开影子银行的水龙头以支撑增长,只会拖慢中国去杠杆的步伐。按目前的进展速度,这种微妙的政策取向看起来将持续数年。暂停与美国的贸易交锋至少可以让中国腾出一些时间来处理国内深层次问题,但鉴于经济改革需耗时多年,三个月的时间实在太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