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美争锋:发展中世界的基建

发布日期:2018-12-04 11:07
摘要」双方都想在发展中经济体扩大影响力。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上月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生了言语交锋。当时大家主要关注他们在关税和多边主义问题上互相矛盾的立场,以及对于两国是否可能暂停贸易战的问题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然而,在中美经济对抗中,关税的意义与基础设施一样大,特别是在发展中经济体的基础设施——美国和中国都试图在这些国家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力。

特朗普政府迫切希望遏制中国备受瞩目的“一带一路”倡议所引发的投资飙升趋势,对最近几年从中国涌入发展中经济体的巨额资金嗤之以鼻。

彭斯在APEC峰会上表示:“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债台高筑。我们不会胁迫、不会搞腐败也不会损害你们的独立。”


可想而知,中国做出了强势回应,其外交部批评彭斯的言论称:“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是因为与中国合作而陷入债务困难的。相反,与中国的合作帮助这些国家提高了自主发展能力和水平,改善了当地民众的生活。”

在美中之间深陷地缘政治及经济对立之际,人们越来越担忧发展中经济体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这让新兴市场长期以来对具有可行性基础设施项目的需求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

今年3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工作人员发布了一份发人深省的报告,讲述了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经济体的财政健康状况。4年多来,这些所谓“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负债一直在稳步上升。其中,大约40%的国家面临“重大的债务相关挑战”,2013年这个比例为21%。

世界银行(World Bank)驻华盛顿的发展数据小组负责人格兰特•卡梅隆(Grant Cameron)表示:“很多国家在应对债务挑战方面做得很出色,还有一些国家正开始艰难应对这种脆弱性。”

一部分情况最糟的经济体位于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乍得、刚果共和国、莫桑比克和冈比亚等国都遭遇了最严重的财政问题。在不同地区和国家,推动债务水平上升的因素不尽相同,但通常包括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腐败猖獗和某种程度的经济管理不善。

然而,债务水平日益上升的后果是基础设施投资从财务的角度来讲变得越来越令人担忧,并受到比过去更严格的审查。而基础设施投资仍是很多穷国获得切实发展的重要途径。让IMF等机构感到担忧的不仅仅是发展中经济体不断累积的新增债务的规模,还有这些债务的构成。

最近几年,借款给穷国的债权人的身份出现了巨大变化,从传统的经合组织(OECD)西方国家和机构转向其他来源,包括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印度以及海湾国家。

同时,在所有类型的大规模投资(包括基础设施领域)中,私人融资来源都有超过公共来源的势头。卡梅隆表示:“我们正看到与民间债权人相关的巨额资金流入……这些债券的持有者包括你我,通过我们的养老金计划或节税工具。”

对于许多新兴经济体的政府而言,这种多元化是受欢迎的。然而,这也带来了一些风险。首先,与这些非传统债权人之间发生的债务透明度较低,如果一个国家发生了危机,那就可能需要进行某种形式的债务重组,而透明度较低将明显加大处理危机的难度。这个问题已迅速上升为IMF和其他组织的头号议程,因为它正开始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更严重风险。

世界银行和IMF在今年6月的联合声明中表示:“较大的债务透明度让借款人和贷款人能够有效评估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并监测新出现的风险。”

报告补充称:“最近有关隐秘债务的例子说明借款者在社会、经济和政治方面可能会面临的负面影响。”

世界银行和IMF的官员想必十分愿意强调,在促进发展方面,基础设施的作用本身是毋庸置疑的。

卡梅隆表示:“谁不赞同真金白银是经济增长的一个基础,它是关键的因素,而且肯定需要来源。”但发展中国家任何新建的桥梁、港口、隧道或铁路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影响似乎在与日俱增——它们也日益影响到地缘政治上的得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双方都想在发展中经济体扩大影响力。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上月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生了言语交锋。当时大家主要关注他们在关税和多边主义问题上互相矛盾的立场,以及对于两国是否可能暂停贸易战的问题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然而,在中美经济对抗中,关税的意义与基础设施一样大,特别是在发展中经济体的基础设施——美国和中国都试图在这些国家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力。

特朗普政府迫切希望遏制中国备受瞩目的“一带一路”倡议所引发的投资飙升趋势,对最近几年从中国涌入发展中经济体的巨额资金嗤之以鼻。

彭斯在APEC峰会上表示:“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债台高筑。我们不会胁迫、不会搞腐败也不会损害你们的独立。”


可想而知,中国做出了强势回应,其外交部批评彭斯的言论称:“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是因为与中国合作而陷入债务困难的。相反,与中国的合作帮助这些国家提高了自主发展能力和水平,改善了当地民众的生活。”

在美中之间深陷地缘政治及经济对立之际,人们越来越担忧发展中经济体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这让新兴市场长期以来对具有可行性基础设施项目的需求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

今年3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工作人员发布了一份发人深省的报告,讲述了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经济体的财政健康状况。4年多来,这些所谓“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负债一直在稳步上升。其中,大约40%的国家面临“重大的债务相关挑战”,2013年这个比例为21%。

世界银行(World Bank)驻华盛顿的发展数据小组负责人格兰特•卡梅隆(Grant Cameron)表示:“很多国家在应对债务挑战方面做得很出色,还有一些国家正开始艰难应对这种脆弱性。”

一部分情况最糟的经济体位于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乍得、刚果共和国、莫桑比克和冈比亚等国都遭遇了最严重的财政问题。在不同地区和国家,推动债务水平上升的因素不尽相同,但通常包括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腐败猖獗和某种程度的经济管理不善。

然而,债务水平日益上升的后果是基础设施投资从财务的角度来讲变得越来越令人担忧,并受到比过去更严格的审查。而基础设施投资仍是很多穷国获得切实发展的重要途径。让IMF等机构感到担忧的不仅仅是发展中经济体不断累积的新增债务的规模,还有这些债务的构成。

最近几年,借款给穷国的债权人的身份出现了巨大变化,从传统的经合组织(OECD)西方国家和机构转向其他来源,包括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印度以及海湾国家。

同时,在所有类型的大规模投资(包括基础设施领域)中,私人融资来源都有超过公共来源的势头。卡梅隆表示:“我们正看到与民间债权人相关的巨额资金流入……这些债券的持有者包括你我,通过我们的养老金计划或节税工具。”

对于许多新兴经济体的政府而言,这种多元化是受欢迎的。然而,这也带来了一些风险。首先,与这些非传统债权人之间发生的债务透明度较低,如果一个国家发生了危机,那就可能需要进行某种形式的债务重组,而透明度较低将明显加大处理危机的难度。这个问题已迅速上升为IMF和其他组织的头号议程,因为它正开始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更严重风险。

世界银行和IMF在今年6月的联合声明中表示:“较大的债务透明度让借款人和贷款人能够有效评估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并监测新出现的风险。”

报告补充称:“最近有关隐秘债务的例子说明借款者在社会、经济和政治方面可能会面临的负面影响。”

世界银行和IMF的官员想必十分愿意强调,在促进发展方面,基础设施的作用本身是毋庸置疑的。

卡梅隆表示:“谁不赞同真金白银是经济增长的一个基础,它是关键的因素,而且肯定需要来源。”但发展中国家任何新建的桥梁、港口、隧道或铁路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影响似乎在与日俱增——它们也日益影响到地缘政治上的得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双方都想在发展中经济体扩大影响力。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上月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生了言语交锋。当时大家主要关注他们在关税和多边主义问题上互相矛盾的立场,以及对于两国是否可能暂停贸易战的问题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然而,在中美经济对抗中,关税的意义与基础设施一样大,特别是在发展中经济体的基础设施——美国和中国都试图在这些国家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力。

特朗普政府迫切希望遏制中国备受瞩目的“一带一路”倡议所引发的投资飙升趋势,对最近几年从中国涌入发展中经济体的巨额资金嗤之以鼻。

彭斯在APEC峰会上表示:“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债台高筑。我们不会胁迫、不会搞腐败也不会损害你们的独立。”


可想而知,中国做出了强势回应,其外交部批评彭斯的言论称:“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是因为与中国合作而陷入债务困难的。相反,与中国的合作帮助这些国家提高了自主发展能力和水平,改善了当地民众的生活。”

在美中之间深陷地缘政治及经济对立之际,人们越来越担忧发展中经济体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这让新兴市场长期以来对具有可行性基础设施项目的需求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

今年3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工作人员发布了一份发人深省的报告,讲述了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经济体的财政健康状况。4年多来,这些所谓“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负债一直在稳步上升。其中,大约40%的国家面临“重大的债务相关挑战”,2013年这个比例为21%。

世界银行(World Bank)驻华盛顿的发展数据小组负责人格兰特•卡梅隆(Grant Cameron)表示:“很多国家在应对债务挑战方面做得很出色,还有一些国家正开始艰难应对这种脆弱性。”

一部分情况最糟的经济体位于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乍得、刚果共和国、莫桑比克和冈比亚等国都遭遇了最严重的财政问题。在不同地区和国家,推动债务水平上升的因素不尽相同,但通常包括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腐败猖獗和某种程度的经济管理不善。

然而,债务水平日益上升的后果是基础设施投资从财务的角度来讲变得越来越令人担忧,并受到比过去更严格的审查。而基础设施投资仍是很多穷国获得切实发展的重要途径。让IMF等机构感到担忧的不仅仅是发展中经济体不断累积的新增债务的规模,还有这些债务的构成。

最近几年,借款给穷国的债权人的身份出现了巨大变化,从传统的经合组织(OECD)西方国家和机构转向其他来源,包括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印度以及海湾国家。

同时,在所有类型的大规模投资(包括基础设施领域)中,私人融资来源都有超过公共来源的势头。卡梅隆表示:“我们正看到与民间债权人相关的巨额资金流入……这些债券的持有者包括你我,通过我们的养老金计划或节税工具。”

对于许多新兴经济体的政府而言,这种多元化是受欢迎的。然而,这也带来了一些风险。首先,与这些非传统债权人之间发生的债务透明度较低,如果一个国家发生了危机,那就可能需要进行某种形式的债务重组,而透明度较低将明显加大处理危机的难度。这个问题已迅速上升为IMF和其他组织的头号议程,因为它正开始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更严重风险。

世界银行和IMF在今年6月的联合声明中表示:“较大的债务透明度让借款人和贷款人能够有效评估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并监测新出现的风险。”

报告补充称:“最近有关隐秘债务的例子说明借款者在社会、经济和政治方面可能会面临的负面影响。”

世界银行和IMF的官员想必十分愿意强调,在促进发展方面,基础设施的作用本身是毋庸置疑的。

卡梅隆表示:“谁不赞同真金白银是经济增长的一个基础,它是关键的因素,而且肯定需要来源。”但发展中国家任何新建的桥梁、港口、隧道或铁路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影响似乎在与日俱增——它们也日益影响到地缘政治上的得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争锋:发展中世界的基建

发布日期:2018-12-04 11:07
摘要」双方都想在发展中经济体扩大影响力。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上月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生了言语交锋。当时大家主要关注他们在关税和多边主义问题上互相矛盾的立场,以及对于两国是否可能暂停贸易战的问题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然而,在中美经济对抗中,关税的意义与基础设施一样大,特别是在发展中经济体的基础设施——美国和中国都试图在这些国家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力。

特朗普政府迫切希望遏制中国备受瞩目的“一带一路”倡议所引发的投资飙升趋势,对最近几年从中国涌入发展中经济体的巨额资金嗤之以鼻。

彭斯在APEC峰会上表示:“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债台高筑。我们不会胁迫、不会搞腐败也不会损害你们的独立。”


可想而知,中国做出了强势回应,其外交部批评彭斯的言论称:“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是因为与中国合作而陷入债务困难的。相反,与中国的合作帮助这些国家提高了自主发展能力和水平,改善了当地民众的生活。”

在美中之间深陷地缘政治及经济对立之际,人们越来越担忧发展中经济体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这让新兴市场长期以来对具有可行性基础设施项目的需求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

今年3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工作人员发布了一份发人深省的报告,讲述了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经济体的财政健康状况。4年多来,这些所谓“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负债一直在稳步上升。其中,大约40%的国家面临“重大的债务相关挑战”,2013年这个比例为21%。

世界银行(World Bank)驻华盛顿的发展数据小组负责人格兰特•卡梅隆(Grant Cameron)表示:“很多国家在应对债务挑战方面做得很出色,还有一些国家正开始艰难应对这种脆弱性。”

一部分情况最糟的经济体位于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乍得、刚果共和国、莫桑比克和冈比亚等国都遭遇了最严重的财政问题。在不同地区和国家,推动债务水平上升的因素不尽相同,但通常包括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腐败猖獗和某种程度的经济管理不善。

然而,债务水平日益上升的后果是基础设施投资从财务的角度来讲变得越来越令人担忧,并受到比过去更严格的审查。而基础设施投资仍是很多穷国获得切实发展的重要途径。让IMF等机构感到担忧的不仅仅是发展中经济体不断累积的新增债务的规模,还有这些债务的构成。

最近几年,借款给穷国的债权人的身份出现了巨大变化,从传统的经合组织(OECD)西方国家和机构转向其他来源,包括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印度以及海湾国家。

同时,在所有类型的大规模投资(包括基础设施领域)中,私人融资来源都有超过公共来源的势头。卡梅隆表示:“我们正看到与民间债权人相关的巨额资金流入……这些债券的持有者包括你我,通过我们的养老金计划或节税工具。”

对于许多新兴经济体的政府而言,这种多元化是受欢迎的。然而,这也带来了一些风险。首先,与这些非传统债权人之间发生的债务透明度较低,如果一个国家发生了危机,那就可能需要进行某种形式的债务重组,而透明度较低将明显加大处理危机的难度。这个问题已迅速上升为IMF和其他组织的头号议程,因为它正开始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更严重风险。

世界银行和IMF在今年6月的联合声明中表示:“较大的债务透明度让借款人和贷款人能够有效评估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并监测新出现的风险。”

报告补充称:“最近有关隐秘债务的例子说明借款者在社会、经济和政治方面可能会面临的负面影响。”

世界银行和IMF的官员想必十分愿意强调,在促进发展方面,基础设施的作用本身是毋庸置疑的。

卡梅隆表示:“谁不赞同真金白银是经济增长的一个基础,它是关键的因素,而且肯定需要来源。”但发展中国家任何新建的桥梁、港口、隧道或铁路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影响似乎在与日俱增——它们也日益影响到地缘政治上的得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双方都想在发展中经济体扩大影响力。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上月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生了言语交锋。当时大家主要关注他们在关税和多边主义问题上互相矛盾的立场,以及对于两国是否可能暂停贸易战的问题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然而,在中美经济对抗中,关税的意义与基础设施一样大,特别是在发展中经济体的基础设施——美国和中国都试图在这些国家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力。

特朗普政府迫切希望遏制中国备受瞩目的“一带一路”倡议所引发的投资飙升趋势,对最近几年从中国涌入发展中经济体的巨额资金嗤之以鼻。

彭斯在APEC峰会上表示:“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债台高筑。我们不会胁迫、不会搞腐败也不会损害你们的独立。”


可想而知,中国做出了强势回应,其外交部批评彭斯的言论称:“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是因为与中国合作而陷入债务困难的。相反,与中国的合作帮助这些国家提高了自主发展能力和水平,改善了当地民众的生活。”

在美中之间深陷地缘政治及经济对立之际,人们越来越担忧发展中经济体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这让新兴市场长期以来对具有可行性基础设施项目的需求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

今年3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工作人员发布了一份发人深省的报告,讲述了世界上一些最贫穷经济体的财政健康状况。4年多来,这些所谓“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负债一直在稳步上升。其中,大约40%的国家面临“重大的债务相关挑战”,2013年这个比例为21%。

世界银行(World Bank)驻华盛顿的发展数据小组负责人格兰特•卡梅隆(Grant Cameron)表示:“很多国家在应对债务挑战方面做得很出色,还有一些国家正开始艰难应对这种脆弱性。”

一部分情况最糟的经济体位于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乍得、刚果共和国、莫桑比克和冈比亚等国都遭遇了最严重的财政问题。在不同地区和国家,推动债务水平上升的因素不尽相同,但通常包括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腐败猖獗和某种程度的经济管理不善。

然而,债务水平日益上升的后果是基础设施投资从财务的角度来讲变得越来越令人担忧,并受到比过去更严格的审查。而基础设施投资仍是很多穷国获得切实发展的重要途径。让IMF等机构感到担忧的不仅仅是发展中经济体不断累积的新增债务的规模,还有这些债务的构成。

最近几年,借款给穷国的债权人的身份出现了巨大变化,从传统的经合组织(OECD)西方国家和机构转向其他来源,包括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印度以及海湾国家。

同时,在所有类型的大规模投资(包括基础设施领域)中,私人融资来源都有超过公共来源的势头。卡梅隆表示:“我们正看到与民间债权人相关的巨额资金流入……这些债券的持有者包括你我,通过我们的养老金计划或节税工具。”

对于许多新兴经济体的政府而言,这种多元化是受欢迎的。然而,这也带来了一些风险。首先,与这些非传统债权人之间发生的债务透明度较低,如果一个国家发生了危机,那就可能需要进行某种形式的债务重组,而透明度较低将明显加大处理危机的难度。这个问题已迅速上升为IMF和其他组织的头号议程,因为它正开始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更严重风险。

世界银行和IMF在今年6月的联合声明中表示:“较大的债务透明度让借款人和贷款人能够有效评估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并监测新出现的风险。”

报告补充称:“最近有关隐秘债务的例子说明借款者在社会、经济和政治方面可能会面临的负面影响。”

世界银行和IMF的官员想必十分愿意强调,在促进发展方面,基础设施的作用本身是毋庸置疑的。

卡梅隆表示:“谁不赞同真金白银是经济增长的一个基础,它是关键的因素,而且肯定需要来源。”但发展中国家任何新建的桥梁、港口、隧道或铁路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影响似乎在与日俱增——它们也日益影响到地缘政治上的得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