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民营企业最需要的是钱吗?

发布日期:2018-11-30 06:00
摘要」富士康裁员了、宜家裁员了、ofo裁员了,“裁员声”此起彼伏从侧面印证了当下民营企业处境的艰难。在“民企座谈会”之后,最近多地方、多部门组织力量为民企设立了纾困专项基金,民营企业最需要的是钱吗?


现在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各地政府、券商、险资等成立或拟成立的纾困专项基金规模超5000亿元。”其中,北京、上海、深圳、福建、江西等17省份地方国资委成立或拟成立纾困专项基金规模合计约2560亿元;光大证券、东兴证券等15家券商机构出台了相关专项基金,规模超750亿元;以太平、人保、新华、泰康为带表的保险公司设立了超800亿元的纾困专项产品。

“民企座谈会”之后,民企融资难的问题得到重视,各方都开始行动。但是,眼下民企所面临的最棘手问题是钱吗?

作为企业,资金是决定企业生死的重要因素这不假,但资金只是问题的表象、是问题所展现的结果,而引发问题的根源肯定不是资金。富士康难道缺钱吗?不差钱的富士康为什么选择海外建厂?宜家缺钱吗?为什么还裁员?唯一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戴维甚至发内部信称,“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所谓危机,就是危险和机遇的并存,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真正让我们破釜沉舟、向死而生。当你认为它是危险,那么危险已经来临,当你认为它是机遇,那么机遇即将到来!”对于民营企业而言,国内的生态环境并不友好,这种“不友好”来自政策、资本、市场等方方面面。

谈到民营企业的生态环境,这是一个较为宽泛的话题,其中牵涉到政策、市场、原材料、消费力等方面。国内民营企业的困境来自于这个生态环境,企业税赋高、成本压力大、审批流程长、行政限制多。中国国内的营商环境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可谓翘楚,但要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头衔相比实在差之千里。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为改革而培训》显示,中国的营商环境指数位列全球190个国家中的第46位。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新西兰、新加坡、丹麦,中国香港排名第4位,中国台湾排名第13位。

从这份排名看,中国想要改善国内的营商环境其实很简单,最不动脑子的办法就是复制香港模式。然而,对于一些问题,国内某些部门一直在“拖延”而非“解决”。

曹德旺曾经提出的“死亡税率”问题,民企的税赋实在太高了。根据财政部国库司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12.5%。这就是今年两会提出7项减税政策后的业绩。当然,企业所得税上涨并不能直接归因于税赋加重。但是,企业感受不到减税的红利也是市场共识。

今年8月份的降成本减负担专项督查座谈会上,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表示,当前经济、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信心问题,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

民企办事难的问题也是一个顽疾,“简政放权”提了也有几年了,可要真正落地却总有一股无形的阻力。相比去年而言,今年企业办事要容易些了,但与减税政策一样,这种效果很难有明显的体会。

这些本质性的问题不解决,单纯给钱有什么用?正如今年俞敏洪在亚布力高峰论坛上所讲的那样,“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企业,这意味着企业以各种方式缴纳的钱更多了。这就造成了政府没钱,企业在生死边缘。循环下去会发生危机,政府和企业都没钱,也还不起银行的钱,银行的坏账越来越多,银行不再有给企业贷款能力,企业也不愿从银行贷款,因为企业产品卖不出去,拿了钱也不知道该怎么花。”

现阶段,民企最需要的并非“钱”,而是市场需求。企业最需要的是更大的市场、更多的需求。需求是企业的命脉,无论什么领域的产业链,其终端一定是消费需求。盘活需求侧才是盘活整个经济运行最高效的方法。通过需求侧的改善,带动全行业发展。需求代表利益,有利益才能吸引资本与人才的加入、才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才能增加市场信心。

实际上,国内市场根本不缺钱,目前国内看似流动性稀缺,可真实情况是很多存量资本正在通过各种手段出海。今年海外上市企业数量骤升,其背后是资本借道境外上市渠道变相出海的暗流。国内市场缺的不是钱而是信心,为什么存量资本选择出海而非国内投资,这才是应该引起警惕的问题。

从过去的调控思维中可以看出,国内经济的宏观调控一直围绕“钱”展开,金融危机,给钱;建设雄安、大湾、长三角经济带,给钱;精准扶贫,给钱;解决去产能下岗人员就业问题,还是给钱。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给钱”,这就难怪连央行也忍不住要抱怨了。

当前民企处于困难期是事实,可民企中良莠不齐也是事实。并非那么多民企真有核心价值。相反,大多数是缺乏活力,依靠补贴、救济、供养的寄生虫。真正有价值的民企即使在今天这种环境下依旧能够自力更生,只有一些面临被时代淘汰,缺乏远见的民企才沦落到债台高筑的局面。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单纯的给钱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没订单的依旧没订单、没技术的依旧没技术。民企得到了鱼可还是不会渔,这有什么意义呢?而且,纾困专项基金是以什么名义发放给民企的?债权还是股权?如果以债权名义给到民企只会加大企业杠杆率,而如果以股权名义给到民企则要约法三章不能抢夺企业控制权。

另一方面,纾困专项基金所救助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民企?在劣币驱逐良币的背景下,需要淘汰劣币还给大众一个干净的市场。现在,市场所经历的一切恰恰是对以前过热发展的市场自我修复。无论怎么纠缠,该来的终究会来。“存在”既然合理,反过来也一样,不合理的自然也会“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富士康裁员了、宜家裁员了、ofo裁员了,“裁员声”此起彼伏从侧面印证了当下民营企业处境的艰难。在“民企座谈会”之后,最近多地方、多部门组织力量为民企设立了纾困专项基金,民营企业最需要的是钱吗?


现在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各地政府、券商、险资等成立或拟成立的纾困专项基金规模超5000亿元。”其中,北京、上海、深圳、福建、江西等17省份地方国资委成立或拟成立纾困专项基金规模合计约2560亿元;光大证券、东兴证券等15家券商机构出台了相关专项基金,规模超750亿元;以太平、人保、新华、泰康为带表的保险公司设立了超800亿元的纾困专项产品。

“民企座谈会”之后,民企融资难的问题得到重视,各方都开始行动。但是,眼下民企所面临的最棘手问题是钱吗?

作为企业,资金是决定企业生死的重要因素这不假,但资金只是问题的表象、是问题所展现的结果,而引发问题的根源肯定不是资金。富士康难道缺钱吗?不差钱的富士康为什么选择海外建厂?宜家缺钱吗?为什么还裁员?唯一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戴维甚至发内部信称,“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所谓危机,就是危险和机遇的并存,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真正让我们破釜沉舟、向死而生。当你认为它是危险,那么危险已经来临,当你认为它是机遇,那么机遇即将到来!”对于民营企业而言,国内的生态环境并不友好,这种“不友好”来自政策、资本、市场等方方面面。

谈到民营企业的生态环境,这是一个较为宽泛的话题,其中牵涉到政策、市场、原材料、消费力等方面。国内民营企业的困境来自于这个生态环境,企业税赋高、成本压力大、审批流程长、行政限制多。中国国内的营商环境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可谓翘楚,但要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头衔相比实在差之千里。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为改革而培训》显示,中国的营商环境指数位列全球190个国家中的第46位。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新西兰、新加坡、丹麦,中国香港排名第4位,中国台湾排名第13位。

从这份排名看,中国想要改善国内的营商环境其实很简单,最不动脑子的办法就是复制香港模式。然而,对于一些问题,国内某些部门一直在“拖延”而非“解决”。

曹德旺曾经提出的“死亡税率”问题,民企的税赋实在太高了。根据财政部国库司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12.5%。这就是今年两会提出7项减税政策后的业绩。当然,企业所得税上涨并不能直接归因于税赋加重。但是,企业感受不到减税的红利也是市场共识。

今年8月份的降成本减负担专项督查座谈会上,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表示,当前经济、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信心问题,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

民企办事难的问题也是一个顽疾,“简政放权”提了也有几年了,可要真正落地却总有一股无形的阻力。相比去年而言,今年企业办事要容易些了,但与减税政策一样,这种效果很难有明显的体会。

这些本质性的问题不解决,单纯给钱有什么用?正如今年俞敏洪在亚布力高峰论坛上所讲的那样,“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企业,这意味着企业以各种方式缴纳的钱更多了。这就造成了政府没钱,企业在生死边缘。循环下去会发生危机,政府和企业都没钱,也还不起银行的钱,银行的坏账越来越多,银行不再有给企业贷款能力,企业也不愿从银行贷款,因为企业产品卖不出去,拿了钱也不知道该怎么花。”

现阶段,民企最需要的并非“钱”,而是市场需求。企业最需要的是更大的市场、更多的需求。需求是企业的命脉,无论什么领域的产业链,其终端一定是消费需求。盘活需求侧才是盘活整个经济运行最高效的方法。通过需求侧的改善,带动全行业发展。需求代表利益,有利益才能吸引资本与人才的加入、才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才能增加市场信心。

实际上,国内市场根本不缺钱,目前国内看似流动性稀缺,可真实情况是很多存量资本正在通过各种手段出海。今年海外上市企业数量骤升,其背后是资本借道境外上市渠道变相出海的暗流。国内市场缺的不是钱而是信心,为什么存量资本选择出海而非国内投资,这才是应该引起警惕的问题。

从过去的调控思维中可以看出,国内经济的宏观调控一直围绕“钱”展开,金融危机,给钱;建设雄安、大湾、长三角经济带,给钱;精准扶贫,给钱;解决去产能下岗人员就业问题,还是给钱。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给钱”,这就难怪连央行也忍不住要抱怨了。

当前民企处于困难期是事实,可民企中良莠不齐也是事实。并非那么多民企真有核心价值。相反,大多数是缺乏活力,依靠补贴、救济、供养的寄生虫。真正有价值的民企即使在今天这种环境下依旧能够自力更生,只有一些面临被时代淘汰,缺乏远见的民企才沦落到债台高筑的局面。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单纯的给钱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没订单的依旧没订单、没技术的依旧没技术。民企得到了鱼可还是不会渔,这有什么意义呢?而且,纾困专项基金是以什么名义发放给民企的?债权还是股权?如果以债权名义给到民企只会加大企业杠杆率,而如果以股权名义给到民企则要约法三章不能抢夺企业控制权。

另一方面,纾困专项基金所救助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民企?在劣币驱逐良币的背景下,需要淘汰劣币还给大众一个干净的市场。现在,市场所经历的一切恰恰是对以前过热发展的市场自我修复。无论怎么纠缠,该来的终究会来。“存在”既然合理,反过来也一样,不合理的自然也会“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富士康裁员了、宜家裁员了、ofo裁员了,“裁员声”此起彼伏从侧面印证了当下民营企业处境的艰难。在“民企座谈会”之后,最近多地方、多部门组织力量为民企设立了纾困专项基金,民营企业最需要的是钱吗?


现在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各地政府、券商、险资等成立或拟成立的纾困专项基金规模超5000亿元。”其中,北京、上海、深圳、福建、江西等17省份地方国资委成立或拟成立纾困专项基金规模合计约2560亿元;光大证券、东兴证券等15家券商机构出台了相关专项基金,规模超750亿元;以太平、人保、新华、泰康为带表的保险公司设立了超800亿元的纾困专项产品。

“民企座谈会”之后,民企融资难的问题得到重视,各方都开始行动。但是,眼下民企所面临的最棘手问题是钱吗?

作为企业,资金是决定企业生死的重要因素这不假,但资金只是问题的表象、是问题所展现的结果,而引发问题的根源肯定不是资金。富士康难道缺钱吗?不差钱的富士康为什么选择海外建厂?宜家缺钱吗?为什么还裁员?唯一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戴维甚至发内部信称,“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所谓危机,就是危险和机遇的并存,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真正让我们破釜沉舟、向死而生。当你认为它是危险,那么危险已经来临,当你认为它是机遇,那么机遇即将到来!”对于民营企业而言,国内的生态环境并不友好,这种“不友好”来自政策、资本、市场等方方面面。

谈到民营企业的生态环境,这是一个较为宽泛的话题,其中牵涉到政策、市场、原材料、消费力等方面。国内民营企业的困境来自于这个生态环境,企业税赋高、成本压力大、审批流程长、行政限制多。中国国内的营商环境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可谓翘楚,但要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头衔相比实在差之千里。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为改革而培训》显示,中国的营商环境指数位列全球190个国家中的第46位。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新西兰、新加坡、丹麦,中国香港排名第4位,中国台湾排名第13位。

从这份排名看,中国想要改善国内的营商环境其实很简单,最不动脑子的办法就是复制香港模式。然而,对于一些问题,国内某些部门一直在“拖延”而非“解决”。

曹德旺曾经提出的“死亡税率”问题,民企的税赋实在太高了。根据财政部国库司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12.5%。这就是今年两会提出7项减税政策后的业绩。当然,企业所得税上涨并不能直接归因于税赋加重。但是,企业感受不到减税的红利也是市场共识。

今年8月份的降成本减负担专项督查座谈会上,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表示,当前经济、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信心问题,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

民企办事难的问题也是一个顽疾,“简政放权”提了也有几年了,可要真正落地却总有一股无形的阻力。相比去年而言,今年企业办事要容易些了,但与减税政策一样,这种效果很难有明显的体会。

这些本质性的问题不解决,单纯给钱有什么用?正如今年俞敏洪在亚布力高峰论坛上所讲的那样,“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企业,这意味着企业以各种方式缴纳的钱更多了。这就造成了政府没钱,企业在生死边缘。循环下去会发生危机,政府和企业都没钱,也还不起银行的钱,银行的坏账越来越多,银行不再有给企业贷款能力,企业也不愿从银行贷款,因为企业产品卖不出去,拿了钱也不知道该怎么花。”

现阶段,民企最需要的并非“钱”,而是市场需求。企业最需要的是更大的市场、更多的需求。需求是企业的命脉,无论什么领域的产业链,其终端一定是消费需求。盘活需求侧才是盘活整个经济运行最高效的方法。通过需求侧的改善,带动全行业发展。需求代表利益,有利益才能吸引资本与人才的加入、才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才能增加市场信心。

实际上,国内市场根本不缺钱,目前国内看似流动性稀缺,可真实情况是很多存量资本正在通过各种手段出海。今年海外上市企业数量骤升,其背后是资本借道境外上市渠道变相出海的暗流。国内市场缺的不是钱而是信心,为什么存量资本选择出海而非国内投资,这才是应该引起警惕的问题。

从过去的调控思维中可以看出,国内经济的宏观调控一直围绕“钱”展开,金融危机,给钱;建设雄安、大湾、长三角经济带,给钱;精准扶贫,给钱;解决去产能下岗人员就业问题,还是给钱。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给钱”,这就难怪连央行也忍不住要抱怨了。

当前民企处于困难期是事实,可民企中良莠不齐也是事实。并非那么多民企真有核心价值。相反,大多数是缺乏活力,依靠补贴、救济、供养的寄生虫。真正有价值的民企即使在今天这种环境下依旧能够自力更生,只有一些面临被时代淘汰,缺乏远见的民企才沦落到债台高筑的局面。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单纯的给钱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没订单的依旧没订单、没技术的依旧没技术。民企得到了鱼可还是不会渔,这有什么意义呢?而且,纾困专项基金是以什么名义发放给民企的?债权还是股权?如果以债权名义给到民企只会加大企业杠杆率,而如果以股权名义给到民企则要约法三章不能抢夺企业控制权。

另一方面,纾困专项基金所救助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民企?在劣币驱逐良币的背景下,需要淘汰劣币还给大众一个干净的市场。现在,市场所经历的一切恰恰是对以前过热发展的市场自我修复。无论怎么纠缠,该来的终究会来。“存在”既然合理,反过来也一样,不合理的自然也会“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民营企业最需要的是钱吗?

发布日期:2018-11-30 06:00
摘要」富士康裁员了、宜家裁员了、ofo裁员了,“裁员声”此起彼伏从侧面印证了当下民营企业处境的艰难。在“民企座谈会”之后,最近多地方、多部门组织力量为民企设立了纾困专项基金,民营企业最需要的是钱吗?


现在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各地政府、券商、险资等成立或拟成立的纾困专项基金规模超5000亿元。”其中,北京、上海、深圳、福建、江西等17省份地方国资委成立或拟成立纾困专项基金规模合计约2560亿元;光大证券、东兴证券等15家券商机构出台了相关专项基金,规模超750亿元;以太平、人保、新华、泰康为带表的保险公司设立了超800亿元的纾困专项产品。

“民企座谈会”之后,民企融资难的问题得到重视,各方都开始行动。但是,眼下民企所面临的最棘手问题是钱吗?

作为企业,资金是决定企业生死的重要因素这不假,但资金只是问题的表象、是问题所展现的结果,而引发问题的根源肯定不是资金。富士康难道缺钱吗?不差钱的富士康为什么选择海外建厂?宜家缺钱吗?为什么还裁员?唯一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戴维甚至发内部信称,“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所谓危机,就是危险和机遇的并存,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真正让我们破釜沉舟、向死而生。当你认为它是危险,那么危险已经来临,当你认为它是机遇,那么机遇即将到来!”对于民营企业而言,国内的生态环境并不友好,这种“不友好”来自政策、资本、市场等方方面面。

谈到民营企业的生态环境,这是一个较为宽泛的话题,其中牵涉到政策、市场、原材料、消费力等方面。国内民营企业的困境来自于这个生态环境,企业税赋高、成本压力大、审批流程长、行政限制多。中国国内的营商环境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可谓翘楚,但要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头衔相比实在差之千里。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为改革而培训》显示,中国的营商环境指数位列全球190个国家中的第46位。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新西兰、新加坡、丹麦,中国香港排名第4位,中国台湾排名第13位。

从这份排名看,中国想要改善国内的营商环境其实很简单,最不动脑子的办法就是复制香港模式。然而,对于一些问题,国内某些部门一直在“拖延”而非“解决”。

曹德旺曾经提出的“死亡税率”问题,民企的税赋实在太高了。根据财政部国库司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12.5%。这就是今年两会提出7项减税政策后的业绩。当然,企业所得税上涨并不能直接归因于税赋加重。但是,企业感受不到减税的红利也是市场共识。

今年8月份的降成本减负担专项督查座谈会上,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表示,当前经济、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信心问题,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

民企办事难的问题也是一个顽疾,“简政放权”提了也有几年了,可要真正落地却总有一股无形的阻力。相比去年而言,今年企业办事要容易些了,但与减税政策一样,这种效果很难有明显的体会。

这些本质性的问题不解决,单纯给钱有什么用?正如今年俞敏洪在亚布力高峰论坛上所讲的那样,“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企业,这意味着企业以各种方式缴纳的钱更多了。这就造成了政府没钱,企业在生死边缘。循环下去会发生危机,政府和企业都没钱,也还不起银行的钱,银行的坏账越来越多,银行不再有给企业贷款能力,企业也不愿从银行贷款,因为企业产品卖不出去,拿了钱也不知道该怎么花。”

现阶段,民企最需要的并非“钱”,而是市场需求。企业最需要的是更大的市场、更多的需求。需求是企业的命脉,无论什么领域的产业链,其终端一定是消费需求。盘活需求侧才是盘活整个经济运行最高效的方法。通过需求侧的改善,带动全行业发展。需求代表利益,有利益才能吸引资本与人才的加入、才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才能增加市场信心。

实际上,国内市场根本不缺钱,目前国内看似流动性稀缺,可真实情况是很多存量资本正在通过各种手段出海。今年海外上市企业数量骤升,其背后是资本借道境外上市渠道变相出海的暗流。国内市场缺的不是钱而是信心,为什么存量资本选择出海而非国内投资,这才是应该引起警惕的问题。

从过去的调控思维中可以看出,国内经济的宏观调控一直围绕“钱”展开,金融危机,给钱;建设雄安、大湾、长三角经济带,给钱;精准扶贫,给钱;解决去产能下岗人员就业问题,还是给钱。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给钱”,这就难怪连央行也忍不住要抱怨了。

当前民企处于困难期是事实,可民企中良莠不齐也是事实。并非那么多民企真有核心价值。相反,大多数是缺乏活力,依靠补贴、救济、供养的寄生虫。真正有价值的民企即使在今天这种环境下依旧能够自力更生,只有一些面临被时代淘汰,缺乏远见的民企才沦落到债台高筑的局面。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单纯的给钱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没订单的依旧没订单、没技术的依旧没技术。民企得到了鱼可还是不会渔,这有什么意义呢?而且,纾困专项基金是以什么名义发放给民企的?债权还是股权?如果以债权名义给到民企只会加大企业杠杆率,而如果以股权名义给到民企则要约法三章不能抢夺企业控制权。

另一方面,纾困专项基金所救助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民企?在劣币驱逐良币的背景下,需要淘汰劣币还给大众一个干净的市场。现在,市场所经历的一切恰恰是对以前过热发展的市场自我修复。无论怎么纠缠,该来的终究会来。“存在”既然合理,反过来也一样,不合理的自然也会“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富士康裁员了、宜家裁员了、ofo裁员了,“裁员声”此起彼伏从侧面印证了当下民营企业处境的艰难。在“民企座谈会”之后,最近多地方、多部门组织力量为民企设立了纾困专项基金,民营企业最需要的是钱吗?


现在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各地政府、券商、险资等成立或拟成立的纾困专项基金规模超5000亿元。”其中,北京、上海、深圳、福建、江西等17省份地方国资委成立或拟成立纾困专项基金规模合计约2560亿元;光大证券、东兴证券等15家券商机构出台了相关专项基金,规模超750亿元;以太平、人保、新华、泰康为带表的保险公司设立了超800亿元的纾困专项产品。

“民企座谈会”之后,民企融资难的问题得到重视,各方都开始行动。但是,眼下民企所面临的最棘手问题是钱吗?

作为企业,资金是决定企业生死的重要因素这不假,但资金只是问题的表象、是问题所展现的结果,而引发问题的根源肯定不是资金。富士康难道缺钱吗?不差钱的富士康为什么选择海外建厂?宜家缺钱吗?为什么还裁员?唯一缺钱的ofo从一开始就不赚钱,依靠炒作被资本过早透支未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戴维甚至发内部信称,“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所谓危机,就是危险和机遇的并存,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真正让我们破釜沉舟、向死而生。当你认为它是危险,那么危险已经来临,当你认为它是机遇,那么机遇即将到来!”对于民营企业而言,国内的生态环境并不友好,这种“不友好”来自政策、资本、市场等方方面面。

谈到民营企业的生态环境,这是一个较为宽泛的话题,其中牵涉到政策、市场、原材料、消费力等方面。国内民营企业的困境来自于这个生态环境,企业税赋高、成本压力大、审批流程长、行政限制多。中国国内的营商环境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可谓翘楚,但要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头衔相比实在差之千里。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为改革而培训》显示,中国的营商环境指数位列全球190个国家中的第46位。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新西兰、新加坡、丹麦,中国香港排名第4位,中国台湾排名第13位。

从这份排名看,中国想要改善国内的营商环境其实很简单,最不动脑子的办法就是复制香港模式。然而,对于一些问题,国内某些部门一直在“拖延”而非“解决”。

曹德旺曾经提出的“死亡税率”问题,民企的税赋实在太高了。根据财政部国库司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12.5%。这就是今年两会提出7项减税政策后的业绩。当然,企业所得税上涨并不能直接归因于税赋加重。但是,企业感受不到减税的红利也是市场共识。

今年8月份的降成本减负担专项督查座谈会上,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表示,当前经济、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信心问题,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

民企办事难的问题也是一个顽疾,“简政放权”提了也有几年了,可要真正落地却总有一股无形的阻力。相比去年而言,今年企业办事要容易些了,但与减税政策一样,这种效果很难有明显的体会。

这些本质性的问题不解决,单纯给钱有什么用?正如今年俞敏洪在亚布力高峰论坛上所讲的那样,“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企业,这意味着企业以各种方式缴纳的钱更多了。这就造成了政府没钱,企业在生死边缘。循环下去会发生危机,政府和企业都没钱,也还不起银行的钱,银行的坏账越来越多,银行不再有给企业贷款能力,企业也不愿从银行贷款,因为企业产品卖不出去,拿了钱也不知道该怎么花。”

现阶段,民企最需要的并非“钱”,而是市场需求。企业最需要的是更大的市场、更多的需求。需求是企业的命脉,无论什么领域的产业链,其终端一定是消费需求。盘活需求侧才是盘活整个经济运行最高效的方法。通过需求侧的改善,带动全行业发展。需求代表利益,有利益才能吸引资本与人才的加入、才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才能增加市场信心。

实际上,国内市场根本不缺钱,目前国内看似流动性稀缺,可真实情况是很多存量资本正在通过各种手段出海。今年海外上市企业数量骤升,其背后是资本借道境外上市渠道变相出海的暗流。国内市场缺的不是钱而是信心,为什么存量资本选择出海而非国内投资,这才是应该引起警惕的问题。

从过去的调控思维中可以看出,国内经济的宏观调控一直围绕“钱”展开,金融危机,给钱;建设雄安、大湾、长三角经济带,给钱;精准扶贫,给钱;解决去产能下岗人员就业问题,还是给钱。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给钱”,这就难怪连央行也忍不住要抱怨了。

当前民企处于困难期是事实,可民企中良莠不齐也是事实。并非那么多民企真有核心价值。相反,大多数是缺乏活力,依靠补贴、救济、供养的寄生虫。真正有价值的民企即使在今天这种环境下依旧能够自力更生,只有一些面临被时代淘汰,缺乏远见的民企才沦落到债台高筑的局面。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单纯的给钱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没订单的依旧没订单、没技术的依旧没技术。民企得到了鱼可还是不会渔,这有什么意义呢?而且,纾困专项基金是以什么名义发放给民企的?债权还是股权?如果以债权名义给到民企只会加大企业杠杆率,而如果以股权名义给到民企则要约法三章不能抢夺企业控制权。

另一方面,纾困专项基金所救助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民企?在劣币驱逐良币的背景下,需要淘汰劣币还给大众一个干净的市场。现在,市场所经历的一切恰恰是对以前过热发展的市场自我修复。无论怎么纠缠,该来的终究会来。“存在”既然合理,反过来也一样,不合理的自然也会“消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