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沈南鹏谈新零售发展: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并引领全球

发布日期:2018-11-29 13:08
摘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撰文 / 陈彦旭 梁超

■ 11月29日上午消息,在《FORTUNE》全球论坛上,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与美国相比,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我们有非常好整合,在线和离线结合得非常好。在线的支付,开始的时候是阿里的支付宝,慢慢到了离线、购物中心、便利店,大家都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在线和离线结合的更好,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走在了前面,离线发展不如美国那么好。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在中国非常幸运,抓住了迅速增长的机会,中国经济、中国互联网特别是消费因特网的发展,我们抓住了机会。”沈南鹏表示,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

沈南鹏认为,中国与美国相比较,在消费带动方面,中国可能是走到了前面,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的产品比美国的公司更加复杂,比如像拼多多。

以下为对话实录:

钱科雷(《FORTUNE》亚洲编辑):大家上午好,感谢穆总,也感谢沈南鹏先生同意接受我的采访。今天上午在座各位对沈南鹏先生和他的事业都非常熟悉,有一些人也从视频上看到科技论坛。对沈南鹏先生来说,您是出生在浙江省,浙江也是中国创业者的摇篮,而且您和金庸是一个地方的人,金庸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武侠小说家,我和马云一样非常崇拜金庸,后来您去了上海,在上海交通大学上学,学习了应用数学,后来又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了应用数学。您做了一件非常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情,将事业做了一个重新的定向,转学去了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毕业之后回到中国成为了一个投行家。您之后又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成为了一个创业者,创办了携程,携程也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中国和全球的在线商旅公司,取得了这些领域所有巨大的成功之后,您2005年决定再次变向,成为一个风险投资家,做得非常出色。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表明,红杉资本全球资本合伙人,非常非常成功,在投资历史上非常成功。给我们讲讲今年做了哪些工作,

沈南鹏(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我们非常幸运,在过去的13年里,抓住了中国经济、互联网特别是消费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机会和趋势,而且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你可能注意到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我们对比中美,在消费互联网领域,中国是稍微领先美国的,但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

如果你真的专注于这个领域的话,你会发现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他们提供的产品要比美国公司的同类产品更加复杂多样,像拼多多,以及各种各样的电子商务和社交电子商务的服务。以前很多人讨论过这些服务,但是没有人真正做过,更没有像拼多多做得这么好。拼多多在美国有吗?我们至少现在还没有看到。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线上和线下结合得非常好。开始的时候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在线上付费,慢慢消费者转移到了线下,到购物中心、便利店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将线上和线下实现了更好的结合,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恐怕也走在了前面。如果说以前,中国的线下发展得不如美国那么好,但现在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钱科雷:你刚才讲到了收获的季节,过去的一年对你来说是大收获的一年,我说的对吧?14个公司都上市了,是这样吗?

有些非常有名的公司,而且很高的估值上市,拼多多你讲了,蔚来也是非常成功的公司,这个非常了不起。除此以外还募资80亿美元,恐怕是红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募资,一方面你们正在收获你多年投资的成果;另一方面也做好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想问问您,很多IPO上市,上市以来遇到了困难,股价下跌等等。告诉我们一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你担心是长期的趋势?还是临时的问题,不需要担心?

沈南鹏:从长远来看,我觉得IPO可能不是一个最重要的时间节点。我们13年前投资了点评,10年前投资了美团,后来两者合并成为了一个了不起的公司,进行了非常成功的上市。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没有卖出它们的任何一只股票。我们有一个很好的优势,我们的LP(有限合伙人),同意我们用更长远的眼光看待公司的发展,而不是希望让投资赶快变现。我们看到美团在中国的互联网领域是一个长期的优势公司,增长的前景很大。我们会非常耐心。上市对美团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他们可以继续获得资金支持,我们可以长期多年持有他们的股票,公司会不断地增长。坦率地说,他们现在处在一个早期的渗透中国外卖市场的阶段,中国的市场非常巨大。所以总体来说,短期内股票的浮动并不是我们不担心的。

钱科雷:你对中国的高科技领域非常乐观,你是全球合伙人,美国的市场现在没有中国发展那么快,你对美国的科技领域,觉得和中国一样乐观吗?

沈南鹏:全球的科技领域,哪个国家、哪些地区在我们的视野之中,并不是现在做的决定,这个决定在十年甚至十几年前就已经做了。

当然美国是一个持续重要的市场。中国正在继续追赶上升,我们还看到印度、东南亚都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市场。所有这些区域有几个共同的特点,首先有庞大规模的人口,这对消费经济来说非常重要;第二,互联网的渗透率非常高,智能电话的使用非常广泛。第三,需要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以及水平高的工程师队伍。有了这些因素,才能成为一个有潜力的市场。

我们在欧洲和拉丁美洲都有投资,但是只在中、美、印度(包括东南亚)这三个国家和区域设有专门的基金,因为这三个地区和国家实际上涵盖了我刚讲那三大特点,它们都是潜力巨大市场。有的市场可能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但是未来会变得非常了不起。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迎接全球科技五年、十年、十五年之后的发展。

钱科雷:你讲到美国的先进市场、印度、东南亚的新兴市场等等,你们都在密切观察,从历史经验来看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中国在非常有意思的转型阶段,从一种新兴市场,有一些远大的增长,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过去这几年在转移,中国从科技领域的发展,转向一点不同的挑战面前,除了理想家,你需要有无情的纪律,必须要很好地考虑监管方面,你必须注意到很多方面,有些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我们看到有的往后退了一步,由于新一代领导人的不断出现,你是不是也这么看呢?这一切的产生,你们下一步的80亿美元投在哪些呢?

沈南鹏:今天的中国,商业竞争,尤其是在信息技术领域的竞争非常激烈,比十年前、十五年前激烈得多。好的商业模式都是有很多竞争对手,它们不断扩展业务,进入新的领域,像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等,都是这样。另外,年轻的公司发展难度变得更大,因为中国互联网现在已经发展了15年多,可以姑且称之为一项成熟的工业,在一些竞争性强的领域,每一年或者每几年我们就能看到新的商业模式会出现,某种程度上颠覆已有的一些秩序,取得市场份额。大家希望出现不同的技术,创造更多差异化的产品,希望大家有所不同,特别是和已有的大公司有所不同。你看看头条、拼多多,都是这样,他们都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前进的,拥有非常独特的产品,人们过去没有使用过的产品。这些事情正在发生。

与此同时,每一个互联网公司,无论是在美国,欧洲还是印度,必须要承担每个公司的社会责任,隐私权、安全性是其中的两大问题。移动互联网公司都会碰到这个情况,美国的、中国的公司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必须小心进行调整。我们在安全软件方面就在不断加大投资,加强跟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沟通。

钱科雷:我们看到现在对于企业监督、监管的力度在加大,比如金融支付、内容产出、移动出行等等,您怎么看?

沈南鹏:如果你是在线垂直领域,你必须对监管做到小心谨慎。我做携程就要考虑我们提供旅游应该如何做,我们再看全球旅游在线金融服务,应该说要按照本地的监管条例和监管部门的要求来进行,这在每个国家都是这样。不管对线上还是线下的公司,都有一些监管规则、条例的要求,必须按照这些来做。有时这些监管条例并不一定表述得非常清楚,因为它们是新出台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有更多得细则,也会看得越来越清楚了。CEO必须要花时间确保他们按照这个规则来进行业务,这是一种平等的竞争。

钱科雷:美国和中国贸易的摩擦方面,技术领域也卷在其中,有很多很多讨论,这些会不会影响阻碍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今天下午还会讨论这个问题,也想请你谈谈你的观点。

沈南鹏:是不是会影响到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现在中国的技术公司实际上有两大主题推动他们的发展,一是,中国很多公司受益于我们消费经济的崛起,消费经济在GDP中的百分比每年都在上升;由此看,在这方面并没有发生变化,中国仍然是在早期和中期的城镇化的进程里,消费者不断变得成熟,可能会有一些曲折,但是趋势很清楚,我们的企业会从消费经济中获益。

第二,这些很多公司会不断扩大、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因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产品,帮着赋能已有的行业,或者通过打破一些已有的秩序。从中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所以市场才会有7%、8%的增长,他们永远会从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一个大的平台型公司。在红杉资本过去45年时间里,硅谷每年会从中产生非常棒的公司。但是回过头来看,美国的GDP的增长平均1%-2%,也是很ok是。所以,我们并没有阻止那些了不起的技术公司提供非常突破性的产品,这仍然是令人兴奋的事情,因为有新的服务、新的产品不断涌向市场。

钱科雷:非常有意思,讲得非常对。谈到技术会谈到宏观经济的问题,各国不同,有非常多的突破。

沈南鹏:我对长远的、长久的消费经济发展前景非常乐观。

钱科雷:对整个中国经济我是持非常乐观的态度。另外一个问题,AI、人工智能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了不起的赋能的技术,比如说随着电的产生,当时的技术使得每个科学领域、技术不断发展一样,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将来不仅仅是和美国并驾齐驱,恐怕在未来5-10年会超越美国,成为这方面领先的国家。你同意这种看法吗?这和你长期的投资主题是什么关系呢?

沈南鹏:再看看AI,实际上有两个组成部分,一个是技术领域方面,美国超过了我们一些,走在我们的前面,但与很多领域一样,中国有很好的人才,包括视频、图像识别等领域,中国做得不错,在自动驾驶方面,美国是领先的,但是我们很快已追赶上去。如果我们看应用层,会看到很多数据,中国智能手机非常非常普及,技术公司应用这些数据,改进AI的技术,这是了不起的市场,你可以很好地应用。我看到很多很多公司都在这么做,这些公司都是赋能的公司,他们把技术发展出产品,把产品卖给金融服务公司或者是销售给医院等等。同时有些我们熟知的公司是人工智能的公司,比如是头条就是人工智能公司,可以是一个新闻的集成者,或者是一个短视频公司,但是在幕后有一个巨大的区别,他们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有算法、机器学习,就可以提供更好的用户的体验。根据你的偏好,根据你此前浏览的历史来提供你偏好的产品。很多电子商务的公司也是这样做的。我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在网上买过东西,你看一下美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和中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就会发现中国的网上电子商务公司提供的用户体验更好一些,比美国的公司体验还要好。

你提供的是定制化的信息,因为他知道你的历史购物信息,在中国一千个人一千个样子,也就是每个客户都会拿到定制化的产品和信息。

提问:沈南鹏先生在北、上、广、深都投了很多企业,在不同城市的投资,广州有什么特点?服务业要有什么改进?

沈南鹏: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告诉我们广州政府非常关注细节,非常关注提供服务,这会把广州改善得更好。

广州有很多创新,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而且是在传统的消费领域也进行了很多的创新。广州这个城市有很多中小企业在这里诞生,来解决很多消费者所面临的产品方面的问题,在中国设计、在中国生产。很多年以来这些公司不断地发展壮大,成为一些著名的品牌公司、产品公司,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除此之外,电子商务公司利用非常好的供应链,在珠海、在珠江三角洲有多完善的供应链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以及满足海外市场的需求。中国的公司有很多经验,在国内市场积累很多经验,然后就到海外进行投资,为海外市场提供服务,比以前更加激进,我们把它叫做“出海”。在广州有一些公司,比如说针对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的出口,还有出口到中东。沙特的前三大电子商务公司,有两个是来自于中国,有一个就是在广州的(公司)。所以,广州很有优势,因为它有完备的供应链资源,而且可以利用供应链优势到海外进行投资、出海。

钱科雷: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大湾区这个地方。很多公司都来自于大湾区,大湾区会带来什么机会呢?

沈南鹏:我也是香港政府关于创新和技术方面的顾问。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看到香港政府以及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都做了很多努力,我看到很多协同效应,大湾区有9个城市,有很多协同效应,香港有很好的基础设施,有很好的大学和很好的技术,比如生命科学、机器人、AI方面都有很多大学在做科学研究。而在深圳、广州有非常好的制造业的中心。任何一个新兴的公司,如果他们想把技术商业化,变成真正的应用和产品,我觉得大湾区是一个很好的“发射台”,你可以把总部设在香港,你的销售和营销、供应链是在大湾区建立起来,我相信大湾区是充满商机的,再给几年,大湾区可以和美国的湾区进行比较。

钱科雷:这是我们对广州的信心。感谢你给我们介绍了广州这些方面技术的特点,感谢沈南鹏先生加入我们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撰文 / 陈彦旭 梁超

■ 11月29日上午消息,在《FORTUNE》全球论坛上,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与美国相比,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我们有非常好整合,在线和离线结合得非常好。在线的支付,开始的时候是阿里的支付宝,慢慢到了离线、购物中心、便利店,大家都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在线和离线结合的更好,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走在了前面,离线发展不如美国那么好。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在中国非常幸运,抓住了迅速增长的机会,中国经济、中国互联网特别是消费因特网的发展,我们抓住了机会。”沈南鹏表示,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

沈南鹏认为,中国与美国相比较,在消费带动方面,中国可能是走到了前面,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的产品比美国的公司更加复杂,比如像拼多多。

以下为对话实录:

钱科雷(《FORTUNE》亚洲编辑):大家上午好,感谢穆总,也感谢沈南鹏先生同意接受我的采访。今天上午在座各位对沈南鹏先生和他的事业都非常熟悉,有一些人也从视频上看到科技论坛。对沈南鹏先生来说,您是出生在浙江省,浙江也是中国创业者的摇篮,而且您和金庸是一个地方的人,金庸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武侠小说家,我和马云一样非常崇拜金庸,后来您去了上海,在上海交通大学上学,学习了应用数学,后来又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了应用数学。您做了一件非常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情,将事业做了一个重新的定向,转学去了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毕业之后回到中国成为了一个投行家。您之后又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成为了一个创业者,创办了携程,携程也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中国和全球的在线商旅公司,取得了这些领域所有巨大的成功之后,您2005年决定再次变向,成为一个风险投资家,做得非常出色。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表明,红杉资本全球资本合伙人,非常非常成功,在投资历史上非常成功。给我们讲讲今年做了哪些工作,

沈南鹏(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我们非常幸运,在过去的13年里,抓住了中国经济、互联网特别是消费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机会和趋势,而且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你可能注意到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我们对比中美,在消费互联网领域,中国是稍微领先美国的,但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

如果你真的专注于这个领域的话,你会发现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他们提供的产品要比美国公司的同类产品更加复杂多样,像拼多多,以及各种各样的电子商务和社交电子商务的服务。以前很多人讨论过这些服务,但是没有人真正做过,更没有像拼多多做得这么好。拼多多在美国有吗?我们至少现在还没有看到。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线上和线下结合得非常好。开始的时候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在线上付费,慢慢消费者转移到了线下,到购物中心、便利店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将线上和线下实现了更好的结合,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恐怕也走在了前面。如果说以前,中国的线下发展得不如美国那么好,但现在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钱科雷:你刚才讲到了收获的季节,过去的一年对你来说是大收获的一年,我说的对吧?14个公司都上市了,是这样吗?

有些非常有名的公司,而且很高的估值上市,拼多多你讲了,蔚来也是非常成功的公司,这个非常了不起。除此以外还募资80亿美元,恐怕是红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募资,一方面你们正在收获你多年投资的成果;另一方面也做好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想问问您,很多IPO上市,上市以来遇到了困难,股价下跌等等。告诉我们一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你担心是长期的趋势?还是临时的问题,不需要担心?

沈南鹏:从长远来看,我觉得IPO可能不是一个最重要的时间节点。我们13年前投资了点评,10年前投资了美团,后来两者合并成为了一个了不起的公司,进行了非常成功的上市。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没有卖出它们的任何一只股票。我们有一个很好的优势,我们的LP(有限合伙人),同意我们用更长远的眼光看待公司的发展,而不是希望让投资赶快变现。我们看到美团在中国的互联网领域是一个长期的优势公司,增长的前景很大。我们会非常耐心。上市对美团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他们可以继续获得资金支持,我们可以长期多年持有他们的股票,公司会不断地增长。坦率地说,他们现在处在一个早期的渗透中国外卖市场的阶段,中国的市场非常巨大。所以总体来说,短期内股票的浮动并不是我们不担心的。

钱科雷:你对中国的高科技领域非常乐观,你是全球合伙人,美国的市场现在没有中国发展那么快,你对美国的科技领域,觉得和中国一样乐观吗?

沈南鹏:全球的科技领域,哪个国家、哪些地区在我们的视野之中,并不是现在做的决定,这个决定在十年甚至十几年前就已经做了。

当然美国是一个持续重要的市场。中国正在继续追赶上升,我们还看到印度、东南亚都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市场。所有这些区域有几个共同的特点,首先有庞大规模的人口,这对消费经济来说非常重要;第二,互联网的渗透率非常高,智能电话的使用非常广泛。第三,需要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以及水平高的工程师队伍。有了这些因素,才能成为一个有潜力的市场。

我们在欧洲和拉丁美洲都有投资,但是只在中、美、印度(包括东南亚)这三个国家和区域设有专门的基金,因为这三个地区和国家实际上涵盖了我刚讲那三大特点,它们都是潜力巨大市场。有的市场可能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但是未来会变得非常了不起。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迎接全球科技五年、十年、十五年之后的发展。

钱科雷:你讲到美国的先进市场、印度、东南亚的新兴市场等等,你们都在密切观察,从历史经验来看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中国在非常有意思的转型阶段,从一种新兴市场,有一些远大的增长,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过去这几年在转移,中国从科技领域的发展,转向一点不同的挑战面前,除了理想家,你需要有无情的纪律,必须要很好地考虑监管方面,你必须注意到很多方面,有些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我们看到有的往后退了一步,由于新一代领导人的不断出现,你是不是也这么看呢?这一切的产生,你们下一步的80亿美元投在哪些呢?

沈南鹏:今天的中国,商业竞争,尤其是在信息技术领域的竞争非常激烈,比十年前、十五年前激烈得多。好的商业模式都是有很多竞争对手,它们不断扩展业务,进入新的领域,像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等,都是这样。另外,年轻的公司发展难度变得更大,因为中国互联网现在已经发展了15年多,可以姑且称之为一项成熟的工业,在一些竞争性强的领域,每一年或者每几年我们就能看到新的商业模式会出现,某种程度上颠覆已有的一些秩序,取得市场份额。大家希望出现不同的技术,创造更多差异化的产品,希望大家有所不同,特别是和已有的大公司有所不同。你看看头条、拼多多,都是这样,他们都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前进的,拥有非常独特的产品,人们过去没有使用过的产品。这些事情正在发生。

与此同时,每一个互联网公司,无论是在美国,欧洲还是印度,必须要承担每个公司的社会责任,隐私权、安全性是其中的两大问题。移动互联网公司都会碰到这个情况,美国的、中国的公司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必须小心进行调整。我们在安全软件方面就在不断加大投资,加强跟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沟通。

钱科雷:我们看到现在对于企业监督、监管的力度在加大,比如金融支付、内容产出、移动出行等等,您怎么看?

沈南鹏:如果你是在线垂直领域,你必须对监管做到小心谨慎。我做携程就要考虑我们提供旅游应该如何做,我们再看全球旅游在线金融服务,应该说要按照本地的监管条例和监管部门的要求来进行,这在每个国家都是这样。不管对线上还是线下的公司,都有一些监管规则、条例的要求,必须按照这些来做。有时这些监管条例并不一定表述得非常清楚,因为它们是新出台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有更多得细则,也会看得越来越清楚了。CEO必须要花时间确保他们按照这个规则来进行业务,这是一种平等的竞争。

钱科雷:美国和中国贸易的摩擦方面,技术领域也卷在其中,有很多很多讨论,这些会不会影响阻碍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今天下午还会讨论这个问题,也想请你谈谈你的观点。

沈南鹏:是不是会影响到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现在中国的技术公司实际上有两大主题推动他们的发展,一是,中国很多公司受益于我们消费经济的崛起,消费经济在GDP中的百分比每年都在上升;由此看,在这方面并没有发生变化,中国仍然是在早期和中期的城镇化的进程里,消费者不断变得成熟,可能会有一些曲折,但是趋势很清楚,我们的企业会从消费经济中获益。

第二,这些很多公司会不断扩大、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因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产品,帮着赋能已有的行业,或者通过打破一些已有的秩序。从中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所以市场才会有7%、8%的增长,他们永远会从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一个大的平台型公司。在红杉资本过去45年时间里,硅谷每年会从中产生非常棒的公司。但是回过头来看,美国的GDP的增长平均1%-2%,也是很ok是。所以,我们并没有阻止那些了不起的技术公司提供非常突破性的产品,这仍然是令人兴奋的事情,因为有新的服务、新的产品不断涌向市场。

钱科雷:非常有意思,讲得非常对。谈到技术会谈到宏观经济的问题,各国不同,有非常多的突破。

沈南鹏:我对长远的、长久的消费经济发展前景非常乐观。

钱科雷:对整个中国经济我是持非常乐观的态度。另外一个问题,AI、人工智能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了不起的赋能的技术,比如说随着电的产生,当时的技术使得每个科学领域、技术不断发展一样,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将来不仅仅是和美国并驾齐驱,恐怕在未来5-10年会超越美国,成为这方面领先的国家。你同意这种看法吗?这和你长期的投资主题是什么关系呢?

沈南鹏:再看看AI,实际上有两个组成部分,一个是技术领域方面,美国超过了我们一些,走在我们的前面,但与很多领域一样,中国有很好的人才,包括视频、图像识别等领域,中国做得不错,在自动驾驶方面,美国是领先的,但是我们很快已追赶上去。如果我们看应用层,会看到很多数据,中国智能手机非常非常普及,技术公司应用这些数据,改进AI的技术,这是了不起的市场,你可以很好地应用。我看到很多很多公司都在这么做,这些公司都是赋能的公司,他们把技术发展出产品,把产品卖给金融服务公司或者是销售给医院等等。同时有些我们熟知的公司是人工智能的公司,比如是头条就是人工智能公司,可以是一个新闻的集成者,或者是一个短视频公司,但是在幕后有一个巨大的区别,他们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有算法、机器学习,就可以提供更好的用户的体验。根据你的偏好,根据你此前浏览的历史来提供你偏好的产品。很多电子商务的公司也是这样做的。我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在网上买过东西,你看一下美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和中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就会发现中国的网上电子商务公司提供的用户体验更好一些,比美国的公司体验还要好。

你提供的是定制化的信息,因为他知道你的历史购物信息,在中国一千个人一千个样子,也就是每个客户都会拿到定制化的产品和信息。

提问:沈南鹏先生在北、上、广、深都投了很多企业,在不同城市的投资,广州有什么特点?服务业要有什么改进?

沈南鹏: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告诉我们广州政府非常关注细节,非常关注提供服务,这会把广州改善得更好。

广州有很多创新,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而且是在传统的消费领域也进行了很多的创新。广州这个城市有很多中小企业在这里诞生,来解决很多消费者所面临的产品方面的问题,在中国设计、在中国生产。很多年以来这些公司不断地发展壮大,成为一些著名的品牌公司、产品公司,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除此之外,电子商务公司利用非常好的供应链,在珠海、在珠江三角洲有多完善的供应链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以及满足海外市场的需求。中国的公司有很多经验,在国内市场积累很多经验,然后就到海外进行投资,为海外市场提供服务,比以前更加激进,我们把它叫做“出海”。在广州有一些公司,比如说针对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的出口,还有出口到中东。沙特的前三大电子商务公司,有两个是来自于中国,有一个就是在广州的(公司)。所以,广州很有优势,因为它有完备的供应链资源,而且可以利用供应链优势到海外进行投资、出海。

钱科雷: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大湾区这个地方。很多公司都来自于大湾区,大湾区会带来什么机会呢?

沈南鹏:我也是香港政府关于创新和技术方面的顾问。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看到香港政府以及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都做了很多努力,我看到很多协同效应,大湾区有9个城市,有很多协同效应,香港有很好的基础设施,有很好的大学和很好的技术,比如生命科学、机器人、AI方面都有很多大学在做科学研究。而在深圳、广州有非常好的制造业的中心。任何一个新兴的公司,如果他们想把技术商业化,变成真正的应用和产品,我觉得大湾区是一个很好的“发射台”,你可以把总部设在香港,你的销售和营销、供应链是在大湾区建立起来,我相信大湾区是充满商机的,再给几年,大湾区可以和美国的湾区进行比较。

钱科雷:这是我们对广州的信心。感谢你给我们介绍了广州这些方面技术的特点,感谢沈南鹏先生加入我们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撰文 / 陈彦旭 梁超

■ 11月29日上午消息,在《FORTUNE》全球论坛上,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与美国相比,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我们有非常好整合,在线和离线结合得非常好。在线的支付,开始的时候是阿里的支付宝,慢慢到了离线、购物中心、便利店,大家都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在线和离线结合的更好,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走在了前面,离线发展不如美国那么好。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在中国非常幸运,抓住了迅速增长的机会,中国经济、中国互联网特别是消费因特网的发展,我们抓住了机会。”沈南鹏表示,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

沈南鹏认为,中国与美国相比较,在消费带动方面,中国可能是走到了前面,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的产品比美国的公司更加复杂,比如像拼多多。

以下为对话实录:

钱科雷(《FORTUNE》亚洲编辑):大家上午好,感谢穆总,也感谢沈南鹏先生同意接受我的采访。今天上午在座各位对沈南鹏先生和他的事业都非常熟悉,有一些人也从视频上看到科技论坛。对沈南鹏先生来说,您是出生在浙江省,浙江也是中国创业者的摇篮,而且您和金庸是一个地方的人,金庸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武侠小说家,我和马云一样非常崇拜金庸,后来您去了上海,在上海交通大学上学,学习了应用数学,后来又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了应用数学。您做了一件非常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情,将事业做了一个重新的定向,转学去了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毕业之后回到中国成为了一个投行家。您之后又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成为了一个创业者,创办了携程,携程也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中国和全球的在线商旅公司,取得了这些领域所有巨大的成功之后,您2005年决定再次变向,成为一个风险投资家,做得非常出色。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表明,红杉资本全球资本合伙人,非常非常成功,在投资历史上非常成功。给我们讲讲今年做了哪些工作,

沈南鹏(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我们非常幸运,在过去的13年里,抓住了中国经济、互联网特别是消费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机会和趋势,而且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你可能注意到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我们对比中美,在消费互联网领域,中国是稍微领先美国的,但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

如果你真的专注于这个领域的话,你会发现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他们提供的产品要比美国公司的同类产品更加复杂多样,像拼多多,以及各种各样的电子商务和社交电子商务的服务。以前很多人讨论过这些服务,但是没有人真正做过,更没有像拼多多做得这么好。拼多多在美国有吗?我们至少现在还没有看到。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线上和线下结合得非常好。开始的时候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在线上付费,慢慢消费者转移到了线下,到购物中心、便利店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将线上和线下实现了更好的结合,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恐怕也走在了前面。如果说以前,中国的线下发展得不如美国那么好,但现在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钱科雷:你刚才讲到了收获的季节,过去的一年对你来说是大收获的一年,我说的对吧?14个公司都上市了,是这样吗?

有些非常有名的公司,而且很高的估值上市,拼多多你讲了,蔚来也是非常成功的公司,这个非常了不起。除此以外还募资80亿美元,恐怕是红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募资,一方面你们正在收获你多年投资的成果;另一方面也做好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想问问您,很多IPO上市,上市以来遇到了困难,股价下跌等等。告诉我们一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你担心是长期的趋势?还是临时的问题,不需要担心?

沈南鹏:从长远来看,我觉得IPO可能不是一个最重要的时间节点。我们13年前投资了点评,10年前投资了美团,后来两者合并成为了一个了不起的公司,进行了非常成功的上市。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没有卖出它们的任何一只股票。我们有一个很好的优势,我们的LP(有限合伙人),同意我们用更长远的眼光看待公司的发展,而不是希望让投资赶快变现。我们看到美团在中国的互联网领域是一个长期的优势公司,增长的前景很大。我们会非常耐心。上市对美团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他们可以继续获得资金支持,我们可以长期多年持有他们的股票,公司会不断地增长。坦率地说,他们现在处在一个早期的渗透中国外卖市场的阶段,中国的市场非常巨大。所以总体来说,短期内股票的浮动并不是我们不担心的。

钱科雷:你对中国的高科技领域非常乐观,你是全球合伙人,美国的市场现在没有中国发展那么快,你对美国的科技领域,觉得和中国一样乐观吗?

沈南鹏:全球的科技领域,哪个国家、哪些地区在我们的视野之中,并不是现在做的决定,这个决定在十年甚至十几年前就已经做了。

当然美国是一个持续重要的市场。中国正在继续追赶上升,我们还看到印度、东南亚都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市场。所有这些区域有几个共同的特点,首先有庞大规模的人口,这对消费经济来说非常重要;第二,互联网的渗透率非常高,智能电话的使用非常广泛。第三,需要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以及水平高的工程师队伍。有了这些因素,才能成为一个有潜力的市场。

我们在欧洲和拉丁美洲都有投资,但是只在中、美、印度(包括东南亚)这三个国家和区域设有专门的基金,因为这三个地区和国家实际上涵盖了我刚讲那三大特点,它们都是潜力巨大市场。有的市场可能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但是未来会变得非常了不起。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迎接全球科技五年、十年、十五年之后的发展。

钱科雷:你讲到美国的先进市场、印度、东南亚的新兴市场等等,你们都在密切观察,从历史经验来看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中国在非常有意思的转型阶段,从一种新兴市场,有一些远大的增长,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过去这几年在转移,中国从科技领域的发展,转向一点不同的挑战面前,除了理想家,你需要有无情的纪律,必须要很好地考虑监管方面,你必须注意到很多方面,有些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我们看到有的往后退了一步,由于新一代领导人的不断出现,你是不是也这么看呢?这一切的产生,你们下一步的80亿美元投在哪些呢?

沈南鹏:今天的中国,商业竞争,尤其是在信息技术领域的竞争非常激烈,比十年前、十五年前激烈得多。好的商业模式都是有很多竞争对手,它们不断扩展业务,进入新的领域,像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等,都是这样。另外,年轻的公司发展难度变得更大,因为中国互联网现在已经发展了15年多,可以姑且称之为一项成熟的工业,在一些竞争性强的领域,每一年或者每几年我们就能看到新的商业模式会出现,某种程度上颠覆已有的一些秩序,取得市场份额。大家希望出现不同的技术,创造更多差异化的产品,希望大家有所不同,特别是和已有的大公司有所不同。你看看头条、拼多多,都是这样,他们都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前进的,拥有非常独特的产品,人们过去没有使用过的产品。这些事情正在发生。

与此同时,每一个互联网公司,无论是在美国,欧洲还是印度,必须要承担每个公司的社会责任,隐私权、安全性是其中的两大问题。移动互联网公司都会碰到这个情况,美国的、中国的公司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必须小心进行调整。我们在安全软件方面就在不断加大投资,加强跟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沟通。

钱科雷:我们看到现在对于企业监督、监管的力度在加大,比如金融支付、内容产出、移动出行等等,您怎么看?

沈南鹏:如果你是在线垂直领域,你必须对监管做到小心谨慎。我做携程就要考虑我们提供旅游应该如何做,我们再看全球旅游在线金融服务,应该说要按照本地的监管条例和监管部门的要求来进行,这在每个国家都是这样。不管对线上还是线下的公司,都有一些监管规则、条例的要求,必须按照这些来做。有时这些监管条例并不一定表述得非常清楚,因为它们是新出台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有更多得细则,也会看得越来越清楚了。CEO必须要花时间确保他们按照这个规则来进行业务,这是一种平等的竞争。

钱科雷:美国和中国贸易的摩擦方面,技术领域也卷在其中,有很多很多讨论,这些会不会影响阻碍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今天下午还会讨论这个问题,也想请你谈谈你的观点。

沈南鹏:是不是会影响到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现在中国的技术公司实际上有两大主题推动他们的发展,一是,中国很多公司受益于我们消费经济的崛起,消费经济在GDP中的百分比每年都在上升;由此看,在这方面并没有发生变化,中国仍然是在早期和中期的城镇化的进程里,消费者不断变得成熟,可能会有一些曲折,但是趋势很清楚,我们的企业会从消费经济中获益。

第二,这些很多公司会不断扩大、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因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产品,帮着赋能已有的行业,或者通过打破一些已有的秩序。从中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所以市场才会有7%、8%的增长,他们永远会从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一个大的平台型公司。在红杉资本过去45年时间里,硅谷每年会从中产生非常棒的公司。但是回过头来看,美国的GDP的增长平均1%-2%,也是很ok是。所以,我们并没有阻止那些了不起的技术公司提供非常突破性的产品,这仍然是令人兴奋的事情,因为有新的服务、新的产品不断涌向市场。

钱科雷:非常有意思,讲得非常对。谈到技术会谈到宏观经济的问题,各国不同,有非常多的突破。

沈南鹏:我对长远的、长久的消费经济发展前景非常乐观。

钱科雷:对整个中国经济我是持非常乐观的态度。另外一个问题,AI、人工智能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了不起的赋能的技术,比如说随着电的产生,当时的技术使得每个科学领域、技术不断发展一样,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将来不仅仅是和美国并驾齐驱,恐怕在未来5-10年会超越美国,成为这方面领先的国家。你同意这种看法吗?这和你长期的投资主题是什么关系呢?

沈南鹏:再看看AI,实际上有两个组成部分,一个是技术领域方面,美国超过了我们一些,走在我们的前面,但与很多领域一样,中国有很好的人才,包括视频、图像识别等领域,中国做得不错,在自动驾驶方面,美国是领先的,但是我们很快已追赶上去。如果我们看应用层,会看到很多数据,中国智能手机非常非常普及,技术公司应用这些数据,改进AI的技术,这是了不起的市场,你可以很好地应用。我看到很多很多公司都在这么做,这些公司都是赋能的公司,他们把技术发展出产品,把产品卖给金融服务公司或者是销售给医院等等。同时有些我们熟知的公司是人工智能的公司,比如是头条就是人工智能公司,可以是一个新闻的集成者,或者是一个短视频公司,但是在幕后有一个巨大的区别,他们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有算法、机器学习,就可以提供更好的用户的体验。根据你的偏好,根据你此前浏览的历史来提供你偏好的产品。很多电子商务的公司也是这样做的。我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在网上买过东西,你看一下美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和中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就会发现中国的网上电子商务公司提供的用户体验更好一些,比美国的公司体验还要好。

你提供的是定制化的信息,因为他知道你的历史购物信息,在中国一千个人一千个样子,也就是每个客户都会拿到定制化的产品和信息。

提问:沈南鹏先生在北、上、广、深都投了很多企业,在不同城市的投资,广州有什么特点?服务业要有什么改进?

沈南鹏: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告诉我们广州政府非常关注细节,非常关注提供服务,这会把广州改善得更好。

广州有很多创新,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而且是在传统的消费领域也进行了很多的创新。广州这个城市有很多中小企业在这里诞生,来解决很多消费者所面临的产品方面的问题,在中国设计、在中国生产。很多年以来这些公司不断地发展壮大,成为一些著名的品牌公司、产品公司,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除此之外,电子商务公司利用非常好的供应链,在珠海、在珠江三角洲有多完善的供应链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以及满足海外市场的需求。中国的公司有很多经验,在国内市场积累很多经验,然后就到海外进行投资,为海外市场提供服务,比以前更加激进,我们把它叫做“出海”。在广州有一些公司,比如说针对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的出口,还有出口到中东。沙特的前三大电子商务公司,有两个是来自于中国,有一个就是在广州的(公司)。所以,广州很有优势,因为它有完备的供应链资源,而且可以利用供应链优势到海外进行投资、出海。

钱科雷: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大湾区这个地方。很多公司都来自于大湾区,大湾区会带来什么机会呢?

沈南鹏:我也是香港政府关于创新和技术方面的顾问。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看到香港政府以及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都做了很多努力,我看到很多协同效应,大湾区有9个城市,有很多协同效应,香港有很好的基础设施,有很好的大学和很好的技术,比如生命科学、机器人、AI方面都有很多大学在做科学研究。而在深圳、广州有非常好的制造业的中心。任何一个新兴的公司,如果他们想把技术商业化,变成真正的应用和产品,我觉得大湾区是一个很好的“发射台”,你可以把总部设在香港,你的销售和营销、供应链是在大湾区建立起来,我相信大湾区是充满商机的,再给几年,大湾区可以和美国的湾区进行比较。

钱科雷:这是我们对广州的信心。感谢你给我们介绍了广州这些方面技术的特点,感谢沈南鹏先生加入我们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沈南鹏谈新零售发展: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并引领全球

发布日期:2018-11-29 13:08
摘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撰文 / 陈彦旭 梁超

■ 11月29日上午消息,在《FORTUNE》全球论坛上,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与美国相比,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我们有非常好整合,在线和离线结合得非常好。在线的支付,开始的时候是阿里的支付宝,慢慢到了离线、购物中心、便利店,大家都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在线和离线结合的更好,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走在了前面,离线发展不如美国那么好。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在中国非常幸运,抓住了迅速增长的机会,中国经济、中国互联网特别是消费因特网的发展,我们抓住了机会。”沈南鹏表示,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

沈南鹏认为,中国与美国相比较,在消费带动方面,中国可能是走到了前面,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的产品比美国的公司更加复杂,比如像拼多多。

以下为对话实录:

钱科雷(《FORTUNE》亚洲编辑):大家上午好,感谢穆总,也感谢沈南鹏先生同意接受我的采访。今天上午在座各位对沈南鹏先生和他的事业都非常熟悉,有一些人也从视频上看到科技论坛。对沈南鹏先生来说,您是出生在浙江省,浙江也是中国创业者的摇篮,而且您和金庸是一个地方的人,金庸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武侠小说家,我和马云一样非常崇拜金庸,后来您去了上海,在上海交通大学上学,学习了应用数学,后来又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了应用数学。您做了一件非常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情,将事业做了一个重新的定向,转学去了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毕业之后回到中国成为了一个投行家。您之后又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成为了一个创业者,创办了携程,携程也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中国和全球的在线商旅公司,取得了这些领域所有巨大的成功之后,您2005年决定再次变向,成为一个风险投资家,做得非常出色。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表明,红杉资本全球资本合伙人,非常非常成功,在投资历史上非常成功。给我们讲讲今年做了哪些工作,

沈南鹏(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我们非常幸运,在过去的13年里,抓住了中国经济、互联网特别是消费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机会和趋势,而且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你可能注意到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我们对比中美,在消费互联网领域,中国是稍微领先美国的,但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

如果你真的专注于这个领域的话,你会发现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他们提供的产品要比美国公司的同类产品更加复杂多样,像拼多多,以及各种各样的电子商务和社交电子商务的服务。以前很多人讨论过这些服务,但是没有人真正做过,更没有像拼多多做得这么好。拼多多在美国有吗?我们至少现在还没有看到。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线上和线下结合得非常好。开始的时候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在线上付费,慢慢消费者转移到了线下,到购物中心、便利店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将线上和线下实现了更好的结合,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恐怕也走在了前面。如果说以前,中国的线下发展得不如美国那么好,但现在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钱科雷:你刚才讲到了收获的季节,过去的一年对你来说是大收获的一年,我说的对吧?14个公司都上市了,是这样吗?

有些非常有名的公司,而且很高的估值上市,拼多多你讲了,蔚来也是非常成功的公司,这个非常了不起。除此以外还募资80亿美元,恐怕是红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募资,一方面你们正在收获你多年投资的成果;另一方面也做好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想问问您,很多IPO上市,上市以来遇到了困难,股价下跌等等。告诉我们一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你担心是长期的趋势?还是临时的问题,不需要担心?

沈南鹏:从长远来看,我觉得IPO可能不是一个最重要的时间节点。我们13年前投资了点评,10年前投资了美团,后来两者合并成为了一个了不起的公司,进行了非常成功的上市。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没有卖出它们的任何一只股票。我们有一个很好的优势,我们的LP(有限合伙人),同意我们用更长远的眼光看待公司的发展,而不是希望让投资赶快变现。我们看到美团在中国的互联网领域是一个长期的优势公司,增长的前景很大。我们会非常耐心。上市对美团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他们可以继续获得资金支持,我们可以长期多年持有他们的股票,公司会不断地增长。坦率地说,他们现在处在一个早期的渗透中国外卖市场的阶段,中国的市场非常巨大。所以总体来说,短期内股票的浮动并不是我们不担心的。

钱科雷:你对中国的高科技领域非常乐观,你是全球合伙人,美国的市场现在没有中国发展那么快,你对美国的科技领域,觉得和中国一样乐观吗?

沈南鹏:全球的科技领域,哪个国家、哪些地区在我们的视野之中,并不是现在做的决定,这个决定在十年甚至十几年前就已经做了。

当然美国是一个持续重要的市场。中国正在继续追赶上升,我们还看到印度、东南亚都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市场。所有这些区域有几个共同的特点,首先有庞大规模的人口,这对消费经济来说非常重要;第二,互联网的渗透率非常高,智能电话的使用非常广泛。第三,需要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以及水平高的工程师队伍。有了这些因素,才能成为一个有潜力的市场。

我们在欧洲和拉丁美洲都有投资,但是只在中、美、印度(包括东南亚)这三个国家和区域设有专门的基金,因为这三个地区和国家实际上涵盖了我刚讲那三大特点,它们都是潜力巨大市场。有的市场可能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但是未来会变得非常了不起。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迎接全球科技五年、十年、十五年之后的发展。

钱科雷:你讲到美国的先进市场、印度、东南亚的新兴市场等等,你们都在密切观察,从历史经验来看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中国在非常有意思的转型阶段,从一种新兴市场,有一些远大的增长,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过去这几年在转移,中国从科技领域的发展,转向一点不同的挑战面前,除了理想家,你需要有无情的纪律,必须要很好地考虑监管方面,你必须注意到很多方面,有些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我们看到有的往后退了一步,由于新一代领导人的不断出现,你是不是也这么看呢?这一切的产生,你们下一步的80亿美元投在哪些呢?

沈南鹏:今天的中国,商业竞争,尤其是在信息技术领域的竞争非常激烈,比十年前、十五年前激烈得多。好的商业模式都是有很多竞争对手,它们不断扩展业务,进入新的领域,像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等,都是这样。另外,年轻的公司发展难度变得更大,因为中国互联网现在已经发展了15年多,可以姑且称之为一项成熟的工业,在一些竞争性强的领域,每一年或者每几年我们就能看到新的商业模式会出现,某种程度上颠覆已有的一些秩序,取得市场份额。大家希望出现不同的技术,创造更多差异化的产品,希望大家有所不同,特别是和已有的大公司有所不同。你看看头条、拼多多,都是这样,他们都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前进的,拥有非常独特的产品,人们过去没有使用过的产品。这些事情正在发生。

与此同时,每一个互联网公司,无论是在美国,欧洲还是印度,必须要承担每个公司的社会责任,隐私权、安全性是其中的两大问题。移动互联网公司都会碰到这个情况,美国的、中国的公司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必须小心进行调整。我们在安全软件方面就在不断加大投资,加强跟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沟通。

钱科雷:我们看到现在对于企业监督、监管的力度在加大,比如金融支付、内容产出、移动出行等等,您怎么看?

沈南鹏:如果你是在线垂直领域,你必须对监管做到小心谨慎。我做携程就要考虑我们提供旅游应该如何做,我们再看全球旅游在线金融服务,应该说要按照本地的监管条例和监管部门的要求来进行,这在每个国家都是这样。不管对线上还是线下的公司,都有一些监管规则、条例的要求,必须按照这些来做。有时这些监管条例并不一定表述得非常清楚,因为它们是新出台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有更多得细则,也会看得越来越清楚了。CEO必须要花时间确保他们按照这个规则来进行业务,这是一种平等的竞争。

钱科雷:美国和中国贸易的摩擦方面,技术领域也卷在其中,有很多很多讨论,这些会不会影响阻碍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今天下午还会讨论这个问题,也想请你谈谈你的观点。

沈南鹏:是不是会影响到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现在中国的技术公司实际上有两大主题推动他们的发展,一是,中国很多公司受益于我们消费经济的崛起,消费经济在GDP中的百分比每年都在上升;由此看,在这方面并没有发生变化,中国仍然是在早期和中期的城镇化的进程里,消费者不断变得成熟,可能会有一些曲折,但是趋势很清楚,我们的企业会从消费经济中获益。

第二,这些很多公司会不断扩大、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因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产品,帮着赋能已有的行业,或者通过打破一些已有的秩序。从中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所以市场才会有7%、8%的增长,他们永远会从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一个大的平台型公司。在红杉资本过去45年时间里,硅谷每年会从中产生非常棒的公司。但是回过头来看,美国的GDP的增长平均1%-2%,也是很ok是。所以,我们并没有阻止那些了不起的技术公司提供非常突破性的产品,这仍然是令人兴奋的事情,因为有新的服务、新的产品不断涌向市场。

钱科雷:非常有意思,讲得非常对。谈到技术会谈到宏观经济的问题,各国不同,有非常多的突破。

沈南鹏:我对长远的、长久的消费经济发展前景非常乐观。

钱科雷:对整个中国经济我是持非常乐观的态度。另外一个问题,AI、人工智能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了不起的赋能的技术,比如说随着电的产生,当时的技术使得每个科学领域、技术不断发展一样,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将来不仅仅是和美国并驾齐驱,恐怕在未来5-10年会超越美国,成为这方面领先的国家。你同意这种看法吗?这和你长期的投资主题是什么关系呢?

沈南鹏:再看看AI,实际上有两个组成部分,一个是技术领域方面,美国超过了我们一些,走在我们的前面,但与很多领域一样,中国有很好的人才,包括视频、图像识别等领域,中国做得不错,在自动驾驶方面,美国是领先的,但是我们很快已追赶上去。如果我们看应用层,会看到很多数据,中国智能手机非常非常普及,技术公司应用这些数据,改进AI的技术,这是了不起的市场,你可以很好地应用。我看到很多很多公司都在这么做,这些公司都是赋能的公司,他们把技术发展出产品,把产品卖给金融服务公司或者是销售给医院等等。同时有些我们熟知的公司是人工智能的公司,比如是头条就是人工智能公司,可以是一个新闻的集成者,或者是一个短视频公司,但是在幕后有一个巨大的区别,他们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有算法、机器学习,就可以提供更好的用户的体验。根据你的偏好,根据你此前浏览的历史来提供你偏好的产品。很多电子商务的公司也是这样做的。我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在网上买过东西,你看一下美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和中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就会发现中国的网上电子商务公司提供的用户体验更好一些,比美国的公司体验还要好。

你提供的是定制化的信息,因为他知道你的历史购物信息,在中国一千个人一千个样子,也就是每个客户都会拿到定制化的产品和信息。

提问:沈南鹏先生在北、上、广、深都投了很多企业,在不同城市的投资,广州有什么特点?服务业要有什么改进?

沈南鹏: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告诉我们广州政府非常关注细节,非常关注提供服务,这会把广州改善得更好。

广州有很多创新,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而且是在传统的消费领域也进行了很多的创新。广州这个城市有很多中小企业在这里诞生,来解决很多消费者所面临的产品方面的问题,在中国设计、在中国生产。很多年以来这些公司不断地发展壮大,成为一些著名的品牌公司、产品公司,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除此之外,电子商务公司利用非常好的供应链,在珠海、在珠江三角洲有多完善的供应链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以及满足海外市场的需求。中国的公司有很多经验,在国内市场积累很多经验,然后就到海外进行投资,为海外市场提供服务,比以前更加激进,我们把它叫做“出海”。在广州有一些公司,比如说针对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的出口,还有出口到中东。沙特的前三大电子商务公司,有两个是来自于中国,有一个就是在广州的(公司)。所以,广州很有优势,因为它有完备的供应链资源,而且可以利用供应链优势到海外进行投资、出海。

钱科雷: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大湾区这个地方。很多公司都来自于大湾区,大湾区会带来什么机会呢?

沈南鹏:我也是香港政府关于创新和技术方面的顾问。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看到香港政府以及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都做了很多努力,我看到很多协同效应,大湾区有9个城市,有很多协同效应,香港有很好的基础设施,有很好的大学和很好的技术,比如生命科学、机器人、AI方面都有很多大学在做科学研究。而在深圳、广州有非常好的制造业的中心。任何一个新兴的公司,如果他们想把技术商业化,变成真正的应用和产品,我觉得大湾区是一个很好的“发射台”,你可以把总部设在香港,你的销售和营销、供应链是在大湾区建立起来,我相信大湾区是充满商机的,再给几年,大湾区可以和美国的湾区进行比较。

钱科雷:这是我们对广州的信心。感谢你给我们介绍了广州这些方面技术的特点,感谢沈南鹏先生加入我们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撰文 / 陈彦旭 梁超

■ 11月29日上午消息,在《FORTUNE》全球论坛上,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与美国相比,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我们有非常好整合,在线和离线结合得非常好。在线的支付,开始的时候是阿里的支付宝,慢慢到了离线、购物中心、便利店,大家都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在线和离线结合的更好,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走在了前面,离线发展不如美国那么好。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在中国非常幸运,抓住了迅速增长的机会,中国经济、中国互联网特别是消费因特网的发展,我们抓住了机会。”沈南鹏表示,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

沈南鹏认为,中国与美国相比较,在消费带动方面,中国可能是走到了前面,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的产品比美国的公司更加复杂,比如像拼多多。

以下为对话实录:

钱科雷(《FORTUNE》亚洲编辑):大家上午好,感谢穆总,也感谢沈南鹏先生同意接受我的采访。今天上午在座各位对沈南鹏先生和他的事业都非常熟悉,有一些人也从视频上看到科技论坛。对沈南鹏先生来说,您是出生在浙江省,浙江也是中国创业者的摇篮,而且您和金庸是一个地方的人,金庸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武侠小说家,我和马云一样非常崇拜金庸,后来您去了上海,在上海交通大学上学,学习了应用数学,后来又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了应用数学。您做了一件非常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情,将事业做了一个重新的定向,转学去了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毕业之后回到中国成为了一个投行家。您之后又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成为了一个创业者,创办了携程,携程也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中国和全球的在线商旅公司,取得了这些领域所有巨大的成功之后,您2005年决定再次变向,成为一个风险投资家,做得非常出色。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表明,红杉资本全球资本合伙人,非常非常成功,在投资历史上非常成功。给我们讲讲今年做了哪些工作,

沈南鹏(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我们非常幸运,在过去的13年里,抓住了中国经济、互联网特别是消费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机会和趋势,而且这个趋势将继续这样下去。你可能注意到资本不断地流入中国,寻找在这个领域的好公司。我们对比中美,在消费互联网领域,中国是稍微领先美国的,但在企业应用方面有点落后。

如果你真的专注于这个领域的话,你会发现中国的公司越来越大,很多情况下他们提供的产品要比美国公司的同类产品更加复杂多样,像拼多多,以及各种各样的电子商务和社交电子商务的服务。以前很多人讨论过这些服务,但是没有人真正做过,更没有像拼多多做得这么好。拼多多在美国有吗?我们至少现在还没有看到。在中国的消费领域,我们的优势之一是线上和线下结合得非常好。开始的时候是用支付宝,微信支付在线上付费,慢慢消费者转移到了线下,到购物中心、便利店用手机支付。所以,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很多领域将线上和线下实现了更好的结合,不断地进行互补组合,实际上有很多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恐怕也走在了前面。如果说以前,中国的线下发展得不如美国那么好,但现在中国可以跳跃式前进,引领全球新零售的发展。

钱科雷:你刚才讲到了收获的季节,过去的一年对你来说是大收获的一年,我说的对吧?14个公司都上市了,是这样吗?

有些非常有名的公司,而且很高的估值上市,拼多多你讲了,蔚来也是非常成功的公司,这个非常了不起。除此以外还募资80亿美元,恐怕是红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募资,一方面你们正在收获你多年投资的成果;另一方面也做好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想问问您,很多IPO上市,上市以来遇到了困难,股价下跌等等。告诉我们一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你担心是长期的趋势?还是临时的问题,不需要担心?

沈南鹏:从长远来看,我觉得IPO可能不是一个最重要的时间节点。我们13年前投资了点评,10年前投资了美团,后来两者合并成为了一个了不起的公司,进行了非常成功的上市。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没有卖出它们的任何一只股票。我们有一个很好的优势,我们的LP(有限合伙人),同意我们用更长远的眼光看待公司的发展,而不是希望让投资赶快变现。我们看到美团在中国的互联网领域是一个长期的优势公司,增长的前景很大。我们会非常耐心。上市对美团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他们可以继续获得资金支持,我们可以长期多年持有他们的股票,公司会不断地增长。坦率地说,他们现在处在一个早期的渗透中国外卖市场的阶段,中国的市场非常巨大。所以总体来说,短期内股票的浮动并不是我们不担心的。

钱科雷:你对中国的高科技领域非常乐观,你是全球合伙人,美国的市场现在没有中国发展那么快,你对美国的科技领域,觉得和中国一样乐观吗?

沈南鹏:全球的科技领域,哪个国家、哪些地区在我们的视野之中,并不是现在做的决定,这个决定在十年甚至十几年前就已经做了。

当然美国是一个持续重要的市场。中国正在继续追赶上升,我们还看到印度、东南亚都是非常重要的新兴市场。所有这些区域有几个共同的特点,首先有庞大规模的人口,这对消费经济来说非常重要;第二,互联网的渗透率非常高,智能电话的使用非常广泛。第三,需要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以及水平高的工程师队伍。有了这些因素,才能成为一个有潜力的市场。

我们在欧洲和拉丁美洲都有投资,但是只在中、美、印度(包括东南亚)这三个国家和区域设有专门的基金,因为这三个地区和国家实际上涵盖了我刚讲那三大特点,它们都是潜力巨大市场。有的市场可能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但是未来会变得非常了不起。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迎接全球科技五年、十年、十五年之后的发展。

钱科雷:你讲到美国的先进市场、印度、东南亚的新兴市场等等,你们都在密切观察,从历史经验来看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中国在非常有意思的转型阶段,从一种新兴市场,有一些远大的增长,有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过去这几年在转移,中国从科技领域的发展,转向一点不同的挑战面前,除了理想家,你需要有无情的纪律,必须要很好地考虑监管方面,你必须注意到很多方面,有些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我们看到有的往后退了一步,由于新一代领导人的不断出现,你是不是也这么看呢?这一切的产生,你们下一步的80亿美元投在哪些呢?

沈南鹏:今天的中国,商业竞争,尤其是在信息技术领域的竞争非常激烈,比十年前、十五年前激烈得多。好的商业模式都是有很多竞争对手,它们不断扩展业务,进入新的领域,像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等,都是这样。另外,年轻的公司发展难度变得更大,因为中国互联网现在已经发展了15年多,可以姑且称之为一项成熟的工业,在一些竞争性强的领域,每一年或者每几年我们就能看到新的商业模式会出现,某种程度上颠覆已有的一些秩序,取得市场份额。大家希望出现不同的技术,创造更多差异化的产品,希望大家有所不同,特别是和已有的大公司有所不同。你看看头条、拼多多,都是这样,他们都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前进的,拥有非常独特的产品,人们过去没有使用过的产品。这些事情正在发生。

与此同时,每一个互联网公司,无论是在美国,欧洲还是印度,必须要承担每个公司的社会责任,隐私权、安全性是其中的两大问题。移动互联网公司都会碰到这个情况,美国的、中国的公司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必须小心进行调整。我们在安全软件方面就在不断加大投资,加强跟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沟通。

钱科雷:我们看到现在对于企业监督、监管的力度在加大,比如金融支付、内容产出、移动出行等等,您怎么看?

沈南鹏:如果你是在线垂直领域,你必须对监管做到小心谨慎。我做携程就要考虑我们提供旅游应该如何做,我们再看全球旅游在线金融服务,应该说要按照本地的监管条例和监管部门的要求来进行,这在每个国家都是这样。不管对线上还是线下的公司,都有一些监管规则、条例的要求,必须按照这些来做。有时这些监管条例并不一定表述得非常清楚,因为它们是新出台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有更多得细则,也会看得越来越清楚了。CEO必须要花时间确保他们按照这个规则来进行业务,这是一种平等的竞争。

钱科雷:美国和中国贸易的摩擦方面,技术领域也卷在其中,有很多很多讨论,这些会不会影响阻碍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今天下午还会讨论这个问题,也想请你谈谈你的观点。

沈南鹏:是不是会影响到中国技术公司的发展?现在中国的技术公司实际上有两大主题推动他们的发展,一是,中国很多公司受益于我们消费经济的崛起,消费经济在GDP中的百分比每年都在上升;由此看,在这方面并没有发生变化,中国仍然是在早期和中期的城镇化的进程里,消费者不断变得成熟,可能会有一些曲折,但是趋势很清楚,我们的企业会从消费经济中获益。

第二,这些很多公司会不断扩大、增加自己的市场份额,因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产品,帮着赋能已有的行业,或者通过打破一些已有的秩序。从中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所以市场才会有7%、8%的增长,他们永远会从一个小公司发展成一个大的平台型公司。在红杉资本过去45年时间里,硅谷每年会从中产生非常棒的公司。但是回过头来看,美国的GDP的增长平均1%-2%,也是很ok是。所以,我们并没有阻止那些了不起的技术公司提供非常突破性的产品,这仍然是令人兴奋的事情,因为有新的服务、新的产品不断涌向市场。

钱科雷:非常有意思,讲得非常对。谈到技术会谈到宏观经济的问题,各国不同,有非常多的突破。

沈南鹏:我对长远的、长久的消费经济发展前景非常乐观。

钱科雷:对整个中国经济我是持非常乐观的态度。另外一个问题,AI、人工智能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了不起的赋能的技术,比如说随着电的产生,当时的技术使得每个科学领域、技术不断发展一样,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将来不仅仅是和美国并驾齐驱,恐怕在未来5-10年会超越美国,成为这方面领先的国家。你同意这种看法吗?这和你长期的投资主题是什么关系呢?

沈南鹏:再看看AI,实际上有两个组成部分,一个是技术领域方面,美国超过了我们一些,走在我们的前面,但与很多领域一样,中国有很好的人才,包括视频、图像识别等领域,中国做得不错,在自动驾驶方面,美国是领先的,但是我们很快已追赶上去。如果我们看应用层,会看到很多数据,中国智能手机非常非常普及,技术公司应用这些数据,改进AI的技术,这是了不起的市场,你可以很好地应用。我看到很多很多公司都在这么做,这些公司都是赋能的公司,他们把技术发展出产品,把产品卖给金融服务公司或者是销售给医院等等。同时有些我们熟知的公司是人工智能的公司,比如是头条就是人工智能公司,可以是一个新闻的集成者,或者是一个短视频公司,但是在幕后有一个巨大的区别,他们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有算法、机器学习,就可以提供更好的用户的体验。根据你的偏好,根据你此前浏览的历史来提供你偏好的产品。很多电子商务的公司也是这样做的。我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在网上买过东西,你看一下美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和中国的电子商务公司,就会发现中国的网上电子商务公司提供的用户体验更好一些,比美国的公司体验还要好。

你提供的是定制化的信息,因为他知道你的历史购物信息,在中国一千个人一千个样子,也就是每个客户都会拿到定制化的产品和信息。

提问:沈南鹏先生在北、上、广、深都投了很多企业,在不同城市的投资,广州有什么特点?服务业要有什么改进?

沈南鹏: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告诉我们广州政府非常关注细节,非常关注提供服务,这会把广州改善得更好。

广州有很多创新,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而且是在传统的消费领域也进行了很多的创新。广州这个城市有很多中小企业在这里诞生,来解决很多消费者所面临的产品方面的问题,在中国设计、在中国生产。很多年以来这些公司不断地发展壮大,成为一些著名的品牌公司、产品公司,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除此之外,电子商务公司利用非常好的供应链,在珠海、在珠江三角洲有多完善的供应链来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以及满足海外市场的需求。中国的公司有很多经验,在国内市场积累很多经验,然后就到海外进行投资,为海外市场提供服务,比以前更加激进,我们把它叫做“出海”。在广州有一些公司,比如说针对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的出口,还有出口到中东。沙特的前三大电子商务公司,有两个是来自于中国,有一个就是在广州的(公司)。所以,广州很有优势,因为它有完备的供应链资源,而且可以利用供应链优势到海外进行投资、出海。

钱科雷: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大湾区这个地方。很多公司都来自于大湾区,大湾区会带来什么机会呢?

沈南鹏:我也是香港政府关于创新和技术方面的顾问。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看到香港政府以及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都做了很多努力,我看到很多协同效应,大湾区有9个城市,有很多协同效应,香港有很好的基础设施,有很好的大学和很好的技术,比如生命科学、机器人、AI方面都有很多大学在做科学研究。而在深圳、广州有非常好的制造业的中心。任何一个新兴的公司,如果他们想把技术商业化,变成真正的应用和产品,我觉得大湾区是一个很好的“发射台”,你可以把总部设在香港,你的销售和营销、供应链是在大湾区建立起来,我相信大湾区是充满商机的,再给几年,大湾区可以和美国的湾区进行比较。

钱科雷:这是我们对广州的信心。感谢你给我们介绍了广州这些方面技术的特点,感谢沈南鹏先生加入我们的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