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外国药品入华审批提速,但不是没有代价

发布日期:2018-11-28 14:09
摘要」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但这些药企需要提供大幅折扣,才能获得医保覆盖。



撰文 / Preetika Rana / Denise Roland

■ 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同时还获得了大幅折扣。

过去21个月里,监管部门已为数十种外国药品在中国的使用开了绿灯,有些药品在几周内便得到了批准。此前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举措,旨在让14亿中国人能够获得救命新药,尤其是抗癌新药。

据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的数据,今年前九个月,中国药品监管部门共批准30种外国创新药在中国上市,其中,总部位于新泽西州的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共有八种药品获批,占比最大。中国监管部门今年批准上市的外国创新药数量有望达到甚至超过去年的40种,去年的数字打破了至少十年来的年度纪录。2016年,中国共批准三种此类外国药品在中国上市。

据健康数据公司IQVIA,在中国销售尖端疗法为外国公司带来了诱人的商机,目前外国公司向中国医院提供的药品不到医院药品采购额的四分之一,医院是中国这一第二大药品市场最大的药品买家。

但大型制药公司并没有多么乐观,为了使部分新获批药物能够纳入中国政府的保险涵盖范围,许多大型制药公司已经大幅降价。而且迄今为止,去年年初以来批准的外国药物中,只有七分之一被加入中国医保部分涵盖的药品目录,许多药物普通患者仍负担不起。

在北京方面敦促国内制药商提高仿制药的质量并获得更多低端大众市场份额之际,西方制药公司也需要弥补专利到期的旧药在华销售额下降的影响。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尝试摆脱其药品审批程序缓慢的局面,该程序阻碍了重疾的治疗。在中国,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体系参差不齐,只有少数人能够负担得起最好的医保服务。

去年,中国开始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使外国企业得以绕过此前获得审批需要对中国患者进行的单独试验,有助其节省时间和成本。一年前,中国制定了优先审批制度,对符合特定标准的药物提供快速通道,比如针对儿童或罕见疾病的药物。

据英国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及其联合开发商、总部位于旧金山的FibroGen Inc.,今年可能获得优先审批的药物之一是名为roxadustat的治疗贫血的实验性药物。如果获批,将标志着一家跨国药企的新药将首次先于美国而在中国获得批准,这两家公司计划明年寻求美国批准。

阿斯利康全球产品策略主管Mark Mallon称,之前,晚点才会考虑中国市场,现在,所有进入后期试验阶段的药品都必须为中国市场制定计划。

中国市场在阿斯利康销售额的占比为19%,今年以来增速有所加快。首席执行长Pascal Soriot在7月份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他预计中国最终将超过欧洲,成为该公司第二大市场。

默克公司获得批准的药品包括其宫颈癌(HPV)疫苗Gardasil 9,以及其热门抗癌药Keytruda,对于前者,中国监管机构只用了九天时间就放行,这是多年来最快的药品获批速度。Keytruda可开启免疫系统的抗癌能力。

默克公司目前正在利用中国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的规定,争取为Keytruda获得另一项批准,使该药可与化疗一同使用。

默克公司全球人类健康部门总裁Adam Schechter称,现在在支持创新方面,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更加接轨。

其他今年有产品获批的药企包括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Gilead Sciences Inc.、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 Co., BMY, 又名﹕必治妥施贵宝)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

瑞士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自去年年初已有九种新药获批。该公司也得益于监管机构重点引进儿童药的政策,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就有两种药品获批用于儿童。

中国更富裕的城市阶层能够负担个人商业保险或者自掏腰包接受治疗,因此成为制药企业的目标。许多新药动辄要花成百上千美元。

另一个推动因素将来自中国有关部门同意国家医保系统报销一些药物费用。去年中国八年来首次修改了报销目录,今年再次更新目录,一定程度上覆盖2017年年初以来批准的70种外国药物中的10种,这带来了鼓励效果。

作为交换,中国政府要求可以报销的药物在价格上提供较大折扣。据麦肯锡公司,这促使跨国公司将上述目录中10种药物的价格平均下调54%。

阿斯利康给出的折扣最大,该公司将去年获批肺癌药物Tagrisso的价格下调71%。日本武田药品工业(Takeda Pharmaceutical Co., 4502.TO, TKPYY)将该公司多发性骨髓瘤药物Ninlaro的价格下调46%。Ninlaro在今年4月获批本身就是一个意外,武田药品工业此前预计获批要等到明年年中之后。按销售额计算,武田药品工业是日本最大制药公司。

阿斯利康的发言人称,Tagrisso可以治疗的患者人数增多,会抵消折扣的影响,并表示Tagrisso治疗的是一种在亚洲人当中的发病率比在白种人当中高出一倍的肺癌。武田药品工业的发言人称,该公司起初为Ninlaro设定了与在日本相当的价位,但在预算中列入了降价计划,为的是让该药进入医保目录。

虽然据估计中国至少90%的人口有某种形式的公共保险,但一些药物并未被完全覆盖,仍令很多中国患者难以负担。

麦肯锡高级合伙人、在中国为医药保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乐诚铎(Franck Le Deu)说,获得新药的渠道正在扩大,但扩大的速度还不够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但这些药企需要提供大幅折扣,才能获得医保覆盖。



撰文 / Preetika Rana / Denise Roland

■ 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同时还获得了大幅折扣。

过去21个月里,监管部门已为数十种外国药品在中国的使用开了绿灯,有些药品在几周内便得到了批准。此前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举措,旨在让14亿中国人能够获得救命新药,尤其是抗癌新药。

据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的数据,今年前九个月,中国药品监管部门共批准30种外国创新药在中国上市,其中,总部位于新泽西州的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共有八种药品获批,占比最大。中国监管部门今年批准上市的外国创新药数量有望达到甚至超过去年的40种,去年的数字打破了至少十年来的年度纪录。2016年,中国共批准三种此类外国药品在中国上市。

据健康数据公司IQVIA,在中国销售尖端疗法为外国公司带来了诱人的商机,目前外国公司向中国医院提供的药品不到医院药品采购额的四分之一,医院是中国这一第二大药品市场最大的药品买家。

但大型制药公司并没有多么乐观,为了使部分新获批药物能够纳入中国政府的保险涵盖范围,许多大型制药公司已经大幅降价。而且迄今为止,去年年初以来批准的外国药物中,只有七分之一被加入中国医保部分涵盖的药品目录,许多药物普通患者仍负担不起。

在北京方面敦促国内制药商提高仿制药的质量并获得更多低端大众市场份额之际,西方制药公司也需要弥补专利到期的旧药在华销售额下降的影响。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尝试摆脱其药品审批程序缓慢的局面,该程序阻碍了重疾的治疗。在中国,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体系参差不齐,只有少数人能够负担得起最好的医保服务。

去年,中国开始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使外国企业得以绕过此前获得审批需要对中国患者进行的单独试验,有助其节省时间和成本。一年前,中国制定了优先审批制度,对符合特定标准的药物提供快速通道,比如针对儿童或罕见疾病的药物。

据英国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及其联合开发商、总部位于旧金山的FibroGen Inc.,今年可能获得优先审批的药物之一是名为roxadustat的治疗贫血的实验性药物。如果获批,将标志着一家跨国药企的新药将首次先于美国而在中国获得批准,这两家公司计划明年寻求美国批准。

阿斯利康全球产品策略主管Mark Mallon称,之前,晚点才会考虑中国市场,现在,所有进入后期试验阶段的药品都必须为中国市场制定计划。

中国市场在阿斯利康销售额的占比为19%,今年以来增速有所加快。首席执行长Pascal Soriot在7月份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他预计中国最终将超过欧洲,成为该公司第二大市场。

默克公司获得批准的药品包括其宫颈癌(HPV)疫苗Gardasil 9,以及其热门抗癌药Keytruda,对于前者,中国监管机构只用了九天时间就放行,这是多年来最快的药品获批速度。Keytruda可开启免疫系统的抗癌能力。

默克公司目前正在利用中国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的规定,争取为Keytruda获得另一项批准,使该药可与化疗一同使用。

默克公司全球人类健康部门总裁Adam Schechter称,现在在支持创新方面,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更加接轨。

其他今年有产品获批的药企包括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Gilead Sciences Inc.、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 Co., BMY, 又名﹕必治妥施贵宝)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

瑞士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自去年年初已有九种新药获批。该公司也得益于监管机构重点引进儿童药的政策,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就有两种药品获批用于儿童。

中国更富裕的城市阶层能够负担个人商业保险或者自掏腰包接受治疗,因此成为制药企业的目标。许多新药动辄要花成百上千美元。

另一个推动因素将来自中国有关部门同意国家医保系统报销一些药物费用。去年中国八年来首次修改了报销目录,今年再次更新目录,一定程度上覆盖2017年年初以来批准的70种外国药物中的10种,这带来了鼓励效果。

作为交换,中国政府要求可以报销的药物在价格上提供较大折扣。据麦肯锡公司,这促使跨国公司将上述目录中10种药物的价格平均下调54%。

阿斯利康给出的折扣最大,该公司将去年获批肺癌药物Tagrisso的价格下调71%。日本武田药品工业(Takeda Pharmaceutical Co., 4502.TO, TKPYY)将该公司多发性骨髓瘤药物Ninlaro的价格下调46%。Ninlaro在今年4月获批本身就是一个意外,武田药品工业此前预计获批要等到明年年中之后。按销售额计算,武田药品工业是日本最大制药公司。

阿斯利康的发言人称,Tagrisso可以治疗的患者人数增多,会抵消折扣的影响,并表示Tagrisso治疗的是一种在亚洲人当中的发病率比在白种人当中高出一倍的肺癌。武田药品工业的发言人称,该公司起初为Ninlaro设定了与在日本相当的价位,但在预算中列入了降价计划,为的是让该药进入医保目录。

虽然据估计中国至少90%的人口有某种形式的公共保险,但一些药物并未被完全覆盖,仍令很多中国患者难以负担。

麦肯锡高级合伙人、在中国为医药保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乐诚铎(Franck Le Deu)说,获得新药的渠道正在扩大,但扩大的速度还不够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但这些药企需要提供大幅折扣,才能获得医保覆盖。



撰文 / Preetika Rana / Denise Roland

■ 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同时还获得了大幅折扣。

过去21个月里,监管部门已为数十种外国药品在中国的使用开了绿灯,有些药品在几周内便得到了批准。此前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举措,旨在让14亿中国人能够获得救命新药,尤其是抗癌新药。

据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的数据,今年前九个月,中国药品监管部门共批准30种外国创新药在中国上市,其中,总部位于新泽西州的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共有八种药品获批,占比最大。中国监管部门今年批准上市的外国创新药数量有望达到甚至超过去年的40种,去年的数字打破了至少十年来的年度纪录。2016年,中国共批准三种此类外国药品在中国上市。

据健康数据公司IQVIA,在中国销售尖端疗法为外国公司带来了诱人的商机,目前外国公司向中国医院提供的药品不到医院药品采购额的四分之一,医院是中国这一第二大药品市场最大的药品买家。

但大型制药公司并没有多么乐观,为了使部分新获批药物能够纳入中国政府的保险涵盖范围,许多大型制药公司已经大幅降价。而且迄今为止,去年年初以来批准的外国药物中,只有七分之一被加入中国医保部分涵盖的药品目录,许多药物普通患者仍负担不起。

在北京方面敦促国内制药商提高仿制药的质量并获得更多低端大众市场份额之际,西方制药公司也需要弥补专利到期的旧药在华销售额下降的影响。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尝试摆脱其药品审批程序缓慢的局面,该程序阻碍了重疾的治疗。在中国,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体系参差不齐,只有少数人能够负担得起最好的医保服务。

去年,中国开始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使外国企业得以绕过此前获得审批需要对中国患者进行的单独试验,有助其节省时间和成本。一年前,中国制定了优先审批制度,对符合特定标准的药物提供快速通道,比如针对儿童或罕见疾病的药物。

据英国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及其联合开发商、总部位于旧金山的FibroGen Inc.,今年可能获得优先审批的药物之一是名为roxadustat的治疗贫血的实验性药物。如果获批,将标志着一家跨国药企的新药将首次先于美国而在中国获得批准,这两家公司计划明年寻求美国批准。

阿斯利康全球产品策略主管Mark Mallon称,之前,晚点才会考虑中国市场,现在,所有进入后期试验阶段的药品都必须为中国市场制定计划。

中国市场在阿斯利康销售额的占比为19%,今年以来增速有所加快。首席执行长Pascal Soriot在7月份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他预计中国最终将超过欧洲,成为该公司第二大市场。

默克公司获得批准的药品包括其宫颈癌(HPV)疫苗Gardasil 9,以及其热门抗癌药Keytruda,对于前者,中国监管机构只用了九天时间就放行,这是多年来最快的药品获批速度。Keytruda可开启免疫系统的抗癌能力。

默克公司目前正在利用中国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的规定,争取为Keytruda获得另一项批准,使该药可与化疗一同使用。

默克公司全球人类健康部门总裁Adam Schechter称,现在在支持创新方面,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更加接轨。

其他今年有产品获批的药企包括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Gilead Sciences Inc.、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 Co., BMY, 又名﹕必治妥施贵宝)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

瑞士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自去年年初已有九种新药获批。该公司也得益于监管机构重点引进儿童药的政策,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就有两种药品获批用于儿童。

中国更富裕的城市阶层能够负担个人商业保险或者自掏腰包接受治疗,因此成为制药企业的目标。许多新药动辄要花成百上千美元。

另一个推动因素将来自中国有关部门同意国家医保系统报销一些药物费用。去年中国八年来首次修改了报销目录,今年再次更新目录,一定程度上覆盖2017年年初以来批准的70种外国药物中的10种,这带来了鼓励效果。

作为交换,中国政府要求可以报销的药物在价格上提供较大折扣。据麦肯锡公司,这促使跨国公司将上述目录中10种药物的价格平均下调54%。

阿斯利康给出的折扣最大,该公司将去年获批肺癌药物Tagrisso的价格下调71%。日本武田药品工业(Takeda Pharmaceutical Co., 4502.TO, TKPYY)将该公司多发性骨髓瘤药物Ninlaro的价格下调46%。Ninlaro在今年4月获批本身就是一个意外,武田药品工业此前预计获批要等到明年年中之后。按销售额计算,武田药品工业是日本最大制药公司。

阿斯利康的发言人称,Tagrisso可以治疗的患者人数增多,会抵消折扣的影响,并表示Tagrisso治疗的是一种在亚洲人当中的发病率比在白种人当中高出一倍的肺癌。武田药品工业的发言人称,该公司起初为Ninlaro设定了与在日本相当的价位,但在预算中列入了降价计划,为的是让该药进入医保目录。

虽然据估计中国至少90%的人口有某种形式的公共保险,但一些药物并未被完全覆盖,仍令很多中国患者难以负担。

麦肯锡高级合伙人、在中国为医药保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乐诚铎(Franck Le Deu)说,获得新药的渠道正在扩大,但扩大的速度还不够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外国药品入华审批提速,但不是没有代价

发布日期:2018-11-28 14:09
摘要」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但这些药企需要提供大幅折扣,才能获得医保覆盖。



撰文 / Preetika Rana / Denise Roland

■ 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同时还获得了大幅折扣。

过去21个月里,监管部门已为数十种外国药品在中国的使用开了绿灯,有些药品在几周内便得到了批准。此前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举措,旨在让14亿中国人能够获得救命新药,尤其是抗癌新药。

据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的数据,今年前九个月,中国药品监管部门共批准30种外国创新药在中国上市,其中,总部位于新泽西州的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共有八种药品获批,占比最大。中国监管部门今年批准上市的外国创新药数量有望达到甚至超过去年的40种,去年的数字打破了至少十年来的年度纪录。2016年,中国共批准三种此类外国药品在中国上市。

据健康数据公司IQVIA,在中国销售尖端疗法为外国公司带来了诱人的商机,目前外国公司向中国医院提供的药品不到医院药品采购额的四分之一,医院是中国这一第二大药品市场最大的药品买家。

但大型制药公司并没有多么乐观,为了使部分新获批药物能够纳入中国政府的保险涵盖范围,许多大型制药公司已经大幅降价。而且迄今为止,去年年初以来批准的外国药物中,只有七分之一被加入中国医保部分涵盖的药品目录,许多药物普通患者仍负担不起。

在北京方面敦促国内制药商提高仿制药的质量并获得更多低端大众市场份额之际,西方制药公司也需要弥补专利到期的旧药在华销售额下降的影响。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尝试摆脱其药品审批程序缓慢的局面,该程序阻碍了重疾的治疗。在中国,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体系参差不齐,只有少数人能够负担得起最好的医保服务。

去年,中国开始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使外国企业得以绕过此前获得审批需要对中国患者进行的单独试验,有助其节省时间和成本。一年前,中国制定了优先审批制度,对符合特定标准的药物提供快速通道,比如针对儿童或罕见疾病的药物。

据英国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及其联合开发商、总部位于旧金山的FibroGen Inc.,今年可能获得优先审批的药物之一是名为roxadustat的治疗贫血的实验性药物。如果获批,将标志着一家跨国药企的新药将首次先于美国而在中国获得批准,这两家公司计划明年寻求美国批准。

阿斯利康全球产品策略主管Mark Mallon称,之前,晚点才会考虑中国市场,现在,所有进入后期试验阶段的药品都必须为中国市场制定计划。

中国市场在阿斯利康销售额的占比为19%,今年以来增速有所加快。首席执行长Pascal Soriot在7月份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他预计中国最终将超过欧洲,成为该公司第二大市场。

默克公司获得批准的药品包括其宫颈癌(HPV)疫苗Gardasil 9,以及其热门抗癌药Keytruda,对于前者,中国监管机构只用了九天时间就放行,这是多年来最快的药品获批速度。Keytruda可开启免疫系统的抗癌能力。

默克公司目前正在利用中国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的规定,争取为Keytruda获得另一项批准,使该药可与化疗一同使用。

默克公司全球人类健康部门总裁Adam Schechter称,现在在支持创新方面,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更加接轨。

其他今年有产品获批的药企包括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Gilead Sciences Inc.、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 Co., BMY, 又名﹕必治妥施贵宝)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

瑞士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自去年年初已有九种新药获批。该公司也得益于监管机构重点引进儿童药的政策,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就有两种药品获批用于儿童。

中国更富裕的城市阶层能够负担个人商业保险或者自掏腰包接受治疗,因此成为制药企业的目标。许多新药动辄要花成百上千美元。

另一个推动因素将来自中国有关部门同意国家医保系统报销一些药物费用。去年中国八年来首次修改了报销目录,今年再次更新目录,一定程度上覆盖2017年年初以来批准的70种外国药物中的10种,这带来了鼓励效果。

作为交换,中国政府要求可以报销的药物在价格上提供较大折扣。据麦肯锡公司,这促使跨国公司将上述目录中10种药物的价格平均下调54%。

阿斯利康给出的折扣最大,该公司将去年获批肺癌药物Tagrisso的价格下调71%。日本武田药品工业(Takeda Pharmaceutical Co., 4502.TO, TKPYY)将该公司多发性骨髓瘤药物Ninlaro的价格下调46%。Ninlaro在今年4月获批本身就是一个意外,武田药品工业此前预计获批要等到明年年中之后。按销售额计算,武田药品工业是日本最大制药公司。

阿斯利康的发言人称,Tagrisso可以治疗的患者人数增多,会抵消折扣的影响,并表示Tagrisso治疗的是一种在亚洲人当中的发病率比在白种人当中高出一倍的肺癌。武田药品工业的发言人称,该公司起初为Ninlaro设定了与在日本相当的价位,但在预算中列入了降价计划,为的是让该药进入医保目录。

虽然据估计中国至少90%的人口有某种形式的公共保险,但一些药物并未被完全覆盖,仍令很多中国患者难以负担。

麦肯锡高级合伙人、在中国为医药保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乐诚铎(Franck Le Deu)说,获得新药的渠道正在扩大,但扩大的速度还不够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但这些药企需要提供大幅折扣,才能获得医保覆盖。



撰文 / Preetika Rana / Denise Roland

■ 中国正以创纪录的速度批准外国药品上市,将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大门向世界领先的药企敞开,同时还获得了大幅折扣。

过去21个月里,监管部门已为数十种外国药品在中国的使用开了绿灯,有些药品在几周内便得到了批准。此前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举措,旨在让14亿中国人能够获得救命新药,尤其是抗癌新药。

据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的数据,今年前九个月,中国药品监管部门共批准30种外国创新药在中国上市,其中,总部位于新泽西州的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共有八种药品获批,占比最大。中国监管部门今年批准上市的外国创新药数量有望达到甚至超过去年的40种,去年的数字打破了至少十年来的年度纪录。2016年,中国共批准三种此类外国药品在中国上市。

据健康数据公司IQVIA,在中国销售尖端疗法为外国公司带来了诱人的商机,目前外国公司向中国医院提供的药品不到医院药品采购额的四分之一,医院是中国这一第二大药品市场最大的药品买家。

但大型制药公司并没有多么乐观,为了使部分新获批药物能够纳入中国政府的保险涵盖范围,许多大型制药公司已经大幅降价。而且迄今为止,去年年初以来批准的外国药物中,只有七分之一被加入中国医保部分涵盖的药品目录,许多药物普通患者仍负担不起。

在北京方面敦促国内制药商提高仿制药的质量并获得更多低端大众市场份额之际,西方制药公司也需要弥补专利到期的旧药在华销售额下降的影响。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尝试摆脱其药品审批程序缓慢的局面,该程序阻碍了重疾的治疗。在中国,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体系参差不齐,只有少数人能够负担得起最好的医保服务。

去年,中国开始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使外国企业得以绕过此前获得审批需要对中国患者进行的单独试验,有助其节省时间和成本。一年前,中国制定了优先审批制度,对符合特定标准的药物提供快速通道,比如针对儿童或罕见疾病的药物。

据英国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及其联合开发商、总部位于旧金山的FibroGen Inc.,今年可能获得优先审批的药物之一是名为roxadustat的治疗贫血的实验性药物。如果获批,将标志着一家跨国药企的新药将首次先于美国而在中国获得批准,这两家公司计划明年寻求美国批准。

阿斯利康全球产品策略主管Mark Mallon称,之前,晚点才会考虑中国市场,现在,所有进入后期试验阶段的药品都必须为中国市场制定计划。

中国市场在阿斯利康销售额的占比为19%,今年以来增速有所加快。首席执行长Pascal Soriot在7月份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他预计中国最终将超过欧洲,成为该公司第二大市场。

默克公司获得批准的药品包括其宫颈癌(HPV)疫苗Gardasil 9,以及其热门抗癌药Keytruda,对于前者,中国监管机构只用了九天时间就放行,这是多年来最快的药品获批速度。Keytruda可开启免疫系统的抗癌能力。

默克公司目前正在利用中国接受全球临床试验数据的规定,争取为Keytruda获得另一项批准,使该药可与化疗一同使用。

默克公司全球人类健康部门总裁Adam Schechter称,现在在支持创新方面,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更加接轨。

其他今年有产品获批的药企包括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Gilead Sciences Inc.、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 Co., BMY, 又名﹕必治妥施贵宝)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

瑞士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自去年年初已有九种新药获批。该公司也得益于监管机构重点引进儿童药的政策,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就有两种药品获批用于儿童。

中国更富裕的城市阶层能够负担个人商业保险或者自掏腰包接受治疗,因此成为制药企业的目标。许多新药动辄要花成百上千美元。

另一个推动因素将来自中国有关部门同意国家医保系统报销一些药物费用。去年中国八年来首次修改了报销目录,今年再次更新目录,一定程度上覆盖2017年年初以来批准的70种外国药物中的10种,这带来了鼓励效果。

作为交换,中国政府要求可以报销的药物在价格上提供较大折扣。据麦肯锡公司,这促使跨国公司将上述目录中10种药物的价格平均下调54%。

阿斯利康给出的折扣最大,该公司将去年获批肺癌药物Tagrisso的价格下调71%。日本武田药品工业(Takeda Pharmaceutical Co., 4502.TO, TKPYY)将该公司多发性骨髓瘤药物Ninlaro的价格下调46%。Ninlaro在今年4月获批本身就是一个意外,武田药品工业此前预计获批要等到明年年中之后。按销售额计算,武田药品工业是日本最大制药公司。

阿斯利康的发言人称,Tagrisso可以治疗的患者人数增多,会抵消折扣的影响,并表示Tagrisso治疗的是一种在亚洲人当中的发病率比在白种人当中高出一倍的肺癌。武田药品工业的发言人称,该公司起初为Ninlaro设定了与在日本相当的价位,但在预算中列入了降价计划,为的是让该药进入医保目录。

虽然据估计中国至少90%的人口有某种形式的公共保险,但一些药物并未被完全覆盖,仍令很多中国患者难以负担。

麦肯锡高级合伙人、在中国为医药保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乐诚铎(Franck Le Deu)说,获得新药的渠道正在扩大,但扩大的速度还不够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