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戈恩倒台的前因后果

发布日期:2018-11-28 07:46
摘要」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谁想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



撰文 / 利奥•刘易斯 / Kana Inagaki / 彼得•坎贝尔

■ 上周一(2018年11月19日)上午,东京金融区核心地段的一个礼堂汇聚了业界、外交界和学术界的大约600名头面人物,隆重庆祝日本与法国100年来的商业关系。

路威酩轩(LVMH)、空客(Airbus)、达索(Dassault)和威立雅(Veolia)的高管出席了会议,基调发言者来自法日合作的终极象征——雷诺-日产联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首先发言的是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然后是雷诺(Renault)名誉主席路易斯•施魏茨尔(Louis Schweitzer)——他今年78岁,曾任雷诺总裁,在1999年策划了这家法国公司拯救日产的行动。

两位发言者都知道,幕后的实情是,这个联盟正在遭受煎熬——法国方面的控制雄心、日本方面不断发酵的怨恨,以及一位似乎将这家大型全球公司视为私人王国的领导人,都对联盟造成了严重冲击。

然而,这两个发言者中,只有一个人知道当天下午即将引爆的炸弹,在一定程度上由日产策划的这件事,将让全球汽车制造行业感受到冲击:法日关系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性人物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东京的一座机场被捕。上周四,戈恩被日产董事会免去了董事长一职。


“他们刚刚刺杀了凯撒,”里昂证券(CLSA)的日本分析师克里斯托弗•里克特(Christopher Richter)说。“很难想象他们如何共存。看起来,如果没有戈恩在掌舵,娴熟地导航这些船舶,防止它们相撞,形势会把你拖向极端事件。”

戈恩原本显然应该是上周一庆祝活动的明显人物:他是施魏茨尔在17年前任命的日产首席执行官。他不仅成了这个包括三菱汽车(Mitsubishi Motors)在内的企业联盟的象征,还成了日本企业由外籍人士领导的一个大胆、颠覆传统的新时代的象征。

当西川广人在发表乐观的演讲时,他知道戈恩——这是他的董事长、导师,他曾经仔细研究戈恩的每一句话,当初他在戈恩的支持下升任CEO——正从贝鲁特飞往东京,对于在机场设好的陷阱一无所知。不但戈恩本人对于等待他的伏击毫不知情,而且雷诺的任何人也不知道。一位接近戈恩的人说,如果他们知道,“他就永远不会登机”。

戈恩从未计划出席上述周年纪念活动,他只是打算与女儿在东京共进晚餐。他乘坐的是联盟的公务机,机尾编号为NI55AN。在前高级职员们看来,戈恩早就认为这架飞机是自己的私人飞机了。

他们补充称,这一假设已成为戈恩20年掌舵期间的行为模式的一部分。据一位熟悉上周四董事会紧急会议细节的人士透露,这种行为模式使得人们不可能不投票赞成开除戈恩。

日本有关部门逮捕了戈恩,理由是他提交的公司账目涉嫌把他在5年期间的薪酬少报了4400万美元。戈恩出生于巴西的一个黎巴嫩移民家庭,他被指控利用荷兰的一家子公司在贝鲁特和里约热内卢购买私人住宅。了解日产提交日本检方的内部调查结果的一名人士称,戈恩的姐姐与日产签署的一份每年10万美元的咨询合同也有问题,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当事人做了任何工作。

该知情人士补充称,戈恩还涉嫌转移了日产董事会其他董事的部分薪酬,以增加自己的收入。

上周一晚,在戈恩被捕的消息传开、法国大使举行的一个招待会被手机新闻警报和发给巴黎的惊慌失措的短信打断之后,西川广人举行了一个记者会。他利用那个场合对戈恩进行猛烈抨击,谴责他长期掌舵的影响,并宣称自己感到“绝望、沮丧和愤怒”。

知情人士表示,戈恩乘坐的飞机在羽田机场降落后,日本检方登上了飞机,戈恩被扣留了3个小时。在东京元麻布(Moto-Azabu),戈恩的公寓受到搜查;在横滨,检察官走访了日产总部。所有这些都非同寻常,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一家日本报纸的记者事先得到详细通报,也出现在跑道的停机坪上。

对许多观察人士而言,检察官或日产预先通知部分日本媒体的行为是一个早期迹象,表明戈恩倒台是一连串有计划有顺序的事件的一环,背后带有明确的议程。

一位接近戈恩的人士表示,这是戈恩在明年2月之前计划进行的最后一次日本之行,此事实意义重大:它表明戈恩对日产总部已变得多么疏远,而且可能促使检方相信,这是他们收网的最后机会。

这种收网感明显令这位日产董事长身边的人感到不安:据多位消息人士透露,戈恩的两名随行人员在他被捕数小时内全都离开了日本。在巴黎,雷诺和法国政府竭尽全力地表现得若无其事,称这一联盟非常强大,足以在戈恩不再是其掌门人的情况下生存下去,并且驳斥了所谓的“阴谋论”。

上周四,当日产的9名董事召开董事会时,西川广人和法律部的一名官员在视频会议中花了一个多小时,试图向两名雷诺前董事解释导致戈恩被捕的指控。

一名接近日产董事会的知情人士称:“到目前为止,调查结果令人震惊,但这只是整个故事的一部分。”

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这制造了一个真空,使得雷诺-日产联盟内外众说纷纭,产生很多说法:谁可能想要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这些说法大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当前形式的联盟已经时日不多,其结构不再能够遏制分歧。

对于那些认为戈恩既是这种紧张关系的源头、又是联盟粘合剂的人来说,他的出局使得雷诺-日产联盟的近期走向更难判断。一名日产前高管表示,“多年来,戈恩保护日产不受雷诺的干涉。对西川来说,赶走他是很大的冒险。他们现在依靠日本政府来保护他们。”

戈恩下台是在一系列事态发展的背景下发生的,这些事态使得他与一度是忠实亲信、去年接任日产首席执行官一职的西川广人关系紧张。

在西川广人任职期间,这家日本集团因美国和中国经济放缓而在利润上遭受打击,同时在日本国内受到燃油经济性数据造假和汽车质检造假两起丑闻的冲击。

熟悉西川广人的一名知情人士称,“当日产没能实现财务目标时,戈恩的态度很不客气,”尽管在戈恩执掌期间,该集团也屡次未能实现目标。

一名前高管称:“这是西川在先发制人。”此人指出,一般情况下,戈恩会通过“换掉西川”来解决西川任期内困扰公司的糟糕盈利表现和工程问题。

但是与西川广人共事的一些人表示,戈恩下台一事不太可能是西川一人所为。相反,多年来,随着联盟越来越像是日产支撑较为弱小的法国合作伙伴,日产内部的沮丧情绪不断积累。据报道,戈恩此前在计划让雷诺和日产合并。

曾在21世纪初濒临破产、而后崛起的日产,如今已成为联盟中较大的一方——去年雷诺净利润为52亿欧元,其中日产贡献了一半以上。然而,雷诺拥有日产43%的股份以及表决权,而日产只拥有雷诺15%的无表决权股份。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自从戈恩退出日常管理以来,雷诺在同联盟打交道时更加大胆,令日产的同事惊恐不安。

雷诺信心膨胀最明显的一些迹象出现在这家法国公司在欧洲本土的市场———两个品牌在这里直接重叠。

在西川广人获得任命不到一年时间里,日产欧洲董事会的多名成员被雷诺前高管取代。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迹象就摆在那,所有人都知道。”

上周六,这位曾经享受经营一家全球公司所伴随的一切荣华象征的企业泰斗,在东京拘留所(Tokyo Detention House)狭小又简陋的牢房里度过了第五天。这是一座现代化但阴暗的建筑,所有人都被一视同仁,不会有任何例外,即使是那些乘坐企业专机来到日本的被拘留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谁想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



撰文 / 利奥•刘易斯 / Kana Inagaki / 彼得•坎贝尔

■ 上周一(2018年11月19日)上午,东京金融区核心地段的一个礼堂汇聚了业界、外交界和学术界的大约600名头面人物,隆重庆祝日本与法国100年来的商业关系。

路威酩轩(LVMH)、空客(Airbus)、达索(Dassault)和威立雅(Veolia)的高管出席了会议,基调发言者来自法日合作的终极象征——雷诺-日产联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首先发言的是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然后是雷诺(Renault)名誉主席路易斯•施魏茨尔(Louis Schweitzer)——他今年78岁,曾任雷诺总裁,在1999年策划了这家法国公司拯救日产的行动。

两位发言者都知道,幕后的实情是,这个联盟正在遭受煎熬——法国方面的控制雄心、日本方面不断发酵的怨恨,以及一位似乎将这家大型全球公司视为私人王国的领导人,都对联盟造成了严重冲击。

然而,这两个发言者中,只有一个人知道当天下午即将引爆的炸弹,在一定程度上由日产策划的这件事,将让全球汽车制造行业感受到冲击:法日关系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性人物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东京的一座机场被捕。上周四,戈恩被日产董事会免去了董事长一职。


“他们刚刚刺杀了凯撒,”里昂证券(CLSA)的日本分析师克里斯托弗•里克特(Christopher Richter)说。“很难想象他们如何共存。看起来,如果没有戈恩在掌舵,娴熟地导航这些船舶,防止它们相撞,形势会把你拖向极端事件。”

戈恩原本显然应该是上周一庆祝活动的明显人物:他是施魏茨尔在17年前任命的日产首席执行官。他不仅成了这个包括三菱汽车(Mitsubishi Motors)在内的企业联盟的象征,还成了日本企业由外籍人士领导的一个大胆、颠覆传统的新时代的象征。

当西川广人在发表乐观的演讲时,他知道戈恩——这是他的董事长、导师,他曾经仔细研究戈恩的每一句话,当初他在戈恩的支持下升任CEO——正从贝鲁特飞往东京,对于在机场设好的陷阱一无所知。不但戈恩本人对于等待他的伏击毫不知情,而且雷诺的任何人也不知道。一位接近戈恩的人说,如果他们知道,“他就永远不会登机”。

戈恩从未计划出席上述周年纪念活动,他只是打算与女儿在东京共进晚餐。他乘坐的是联盟的公务机,机尾编号为NI55AN。在前高级职员们看来,戈恩早就认为这架飞机是自己的私人飞机了。

他们补充称,这一假设已成为戈恩20年掌舵期间的行为模式的一部分。据一位熟悉上周四董事会紧急会议细节的人士透露,这种行为模式使得人们不可能不投票赞成开除戈恩。

日本有关部门逮捕了戈恩,理由是他提交的公司账目涉嫌把他在5年期间的薪酬少报了4400万美元。戈恩出生于巴西的一个黎巴嫩移民家庭,他被指控利用荷兰的一家子公司在贝鲁特和里约热内卢购买私人住宅。了解日产提交日本检方的内部调查结果的一名人士称,戈恩的姐姐与日产签署的一份每年10万美元的咨询合同也有问题,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当事人做了任何工作。

该知情人士补充称,戈恩还涉嫌转移了日产董事会其他董事的部分薪酬,以增加自己的收入。

上周一晚,在戈恩被捕的消息传开、法国大使举行的一个招待会被手机新闻警报和发给巴黎的惊慌失措的短信打断之后,西川广人举行了一个记者会。他利用那个场合对戈恩进行猛烈抨击,谴责他长期掌舵的影响,并宣称自己感到“绝望、沮丧和愤怒”。

知情人士表示,戈恩乘坐的飞机在羽田机场降落后,日本检方登上了飞机,戈恩被扣留了3个小时。在东京元麻布(Moto-Azabu),戈恩的公寓受到搜查;在横滨,检察官走访了日产总部。所有这些都非同寻常,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一家日本报纸的记者事先得到详细通报,也出现在跑道的停机坪上。

对许多观察人士而言,检察官或日产预先通知部分日本媒体的行为是一个早期迹象,表明戈恩倒台是一连串有计划有顺序的事件的一环,背后带有明确的议程。

一位接近戈恩的人士表示,这是戈恩在明年2月之前计划进行的最后一次日本之行,此事实意义重大:它表明戈恩对日产总部已变得多么疏远,而且可能促使检方相信,这是他们收网的最后机会。

这种收网感明显令这位日产董事长身边的人感到不安:据多位消息人士透露,戈恩的两名随行人员在他被捕数小时内全都离开了日本。在巴黎,雷诺和法国政府竭尽全力地表现得若无其事,称这一联盟非常强大,足以在戈恩不再是其掌门人的情况下生存下去,并且驳斥了所谓的“阴谋论”。

上周四,当日产的9名董事召开董事会时,西川广人和法律部的一名官员在视频会议中花了一个多小时,试图向两名雷诺前董事解释导致戈恩被捕的指控。

一名接近日产董事会的知情人士称:“到目前为止,调查结果令人震惊,但这只是整个故事的一部分。”

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这制造了一个真空,使得雷诺-日产联盟内外众说纷纭,产生很多说法:谁可能想要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这些说法大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当前形式的联盟已经时日不多,其结构不再能够遏制分歧。

对于那些认为戈恩既是这种紧张关系的源头、又是联盟粘合剂的人来说,他的出局使得雷诺-日产联盟的近期走向更难判断。一名日产前高管表示,“多年来,戈恩保护日产不受雷诺的干涉。对西川来说,赶走他是很大的冒险。他们现在依靠日本政府来保护他们。”

戈恩下台是在一系列事态发展的背景下发生的,这些事态使得他与一度是忠实亲信、去年接任日产首席执行官一职的西川广人关系紧张。

在西川广人任职期间,这家日本集团因美国和中国经济放缓而在利润上遭受打击,同时在日本国内受到燃油经济性数据造假和汽车质检造假两起丑闻的冲击。

熟悉西川广人的一名知情人士称,“当日产没能实现财务目标时,戈恩的态度很不客气,”尽管在戈恩执掌期间,该集团也屡次未能实现目标。

一名前高管称:“这是西川在先发制人。”此人指出,一般情况下,戈恩会通过“换掉西川”来解决西川任期内困扰公司的糟糕盈利表现和工程问题。

但是与西川广人共事的一些人表示,戈恩下台一事不太可能是西川一人所为。相反,多年来,随着联盟越来越像是日产支撑较为弱小的法国合作伙伴,日产内部的沮丧情绪不断积累。据报道,戈恩此前在计划让雷诺和日产合并。

曾在21世纪初濒临破产、而后崛起的日产,如今已成为联盟中较大的一方——去年雷诺净利润为52亿欧元,其中日产贡献了一半以上。然而,雷诺拥有日产43%的股份以及表决权,而日产只拥有雷诺15%的无表决权股份。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自从戈恩退出日常管理以来,雷诺在同联盟打交道时更加大胆,令日产的同事惊恐不安。

雷诺信心膨胀最明显的一些迹象出现在这家法国公司在欧洲本土的市场———两个品牌在这里直接重叠。

在西川广人获得任命不到一年时间里,日产欧洲董事会的多名成员被雷诺前高管取代。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迹象就摆在那,所有人都知道。”

上周六,这位曾经享受经营一家全球公司所伴随的一切荣华象征的企业泰斗,在东京拘留所(Tokyo Detention House)狭小又简陋的牢房里度过了第五天。这是一座现代化但阴暗的建筑,所有人都被一视同仁,不会有任何例外,即使是那些乘坐企业专机来到日本的被拘留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谁想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



撰文 / 利奥•刘易斯 / Kana Inagaki / 彼得•坎贝尔

■ 上周一(2018年11月19日)上午,东京金融区核心地段的一个礼堂汇聚了业界、外交界和学术界的大约600名头面人物,隆重庆祝日本与法国100年来的商业关系。

路威酩轩(LVMH)、空客(Airbus)、达索(Dassault)和威立雅(Veolia)的高管出席了会议,基调发言者来自法日合作的终极象征——雷诺-日产联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首先发言的是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然后是雷诺(Renault)名誉主席路易斯•施魏茨尔(Louis Schweitzer)——他今年78岁,曾任雷诺总裁,在1999年策划了这家法国公司拯救日产的行动。

两位发言者都知道,幕后的实情是,这个联盟正在遭受煎熬——法国方面的控制雄心、日本方面不断发酵的怨恨,以及一位似乎将这家大型全球公司视为私人王国的领导人,都对联盟造成了严重冲击。

然而,这两个发言者中,只有一个人知道当天下午即将引爆的炸弹,在一定程度上由日产策划的这件事,将让全球汽车制造行业感受到冲击:法日关系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性人物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东京的一座机场被捕。上周四,戈恩被日产董事会免去了董事长一职。


“他们刚刚刺杀了凯撒,”里昂证券(CLSA)的日本分析师克里斯托弗•里克特(Christopher Richter)说。“很难想象他们如何共存。看起来,如果没有戈恩在掌舵,娴熟地导航这些船舶,防止它们相撞,形势会把你拖向极端事件。”

戈恩原本显然应该是上周一庆祝活动的明显人物:他是施魏茨尔在17年前任命的日产首席执行官。他不仅成了这个包括三菱汽车(Mitsubishi Motors)在内的企业联盟的象征,还成了日本企业由外籍人士领导的一个大胆、颠覆传统的新时代的象征。

当西川广人在发表乐观的演讲时,他知道戈恩——这是他的董事长、导师,他曾经仔细研究戈恩的每一句话,当初他在戈恩的支持下升任CEO——正从贝鲁特飞往东京,对于在机场设好的陷阱一无所知。不但戈恩本人对于等待他的伏击毫不知情,而且雷诺的任何人也不知道。一位接近戈恩的人说,如果他们知道,“他就永远不会登机”。

戈恩从未计划出席上述周年纪念活动,他只是打算与女儿在东京共进晚餐。他乘坐的是联盟的公务机,机尾编号为NI55AN。在前高级职员们看来,戈恩早就认为这架飞机是自己的私人飞机了。

他们补充称,这一假设已成为戈恩20年掌舵期间的行为模式的一部分。据一位熟悉上周四董事会紧急会议细节的人士透露,这种行为模式使得人们不可能不投票赞成开除戈恩。

日本有关部门逮捕了戈恩,理由是他提交的公司账目涉嫌把他在5年期间的薪酬少报了4400万美元。戈恩出生于巴西的一个黎巴嫩移民家庭,他被指控利用荷兰的一家子公司在贝鲁特和里约热内卢购买私人住宅。了解日产提交日本检方的内部调查结果的一名人士称,戈恩的姐姐与日产签署的一份每年10万美元的咨询合同也有问题,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当事人做了任何工作。

该知情人士补充称,戈恩还涉嫌转移了日产董事会其他董事的部分薪酬,以增加自己的收入。

上周一晚,在戈恩被捕的消息传开、法国大使举行的一个招待会被手机新闻警报和发给巴黎的惊慌失措的短信打断之后,西川广人举行了一个记者会。他利用那个场合对戈恩进行猛烈抨击,谴责他长期掌舵的影响,并宣称自己感到“绝望、沮丧和愤怒”。

知情人士表示,戈恩乘坐的飞机在羽田机场降落后,日本检方登上了飞机,戈恩被扣留了3个小时。在东京元麻布(Moto-Azabu),戈恩的公寓受到搜查;在横滨,检察官走访了日产总部。所有这些都非同寻常,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一家日本报纸的记者事先得到详细通报,也出现在跑道的停机坪上。

对许多观察人士而言,检察官或日产预先通知部分日本媒体的行为是一个早期迹象,表明戈恩倒台是一连串有计划有顺序的事件的一环,背后带有明确的议程。

一位接近戈恩的人士表示,这是戈恩在明年2月之前计划进行的最后一次日本之行,此事实意义重大:它表明戈恩对日产总部已变得多么疏远,而且可能促使检方相信,这是他们收网的最后机会。

这种收网感明显令这位日产董事长身边的人感到不安:据多位消息人士透露,戈恩的两名随行人员在他被捕数小时内全都离开了日本。在巴黎,雷诺和法国政府竭尽全力地表现得若无其事,称这一联盟非常强大,足以在戈恩不再是其掌门人的情况下生存下去,并且驳斥了所谓的“阴谋论”。

上周四,当日产的9名董事召开董事会时,西川广人和法律部的一名官员在视频会议中花了一个多小时,试图向两名雷诺前董事解释导致戈恩被捕的指控。

一名接近日产董事会的知情人士称:“到目前为止,调查结果令人震惊,但这只是整个故事的一部分。”

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这制造了一个真空,使得雷诺-日产联盟内外众说纷纭,产生很多说法:谁可能想要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这些说法大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当前形式的联盟已经时日不多,其结构不再能够遏制分歧。

对于那些认为戈恩既是这种紧张关系的源头、又是联盟粘合剂的人来说,他的出局使得雷诺-日产联盟的近期走向更难判断。一名日产前高管表示,“多年来,戈恩保护日产不受雷诺的干涉。对西川来说,赶走他是很大的冒险。他们现在依靠日本政府来保护他们。”

戈恩下台是在一系列事态发展的背景下发生的,这些事态使得他与一度是忠实亲信、去年接任日产首席执行官一职的西川广人关系紧张。

在西川广人任职期间,这家日本集团因美国和中国经济放缓而在利润上遭受打击,同时在日本国内受到燃油经济性数据造假和汽车质检造假两起丑闻的冲击。

熟悉西川广人的一名知情人士称,“当日产没能实现财务目标时,戈恩的态度很不客气,”尽管在戈恩执掌期间,该集团也屡次未能实现目标。

一名前高管称:“这是西川在先发制人。”此人指出,一般情况下,戈恩会通过“换掉西川”来解决西川任期内困扰公司的糟糕盈利表现和工程问题。

但是与西川广人共事的一些人表示,戈恩下台一事不太可能是西川一人所为。相反,多年来,随着联盟越来越像是日产支撑较为弱小的法国合作伙伴,日产内部的沮丧情绪不断积累。据报道,戈恩此前在计划让雷诺和日产合并。

曾在21世纪初濒临破产、而后崛起的日产,如今已成为联盟中较大的一方——去年雷诺净利润为52亿欧元,其中日产贡献了一半以上。然而,雷诺拥有日产43%的股份以及表决权,而日产只拥有雷诺15%的无表决权股份。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自从戈恩退出日常管理以来,雷诺在同联盟打交道时更加大胆,令日产的同事惊恐不安。

雷诺信心膨胀最明显的一些迹象出现在这家法国公司在欧洲本土的市场———两个品牌在这里直接重叠。

在西川广人获得任命不到一年时间里,日产欧洲董事会的多名成员被雷诺前高管取代。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迹象就摆在那,所有人都知道。”

上周六,这位曾经享受经营一家全球公司所伴随的一切荣华象征的企业泰斗,在东京拘留所(Tokyo Detention House)狭小又简陋的牢房里度过了第五天。这是一座现代化但阴暗的建筑,所有人都被一视同仁,不会有任何例外,即使是那些乘坐企业专机来到日本的被拘留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戈恩倒台的前因后果

发布日期:2018-11-28 07:46
摘要」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谁想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



撰文 / 利奥•刘易斯 / Kana Inagaki / 彼得•坎贝尔

■ 上周一(2018年11月19日)上午,东京金融区核心地段的一个礼堂汇聚了业界、外交界和学术界的大约600名头面人物,隆重庆祝日本与法国100年来的商业关系。

路威酩轩(LVMH)、空客(Airbus)、达索(Dassault)和威立雅(Veolia)的高管出席了会议,基调发言者来自法日合作的终极象征——雷诺-日产联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首先发言的是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然后是雷诺(Renault)名誉主席路易斯•施魏茨尔(Louis Schweitzer)——他今年78岁,曾任雷诺总裁,在1999年策划了这家法国公司拯救日产的行动。

两位发言者都知道,幕后的实情是,这个联盟正在遭受煎熬——法国方面的控制雄心、日本方面不断发酵的怨恨,以及一位似乎将这家大型全球公司视为私人王国的领导人,都对联盟造成了严重冲击。

然而,这两个发言者中,只有一个人知道当天下午即将引爆的炸弹,在一定程度上由日产策划的这件事,将让全球汽车制造行业感受到冲击:法日关系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性人物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东京的一座机场被捕。上周四,戈恩被日产董事会免去了董事长一职。


“他们刚刚刺杀了凯撒,”里昂证券(CLSA)的日本分析师克里斯托弗•里克特(Christopher Richter)说。“很难想象他们如何共存。看起来,如果没有戈恩在掌舵,娴熟地导航这些船舶,防止它们相撞,形势会把你拖向极端事件。”

戈恩原本显然应该是上周一庆祝活动的明显人物:他是施魏茨尔在17年前任命的日产首席执行官。他不仅成了这个包括三菱汽车(Mitsubishi Motors)在内的企业联盟的象征,还成了日本企业由外籍人士领导的一个大胆、颠覆传统的新时代的象征。

当西川广人在发表乐观的演讲时,他知道戈恩——这是他的董事长、导师,他曾经仔细研究戈恩的每一句话,当初他在戈恩的支持下升任CEO——正从贝鲁特飞往东京,对于在机场设好的陷阱一无所知。不但戈恩本人对于等待他的伏击毫不知情,而且雷诺的任何人也不知道。一位接近戈恩的人说,如果他们知道,“他就永远不会登机”。

戈恩从未计划出席上述周年纪念活动,他只是打算与女儿在东京共进晚餐。他乘坐的是联盟的公务机,机尾编号为NI55AN。在前高级职员们看来,戈恩早就认为这架飞机是自己的私人飞机了。

他们补充称,这一假设已成为戈恩20年掌舵期间的行为模式的一部分。据一位熟悉上周四董事会紧急会议细节的人士透露,这种行为模式使得人们不可能不投票赞成开除戈恩。

日本有关部门逮捕了戈恩,理由是他提交的公司账目涉嫌把他在5年期间的薪酬少报了4400万美元。戈恩出生于巴西的一个黎巴嫩移民家庭,他被指控利用荷兰的一家子公司在贝鲁特和里约热内卢购买私人住宅。了解日产提交日本检方的内部调查结果的一名人士称,戈恩的姐姐与日产签署的一份每年10万美元的咨询合同也有问题,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当事人做了任何工作。

该知情人士补充称,戈恩还涉嫌转移了日产董事会其他董事的部分薪酬,以增加自己的收入。

上周一晚,在戈恩被捕的消息传开、法国大使举行的一个招待会被手机新闻警报和发给巴黎的惊慌失措的短信打断之后,西川广人举行了一个记者会。他利用那个场合对戈恩进行猛烈抨击,谴责他长期掌舵的影响,并宣称自己感到“绝望、沮丧和愤怒”。

知情人士表示,戈恩乘坐的飞机在羽田机场降落后,日本检方登上了飞机,戈恩被扣留了3个小时。在东京元麻布(Moto-Azabu),戈恩的公寓受到搜查;在横滨,检察官走访了日产总部。所有这些都非同寻常,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一家日本报纸的记者事先得到详细通报,也出现在跑道的停机坪上。

对许多观察人士而言,检察官或日产预先通知部分日本媒体的行为是一个早期迹象,表明戈恩倒台是一连串有计划有顺序的事件的一环,背后带有明确的议程。

一位接近戈恩的人士表示,这是戈恩在明年2月之前计划进行的最后一次日本之行,此事实意义重大:它表明戈恩对日产总部已变得多么疏远,而且可能促使检方相信,这是他们收网的最后机会。

这种收网感明显令这位日产董事长身边的人感到不安:据多位消息人士透露,戈恩的两名随行人员在他被捕数小时内全都离开了日本。在巴黎,雷诺和法国政府竭尽全力地表现得若无其事,称这一联盟非常强大,足以在戈恩不再是其掌门人的情况下生存下去,并且驳斥了所谓的“阴谋论”。

上周四,当日产的9名董事召开董事会时,西川广人和法律部的一名官员在视频会议中花了一个多小时,试图向两名雷诺前董事解释导致戈恩被捕的指控。

一名接近日产董事会的知情人士称:“到目前为止,调查结果令人震惊,但这只是整个故事的一部分。”

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这制造了一个真空,使得雷诺-日产联盟内外众说纷纭,产生很多说法:谁可能想要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这些说法大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当前形式的联盟已经时日不多,其结构不再能够遏制分歧。

对于那些认为戈恩既是这种紧张关系的源头、又是联盟粘合剂的人来说,他的出局使得雷诺-日产联盟的近期走向更难判断。一名日产前高管表示,“多年来,戈恩保护日产不受雷诺的干涉。对西川来说,赶走他是很大的冒险。他们现在依靠日本政府来保护他们。”

戈恩下台是在一系列事态发展的背景下发生的,这些事态使得他与一度是忠实亲信、去年接任日产首席执行官一职的西川广人关系紧张。

在西川广人任职期间,这家日本集团因美国和中国经济放缓而在利润上遭受打击,同时在日本国内受到燃油经济性数据造假和汽车质检造假两起丑闻的冲击。

熟悉西川广人的一名知情人士称,“当日产没能实现财务目标时,戈恩的态度很不客气,”尽管在戈恩执掌期间,该集团也屡次未能实现目标。

一名前高管称:“这是西川在先发制人。”此人指出,一般情况下,戈恩会通过“换掉西川”来解决西川任期内困扰公司的糟糕盈利表现和工程问题。

但是与西川广人共事的一些人表示,戈恩下台一事不太可能是西川一人所为。相反,多年来,随着联盟越来越像是日产支撑较为弱小的法国合作伙伴,日产内部的沮丧情绪不断积累。据报道,戈恩此前在计划让雷诺和日产合并。

曾在21世纪初濒临破产、而后崛起的日产,如今已成为联盟中较大的一方——去年雷诺净利润为52亿欧元,其中日产贡献了一半以上。然而,雷诺拥有日产43%的股份以及表决权,而日产只拥有雷诺15%的无表决权股份。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自从戈恩退出日常管理以来,雷诺在同联盟打交道时更加大胆,令日产的同事惊恐不安。

雷诺信心膨胀最明显的一些迹象出现在这家法国公司在欧洲本土的市场———两个品牌在这里直接重叠。

在西川广人获得任命不到一年时间里,日产欧洲董事会的多名成员被雷诺前高管取代。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迹象就摆在那,所有人都知道。”

上周六,这位曾经享受经营一家全球公司所伴随的一切荣华象征的企业泰斗,在东京拘留所(Tokyo Detention House)狭小又简陋的牢房里度过了第五天。这是一座现代化但阴暗的建筑,所有人都被一视同仁,不会有任何例外,即使是那些乘坐企业专机来到日本的被拘留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谁想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



撰文 / 利奥•刘易斯 / Kana Inagaki / 彼得•坎贝尔

■ 上周一(2018年11月19日)上午,东京金融区核心地段的一个礼堂汇聚了业界、外交界和学术界的大约600名头面人物,隆重庆祝日本与法国100年来的商业关系。

路威酩轩(LVMH)、空客(Airbus)、达索(Dassault)和威立雅(Veolia)的高管出席了会议,基调发言者来自法日合作的终极象征——雷诺-日产联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首先发言的是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然后是雷诺(Renault)名誉主席路易斯•施魏茨尔(Louis Schweitzer)——他今年78岁,曾任雷诺总裁,在1999年策划了这家法国公司拯救日产的行动。

两位发言者都知道,幕后的实情是,这个联盟正在遭受煎熬——法国方面的控制雄心、日本方面不断发酵的怨恨,以及一位似乎将这家大型全球公司视为私人王国的领导人,都对联盟造成了严重冲击。

然而,这两个发言者中,只有一个人知道当天下午即将引爆的炸弹,在一定程度上由日产策划的这件事,将让全球汽车制造行业感受到冲击:法日关系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性人物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东京的一座机场被捕。上周四,戈恩被日产董事会免去了董事长一职。


“他们刚刚刺杀了凯撒,”里昂证券(CLSA)的日本分析师克里斯托弗•里克特(Christopher Richter)说。“很难想象他们如何共存。看起来,如果没有戈恩在掌舵,娴熟地导航这些船舶,防止它们相撞,形势会把你拖向极端事件。”

戈恩原本显然应该是上周一庆祝活动的明显人物:他是施魏茨尔在17年前任命的日产首席执行官。他不仅成了这个包括三菱汽车(Mitsubishi Motors)在内的企业联盟的象征,还成了日本企业由外籍人士领导的一个大胆、颠覆传统的新时代的象征。

当西川广人在发表乐观的演讲时,他知道戈恩——这是他的董事长、导师,他曾经仔细研究戈恩的每一句话,当初他在戈恩的支持下升任CEO——正从贝鲁特飞往东京,对于在机场设好的陷阱一无所知。不但戈恩本人对于等待他的伏击毫不知情,而且雷诺的任何人也不知道。一位接近戈恩的人说,如果他们知道,“他就永远不会登机”。

戈恩从未计划出席上述周年纪念活动,他只是打算与女儿在东京共进晚餐。他乘坐的是联盟的公务机,机尾编号为NI55AN。在前高级职员们看来,戈恩早就认为这架飞机是自己的私人飞机了。

他们补充称,这一假设已成为戈恩20年掌舵期间的行为模式的一部分。据一位熟悉上周四董事会紧急会议细节的人士透露,这种行为模式使得人们不可能不投票赞成开除戈恩。

日本有关部门逮捕了戈恩,理由是他提交的公司账目涉嫌把他在5年期间的薪酬少报了4400万美元。戈恩出生于巴西的一个黎巴嫩移民家庭,他被指控利用荷兰的一家子公司在贝鲁特和里约热内卢购买私人住宅。了解日产提交日本检方的内部调查结果的一名人士称,戈恩的姐姐与日产签署的一份每年10万美元的咨询合同也有问题,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当事人做了任何工作。

该知情人士补充称,戈恩还涉嫌转移了日产董事会其他董事的部分薪酬,以增加自己的收入。

上周一晚,在戈恩被捕的消息传开、法国大使举行的一个招待会被手机新闻警报和发给巴黎的惊慌失措的短信打断之后,西川广人举行了一个记者会。他利用那个场合对戈恩进行猛烈抨击,谴责他长期掌舵的影响,并宣称自己感到“绝望、沮丧和愤怒”。

知情人士表示,戈恩乘坐的飞机在羽田机场降落后,日本检方登上了飞机,戈恩被扣留了3个小时。在东京元麻布(Moto-Azabu),戈恩的公寓受到搜查;在横滨,检察官走访了日产总部。所有这些都非同寻常,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一家日本报纸的记者事先得到详细通报,也出现在跑道的停机坪上。

对许多观察人士而言,检察官或日产预先通知部分日本媒体的行为是一个早期迹象,表明戈恩倒台是一连串有计划有顺序的事件的一环,背后带有明确的议程。

一位接近戈恩的人士表示,这是戈恩在明年2月之前计划进行的最后一次日本之行,此事实意义重大:它表明戈恩对日产总部已变得多么疏远,而且可能促使检方相信,这是他们收网的最后机会。

这种收网感明显令这位日产董事长身边的人感到不安:据多位消息人士透露,戈恩的两名随行人员在他被捕数小时内全都离开了日本。在巴黎,雷诺和法国政府竭尽全力地表现得若无其事,称这一联盟非常强大,足以在戈恩不再是其掌门人的情况下生存下去,并且驳斥了所谓的“阴谋论”。

上周四,当日产的9名董事召开董事会时,西川广人和法律部的一名官员在视频会议中花了一个多小时,试图向两名雷诺前董事解释导致戈恩被捕的指控。

一名接近日产董事会的知情人士称:“到目前为止,调查结果令人震惊,但这只是整个故事的一部分。”

有关戈恩被捕的很多问题至今没有答案,这制造了一个真空,使得雷诺-日产联盟内外众说纷纭,产生很多说法:谁可能想要赶走戈恩?谁将成为输家?政府对于各种立场的支持程度分别是什么?这些说法大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当前形式的联盟已经时日不多,其结构不再能够遏制分歧。

对于那些认为戈恩既是这种紧张关系的源头、又是联盟粘合剂的人来说,他的出局使得雷诺-日产联盟的近期走向更难判断。一名日产前高管表示,“多年来,戈恩保护日产不受雷诺的干涉。对西川来说,赶走他是很大的冒险。他们现在依靠日本政府来保护他们。”

戈恩下台是在一系列事态发展的背景下发生的,这些事态使得他与一度是忠实亲信、去年接任日产首席执行官一职的西川广人关系紧张。

在西川广人任职期间,这家日本集团因美国和中国经济放缓而在利润上遭受打击,同时在日本国内受到燃油经济性数据造假和汽车质检造假两起丑闻的冲击。

熟悉西川广人的一名知情人士称,“当日产没能实现财务目标时,戈恩的态度很不客气,”尽管在戈恩执掌期间,该集团也屡次未能实现目标。

一名前高管称:“这是西川在先发制人。”此人指出,一般情况下,戈恩会通过“换掉西川”来解决西川任期内困扰公司的糟糕盈利表现和工程问题。

但是与西川广人共事的一些人表示,戈恩下台一事不太可能是西川一人所为。相反,多年来,随着联盟越来越像是日产支撑较为弱小的法国合作伙伴,日产内部的沮丧情绪不断积累。据报道,戈恩此前在计划让雷诺和日产合并。

曾在21世纪初濒临破产、而后崛起的日产,如今已成为联盟中较大的一方——去年雷诺净利润为52亿欧元,其中日产贡献了一半以上。然而,雷诺拥有日产43%的股份以及表决权,而日产只拥有雷诺15%的无表决权股份。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自从戈恩退出日常管理以来,雷诺在同联盟打交道时更加大胆,令日产的同事惊恐不安。

雷诺信心膨胀最明显的一些迹象出现在这家法国公司在欧洲本土的市场———两个品牌在这里直接重叠。

在西川广人获得任命不到一年时间里,日产欧洲董事会的多名成员被雷诺前高管取代。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迹象就摆在那,所有人都知道。”

上周六,这位曾经享受经营一家全球公司所伴随的一切荣华象征的企业泰斗,在东京拘留所(Tokyo Detention House)狭小又简陋的牢房里度过了第五天。这是一座现代化但阴暗的建筑,所有人都被一视同仁,不会有任何例外,即使是那些乘坐企业专机来到日本的被拘留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