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诞生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引发愤慨

发布日期:2018-11-27 07:52
摘要」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宣称,他对受精卵进行过基因编辑的双胞胎女婴已经出生。监管者和科学家纷纷批评此举有违伦理。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Nicolle Liu / 克莱夫•库克森

■ 一名中国科学家声称,他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创造了世界首例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一对双胞胎女婴),监管者和医学专家对此表示愤怒。

CRISPR通过剪断DNA链来禁用或改变有缺陷的基因。

在周日发布的YouTube视频中,位于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表示,这对女婴——被称为露露和娜娜“以保护她们的隐私”——几周前就已出生,“像其他婴儿一样健康”。

贺建奎参与多家遗传相关企业,包括在4月份筹集2.18亿元人民币(合3140万美元)的瀚海基因(Direct Genomics)。他表示,两名女婴是由体外受精孕育的,但是“一点点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被注入受精卵“做基因手术”。

据报道,女婴的父亲是HIV阳性,基因编辑的目的是删除让HIV得以感染细胞的CCR5基因。

“当露露和娜娜只是一个单细胞时,这一手术就关闭了艾滋病毒感染人体的大门,”贺建奎表示。

但在周一,官方的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宣布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根据贺建奎在临床试验前提交的文件,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HarMoniCare Shenzhen Women’s and Children Hospital)批准了这项实验。但据当地媒体报道,这家医院已否认参与此事。

贺建奎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这名科学家声称的内容将于本周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Second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ome Editing)上公布,但尚未在期刊上发表;在期刊上发表会使其受到严谨的同行评议。

一些科学家警告说,此举留下许多尚未解答的问题,而另一些科学家警告说,贺建奎所报告的工作具有伦理上的潜在影响,这种操作在中国合法,但在美国、英国和其他许多国家被禁止。

周一,100多名中国科学家和学者签署一份联合声明,称这一试验“疯狂”。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人类胚胎学教授乔伊斯•哈珀(Joyce Harper)称,贺建奎声称的内容“过早、危险和不负责任”。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法律与遗传学中心(Centre for Law and Genetics)主任黛安•尼科尔(Dianne Nicol)表示,进行将会传递给后代的基因重新编程,“对社会来说总是很有问题的”。

“未来世代没有能力给予同意(因为他们还没有出生),”她说。“所以你依靠的是父母的同意。”

尼科尔教授还警告说,基因编辑的风险“基本上是不可预见的”。

“尽管当你把它放在细胞中时,CRISPR被吹嘘为更加可靠,(但实际上你在指望)它会到达基因组中的正确位置,然后做正确的事情。但是当你把什么东西放入细胞中时,总会有风险,比如进入基因组的错误部分,或者产生我们不知道的效果。”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干细胞科学家达斯科•伊利奇(Dusko Ilic)也指出,有其他许多方法可以预防艾滋病毒感染。

“尽管贺建奎声称这对夫妇完全了解风险,而且他们可以在没有经过基因编辑和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之间做出选择,但不能说这对父母真正理解他们让宝宝和自己暴露于什么样的风险,”伊利奇补充道。“如果这种操作可以被称为合乎伦理,那么他们的伦理观显然与世界其他地方非常不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宣称,他对受精卵进行过基因编辑的双胞胎女婴已经出生。监管者和科学家纷纷批评此举有违伦理。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Nicolle Liu / 克莱夫•库克森

■ 一名中国科学家声称,他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创造了世界首例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一对双胞胎女婴),监管者和医学专家对此表示愤怒。

CRISPR通过剪断DNA链来禁用或改变有缺陷的基因。

在周日发布的YouTube视频中,位于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表示,这对女婴——被称为露露和娜娜“以保护她们的隐私”——几周前就已出生,“像其他婴儿一样健康”。

贺建奎参与多家遗传相关企业,包括在4月份筹集2.18亿元人民币(合3140万美元)的瀚海基因(Direct Genomics)。他表示,两名女婴是由体外受精孕育的,但是“一点点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被注入受精卵“做基因手术”。

据报道,女婴的父亲是HIV阳性,基因编辑的目的是删除让HIV得以感染细胞的CCR5基因。

“当露露和娜娜只是一个单细胞时,这一手术就关闭了艾滋病毒感染人体的大门,”贺建奎表示。

但在周一,官方的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宣布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根据贺建奎在临床试验前提交的文件,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HarMoniCare Shenzhen Women’s and Children Hospital)批准了这项实验。但据当地媒体报道,这家医院已否认参与此事。

贺建奎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这名科学家声称的内容将于本周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Second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ome Editing)上公布,但尚未在期刊上发表;在期刊上发表会使其受到严谨的同行评议。

一些科学家警告说,此举留下许多尚未解答的问题,而另一些科学家警告说,贺建奎所报告的工作具有伦理上的潜在影响,这种操作在中国合法,但在美国、英国和其他许多国家被禁止。

周一,100多名中国科学家和学者签署一份联合声明,称这一试验“疯狂”。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人类胚胎学教授乔伊斯•哈珀(Joyce Harper)称,贺建奎声称的内容“过早、危险和不负责任”。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法律与遗传学中心(Centre for Law and Genetics)主任黛安•尼科尔(Dianne Nicol)表示,进行将会传递给后代的基因重新编程,“对社会来说总是很有问题的”。

“未来世代没有能力给予同意(因为他们还没有出生),”她说。“所以你依靠的是父母的同意。”

尼科尔教授还警告说,基因编辑的风险“基本上是不可预见的”。

“尽管当你把它放在细胞中时,CRISPR被吹嘘为更加可靠,(但实际上你在指望)它会到达基因组中的正确位置,然后做正确的事情。但是当你把什么东西放入细胞中时,总会有风险,比如进入基因组的错误部分,或者产生我们不知道的效果。”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干细胞科学家达斯科•伊利奇(Dusko Ilic)也指出,有其他许多方法可以预防艾滋病毒感染。

“尽管贺建奎声称这对夫妇完全了解风险,而且他们可以在没有经过基因编辑和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之间做出选择,但不能说这对父母真正理解他们让宝宝和自己暴露于什么样的风险,”伊利奇补充道。“如果这种操作可以被称为合乎伦理,那么他们的伦理观显然与世界其他地方非常不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宣称,他对受精卵进行过基因编辑的双胞胎女婴已经出生。监管者和科学家纷纷批评此举有违伦理。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Nicolle Liu / 克莱夫•库克森

■ 一名中国科学家声称,他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创造了世界首例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一对双胞胎女婴),监管者和医学专家对此表示愤怒。

CRISPR通过剪断DNA链来禁用或改变有缺陷的基因。

在周日发布的YouTube视频中,位于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表示,这对女婴——被称为露露和娜娜“以保护她们的隐私”——几周前就已出生,“像其他婴儿一样健康”。

贺建奎参与多家遗传相关企业,包括在4月份筹集2.18亿元人民币(合3140万美元)的瀚海基因(Direct Genomics)。他表示,两名女婴是由体外受精孕育的,但是“一点点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被注入受精卵“做基因手术”。

据报道,女婴的父亲是HIV阳性,基因编辑的目的是删除让HIV得以感染细胞的CCR5基因。

“当露露和娜娜只是一个单细胞时,这一手术就关闭了艾滋病毒感染人体的大门,”贺建奎表示。

但在周一,官方的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宣布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根据贺建奎在临床试验前提交的文件,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HarMoniCare Shenzhen Women’s and Children Hospital)批准了这项实验。但据当地媒体报道,这家医院已否认参与此事。

贺建奎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这名科学家声称的内容将于本周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Second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ome Editing)上公布,但尚未在期刊上发表;在期刊上发表会使其受到严谨的同行评议。

一些科学家警告说,此举留下许多尚未解答的问题,而另一些科学家警告说,贺建奎所报告的工作具有伦理上的潜在影响,这种操作在中国合法,但在美国、英国和其他许多国家被禁止。

周一,100多名中国科学家和学者签署一份联合声明,称这一试验“疯狂”。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人类胚胎学教授乔伊斯•哈珀(Joyce Harper)称,贺建奎声称的内容“过早、危险和不负责任”。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法律与遗传学中心(Centre for Law and Genetics)主任黛安•尼科尔(Dianne Nicol)表示,进行将会传递给后代的基因重新编程,“对社会来说总是很有问题的”。

“未来世代没有能力给予同意(因为他们还没有出生),”她说。“所以你依靠的是父母的同意。”

尼科尔教授还警告说,基因编辑的风险“基本上是不可预见的”。

“尽管当你把它放在细胞中时,CRISPR被吹嘘为更加可靠,(但实际上你在指望)它会到达基因组中的正确位置,然后做正确的事情。但是当你把什么东西放入细胞中时,总会有风险,比如进入基因组的错误部分,或者产生我们不知道的效果。”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干细胞科学家达斯科•伊利奇(Dusko Ilic)也指出,有其他许多方法可以预防艾滋病毒感染。

“尽管贺建奎声称这对夫妇完全了解风险,而且他们可以在没有经过基因编辑和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之间做出选择,但不能说这对父母真正理解他们让宝宝和自己暴露于什么样的风险,”伊利奇补充道。“如果这种操作可以被称为合乎伦理,那么他们的伦理观显然与世界其他地方非常不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诞生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引发愤慨

发布日期:2018-11-27 07:52
摘要」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宣称,他对受精卵进行过基因编辑的双胞胎女婴已经出生。监管者和科学家纷纷批评此举有违伦理。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Nicolle Liu / 克莱夫•库克森

■ 一名中国科学家声称,他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创造了世界首例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一对双胞胎女婴),监管者和医学专家对此表示愤怒。

CRISPR通过剪断DNA链来禁用或改变有缺陷的基因。

在周日发布的YouTube视频中,位于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表示,这对女婴——被称为露露和娜娜“以保护她们的隐私”——几周前就已出生,“像其他婴儿一样健康”。

贺建奎参与多家遗传相关企业,包括在4月份筹集2.18亿元人民币(合3140万美元)的瀚海基因(Direct Genomics)。他表示,两名女婴是由体外受精孕育的,但是“一点点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被注入受精卵“做基因手术”。

据报道,女婴的父亲是HIV阳性,基因编辑的目的是删除让HIV得以感染细胞的CCR5基因。

“当露露和娜娜只是一个单细胞时,这一手术就关闭了艾滋病毒感染人体的大门,”贺建奎表示。

但在周一,官方的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宣布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根据贺建奎在临床试验前提交的文件,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HarMoniCare Shenzhen Women’s and Children Hospital)批准了这项实验。但据当地媒体报道,这家医院已否认参与此事。

贺建奎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这名科学家声称的内容将于本周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Second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ome Editing)上公布,但尚未在期刊上发表;在期刊上发表会使其受到严谨的同行评议。

一些科学家警告说,此举留下许多尚未解答的问题,而另一些科学家警告说,贺建奎所报告的工作具有伦理上的潜在影响,这种操作在中国合法,但在美国、英国和其他许多国家被禁止。

周一,100多名中国科学家和学者签署一份联合声明,称这一试验“疯狂”。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人类胚胎学教授乔伊斯•哈珀(Joyce Harper)称,贺建奎声称的内容“过早、危险和不负责任”。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法律与遗传学中心(Centre for Law and Genetics)主任黛安•尼科尔(Dianne Nicol)表示,进行将会传递给后代的基因重新编程,“对社会来说总是很有问题的”。

“未来世代没有能力给予同意(因为他们还没有出生),”她说。“所以你依靠的是父母的同意。”

尼科尔教授还警告说,基因编辑的风险“基本上是不可预见的”。

“尽管当你把它放在细胞中时,CRISPR被吹嘘为更加可靠,(但实际上你在指望)它会到达基因组中的正确位置,然后做正确的事情。但是当你把什么东西放入细胞中时,总会有风险,比如进入基因组的错误部分,或者产生我们不知道的效果。”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干细胞科学家达斯科•伊利奇(Dusko Ilic)也指出,有其他许多方法可以预防艾滋病毒感染。

“尽管贺建奎声称这对夫妇完全了解风险,而且他们可以在没有经过基因编辑和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之间做出选择,但不能说这对父母真正理解他们让宝宝和自己暴露于什么样的风险,”伊利奇补充道。“如果这种操作可以被称为合乎伦理,那么他们的伦理观显然与世界其他地方非常不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宣称,他对受精卵进行过基因编辑的双胞胎女婴已经出生。监管者和科学家纷纷批评此举有违伦理。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Nicolle Liu / 克莱夫•库克森

■ 一名中国科学家声称,他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创造了世界首例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一对双胞胎女婴),监管者和医学专家对此表示愤怒。

CRISPR通过剪断DNA链来禁用或改变有缺陷的基因。

在周日发布的YouTube视频中,位于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表示,这对女婴——被称为露露和娜娜“以保护她们的隐私”——几周前就已出生,“像其他婴儿一样健康”。

贺建奎参与多家遗传相关企业,包括在4月份筹集2.18亿元人民币(合3140万美元)的瀚海基因(Direct Genomics)。他表示,两名女婴是由体外受精孕育的,但是“一点点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被注入受精卵“做基因手术”。

据报道,女婴的父亲是HIV阳性,基因编辑的目的是删除让HIV得以感染细胞的CCR5基因。

“当露露和娜娜只是一个单细胞时,这一手术就关闭了艾滋病毒感染人体的大门,”贺建奎表示。

但在周一,官方的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宣布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根据贺建奎在临床试验前提交的文件,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HarMoniCare Shenzhen Women’s and Children Hospital)批准了这项实验。但据当地媒体报道,这家医院已否认参与此事。

贺建奎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这名科学家声称的内容将于本周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Second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ome Editing)上公布,但尚未在期刊上发表;在期刊上发表会使其受到严谨的同行评议。

一些科学家警告说,此举留下许多尚未解答的问题,而另一些科学家警告说,贺建奎所报告的工作具有伦理上的潜在影响,这种操作在中国合法,但在美国、英国和其他许多国家被禁止。

周一,100多名中国科学家和学者签署一份联合声明,称这一试验“疯狂”。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人类胚胎学教授乔伊斯•哈珀(Joyce Harper)称,贺建奎声称的内容“过早、危险和不负责任”。

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法律与遗传学中心(Centre for Law and Genetics)主任黛安•尼科尔(Dianne Nicol)表示,进行将会传递给后代的基因重新编程,“对社会来说总是很有问题的”。

“未来世代没有能力给予同意(因为他们还没有出生),”她说。“所以你依靠的是父母的同意。”

尼科尔教授还警告说,基因编辑的风险“基本上是不可预见的”。

“尽管当你把它放在细胞中时,CRISPR被吹嘘为更加可靠,(但实际上你在指望)它会到达基因组中的正确位置,然后做正确的事情。但是当你把什么东西放入细胞中时,总会有风险,比如进入基因组的错误部分,或者产生我们不知道的效果。”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干细胞科学家达斯科•伊利奇(Dusko Ilic)也指出,有其他许多方法可以预防艾滋病毒感染。

“尽管贺建奎声称这对夫妇完全了解风险,而且他们可以在没有经过基因编辑和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之间做出选择,但不能说这对父母真正理解他们让宝宝和自己暴露于什么样的风险,”伊利奇补充道。“如果这种操作可以被称为合乎伦理,那么他们的伦理观显然与世界其他地方非常不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