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资银行对全球金融体系风险降低

发布日期:2018-11-27 07:39
摘要」金融稳定委员会降低其对中国几家银行的系统性风险评估,突显中国整治国内影子银行业的努力奏效,但风险的绝对水平仍较高。



撰文 / 唐•温兰

■ 针对中国62.9万亿元人民币(合9万亿美元)影子银行业的整治行动,正在缓解有关中国各银行对全球金融业造成潜在系统性风险的担忧。

总部位于巴塞尔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已将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见文首照片)——中国第二大银行,世界最大银行之一——降至“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清单的最低档。

这份清单包含在发生危机时对全球银行体系构成最大风险的金融机构,要求它们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冲击。

据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介绍,建行的风险排名变动要归功于中国在2017年对国内影子银行业展开的整治行动,尽管风险仍然相当高。

“我们认同中国影子银行业的风险在下降,”惠誉评级高级董事胡月明(Grace Wu)表示。“但现实情况是,风险仍远高于几年前的水平。”

影子银行业由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的表外资金组成。这些资金的放贷利率高于标准银行贷款,往往发放给无法利用常规银行渠道的企业。

该行业导致银行之间形成较高程度的互联互动,往往是一家银行向另一家银行销售复杂的金融产品。由于其不透明和规模,表外贷款多年来一直被列为中国银行业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

在过去一年里,建行与其他金融机构的相互关联程度以及该行金融产品的复杂程度有所下降,帮助推动其在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排名降至刚好低于第二档门槛。该委员会的排名共有五档。

另外两家大型中资银行——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和兴业银行(Industrial Bank)——今年的金融稳定委员会评分显著下降,可能使它们得以避免上榜。兴业银行曾被认为是对影子银行活动(如信托受益权)敞口最大的机构之一。

针对影子银行业的打击是由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领导的。这些改革迫使银行把很多表外资产重新转移到正式的资产负债表上。改革措施还收窄了这类资金流动的渠道。

“如果你看一下影子银行资产的增长率,就会看到它处于萎缩状态,”新加坡券商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银行业分析师乔纳森•科赫(Jonathan Koh)表示。“这突显了政府降低金融风险的努力正在发挥作用。”

中国工商银行(ICBC)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仍然处于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第二档,同在这一档的还有高盛(Goldman Sachs)、富国银行(Wells Fargo)和三菱UFJ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等其他全球银行。建行目前与中国农业银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渣打(Standard Chartered)、瑞信(Credit Suisse)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处在同一档。

具有全球系统重要性的银行正准备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风险(被称为“总损失吸收能力”)。中资银行可以到2025年才达标,但预计它们将难以在保持盈利能力的情况下达到这些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金融稳定委员会降低其对中国几家银行的系统性风险评估,突显中国整治国内影子银行业的努力奏效,但风险的绝对水平仍较高。



撰文 / 唐•温兰

■ 针对中国62.9万亿元人民币(合9万亿美元)影子银行业的整治行动,正在缓解有关中国各银行对全球金融业造成潜在系统性风险的担忧。

总部位于巴塞尔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已将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见文首照片)——中国第二大银行,世界最大银行之一——降至“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清单的最低档。

这份清单包含在发生危机时对全球银行体系构成最大风险的金融机构,要求它们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冲击。

据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介绍,建行的风险排名变动要归功于中国在2017年对国内影子银行业展开的整治行动,尽管风险仍然相当高。

“我们认同中国影子银行业的风险在下降,”惠誉评级高级董事胡月明(Grace Wu)表示。“但现实情况是,风险仍远高于几年前的水平。”

影子银行业由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的表外资金组成。这些资金的放贷利率高于标准银行贷款,往往发放给无法利用常规银行渠道的企业。

该行业导致银行之间形成较高程度的互联互动,往往是一家银行向另一家银行销售复杂的金融产品。由于其不透明和规模,表外贷款多年来一直被列为中国银行业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

在过去一年里,建行与其他金融机构的相互关联程度以及该行金融产品的复杂程度有所下降,帮助推动其在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排名降至刚好低于第二档门槛。该委员会的排名共有五档。

另外两家大型中资银行——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和兴业银行(Industrial Bank)——今年的金融稳定委员会评分显著下降,可能使它们得以避免上榜。兴业银行曾被认为是对影子银行活动(如信托受益权)敞口最大的机构之一。

针对影子银行业的打击是由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领导的。这些改革迫使银行把很多表外资产重新转移到正式的资产负债表上。改革措施还收窄了这类资金流动的渠道。

“如果你看一下影子银行资产的增长率,就会看到它处于萎缩状态,”新加坡券商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银行业分析师乔纳森•科赫(Jonathan Koh)表示。“这突显了政府降低金融风险的努力正在发挥作用。”

中国工商银行(ICBC)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仍然处于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第二档,同在这一档的还有高盛(Goldman Sachs)、富国银行(Wells Fargo)和三菱UFJ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等其他全球银行。建行目前与中国农业银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渣打(Standard Chartered)、瑞信(Credit Suisse)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处在同一档。

具有全球系统重要性的银行正准备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风险(被称为“总损失吸收能力”)。中资银行可以到2025年才达标,但预计它们将难以在保持盈利能力的情况下达到这些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金融稳定委员会降低其对中国几家银行的系统性风险评估,突显中国整治国内影子银行业的努力奏效,但风险的绝对水平仍较高。



撰文 / 唐•温兰

■ 针对中国62.9万亿元人民币(合9万亿美元)影子银行业的整治行动,正在缓解有关中国各银行对全球金融业造成潜在系统性风险的担忧。

总部位于巴塞尔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已将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见文首照片)——中国第二大银行,世界最大银行之一——降至“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清单的最低档。

这份清单包含在发生危机时对全球银行体系构成最大风险的金融机构,要求它们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冲击。

据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介绍,建行的风险排名变动要归功于中国在2017年对国内影子银行业展开的整治行动,尽管风险仍然相当高。

“我们认同中国影子银行业的风险在下降,”惠誉评级高级董事胡月明(Grace Wu)表示。“但现实情况是,风险仍远高于几年前的水平。”

影子银行业由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的表外资金组成。这些资金的放贷利率高于标准银行贷款,往往发放给无法利用常规银行渠道的企业。

该行业导致银行之间形成较高程度的互联互动,往往是一家银行向另一家银行销售复杂的金融产品。由于其不透明和规模,表外贷款多年来一直被列为中国银行业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

在过去一年里,建行与其他金融机构的相互关联程度以及该行金融产品的复杂程度有所下降,帮助推动其在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排名降至刚好低于第二档门槛。该委员会的排名共有五档。

另外两家大型中资银行——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和兴业银行(Industrial Bank)——今年的金融稳定委员会评分显著下降,可能使它们得以避免上榜。兴业银行曾被认为是对影子银行活动(如信托受益权)敞口最大的机构之一。

针对影子银行业的打击是由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领导的。这些改革迫使银行把很多表外资产重新转移到正式的资产负债表上。改革措施还收窄了这类资金流动的渠道。

“如果你看一下影子银行资产的增长率,就会看到它处于萎缩状态,”新加坡券商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银行业分析师乔纳森•科赫(Jonathan Koh)表示。“这突显了政府降低金融风险的努力正在发挥作用。”

中国工商银行(ICBC)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仍然处于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第二档,同在这一档的还有高盛(Goldman Sachs)、富国银行(Wells Fargo)和三菱UFJ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等其他全球银行。建行目前与中国农业银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渣打(Standard Chartered)、瑞信(Credit Suisse)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处在同一档。

具有全球系统重要性的银行正准备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风险(被称为“总损失吸收能力”)。中资银行可以到2025年才达标,但预计它们将难以在保持盈利能力的情况下达到这些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资银行对全球金融体系风险降低

发布日期:2018-11-27 07:39
摘要」金融稳定委员会降低其对中国几家银行的系统性风险评估,突显中国整治国内影子银行业的努力奏效,但风险的绝对水平仍较高。



撰文 / 唐•温兰

■ 针对中国62.9万亿元人民币(合9万亿美元)影子银行业的整治行动,正在缓解有关中国各银行对全球金融业造成潜在系统性风险的担忧。

总部位于巴塞尔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已将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见文首照片)——中国第二大银行,世界最大银行之一——降至“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清单的最低档。

这份清单包含在发生危机时对全球银行体系构成最大风险的金融机构,要求它们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冲击。

据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介绍,建行的风险排名变动要归功于中国在2017年对国内影子银行业展开的整治行动,尽管风险仍然相当高。

“我们认同中国影子银行业的风险在下降,”惠誉评级高级董事胡月明(Grace Wu)表示。“但现实情况是,风险仍远高于几年前的水平。”

影子银行业由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的表外资金组成。这些资金的放贷利率高于标准银行贷款,往往发放给无法利用常规银行渠道的企业。

该行业导致银行之间形成较高程度的互联互动,往往是一家银行向另一家银行销售复杂的金融产品。由于其不透明和规模,表外贷款多年来一直被列为中国银行业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

在过去一年里,建行与其他金融机构的相互关联程度以及该行金融产品的复杂程度有所下降,帮助推动其在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排名降至刚好低于第二档门槛。该委员会的排名共有五档。

另外两家大型中资银行——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和兴业银行(Industrial Bank)——今年的金融稳定委员会评分显著下降,可能使它们得以避免上榜。兴业银行曾被认为是对影子银行活动(如信托受益权)敞口最大的机构之一。

针对影子银行业的打击是由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领导的。这些改革迫使银行把很多表外资产重新转移到正式的资产负债表上。改革措施还收窄了这类资金流动的渠道。

“如果你看一下影子银行资产的增长率,就会看到它处于萎缩状态,”新加坡券商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银行业分析师乔纳森•科赫(Jonathan Koh)表示。“这突显了政府降低金融风险的努力正在发挥作用。”

中国工商银行(ICBC)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仍然处于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第二档,同在这一档的还有高盛(Goldman Sachs)、富国银行(Wells Fargo)和三菱UFJ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等其他全球银行。建行目前与中国农业银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渣打(Standard Chartered)、瑞信(Credit Suisse)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处在同一档。

具有全球系统重要性的银行正准备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风险(被称为“总损失吸收能力”)。中资银行可以到2025年才达标,但预计它们将难以在保持盈利能力的情况下达到这些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金融稳定委员会降低其对中国几家银行的系统性风险评估,突显中国整治国内影子银行业的努力奏效,但风险的绝对水平仍较高。



撰文 / 唐•温兰

■ 针对中国62.9万亿元人民币(合9万亿美元)影子银行业的整治行动,正在缓解有关中国各银行对全球金融业造成潜在系统性风险的担忧。

总部位于巴塞尔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已将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见文首照片)——中国第二大银行,世界最大银行之一——降至“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清单的最低档。

这份清单包含在发生危机时对全球银行体系构成最大风险的金融机构,要求它们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冲击。

据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介绍,建行的风险排名变动要归功于中国在2017年对国内影子银行业展开的整治行动,尽管风险仍然相当高。

“我们认同中国影子银行业的风险在下降,”惠誉评级高级董事胡月明(Grace Wu)表示。“但现实情况是,风险仍远高于几年前的水平。”

影子银行业由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的表外资金组成。这些资金的放贷利率高于标准银行贷款,往往发放给无法利用常规银行渠道的企业。

该行业导致银行之间形成较高程度的互联互动,往往是一家银行向另一家银行销售复杂的金融产品。由于其不透明和规模,表外贷款多年来一直被列为中国银行业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

在过去一年里,建行与其他金融机构的相互关联程度以及该行金融产品的复杂程度有所下降,帮助推动其在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排名降至刚好低于第二档门槛。该委员会的排名共有五档。

另外两家大型中资银行——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和兴业银行(Industrial Bank)——今年的金融稳定委员会评分显著下降,可能使它们得以避免上榜。兴业银行曾被认为是对影子银行活动(如信托受益权)敞口最大的机构之一。

针对影子银行业的打击是由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领导的。这些改革迫使银行把很多表外资产重新转移到正式的资产负债表上。改革措施还收窄了这类资金流动的渠道。

“如果你看一下影子银行资产的增长率,就会看到它处于萎缩状态,”新加坡券商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银行业分析师乔纳森•科赫(Jonathan Koh)表示。“这突显了政府降低金融风险的努力正在发挥作用。”

中国工商银行(ICBC)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仍然处于金融稳定委员会清单的第二档,同在这一档的还有高盛(Goldman Sachs)、富国银行(Wells Fargo)和三菱UFJ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等其他全球银行。建行目前与中国农业银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渣打(Standard Chartered)、瑞信(Credit Suisse)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处在同一档。

具有全球系统重要性的银行正准备筹集额外的监管资本以缓冲风险(被称为“总损失吸收能力”)。中资银行可以到2025年才达标,但预计它们将难以在保持盈利能力的情况下达到这些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