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何为男子汉?培训机构欲“重塑”中国男孩

发布日期:2018-11-27 06:07
摘要」一家致力于将男孩培养成“男子汉”的培训机构引发了何为男子汉的讨论。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抵达政治层面,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和对传统性别角色的信奉激发了这场辩论。


在本色男儿俱乐部的每周培训课程中,学生们参加旨在培养他们集体协作的练习。

撰文 / 黄瑞黎

■ 唐海岩经营学校的宗旨很明确:要把男孩培养成男子汉。

当然,成为男子汉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有着宽阔肩膀的唐海岩心里对于男子汉有着特别的定义。他爱好运动。他能战胜挑战。

“我们会教孩子去打高尔夫、去玩帆船、玩马术,”39岁的唐海岩说,“但是我们绝不培养娘娘腔。”
每个星期天早上7点40分,男孩们都会乘坐开往北京西部山区一所体育学校的公共汽车。 他们在那里玩包括橄榄球在内的比赛,这项运动在中国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新鲜的。

唐海岩创立了本色男儿俱乐部,该俱乐部站在中国关于何为男子汉的深入对话的前沿。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对传统文化和角色的信奉、对男孩学习成绩的失望,以及对已不复存在的独生子女政策的回应,激发了这场辩论。在这家俱乐部看来,对于7岁至12岁的男孩们来说,另一种选择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流行偶像中性化、母亲过分溺爱、以女性居多的教师,会把他们变成娇气的爱哭鬼。

最近一个周日的下午,本色男儿俱乐部的17个男孩在学橄榄球,他们相互阻截、冲刺和断球。唐海岩穿着一件红色连帽运动衫,领着孩子们喊口号。

“谁最棒?”他喊道。

“我最棒!”他们大声回应。

“谁最强?”

“我最强!”

“你是谁?”

“男子汉!”

可以说,这个俱乐部旨在解决一个中国没有的问题。中国男性仍然控制着政界和商界的高层。制度上的性别歧视很普遍。财富集中在男性手中。女性抱怨在公共交通、大学和企业里遭到性骚扰。

但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到了政治层面,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男性是否陷入困境的担忧。官方媒体说,电子游戏、手淫和缺乏锻炼使得许多年轻人不适合参军。华中师范大学的性学教授彭晓辉表示,“把不怕苦不怕死的这种男性的性别特征把它抹杀掉”,“这个国家”相当于“自杀”。

“还是要男孩当男孩养,女孩当女孩养。”彭晓辉在电话采访中说。“不能反性别去抚养。”

唐海岩曾是一名足球教练和教师。他说,创办这个俱乐部的想法,来自于他与那些担心儿子学业落后的父母的讨论。2014年,一项针对中国4个省份2万名小学生及其家长的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男孩在学业上表现不佳,而女孩的这一比例则不到三分之一。这项研究是由中国教育部下属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进行的。唐海岩还受到2006年一次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之旅的启发,在那里,他看到美国父母通过体育锻炼教育他们的男孩“抵御危险和困难”。相比之下,在中国,许多父母试图保护他们的儿子,独生子女政策放大了这种文化偏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这项调查还发现,“无论在生活还是学习中,父母均有对男孩更加溺爱的倾向”。

唐海岩表示,有超过2000名男孩加入了本色男儿俱乐部。

一位名叫孙旖的母亲决定给8岁的儿子——她唯一的孩子——报名,因为她相信这将教会他团队合作。她为一个学期的课程支付了大约2000美元(约合1.4万元人民币)。

“他相对会爱哭一些,现在就阳光了,”她说。“我觉得承受能力强了,包括失败和挫折这种探索。”在本色男儿俱乐部,关于男子汉的训诫是通过口号传达的。在男孩们做作业之前,他们承诺为“中华崛起”而努力学习,口号的开头是“我是男子汉!是未来家庭和社会责任的主要承担者,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唐海岩说,“男子汉”是勇敢的。(“有血性我不能要求女孩,”有一个三岁女儿的唐海岩说。“这是男孩特有的一种东西。”)他说,男孩应该拥有的其他品格还包括敢担当、明是非、辨善恶、懂礼仪、以及知“荣辱”。

一位名叫郭遂运的教师说,在课程开始时,几个男孩只会小声说话,还有人哭了半个小时。

“哭的时候我们不会去哄,”郭遂运说,“我们不会去哄,我们只会鼓励他要坚强。”每个星期天,男孩们都会在早上7点40分乘坐公共汽车前往一所坐落在北京西部山区的体育学校,在那里踢足球、进行涉及团队合作和力量的比赛,还有橄榄球 ——一项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很新鲜的运动。12月的一天,他们要赤裸上身跑步。

“一周下来完全没踢过足球,”孙树杰说。早些时候,唐海岩曾要求他分享自己在这个星期戒掉智能手机、限制自己只使用20分钟的故事。

男孩们做作业的学校里,到处都是装裱起来的著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海报,其中只有一位女性:波兰物理学家玛丽·居里(Marie Curie)。有些中国人认为男孩表现不好是缺乏男性榜样导致的。根据政府的研究,父亲很少参与儿子的教育。甚至流行文化人物也引发了一些抱怨:中国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在9月份的节目中有一个男孩团体,其成员脸上化妆,令不少家长感到愤怒。父母抱怨说,这些流行偶像可能会让他们的儿子“娘娘腔”。

本色男儿俱乐部旨在促进自立,学习期间鼓励男孩们在没有父母督促的情况下实现目标。9岁的锦鸿说,在家里,父母不断为学校作业唠叨他。“这个课程最让我喜欢的是,我可以独立学习,”他说。
但它并不鼓励男孩们横冲直撞。有违规行为的男孩——推搡其他男孩、说粗话——会被扣分,可能从“凤凰”级降到“臭鸡蛋”级。

对孙女士的儿子方鼎越来说,这一点有些难以承受了。在因为没有跟上行军队列被唐海岩点名后,他哭了出来。还有人说他们对男校的效果感到怀疑。23岁的王琛鹏是一家仓储公司的营销人员,喜欢化妆,他说母亲烧掉了他所有的娃娃,因为她觉得太女孩气了。他后来透露了自己是同性恋。

“那些小孩表面上可能会随着家长或者那些教育机构的人的要求,然后只会呈现出一个表面现象,”他说。“但是他的本质内在还是那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一家致力于将男孩培养成“男子汉”的培训机构引发了何为男子汉的讨论。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抵达政治层面,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和对传统性别角色的信奉激发了这场辩论。


在本色男儿俱乐部的每周培训课程中,学生们参加旨在培养他们集体协作的练习。

撰文 / 黄瑞黎

■ 唐海岩经营学校的宗旨很明确:要把男孩培养成男子汉。

当然,成为男子汉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有着宽阔肩膀的唐海岩心里对于男子汉有着特别的定义。他爱好运动。他能战胜挑战。

“我们会教孩子去打高尔夫、去玩帆船、玩马术,”39岁的唐海岩说,“但是我们绝不培养娘娘腔。”
每个星期天早上7点40分,男孩们都会乘坐开往北京西部山区一所体育学校的公共汽车。 他们在那里玩包括橄榄球在内的比赛,这项运动在中国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新鲜的。

唐海岩创立了本色男儿俱乐部,该俱乐部站在中国关于何为男子汉的深入对话的前沿。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对传统文化和角色的信奉、对男孩学习成绩的失望,以及对已不复存在的独生子女政策的回应,激发了这场辩论。在这家俱乐部看来,对于7岁至12岁的男孩们来说,另一种选择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流行偶像中性化、母亲过分溺爱、以女性居多的教师,会把他们变成娇气的爱哭鬼。

最近一个周日的下午,本色男儿俱乐部的17个男孩在学橄榄球,他们相互阻截、冲刺和断球。唐海岩穿着一件红色连帽运动衫,领着孩子们喊口号。

“谁最棒?”他喊道。

“我最棒!”他们大声回应。

“谁最强?”

“我最强!”

“你是谁?”

“男子汉!”

可以说,这个俱乐部旨在解决一个中国没有的问题。中国男性仍然控制着政界和商界的高层。制度上的性别歧视很普遍。财富集中在男性手中。女性抱怨在公共交通、大学和企业里遭到性骚扰。

但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到了政治层面,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男性是否陷入困境的担忧。官方媒体说,电子游戏、手淫和缺乏锻炼使得许多年轻人不适合参军。华中师范大学的性学教授彭晓辉表示,“把不怕苦不怕死的这种男性的性别特征把它抹杀掉”,“这个国家”相当于“自杀”。

“还是要男孩当男孩养,女孩当女孩养。”彭晓辉在电话采访中说。“不能反性别去抚养。”

唐海岩曾是一名足球教练和教师。他说,创办这个俱乐部的想法,来自于他与那些担心儿子学业落后的父母的讨论。2014年,一项针对中国4个省份2万名小学生及其家长的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男孩在学业上表现不佳,而女孩的这一比例则不到三分之一。这项研究是由中国教育部下属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进行的。唐海岩还受到2006年一次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之旅的启发,在那里,他看到美国父母通过体育锻炼教育他们的男孩“抵御危险和困难”。相比之下,在中国,许多父母试图保护他们的儿子,独生子女政策放大了这种文化偏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这项调查还发现,“无论在生活还是学习中,父母均有对男孩更加溺爱的倾向”。

唐海岩表示,有超过2000名男孩加入了本色男儿俱乐部。

一位名叫孙旖的母亲决定给8岁的儿子——她唯一的孩子——报名,因为她相信这将教会他团队合作。她为一个学期的课程支付了大约2000美元(约合1.4万元人民币)。

“他相对会爱哭一些,现在就阳光了,”她说。“我觉得承受能力强了,包括失败和挫折这种探索。”在本色男儿俱乐部,关于男子汉的训诫是通过口号传达的。在男孩们做作业之前,他们承诺为“中华崛起”而努力学习,口号的开头是“我是男子汉!是未来家庭和社会责任的主要承担者,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唐海岩说,“男子汉”是勇敢的。(“有血性我不能要求女孩,”有一个三岁女儿的唐海岩说。“这是男孩特有的一种东西。”)他说,男孩应该拥有的其他品格还包括敢担当、明是非、辨善恶、懂礼仪、以及知“荣辱”。

一位名叫郭遂运的教师说,在课程开始时,几个男孩只会小声说话,还有人哭了半个小时。

“哭的时候我们不会去哄,”郭遂运说,“我们不会去哄,我们只会鼓励他要坚强。”每个星期天,男孩们都会在早上7点40分乘坐公共汽车前往一所坐落在北京西部山区的体育学校,在那里踢足球、进行涉及团队合作和力量的比赛,还有橄榄球 ——一项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很新鲜的运动。12月的一天,他们要赤裸上身跑步。

“一周下来完全没踢过足球,”孙树杰说。早些时候,唐海岩曾要求他分享自己在这个星期戒掉智能手机、限制自己只使用20分钟的故事。

男孩们做作业的学校里,到处都是装裱起来的著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海报,其中只有一位女性:波兰物理学家玛丽·居里(Marie Curie)。有些中国人认为男孩表现不好是缺乏男性榜样导致的。根据政府的研究,父亲很少参与儿子的教育。甚至流行文化人物也引发了一些抱怨:中国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在9月份的节目中有一个男孩团体,其成员脸上化妆,令不少家长感到愤怒。父母抱怨说,这些流行偶像可能会让他们的儿子“娘娘腔”。

本色男儿俱乐部旨在促进自立,学习期间鼓励男孩们在没有父母督促的情况下实现目标。9岁的锦鸿说,在家里,父母不断为学校作业唠叨他。“这个课程最让我喜欢的是,我可以独立学习,”他说。
但它并不鼓励男孩们横冲直撞。有违规行为的男孩——推搡其他男孩、说粗话——会被扣分,可能从“凤凰”级降到“臭鸡蛋”级。

对孙女士的儿子方鼎越来说,这一点有些难以承受了。在因为没有跟上行军队列被唐海岩点名后,他哭了出来。还有人说他们对男校的效果感到怀疑。23岁的王琛鹏是一家仓储公司的营销人员,喜欢化妆,他说母亲烧掉了他所有的娃娃,因为她觉得太女孩气了。他后来透露了自己是同性恋。

“那些小孩表面上可能会随着家长或者那些教育机构的人的要求,然后只会呈现出一个表面现象,”他说。“但是他的本质内在还是那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一家致力于将男孩培养成“男子汉”的培训机构引发了何为男子汉的讨论。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抵达政治层面,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和对传统性别角色的信奉激发了这场辩论。


在本色男儿俱乐部的每周培训课程中,学生们参加旨在培养他们集体协作的练习。

撰文 / 黄瑞黎

■ 唐海岩经营学校的宗旨很明确:要把男孩培养成男子汉。

当然,成为男子汉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有着宽阔肩膀的唐海岩心里对于男子汉有着特别的定义。他爱好运动。他能战胜挑战。

“我们会教孩子去打高尔夫、去玩帆船、玩马术,”39岁的唐海岩说,“但是我们绝不培养娘娘腔。”
每个星期天早上7点40分,男孩们都会乘坐开往北京西部山区一所体育学校的公共汽车。 他们在那里玩包括橄榄球在内的比赛,这项运动在中国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新鲜的。

唐海岩创立了本色男儿俱乐部,该俱乐部站在中国关于何为男子汉的深入对话的前沿。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对传统文化和角色的信奉、对男孩学习成绩的失望,以及对已不复存在的独生子女政策的回应,激发了这场辩论。在这家俱乐部看来,对于7岁至12岁的男孩们来说,另一种选择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流行偶像中性化、母亲过分溺爱、以女性居多的教师,会把他们变成娇气的爱哭鬼。

最近一个周日的下午,本色男儿俱乐部的17个男孩在学橄榄球,他们相互阻截、冲刺和断球。唐海岩穿着一件红色连帽运动衫,领着孩子们喊口号。

“谁最棒?”他喊道。

“我最棒!”他们大声回应。

“谁最强?”

“我最强!”

“你是谁?”

“男子汉!”

可以说,这个俱乐部旨在解决一个中国没有的问题。中国男性仍然控制着政界和商界的高层。制度上的性别歧视很普遍。财富集中在男性手中。女性抱怨在公共交通、大学和企业里遭到性骚扰。

但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到了政治层面,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男性是否陷入困境的担忧。官方媒体说,电子游戏、手淫和缺乏锻炼使得许多年轻人不适合参军。华中师范大学的性学教授彭晓辉表示,“把不怕苦不怕死的这种男性的性别特征把它抹杀掉”,“这个国家”相当于“自杀”。

“还是要男孩当男孩养,女孩当女孩养。”彭晓辉在电话采访中说。“不能反性别去抚养。”

唐海岩曾是一名足球教练和教师。他说,创办这个俱乐部的想法,来自于他与那些担心儿子学业落后的父母的讨论。2014年,一项针对中国4个省份2万名小学生及其家长的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男孩在学业上表现不佳,而女孩的这一比例则不到三分之一。这项研究是由中国教育部下属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进行的。唐海岩还受到2006年一次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之旅的启发,在那里,他看到美国父母通过体育锻炼教育他们的男孩“抵御危险和困难”。相比之下,在中国,许多父母试图保护他们的儿子,独生子女政策放大了这种文化偏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这项调查还发现,“无论在生活还是学习中,父母均有对男孩更加溺爱的倾向”。

唐海岩表示,有超过2000名男孩加入了本色男儿俱乐部。

一位名叫孙旖的母亲决定给8岁的儿子——她唯一的孩子——报名,因为她相信这将教会他团队合作。她为一个学期的课程支付了大约2000美元(约合1.4万元人民币)。

“他相对会爱哭一些,现在就阳光了,”她说。“我觉得承受能力强了,包括失败和挫折这种探索。”在本色男儿俱乐部,关于男子汉的训诫是通过口号传达的。在男孩们做作业之前,他们承诺为“中华崛起”而努力学习,口号的开头是“我是男子汉!是未来家庭和社会责任的主要承担者,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唐海岩说,“男子汉”是勇敢的。(“有血性我不能要求女孩,”有一个三岁女儿的唐海岩说。“这是男孩特有的一种东西。”)他说,男孩应该拥有的其他品格还包括敢担当、明是非、辨善恶、懂礼仪、以及知“荣辱”。

一位名叫郭遂运的教师说,在课程开始时,几个男孩只会小声说话,还有人哭了半个小时。

“哭的时候我们不会去哄,”郭遂运说,“我们不会去哄,我们只会鼓励他要坚强。”每个星期天,男孩们都会在早上7点40分乘坐公共汽车前往一所坐落在北京西部山区的体育学校,在那里踢足球、进行涉及团队合作和力量的比赛,还有橄榄球 ——一项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很新鲜的运动。12月的一天,他们要赤裸上身跑步。

“一周下来完全没踢过足球,”孙树杰说。早些时候,唐海岩曾要求他分享自己在这个星期戒掉智能手机、限制自己只使用20分钟的故事。

男孩们做作业的学校里,到处都是装裱起来的著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海报,其中只有一位女性:波兰物理学家玛丽·居里(Marie Curie)。有些中国人认为男孩表现不好是缺乏男性榜样导致的。根据政府的研究,父亲很少参与儿子的教育。甚至流行文化人物也引发了一些抱怨:中国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在9月份的节目中有一个男孩团体,其成员脸上化妆,令不少家长感到愤怒。父母抱怨说,这些流行偶像可能会让他们的儿子“娘娘腔”。

本色男儿俱乐部旨在促进自立,学习期间鼓励男孩们在没有父母督促的情况下实现目标。9岁的锦鸿说,在家里,父母不断为学校作业唠叨他。“这个课程最让我喜欢的是,我可以独立学习,”他说。
但它并不鼓励男孩们横冲直撞。有违规行为的男孩——推搡其他男孩、说粗话——会被扣分,可能从“凤凰”级降到“臭鸡蛋”级。

对孙女士的儿子方鼎越来说,这一点有些难以承受了。在因为没有跟上行军队列被唐海岩点名后,他哭了出来。还有人说他们对男校的效果感到怀疑。23岁的王琛鹏是一家仓储公司的营销人员,喜欢化妆,他说母亲烧掉了他所有的娃娃,因为她觉得太女孩气了。他后来透露了自己是同性恋。

“那些小孩表面上可能会随着家长或者那些教育机构的人的要求,然后只会呈现出一个表面现象,”他说。“但是他的本质内在还是那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何为男子汉?培训机构欲“重塑”中国男孩

发布日期:2018-11-27 06:07
摘要」一家致力于将男孩培养成“男子汉”的培训机构引发了何为男子汉的讨论。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抵达政治层面,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和对传统性别角色的信奉激发了这场辩论。


在本色男儿俱乐部的每周培训课程中,学生们参加旨在培养他们集体协作的练习。

撰文 / 黄瑞黎

■ 唐海岩经营学校的宗旨很明确:要把男孩培养成男子汉。

当然,成为男子汉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有着宽阔肩膀的唐海岩心里对于男子汉有着特别的定义。他爱好运动。他能战胜挑战。

“我们会教孩子去打高尔夫、去玩帆船、玩马术,”39岁的唐海岩说,“但是我们绝不培养娘娘腔。”
每个星期天早上7点40分,男孩们都会乘坐开往北京西部山区一所体育学校的公共汽车。 他们在那里玩包括橄榄球在内的比赛,这项运动在中国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新鲜的。

唐海岩创立了本色男儿俱乐部,该俱乐部站在中国关于何为男子汉的深入对话的前沿。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对传统文化和角色的信奉、对男孩学习成绩的失望,以及对已不复存在的独生子女政策的回应,激发了这场辩论。在这家俱乐部看来,对于7岁至12岁的男孩们来说,另一种选择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流行偶像中性化、母亲过分溺爱、以女性居多的教师,会把他们变成娇气的爱哭鬼。

最近一个周日的下午,本色男儿俱乐部的17个男孩在学橄榄球,他们相互阻截、冲刺和断球。唐海岩穿着一件红色连帽运动衫,领着孩子们喊口号。

“谁最棒?”他喊道。

“我最棒!”他们大声回应。

“谁最强?”

“我最强!”

“你是谁?”

“男子汉!”

可以说,这个俱乐部旨在解决一个中国没有的问题。中国男性仍然控制着政界和商界的高层。制度上的性别歧视很普遍。财富集中在男性手中。女性抱怨在公共交通、大学和企业里遭到性骚扰。

但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到了政治层面,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男性是否陷入困境的担忧。官方媒体说,电子游戏、手淫和缺乏锻炼使得许多年轻人不适合参军。华中师范大学的性学教授彭晓辉表示,“把不怕苦不怕死的这种男性的性别特征把它抹杀掉”,“这个国家”相当于“自杀”。

“还是要男孩当男孩养,女孩当女孩养。”彭晓辉在电话采访中说。“不能反性别去抚养。”

唐海岩曾是一名足球教练和教师。他说,创办这个俱乐部的想法,来自于他与那些担心儿子学业落后的父母的讨论。2014年,一项针对中国4个省份2万名小学生及其家长的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男孩在学业上表现不佳,而女孩的这一比例则不到三分之一。这项研究是由中国教育部下属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进行的。唐海岩还受到2006年一次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之旅的启发,在那里,他看到美国父母通过体育锻炼教育他们的男孩“抵御危险和困难”。相比之下,在中国,许多父母试图保护他们的儿子,独生子女政策放大了这种文化偏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这项调查还发现,“无论在生活还是学习中,父母均有对男孩更加溺爱的倾向”。

唐海岩表示,有超过2000名男孩加入了本色男儿俱乐部。

一位名叫孙旖的母亲决定给8岁的儿子——她唯一的孩子——报名,因为她相信这将教会他团队合作。她为一个学期的课程支付了大约2000美元(约合1.4万元人民币)。

“他相对会爱哭一些,现在就阳光了,”她说。“我觉得承受能力强了,包括失败和挫折这种探索。”在本色男儿俱乐部,关于男子汉的训诫是通过口号传达的。在男孩们做作业之前,他们承诺为“中华崛起”而努力学习,口号的开头是“我是男子汉!是未来家庭和社会责任的主要承担者,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唐海岩说,“男子汉”是勇敢的。(“有血性我不能要求女孩,”有一个三岁女儿的唐海岩说。“这是男孩特有的一种东西。”)他说,男孩应该拥有的其他品格还包括敢担当、明是非、辨善恶、懂礼仪、以及知“荣辱”。

一位名叫郭遂运的教师说,在课程开始时,几个男孩只会小声说话,还有人哭了半个小时。

“哭的时候我们不会去哄,”郭遂运说,“我们不会去哄,我们只会鼓励他要坚强。”每个星期天,男孩们都会在早上7点40分乘坐公共汽车前往一所坐落在北京西部山区的体育学校,在那里踢足球、进行涉及团队合作和力量的比赛,还有橄榄球 ——一项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很新鲜的运动。12月的一天,他们要赤裸上身跑步。

“一周下来完全没踢过足球,”孙树杰说。早些时候,唐海岩曾要求他分享自己在这个星期戒掉智能手机、限制自己只使用20分钟的故事。

男孩们做作业的学校里,到处都是装裱起来的著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海报,其中只有一位女性:波兰物理学家玛丽·居里(Marie Curie)。有些中国人认为男孩表现不好是缺乏男性榜样导致的。根据政府的研究,父亲很少参与儿子的教育。甚至流行文化人物也引发了一些抱怨:中国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在9月份的节目中有一个男孩团体,其成员脸上化妆,令不少家长感到愤怒。父母抱怨说,这些流行偶像可能会让他们的儿子“娘娘腔”。

本色男儿俱乐部旨在促进自立,学习期间鼓励男孩们在没有父母督促的情况下实现目标。9岁的锦鸿说,在家里,父母不断为学校作业唠叨他。“这个课程最让我喜欢的是,我可以独立学习,”他说。
但它并不鼓励男孩们横冲直撞。有违规行为的男孩——推搡其他男孩、说粗话——会被扣分,可能从“凤凰”级降到“臭鸡蛋”级。

对孙女士的儿子方鼎越来说,这一点有些难以承受了。在因为没有跟上行军队列被唐海岩点名后,他哭了出来。还有人说他们对男校的效果感到怀疑。23岁的王琛鹏是一家仓储公司的营销人员,喜欢化妆,他说母亲烧掉了他所有的娃娃,因为她觉得太女孩气了。他后来透露了自己是同性恋。

“那些小孩表面上可能会随着家长或者那些教育机构的人的要求,然后只会呈现出一个表面现象,”他说。“但是他的本质内在还是那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一家致力于将男孩培养成“男子汉”的培训机构引发了何为男子汉的讨论。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抵达政治层面,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和对传统性别角色的信奉激发了这场辩论。


在本色男儿俱乐部的每周培训课程中,学生们参加旨在培养他们集体协作的练习。

撰文 / 黄瑞黎

■ 唐海岩经营学校的宗旨很明确:要把男孩培养成男子汉。

当然,成为男子汉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有着宽阔肩膀的唐海岩心里对于男子汉有着特别的定义。他爱好运动。他能战胜挑战。

“我们会教孩子去打高尔夫、去玩帆船、玩马术,”39岁的唐海岩说,“但是我们绝不培养娘娘腔。”
每个星期天早上7点40分,男孩们都会乘坐开往北京西部山区一所体育学校的公共汽车。 他们在那里玩包括橄榄球在内的比赛,这项运动在中国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新鲜的。

唐海岩创立了本色男儿俱乐部,该俱乐部站在中国关于何为男子汉的深入对话的前沿。对军队战斗力的担忧、对传统文化和角色的信奉、对男孩学习成绩的失望,以及对已不复存在的独生子女政策的回应,激发了这场辩论。在这家俱乐部看来,对于7岁至12岁的男孩们来说,另一种选择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流行偶像中性化、母亲过分溺爱、以女性居多的教师,会把他们变成娇气的爱哭鬼。

最近一个周日的下午,本色男儿俱乐部的17个男孩在学橄榄球,他们相互阻截、冲刺和断球。唐海岩穿着一件红色连帽运动衫,领着孩子们喊口号。

“谁最棒?”他喊道。

“我最棒!”他们大声回应。

“谁最强?”

“我最强!”

“你是谁?”

“男子汉!”

可以说,这个俱乐部旨在解决一个中国没有的问题。中国男性仍然控制着政界和商界的高层。制度上的性别歧视很普遍。财富集中在男性手中。女性抱怨在公共交通、大学和企业里遭到性骚扰。

但中国对强壮男性的关注已到了政治层面,引发了对中国年轻男性是否陷入困境的担忧。官方媒体说,电子游戏、手淫和缺乏锻炼使得许多年轻人不适合参军。华中师范大学的性学教授彭晓辉表示,“把不怕苦不怕死的这种男性的性别特征把它抹杀掉”,“这个国家”相当于“自杀”。

“还是要男孩当男孩养,女孩当女孩养。”彭晓辉在电话采访中说。“不能反性别去抚养。”

唐海岩曾是一名足球教练和教师。他说,创办这个俱乐部的想法,来自于他与那些担心儿子学业落后的父母的讨论。2014年,一项针对中国4个省份2万名小学生及其家长的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男孩在学业上表现不佳,而女孩的这一比例则不到三分之一。这项研究是由中国教育部下属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进行的。唐海岩还受到2006年一次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之旅的启发,在那里,他看到美国父母通过体育锻炼教育他们的男孩“抵御危险和困难”。相比之下,在中国,许多父母试图保护他们的儿子,独生子女政策放大了这种文化偏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这项调查还发现,“无论在生活还是学习中,父母均有对男孩更加溺爱的倾向”。

唐海岩表示,有超过2000名男孩加入了本色男儿俱乐部。

一位名叫孙旖的母亲决定给8岁的儿子——她唯一的孩子——报名,因为她相信这将教会他团队合作。她为一个学期的课程支付了大约2000美元(约合1.4万元人民币)。

“他相对会爱哭一些,现在就阳光了,”她说。“我觉得承受能力强了,包括失败和挫折这种探索。”在本色男儿俱乐部,关于男子汉的训诫是通过口号传达的。在男孩们做作业之前,他们承诺为“中华崛起”而努力学习,口号的开头是“我是男子汉!是未来家庭和社会责任的主要承担者,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唐海岩说,“男子汉”是勇敢的。(“有血性我不能要求女孩,”有一个三岁女儿的唐海岩说。“这是男孩特有的一种东西。”)他说,男孩应该拥有的其他品格还包括敢担当、明是非、辨善恶、懂礼仪、以及知“荣辱”。

一位名叫郭遂运的教师说,在课程开始时,几个男孩只会小声说话,还有人哭了半个小时。

“哭的时候我们不会去哄,”郭遂运说,“我们不会去哄,我们只会鼓励他要坚强。”每个星期天,男孩们都会在早上7点40分乘坐公共汽车前往一所坐落在北京西部山区的体育学校,在那里踢足球、进行涉及团队合作和力量的比赛,还有橄榄球 ——一项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很新鲜的运动。12月的一天,他们要赤裸上身跑步。

“一周下来完全没踢过足球,”孙树杰说。早些时候,唐海岩曾要求他分享自己在这个星期戒掉智能手机、限制自己只使用20分钟的故事。

男孩们做作业的学校里,到处都是装裱起来的著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海报,其中只有一位女性:波兰物理学家玛丽·居里(Marie Curie)。有些中国人认为男孩表现不好是缺乏男性榜样导致的。根据政府的研究,父亲很少参与儿子的教育。甚至流行文化人物也引发了一些抱怨:中国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在9月份的节目中有一个男孩团体,其成员脸上化妆,令不少家长感到愤怒。父母抱怨说,这些流行偶像可能会让他们的儿子“娘娘腔”。

本色男儿俱乐部旨在促进自立,学习期间鼓励男孩们在没有父母督促的情况下实现目标。9岁的锦鸿说,在家里,父母不断为学校作业唠叨他。“这个课程最让我喜欢的是,我可以独立学习,”他说。
但它并不鼓励男孩们横冲直撞。有违规行为的男孩——推搡其他男孩、说粗话——会被扣分,可能从“凤凰”级降到“臭鸡蛋”级。

对孙女士的儿子方鼎越来说,这一点有些难以承受了。在因为没有跟上行军队列被唐海岩点名后,他哭了出来。还有人说他们对男校的效果感到怀疑。23岁的王琛鹏是一家仓储公司的营销人员,喜欢化妆,他说母亲烧掉了他所有的娃娃,因为她觉得太女孩气了。他后来透露了自己是同性恋。

“那些小孩表面上可能会随着家长或者那些教育机构的人的要求,然后只会呈现出一个表面现象,”他说。“但是他的本质内在还是那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