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去杠杆化进程为何步履蹒跚?

发布日期:2018-11-26 17:32
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中国监管机构2016年重点打击了两项金融风险。第一个是小型银行对批发贷款的依赖迅速增加,此类贷款既为他们自己提供资金,同时也为了提振其理财产品的回报。2016年末,监管机构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措施,受此影响,2017年全年银行间回购贷款下降三分之一、银行理财业务出现萎缩。

此外,中国监管机构还瞄准了企业债务,其中大部分为国有企业债务,其规模在2016年初达到GDP的166%。北京方面的做法是:通过提高水泥和钢铁价格的政策来扩大国企利润率,同时关闭大量私营工厂产能。幸存的国有企业竞争对手可以收取更高价格,从而帮助自己偿还贷款。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到2017年底,中国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已稳定在160%,为2011年以来首次同比下降。

然而事实证明,实现的这些进展都是短暂的。今年第三季度,银行间回购贷款飙升至2015年以来最高水平。企业杠杆率再次攀升,在2018年初达到了GDP的164%。

为什么会这样?监管机构一直在打击银行体系的问题表象,却没有解决问题的根源:隐性国家担保和利率控制。

由于放贷机构仍将国有企业视为基本无风险的客户,因此这类企业的债务水平仍处于高位。此外,大银行零售存款利率被人为压低,这些银行缺乏动力寻找更高回报的放贷机会。而与此同时,小银行仍无法自由上调存款利率吸储,意味着它们必须从大银行借款或推出高收益投资产品吸纳资金。过去两年的“监管风暴”丝毫未能改变这种基本格局。

然而,“监管风暴”使私营部门借款人的日子很不好过,这类借款人之前依赖银行理财业和其他影子银行渠道融资。很多民营企业为维持运营或筹措新的投资资金而被迫借入高息贷款。在私营部门融资环境恶化之际,总体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出现反弹,这意味着问题只是从国有部门转移到了民营企业。

中国央行试图通过压低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来缓解这一问题。不过,小银行可以依赖的批发融资规模目前面临监管限制。央行释放的额外资金实际上流入券商和其他资产管理公司,这些公司对低息融资加以了利用。这种情况产生的风险在于,这将只会加剧新一轮中国债市泡沫,就像央行2017年初刺破的那轮泡沫一样。

2013年中国决策者承诺允许市场力量在经济中发挥更具决定性的作用。这个承诺没有得到很好的履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中国监管机构2016年重点打击了两项金融风险。第一个是小型银行对批发贷款的依赖迅速增加,此类贷款既为他们自己提供资金,同时也为了提振其理财产品的回报。2016年末,监管机构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措施,受此影响,2017年全年银行间回购贷款下降三分之一、银行理财业务出现萎缩。

此外,中国监管机构还瞄准了企业债务,其中大部分为国有企业债务,其规模在2016年初达到GDP的166%。北京方面的做法是:通过提高水泥和钢铁价格的政策来扩大国企利润率,同时关闭大量私营工厂产能。幸存的国有企业竞争对手可以收取更高价格,从而帮助自己偿还贷款。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到2017年底,中国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已稳定在160%,为2011年以来首次同比下降。

然而事实证明,实现的这些进展都是短暂的。今年第三季度,银行间回购贷款飙升至2015年以来最高水平。企业杠杆率再次攀升,在2018年初达到了GDP的164%。

为什么会这样?监管机构一直在打击银行体系的问题表象,却没有解决问题的根源:隐性国家担保和利率控制。

由于放贷机构仍将国有企业视为基本无风险的客户,因此这类企业的债务水平仍处于高位。此外,大银行零售存款利率被人为压低,这些银行缺乏动力寻找更高回报的放贷机会。而与此同时,小银行仍无法自由上调存款利率吸储,意味着它们必须从大银行借款或推出高收益投资产品吸纳资金。过去两年的“监管风暴”丝毫未能改变这种基本格局。

然而,“监管风暴”使私营部门借款人的日子很不好过,这类借款人之前依赖银行理财业和其他影子银行渠道融资。很多民营企业为维持运营或筹措新的投资资金而被迫借入高息贷款。在私营部门融资环境恶化之际,总体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出现反弹,这意味着问题只是从国有部门转移到了民营企业。

中国央行试图通过压低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来缓解这一问题。不过,小银行可以依赖的批发融资规模目前面临监管限制。央行释放的额外资金实际上流入券商和其他资产管理公司,这些公司对低息融资加以了利用。这种情况产生的风险在于,这将只会加剧新一轮中国债市泡沫,就像央行2017年初刺破的那轮泡沫一样。

2013年中国决策者承诺允许市场力量在经济中发挥更具决定性的作用。这个承诺没有得到很好的履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中国监管机构2016年重点打击了两项金融风险。第一个是小型银行对批发贷款的依赖迅速增加,此类贷款既为他们自己提供资金,同时也为了提振其理财产品的回报。2016年末,监管机构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措施,受此影响,2017年全年银行间回购贷款下降三分之一、银行理财业务出现萎缩。

此外,中国监管机构还瞄准了企业债务,其中大部分为国有企业债务,其规模在2016年初达到GDP的166%。北京方面的做法是:通过提高水泥和钢铁价格的政策来扩大国企利润率,同时关闭大量私营工厂产能。幸存的国有企业竞争对手可以收取更高价格,从而帮助自己偿还贷款。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到2017年底,中国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已稳定在160%,为2011年以来首次同比下降。

然而事实证明,实现的这些进展都是短暂的。今年第三季度,银行间回购贷款飙升至2015年以来最高水平。企业杠杆率再次攀升,在2018年初达到了GDP的164%。

为什么会这样?监管机构一直在打击银行体系的问题表象,却没有解决问题的根源:隐性国家担保和利率控制。

由于放贷机构仍将国有企业视为基本无风险的客户,因此这类企业的债务水平仍处于高位。此外,大银行零售存款利率被人为压低,这些银行缺乏动力寻找更高回报的放贷机会。而与此同时,小银行仍无法自由上调存款利率吸储,意味着它们必须从大银行借款或推出高收益投资产品吸纳资金。过去两年的“监管风暴”丝毫未能改变这种基本格局。

然而,“监管风暴”使私营部门借款人的日子很不好过,这类借款人之前依赖银行理财业和其他影子银行渠道融资。很多民营企业为维持运营或筹措新的投资资金而被迫借入高息贷款。在私营部门融资环境恶化之际,总体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出现反弹,这意味着问题只是从国有部门转移到了民营企业。

中国央行试图通过压低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来缓解这一问题。不过,小银行可以依赖的批发融资规模目前面临监管限制。央行释放的额外资金实际上流入券商和其他资产管理公司,这些公司对低息融资加以了利用。这种情况产生的风险在于,这将只会加剧新一轮中国债市泡沫,就像央行2017年初刺破的那轮泡沫一样。

2013年中国决策者承诺允许市场力量在经济中发挥更具决定性的作用。这个承诺没有得到很好的履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去杠杆化进程为何步履蹒跚?

发布日期:2018-11-26 17:32
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中国监管机构2016年重点打击了两项金融风险。第一个是小型银行对批发贷款的依赖迅速增加,此类贷款既为他们自己提供资金,同时也为了提振其理财产品的回报。2016年末,监管机构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措施,受此影响,2017年全年银行间回购贷款下降三分之一、银行理财业务出现萎缩。

此外,中国监管机构还瞄准了企业债务,其中大部分为国有企业债务,其规模在2016年初达到GDP的166%。北京方面的做法是:通过提高水泥和钢铁价格的政策来扩大国企利润率,同时关闭大量私营工厂产能。幸存的国有企业竞争对手可以收取更高价格,从而帮助自己偿还贷款。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到2017年底,中国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已稳定在160%,为2011年以来首次同比下降。

然而事实证明,实现的这些进展都是短暂的。今年第三季度,银行间回购贷款飙升至2015年以来最高水平。企业杠杆率再次攀升,在2018年初达到了GDP的164%。

为什么会这样?监管机构一直在打击银行体系的问题表象,却没有解决问题的根源:隐性国家担保和利率控制。

由于放贷机构仍将国有企业视为基本无风险的客户,因此这类企业的债务水平仍处于高位。此外,大银行零售存款利率被人为压低,这些银行缺乏动力寻找更高回报的放贷机会。而与此同时,小银行仍无法自由上调存款利率吸储,意味着它们必须从大银行借款或推出高收益投资产品吸纳资金。过去两年的“监管风暴”丝毫未能改变这种基本格局。

然而,“监管风暴”使私营部门借款人的日子很不好过,这类借款人之前依赖银行理财业和其他影子银行渠道融资。很多民营企业为维持运营或筹措新的投资资金而被迫借入高息贷款。在私营部门融资环境恶化之际,总体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出现反弹,这意味着问题只是从国有部门转移到了民营企业。

中国央行试图通过压低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来缓解这一问题。不过,小银行可以依赖的批发融资规模目前面临监管限制。央行释放的额外资金实际上流入券商和其他资产管理公司,这些公司对低息融资加以了利用。这种情况产生的风险在于,这将只会加剧新一轮中国债市泡沫,就像央行2017年初刺破的那轮泡沫一样。

2013年中国决策者承诺允许市场力量在经济中发挥更具决定性的作用。这个承诺没有得到很好的履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虽然,北京方面尚未针对遭遇困境的经济推出另一项由债务推动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应对金融脆弱性方面所实现的进展已悄然出现减弱迹象。

中国监管机构2016年重点打击了两项金融风险。第一个是小型银行对批发贷款的依赖迅速增加,此类贷款既为他们自己提供资金,同时也为了提振其理财产品的回报。2016年末,监管机构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措施,受此影响,2017年全年银行间回购贷款下降三分之一、银行理财业务出现萎缩。

此外,中国监管机构还瞄准了企业债务,其中大部分为国有企业债务,其规模在2016年初达到GDP的166%。北京方面的做法是:通过提高水泥和钢铁价格的政策来扩大国企利润率,同时关闭大量私营工厂产能。幸存的国有企业竞争对手可以收取更高价格,从而帮助自己偿还贷款。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到2017年底,中国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已稳定在160%,为2011年以来首次同比下降。

然而事实证明,实现的这些进展都是短暂的。今年第三季度,银行间回购贷款飙升至2015年以来最高水平。企业杠杆率再次攀升,在2018年初达到了GDP的164%。

为什么会这样?监管机构一直在打击银行体系的问题表象,却没有解决问题的根源:隐性国家担保和利率控制。

由于放贷机构仍将国有企业视为基本无风险的客户,因此这类企业的债务水平仍处于高位。此外,大银行零售存款利率被人为压低,这些银行缺乏动力寻找更高回报的放贷机会。而与此同时,小银行仍无法自由上调存款利率吸储,意味着它们必须从大银行借款或推出高收益投资产品吸纳资金。过去两年的“监管风暴”丝毫未能改变这种基本格局。

然而,“监管风暴”使私营部门借款人的日子很不好过,这类借款人之前依赖银行理财业和其他影子银行渠道融资。很多民营企业为维持运营或筹措新的投资资金而被迫借入高息贷款。在私营部门融资环境恶化之际,总体企业债务与GDP之比出现反弹,这意味着问题只是从国有部门转移到了民营企业。

中国央行试图通过压低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来缓解这一问题。不过,小银行可以依赖的批发融资规模目前面临监管限制。央行释放的额外资金实际上流入券商和其他资产管理公司,这些公司对低息融资加以了利用。这种情况产生的风险在于,这将只会加剧新一轮中国债市泡沫,就像央行2017年初刺破的那轮泡沫一样。

2013年中国决策者承诺允许市场力量在经济中发挥更具决定性的作用。这个承诺没有得到很好的履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