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DeepMind开始与谷歌深度融合

发布日期:2018-11-26 08:32
摘要」当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谷歌健康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变得模糊了。



撰文 / 马杜米塔•穆尔贾

■ 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允许母公司谷歌(Google)使用其伦敦办公室。但是,谷歌员工不能用自己的安全通行证进入DeepMind区域,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待遇跟其他来访者一样。

两家公司之间的这种物理屏障,反映了谷歌在2014年以4亿英镑收购DeepMind时所做的承诺:这家人工智能公司将保持自主,不受商业压力的影响,它将专注于一个单一目标:创造机器智能。

但是,随着收购五周年纪念日的临近,以及向股东支付最后一笔收购款项,谷歌正在重新审视DeepMind如何证明其价值。

最近,当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一个新的谷歌健康部门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明显模糊了。


美国私人医疗集团Geisinger的前负责人大卫•范伯格(David Feinberg)将执掌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把该公司在各个领域的不同实验(从癌症诊断到慢性病管理、以及为医生提供更多技术)整合到一起,并将其商业化。

该公司没有就其研究衰老的Calico部门、以及其生命科学部门Verily是否会并入谷歌健康发表评论。

“(范伯格的)专长是在医疗付费者-提供者领域的运营方面,而不是研究。他的职责将是摸索出一项进军市场的战略,即如何部署并向医院、医疗保险公司和患者销售工具,”CBInsights的医疗分析师尼基尔•克里希南(Nikhil Krishnan)表示。他撰写了一份有关谷歌医疗业务的深度报告。

将DeepMind Health转移到谷歌的控制下,将导致其旗舰应用Streams的扩张。该应用根据测试结果向医生和护士的手机发送警示,使他们能更快地诊断和应对严重的肾脏损伤。

“谷歌是应用开发、数据集成、云存储、安全测试等领域的全球领导者,”DeepMind Health负责人、原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外科医生多米尼克•金(Dominic King)说。“他们最擅长打造能够惠及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产品。这就是我对Streams的期望。”DeepMind表示,没有计划把DeepMind在伦敦的员工迁往加州、甚至调往谷歌办公室。

目前尚不清楚谷歌对DeepMind转移健康业务施加了多大压力。掌管DeepMind应用部门的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文首照片图左)将不再负责医疗团队的日常运营,但他将担任谷歌健康战略委员会成员,并向范伯格提供建议。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谷歌招聘过程中,苏雷曼还对范伯格进行了面试。

与此同时,DeepMind与谷歌的关系一直在加深。去年,该公司的收入同比增长35%,至5440万英镑,其中大部分源于对谷歌的软件销售。

“谷歌是我们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从数据中心的能效,到安卓(Android)电池寿命和Google Play,我们一直与他们紧密合作,”DeepMind首席执行官杰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文首照片图右)说。“如今我们有更多的合作,但这确实反映出我们的技术更加成熟了。”

但健康部门的转移引发了有关如何对待英国患者数据的敏感问题。Streams与英国皇家慈济NHS信托(Royal Free NHS Trust)签署了一份为期5年的协议,使用Streams处理英国160万患者的数据,最近又与Taunton and Somerset Trust签署了另一份协议。

“DeepMind近年在NHS的后端建立一套新的IP基础设施,最终可能让第三方接入,”CBInsights的克里希南说。“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但也是最难恰当扩大规模的机会之一,因为他们必须集成至医院,这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旨在审查Deep Mind与NHS合作事宜的专家小组的一名成员表示,谷歌需要回答Deep Mind做出的透明度承诺是否将继续有效的问题。在转移业务后,该专家小组已被解散。

此人表示,“鉴于Streams的所有权发生了变化,我们需要在这些原则上得到澄清,这些都是需要提出的正当问题。”

该公司的独立伦理研究员之一补充说:“关键政策/道德问题是,提供这些元数据后,英国纳税人和患者将拿回什么?”

他说:“在对公众数据——无论是NHS数据、英国国家电网(National Grid)数据还是教育数据——的任何商业利用中,关键都在于具体合同的条款,以及它们是否会给公众带来效益。可能会有巨大的好处,但这是谷歌需要回答的问题。”

2017年3月,DeepMind还宣布将建立一个“数据审核”系统,作为其对透明度的公开承诺的一部分。DeepMind表示,这项技术将使NHS的合作伙伴得以实时跟踪其使用患者数据的情况,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谷歌没有就它是否会完成这个项目发表评论。

与此同时,DeepMind和谷歌的关系的未来仍不明朗。“当我们刚开始在DeepMind工作时,我们在打造一种全新的技术,我们试图用非常强大的价值观来开发技术,”DeepMind的首批员工之一朱利安•科尔纳比斯(Julien Cornebise)说。他曾帮助创建了医疗项目,但于2016年离开了DeepMind。

“当初未必要与一家大型(科技)巨头结盟。当然,世界变了,所有巨擘都意识到了人工智能的潜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当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谷歌健康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变得模糊了。



撰文 / 马杜米塔•穆尔贾

■ 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允许母公司谷歌(Google)使用其伦敦办公室。但是,谷歌员工不能用自己的安全通行证进入DeepMind区域,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待遇跟其他来访者一样。

两家公司之间的这种物理屏障,反映了谷歌在2014年以4亿英镑收购DeepMind时所做的承诺:这家人工智能公司将保持自主,不受商业压力的影响,它将专注于一个单一目标:创造机器智能。

但是,随着收购五周年纪念日的临近,以及向股东支付最后一笔收购款项,谷歌正在重新审视DeepMind如何证明其价值。

最近,当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一个新的谷歌健康部门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明显模糊了。


美国私人医疗集团Geisinger的前负责人大卫•范伯格(David Feinberg)将执掌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把该公司在各个领域的不同实验(从癌症诊断到慢性病管理、以及为医生提供更多技术)整合到一起,并将其商业化。

该公司没有就其研究衰老的Calico部门、以及其生命科学部门Verily是否会并入谷歌健康发表评论。

“(范伯格的)专长是在医疗付费者-提供者领域的运营方面,而不是研究。他的职责将是摸索出一项进军市场的战略,即如何部署并向医院、医疗保险公司和患者销售工具,”CBInsights的医疗分析师尼基尔•克里希南(Nikhil Krishnan)表示。他撰写了一份有关谷歌医疗业务的深度报告。

将DeepMind Health转移到谷歌的控制下,将导致其旗舰应用Streams的扩张。该应用根据测试结果向医生和护士的手机发送警示,使他们能更快地诊断和应对严重的肾脏损伤。

“谷歌是应用开发、数据集成、云存储、安全测试等领域的全球领导者,”DeepMind Health负责人、原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外科医生多米尼克•金(Dominic King)说。“他们最擅长打造能够惠及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产品。这就是我对Streams的期望。”DeepMind表示,没有计划把DeepMind在伦敦的员工迁往加州、甚至调往谷歌办公室。

目前尚不清楚谷歌对DeepMind转移健康业务施加了多大压力。掌管DeepMind应用部门的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文首照片图左)将不再负责医疗团队的日常运营,但他将担任谷歌健康战略委员会成员,并向范伯格提供建议。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谷歌招聘过程中,苏雷曼还对范伯格进行了面试。

与此同时,DeepMind与谷歌的关系一直在加深。去年,该公司的收入同比增长35%,至5440万英镑,其中大部分源于对谷歌的软件销售。

“谷歌是我们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从数据中心的能效,到安卓(Android)电池寿命和Google Play,我们一直与他们紧密合作,”DeepMind首席执行官杰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文首照片图右)说。“如今我们有更多的合作,但这确实反映出我们的技术更加成熟了。”

但健康部门的转移引发了有关如何对待英国患者数据的敏感问题。Streams与英国皇家慈济NHS信托(Royal Free NHS Trust)签署了一份为期5年的协议,使用Streams处理英国160万患者的数据,最近又与Taunton and Somerset Trust签署了另一份协议。

“DeepMind近年在NHS的后端建立一套新的IP基础设施,最终可能让第三方接入,”CBInsights的克里希南说。“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但也是最难恰当扩大规模的机会之一,因为他们必须集成至医院,这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旨在审查Deep Mind与NHS合作事宜的专家小组的一名成员表示,谷歌需要回答Deep Mind做出的透明度承诺是否将继续有效的问题。在转移业务后,该专家小组已被解散。

此人表示,“鉴于Streams的所有权发生了变化,我们需要在这些原则上得到澄清,这些都是需要提出的正当问题。”

该公司的独立伦理研究员之一补充说:“关键政策/道德问题是,提供这些元数据后,英国纳税人和患者将拿回什么?”

他说:“在对公众数据——无论是NHS数据、英国国家电网(National Grid)数据还是教育数据——的任何商业利用中,关键都在于具体合同的条款,以及它们是否会给公众带来效益。可能会有巨大的好处,但这是谷歌需要回答的问题。”

2017年3月,DeepMind还宣布将建立一个“数据审核”系统,作为其对透明度的公开承诺的一部分。DeepMind表示,这项技术将使NHS的合作伙伴得以实时跟踪其使用患者数据的情况,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谷歌没有就它是否会完成这个项目发表评论。

与此同时,DeepMind和谷歌的关系的未来仍不明朗。“当我们刚开始在DeepMind工作时,我们在打造一种全新的技术,我们试图用非常强大的价值观来开发技术,”DeepMind的首批员工之一朱利安•科尔纳比斯(Julien Cornebise)说。他曾帮助创建了医疗项目,但于2016年离开了DeepMind。

“当初未必要与一家大型(科技)巨头结盟。当然,世界变了,所有巨擘都意识到了人工智能的潜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当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谷歌健康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变得模糊了。



撰文 / 马杜米塔•穆尔贾

■ 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允许母公司谷歌(Google)使用其伦敦办公室。但是,谷歌员工不能用自己的安全通行证进入DeepMind区域,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待遇跟其他来访者一样。

两家公司之间的这种物理屏障,反映了谷歌在2014年以4亿英镑收购DeepMind时所做的承诺:这家人工智能公司将保持自主,不受商业压力的影响,它将专注于一个单一目标:创造机器智能。

但是,随着收购五周年纪念日的临近,以及向股东支付最后一笔收购款项,谷歌正在重新审视DeepMind如何证明其价值。

最近,当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一个新的谷歌健康部门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明显模糊了。


美国私人医疗集团Geisinger的前负责人大卫•范伯格(David Feinberg)将执掌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把该公司在各个领域的不同实验(从癌症诊断到慢性病管理、以及为医生提供更多技术)整合到一起,并将其商业化。

该公司没有就其研究衰老的Calico部门、以及其生命科学部门Verily是否会并入谷歌健康发表评论。

“(范伯格的)专长是在医疗付费者-提供者领域的运营方面,而不是研究。他的职责将是摸索出一项进军市场的战略,即如何部署并向医院、医疗保险公司和患者销售工具,”CBInsights的医疗分析师尼基尔•克里希南(Nikhil Krishnan)表示。他撰写了一份有关谷歌医疗业务的深度报告。

将DeepMind Health转移到谷歌的控制下,将导致其旗舰应用Streams的扩张。该应用根据测试结果向医生和护士的手机发送警示,使他们能更快地诊断和应对严重的肾脏损伤。

“谷歌是应用开发、数据集成、云存储、安全测试等领域的全球领导者,”DeepMind Health负责人、原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外科医生多米尼克•金(Dominic King)说。“他们最擅长打造能够惠及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产品。这就是我对Streams的期望。”DeepMind表示,没有计划把DeepMind在伦敦的员工迁往加州、甚至调往谷歌办公室。

目前尚不清楚谷歌对DeepMind转移健康业务施加了多大压力。掌管DeepMind应用部门的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文首照片图左)将不再负责医疗团队的日常运营,但他将担任谷歌健康战略委员会成员,并向范伯格提供建议。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谷歌招聘过程中,苏雷曼还对范伯格进行了面试。

与此同时,DeepMind与谷歌的关系一直在加深。去年,该公司的收入同比增长35%,至5440万英镑,其中大部分源于对谷歌的软件销售。

“谷歌是我们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从数据中心的能效,到安卓(Android)电池寿命和Google Play,我们一直与他们紧密合作,”DeepMind首席执行官杰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文首照片图右)说。“如今我们有更多的合作,但这确实反映出我们的技术更加成熟了。”

但健康部门的转移引发了有关如何对待英国患者数据的敏感问题。Streams与英国皇家慈济NHS信托(Royal Free NHS Trust)签署了一份为期5年的协议,使用Streams处理英国160万患者的数据,最近又与Taunton and Somerset Trust签署了另一份协议。

“DeepMind近年在NHS的后端建立一套新的IP基础设施,最终可能让第三方接入,”CBInsights的克里希南说。“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但也是最难恰当扩大规模的机会之一,因为他们必须集成至医院,这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旨在审查Deep Mind与NHS合作事宜的专家小组的一名成员表示,谷歌需要回答Deep Mind做出的透明度承诺是否将继续有效的问题。在转移业务后,该专家小组已被解散。

此人表示,“鉴于Streams的所有权发生了变化,我们需要在这些原则上得到澄清,这些都是需要提出的正当问题。”

该公司的独立伦理研究员之一补充说:“关键政策/道德问题是,提供这些元数据后,英国纳税人和患者将拿回什么?”

他说:“在对公众数据——无论是NHS数据、英国国家电网(National Grid)数据还是教育数据——的任何商业利用中,关键都在于具体合同的条款,以及它们是否会给公众带来效益。可能会有巨大的好处,但这是谷歌需要回答的问题。”

2017年3月,DeepMind还宣布将建立一个“数据审核”系统,作为其对透明度的公开承诺的一部分。DeepMind表示,这项技术将使NHS的合作伙伴得以实时跟踪其使用患者数据的情况,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谷歌没有就它是否会完成这个项目发表评论。

与此同时,DeepMind和谷歌的关系的未来仍不明朗。“当我们刚开始在DeepMind工作时,我们在打造一种全新的技术,我们试图用非常强大的价值观来开发技术,”DeepMind的首批员工之一朱利安•科尔纳比斯(Julien Cornebise)说。他曾帮助创建了医疗项目,但于2016年离开了DeepMind。

“当初未必要与一家大型(科技)巨头结盟。当然,世界变了,所有巨擘都意识到了人工智能的潜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DeepMind开始与谷歌深度融合

发布日期:2018-11-26 08:32
摘要」当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谷歌健康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变得模糊了。



撰文 / 马杜米塔•穆尔贾

■ 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允许母公司谷歌(Google)使用其伦敦办公室。但是,谷歌员工不能用自己的安全通行证进入DeepMind区域,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待遇跟其他来访者一样。

两家公司之间的这种物理屏障,反映了谷歌在2014年以4亿英镑收购DeepMind时所做的承诺:这家人工智能公司将保持自主,不受商业压力的影响,它将专注于一个单一目标:创造机器智能。

但是,随着收购五周年纪念日的临近,以及向股东支付最后一笔收购款项,谷歌正在重新审视DeepMind如何证明其价值。

最近,当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一个新的谷歌健康部门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明显模糊了。


美国私人医疗集团Geisinger的前负责人大卫•范伯格(David Feinberg)将执掌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把该公司在各个领域的不同实验(从癌症诊断到慢性病管理、以及为医生提供更多技术)整合到一起,并将其商业化。

该公司没有就其研究衰老的Calico部门、以及其生命科学部门Verily是否会并入谷歌健康发表评论。

“(范伯格的)专长是在医疗付费者-提供者领域的运营方面,而不是研究。他的职责将是摸索出一项进军市场的战略,即如何部署并向医院、医疗保险公司和患者销售工具,”CBInsights的医疗分析师尼基尔•克里希南(Nikhil Krishnan)表示。他撰写了一份有关谷歌医疗业务的深度报告。

将DeepMind Health转移到谷歌的控制下,将导致其旗舰应用Streams的扩张。该应用根据测试结果向医生和护士的手机发送警示,使他们能更快地诊断和应对严重的肾脏损伤。

“谷歌是应用开发、数据集成、云存储、安全测试等领域的全球领导者,”DeepMind Health负责人、原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外科医生多米尼克•金(Dominic King)说。“他们最擅长打造能够惠及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产品。这就是我对Streams的期望。”DeepMind表示,没有计划把DeepMind在伦敦的员工迁往加州、甚至调往谷歌办公室。

目前尚不清楚谷歌对DeepMind转移健康业务施加了多大压力。掌管DeepMind应用部门的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文首照片图左)将不再负责医疗团队的日常运营,但他将担任谷歌健康战略委员会成员,并向范伯格提供建议。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谷歌招聘过程中,苏雷曼还对范伯格进行了面试。

与此同时,DeepMind与谷歌的关系一直在加深。去年,该公司的收入同比增长35%,至5440万英镑,其中大部分源于对谷歌的软件销售。

“谷歌是我们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从数据中心的能效,到安卓(Android)电池寿命和Google Play,我们一直与他们紧密合作,”DeepMind首席执行官杰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文首照片图右)说。“如今我们有更多的合作,但这确实反映出我们的技术更加成熟了。”

但健康部门的转移引发了有关如何对待英国患者数据的敏感问题。Streams与英国皇家慈济NHS信托(Royal Free NHS Trust)签署了一份为期5年的协议,使用Streams处理英国160万患者的数据,最近又与Taunton and Somerset Trust签署了另一份协议。

“DeepMind近年在NHS的后端建立一套新的IP基础设施,最终可能让第三方接入,”CBInsights的克里希南说。“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但也是最难恰当扩大规模的机会之一,因为他们必须集成至医院,这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旨在审查Deep Mind与NHS合作事宜的专家小组的一名成员表示,谷歌需要回答Deep Mind做出的透明度承诺是否将继续有效的问题。在转移业务后,该专家小组已被解散。

此人表示,“鉴于Streams的所有权发生了变化,我们需要在这些原则上得到澄清,这些都是需要提出的正当问题。”

该公司的独立伦理研究员之一补充说:“关键政策/道德问题是,提供这些元数据后,英国纳税人和患者将拿回什么?”

他说:“在对公众数据——无论是NHS数据、英国国家电网(National Grid)数据还是教育数据——的任何商业利用中,关键都在于具体合同的条款,以及它们是否会给公众带来效益。可能会有巨大的好处,但这是谷歌需要回答的问题。”

2017年3月,DeepMind还宣布将建立一个“数据审核”系统,作为其对透明度的公开承诺的一部分。DeepMind表示,这项技术将使NHS的合作伙伴得以实时跟踪其使用患者数据的情况,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谷歌没有就它是否会完成这个项目发表评论。

与此同时,DeepMind和谷歌的关系的未来仍不明朗。“当我们刚开始在DeepMind工作时,我们在打造一种全新的技术,我们试图用非常强大的价值观来开发技术,”DeepMind的首批员工之一朱利安•科尔纳比斯(Julien Cornebise)说。他曾帮助创建了医疗项目,但于2016年离开了DeepMind。

“当初未必要与一家大型(科技)巨头结盟。当然,世界变了,所有巨擘都意识到了人工智能的潜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当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谷歌健康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变得模糊了。



撰文 / 马杜米塔•穆尔贾

■ 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允许母公司谷歌(Google)使用其伦敦办公室。但是,谷歌员工不能用自己的安全通行证进入DeepMind区域,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待遇跟其他来访者一样。

两家公司之间的这种物理屏障,反映了谷歌在2014年以4亿英镑收购DeepMind时所做的承诺:这家人工智能公司将保持自主,不受商业压力的影响,它将专注于一个单一目标:创造机器智能。

但是,随着收购五周年纪念日的临近,以及向股东支付最后一笔收购款项,谷歌正在重新审视DeepMind如何证明其价值。

最近,当DeepMind宣布将其健康部门的控制权转移到位于加州的一个新的谷歌健康部门时,两家公司之间的界线明显模糊了。


美国私人医疗集团Geisinger的前负责人大卫•范伯格(David Feinberg)将执掌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把该公司在各个领域的不同实验(从癌症诊断到慢性病管理、以及为医生提供更多技术)整合到一起,并将其商业化。

该公司没有就其研究衰老的Calico部门、以及其生命科学部门Verily是否会并入谷歌健康发表评论。

“(范伯格的)专长是在医疗付费者-提供者领域的运营方面,而不是研究。他的职责将是摸索出一项进军市场的战略,即如何部署并向医院、医疗保险公司和患者销售工具,”CBInsights的医疗分析师尼基尔•克里希南(Nikhil Krishnan)表示。他撰写了一份有关谷歌医疗业务的深度报告。

将DeepMind Health转移到谷歌的控制下,将导致其旗舰应用Streams的扩张。该应用根据测试结果向医生和护士的手机发送警示,使他们能更快地诊断和应对严重的肾脏损伤。

“谷歌是应用开发、数据集成、云存储、安全测试等领域的全球领导者,”DeepMind Health负责人、原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外科医生多米尼克•金(Dominic King)说。“他们最擅长打造能够惠及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产品。这就是我对Streams的期望。”DeepMind表示,没有计划把DeepMind在伦敦的员工迁往加州、甚至调往谷歌办公室。

目前尚不清楚谷歌对DeepMind转移健康业务施加了多大压力。掌管DeepMind应用部门的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文首照片图左)将不再负责医疗团队的日常运营,但他将担任谷歌健康战略委员会成员,并向范伯格提供建议。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谷歌招聘过程中,苏雷曼还对范伯格进行了面试。

与此同时,DeepMind与谷歌的关系一直在加深。去年,该公司的收入同比增长35%,至5440万英镑,其中大部分源于对谷歌的软件销售。

“谷歌是我们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从数据中心的能效,到安卓(Android)电池寿命和Google Play,我们一直与他们紧密合作,”DeepMind首席执行官杰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文首照片图右)说。“如今我们有更多的合作,但这确实反映出我们的技术更加成熟了。”

但健康部门的转移引发了有关如何对待英国患者数据的敏感问题。Streams与英国皇家慈济NHS信托(Royal Free NHS Trust)签署了一份为期5年的协议,使用Streams处理英国160万患者的数据,最近又与Taunton and Somerset Trust签署了另一份协议。

“DeepMind近年在NHS的后端建立一套新的IP基础设施,最终可能让第三方接入,”CBInsights的克里希南说。“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但也是最难恰当扩大规模的机会之一,因为他们必须集成至医院,这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旨在审查Deep Mind与NHS合作事宜的专家小组的一名成员表示,谷歌需要回答Deep Mind做出的透明度承诺是否将继续有效的问题。在转移业务后,该专家小组已被解散。

此人表示,“鉴于Streams的所有权发生了变化,我们需要在这些原则上得到澄清,这些都是需要提出的正当问题。”

该公司的独立伦理研究员之一补充说:“关键政策/道德问题是,提供这些元数据后,英国纳税人和患者将拿回什么?”

他说:“在对公众数据——无论是NHS数据、英国国家电网(National Grid)数据还是教育数据——的任何商业利用中,关键都在于具体合同的条款,以及它们是否会给公众带来效益。可能会有巨大的好处,但这是谷歌需要回答的问题。”

2017年3月,DeepMind还宣布将建立一个“数据审核”系统,作为其对透明度的公开承诺的一部分。DeepMind表示,这项技术将使NHS的合作伙伴得以实时跟踪其使用患者数据的情况,不存在造假的可能性。谷歌没有就它是否会完成这个项目发表评论。

与此同时,DeepMind和谷歌的关系的未来仍不明朗。“当我们刚开始在DeepMind工作时,我们在打造一种全新的技术,我们试图用非常强大的价值观来开发技术,”DeepMind的首批员工之一朱利安•科尔纳比斯(Julien Cornebise)说。他曾帮助创建了医疗项目,但于2016年离开了DeepMind。

“当初未必要与一家大型(科技)巨头结盟。当然,世界变了,所有巨擘都意识到了人工智能的潜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