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比特币再次大幅下挫,数字货币迎来至暗时刻

发布日期:2018-11-26 08:05
摘要」数字货币迎来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相比价格已跌去近42%。



撰文 / 吕伟

■ 继两轮暴跌之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在11月25日再次大幅下挫。

据Coinmarketcap显示,比特币(BTC)价格自北京时间25日凌晨5时左右开始“跳水”并连破4200至3700美元六道关口,最低价格一度下探至3697.97美元,24小时内跌幅达14.72%,再创今年以来价格新低。

比特币之外,其他主流加密数字货币也同样再次开启“暴跌模式”,市值排名前五的数字货币在过去24小时内跌幅均超14%,其中跌幅最大的为比特币现金(BCH),一度达17.58%,截至界面新闻发稿前报171.59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月初,比特币现金还曾迎来一轮涨幅达28%的暴涨,并触及630美元的高点,然而仅仅过了半个月,比特币现金却反跌近70%。同时,对于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而言,25日凌晨的这轮暴跌已是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的6320美元相比,其价格当下已经跌去近42%。

至于本月以来数字货币市场接连暴跌的原因,目前圈内人士尚无定论,但本月中旬的BCH硬分叉,以及因此而带来的Craig Wright阵营和比特大陆阵营的“算力战”或是暴跌开启的导火索。

对此,新华社在25日刊文分析近期比特币大跌的原因中也提到,业界近期的算力之战,在客观上动摇了部分人的信心,导致一些用户恐慌和用脚投票,进一步造成市场波动。

除此之外,新华社上述文章同时援引业内专家意见认为,近期的下跌还存在另外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当前大量区块链项目存在严重泡沫,在区块链基础设施不健全情况下,从业者不断拉高市场预期至不切实际的高度,最终遭遇现实打击,致使市场信心不断流失;二是比特币市场由于是资金市场,并且体量相对较小,全球数字货币市值也不过一家互联网上市巨头体量,随着大额持币用户的砸盘,也容易造成币价大幅波动。

对于加密数字货币,各国的监管力度也在不断加大。本月20日,美国证监会(SEC)三部门——公司金融部、投资管理部和市场交易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数字资产证券发行和交易的声明》,提出对数字资产进行功能性监管。同时,SEC还公布了首例针对代币融资(ICO)的民事处罚决定。而欧洲方面,据相关外媒报道,欧央行执行理事Benoit Coeure在讲话中直接称比特币是“泡沫、庞氏骗局和环境灾难的结合体”,是金融危机后的邪恶产物。

令人关注的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的暴跌对相关产业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此前,据相关媒体报道,比特币价格的骤降直接导致挖矿行业“一夜入冬”,不少矿工群体关机停产止损,甚至还有矿机被当废铁称斤卖。

而随着数字货币采矿潮的褪去,市场上,矿机生产商以及相关科技企业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界面在此前的报道中也已提到,据香港证券交易所网站11月15日显示,作为国内第二大的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的IPO申请在提交了6个月之后已经失效,并且港交所未就此申请召开上市听证会,这意味着嘉楠耘智在年内完成IPO恐要“凉”。此外,知名芯片生产商英伟达也受矿机行业萧条牵连,上周五股价大跌19%,市值单日缩水230亿美元。

多轮暴跌之下,币圈迎来至暗时刻,然而未来究竟路在何方,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当下似乎还难有定论。■

又讯:比特币崩溃并非数字货币之终结

撰文 / FT

■在各个加密货币论坛和博客上,本月关键词是“投降”。随着比特币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5000美元,业界领军人物开始越来越激烈地相互指责,而加密货币的爱好者则与批评者开战,后者认为这是法定货币的胜利。尽管比特币和比特币公司也许不会就此终结,但比特币的崩溃凸显一个问题:努力把加密货币引入主流到底是否值得。

有很多理由让我们对加密货币感到担忧,包括巨大的波动(比特币的价值在一周内蒸发掉30%),欺诈和操纵,许多首次代币发行(ICO)被证实为骗局,以及它被洗钱者和恐怖分子利用。但是,监管一直难以跟上步伐,这正是科技行业的通病。不足为奇的是,拟议中的“自我监管”一直不到位:温克莱沃斯(Winklevoss)孪生兄弟的虚拟商品协会(Virtual Commodity Association)在8月份成立,旨在提供“一个行业自发的自我监管组织”,尽管加密货币已崩溃,但该协会一直保持沉默。

政府部门表现更加积极主动。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正在讨论一项针对加密货币衍生品的禁令,而英国下议院(Commons)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则谴责加密资产市场是“蛮荒西部”,呼吁对其进行监管。香港证监会(SFC)本月表示,正在研究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计划。今年9月,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一份报告称,该行业存在利益冲突,而且没有采取防范市场操纵的充分措施。

但鉴于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特点,让虚拟货币世界步入正轨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全球反洗钱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得出结论称,“一个虚拟货币系统的组成部分也许位于缺乏充分的(反洗钱)控制措施的司法管辖区”。在其他地方,规避禁令的加密货币港正在涌现出来:加密硬件制造商Ledger在香港启动了区域性业务,以满足中国人对离岸加密资产的需求,绕开了内地的一项禁止持有此类资产的法律。

然而,加密货币提供了宝贵经验。它证明了人们对当前支付系统的不满,促使银行和政府意识到,必须提高货币的数字化程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议设立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CBDC),这是一种只有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旨在将现金的易用性与央行的账簿系统结合起来,以对交易进行核实。实施CBDC需要进行大量测试:IMF的一份报告承认,CBDC也许主要在银行不那么安全的国家受欢迎,并担心采用CBDC可能会引发数字银行挤兑。但是,CBDC也许有一天会为消费者提供一种比实物现金和信用卡更快、更便宜、更安全的选择。

区块链技术也许还有其他用途,尽管这一点尚未得到证明。去年10月推出的银行间信息网络(Interbank Information Network)正在对75多家银行之间的困难交易测试区块链技术。沃尔玛(Walmart)正在试验用区块链来追踪一些产品。

加密货币或许尚未死掉,但比特币成为未来货币的梦想应当已破灭。它作为一种交换媒介和一种投机资产之间的内在矛盾太大了。但它引发的有关数字货币潜力的辩论是有价值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数字货币迎来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相比价格已跌去近42%。



撰文 / 吕伟

■ 继两轮暴跌之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在11月25日再次大幅下挫。

据Coinmarketcap显示,比特币(BTC)价格自北京时间25日凌晨5时左右开始“跳水”并连破4200至3700美元六道关口,最低价格一度下探至3697.97美元,24小时内跌幅达14.72%,再创今年以来价格新低。

比特币之外,其他主流加密数字货币也同样再次开启“暴跌模式”,市值排名前五的数字货币在过去24小时内跌幅均超14%,其中跌幅最大的为比特币现金(BCH),一度达17.58%,截至界面新闻发稿前报171.59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月初,比特币现金还曾迎来一轮涨幅达28%的暴涨,并触及630美元的高点,然而仅仅过了半个月,比特币现金却反跌近70%。同时,对于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而言,25日凌晨的这轮暴跌已是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的6320美元相比,其价格当下已经跌去近42%。

至于本月以来数字货币市场接连暴跌的原因,目前圈内人士尚无定论,但本月中旬的BCH硬分叉,以及因此而带来的Craig Wright阵营和比特大陆阵营的“算力战”或是暴跌开启的导火索。

对此,新华社在25日刊文分析近期比特币大跌的原因中也提到,业界近期的算力之战,在客观上动摇了部分人的信心,导致一些用户恐慌和用脚投票,进一步造成市场波动。

除此之外,新华社上述文章同时援引业内专家意见认为,近期的下跌还存在另外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当前大量区块链项目存在严重泡沫,在区块链基础设施不健全情况下,从业者不断拉高市场预期至不切实际的高度,最终遭遇现实打击,致使市场信心不断流失;二是比特币市场由于是资金市场,并且体量相对较小,全球数字货币市值也不过一家互联网上市巨头体量,随着大额持币用户的砸盘,也容易造成币价大幅波动。

对于加密数字货币,各国的监管力度也在不断加大。本月20日,美国证监会(SEC)三部门——公司金融部、投资管理部和市场交易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数字资产证券发行和交易的声明》,提出对数字资产进行功能性监管。同时,SEC还公布了首例针对代币融资(ICO)的民事处罚决定。而欧洲方面,据相关外媒报道,欧央行执行理事Benoit Coeure在讲话中直接称比特币是“泡沫、庞氏骗局和环境灾难的结合体”,是金融危机后的邪恶产物。

令人关注的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的暴跌对相关产业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此前,据相关媒体报道,比特币价格的骤降直接导致挖矿行业“一夜入冬”,不少矿工群体关机停产止损,甚至还有矿机被当废铁称斤卖。

而随着数字货币采矿潮的褪去,市场上,矿机生产商以及相关科技企业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界面在此前的报道中也已提到,据香港证券交易所网站11月15日显示,作为国内第二大的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的IPO申请在提交了6个月之后已经失效,并且港交所未就此申请召开上市听证会,这意味着嘉楠耘智在年内完成IPO恐要“凉”。此外,知名芯片生产商英伟达也受矿机行业萧条牵连,上周五股价大跌19%,市值单日缩水230亿美元。

多轮暴跌之下,币圈迎来至暗时刻,然而未来究竟路在何方,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当下似乎还难有定论。■

又讯:比特币崩溃并非数字货币之终结

撰文 / FT

■在各个加密货币论坛和博客上,本月关键词是“投降”。随着比特币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5000美元,业界领军人物开始越来越激烈地相互指责,而加密货币的爱好者则与批评者开战,后者认为这是法定货币的胜利。尽管比特币和比特币公司也许不会就此终结,但比特币的崩溃凸显一个问题:努力把加密货币引入主流到底是否值得。

有很多理由让我们对加密货币感到担忧,包括巨大的波动(比特币的价值在一周内蒸发掉30%),欺诈和操纵,许多首次代币发行(ICO)被证实为骗局,以及它被洗钱者和恐怖分子利用。但是,监管一直难以跟上步伐,这正是科技行业的通病。不足为奇的是,拟议中的“自我监管”一直不到位:温克莱沃斯(Winklevoss)孪生兄弟的虚拟商品协会(Virtual Commodity Association)在8月份成立,旨在提供“一个行业自发的自我监管组织”,尽管加密货币已崩溃,但该协会一直保持沉默。

政府部门表现更加积极主动。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正在讨论一项针对加密货币衍生品的禁令,而英国下议院(Commons)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则谴责加密资产市场是“蛮荒西部”,呼吁对其进行监管。香港证监会(SFC)本月表示,正在研究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计划。今年9月,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一份报告称,该行业存在利益冲突,而且没有采取防范市场操纵的充分措施。

但鉴于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特点,让虚拟货币世界步入正轨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全球反洗钱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得出结论称,“一个虚拟货币系统的组成部分也许位于缺乏充分的(反洗钱)控制措施的司法管辖区”。在其他地方,规避禁令的加密货币港正在涌现出来:加密硬件制造商Ledger在香港启动了区域性业务,以满足中国人对离岸加密资产的需求,绕开了内地的一项禁止持有此类资产的法律。

然而,加密货币提供了宝贵经验。它证明了人们对当前支付系统的不满,促使银行和政府意识到,必须提高货币的数字化程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议设立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CBDC),这是一种只有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旨在将现金的易用性与央行的账簿系统结合起来,以对交易进行核实。实施CBDC需要进行大量测试:IMF的一份报告承认,CBDC也许主要在银行不那么安全的国家受欢迎,并担心采用CBDC可能会引发数字银行挤兑。但是,CBDC也许有一天会为消费者提供一种比实物现金和信用卡更快、更便宜、更安全的选择。

区块链技术也许还有其他用途,尽管这一点尚未得到证明。去年10月推出的银行间信息网络(Interbank Information Network)正在对75多家银行之间的困难交易测试区块链技术。沃尔玛(Walmart)正在试验用区块链来追踪一些产品。

加密货币或许尚未死掉,但比特币成为未来货币的梦想应当已破灭。它作为一种交换媒介和一种投机资产之间的内在矛盾太大了。但它引发的有关数字货币潜力的辩论是有价值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数字货币迎来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相比价格已跌去近42%。



撰文 / 吕伟

■ 继两轮暴跌之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在11月25日再次大幅下挫。

据Coinmarketcap显示,比特币(BTC)价格自北京时间25日凌晨5时左右开始“跳水”并连破4200至3700美元六道关口,最低价格一度下探至3697.97美元,24小时内跌幅达14.72%,再创今年以来价格新低。

比特币之外,其他主流加密数字货币也同样再次开启“暴跌模式”,市值排名前五的数字货币在过去24小时内跌幅均超14%,其中跌幅最大的为比特币现金(BCH),一度达17.58%,截至界面新闻发稿前报171.59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月初,比特币现金还曾迎来一轮涨幅达28%的暴涨,并触及630美元的高点,然而仅仅过了半个月,比特币现金却反跌近70%。同时,对于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而言,25日凌晨的这轮暴跌已是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的6320美元相比,其价格当下已经跌去近42%。

至于本月以来数字货币市场接连暴跌的原因,目前圈内人士尚无定论,但本月中旬的BCH硬分叉,以及因此而带来的Craig Wright阵营和比特大陆阵营的“算力战”或是暴跌开启的导火索。

对此,新华社在25日刊文分析近期比特币大跌的原因中也提到,业界近期的算力之战,在客观上动摇了部分人的信心,导致一些用户恐慌和用脚投票,进一步造成市场波动。

除此之外,新华社上述文章同时援引业内专家意见认为,近期的下跌还存在另外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当前大量区块链项目存在严重泡沫,在区块链基础设施不健全情况下,从业者不断拉高市场预期至不切实际的高度,最终遭遇现实打击,致使市场信心不断流失;二是比特币市场由于是资金市场,并且体量相对较小,全球数字货币市值也不过一家互联网上市巨头体量,随着大额持币用户的砸盘,也容易造成币价大幅波动。

对于加密数字货币,各国的监管力度也在不断加大。本月20日,美国证监会(SEC)三部门——公司金融部、投资管理部和市场交易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数字资产证券发行和交易的声明》,提出对数字资产进行功能性监管。同时,SEC还公布了首例针对代币融资(ICO)的民事处罚决定。而欧洲方面,据相关外媒报道,欧央行执行理事Benoit Coeure在讲话中直接称比特币是“泡沫、庞氏骗局和环境灾难的结合体”,是金融危机后的邪恶产物。

令人关注的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的暴跌对相关产业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此前,据相关媒体报道,比特币价格的骤降直接导致挖矿行业“一夜入冬”,不少矿工群体关机停产止损,甚至还有矿机被当废铁称斤卖。

而随着数字货币采矿潮的褪去,市场上,矿机生产商以及相关科技企业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界面在此前的报道中也已提到,据香港证券交易所网站11月15日显示,作为国内第二大的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的IPO申请在提交了6个月之后已经失效,并且港交所未就此申请召开上市听证会,这意味着嘉楠耘智在年内完成IPO恐要“凉”。此外,知名芯片生产商英伟达也受矿机行业萧条牵连,上周五股价大跌19%,市值单日缩水230亿美元。

多轮暴跌之下,币圈迎来至暗时刻,然而未来究竟路在何方,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当下似乎还难有定论。■

又讯:比特币崩溃并非数字货币之终结

撰文 / FT

■在各个加密货币论坛和博客上,本月关键词是“投降”。随着比特币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5000美元,业界领军人物开始越来越激烈地相互指责,而加密货币的爱好者则与批评者开战,后者认为这是法定货币的胜利。尽管比特币和比特币公司也许不会就此终结,但比特币的崩溃凸显一个问题:努力把加密货币引入主流到底是否值得。

有很多理由让我们对加密货币感到担忧,包括巨大的波动(比特币的价值在一周内蒸发掉30%),欺诈和操纵,许多首次代币发行(ICO)被证实为骗局,以及它被洗钱者和恐怖分子利用。但是,监管一直难以跟上步伐,这正是科技行业的通病。不足为奇的是,拟议中的“自我监管”一直不到位:温克莱沃斯(Winklevoss)孪生兄弟的虚拟商品协会(Virtual Commodity Association)在8月份成立,旨在提供“一个行业自发的自我监管组织”,尽管加密货币已崩溃,但该协会一直保持沉默。

政府部门表现更加积极主动。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正在讨论一项针对加密货币衍生品的禁令,而英国下议院(Commons)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则谴责加密资产市场是“蛮荒西部”,呼吁对其进行监管。香港证监会(SFC)本月表示,正在研究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计划。今年9月,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一份报告称,该行业存在利益冲突,而且没有采取防范市场操纵的充分措施。

但鉴于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特点,让虚拟货币世界步入正轨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全球反洗钱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得出结论称,“一个虚拟货币系统的组成部分也许位于缺乏充分的(反洗钱)控制措施的司法管辖区”。在其他地方,规避禁令的加密货币港正在涌现出来:加密硬件制造商Ledger在香港启动了区域性业务,以满足中国人对离岸加密资产的需求,绕开了内地的一项禁止持有此类资产的法律。

然而,加密货币提供了宝贵经验。它证明了人们对当前支付系统的不满,促使银行和政府意识到,必须提高货币的数字化程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议设立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CBDC),这是一种只有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旨在将现金的易用性与央行的账簿系统结合起来,以对交易进行核实。实施CBDC需要进行大量测试:IMF的一份报告承认,CBDC也许主要在银行不那么安全的国家受欢迎,并担心采用CBDC可能会引发数字银行挤兑。但是,CBDC也许有一天会为消费者提供一种比实物现金和信用卡更快、更便宜、更安全的选择。

区块链技术也许还有其他用途,尽管这一点尚未得到证明。去年10月推出的银行间信息网络(Interbank Information Network)正在对75多家银行之间的困难交易测试区块链技术。沃尔玛(Walmart)正在试验用区块链来追踪一些产品。

加密货币或许尚未死掉,但比特币成为未来货币的梦想应当已破灭。它作为一种交换媒介和一种投机资产之间的内在矛盾太大了。但它引发的有关数字货币潜力的辩论是有价值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比特币再次大幅下挫,数字货币迎来至暗时刻

发布日期:2018-11-26 08:05
摘要」数字货币迎来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相比价格已跌去近42%。



撰文 / 吕伟

■ 继两轮暴跌之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在11月25日再次大幅下挫。

据Coinmarketcap显示,比特币(BTC)价格自北京时间25日凌晨5时左右开始“跳水”并连破4200至3700美元六道关口,最低价格一度下探至3697.97美元,24小时内跌幅达14.72%,再创今年以来价格新低。

比特币之外,其他主流加密数字货币也同样再次开启“暴跌模式”,市值排名前五的数字货币在过去24小时内跌幅均超14%,其中跌幅最大的为比特币现金(BCH),一度达17.58%,截至界面新闻发稿前报171.59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月初,比特币现金还曾迎来一轮涨幅达28%的暴涨,并触及630美元的高点,然而仅仅过了半个月,比特币现金却反跌近70%。同时,对于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而言,25日凌晨的这轮暴跌已是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的6320美元相比,其价格当下已经跌去近42%。

至于本月以来数字货币市场接连暴跌的原因,目前圈内人士尚无定论,但本月中旬的BCH硬分叉,以及因此而带来的Craig Wright阵营和比特大陆阵营的“算力战”或是暴跌开启的导火索。

对此,新华社在25日刊文分析近期比特币大跌的原因中也提到,业界近期的算力之战,在客观上动摇了部分人的信心,导致一些用户恐慌和用脚投票,进一步造成市场波动。

除此之外,新华社上述文章同时援引业内专家意见认为,近期的下跌还存在另外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当前大量区块链项目存在严重泡沫,在区块链基础设施不健全情况下,从业者不断拉高市场预期至不切实际的高度,最终遭遇现实打击,致使市场信心不断流失;二是比特币市场由于是资金市场,并且体量相对较小,全球数字货币市值也不过一家互联网上市巨头体量,随着大额持币用户的砸盘,也容易造成币价大幅波动。

对于加密数字货币,各国的监管力度也在不断加大。本月20日,美国证监会(SEC)三部门——公司金融部、投资管理部和市场交易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数字资产证券发行和交易的声明》,提出对数字资产进行功能性监管。同时,SEC还公布了首例针对代币融资(ICO)的民事处罚决定。而欧洲方面,据相关外媒报道,欧央行执行理事Benoit Coeure在讲话中直接称比特币是“泡沫、庞氏骗局和环境灾难的结合体”,是金融危机后的邪恶产物。

令人关注的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的暴跌对相关产业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此前,据相关媒体报道,比特币价格的骤降直接导致挖矿行业“一夜入冬”,不少矿工群体关机停产止损,甚至还有矿机被当废铁称斤卖。

而随着数字货币采矿潮的褪去,市场上,矿机生产商以及相关科技企业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界面在此前的报道中也已提到,据香港证券交易所网站11月15日显示,作为国内第二大的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的IPO申请在提交了6个月之后已经失效,并且港交所未就此申请召开上市听证会,这意味着嘉楠耘智在年内完成IPO恐要“凉”。此外,知名芯片生产商英伟达也受矿机行业萧条牵连,上周五股价大跌19%,市值单日缩水230亿美元。

多轮暴跌之下,币圈迎来至暗时刻,然而未来究竟路在何方,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当下似乎还难有定论。■

又讯:比特币崩溃并非数字货币之终结

撰文 / FT

■在各个加密货币论坛和博客上,本月关键词是“投降”。随着比特币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5000美元,业界领军人物开始越来越激烈地相互指责,而加密货币的爱好者则与批评者开战,后者认为这是法定货币的胜利。尽管比特币和比特币公司也许不会就此终结,但比特币的崩溃凸显一个问题:努力把加密货币引入主流到底是否值得。

有很多理由让我们对加密货币感到担忧,包括巨大的波动(比特币的价值在一周内蒸发掉30%),欺诈和操纵,许多首次代币发行(ICO)被证实为骗局,以及它被洗钱者和恐怖分子利用。但是,监管一直难以跟上步伐,这正是科技行业的通病。不足为奇的是,拟议中的“自我监管”一直不到位:温克莱沃斯(Winklevoss)孪生兄弟的虚拟商品协会(Virtual Commodity Association)在8月份成立,旨在提供“一个行业自发的自我监管组织”,尽管加密货币已崩溃,但该协会一直保持沉默。

政府部门表现更加积极主动。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正在讨论一项针对加密货币衍生品的禁令,而英国下议院(Commons)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则谴责加密资产市场是“蛮荒西部”,呼吁对其进行监管。香港证监会(SFC)本月表示,正在研究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计划。今年9月,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一份报告称,该行业存在利益冲突,而且没有采取防范市场操纵的充分措施。

但鉴于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特点,让虚拟货币世界步入正轨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全球反洗钱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得出结论称,“一个虚拟货币系统的组成部分也许位于缺乏充分的(反洗钱)控制措施的司法管辖区”。在其他地方,规避禁令的加密货币港正在涌现出来:加密硬件制造商Ledger在香港启动了区域性业务,以满足中国人对离岸加密资产的需求,绕开了内地的一项禁止持有此类资产的法律。

然而,加密货币提供了宝贵经验。它证明了人们对当前支付系统的不满,促使银行和政府意识到,必须提高货币的数字化程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议设立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CBDC),这是一种只有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旨在将现金的易用性与央行的账簿系统结合起来,以对交易进行核实。实施CBDC需要进行大量测试:IMF的一份报告承认,CBDC也许主要在银行不那么安全的国家受欢迎,并担心采用CBDC可能会引发数字银行挤兑。但是,CBDC也许有一天会为消费者提供一种比实物现金和信用卡更快、更便宜、更安全的选择。

区块链技术也许还有其他用途,尽管这一点尚未得到证明。去年10月推出的银行间信息网络(Interbank Information Network)正在对75多家银行之间的困难交易测试区块链技术。沃尔玛(Walmart)正在试验用区块链来追踪一些产品。

加密货币或许尚未死掉,但比特币成为未来货币的梦想应当已破灭。它作为一种交换媒介和一种投机资产之间的内在矛盾太大了。但它引发的有关数字货币潜力的辩论是有价值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数字货币迎来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相比价格已跌去近42%。



撰文 / 吕伟

■ 继两轮暴跌之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在11月25日再次大幅下挫。

据Coinmarketcap显示,比特币(BTC)价格自北京时间25日凌晨5时左右开始“跳水”并连破4200至3700美元六道关口,最低价格一度下探至3697.97美元,24小时内跌幅达14.72%,再创今年以来价格新低。

比特币之外,其他主流加密数字货币也同样再次开启“暴跌模式”,市值排名前五的数字货币在过去24小时内跌幅均超14%,其中跌幅最大的为比特币现金(BCH),一度达17.58%,截至界面新闻发稿前报171.59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月初,比特币现金还曾迎来一轮涨幅达28%的暴涨,并触及630美元的高点,然而仅仅过了半个月,比特币现金却反跌近70%。同时,对于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而言,25日凌晨的这轮暴跌已是本月以来的第三次暴跌,以比特币为例,与月初的6320美元相比,其价格当下已经跌去近42%。

至于本月以来数字货币市场接连暴跌的原因,目前圈内人士尚无定论,但本月中旬的BCH硬分叉,以及因此而带来的Craig Wright阵营和比特大陆阵营的“算力战”或是暴跌开启的导火索。

对此,新华社在25日刊文分析近期比特币大跌的原因中也提到,业界近期的算力之战,在客观上动摇了部分人的信心,导致一些用户恐慌和用脚投票,进一步造成市场波动。

除此之外,新华社上述文章同时援引业内专家意见认为,近期的下跌还存在另外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当前大量区块链项目存在严重泡沫,在区块链基础设施不健全情况下,从业者不断拉高市场预期至不切实际的高度,最终遭遇现实打击,致使市场信心不断流失;二是比特币市场由于是资金市场,并且体量相对较小,全球数字货币市值也不过一家互联网上市巨头体量,随着大额持币用户的砸盘,也容易造成币价大幅波动。

对于加密数字货币,各国的监管力度也在不断加大。本月20日,美国证监会(SEC)三部门——公司金融部、投资管理部和市场交易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数字资产证券发行和交易的声明》,提出对数字资产进行功能性监管。同时,SEC还公布了首例针对代币融资(ICO)的民事处罚决定。而欧洲方面,据相关外媒报道,欧央行执行理事Benoit Coeure在讲话中直接称比特币是“泡沫、庞氏骗局和环境灾难的结合体”,是金融危机后的邪恶产物。

令人关注的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货币的暴跌对相关产业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此前,据相关媒体报道,比特币价格的骤降直接导致挖矿行业“一夜入冬”,不少矿工群体关机停产止损,甚至还有矿机被当废铁称斤卖。

而随着数字货币采矿潮的褪去,市场上,矿机生产商以及相关科技企业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界面在此前的报道中也已提到,据香港证券交易所网站11月15日显示,作为国内第二大的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的IPO申请在提交了6个月之后已经失效,并且港交所未就此申请召开上市听证会,这意味着嘉楠耘智在年内完成IPO恐要“凉”。此外,知名芯片生产商英伟达也受矿机行业萧条牵连,上周五股价大跌19%,市值单日缩水230亿美元。

多轮暴跌之下,币圈迎来至暗时刻,然而未来究竟路在何方,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当下似乎还难有定论。■

又讯:比特币崩溃并非数字货币之终结

撰文 / FT

■在各个加密货币论坛和博客上,本月关键词是“投降”。随着比特币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5000美元,业界领军人物开始越来越激烈地相互指责,而加密货币的爱好者则与批评者开战,后者认为这是法定货币的胜利。尽管比特币和比特币公司也许不会就此终结,但比特币的崩溃凸显一个问题:努力把加密货币引入主流到底是否值得。

有很多理由让我们对加密货币感到担忧,包括巨大的波动(比特币的价值在一周内蒸发掉30%),欺诈和操纵,许多首次代币发行(ICO)被证实为骗局,以及它被洗钱者和恐怖分子利用。但是,监管一直难以跟上步伐,这正是科技行业的通病。不足为奇的是,拟议中的“自我监管”一直不到位:温克莱沃斯(Winklevoss)孪生兄弟的虚拟商品协会(Virtual Commodity Association)在8月份成立,旨在提供“一个行业自发的自我监管组织”,尽管加密货币已崩溃,但该协会一直保持沉默。

政府部门表现更加积极主动。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正在讨论一项针对加密货币衍生品的禁令,而英国下议院(Commons)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则谴责加密资产市场是“蛮荒西部”,呼吁对其进行监管。香港证监会(SFC)本月表示,正在研究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计划。今年9月,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一份报告称,该行业存在利益冲突,而且没有采取防范市场操纵的充分措施。

但鉴于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特点,让虚拟货币世界步入正轨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全球反洗钱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得出结论称,“一个虚拟货币系统的组成部分也许位于缺乏充分的(反洗钱)控制措施的司法管辖区”。在其他地方,规避禁令的加密货币港正在涌现出来:加密硬件制造商Ledger在香港启动了区域性业务,以满足中国人对离岸加密资产的需求,绕开了内地的一项禁止持有此类资产的法律。

然而,加密货币提供了宝贵经验。它证明了人们对当前支付系统的不满,促使银行和政府意识到,必须提高货币的数字化程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议设立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CBDC),这是一种只有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旨在将现金的易用性与央行的账簿系统结合起来,以对交易进行核实。实施CBDC需要进行大量测试:IMF的一份报告承认,CBDC也许主要在银行不那么安全的国家受欢迎,并担心采用CBDC可能会引发数字银行挤兑。但是,CBDC也许有一天会为消费者提供一种比实物现金和信用卡更快、更便宜、更安全的选择。

区块链技术也许还有其他用途,尽管这一点尚未得到证明。去年10月推出的银行间信息网络(Interbank Information Network)正在对75多家银行之间的困难交易测试区块链技术。沃尔玛(Walmart)正在试验用区块链来追踪一些产品。

加密货币或许尚未死掉,但比特币成为未来货币的梦想应当已破灭。它作为一种交换媒介和一种投机资产之间的内在矛盾太大了。但它引发的有关数字货币潜力的辩论是有价值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