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美展开全球影响力竞赛,各国被迫“站队”

发布日期:2018-11-23 09:34
摘要」中美正想方设法拉拢伙伴,建立排他性联盟。从贸易战到台湾、南海问题,再到对伊朗、朝鲜制裁,两国连续出招,互不相让,这场全球竞争的紧张态势持续升级。



撰文 / 黄安伟, ALAN RAPPEPORT

■ 在美国和中国竞相压制对方的全球影响力之际,两国不断升级的边缘政策正在迫使其他国家在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择边站队,使得未来对于地缘政治威胁的合作以及经济对峙的解决方案面临风险。

这场持续的竞争已经抵达了一个新的程度和范围,目前的焦点是特朗普总统今年发动的贸易战。但在台湾、南海,以及对朝鲜和伊朗的经济制裁等广泛的外交和军事问题上,紧张局势同样愈演愈烈。

美中两国正在全球范围内想方设法建立联盟或伙伴关系,并将对方拒之门外。在上周末举行的一个亚洲经济论坛上,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主席习近平展开的较量,以及扰乱11月30日在阿根廷召开的G20峰会的威胁,让这场激烈的竞争浮出水面。

周二,美国再次表达不满,指责中国仍在继续进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尽管特朗普征收了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基本上没有改变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相关的行为、政策和惯例,近几个月来,该国甚至似乎采取了进一步的不合理行动。”

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国“非常想达成协议”,但他继续警告,如果北京不对美国公司开放市场,停止不公平的做法,他将对几乎全部的中国进口商品征税。

“多年以来,中国一直在剥削我们的国家,”特朗普周二在白宫对记者说,“他们无法在我任内实现这一点。”

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北京回应了这些批评,他拿出政府此前发表的一本反驳类似指控的白皮书。“存在经贸摩擦很正常,”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关键要在相互尊重、平等诚信基础上进行对话磋商,加以解决。”

上周末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经济论坛上,中美两国在特朗普任内最激烈的外交僵局中,就贸易问题公开发生冲突。彭斯和习近平各自率领了一支代表团,试图将其他19个与会国拉拢到自己一边。

在其他方面,两国正在同时缔结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限制对方的选择。在本周访问菲律宾期间,习近平签署了29项贸易和投资协议。

周一,加拿大农业部长表示,尽管美国显然试图对任何此类行为施加影响,他的国家可以自由地与中国进行正式贸易谈判。

周二,欧盟宣布了一项拟议法律,将协调对港口和技术等战略领域的外国投资的审查。这对中国是一个打击。

预计特朗普和习近平都将出席G20会议。尽管两人可能达成某种共识,但“双方将越来越难以调和他们相互抵触的观点”,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分析师何瑞恩(Ryan Hass)指出。

何瑞恩称,“两国的叙事逐渐自成一体,并且越来越难以找到共同点。”但几乎没有亚洲国家希望与这两个大国中的任何一个完全结盟,他补充说。

在承认台湾的问题上,中国和美国都在对其他国家和私营企业施压。自2016年,中国就开始了活动,该国往往以承诺提供贷款和投资的方式,说服仅有的那几个国家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过去两年内,三个中美洲国家被说动。他们的做法激怒了美国高层官员,尽管美国在1979年为支持中国而与台湾断交。

美国官员试图通过谈论北京的“债务陷阱外交”来阻止各国接受中国贷款,这些贷款通常用于基建项目。他们在全球宣传攻势中承诺,美国私人投资将流向世界各地,这部分是因为一个向企业提供高达600亿美元贷款和贷款保险的新项目。

华盛顿官员也试图团结东南亚国家,坚决反对北京在有争议的南海扩张领土和进行军事建设。彭斯上周在新加坡举行的年度区域论坛上发表演讲,批评中国的举动为“帝国与侵略”。

而中国方面已向其他国家发出信号,表示他们应该对特朗普的标志性外交政策行动之一——美国退出与伊朗的核协议——进行反击。

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世界大国达成了限制伊朗核计划的协议;退出它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中国一位高级外交政策官员本月在华盛顿表示,该协议应该“得到实施和遵守”。中国继续从伊朗购买石油,其他一些国家也一样。

特朗普谴责多边机构、联盟和条约,极大推动了中国加强其全球地位的举措。

特朗普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这动摇了亚洲国家的信心。在特朗普于2017年6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中国已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旗手。那年早些时候,在瑞士达沃斯的一次演讲中,习近平表示,面对特朗普的批评,中国将捍卫全球化经济。

一些特朗普政府官员乐观地认为,这两位领导人将在G20峰会上达成一项贸易协议框架,减少美国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逆差,并保护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美国财政部官员一直在与中国官员频繁接触,希望为达成协议奠定基础。

然而,出现缓和迹象的新局面重新分化了特朗普的经济团队。

本月,特朗普的首席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警告,弱势的协议将会散发华尔街的“恶臭”。几天后,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发出公开谴责,称纳瓦罗“太过分”。纳瓦罗的言论也使特朗普感到沮丧,根据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特朗普感到受到这些言论的限制。

这种不和谐使中国难以确定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为双方的谈判蒙上了不确定性的阴影。

“我觉得政府对中国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全球安全专家乔恩·B·奥尔特曼(Jon B. Alterman)说。“你看到政府领导人各说各话,而且你感觉他们不团结,特别是现在没有类似TPP这样的东西,它是应对中国崛起的真正长期战略。”

周一,商务部开始制定新的出口管制法规,列出了需要保护、预防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潜在行业——如人工智能和量子机器人。11月初,司法部指控一家中国国有企业窃取了一家美国科技公司的商业机密。上个月,特朗普政府利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扩大的权力,提出了一个更积极的外国投资监管体系。

特朗普政府还与其他国家开展双边贸易协议,意图对中国施加压力。尽管放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政府正在酝酿与日本和菲律宾的谈判,官员们也在考虑与越南和印度进行谈判的可能性。
对中国贸易行为的批评是周末亚太经济合作论坛激烈争吵的核心问题。

在几次会议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及其同事反对该论坛闭幕声明草案,该声明称“我们同意打击包括所有不公平贸易行为在内的保护主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美正想方设法拉拢伙伴,建立排他性联盟。从贸易战到台湾、南海问题,再到对伊朗、朝鲜制裁,两国连续出招,互不相让,这场全球竞争的紧张态势持续升级。



撰文 / 黄安伟, ALAN RAPPEPORT

■ 在美国和中国竞相压制对方的全球影响力之际,两国不断升级的边缘政策正在迫使其他国家在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择边站队,使得未来对于地缘政治威胁的合作以及经济对峙的解决方案面临风险。

这场持续的竞争已经抵达了一个新的程度和范围,目前的焦点是特朗普总统今年发动的贸易战。但在台湾、南海,以及对朝鲜和伊朗的经济制裁等广泛的外交和军事问题上,紧张局势同样愈演愈烈。

美中两国正在全球范围内想方设法建立联盟或伙伴关系,并将对方拒之门外。在上周末举行的一个亚洲经济论坛上,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主席习近平展开的较量,以及扰乱11月30日在阿根廷召开的G20峰会的威胁,让这场激烈的竞争浮出水面。

周二,美国再次表达不满,指责中国仍在继续进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尽管特朗普征收了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基本上没有改变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相关的行为、政策和惯例,近几个月来,该国甚至似乎采取了进一步的不合理行动。”

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国“非常想达成协议”,但他继续警告,如果北京不对美国公司开放市场,停止不公平的做法,他将对几乎全部的中国进口商品征税。

“多年以来,中国一直在剥削我们的国家,”特朗普周二在白宫对记者说,“他们无法在我任内实现这一点。”

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北京回应了这些批评,他拿出政府此前发表的一本反驳类似指控的白皮书。“存在经贸摩擦很正常,”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关键要在相互尊重、平等诚信基础上进行对话磋商,加以解决。”

上周末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经济论坛上,中美两国在特朗普任内最激烈的外交僵局中,就贸易问题公开发生冲突。彭斯和习近平各自率领了一支代表团,试图将其他19个与会国拉拢到自己一边。

在其他方面,两国正在同时缔结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限制对方的选择。在本周访问菲律宾期间,习近平签署了29项贸易和投资协议。

周一,加拿大农业部长表示,尽管美国显然试图对任何此类行为施加影响,他的国家可以自由地与中国进行正式贸易谈判。

周二,欧盟宣布了一项拟议法律,将协调对港口和技术等战略领域的外国投资的审查。这对中国是一个打击。

预计特朗普和习近平都将出席G20会议。尽管两人可能达成某种共识,但“双方将越来越难以调和他们相互抵触的观点”,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分析师何瑞恩(Ryan Hass)指出。

何瑞恩称,“两国的叙事逐渐自成一体,并且越来越难以找到共同点。”但几乎没有亚洲国家希望与这两个大国中的任何一个完全结盟,他补充说。

在承认台湾的问题上,中国和美国都在对其他国家和私营企业施压。自2016年,中国就开始了活动,该国往往以承诺提供贷款和投资的方式,说服仅有的那几个国家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过去两年内,三个中美洲国家被说动。他们的做法激怒了美国高层官员,尽管美国在1979年为支持中国而与台湾断交。

美国官员试图通过谈论北京的“债务陷阱外交”来阻止各国接受中国贷款,这些贷款通常用于基建项目。他们在全球宣传攻势中承诺,美国私人投资将流向世界各地,这部分是因为一个向企业提供高达600亿美元贷款和贷款保险的新项目。

华盛顿官员也试图团结东南亚国家,坚决反对北京在有争议的南海扩张领土和进行军事建设。彭斯上周在新加坡举行的年度区域论坛上发表演讲,批评中国的举动为“帝国与侵略”。

而中国方面已向其他国家发出信号,表示他们应该对特朗普的标志性外交政策行动之一——美国退出与伊朗的核协议——进行反击。

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世界大国达成了限制伊朗核计划的协议;退出它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中国一位高级外交政策官员本月在华盛顿表示,该协议应该“得到实施和遵守”。中国继续从伊朗购买石油,其他一些国家也一样。

特朗普谴责多边机构、联盟和条约,极大推动了中国加强其全球地位的举措。

特朗普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这动摇了亚洲国家的信心。在特朗普于2017年6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中国已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旗手。那年早些时候,在瑞士达沃斯的一次演讲中,习近平表示,面对特朗普的批评,中国将捍卫全球化经济。

一些特朗普政府官员乐观地认为,这两位领导人将在G20峰会上达成一项贸易协议框架,减少美国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逆差,并保护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美国财政部官员一直在与中国官员频繁接触,希望为达成协议奠定基础。

然而,出现缓和迹象的新局面重新分化了特朗普的经济团队。

本月,特朗普的首席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警告,弱势的协议将会散发华尔街的“恶臭”。几天后,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发出公开谴责,称纳瓦罗“太过分”。纳瓦罗的言论也使特朗普感到沮丧,根据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特朗普感到受到这些言论的限制。

这种不和谐使中国难以确定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为双方的谈判蒙上了不确定性的阴影。

“我觉得政府对中国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全球安全专家乔恩·B·奥尔特曼(Jon B. Alterman)说。“你看到政府领导人各说各话,而且你感觉他们不团结,特别是现在没有类似TPP这样的东西,它是应对中国崛起的真正长期战略。”

周一,商务部开始制定新的出口管制法规,列出了需要保护、预防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潜在行业——如人工智能和量子机器人。11月初,司法部指控一家中国国有企业窃取了一家美国科技公司的商业机密。上个月,特朗普政府利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扩大的权力,提出了一个更积极的外国投资监管体系。

特朗普政府还与其他国家开展双边贸易协议,意图对中国施加压力。尽管放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政府正在酝酿与日本和菲律宾的谈判,官员们也在考虑与越南和印度进行谈判的可能性。
对中国贸易行为的批评是周末亚太经济合作论坛激烈争吵的核心问题。

在几次会议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及其同事反对该论坛闭幕声明草案,该声明称“我们同意打击包括所有不公平贸易行为在内的保护主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美正想方设法拉拢伙伴,建立排他性联盟。从贸易战到台湾、南海问题,再到对伊朗、朝鲜制裁,两国连续出招,互不相让,这场全球竞争的紧张态势持续升级。



撰文 / 黄安伟, ALAN RAPPEPORT

■ 在美国和中国竞相压制对方的全球影响力之际,两国不断升级的边缘政策正在迫使其他国家在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择边站队,使得未来对于地缘政治威胁的合作以及经济对峙的解决方案面临风险。

这场持续的竞争已经抵达了一个新的程度和范围,目前的焦点是特朗普总统今年发动的贸易战。但在台湾、南海,以及对朝鲜和伊朗的经济制裁等广泛的外交和军事问题上,紧张局势同样愈演愈烈。

美中两国正在全球范围内想方设法建立联盟或伙伴关系,并将对方拒之门外。在上周末举行的一个亚洲经济论坛上,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主席习近平展开的较量,以及扰乱11月30日在阿根廷召开的G20峰会的威胁,让这场激烈的竞争浮出水面。

周二,美国再次表达不满,指责中国仍在继续进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尽管特朗普征收了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基本上没有改变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相关的行为、政策和惯例,近几个月来,该国甚至似乎采取了进一步的不合理行动。”

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国“非常想达成协议”,但他继续警告,如果北京不对美国公司开放市场,停止不公平的做法,他将对几乎全部的中国进口商品征税。

“多年以来,中国一直在剥削我们的国家,”特朗普周二在白宫对记者说,“他们无法在我任内实现这一点。”

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北京回应了这些批评,他拿出政府此前发表的一本反驳类似指控的白皮书。“存在经贸摩擦很正常,”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关键要在相互尊重、平等诚信基础上进行对话磋商,加以解决。”

上周末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经济论坛上,中美两国在特朗普任内最激烈的外交僵局中,就贸易问题公开发生冲突。彭斯和习近平各自率领了一支代表团,试图将其他19个与会国拉拢到自己一边。

在其他方面,两国正在同时缔结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限制对方的选择。在本周访问菲律宾期间,习近平签署了29项贸易和投资协议。

周一,加拿大农业部长表示,尽管美国显然试图对任何此类行为施加影响,他的国家可以自由地与中国进行正式贸易谈判。

周二,欧盟宣布了一项拟议法律,将协调对港口和技术等战略领域的外国投资的审查。这对中国是一个打击。

预计特朗普和习近平都将出席G20会议。尽管两人可能达成某种共识,但“双方将越来越难以调和他们相互抵触的观点”,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分析师何瑞恩(Ryan Hass)指出。

何瑞恩称,“两国的叙事逐渐自成一体,并且越来越难以找到共同点。”但几乎没有亚洲国家希望与这两个大国中的任何一个完全结盟,他补充说。

在承认台湾的问题上,中国和美国都在对其他国家和私营企业施压。自2016年,中国就开始了活动,该国往往以承诺提供贷款和投资的方式,说服仅有的那几个国家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过去两年内,三个中美洲国家被说动。他们的做法激怒了美国高层官员,尽管美国在1979年为支持中国而与台湾断交。

美国官员试图通过谈论北京的“债务陷阱外交”来阻止各国接受中国贷款,这些贷款通常用于基建项目。他们在全球宣传攻势中承诺,美国私人投资将流向世界各地,这部分是因为一个向企业提供高达600亿美元贷款和贷款保险的新项目。

华盛顿官员也试图团结东南亚国家,坚决反对北京在有争议的南海扩张领土和进行军事建设。彭斯上周在新加坡举行的年度区域论坛上发表演讲,批评中国的举动为“帝国与侵略”。

而中国方面已向其他国家发出信号,表示他们应该对特朗普的标志性外交政策行动之一——美国退出与伊朗的核协议——进行反击。

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世界大国达成了限制伊朗核计划的协议;退出它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中国一位高级外交政策官员本月在华盛顿表示,该协议应该“得到实施和遵守”。中国继续从伊朗购买石油,其他一些国家也一样。

特朗普谴责多边机构、联盟和条约,极大推动了中国加强其全球地位的举措。

特朗普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这动摇了亚洲国家的信心。在特朗普于2017年6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中国已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旗手。那年早些时候,在瑞士达沃斯的一次演讲中,习近平表示,面对特朗普的批评,中国将捍卫全球化经济。

一些特朗普政府官员乐观地认为,这两位领导人将在G20峰会上达成一项贸易协议框架,减少美国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逆差,并保护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美国财政部官员一直在与中国官员频繁接触,希望为达成协议奠定基础。

然而,出现缓和迹象的新局面重新分化了特朗普的经济团队。

本月,特朗普的首席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警告,弱势的协议将会散发华尔街的“恶臭”。几天后,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发出公开谴责,称纳瓦罗“太过分”。纳瓦罗的言论也使特朗普感到沮丧,根据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特朗普感到受到这些言论的限制。

这种不和谐使中国难以确定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为双方的谈判蒙上了不确定性的阴影。

“我觉得政府对中国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全球安全专家乔恩·B·奥尔特曼(Jon B. Alterman)说。“你看到政府领导人各说各话,而且你感觉他们不团结,特别是现在没有类似TPP这样的东西,它是应对中国崛起的真正长期战略。”

周一,商务部开始制定新的出口管制法规,列出了需要保护、预防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潜在行业——如人工智能和量子机器人。11月初,司法部指控一家中国国有企业窃取了一家美国科技公司的商业机密。上个月,特朗普政府利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扩大的权力,提出了一个更积极的外国投资监管体系。

特朗普政府还与其他国家开展双边贸易协议,意图对中国施加压力。尽管放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政府正在酝酿与日本和菲律宾的谈判,官员们也在考虑与越南和印度进行谈判的可能性。
对中国贸易行为的批评是周末亚太经济合作论坛激烈争吵的核心问题。

在几次会议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及其同事反对该论坛闭幕声明草案,该声明称“我们同意打击包括所有不公平贸易行为在内的保护主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展开全球影响力竞赛,各国被迫“站队”

发布日期:2018-11-23 09:34
摘要」中美正想方设法拉拢伙伴,建立排他性联盟。从贸易战到台湾、南海问题,再到对伊朗、朝鲜制裁,两国连续出招,互不相让,这场全球竞争的紧张态势持续升级。



撰文 / 黄安伟, ALAN RAPPEPORT

■ 在美国和中国竞相压制对方的全球影响力之际,两国不断升级的边缘政策正在迫使其他国家在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择边站队,使得未来对于地缘政治威胁的合作以及经济对峙的解决方案面临风险。

这场持续的竞争已经抵达了一个新的程度和范围,目前的焦点是特朗普总统今年发动的贸易战。但在台湾、南海,以及对朝鲜和伊朗的经济制裁等广泛的外交和军事问题上,紧张局势同样愈演愈烈。

美中两国正在全球范围内想方设法建立联盟或伙伴关系,并将对方拒之门外。在上周末举行的一个亚洲经济论坛上,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主席习近平展开的较量,以及扰乱11月30日在阿根廷召开的G20峰会的威胁,让这场激烈的竞争浮出水面。

周二,美国再次表达不满,指责中国仍在继续进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尽管特朗普征收了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基本上没有改变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相关的行为、政策和惯例,近几个月来,该国甚至似乎采取了进一步的不合理行动。”

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国“非常想达成协议”,但他继续警告,如果北京不对美国公司开放市场,停止不公平的做法,他将对几乎全部的中国进口商品征税。

“多年以来,中国一直在剥削我们的国家,”特朗普周二在白宫对记者说,“他们无法在我任内实现这一点。”

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北京回应了这些批评,他拿出政府此前发表的一本反驳类似指控的白皮书。“存在经贸摩擦很正常,”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关键要在相互尊重、平等诚信基础上进行对话磋商,加以解决。”

上周末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经济论坛上,中美两国在特朗普任内最激烈的外交僵局中,就贸易问题公开发生冲突。彭斯和习近平各自率领了一支代表团,试图将其他19个与会国拉拢到自己一边。

在其他方面,两国正在同时缔结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限制对方的选择。在本周访问菲律宾期间,习近平签署了29项贸易和投资协议。

周一,加拿大农业部长表示,尽管美国显然试图对任何此类行为施加影响,他的国家可以自由地与中国进行正式贸易谈判。

周二,欧盟宣布了一项拟议法律,将协调对港口和技术等战略领域的外国投资的审查。这对中国是一个打击。

预计特朗普和习近平都将出席G20会议。尽管两人可能达成某种共识,但“双方将越来越难以调和他们相互抵触的观点”,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分析师何瑞恩(Ryan Hass)指出。

何瑞恩称,“两国的叙事逐渐自成一体,并且越来越难以找到共同点。”但几乎没有亚洲国家希望与这两个大国中的任何一个完全结盟,他补充说。

在承认台湾的问题上,中国和美国都在对其他国家和私营企业施压。自2016年,中国就开始了活动,该国往往以承诺提供贷款和投资的方式,说服仅有的那几个国家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过去两年内,三个中美洲国家被说动。他们的做法激怒了美国高层官员,尽管美国在1979年为支持中国而与台湾断交。

美国官员试图通过谈论北京的“债务陷阱外交”来阻止各国接受中国贷款,这些贷款通常用于基建项目。他们在全球宣传攻势中承诺,美国私人投资将流向世界各地,这部分是因为一个向企业提供高达600亿美元贷款和贷款保险的新项目。

华盛顿官员也试图团结东南亚国家,坚决反对北京在有争议的南海扩张领土和进行军事建设。彭斯上周在新加坡举行的年度区域论坛上发表演讲,批评中国的举动为“帝国与侵略”。

而中国方面已向其他国家发出信号,表示他们应该对特朗普的标志性外交政策行动之一——美国退出与伊朗的核协议——进行反击。

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世界大国达成了限制伊朗核计划的协议;退出它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中国一位高级外交政策官员本月在华盛顿表示,该协议应该“得到实施和遵守”。中国继续从伊朗购买石油,其他一些国家也一样。

特朗普谴责多边机构、联盟和条约,极大推动了中国加强其全球地位的举措。

特朗普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这动摇了亚洲国家的信心。在特朗普于2017年6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中国已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旗手。那年早些时候,在瑞士达沃斯的一次演讲中,习近平表示,面对特朗普的批评,中国将捍卫全球化经济。

一些特朗普政府官员乐观地认为,这两位领导人将在G20峰会上达成一项贸易协议框架,减少美国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逆差,并保护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美国财政部官员一直在与中国官员频繁接触,希望为达成协议奠定基础。

然而,出现缓和迹象的新局面重新分化了特朗普的经济团队。

本月,特朗普的首席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警告,弱势的协议将会散发华尔街的“恶臭”。几天后,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发出公开谴责,称纳瓦罗“太过分”。纳瓦罗的言论也使特朗普感到沮丧,根据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特朗普感到受到这些言论的限制。

这种不和谐使中国难以确定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为双方的谈判蒙上了不确定性的阴影。

“我觉得政府对中国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全球安全专家乔恩·B·奥尔特曼(Jon B. Alterman)说。“你看到政府领导人各说各话,而且你感觉他们不团结,特别是现在没有类似TPP这样的东西,它是应对中国崛起的真正长期战略。”

周一,商务部开始制定新的出口管制法规,列出了需要保护、预防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潜在行业——如人工智能和量子机器人。11月初,司法部指控一家中国国有企业窃取了一家美国科技公司的商业机密。上个月,特朗普政府利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扩大的权力,提出了一个更积极的外国投资监管体系。

特朗普政府还与其他国家开展双边贸易协议,意图对中国施加压力。尽管放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政府正在酝酿与日本和菲律宾的谈判,官员们也在考虑与越南和印度进行谈判的可能性。
对中国贸易行为的批评是周末亚太经济合作论坛激烈争吵的核心问题。

在几次会议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及其同事反对该论坛闭幕声明草案,该声明称“我们同意打击包括所有不公平贸易行为在内的保护主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美正想方设法拉拢伙伴,建立排他性联盟。从贸易战到台湾、南海问题,再到对伊朗、朝鲜制裁,两国连续出招,互不相让,这场全球竞争的紧张态势持续升级。



撰文 / 黄安伟, ALAN RAPPEPORT

■ 在美国和中国竞相压制对方的全球影响力之际,两国不断升级的边缘政策正在迫使其他国家在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择边站队,使得未来对于地缘政治威胁的合作以及经济对峙的解决方案面临风险。

这场持续的竞争已经抵达了一个新的程度和范围,目前的焦点是特朗普总统今年发动的贸易战。但在台湾、南海,以及对朝鲜和伊朗的经济制裁等广泛的外交和军事问题上,紧张局势同样愈演愈烈。

美中两国正在全球范围内想方设法建立联盟或伙伴关系,并将对方拒之门外。在上周末举行的一个亚洲经济论坛上,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与中国主席习近平展开的较量,以及扰乱11月30日在阿根廷召开的G20峰会的威胁,让这场激烈的竞争浮出水面。

周二,美国再次表达不满,指责中国仍在继续进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尽管特朗普征收了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基本上没有改变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相关的行为、政策和惯例,近几个月来,该国甚至似乎采取了进一步的不合理行动。”

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国“非常想达成协议”,但他继续警告,如果北京不对美国公司开放市场,停止不公平的做法,他将对几乎全部的中国进口商品征税。

“多年以来,中国一直在剥削我们的国家,”特朗普周二在白宫对记者说,“他们无法在我任内实现这一点。”

周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北京回应了这些批评,他拿出政府此前发表的一本反驳类似指控的白皮书。“存在经贸摩擦很正常,”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关键要在相互尊重、平等诚信基础上进行对话磋商,加以解决。”

上周末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经济论坛上,中美两国在特朗普任内最激烈的外交僵局中,就贸易问题公开发生冲突。彭斯和习近平各自率领了一支代表团,试图将其他19个与会国拉拢到自己一边。

在其他方面,两国正在同时缔结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限制对方的选择。在本周访问菲律宾期间,习近平签署了29项贸易和投资协议。

周一,加拿大农业部长表示,尽管美国显然试图对任何此类行为施加影响,他的国家可以自由地与中国进行正式贸易谈判。

周二,欧盟宣布了一项拟议法律,将协调对港口和技术等战略领域的外国投资的审查。这对中国是一个打击。

预计特朗普和习近平都将出席G20会议。尽管两人可能达成某种共识,但“双方将越来越难以调和他们相互抵触的观点”,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分析师何瑞恩(Ryan Hass)指出。

何瑞恩称,“两国的叙事逐渐自成一体,并且越来越难以找到共同点。”但几乎没有亚洲国家希望与这两个大国中的任何一个完全结盟,他补充说。

在承认台湾的问题上,中国和美国都在对其他国家和私营企业施压。自2016年,中国就开始了活动,该国往往以承诺提供贷款和投资的方式,说服仅有的那几个国家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过去两年内,三个中美洲国家被说动。他们的做法激怒了美国高层官员,尽管美国在1979年为支持中国而与台湾断交。

美国官员试图通过谈论北京的“债务陷阱外交”来阻止各国接受中国贷款,这些贷款通常用于基建项目。他们在全球宣传攻势中承诺,美国私人投资将流向世界各地,这部分是因为一个向企业提供高达600亿美元贷款和贷款保险的新项目。

华盛顿官员也试图团结东南亚国家,坚决反对北京在有争议的南海扩张领土和进行军事建设。彭斯上周在新加坡举行的年度区域论坛上发表演讲,批评中国的举动为“帝国与侵略”。

而中国方面已向其他国家发出信号,表示他们应该对特朗普的标志性外交政策行动之一——美国退出与伊朗的核协议——进行反击。

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世界大国达成了限制伊朗核计划的协议;退出它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中国一位高级外交政策官员本月在华盛顿表示,该协议应该“得到实施和遵守”。中国继续从伊朗购买石油,其他一些国家也一样。

特朗普谴责多边机构、联盟和条约,极大推动了中国加强其全球地位的举措。

特朗普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这动摇了亚洲国家的信心。在特朗普于2017年6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中国已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旗手。那年早些时候,在瑞士达沃斯的一次演讲中,习近平表示,面对特朗普的批评,中国将捍卫全球化经济。

一些特朗普政府官员乐观地认为,这两位领导人将在G20峰会上达成一项贸易协议框架,减少美国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逆差,并保护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美国财政部官员一直在与中国官员频繁接触,希望为达成协议奠定基础。

然而,出现缓和迹象的新局面重新分化了特朗普的经济团队。

本月,特朗普的首席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警告,弱势的协议将会散发华尔街的“恶臭”。几天后,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发出公开谴责,称纳瓦罗“太过分”。纳瓦罗的言论也使特朗普感到沮丧,根据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特朗普感到受到这些言论的限制。

这种不和谐使中国难以确定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为双方的谈判蒙上了不确定性的阴影。

“我觉得政府对中国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全球安全专家乔恩·B·奥尔特曼(Jon B. Alterman)说。“你看到政府领导人各说各话,而且你感觉他们不团结,特别是现在没有类似TPP这样的东西,它是应对中国崛起的真正长期战略。”

周一,商务部开始制定新的出口管制法规,列出了需要保护、预防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潜在行业——如人工智能和量子机器人。11月初,司法部指控一家中国国有企业窃取了一家美国科技公司的商业机密。上个月,特朗普政府利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扩大的权力,提出了一个更积极的外国投资监管体系。

特朗普政府还与其他国家开展双边贸易协议,意图对中国施加压力。尽管放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政府正在酝酿与日本和菲律宾的谈判,官员们也在考虑与越南和印度进行谈判的可能性。
对中国贸易行为的批评是周末亚太经济合作论坛激烈争吵的核心问题。

在几次会议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及其同事反对该论坛闭幕声明草案,该声明称“我们同意打击包括所有不公平贸易行为在内的保护主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