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平安的扩张之路

发布日期:2018-11-23 07:39
摘要」平安用30年成长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而且几乎完全是凭借庞大的国内业务做到的。大举投资科技是其法宝之一,如今平安已将目光投向海外。



撰文 / 奥利弗•拉尔夫 / 唐•温兰

■ 申请银行贷款时的微表情识别,使用人工智能的健康诊所,评估海边交通流量的算法。鉴于平安(Ping An)目前所做的一些事情,人们很容易把它错当成一家科技公司。在亚马逊(Amazon)和Facebook等跨国科技公司以及中国的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从社交媒体和电商进军银行业和保险业之际,平安正反其道而行之。

过去30年,平安首席执行官马明哲(Peter Ma)把平安打造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该公司目前市值大约1700亿美元,远远超过安盛(Axa)、安联(Allianz)和美国国际集团(AIG)等更老牌的竞争对手。而且他几乎完全是在中国境内做到的,平安在国内的业务规模极为庞大:拥有140万保险代理人、1.79亿个人客户(年增长25%),而其互联网服务和其他各种业务(从医疗诊断到理财)用户达到4.86亿。

这个规模是通过巨额技术投资实现的。去年,平安将收入的1%投入创新,约97.5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这让平安具备了其他保险公司望尘莫及的实力。

“金融科技在中国是一支非常强大的赋能力量,”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琳达•苏-马蒂森(Linda Sun-Mattison)表示,这给该公司带来了接触更多客户的能力,“科技的杀手级应用是扩大规模的能力……(这)将在长期为平安增加巨大价值。”


平安有2.3万研发员工,拥有超过8000项专利申请,在科技领域的这种水平的投资让该公司处于全球趋势的前沿:保险公司从基于保单和理赔的传统业务模式向其他领域拓展。


对于平安的下一阶段扩张,马明哲正把目光投向中国以外的市场,他计划将平安的业务推向东南亚以及其他地区。作为计划的一部分,他创建了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旨在将平安的技术销售给其他金融集团。

“我们已成功在中国获得了实践经验,”他表示,“我们希望我们能把这些技术和经验应用到其他国家。”

平安创建于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火热年代,当时金融体制改革无法跟上经济增长的速度。

根据平安的官方历史记录,马明哲用了两年时间游说他在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老板以及各种其他官员和监管者,以获得批准,将一个小型社会保险公司从这家国有航运集团分离出去,总部将设在深圳蛇口工业区。

在获得批准后,平安于1988年成立,得到工行(ICBC)旗下信托公司的支持,该信托公司持有平安51%股权。蛇口工业区持有剩余股份。平安是中国第一家由政府和民营企业共同持股的保险公司。

随着平安的扩张,它接受了地方政府机构的投资,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初获得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投资,这两家投行当年各自以大约250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平安大约5%的股权。如今这些投资的价值分别高达85亿美元左右。汇丰银行(HSBC)也成为大股东。

本世纪初平安的增长源于利用市场对保险日益上涨的需求。到2011年,平安成为国有资产的投资者,它收购了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并将其与自己的银行业务合并,同时进军信托和资产管理业务。

这种角色的逆转十分鲜明。平安继续收购国有资产,例如2015年收购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Shenzhen Qianhai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平安还成为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最大股东,持有这家欧洲最大银行逾7%的股权。

但这种高调也把平安拉入权势圈子,并势必受到更严密的审视。2012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道,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的家人是平安的早期投资者。

支持者以福音传道式的热情谈论马明哲,但与他密切合作过的一些人表示,他有时会发现很难集中注意力。一位前同事说:“他的思考会超前好几步,但常常很难迈出第一步,不得不为此聘请咨询公司。”

最近平安的势头开始停滞不前。今年上半年,平安核心人寿保险部门的新业务价值与去年持平,分析师将此归咎于监管部门对一些短期产品进行了打击。在2017年表现亮眼的股价也大幅下跌,自今年1月份达到96.4港元的峰值以来,其股价已经跌去了五分之一。

根据苏-马蒂森的说法,平安的商业模式受到人们的质疑。她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许多投资者对平安的一站式金融集团抱负持怀疑态度:在全球范围内,此类追求大多让股东受损而不是获得回报,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

尽管有人持怀疑态度,但马明哲仍将注意力转移到海外,不论是人才招募还是寻找新机会。

野村(Nomura)投资银行部门亚洲(日本除外)金融机构集团负责人詹姆斯•皮尔森(James Pearson)表示:“他们在管理业务方面变得更加专注海外。这是一支非常国际化的管理团队。”

平安财富管理平台陆金所(Lufax)的负责人是美国人计葵生(Gregy Gibb)。平安副首席执行官陈心颖(Jessica Tan)来自新加坡。虽然澳大利亚人、前花旗(Citi)银行家罗中恒(Jonathan Larsen)是平安首席创新执行官,并且还领导平安10亿美元的科技基金全球领航基金(Global Voyager),但来自麦肯锡(McKinsey)的高管也尤为突出。

下一步是将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就目前而言,这种转变的载体是平安针对特定市场设立的一系列独立公司。

平安好医生(Good Doctor)提供在线医疗健康服务,于今年5月在香港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为585亿港元(合75亿美元)。它最近与Grab建立了合资企业,后者是一家位于新加坡的乘车共享平台,也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开展业务。平安好医生首席执行官王涛(Oliver Wong)表示:“凭借Grab的平台,我们可以快速进入8个国家的市场。”

同时运营个人对个人(P2P)贷款业务的陆金所,使用来自整个平安集团和其他地方的数据来衡量个人客户的风险偏好,并为之量身定制产品。和平安好医生一样,陆金所正将目标对准东南亚。

计葵生表示:“我们旨在为东南亚的中产阶级服务。如果你看看未来十年新创造的财富,就会发现三分之二来自亚洲,其中一半来自中产阶级。”

这可能有助于弥补形势较为严峻的国内市场,一些业内人士预计中国政府的打击行动将在未来12个月内让P2P贷款机构的数量从1500多个减少到50个。

金融壹账通提供了平安走出国门的第三条路线。它目前在中国拥有2700家客户,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轮筹资中的估值为75亿美元。

该公司首席战略官费轶明(Michael Fei)表示:“金融科技的开发成本很高。并非所有银行都能负担得起。”金融壹账通今年早些时候在香港和新加坡设立了办事处。香港金管局和其他21家机构已经同意基于平安的区块链技术打造贸易融资平台。


费轶明表示:“世界其他地方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但我们一直保持谨慎。我们必须了解当地的监管环境。我们选择东盟(东南亚国家)作为第一步,进行一些测试。如果成功了,我们将去其他国家。”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平安是否会尝试让其核心保险和银行业务进军海外市场。今年8月,有消息称平安正在寻求收购保诚集团(Prudential)的亚洲业务,伯恩斯坦分析师认为该业务的估值超过370亿英镑。

一位竞争对手表示,平安收入多元化是有意义的。一位了解该公司的银行家认为马明哲想要做一笔“转变性的”交易。保诚亚洲(Prudential Asia)将使平安能够在12个市场立即获得1500万人寿保险客户。

然而,即使平安希望达成交易,并且能够说服保诚放弃被很多人视为其优质资产的亚洲业务,人们对于这笔交易是否可行、可取仍存在很多疑虑。

第一个障碍是融资。即使对于像平安这样规模庞大的公司来说,收购保诚亚洲业务也将是一笔巨额交易。“他们将必须在海外发债,”苏-马蒂森称,“这是可行的,但这是需要跨越的另一个障碍。”

更大的潜在障碍是监管。平安的竞争对手安邦(Anbang)曾在欧洲、亚洲和美国大举扩张,但在今年年初安邦被政府接管后,中国当局对于允许保险公司大举投资海外一直持谨慎态度。

中国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成为唯一的反对者。另一家竞争保险公司的一位高管问道:“外国政府是否乐于看到平安在一家人寿保险公司持有大量股份——特别是该公司还拥有强大的数据收集能力?”

还有人质疑平安是否能够完成如此规模的收购:“进行超大规模交易的挑战在于缺乏经验,”一位从事保险业务的银行人士表示,“平安拥有雄厚的财力,但很难评估他们是否能够在这样一笔跨越多个司法管辖区域的收购交易上取得成功。”

2007年,平安以18亿欧元收购了荷兰-比利时金融服务集团富通银行(Fortis) 4%的股份。之后富通银行遭遇危机不得不被纾困,而平安最终减记了对其的几乎全部投资。

“富通是一场灾难,”苏-马蒂森称,“我认为股东们不希望历史重演。”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更根本的是,平安没有必要把目光转向海外。马明哲本人淡化了该交易的前景:“就目前而言,我们没有进行海外收购的想法。中国市场有最好的增长前景。”

伯恩斯坦估计,未来4年,平安寿险业务的利润将从今年的660亿元人民币(合95亿美元)增长至1200亿元人民币。

对于股东而言,这不仅意味着额外的现金。苏-马蒂森表示,尽管平安推出了一些扩张计划并大举投资科技,但寿险业务仍然是平安“皇冠上的宝石”。同时,随着平安寻求挑战那些未来可能成为其竞争对手的科技公司,其销售代理大军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收入:科技将成为另一个收入来源

传统金融仍然贡献了平安90%的利润,但高管们很难不提到科技正在推动他们的细分业务。

这项彻底改革具有争议,一些分析师质疑发展科技是否只是分散了注意力。一位分析师表示:“我们喜欢平安的保险业务,但我们希望他们少关注科技领域。”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的副董事总经理严溢敏(Sally Yim)称:“科技有助于提高营收、增进效率和防止欺诈,但眼下很难给出相关的具体数字。”

曾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为平安工作的人表示,当时该公司没有什么特别创新的地方。但过去十年,情况改变了。

平安创始人马明哲称:“我们意识到,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利润率下降,我们必须在科技上进行投资。”

平安研发的软件为中国440多家银行提供支持服务,与此同时,中国数千家医院采用了平安研发的人工智能X光扫描仪进行癌症筛查。

“我们有一亿人的电子医疗档案,并利用人工智能来分析这些档案,”马明哲称,“该分析的错误率低于1%。而中国医生误诊率为30%。”

该技术允许平安以不同于较为传统的保险和银行业务的方式进行扩张,而不会使其资产负债表面临风险。

例如,平安旗下的金融壹账通通过向数百家中国银行出售贷款和风险控制系统,可以在不承担风险的情况下从客户决策中获取小额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平安用30年成长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而且几乎完全是凭借庞大的国内业务做到的。大举投资科技是其法宝之一,如今平安已将目光投向海外。



撰文 / 奥利弗•拉尔夫 / 唐•温兰

■ 申请银行贷款时的微表情识别,使用人工智能的健康诊所,评估海边交通流量的算法。鉴于平安(Ping An)目前所做的一些事情,人们很容易把它错当成一家科技公司。在亚马逊(Amazon)和Facebook等跨国科技公司以及中国的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从社交媒体和电商进军银行业和保险业之际,平安正反其道而行之。

过去30年,平安首席执行官马明哲(Peter Ma)把平安打造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该公司目前市值大约1700亿美元,远远超过安盛(Axa)、安联(Allianz)和美国国际集团(AIG)等更老牌的竞争对手。而且他几乎完全是在中国境内做到的,平安在国内的业务规模极为庞大:拥有140万保险代理人、1.79亿个人客户(年增长25%),而其互联网服务和其他各种业务(从医疗诊断到理财)用户达到4.86亿。

这个规模是通过巨额技术投资实现的。去年,平安将收入的1%投入创新,约97.5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这让平安具备了其他保险公司望尘莫及的实力。

“金融科技在中国是一支非常强大的赋能力量,”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琳达•苏-马蒂森(Linda Sun-Mattison)表示,这给该公司带来了接触更多客户的能力,“科技的杀手级应用是扩大规模的能力……(这)将在长期为平安增加巨大价值。”


平安有2.3万研发员工,拥有超过8000项专利申请,在科技领域的这种水平的投资让该公司处于全球趋势的前沿:保险公司从基于保单和理赔的传统业务模式向其他领域拓展。


对于平安的下一阶段扩张,马明哲正把目光投向中国以外的市场,他计划将平安的业务推向东南亚以及其他地区。作为计划的一部分,他创建了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旨在将平安的技术销售给其他金融集团。

“我们已成功在中国获得了实践经验,”他表示,“我们希望我们能把这些技术和经验应用到其他国家。”

平安创建于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火热年代,当时金融体制改革无法跟上经济增长的速度。

根据平安的官方历史记录,马明哲用了两年时间游说他在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老板以及各种其他官员和监管者,以获得批准,将一个小型社会保险公司从这家国有航运集团分离出去,总部将设在深圳蛇口工业区。

在获得批准后,平安于1988年成立,得到工行(ICBC)旗下信托公司的支持,该信托公司持有平安51%股权。蛇口工业区持有剩余股份。平安是中国第一家由政府和民营企业共同持股的保险公司。

随着平安的扩张,它接受了地方政府机构的投资,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初获得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投资,这两家投行当年各自以大约250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平安大约5%的股权。如今这些投资的价值分别高达85亿美元左右。汇丰银行(HSBC)也成为大股东。

本世纪初平安的增长源于利用市场对保险日益上涨的需求。到2011年,平安成为国有资产的投资者,它收购了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并将其与自己的银行业务合并,同时进军信托和资产管理业务。

这种角色的逆转十分鲜明。平安继续收购国有资产,例如2015年收购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Shenzhen Qianhai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平安还成为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最大股东,持有这家欧洲最大银行逾7%的股权。

但这种高调也把平安拉入权势圈子,并势必受到更严密的审视。2012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道,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的家人是平安的早期投资者。

支持者以福音传道式的热情谈论马明哲,但与他密切合作过的一些人表示,他有时会发现很难集中注意力。一位前同事说:“他的思考会超前好几步,但常常很难迈出第一步,不得不为此聘请咨询公司。”

最近平安的势头开始停滞不前。今年上半年,平安核心人寿保险部门的新业务价值与去年持平,分析师将此归咎于监管部门对一些短期产品进行了打击。在2017年表现亮眼的股价也大幅下跌,自今年1月份达到96.4港元的峰值以来,其股价已经跌去了五分之一。

根据苏-马蒂森的说法,平安的商业模式受到人们的质疑。她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许多投资者对平安的一站式金融集团抱负持怀疑态度:在全球范围内,此类追求大多让股东受损而不是获得回报,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

尽管有人持怀疑态度,但马明哲仍将注意力转移到海外,不论是人才招募还是寻找新机会。

野村(Nomura)投资银行部门亚洲(日本除外)金融机构集团负责人詹姆斯•皮尔森(James Pearson)表示:“他们在管理业务方面变得更加专注海外。这是一支非常国际化的管理团队。”

平安财富管理平台陆金所(Lufax)的负责人是美国人计葵生(Gregy Gibb)。平安副首席执行官陈心颖(Jessica Tan)来自新加坡。虽然澳大利亚人、前花旗(Citi)银行家罗中恒(Jonathan Larsen)是平安首席创新执行官,并且还领导平安10亿美元的科技基金全球领航基金(Global Voyager),但来自麦肯锡(McKinsey)的高管也尤为突出。

下一步是将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就目前而言,这种转变的载体是平安针对特定市场设立的一系列独立公司。

平安好医生(Good Doctor)提供在线医疗健康服务,于今年5月在香港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为585亿港元(合75亿美元)。它最近与Grab建立了合资企业,后者是一家位于新加坡的乘车共享平台,也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开展业务。平安好医生首席执行官王涛(Oliver Wong)表示:“凭借Grab的平台,我们可以快速进入8个国家的市场。”

同时运营个人对个人(P2P)贷款业务的陆金所,使用来自整个平安集团和其他地方的数据来衡量个人客户的风险偏好,并为之量身定制产品。和平安好医生一样,陆金所正将目标对准东南亚。

计葵生表示:“我们旨在为东南亚的中产阶级服务。如果你看看未来十年新创造的财富,就会发现三分之二来自亚洲,其中一半来自中产阶级。”

这可能有助于弥补形势较为严峻的国内市场,一些业内人士预计中国政府的打击行动将在未来12个月内让P2P贷款机构的数量从1500多个减少到50个。

金融壹账通提供了平安走出国门的第三条路线。它目前在中国拥有2700家客户,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轮筹资中的估值为75亿美元。

该公司首席战略官费轶明(Michael Fei)表示:“金融科技的开发成本很高。并非所有银行都能负担得起。”金融壹账通今年早些时候在香港和新加坡设立了办事处。香港金管局和其他21家机构已经同意基于平安的区块链技术打造贸易融资平台。


费轶明表示:“世界其他地方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但我们一直保持谨慎。我们必须了解当地的监管环境。我们选择东盟(东南亚国家)作为第一步,进行一些测试。如果成功了,我们将去其他国家。”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平安是否会尝试让其核心保险和银行业务进军海外市场。今年8月,有消息称平安正在寻求收购保诚集团(Prudential)的亚洲业务,伯恩斯坦分析师认为该业务的估值超过370亿英镑。

一位竞争对手表示,平安收入多元化是有意义的。一位了解该公司的银行家认为马明哲想要做一笔“转变性的”交易。保诚亚洲(Prudential Asia)将使平安能够在12个市场立即获得1500万人寿保险客户。

然而,即使平安希望达成交易,并且能够说服保诚放弃被很多人视为其优质资产的亚洲业务,人们对于这笔交易是否可行、可取仍存在很多疑虑。

第一个障碍是融资。即使对于像平安这样规模庞大的公司来说,收购保诚亚洲业务也将是一笔巨额交易。“他们将必须在海外发债,”苏-马蒂森称,“这是可行的,但这是需要跨越的另一个障碍。”

更大的潜在障碍是监管。平安的竞争对手安邦(Anbang)曾在欧洲、亚洲和美国大举扩张,但在今年年初安邦被政府接管后,中国当局对于允许保险公司大举投资海外一直持谨慎态度。

中国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成为唯一的反对者。另一家竞争保险公司的一位高管问道:“外国政府是否乐于看到平安在一家人寿保险公司持有大量股份——特别是该公司还拥有强大的数据收集能力?”

还有人质疑平安是否能够完成如此规模的收购:“进行超大规模交易的挑战在于缺乏经验,”一位从事保险业务的银行人士表示,“平安拥有雄厚的财力,但很难评估他们是否能够在这样一笔跨越多个司法管辖区域的收购交易上取得成功。”

2007年,平安以18亿欧元收购了荷兰-比利时金融服务集团富通银行(Fortis) 4%的股份。之后富通银行遭遇危机不得不被纾困,而平安最终减记了对其的几乎全部投资。

“富通是一场灾难,”苏-马蒂森称,“我认为股东们不希望历史重演。”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更根本的是,平安没有必要把目光转向海外。马明哲本人淡化了该交易的前景:“就目前而言,我们没有进行海外收购的想法。中国市场有最好的增长前景。”

伯恩斯坦估计,未来4年,平安寿险业务的利润将从今年的660亿元人民币(合95亿美元)增长至1200亿元人民币。

对于股东而言,这不仅意味着额外的现金。苏-马蒂森表示,尽管平安推出了一些扩张计划并大举投资科技,但寿险业务仍然是平安“皇冠上的宝石”。同时,随着平安寻求挑战那些未来可能成为其竞争对手的科技公司,其销售代理大军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收入:科技将成为另一个收入来源

传统金融仍然贡献了平安90%的利润,但高管们很难不提到科技正在推动他们的细分业务。

这项彻底改革具有争议,一些分析师质疑发展科技是否只是分散了注意力。一位分析师表示:“我们喜欢平安的保险业务,但我们希望他们少关注科技领域。”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的副董事总经理严溢敏(Sally Yim)称:“科技有助于提高营收、增进效率和防止欺诈,但眼下很难给出相关的具体数字。”

曾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为平安工作的人表示,当时该公司没有什么特别创新的地方。但过去十年,情况改变了。

平安创始人马明哲称:“我们意识到,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利润率下降,我们必须在科技上进行投资。”

平安研发的软件为中国440多家银行提供支持服务,与此同时,中国数千家医院采用了平安研发的人工智能X光扫描仪进行癌症筛查。

“我们有一亿人的电子医疗档案,并利用人工智能来分析这些档案,”马明哲称,“该分析的错误率低于1%。而中国医生误诊率为30%。”

该技术允许平安以不同于较为传统的保险和银行业务的方式进行扩张,而不会使其资产负债表面临风险。

例如,平安旗下的金融壹账通通过向数百家中国银行出售贷款和风险控制系统,可以在不承担风险的情况下从客户决策中获取小额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平安用30年成长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而且几乎完全是凭借庞大的国内业务做到的。大举投资科技是其法宝之一,如今平安已将目光投向海外。



撰文 / 奥利弗•拉尔夫 / 唐•温兰

■ 申请银行贷款时的微表情识别,使用人工智能的健康诊所,评估海边交通流量的算法。鉴于平安(Ping An)目前所做的一些事情,人们很容易把它错当成一家科技公司。在亚马逊(Amazon)和Facebook等跨国科技公司以及中国的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从社交媒体和电商进军银行业和保险业之际,平安正反其道而行之。

过去30年,平安首席执行官马明哲(Peter Ma)把平安打造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该公司目前市值大约1700亿美元,远远超过安盛(Axa)、安联(Allianz)和美国国际集团(AIG)等更老牌的竞争对手。而且他几乎完全是在中国境内做到的,平安在国内的业务规模极为庞大:拥有140万保险代理人、1.79亿个人客户(年增长25%),而其互联网服务和其他各种业务(从医疗诊断到理财)用户达到4.86亿。

这个规模是通过巨额技术投资实现的。去年,平安将收入的1%投入创新,约97.5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这让平安具备了其他保险公司望尘莫及的实力。

“金融科技在中国是一支非常强大的赋能力量,”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琳达•苏-马蒂森(Linda Sun-Mattison)表示,这给该公司带来了接触更多客户的能力,“科技的杀手级应用是扩大规模的能力……(这)将在长期为平安增加巨大价值。”


平安有2.3万研发员工,拥有超过8000项专利申请,在科技领域的这种水平的投资让该公司处于全球趋势的前沿:保险公司从基于保单和理赔的传统业务模式向其他领域拓展。


对于平安的下一阶段扩张,马明哲正把目光投向中国以外的市场,他计划将平安的业务推向东南亚以及其他地区。作为计划的一部分,他创建了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旨在将平安的技术销售给其他金融集团。

“我们已成功在中国获得了实践经验,”他表示,“我们希望我们能把这些技术和经验应用到其他国家。”

平安创建于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火热年代,当时金融体制改革无法跟上经济增长的速度。

根据平安的官方历史记录,马明哲用了两年时间游说他在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老板以及各种其他官员和监管者,以获得批准,将一个小型社会保险公司从这家国有航运集团分离出去,总部将设在深圳蛇口工业区。

在获得批准后,平安于1988年成立,得到工行(ICBC)旗下信托公司的支持,该信托公司持有平安51%股权。蛇口工业区持有剩余股份。平安是中国第一家由政府和民营企业共同持股的保险公司。

随着平安的扩张,它接受了地方政府机构的投资,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初获得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投资,这两家投行当年各自以大约250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平安大约5%的股权。如今这些投资的价值分别高达85亿美元左右。汇丰银行(HSBC)也成为大股东。

本世纪初平安的增长源于利用市场对保险日益上涨的需求。到2011年,平安成为国有资产的投资者,它收购了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并将其与自己的银行业务合并,同时进军信托和资产管理业务。

这种角色的逆转十分鲜明。平安继续收购国有资产,例如2015年收购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Shenzhen Qianhai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平安还成为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最大股东,持有这家欧洲最大银行逾7%的股权。

但这种高调也把平安拉入权势圈子,并势必受到更严密的审视。2012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道,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的家人是平安的早期投资者。

支持者以福音传道式的热情谈论马明哲,但与他密切合作过的一些人表示,他有时会发现很难集中注意力。一位前同事说:“他的思考会超前好几步,但常常很难迈出第一步,不得不为此聘请咨询公司。”

最近平安的势头开始停滞不前。今年上半年,平安核心人寿保险部门的新业务价值与去年持平,分析师将此归咎于监管部门对一些短期产品进行了打击。在2017年表现亮眼的股价也大幅下跌,自今年1月份达到96.4港元的峰值以来,其股价已经跌去了五分之一。

根据苏-马蒂森的说法,平安的商业模式受到人们的质疑。她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许多投资者对平安的一站式金融集团抱负持怀疑态度:在全球范围内,此类追求大多让股东受损而不是获得回报,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

尽管有人持怀疑态度,但马明哲仍将注意力转移到海外,不论是人才招募还是寻找新机会。

野村(Nomura)投资银行部门亚洲(日本除外)金融机构集团负责人詹姆斯•皮尔森(James Pearson)表示:“他们在管理业务方面变得更加专注海外。这是一支非常国际化的管理团队。”

平安财富管理平台陆金所(Lufax)的负责人是美国人计葵生(Gregy Gibb)。平安副首席执行官陈心颖(Jessica Tan)来自新加坡。虽然澳大利亚人、前花旗(Citi)银行家罗中恒(Jonathan Larsen)是平安首席创新执行官,并且还领导平安10亿美元的科技基金全球领航基金(Global Voyager),但来自麦肯锡(McKinsey)的高管也尤为突出。

下一步是将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就目前而言,这种转变的载体是平安针对特定市场设立的一系列独立公司。

平安好医生(Good Doctor)提供在线医疗健康服务,于今年5月在香港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为585亿港元(合75亿美元)。它最近与Grab建立了合资企业,后者是一家位于新加坡的乘车共享平台,也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开展业务。平安好医生首席执行官王涛(Oliver Wong)表示:“凭借Grab的平台,我们可以快速进入8个国家的市场。”

同时运营个人对个人(P2P)贷款业务的陆金所,使用来自整个平安集团和其他地方的数据来衡量个人客户的风险偏好,并为之量身定制产品。和平安好医生一样,陆金所正将目标对准东南亚。

计葵生表示:“我们旨在为东南亚的中产阶级服务。如果你看看未来十年新创造的财富,就会发现三分之二来自亚洲,其中一半来自中产阶级。”

这可能有助于弥补形势较为严峻的国内市场,一些业内人士预计中国政府的打击行动将在未来12个月内让P2P贷款机构的数量从1500多个减少到50个。

金融壹账通提供了平安走出国门的第三条路线。它目前在中国拥有2700家客户,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轮筹资中的估值为75亿美元。

该公司首席战略官费轶明(Michael Fei)表示:“金融科技的开发成本很高。并非所有银行都能负担得起。”金融壹账通今年早些时候在香港和新加坡设立了办事处。香港金管局和其他21家机构已经同意基于平安的区块链技术打造贸易融资平台。


费轶明表示:“世界其他地方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但我们一直保持谨慎。我们必须了解当地的监管环境。我们选择东盟(东南亚国家)作为第一步,进行一些测试。如果成功了,我们将去其他国家。”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平安是否会尝试让其核心保险和银行业务进军海外市场。今年8月,有消息称平安正在寻求收购保诚集团(Prudential)的亚洲业务,伯恩斯坦分析师认为该业务的估值超过370亿英镑。

一位竞争对手表示,平安收入多元化是有意义的。一位了解该公司的银行家认为马明哲想要做一笔“转变性的”交易。保诚亚洲(Prudential Asia)将使平安能够在12个市场立即获得1500万人寿保险客户。

然而,即使平安希望达成交易,并且能够说服保诚放弃被很多人视为其优质资产的亚洲业务,人们对于这笔交易是否可行、可取仍存在很多疑虑。

第一个障碍是融资。即使对于像平安这样规模庞大的公司来说,收购保诚亚洲业务也将是一笔巨额交易。“他们将必须在海外发债,”苏-马蒂森称,“这是可行的,但这是需要跨越的另一个障碍。”

更大的潜在障碍是监管。平安的竞争对手安邦(Anbang)曾在欧洲、亚洲和美国大举扩张,但在今年年初安邦被政府接管后,中国当局对于允许保险公司大举投资海外一直持谨慎态度。

中国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成为唯一的反对者。另一家竞争保险公司的一位高管问道:“外国政府是否乐于看到平安在一家人寿保险公司持有大量股份——特别是该公司还拥有强大的数据收集能力?”

还有人质疑平安是否能够完成如此规模的收购:“进行超大规模交易的挑战在于缺乏经验,”一位从事保险业务的银行人士表示,“平安拥有雄厚的财力,但很难评估他们是否能够在这样一笔跨越多个司法管辖区域的收购交易上取得成功。”

2007年,平安以18亿欧元收购了荷兰-比利时金融服务集团富通银行(Fortis) 4%的股份。之后富通银行遭遇危机不得不被纾困,而平安最终减记了对其的几乎全部投资。

“富通是一场灾难,”苏-马蒂森称,“我认为股东们不希望历史重演。”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更根本的是,平安没有必要把目光转向海外。马明哲本人淡化了该交易的前景:“就目前而言,我们没有进行海外收购的想法。中国市场有最好的增长前景。”

伯恩斯坦估计,未来4年,平安寿险业务的利润将从今年的660亿元人民币(合95亿美元)增长至1200亿元人民币。

对于股东而言,这不仅意味着额外的现金。苏-马蒂森表示,尽管平安推出了一些扩张计划并大举投资科技,但寿险业务仍然是平安“皇冠上的宝石”。同时,随着平安寻求挑战那些未来可能成为其竞争对手的科技公司,其销售代理大军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收入:科技将成为另一个收入来源

传统金融仍然贡献了平安90%的利润,但高管们很难不提到科技正在推动他们的细分业务。

这项彻底改革具有争议,一些分析师质疑发展科技是否只是分散了注意力。一位分析师表示:“我们喜欢平安的保险业务,但我们希望他们少关注科技领域。”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的副董事总经理严溢敏(Sally Yim)称:“科技有助于提高营收、增进效率和防止欺诈,但眼下很难给出相关的具体数字。”

曾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为平安工作的人表示,当时该公司没有什么特别创新的地方。但过去十年,情况改变了。

平安创始人马明哲称:“我们意识到,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利润率下降,我们必须在科技上进行投资。”

平安研发的软件为中国440多家银行提供支持服务,与此同时,中国数千家医院采用了平安研发的人工智能X光扫描仪进行癌症筛查。

“我们有一亿人的电子医疗档案,并利用人工智能来分析这些档案,”马明哲称,“该分析的错误率低于1%。而中国医生误诊率为30%。”

该技术允许平安以不同于较为传统的保险和银行业务的方式进行扩张,而不会使其资产负债表面临风险。

例如,平安旗下的金融壹账通通过向数百家中国银行出售贷款和风险控制系统,可以在不承担风险的情况下从客户决策中获取小额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平安的扩张之路

发布日期:2018-11-23 07:39
摘要」平安用30年成长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而且几乎完全是凭借庞大的国内业务做到的。大举投资科技是其法宝之一,如今平安已将目光投向海外。



撰文 / 奥利弗•拉尔夫 / 唐•温兰

■ 申请银行贷款时的微表情识别,使用人工智能的健康诊所,评估海边交通流量的算法。鉴于平安(Ping An)目前所做的一些事情,人们很容易把它错当成一家科技公司。在亚马逊(Amazon)和Facebook等跨国科技公司以及中国的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从社交媒体和电商进军银行业和保险业之际,平安正反其道而行之。

过去30年,平安首席执行官马明哲(Peter Ma)把平安打造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该公司目前市值大约1700亿美元,远远超过安盛(Axa)、安联(Allianz)和美国国际集团(AIG)等更老牌的竞争对手。而且他几乎完全是在中国境内做到的,平安在国内的业务规模极为庞大:拥有140万保险代理人、1.79亿个人客户(年增长25%),而其互联网服务和其他各种业务(从医疗诊断到理财)用户达到4.86亿。

这个规模是通过巨额技术投资实现的。去年,平安将收入的1%投入创新,约97.5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这让平安具备了其他保险公司望尘莫及的实力。

“金融科技在中国是一支非常强大的赋能力量,”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琳达•苏-马蒂森(Linda Sun-Mattison)表示,这给该公司带来了接触更多客户的能力,“科技的杀手级应用是扩大规模的能力……(这)将在长期为平安增加巨大价值。”


平安有2.3万研发员工,拥有超过8000项专利申请,在科技领域的这种水平的投资让该公司处于全球趋势的前沿:保险公司从基于保单和理赔的传统业务模式向其他领域拓展。


对于平安的下一阶段扩张,马明哲正把目光投向中国以外的市场,他计划将平安的业务推向东南亚以及其他地区。作为计划的一部分,他创建了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旨在将平安的技术销售给其他金融集团。

“我们已成功在中国获得了实践经验,”他表示,“我们希望我们能把这些技术和经验应用到其他国家。”

平安创建于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火热年代,当时金融体制改革无法跟上经济增长的速度。

根据平安的官方历史记录,马明哲用了两年时间游说他在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老板以及各种其他官员和监管者,以获得批准,将一个小型社会保险公司从这家国有航运集团分离出去,总部将设在深圳蛇口工业区。

在获得批准后,平安于1988年成立,得到工行(ICBC)旗下信托公司的支持,该信托公司持有平安51%股权。蛇口工业区持有剩余股份。平安是中国第一家由政府和民营企业共同持股的保险公司。

随着平安的扩张,它接受了地方政府机构的投资,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初获得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投资,这两家投行当年各自以大约250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平安大约5%的股权。如今这些投资的价值分别高达85亿美元左右。汇丰银行(HSBC)也成为大股东。

本世纪初平安的增长源于利用市场对保险日益上涨的需求。到2011年,平安成为国有资产的投资者,它收购了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并将其与自己的银行业务合并,同时进军信托和资产管理业务。

这种角色的逆转十分鲜明。平安继续收购国有资产,例如2015年收购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Shenzhen Qianhai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平安还成为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最大股东,持有这家欧洲最大银行逾7%的股权。

但这种高调也把平安拉入权势圈子,并势必受到更严密的审视。2012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道,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的家人是平安的早期投资者。

支持者以福音传道式的热情谈论马明哲,但与他密切合作过的一些人表示,他有时会发现很难集中注意力。一位前同事说:“他的思考会超前好几步,但常常很难迈出第一步,不得不为此聘请咨询公司。”

最近平安的势头开始停滞不前。今年上半年,平安核心人寿保险部门的新业务价值与去年持平,分析师将此归咎于监管部门对一些短期产品进行了打击。在2017年表现亮眼的股价也大幅下跌,自今年1月份达到96.4港元的峰值以来,其股价已经跌去了五分之一。

根据苏-马蒂森的说法,平安的商业模式受到人们的质疑。她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许多投资者对平安的一站式金融集团抱负持怀疑态度:在全球范围内,此类追求大多让股东受损而不是获得回报,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

尽管有人持怀疑态度,但马明哲仍将注意力转移到海外,不论是人才招募还是寻找新机会。

野村(Nomura)投资银行部门亚洲(日本除外)金融机构集团负责人詹姆斯•皮尔森(James Pearson)表示:“他们在管理业务方面变得更加专注海外。这是一支非常国际化的管理团队。”

平安财富管理平台陆金所(Lufax)的负责人是美国人计葵生(Gregy Gibb)。平安副首席执行官陈心颖(Jessica Tan)来自新加坡。虽然澳大利亚人、前花旗(Citi)银行家罗中恒(Jonathan Larsen)是平安首席创新执行官,并且还领导平安10亿美元的科技基金全球领航基金(Global Voyager),但来自麦肯锡(McKinsey)的高管也尤为突出。

下一步是将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就目前而言,这种转变的载体是平安针对特定市场设立的一系列独立公司。

平安好医生(Good Doctor)提供在线医疗健康服务,于今年5月在香港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为585亿港元(合75亿美元)。它最近与Grab建立了合资企业,后者是一家位于新加坡的乘车共享平台,也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开展业务。平安好医生首席执行官王涛(Oliver Wong)表示:“凭借Grab的平台,我们可以快速进入8个国家的市场。”

同时运营个人对个人(P2P)贷款业务的陆金所,使用来自整个平安集团和其他地方的数据来衡量个人客户的风险偏好,并为之量身定制产品。和平安好医生一样,陆金所正将目标对准东南亚。

计葵生表示:“我们旨在为东南亚的中产阶级服务。如果你看看未来十年新创造的财富,就会发现三分之二来自亚洲,其中一半来自中产阶级。”

这可能有助于弥补形势较为严峻的国内市场,一些业内人士预计中国政府的打击行动将在未来12个月内让P2P贷款机构的数量从1500多个减少到50个。

金融壹账通提供了平安走出国门的第三条路线。它目前在中国拥有2700家客户,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轮筹资中的估值为75亿美元。

该公司首席战略官费轶明(Michael Fei)表示:“金融科技的开发成本很高。并非所有银行都能负担得起。”金融壹账通今年早些时候在香港和新加坡设立了办事处。香港金管局和其他21家机构已经同意基于平安的区块链技术打造贸易融资平台。


费轶明表示:“世界其他地方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但我们一直保持谨慎。我们必须了解当地的监管环境。我们选择东盟(东南亚国家)作为第一步,进行一些测试。如果成功了,我们将去其他国家。”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平安是否会尝试让其核心保险和银行业务进军海外市场。今年8月,有消息称平安正在寻求收购保诚集团(Prudential)的亚洲业务,伯恩斯坦分析师认为该业务的估值超过370亿英镑。

一位竞争对手表示,平安收入多元化是有意义的。一位了解该公司的银行家认为马明哲想要做一笔“转变性的”交易。保诚亚洲(Prudential Asia)将使平安能够在12个市场立即获得1500万人寿保险客户。

然而,即使平安希望达成交易,并且能够说服保诚放弃被很多人视为其优质资产的亚洲业务,人们对于这笔交易是否可行、可取仍存在很多疑虑。

第一个障碍是融资。即使对于像平安这样规模庞大的公司来说,收购保诚亚洲业务也将是一笔巨额交易。“他们将必须在海外发债,”苏-马蒂森称,“这是可行的,但这是需要跨越的另一个障碍。”

更大的潜在障碍是监管。平安的竞争对手安邦(Anbang)曾在欧洲、亚洲和美国大举扩张,但在今年年初安邦被政府接管后,中国当局对于允许保险公司大举投资海外一直持谨慎态度。

中国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成为唯一的反对者。另一家竞争保险公司的一位高管问道:“外国政府是否乐于看到平安在一家人寿保险公司持有大量股份——特别是该公司还拥有强大的数据收集能力?”

还有人质疑平安是否能够完成如此规模的收购:“进行超大规模交易的挑战在于缺乏经验,”一位从事保险业务的银行人士表示,“平安拥有雄厚的财力,但很难评估他们是否能够在这样一笔跨越多个司法管辖区域的收购交易上取得成功。”

2007年,平安以18亿欧元收购了荷兰-比利时金融服务集团富通银行(Fortis) 4%的股份。之后富通银行遭遇危机不得不被纾困,而平安最终减记了对其的几乎全部投资。

“富通是一场灾难,”苏-马蒂森称,“我认为股东们不希望历史重演。”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更根本的是,平安没有必要把目光转向海外。马明哲本人淡化了该交易的前景:“就目前而言,我们没有进行海外收购的想法。中国市场有最好的增长前景。”

伯恩斯坦估计,未来4年,平安寿险业务的利润将从今年的660亿元人民币(合95亿美元)增长至1200亿元人民币。

对于股东而言,这不仅意味着额外的现金。苏-马蒂森表示,尽管平安推出了一些扩张计划并大举投资科技,但寿险业务仍然是平安“皇冠上的宝石”。同时,随着平安寻求挑战那些未来可能成为其竞争对手的科技公司,其销售代理大军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收入:科技将成为另一个收入来源

传统金融仍然贡献了平安90%的利润,但高管们很难不提到科技正在推动他们的细分业务。

这项彻底改革具有争议,一些分析师质疑发展科技是否只是分散了注意力。一位分析师表示:“我们喜欢平安的保险业务,但我们希望他们少关注科技领域。”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的副董事总经理严溢敏(Sally Yim)称:“科技有助于提高营收、增进效率和防止欺诈,但眼下很难给出相关的具体数字。”

曾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为平安工作的人表示,当时该公司没有什么特别创新的地方。但过去十年,情况改变了。

平安创始人马明哲称:“我们意识到,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利润率下降,我们必须在科技上进行投资。”

平安研发的软件为中国440多家银行提供支持服务,与此同时,中国数千家医院采用了平安研发的人工智能X光扫描仪进行癌症筛查。

“我们有一亿人的电子医疗档案,并利用人工智能来分析这些档案,”马明哲称,“该分析的错误率低于1%。而中国医生误诊率为30%。”

该技术允许平安以不同于较为传统的保险和银行业务的方式进行扩张,而不会使其资产负债表面临风险。

例如,平安旗下的金融壹账通通过向数百家中国银行出售贷款和风险控制系统,可以在不承担风险的情况下从客户决策中获取小额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平安用30年成长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而且几乎完全是凭借庞大的国内业务做到的。大举投资科技是其法宝之一,如今平安已将目光投向海外。



撰文 / 奥利弗•拉尔夫 / 唐•温兰

■ 申请银行贷款时的微表情识别,使用人工智能的健康诊所,评估海边交通流量的算法。鉴于平安(Ping An)目前所做的一些事情,人们很容易把它错当成一家科技公司。在亚马逊(Amazon)和Facebook等跨国科技公司以及中国的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从社交媒体和电商进军银行业和保险业之际,平安正反其道而行之。

过去30年,平安首席执行官马明哲(Peter Ma)把平安打造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保险公司。该公司目前市值大约1700亿美元,远远超过安盛(Axa)、安联(Allianz)和美国国际集团(AIG)等更老牌的竞争对手。而且他几乎完全是在中国境内做到的,平安在国内的业务规模极为庞大:拥有140万保险代理人、1.79亿个人客户(年增长25%),而其互联网服务和其他各种业务(从医疗诊断到理财)用户达到4.86亿。

这个规模是通过巨额技术投资实现的。去年,平安将收入的1%投入创新,约97.5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这让平安具备了其他保险公司望尘莫及的实力。

“金融科技在中国是一支非常强大的赋能力量,”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琳达•苏-马蒂森(Linda Sun-Mattison)表示,这给该公司带来了接触更多客户的能力,“科技的杀手级应用是扩大规模的能力……(这)将在长期为平安增加巨大价值。”


平安有2.3万研发员工,拥有超过8000项专利申请,在科技领域的这种水平的投资让该公司处于全球趋势的前沿:保险公司从基于保单和理赔的传统业务模式向其他领域拓展。


对于平安的下一阶段扩张,马明哲正把目光投向中国以外的市场,他计划将平安的业务推向东南亚以及其他地区。作为计划的一部分,他创建了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旨在将平安的技术销售给其他金融集团。

“我们已成功在中国获得了实践经验,”他表示,“我们希望我们能把这些技术和经验应用到其他国家。”

平安创建于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火热年代,当时金融体制改革无法跟上经济增长的速度。

根据平安的官方历史记录,马明哲用了两年时间游说他在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老板以及各种其他官员和监管者,以获得批准,将一个小型社会保险公司从这家国有航运集团分离出去,总部将设在深圳蛇口工业区。

在获得批准后,平安于1988年成立,得到工行(ICBC)旗下信托公司的支持,该信托公司持有平安51%股权。蛇口工业区持有剩余股份。平安是中国第一家由政府和民营企业共同持股的保险公司。

随着平安的扩张,它接受了地方政府机构的投资,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初获得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投资,这两家投行当年各自以大约250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平安大约5%的股权。如今这些投资的价值分别高达85亿美元左右。汇丰银行(HSBC)也成为大股东。

本世纪初平安的增长源于利用市场对保险日益上涨的需求。到2011年,平安成为国有资产的投资者,它收购了深圳发展银行(Shenzhen Development Bank)并将其与自己的银行业务合并,同时进军信托和资产管理业务。

这种角色的逆转十分鲜明。平安继续收购国有资产,例如2015年收购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Shenzhen Qianhai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平安还成为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最大股东,持有这家欧洲最大银行逾7%的股权。

但这种高调也把平安拉入权势圈子,并势必受到更严密的审视。2012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道,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的家人是平安的早期投资者。

支持者以福音传道式的热情谈论马明哲,但与他密切合作过的一些人表示,他有时会发现很难集中注意力。一位前同事说:“他的思考会超前好几步,但常常很难迈出第一步,不得不为此聘请咨询公司。”

最近平安的势头开始停滞不前。今年上半年,平安核心人寿保险部门的新业务价值与去年持平,分析师将此归咎于监管部门对一些短期产品进行了打击。在2017年表现亮眼的股价也大幅下跌,自今年1月份达到96.4港元的峰值以来,其股价已经跌去了五分之一。

根据苏-马蒂森的说法,平安的商业模式受到人们的质疑。她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许多投资者对平安的一站式金融集团抱负持怀疑态度:在全球范围内,此类追求大多让股东受损而不是获得回报,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

尽管有人持怀疑态度,但马明哲仍将注意力转移到海外,不论是人才招募还是寻找新机会。

野村(Nomura)投资银行部门亚洲(日本除外)金融机构集团负责人詹姆斯•皮尔森(James Pearson)表示:“他们在管理业务方面变得更加专注海外。这是一支非常国际化的管理团队。”

平安财富管理平台陆金所(Lufax)的负责人是美国人计葵生(Gregy Gibb)。平安副首席执行官陈心颖(Jessica Tan)来自新加坡。虽然澳大利亚人、前花旗(Citi)银行家罗中恒(Jonathan Larsen)是平安首席创新执行官,并且还领导平安10亿美元的科技基金全球领航基金(Global Voyager),但来自麦肯锡(McKinsey)的高管也尤为突出。

下一步是将业务扩展到中国以外。就目前而言,这种转变的载体是平安针对特定市场设立的一系列独立公司。

平安好医生(Good Doctor)提供在线医疗健康服务,于今年5月在香港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为585亿港元(合75亿美元)。它最近与Grab建立了合资企业,后者是一家位于新加坡的乘车共享平台,也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开展业务。平安好医生首席执行官王涛(Oliver Wong)表示:“凭借Grab的平台,我们可以快速进入8个国家的市场。”

同时运营个人对个人(P2P)贷款业务的陆金所,使用来自整个平安集团和其他地方的数据来衡量个人客户的风险偏好,并为之量身定制产品。和平安好医生一样,陆金所正将目标对准东南亚。

计葵生表示:“我们旨在为东南亚的中产阶级服务。如果你看看未来十年新创造的财富,就会发现三分之二来自亚洲,其中一半来自中产阶级。”

这可能有助于弥补形势较为严峻的国内市场,一些业内人士预计中国政府的打击行动将在未来12个月内让P2P贷款机构的数量从1500多个减少到50个。

金融壹账通提供了平安走出国门的第三条路线。它目前在中国拥有2700家客户,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轮筹资中的估值为75亿美元。

该公司首席战略官费轶明(Michael Fei)表示:“金融科技的开发成本很高。并非所有银行都能负担得起。”金融壹账通今年早些时候在香港和新加坡设立了办事处。香港金管局和其他21家机构已经同意基于平安的区块链技术打造贸易融资平台。


费轶明表示:“世界其他地方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但我们一直保持谨慎。我们必须了解当地的监管环境。我们选择东盟(东南亚国家)作为第一步,进行一些测试。如果成功了,我们将去其他国家。”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平安是否会尝试让其核心保险和银行业务进军海外市场。今年8月,有消息称平安正在寻求收购保诚集团(Prudential)的亚洲业务,伯恩斯坦分析师认为该业务的估值超过370亿英镑。

一位竞争对手表示,平安收入多元化是有意义的。一位了解该公司的银行家认为马明哲想要做一笔“转变性的”交易。保诚亚洲(Prudential Asia)将使平安能够在12个市场立即获得1500万人寿保险客户。

然而,即使平安希望达成交易,并且能够说服保诚放弃被很多人视为其优质资产的亚洲业务,人们对于这笔交易是否可行、可取仍存在很多疑虑。

第一个障碍是融资。即使对于像平安这样规模庞大的公司来说,收购保诚亚洲业务也将是一笔巨额交易。“他们将必须在海外发债,”苏-马蒂森称,“这是可行的,但这是需要跨越的另一个障碍。”

更大的潜在障碍是监管。平安的竞争对手安邦(Anbang)曾在欧洲、亚洲和美国大举扩张,但在今年年初安邦被政府接管后,中国当局对于允许保险公司大举投资海外一直持谨慎态度。

中国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成为唯一的反对者。另一家竞争保险公司的一位高管问道:“外国政府是否乐于看到平安在一家人寿保险公司持有大量股份——特别是该公司还拥有强大的数据收集能力?”

还有人质疑平安是否能够完成如此规模的收购:“进行超大规模交易的挑战在于缺乏经验,”一位从事保险业务的银行人士表示,“平安拥有雄厚的财力,但很难评估他们是否能够在这样一笔跨越多个司法管辖区域的收购交易上取得成功。”

2007年,平安以18亿欧元收购了荷兰-比利时金融服务集团富通银行(Fortis) 4%的股份。之后富通银行遭遇危机不得不被纾困,而平安最终减记了对其的几乎全部投资。

“富通是一场灾难,”苏-马蒂森称,“我认为股东们不希望历史重演。”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更根本的是,平安没有必要把目光转向海外。马明哲本人淡化了该交易的前景:“就目前而言,我们没有进行海外收购的想法。中国市场有最好的增长前景。”

伯恩斯坦估计,未来4年,平安寿险业务的利润将从今年的660亿元人民币(合95亿美元)增长至1200亿元人民币。

对于股东而言,这不仅意味着额外的现金。苏-马蒂森表示,尽管平安推出了一些扩张计划并大举投资科技,但寿险业务仍然是平安“皇冠上的宝石”。同时,随着平安寻求挑战那些未来可能成为其竞争对手的科技公司,其销售代理大军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收入:科技将成为另一个收入来源

传统金融仍然贡献了平安90%的利润,但高管们很难不提到科技正在推动他们的细分业务。

这项彻底改革具有争议,一些分析师质疑发展科技是否只是分散了注意力。一位分析师表示:“我们喜欢平安的保险业务,但我们希望他们少关注科技领域。”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的副董事总经理严溢敏(Sally Yim)称:“科技有助于提高营收、增进效率和防止欺诈,但眼下很难给出相关的具体数字。”

曾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为平安工作的人表示,当时该公司没有什么特别创新的地方。但过去十年,情况改变了。

平安创始人马明哲称:“我们意识到,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利润率下降,我们必须在科技上进行投资。”

平安研发的软件为中国440多家银行提供支持服务,与此同时,中国数千家医院采用了平安研发的人工智能X光扫描仪进行癌症筛查。

“我们有一亿人的电子医疗档案,并利用人工智能来分析这些档案,”马明哲称,“该分析的错误率低于1%。而中国医生误诊率为30%。”

该技术允许平安以不同于较为传统的保险和银行业务的方式进行扩张,而不会使其资产负债表面临风险。

例如,平安旗下的金融壹账通通过向数百家中国银行出售贷款和风险控制系统,可以在不承担风险的情况下从客户决策中获取小额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