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揭秘迪士尼公主形象进化史

发布日期:2018-11-23 06:59
摘要」公主如何与时俱进?对于迪士尼来说,这是个关乎数十亿美元业务的大难题。是维持公主经典形象,还是重塑公主角色使之符合现代价值观,一场拉锯战可追溯至2000年。



撰文 / Erich Schwartzel

■ 大约两年前,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主管各个公主角色的员工聚在一起,观看一部未上映影片的加长片段。

这些主管们花费了数年时间培养爱丽儿(Ariel)、艾莎(Elsa)和白雪公主(Snow White)等女性气质十足的角色,并靠她们大赚特赚。而他们当时看到的片段来自本月上映的动画电影《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影片一改往日高高在上的迪士尼皇家公主形象,揭示了公主们作为寻常年轻女性的一面。

艾莎和睡美人(Sleeping Beauty)都披着头发,身穿睡衣。白雪公主戴着用可乐瓶底当镜片的眼镜亮相。灰姑娘砸碎她的水晶鞋,像扔碎瓶子似的掷向走进屋的一个女孩。长发公主乐佩(Rapunzel)则问灰姑娘:“人们是不是以为,有了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你的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一位当时在场并观看了上述片段的人士说:“每个角色都很接地气。”在他们看来,这个片段打破了迪士尼塑造公主形象的所有规则,而曾经正是拜这些规则所赐,迪士尼公主才得以成为赚钱的金字招牌。

近20年来,迪士尼的员工们一直在就如何升级女主角形象以适应当代社会而争论不休。问题的症结在于:怎样才能让公主形象跟上时代,而又不冷落那些看着迪士尼公主电影长大的老派粉丝?如何抉择关系到数十亿美元的收入,毕竟,玩偶、续集、舞台剧和服装等一系列衍生产品都与公主形象息息相关。

自1937年《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问世以来,迪士尼的公主角色已经培养了几代年轻影迷对男女性别规范、关系及爱情的认知。这种题材、尤其是年代较为久远的迪士尼电影一直饱受诟病,外界认为,其中宣扬的是关于女性的陈腐观念,以及英雄救美、只有男人才能拯救世界的过时思想。

家长纠结于这些故事传递给孩子的讯息——在睡美人睡着的时候,王子吻她的行为是不是能被接受?在女性总统候选人、妇女游行和#MeToo运动此起彼伏的时代,这种不安心理也愈发强烈。

迪士尼开发和管理花木兰(Mulan)或乐佩公主等角色的方法与苹果公司对待新款iPhone类似,也是采取保密措施,让公主角色完全成形后再公之于众。迪士尼有着庞大的公主事业部,记者在采访了该部门的几十名前员工及现员工后发现,无论是翻拍电影、生产经典角色周边产品,还是引入新角色,如何将传统与现代正确结合起来都要经过长期的拉锯战。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他们已经尝试让公主角色更加独立,更有话语权,但同时也存在一种共识,漂亮裙子和美丽城堡总是吸引观众的——尽管这种思路不那么现代。”

迪士尼没有安排高管接受采访。

在《白雪公主》上映80多年后,迪士尼仍在出售与之相关的手办、矮人服装、以及主题彩泥玩具。《冰雪奇缘》(Frozen) 成为了迪士尼最热门的动画电影之一,五年前初登荧幕以来,这部影片衍生出了一部续集和一部百老汇改编舞台剧,主题曲Let It Go更被下载了无数次。2017年,真人翻拍的《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斩获12.6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制作一部公主题材的新电影时,围绕公主品牌工作的员工可达数百人,消费品、迪士尼乐园、动画和电视部门的人员都会加入。这些工作人员试图寻找能够激发粉丝最强共鸣的恰当平衡点。对于拿到特许权的商家和设计师来说,一份长达百页的形象说明是得虔诚遵循的金科玉律,其中提列了公主们可选用的颜色、语言和姿态。他们依据的数据来源甚广,既有学术研究内容,也有迪斯尼加州总部的幼童调研组。

多年来这些角色变得愈发复杂。但这未能阻止近年来关于公主着装、新版真人电影以及“公主”一词本身的争论。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无论你怎样努力,一个四岁的女孩还是想成为小美人鱼。但如果他们试图把爱丽儿塑造成律师,就会招来强烈抵制。”

迪士尼的努力必须引起消费者共鸣,例如家住圣地亚哥的Lesley Godbey,她今年31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Godbey的女儿们崇拜迪士尼公主,就和她在1990年代看爱丽儿和贝儿(Belle)长大时的所思所想一样。她甚至在粉丝大会上打扮成贝儿,穿着这个角色标志性的淡黄色裙子摆拍。

给女儿们读公主故事的时候,她也希望孩子能够明白,生活中有比童话故事更有意思的事,所以她教她们如何补充内容。

如果故事以“从此以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结尾, 女儿们就会一起附上一句:“要做很多艰辛的工作,也要坦诚交流。”

一名知情人士称,《无敌破坏王2》首映后,迪士尼高管担心,围绕率性版的公主们推出太多玩具和服饰可能令其传统形象失去光芒。

该人士表示,零售商表现出了对公主玩偶和上述电影衍生服装的兴趣。迪士尼将部分商品整合起来,其中包括以穿着日常服装的公主为特色的玩偶套装,以及按公主睡衣款式为小女孩设计的衬衫。新的公主片段获得了粉丝的认可后,一些迪士尼高管提出了疑问:为什么没有推出更多周边。

这部影片的制作者在公主形象升级方面有个重要盟友:前首席创意官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他的同事们表示,拉塞特很早以前就希望能让公主们接地气。据知情人士透露,拉塞特参与设计的这场戏获得了迪士尼首席执行长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的认可和支持。

一名前同事称,拉塞特曾经对一众对《勇敢传说》(Brave)中梅莉达(Merida)公主玩世不恭态度表示担心的人说,“如果要我拍你们想让我拍的公主电影,那还是杀死我算了。” 他说:“今时今日,我可拍不了迪士尼过去拍过的那种电影。”

记者未能联系到拉塞特就此置评。今年早些时候他因被指不当触摸下属离职。指控曝光后,他给员工致信,向“曾不情愿地被其拥抱或有其它肢体接触的人”道歉。

接替他的是来自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的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和迪士尼动画工作室(Disney Animation)的詹妮弗·李(Jennifer Lee),二人曾在《脑筋急转弯》(Inside Out)和《冰雪奇缘》(Frozen)等电影中塑造了强大的女性角色。

迪士尼即将做出一系列尝试:计划于明年上映的《冰雪奇缘》续集,有一小群粉丝还要求给艾莎加上女同人设;真人翻拍电影《阿拉丁》(Aladdin)和《花木兰》(Mulan)也在制作中。对于迪士尼以及整个行业而言,近年来电影周边玩具的销量已有所下降,这更是平添了公主团队的玩偶和服装销售压力。

与此同时,迪士尼电影《星球大战》中手持光剑的主角莱娅(Rey)等新角色备受年轻女孩的青睐。迪士尼的电视动画片《阿瓦勒公主埃琳娜》(Elena of Avalor)和《小公主索菲亚》(Sofia the First)描绘的女主人公也更加独立。

今年10月,为《冰雪奇缘》中安娜(Anna)一角配音的女演员克里斯滕·贝尔(Kristen Bell)对Parents杂志表示,她与女儿一起剖析了更早的公主故事。

她说:“你不觉得王子在没有得到白雪公主同意的情况下就吻她很奇怪吗?”

在迪士尼近期推出的真人童话电影《胡桃夹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中饰演角色的影星凯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上个月在《艾伦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中称,她一直没在家里给孩子播放《小美人鱼》,因为爱丽儿决定放弃声音去寻找爱情。她说:“我觉得,里面的歌曲很美妙,但不要为了一个男人而牺牲声音好吗?!”

洛杉矶28岁的梅丽莎·维兰纽瓦(Melissa Villaneuva)有两个孩子,她称她的母亲会让她看《小美人鱼》和《白雪公主》这样的电影,并告诉她:“你得找个能照顾你的人。”

而现在维兰纽瓦与她11岁的儿子和10岁的女儿晚上看电影的时候,通常会看《魔发奇缘》(Tangled)和《勇敢传说》这种强势女性题材的电影。

“我不想让他们像我以前那么想,” 维兰纽瓦说道。

迪士尼从2000年开始开启了现代公主业务,当时的公司高管安迪·穆尼(Andy Mooney)参加了一场迪士尼在凤凰城举办的冰上表演。他发现自己周围都是身着自制公主服的年轻女孩。

穆尼在之前的采访曾提到,他当时就在思考,为什么女孩们不能在迪士尼商店里买到这样的服装呢?

穆尼未予置评。

在那之前,若要买到较早迪士尼公主的周边商品,得等到相关新片上映前的推广宣传期间。穆尼的想法是:打造特许商店,不仅出售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等经典角色的玩偶、服装和书籍,也要出售爱丽儿和贝儿等新角色的周边。

2000年,公主业务的销售额为3亿美元。迪士尼称,到2009年这部分销售额达到了40亿美元。

迪士尼员工称,关于公主的新理念还涉及了一条关键准则,至今迪士尼的公主纯化主义者仍将之奉为铁律,而大多数的普通粉丝是觉察不到的。

当公主们集体出现在餐盒或海报上时,动画师必须让公主们看向不同的方向。这是因为公主们不会生活在同一个想象的世界中,即便实物形象彼此挨着。

“爱丽儿和贝儿不会成为朋友。灰姑娘和白雪公主也互不相识,”一名前迪士尼高管说道。


但在《无敌破坏王2》中,这条准则被抛之脑后——这一举动让一些员工惊愕不已。

在公主事业部创立多年之后,迪士尼的公主系列产品同时经营经典和现代角色,例如书呆子贝儿和亚洲美女战士花木兰。和经典角色相关的翻拍创作以及周边商品再次引燃了对老旧题材的批评。

2009年,迪士尼发行了动画电影《公主与青蛙》(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这是该公司逾十年来的第一部公主题材动画电影,主角蒂安娜(Tiana)是迪士尼打造的第一个美国非洲裔女主人公。影片票房令人失望,只有1.04亿美元,至今仍是迪士尼票房成绩最差的公主电影。

推出蒂安娜一角是个突破,但影片表现不佳让公主业务相关人员担心:“公主”这个词本身变成了累赘。

由于动画电影的预算通常都接近两亿美元,迪士尼需要吸引一干年轻影迷来实现票房目标、确保盈利。他们担心“公主”这个词会让男孩子倍感冷落。

之后一年,迪士尼推出了讲述长发公主乐佩的公主题材电影,取名《魔发奇缘》。两年后又推出了讲述性格好斗的红发公主梅莉达的动画电影《勇敢传说》。

迪士尼有时会尝试回避公主角色的少女感,这种做法引起一些员工的抵触。

知情人士称,2013年《冰雪奇缘》上映之前,消费产品业务的部分高管认为影迷——尤其是男孩子——可能会喜欢影片中滑稽的配角雪宝(Olaf)。拉塞特的前同事称,拉塞特不想让影片的营销活动过多集中在公主姐妹身上,以免让该片成为又一部公主电影。

对部分迪士尼员工而言,艾莎和安娜的角色恰恰呈现出了他们想要传达的信息,而高层却因为害怕冷落男孩影迷而淡化了这一点。

“创意方面有开发空间。不过很多笨拙的策略是由中层管理人员决定,确实有些画蛇添足,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冰雪奇缘》这样一部进步的电影,但之后公司的消费产品又围着雪宝打转,”一名曾在迪士尼公主品牌工作的高管说道。

最终,雪宝在主打公主姐妹的消费产品推广活动中分量很小,特许商店中艾莎的造型玩偶和裙装仍然脱销。《冰雪奇缘》斩获了12.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艾莎是片中的女主人公,意志顽强。

《冰雪奇缘》之后不久迪士尼就推出了《灰姑娘》改编电影,这是多部旧题材翻拍真人电影相关计划中的第一部。迪士尼员工称,这些现代版本迫使迪士尼用新眼光看待经典角色。

1950年的《灰姑娘》电影中,王子只有六句台词,其中两句都是“等一下!” 而2015年真人版影片的编剧克里斯·韦茨(Chris Weitz)希望深入挖掘王子的角色性格,使他的角色分量能配得上灰姑娘。 他说:“某种意义上讲,灰姑娘是迪士尼公主中最落伍的童话故事。如果只是照着原样去讲述这个故事,它会告诉你,你需要一个高富帅的男人来救你——而灰姑娘实际上并不怎么了解这个男人。”

2017年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加入了多段对话,以摆脱导演比尔·康等(Bill Condon)所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即年轻女人爱上绑架者的情结。康等说,饰演贝儿的28岁女演员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要求加上如下对话,来展现贝儿的反抗思想:

野兽:你觉得你在这里会幸福吗?

贝儿:没有自由的人会幸福吗?

定于明年5月上映的真人电影《阿拉丁》(Aladdin)拔高了茉莉(Jasmine)一角的重要性,卡通版的茉莉在阿拉丁的滑稽冒险中只是次要角色。将于2020年上映的真人电影《花木兰》正在制作当中,中国女演员刘亦菲在一众亚洲演员中领衔主演,演绎一个年轻女孩乔扮男装打仗的故事。

即使是现代版的公主在电影上映后也会出现问题。例如,迪士尼员工称,在《勇敢传说》的初期构想阶段,一些员工认为梅莉达身材太过丰满凹凸。这种观点最终被推翻了。

2013年,就在影片上映一年后,梅莉达的造型摆件和海报还在售的时候,迪士尼公布了梅莉达的新形象。这次形象升级让梅莉达穿上了束腰和深V领裙装,正式将她加冕成了一位迪士尼公主。


粉丝们强烈抗议身材苗条、盛装打扮的梅莉达形象,之后迪士尼恢复了初版造型。有员工称,之后几个月,设计师还在困惑:“到底用哪个版本的梅莉达?”

《无敌破坏王2》即将揭开下一轮探索的结果。2017年夏季,迪士尼放映了片中公主部分的片段,导致公司员工在铁杆粉丝年度聚会上出现了分化,有些人甚至以公主造型出席。

观众席则爆发出一片掌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公主如何与时俱进?对于迪士尼来说,这是个关乎数十亿美元业务的大难题。是维持公主经典形象,还是重塑公主角色使之符合现代价值观,一场拉锯战可追溯至2000年。



撰文 / Erich Schwartzel

■ 大约两年前,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主管各个公主角色的员工聚在一起,观看一部未上映影片的加长片段。

这些主管们花费了数年时间培养爱丽儿(Ariel)、艾莎(Elsa)和白雪公主(Snow White)等女性气质十足的角色,并靠她们大赚特赚。而他们当时看到的片段来自本月上映的动画电影《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影片一改往日高高在上的迪士尼皇家公主形象,揭示了公主们作为寻常年轻女性的一面。

艾莎和睡美人(Sleeping Beauty)都披着头发,身穿睡衣。白雪公主戴着用可乐瓶底当镜片的眼镜亮相。灰姑娘砸碎她的水晶鞋,像扔碎瓶子似的掷向走进屋的一个女孩。长发公主乐佩(Rapunzel)则问灰姑娘:“人们是不是以为,有了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你的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一位当时在场并观看了上述片段的人士说:“每个角色都很接地气。”在他们看来,这个片段打破了迪士尼塑造公主形象的所有规则,而曾经正是拜这些规则所赐,迪士尼公主才得以成为赚钱的金字招牌。

近20年来,迪士尼的员工们一直在就如何升级女主角形象以适应当代社会而争论不休。问题的症结在于:怎样才能让公主形象跟上时代,而又不冷落那些看着迪士尼公主电影长大的老派粉丝?如何抉择关系到数十亿美元的收入,毕竟,玩偶、续集、舞台剧和服装等一系列衍生产品都与公主形象息息相关。

自1937年《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问世以来,迪士尼的公主角色已经培养了几代年轻影迷对男女性别规范、关系及爱情的认知。这种题材、尤其是年代较为久远的迪士尼电影一直饱受诟病,外界认为,其中宣扬的是关于女性的陈腐观念,以及英雄救美、只有男人才能拯救世界的过时思想。

家长纠结于这些故事传递给孩子的讯息——在睡美人睡着的时候,王子吻她的行为是不是能被接受?在女性总统候选人、妇女游行和#MeToo运动此起彼伏的时代,这种不安心理也愈发强烈。

迪士尼开发和管理花木兰(Mulan)或乐佩公主等角色的方法与苹果公司对待新款iPhone类似,也是采取保密措施,让公主角色完全成形后再公之于众。迪士尼有着庞大的公主事业部,记者在采访了该部门的几十名前员工及现员工后发现,无论是翻拍电影、生产经典角色周边产品,还是引入新角色,如何将传统与现代正确结合起来都要经过长期的拉锯战。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他们已经尝试让公主角色更加独立,更有话语权,但同时也存在一种共识,漂亮裙子和美丽城堡总是吸引观众的——尽管这种思路不那么现代。”

迪士尼没有安排高管接受采访。

在《白雪公主》上映80多年后,迪士尼仍在出售与之相关的手办、矮人服装、以及主题彩泥玩具。《冰雪奇缘》(Frozen) 成为了迪士尼最热门的动画电影之一,五年前初登荧幕以来,这部影片衍生出了一部续集和一部百老汇改编舞台剧,主题曲Let It Go更被下载了无数次。2017年,真人翻拍的《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斩获12.6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制作一部公主题材的新电影时,围绕公主品牌工作的员工可达数百人,消费品、迪士尼乐园、动画和电视部门的人员都会加入。这些工作人员试图寻找能够激发粉丝最强共鸣的恰当平衡点。对于拿到特许权的商家和设计师来说,一份长达百页的形象说明是得虔诚遵循的金科玉律,其中提列了公主们可选用的颜色、语言和姿态。他们依据的数据来源甚广,既有学术研究内容,也有迪斯尼加州总部的幼童调研组。

多年来这些角色变得愈发复杂。但这未能阻止近年来关于公主着装、新版真人电影以及“公主”一词本身的争论。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无论你怎样努力,一个四岁的女孩还是想成为小美人鱼。但如果他们试图把爱丽儿塑造成律师,就会招来强烈抵制。”

迪士尼的努力必须引起消费者共鸣,例如家住圣地亚哥的Lesley Godbey,她今年31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Godbey的女儿们崇拜迪士尼公主,就和她在1990年代看爱丽儿和贝儿(Belle)长大时的所思所想一样。她甚至在粉丝大会上打扮成贝儿,穿着这个角色标志性的淡黄色裙子摆拍。

给女儿们读公主故事的时候,她也希望孩子能够明白,生活中有比童话故事更有意思的事,所以她教她们如何补充内容。

如果故事以“从此以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结尾, 女儿们就会一起附上一句:“要做很多艰辛的工作,也要坦诚交流。”

一名知情人士称,《无敌破坏王2》首映后,迪士尼高管担心,围绕率性版的公主们推出太多玩具和服饰可能令其传统形象失去光芒。

该人士表示,零售商表现出了对公主玩偶和上述电影衍生服装的兴趣。迪士尼将部分商品整合起来,其中包括以穿着日常服装的公主为特色的玩偶套装,以及按公主睡衣款式为小女孩设计的衬衫。新的公主片段获得了粉丝的认可后,一些迪士尼高管提出了疑问:为什么没有推出更多周边。

这部影片的制作者在公主形象升级方面有个重要盟友:前首席创意官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他的同事们表示,拉塞特很早以前就希望能让公主们接地气。据知情人士透露,拉塞特参与设计的这场戏获得了迪士尼首席执行长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的认可和支持。

一名前同事称,拉塞特曾经对一众对《勇敢传说》(Brave)中梅莉达(Merida)公主玩世不恭态度表示担心的人说,“如果要我拍你们想让我拍的公主电影,那还是杀死我算了。” 他说:“今时今日,我可拍不了迪士尼过去拍过的那种电影。”

记者未能联系到拉塞特就此置评。今年早些时候他因被指不当触摸下属离职。指控曝光后,他给员工致信,向“曾不情愿地被其拥抱或有其它肢体接触的人”道歉。

接替他的是来自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的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和迪士尼动画工作室(Disney Animation)的詹妮弗·李(Jennifer Lee),二人曾在《脑筋急转弯》(Inside Out)和《冰雪奇缘》(Frozen)等电影中塑造了强大的女性角色。

迪士尼即将做出一系列尝试:计划于明年上映的《冰雪奇缘》续集,有一小群粉丝还要求给艾莎加上女同人设;真人翻拍电影《阿拉丁》(Aladdin)和《花木兰》(Mulan)也在制作中。对于迪士尼以及整个行业而言,近年来电影周边玩具的销量已有所下降,这更是平添了公主团队的玩偶和服装销售压力。

与此同时,迪士尼电影《星球大战》中手持光剑的主角莱娅(Rey)等新角色备受年轻女孩的青睐。迪士尼的电视动画片《阿瓦勒公主埃琳娜》(Elena of Avalor)和《小公主索菲亚》(Sofia the First)描绘的女主人公也更加独立。

今年10月,为《冰雪奇缘》中安娜(Anna)一角配音的女演员克里斯滕·贝尔(Kristen Bell)对Parents杂志表示,她与女儿一起剖析了更早的公主故事。

她说:“你不觉得王子在没有得到白雪公主同意的情况下就吻她很奇怪吗?”

在迪士尼近期推出的真人童话电影《胡桃夹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中饰演角色的影星凯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上个月在《艾伦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中称,她一直没在家里给孩子播放《小美人鱼》,因为爱丽儿决定放弃声音去寻找爱情。她说:“我觉得,里面的歌曲很美妙,但不要为了一个男人而牺牲声音好吗?!”

洛杉矶28岁的梅丽莎·维兰纽瓦(Melissa Villaneuva)有两个孩子,她称她的母亲会让她看《小美人鱼》和《白雪公主》这样的电影,并告诉她:“你得找个能照顾你的人。”

而现在维兰纽瓦与她11岁的儿子和10岁的女儿晚上看电影的时候,通常会看《魔发奇缘》(Tangled)和《勇敢传说》这种强势女性题材的电影。

“我不想让他们像我以前那么想,” 维兰纽瓦说道。

迪士尼从2000年开始开启了现代公主业务,当时的公司高管安迪·穆尼(Andy Mooney)参加了一场迪士尼在凤凰城举办的冰上表演。他发现自己周围都是身着自制公主服的年轻女孩。

穆尼在之前的采访曾提到,他当时就在思考,为什么女孩们不能在迪士尼商店里买到这样的服装呢?

穆尼未予置评。

在那之前,若要买到较早迪士尼公主的周边商品,得等到相关新片上映前的推广宣传期间。穆尼的想法是:打造特许商店,不仅出售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等经典角色的玩偶、服装和书籍,也要出售爱丽儿和贝儿等新角色的周边。

2000年,公主业务的销售额为3亿美元。迪士尼称,到2009年这部分销售额达到了40亿美元。

迪士尼员工称,关于公主的新理念还涉及了一条关键准则,至今迪士尼的公主纯化主义者仍将之奉为铁律,而大多数的普通粉丝是觉察不到的。

当公主们集体出现在餐盒或海报上时,动画师必须让公主们看向不同的方向。这是因为公主们不会生活在同一个想象的世界中,即便实物形象彼此挨着。

“爱丽儿和贝儿不会成为朋友。灰姑娘和白雪公主也互不相识,”一名前迪士尼高管说道。


但在《无敌破坏王2》中,这条准则被抛之脑后——这一举动让一些员工惊愕不已。

在公主事业部创立多年之后,迪士尼的公主系列产品同时经营经典和现代角色,例如书呆子贝儿和亚洲美女战士花木兰。和经典角色相关的翻拍创作以及周边商品再次引燃了对老旧题材的批评。

2009年,迪士尼发行了动画电影《公主与青蛙》(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这是该公司逾十年来的第一部公主题材动画电影,主角蒂安娜(Tiana)是迪士尼打造的第一个美国非洲裔女主人公。影片票房令人失望,只有1.04亿美元,至今仍是迪士尼票房成绩最差的公主电影。

推出蒂安娜一角是个突破,但影片表现不佳让公主业务相关人员担心:“公主”这个词本身变成了累赘。

由于动画电影的预算通常都接近两亿美元,迪士尼需要吸引一干年轻影迷来实现票房目标、确保盈利。他们担心“公主”这个词会让男孩子倍感冷落。

之后一年,迪士尼推出了讲述长发公主乐佩的公主题材电影,取名《魔发奇缘》。两年后又推出了讲述性格好斗的红发公主梅莉达的动画电影《勇敢传说》。

迪士尼有时会尝试回避公主角色的少女感,这种做法引起一些员工的抵触。

知情人士称,2013年《冰雪奇缘》上映之前,消费产品业务的部分高管认为影迷——尤其是男孩子——可能会喜欢影片中滑稽的配角雪宝(Olaf)。拉塞特的前同事称,拉塞特不想让影片的营销活动过多集中在公主姐妹身上,以免让该片成为又一部公主电影。

对部分迪士尼员工而言,艾莎和安娜的角色恰恰呈现出了他们想要传达的信息,而高层却因为害怕冷落男孩影迷而淡化了这一点。

“创意方面有开发空间。不过很多笨拙的策略是由中层管理人员决定,确实有些画蛇添足,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冰雪奇缘》这样一部进步的电影,但之后公司的消费产品又围着雪宝打转,”一名曾在迪士尼公主品牌工作的高管说道。

最终,雪宝在主打公主姐妹的消费产品推广活动中分量很小,特许商店中艾莎的造型玩偶和裙装仍然脱销。《冰雪奇缘》斩获了12.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艾莎是片中的女主人公,意志顽强。

《冰雪奇缘》之后不久迪士尼就推出了《灰姑娘》改编电影,这是多部旧题材翻拍真人电影相关计划中的第一部。迪士尼员工称,这些现代版本迫使迪士尼用新眼光看待经典角色。

1950年的《灰姑娘》电影中,王子只有六句台词,其中两句都是“等一下!” 而2015年真人版影片的编剧克里斯·韦茨(Chris Weitz)希望深入挖掘王子的角色性格,使他的角色分量能配得上灰姑娘。 他说:“某种意义上讲,灰姑娘是迪士尼公主中最落伍的童话故事。如果只是照着原样去讲述这个故事,它会告诉你,你需要一个高富帅的男人来救你——而灰姑娘实际上并不怎么了解这个男人。”

2017年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加入了多段对话,以摆脱导演比尔·康等(Bill Condon)所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即年轻女人爱上绑架者的情结。康等说,饰演贝儿的28岁女演员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要求加上如下对话,来展现贝儿的反抗思想:

野兽:你觉得你在这里会幸福吗?

贝儿:没有自由的人会幸福吗?

定于明年5月上映的真人电影《阿拉丁》(Aladdin)拔高了茉莉(Jasmine)一角的重要性,卡通版的茉莉在阿拉丁的滑稽冒险中只是次要角色。将于2020年上映的真人电影《花木兰》正在制作当中,中国女演员刘亦菲在一众亚洲演员中领衔主演,演绎一个年轻女孩乔扮男装打仗的故事。

即使是现代版的公主在电影上映后也会出现问题。例如,迪士尼员工称,在《勇敢传说》的初期构想阶段,一些员工认为梅莉达身材太过丰满凹凸。这种观点最终被推翻了。

2013年,就在影片上映一年后,梅莉达的造型摆件和海报还在售的时候,迪士尼公布了梅莉达的新形象。这次形象升级让梅莉达穿上了束腰和深V领裙装,正式将她加冕成了一位迪士尼公主。


粉丝们强烈抗议身材苗条、盛装打扮的梅莉达形象,之后迪士尼恢复了初版造型。有员工称,之后几个月,设计师还在困惑:“到底用哪个版本的梅莉达?”

《无敌破坏王2》即将揭开下一轮探索的结果。2017年夏季,迪士尼放映了片中公主部分的片段,导致公司员工在铁杆粉丝年度聚会上出现了分化,有些人甚至以公主造型出席。

观众席则爆发出一片掌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公主如何与时俱进?对于迪士尼来说,这是个关乎数十亿美元业务的大难题。是维持公主经典形象,还是重塑公主角色使之符合现代价值观,一场拉锯战可追溯至2000年。



撰文 / Erich Schwartzel

■ 大约两年前,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主管各个公主角色的员工聚在一起,观看一部未上映影片的加长片段。

这些主管们花费了数年时间培养爱丽儿(Ariel)、艾莎(Elsa)和白雪公主(Snow White)等女性气质十足的角色,并靠她们大赚特赚。而他们当时看到的片段来自本月上映的动画电影《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影片一改往日高高在上的迪士尼皇家公主形象,揭示了公主们作为寻常年轻女性的一面。

艾莎和睡美人(Sleeping Beauty)都披着头发,身穿睡衣。白雪公主戴着用可乐瓶底当镜片的眼镜亮相。灰姑娘砸碎她的水晶鞋,像扔碎瓶子似的掷向走进屋的一个女孩。长发公主乐佩(Rapunzel)则问灰姑娘:“人们是不是以为,有了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你的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一位当时在场并观看了上述片段的人士说:“每个角色都很接地气。”在他们看来,这个片段打破了迪士尼塑造公主形象的所有规则,而曾经正是拜这些规则所赐,迪士尼公主才得以成为赚钱的金字招牌。

近20年来,迪士尼的员工们一直在就如何升级女主角形象以适应当代社会而争论不休。问题的症结在于:怎样才能让公主形象跟上时代,而又不冷落那些看着迪士尼公主电影长大的老派粉丝?如何抉择关系到数十亿美元的收入,毕竟,玩偶、续集、舞台剧和服装等一系列衍生产品都与公主形象息息相关。

自1937年《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问世以来,迪士尼的公主角色已经培养了几代年轻影迷对男女性别规范、关系及爱情的认知。这种题材、尤其是年代较为久远的迪士尼电影一直饱受诟病,外界认为,其中宣扬的是关于女性的陈腐观念,以及英雄救美、只有男人才能拯救世界的过时思想。

家长纠结于这些故事传递给孩子的讯息——在睡美人睡着的时候,王子吻她的行为是不是能被接受?在女性总统候选人、妇女游行和#MeToo运动此起彼伏的时代,这种不安心理也愈发强烈。

迪士尼开发和管理花木兰(Mulan)或乐佩公主等角色的方法与苹果公司对待新款iPhone类似,也是采取保密措施,让公主角色完全成形后再公之于众。迪士尼有着庞大的公主事业部,记者在采访了该部门的几十名前员工及现员工后发现,无论是翻拍电影、生产经典角色周边产品,还是引入新角色,如何将传统与现代正确结合起来都要经过长期的拉锯战。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他们已经尝试让公主角色更加独立,更有话语权,但同时也存在一种共识,漂亮裙子和美丽城堡总是吸引观众的——尽管这种思路不那么现代。”

迪士尼没有安排高管接受采访。

在《白雪公主》上映80多年后,迪士尼仍在出售与之相关的手办、矮人服装、以及主题彩泥玩具。《冰雪奇缘》(Frozen) 成为了迪士尼最热门的动画电影之一,五年前初登荧幕以来,这部影片衍生出了一部续集和一部百老汇改编舞台剧,主题曲Let It Go更被下载了无数次。2017年,真人翻拍的《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斩获12.6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制作一部公主题材的新电影时,围绕公主品牌工作的员工可达数百人,消费品、迪士尼乐园、动画和电视部门的人员都会加入。这些工作人员试图寻找能够激发粉丝最强共鸣的恰当平衡点。对于拿到特许权的商家和设计师来说,一份长达百页的形象说明是得虔诚遵循的金科玉律,其中提列了公主们可选用的颜色、语言和姿态。他们依据的数据来源甚广,既有学术研究内容,也有迪斯尼加州总部的幼童调研组。

多年来这些角色变得愈发复杂。但这未能阻止近年来关于公主着装、新版真人电影以及“公主”一词本身的争论。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无论你怎样努力,一个四岁的女孩还是想成为小美人鱼。但如果他们试图把爱丽儿塑造成律师,就会招来强烈抵制。”

迪士尼的努力必须引起消费者共鸣,例如家住圣地亚哥的Lesley Godbey,她今年31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Godbey的女儿们崇拜迪士尼公主,就和她在1990年代看爱丽儿和贝儿(Belle)长大时的所思所想一样。她甚至在粉丝大会上打扮成贝儿,穿着这个角色标志性的淡黄色裙子摆拍。

给女儿们读公主故事的时候,她也希望孩子能够明白,生活中有比童话故事更有意思的事,所以她教她们如何补充内容。

如果故事以“从此以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结尾, 女儿们就会一起附上一句:“要做很多艰辛的工作,也要坦诚交流。”

一名知情人士称,《无敌破坏王2》首映后,迪士尼高管担心,围绕率性版的公主们推出太多玩具和服饰可能令其传统形象失去光芒。

该人士表示,零售商表现出了对公主玩偶和上述电影衍生服装的兴趣。迪士尼将部分商品整合起来,其中包括以穿着日常服装的公主为特色的玩偶套装,以及按公主睡衣款式为小女孩设计的衬衫。新的公主片段获得了粉丝的认可后,一些迪士尼高管提出了疑问:为什么没有推出更多周边。

这部影片的制作者在公主形象升级方面有个重要盟友:前首席创意官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他的同事们表示,拉塞特很早以前就希望能让公主们接地气。据知情人士透露,拉塞特参与设计的这场戏获得了迪士尼首席执行长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的认可和支持。

一名前同事称,拉塞特曾经对一众对《勇敢传说》(Brave)中梅莉达(Merida)公主玩世不恭态度表示担心的人说,“如果要我拍你们想让我拍的公主电影,那还是杀死我算了。” 他说:“今时今日,我可拍不了迪士尼过去拍过的那种电影。”

记者未能联系到拉塞特就此置评。今年早些时候他因被指不当触摸下属离职。指控曝光后,他给员工致信,向“曾不情愿地被其拥抱或有其它肢体接触的人”道歉。

接替他的是来自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的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和迪士尼动画工作室(Disney Animation)的詹妮弗·李(Jennifer Lee),二人曾在《脑筋急转弯》(Inside Out)和《冰雪奇缘》(Frozen)等电影中塑造了强大的女性角色。

迪士尼即将做出一系列尝试:计划于明年上映的《冰雪奇缘》续集,有一小群粉丝还要求给艾莎加上女同人设;真人翻拍电影《阿拉丁》(Aladdin)和《花木兰》(Mulan)也在制作中。对于迪士尼以及整个行业而言,近年来电影周边玩具的销量已有所下降,这更是平添了公主团队的玩偶和服装销售压力。

与此同时,迪士尼电影《星球大战》中手持光剑的主角莱娅(Rey)等新角色备受年轻女孩的青睐。迪士尼的电视动画片《阿瓦勒公主埃琳娜》(Elena of Avalor)和《小公主索菲亚》(Sofia the First)描绘的女主人公也更加独立。

今年10月,为《冰雪奇缘》中安娜(Anna)一角配音的女演员克里斯滕·贝尔(Kristen Bell)对Parents杂志表示,她与女儿一起剖析了更早的公主故事。

她说:“你不觉得王子在没有得到白雪公主同意的情况下就吻她很奇怪吗?”

在迪士尼近期推出的真人童话电影《胡桃夹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中饰演角色的影星凯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上个月在《艾伦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中称,她一直没在家里给孩子播放《小美人鱼》,因为爱丽儿决定放弃声音去寻找爱情。她说:“我觉得,里面的歌曲很美妙,但不要为了一个男人而牺牲声音好吗?!”

洛杉矶28岁的梅丽莎·维兰纽瓦(Melissa Villaneuva)有两个孩子,她称她的母亲会让她看《小美人鱼》和《白雪公主》这样的电影,并告诉她:“你得找个能照顾你的人。”

而现在维兰纽瓦与她11岁的儿子和10岁的女儿晚上看电影的时候,通常会看《魔发奇缘》(Tangled)和《勇敢传说》这种强势女性题材的电影。

“我不想让他们像我以前那么想,” 维兰纽瓦说道。

迪士尼从2000年开始开启了现代公主业务,当时的公司高管安迪·穆尼(Andy Mooney)参加了一场迪士尼在凤凰城举办的冰上表演。他发现自己周围都是身着自制公主服的年轻女孩。

穆尼在之前的采访曾提到,他当时就在思考,为什么女孩们不能在迪士尼商店里买到这样的服装呢?

穆尼未予置评。

在那之前,若要买到较早迪士尼公主的周边商品,得等到相关新片上映前的推广宣传期间。穆尼的想法是:打造特许商店,不仅出售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等经典角色的玩偶、服装和书籍,也要出售爱丽儿和贝儿等新角色的周边。

2000年,公主业务的销售额为3亿美元。迪士尼称,到2009年这部分销售额达到了40亿美元。

迪士尼员工称,关于公主的新理念还涉及了一条关键准则,至今迪士尼的公主纯化主义者仍将之奉为铁律,而大多数的普通粉丝是觉察不到的。

当公主们集体出现在餐盒或海报上时,动画师必须让公主们看向不同的方向。这是因为公主们不会生活在同一个想象的世界中,即便实物形象彼此挨着。

“爱丽儿和贝儿不会成为朋友。灰姑娘和白雪公主也互不相识,”一名前迪士尼高管说道。


但在《无敌破坏王2》中,这条准则被抛之脑后——这一举动让一些员工惊愕不已。

在公主事业部创立多年之后,迪士尼的公主系列产品同时经营经典和现代角色,例如书呆子贝儿和亚洲美女战士花木兰。和经典角色相关的翻拍创作以及周边商品再次引燃了对老旧题材的批评。

2009年,迪士尼发行了动画电影《公主与青蛙》(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这是该公司逾十年来的第一部公主题材动画电影,主角蒂安娜(Tiana)是迪士尼打造的第一个美国非洲裔女主人公。影片票房令人失望,只有1.04亿美元,至今仍是迪士尼票房成绩最差的公主电影。

推出蒂安娜一角是个突破,但影片表现不佳让公主业务相关人员担心:“公主”这个词本身变成了累赘。

由于动画电影的预算通常都接近两亿美元,迪士尼需要吸引一干年轻影迷来实现票房目标、确保盈利。他们担心“公主”这个词会让男孩子倍感冷落。

之后一年,迪士尼推出了讲述长发公主乐佩的公主题材电影,取名《魔发奇缘》。两年后又推出了讲述性格好斗的红发公主梅莉达的动画电影《勇敢传说》。

迪士尼有时会尝试回避公主角色的少女感,这种做法引起一些员工的抵触。

知情人士称,2013年《冰雪奇缘》上映之前,消费产品业务的部分高管认为影迷——尤其是男孩子——可能会喜欢影片中滑稽的配角雪宝(Olaf)。拉塞特的前同事称,拉塞特不想让影片的营销活动过多集中在公主姐妹身上,以免让该片成为又一部公主电影。

对部分迪士尼员工而言,艾莎和安娜的角色恰恰呈现出了他们想要传达的信息,而高层却因为害怕冷落男孩影迷而淡化了这一点。

“创意方面有开发空间。不过很多笨拙的策略是由中层管理人员决定,确实有些画蛇添足,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冰雪奇缘》这样一部进步的电影,但之后公司的消费产品又围着雪宝打转,”一名曾在迪士尼公主品牌工作的高管说道。

最终,雪宝在主打公主姐妹的消费产品推广活动中分量很小,特许商店中艾莎的造型玩偶和裙装仍然脱销。《冰雪奇缘》斩获了12.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艾莎是片中的女主人公,意志顽强。

《冰雪奇缘》之后不久迪士尼就推出了《灰姑娘》改编电影,这是多部旧题材翻拍真人电影相关计划中的第一部。迪士尼员工称,这些现代版本迫使迪士尼用新眼光看待经典角色。

1950年的《灰姑娘》电影中,王子只有六句台词,其中两句都是“等一下!” 而2015年真人版影片的编剧克里斯·韦茨(Chris Weitz)希望深入挖掘王子的角色性格,使他的角色分量能配得上灰姑娘。 他说:“某种意义上讲,灰姑娘是迪士尼公主中最落伍的童话故事。如果只是照着原样去讲述这个故事,它会告诉你,你需要一个高富帅的男人来救你——而灰姑娘实际上并不怎么了解这个男人。”

2017年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加入了多段对话,以摆脱导演比尔·康等(Bill Condon)所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即年轻女人爱上绑架者的情结。康等说,饰演贝儿的28岁女演员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要求加上如下对话,来展现贝儿的反抗思想:

野兽:你觉得你在这里会幸福吗?

贝儿:没有自由的人会幸福吗?

定于明年5月上映的真人电影《阿拉丁》(Aladdin)拔高了茉莉(Jasmine)一角的重要性,卡通版的茉莉在阿拉丁的滑稽冒险中只是次要角色。将于2020年上映的真人电影《花木兰》正在制作当中,中国女演员刘亦菲在一众亚洲演员中领衔主演,演绎一个年轻女孩乔扮男装打仗的故事。

即使是现代版的公主在电影上映后也会出现问题。例如,迪士尼员工称,在《勇敢传说》的初期构想阶段,一些员工认为梅莉达身材太过丰满凹凸。这种观点最终被推翻了。

2013年,就在影片上映一年后,梅莉达的造型摆件和海报还在售的时候,迪士尼公布了梅莉达的新形象。这次形象升级让梅莉达穿上了束腰和深V领裙装,正式将她加冕成了一位迪士尼公主。


粉丝们强烈抗议身材苗条、盛装打扮的梅莉达形象,之后迪士尼恢复了初版造型。有员工称,之后几个月,设计师还在困惑:“到底用哪个版本的梅莉达?”

《无敌破坏王2》即将揭开下一轮探索的结果。2017年夏季,迪士尼放映了片中公主部分的片段,导致公司员工在铁杆粉丝年度聚会上出现了分化,有些人甚至以公主造型出席。

观众席则爆发出一片掌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揭秘迪士尼公主形象进化史

发布日期:2018-11-23 06:59
摘要」公主如何与时俱进?对于迪士尼来说,这是个关乎数十亿美元业务的大难题。是维持公主经典形象,还是重塑公主角色使之符合现代价值观,一场拉锯战可追溯至2000年。



撰文 / Erich Schwartzel

■ 大约两年前,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主管各个公主角色的员工聚在一起,观看一部未上映影片的加长片段。

这些主管们花费了数年时间培养爱丽儿(Ariel)、艾莎(Elsa)和白雪公主(Snow White)等女性气质十足的角色,并靠她们大赚特赚。而他们当时看到的片段来自本月上映的动画电影《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影片一改往日高高在上的迪士尼皇家公主形象,揭示了公主们作为寻常年轻女性的一面。

艾莎和睡美人(Sleeping Beauty)都披着头发,身穿睡衣。白雪公主戴着用可乐瓶底当镜片的眼镜亮相。灰姑娘砸碎她的水晶鞋,像扔碎瓶子似的掷向走进屋的一个女孩。长发公主乐佩(Rapunzel)则问灰姑娘:“人们是不是以为,有了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你的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一位当时在场并观看了上述片段的人士说:“每个角色都很接地气。”在他们看来,这个片段打破了迪士尼塑造公主形象的所有规则,而曾经正是拜这些规则所赐,迪士尼公主才得以成为赚钱的金字招牌。

近20年来,迪士尼的员工们一直在就如何升级女主角形象以适应当代社会而争论不休。问题的症结在于:怎样才能让公主形象跟上时代,而又不冷落那些看着迪士尼公主电影长大的老派粉丝?如何抉择关系到数十亿美元的收入,毕竟,玩偶、续集、舞台剧和服装等一系列衍生产品都与公主形象息息相关。

自1937年《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问世以来,迪士尼的公主角色已经培养了几代年轻影迷对男女性别规范、关系及爱情的认知。这种题材、尤其是年代较为久远的迪士尼电影一直饱受诟病,外界认为,其中宣扬的是关于女性的陈腐观念,以及英雄救美、只有男人才能拯救世界的过时思想。

家长纠结于这些故事传递给孩子的讯息——在睡美人睡着的时候,王子吻她的行为是不是能被接受?在女性总统候选人、妇女游行和#MeToo运动此起彼伏的时代,这种不安心理也愈发强烈。

迪士尼开发和管理花木兰(Mulan)或乐佩公主等角色的方法与苹果公司对待新款iPhone类似,也是采取保密措施,让公主角色完全成形后再公之于众。迪士尼有着庞大的公主事业部,记者在采访了该部门的几十名前员工及现员工后发现,无论是翻拍电影、生产经典角色周边产品,还是引入新角色,如何将传统与现代正确结合起来都要经过长期的拉锯战。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他们已经尝试让公主角色更加独立,更有话语权,但同时也存在一种共识,漂亮裙子和美丽城堡总是吸引观众的——尽管这种思路不那么现代。”

迪士尼没有安排高管接受采访。

在《白雪公主》上映80多年后,迪士尼仍在出售与之相关的手办、矮人服装、以及主题彩泥玩具。《冰雪奇缘》(Frozen) 成为了迪士尼最热门的动画电影之一,五年前初登荧幕以来,这部影片衍生出了一部续集和一部百老汇改编舞台剧,主题曲Let It Go更被下载了无数次。2017年,真人翻拍的《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斩获12.6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制作一部公主题材的新电影时,围绕公主品牌工作的员工可达数百人,消费品、迪士尼乐园、动画和电视部门的人员都会加入。这些工作人员试图寻找能够激发粉丝最强共鸣的恰当平衡点。对于拿到特许权的商家和设计师来说,一份长达百页的形象说明是得虔诚遵循的金科玉律,其中提列了公主们可选用的颜色、语言和姿态。他们依据的数据来源甚广,既有学术研究内容,也有迪斯尼加州总部的幼童调研组。

多年来这些角色变得愈发复杂。但这未能阻止近年来关于公主着装、新版真人电影以及“公主”一词本身的争论。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无论你怎样努力,一个四岁的女孩还是想成为小美人鱼。但如果他们试图把爱丽儿塑造成律师,就会招来强烈抵制。”

迪士尼的努力必须引起消费者共鸣,例如家住圣地亚哥的Lesley Godbey,她今年31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Godbey的女儿们崇拜迪士尼公主,就和她在1990年代看爱丽儿和贝儿(Belle)长大时的所思所想一样。她甚至在粉丝大会上打扮成贝儿,穿着这个角色标志性的淡黄色裙子摆拍。

给女儿们读公主故事的时候,她也希望孩子能够明白,生活中有比童话故事更有意思的事,所以她教她们如何补充内容。

如果故事以“从此以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结尾, 女儿们就会一起附上一句:“要做很多艰辛的工作,也要坦诚交流。”

一名知情人士称,《无敌破坏王2》首映后,迪士尼高管担心,围绕率性版的公主们推出太多玩具和服饰可能令其传统形象失去光芒。

该人士表示,零售商表现出了对公主玩偶和上述电影衍生服装的兴趣。迪士尼将部分商品整合起来,其中包括以穿着日常服装的公主为特色的玩偶套装,以及按公主睡衣款式为小女孩设计的衬衫。新的公主片段获得了粉丝的认可后,一些迪士尼高管提出了疑问:为什么没有推出更多周边。

这部影片的制作者在公主形象升级方面有个重要盟友:前首席创意官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他的同事们表示,拉塞特很早以前就希望能让公主们接地气。据知情人士透露,拉塞特参与设计的这场戏获得了迪士尼首席执行长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的认可和支持。

一名前同事称,拉塞特曾经对一众对《勇敢传说》(Brave)中梅莉达(Merida)公主玩世不恭态度表示担心的人说,“如果要我拍你们想让我拍的公主电影,那还是杀死我算了。” 他说:“今时今日,我可拍不了迪士尼过去拍过的那种电影。”

记者未能联系到拉塞特就此置评。今年早些时候他因被指不当触摸下属离职。指控曝光后,他给员工致信,向“曾不情愿地被其拥抱或有其它肢体接触的人”道歉。

接替他的是来自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的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和迪士尼动画工作室(Disney Animation)的詹妮弗·李(Jennifer Lee),二人曾在《脑筋急转弯》(Inside Out)和《冰雪奇缘》(Frozen)等电影中塑造了强大的女性角色。

迪士尼即将做出一系列尝试:计划于明年上映的《冰雪奇缘》续集,有一小群粉丝还要求给艾莎加上女同人设;真人翻拍电影《阿拉丁》(Aladdin)和《花木兰》(Mulan)也在制作中。对于迪士尼以及整个行业而言,近年来电影周边玩具的销量已有所下降,这更是平添了公主团队的玩偶和服装销售压力。

与此同时,迪士尼电影《星球大战》中手持光剑的主角莱娅(Rey)等新角色备受年轻女孩的青睐。迪士尼的电视动画片《阿瓦勒公主埃琳娜》(Elena of Avalor)和《小公主索菲亚》(Sofia the First)描绘的女主人公也更加独立。

今年10月,为《冰雪奇缘》中安娜(Anna)一角配音的女演员克里斯滕·贝尔(Kristen Bell)对Parents杂志表示,她与女儿一起剖析了更早的公主故事。

她说:“你不觉得王子在没有得到白雪公主同意的情况下就吻她很奇怪吗?”

在迪士尼近期推出的真人童话电影《胡桃夹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中饰演角色的影星凯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上个月在《艾伦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中称,她一直没在家里给孩子播放《小美人鱼》,因为爱丽儿决定放弃声音去寻找爱情。她说:“我觉得,里面的歌曲很美妙,但不要为了一个男人而牺牲声音好吗?!”

洛杉矶28岁的梅丽莎·维兰纽瓦(Melissa Villaneuva)有两个孩子,她称她的母亲会让她看《小美人鱼》和《白雪公主》这样的电影,并告诉她:“你得找个能照顾你的人。”

而现在维兰纽瓦与她11岁的儿子和10岁的女儿晚上看电影的时候,通常会看《魔发奇缘》(Tangled)和《勇敢传说》这种强势女性题材的电影。

“我不想让他们像我以前那么想,” 维兰纽瓦说道。

迪士尼从2000年开始开启了现代公主业务,当时的公司高管安迪·穆尼(Andy Mooney)参加了一场迪士尼在凤凰城举办的冰上表演。他发现自己周围都是身着自制公主服的年轻女孩。

穆尼在之前的采访曾提到,他当时就在思考,为什么女孩们不能在迪士尼商店里买到这样的服装呢?

穆尼未予置评。

在那之前,若要买到较早迪士尼公主的周边商品,得等到相关新片上映前的推广宣传期间。穆尼的想法是:打造特许商店,不仅出售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等经典角色的玩偶、服装和书籍,也要出售爱丽儿和贝儿等新角色的周边。

2000年,公主业务的销售额为3亿美元。迪士尼称,到2009年这部分销售额达到了40亿美元。

迪士尼员工称,关于公主的新理念还涉及了一条关键准则,至今迪士尼的公主纯化主义者仍将之奉为铁律,而大多数的普通粉丝是觉察不到的。

当公主们集体出现在餐盒或海报上时,动画师必须让公主们看向不同的方向。这是因为公主们不会生活在同一个想象的世界中,即便实物形象彼此挨着。

“爱丽儿和贝儿不会成为朋友。灰姑娘和白雪公主也互不相识,”一名前迪士尼高管说道。


但在《无敌破坏王2》中,这条准则被抛之脑后——这一举动让一些员工惊愕不已。

在公主事业部创立多年之后,迪士尼的公主系列产品同时经营经典和现代角色,例如书呆子贝儿和亚洲美女战士花木兰。和经典角色相关的翻拍创作以及周边商品再次引燃了对老旧题材的批评。

2009年,迪士尼发行了动画电影《公主与青蛙》(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这是该公司逾十年来的第一部公主题材动画电影,主角蒂安娜(Tiana)是迪士尼打造的第一个美国非洲裔女主人公。影片票房令人失望,只有1.04亿美元,至今仍是迪士尼票房成绩最差的公主电影。

推出蒂安娜一角是个突破,但影片表现不佳让公主业务相关人员担心:“公主”这个词本身变成了累赘。

由于动画电影的预算通常都接近两亿美元,迪士尼需要吸引一干年轻影迷来实现票房目标、确保盈利。他们担心“公主”这个词会让男孩子倍感冷落。

之后一年,迪士尼推出了讲述长发公主乐佩的公主题材电影,取名《魔发奇缘》。两年后又推出了讲述性格好斗的红发公主梅莉达的动画电影《勇敢传说》。

迪士尼有时会尝试回避公主角色的少女感,这种做法引起一些员工的抵触。

知情人士称,2013年《冰雪奇缘》上映之前,消费产品业务的部分高管认为影迷——尤其是男孩子——可能会喜欢影片中滑稽的配角雪宝(Olaf)。拉塞特的前同事称,拉塞特不想让影片的营销活动过多集中在公主姐妹身上,以免让该片成为又一部公主电影。

对部分迪士尼员工而言,艾莎和安娜的角色恰恰呈现出了他们想要传达的信息,而高层却因为害怕冷落男孩影迷而淡化了这一点。

“创意方面有开发空间。不过很多笨拙的策略是由中层管理人员决定,确实有些画蛇添足,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冰雪奇缘》这样一部进步的电影,但之后公司的消费产品又围着雪宝打转,”一名曾在迪士尼公主品牌工作的高管说道。

最终,雪宝在主打公主姐妹的消费产品推广活动中分量很小,特许商店中艾莎的造型玩偶和裙装仍然脱销。《冰雪奇缘》斩获了12.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艾莎是片中的女主人公,意志顽强。

《冰雪奇缘》之后不久迪士尼就推出了《灰姑娘》改编电影,这是多部旧题材翻拍真人电影相关计划中的第一部。迪士尼员工称,这些现代版本迫使迪士尼用新眼光看待经典角色。

1950年的《灰姑娘》电影中,王子只有六句台词,其中两句都是“等一下!” 而2015年真人版影片的编剧克里斯·韦茨(Chris Weitz)希望深入挖掘王子的角色性格,使他的角色分量能配得上灰姑娘。 他说:“某种意义上讲,灰姑娘是迪士尼公主中最落伍的童话故事。如果只是照着原样去讲述这个故事,它会告诉你,你需要一个高富帅的男人来救你——而灰姑娘实际上并不怎么了解这个男人。”

2017年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加入了多段对话,以摆脱导演比尔·康等(Bill Condon)所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即年轻女人爱上绑架者的情结。康等说,饰演贝儿的28岁女演员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要求加上如下对话,来展现贝儿的反抗思想:

野兽:你觉得你在这里会幸福吗?

贝儿:没有自由的人会幸福吗?

定于明年5月上映的真人电影《阿拉丁》(Aladdin)拔高了茉莉(Jasmine)一角的重要性,卡通版的茉莉在阿拉丁的滑稽冒险中只是次要角色。将于2020年上映的真人电影《花木兰》正在制作当中,中国女演员刘亦菲在一众亚洲演员中领衔主演,演绎一个年轻女孩乔扮男装打仗的故事。

即使是现代版的公主在电影上映后也会出现问题。例如,迪士尼员工称,在《勇敢传说》的初期构想阶段,一些员工认为梅莉达身材太过丰满凹凸。这种观点最终被推翻了。

2013年,就在影片上映一年后,梅莉达的造型摆件和海报还在售的时候,迪士尼公布了梅莉达的新形象。这次形象升级让梅莉达穿上了束腰和深V领裙装,正式将她加冕成了一位迪士尼公主。


粉丝们强烈抗议身材苗条、盛装打扮的梅莉达形象,之后迪士尼恢复了初版造型。有员工称,之后几个月,设计师还在困惑:“到底用哪个版本的梅莉达?”

《无敌破坏王2》即将揭开下一轮探索的结果。2017年夏季,迪士尼放映了片中公主部分的片段,导致公司员工在铁杆粉丝年度聚会上出现了分化,有些人甚至以公主造型出席。

观众席则爆发出一片掌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公主如何与时俱进?对于迪士尼来说,这是个关乎数十亿美元业务的大难题。是维持公主经典形象,还是重塑公主角色使之符合现代价值观,一场拉锯战可追溯至2000年。



撰文 / Erich Schwartzel

■ 大约两年前,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主管各个公主角色的员工聚在一起,观看一部未上映影片的加长片段。

这些主管们花费了数年时间培养爱丽儿(Ariel)、艾莎(Elsa)和白雪公主(Snow White)等女性气质十足的角色,并靠她们大赚特赚。而他们当时看到的片段来自本月上映的动画电影《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影片一改往日高高在上的迪士尼皇家公主形象,揭示了公主们作为寻常年轻女性的一面。

艾莎和睡美人(Sleeping Beauty)都披着头发,身穿睡衣。白雪公主戴着用可乐瓶底当镜片的眼镜亮相。灰姑娘砸碎她的水晶鞋,像扔碎瓶子似的掷向走进屋的一个女孩。长发公主乐佩(Rapunzel)则问灰姑娘:“人们是不是以为,有了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你的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一位当时在场并观看了上述片段的人士说:“每个角色都很接地气。”在他们看来,这个片段打破了迪士尼塑造公主形象的所有规则,而曾经正是拜这些规则所赐,迪士尼公主才得以成为赚钱的金字招牌。

近20年来,迪士尼的员工们一直在就如何升级女主角形象以适应当代社会而争论不休。问题的症结在于:怎样才能让公主形象跟上时代,而又不冷落那些看着迪士尼公主电影长大的老派粉丝?如何抉择关系到数十亿美元的收入,毕竟,玩偶、续集、舞台剧和服装等一系列衍生产品都与公主形象息息相关。

自1937年《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问世以来,迪士尼的公主角色已经培养了几代年轻影迷对男女性别规范、关系及爱情的认知。这种题材、尤其是年代较为久远的迪士尼电影一直饱受诟病,外界认为,其中宣扬的是关于女性的陈腐观念,以及英雄救美、只有男人才能拯救世界的过时思想。

家长纠结于这些故事传递给孩子的讯息——在睡美人睡着的时候,王子吻她的行为是不是能被接受?在女性总统候选人、妇女游行和#MeToo运动此起彼伏的时代,这种不安心理也愈发强烈。

迪士尼开发和管理花木兰(Mulan)或乐佩公主等角色的方法与苹果公司对待新款iPhone类似,也是采取保密措施,让公主角色完全成形后再公之于众。迪士尼有着庞大的公主事业部,记者在采访了该部门的几十名前员工及现员工后发现,无论是翻拍电影、生产经典角色周边产品,还是引入新角色,如何将传统与现代正确结合起来都要经过长期的拉锯战。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他们已经尝试让公主角色更加独立,更有话语权,但同时也存在一种共识,漂亮裙子和美丽城堡总是吸引观众的——尽管这种思路不那么现代。”

迪士尼没有安排高管接受采访。

在《白雪公主》上映80多年后,迪士尼仍在出售与之相关的手办、矮人服装、以及主题彩泥玩具。《冰雪奇缘》(Frozen) 成为了迪士尼最热门的动画电影之一,五年前初登荧幕以来,这部影片衍生出了一部续集和一部百老汇改编舞台剧,主题曲Let It Go更被下载了无数次。2017年,真人翻拍的《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斩获12.6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制作一部公主题材的新电影时,围绕公主品牌工作的员工可达数百人,消费品、迪士尼乐园、动画和电视部门的人员都会加入。这些工作人员试图寻找能够激发粉丝最强共鸣的恰当平衡点。对于拿到特许权的商家和设计师来说,一份长达百页的形象说明是得虔诚遵循的金科玉律,其中提列了公主们可选用的颜色、语言和姿态。他们依据的数据来源甚广,既有学术研究内容,也有迪斯尼加州总部的幼童调研组。

多年来这些角色变得愈发复杂。但这未能阻止近年来关于公主着装、新版真人电影以及“公主”一词本身的争论。

一名迪士尼前高管表示:“无论你怎样努力,一个四岁的女孩还是想成为小美人鱼。但如果他们试图把爱丽儿塑造成律师,就会招来强烈抵制。”

迪士尼的努力必须引起消费者共鸣,例如家住圣地亚哥的Lesley Godbey,她今年31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Godbey的女儿们崇拜迪士尼公主,就和她在1990年代看爱丽儿和贝儿(Belle)长大时的所思所想一样。她甚至在粉丝大会上打扮成贝儿,穿着这个角色标志性的淡黄色裙子摆拍。

给女儿们读公主故事的时候,她也希望孩子能够明白,生活中有比童话故事更有意思的事,所以她教她们如何补充内容。

如果故事以“从此以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结尾, 女儿们就会一起附上一句:“要做很多艰辛的工作,也要坦诚交流。”

一名知情人士称,《无敌破坏王2》首映后,迪士尼高管担心,围绕率性版的公主们推出太多玩具和服饰可能令其传统形象失去光芒。

该人士表示,零售商表现出了对公主玩偶和上述电影衍生服装的兴趣。迪士尼将部分商品整合起来,其中包括以穿着日常服装的公主为特色的玩偶套装,以及按公主睡衣款式为小女孩设计的衬衫。新的公主片段获得了粉丝的认可后,一些迪士尼高管提出了疑问:为什么没有推出更多周边。

这部影片的制作者在公主形象升级方面有个重要盟友:前首席创意官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他的同事们表示,拉塞特很早以前就希望能让公主们接地气。据知情人士透露,拉塞特参与设计的这场戏获得了迪士尼首席执行长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的认可和支持。

一名前同事称,拉塞特曾经对一众对《勇敢传说》(Brave)中梅莉达(Merida)公主玩世不恭态度表示担心的人说,“如果要我拍你们想让我拍的公主电影,那还是杀死我算了。” 他说:“今时今日,我可拍不了迪士尼过去拍过的那种电影。”

记者未能联系到拉塞特就此置评。今年早些时候他因被指不当触摸下属离职。指控曝光后,他给员工致信,向“曾不情愿地被其拥抱或有其它肢体接触的人”道歉。

接替他的是来自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的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和迪士尼动画工作室(Disney Animation)的詹妮弗·李(Jennifer Lee),二人曾在《脑筋急转弯》(Inside Out)和《冰雪奇缘》(Frozen)等电影中塑造了强大的女性角色。

迪士尼即将做出一系列尝试:计划于明年上映的《冰雪奇缘》续集,有一小群粉丝还要求给艾莎加上女同人设;真人翻拍电影《阿拉丁》(Aladdin)和《花木兰》(Mulan)也在制作中。对于迪士尼以及整个行业而言,近年来电影周边玩具的销量已有所下降,这更是平添了公主团队的玩偶和服装销售压力。

与此同时,迪士尼电影《星球大战》中手持光剑的主角莱娅(Rey)等新角色备受年轻女孩的青睐。迪士尼的电视动画片《阿瓦勒公主埃琳娜》(Elena of Avalor)和《小公主索菲亚》(Sofia the First)描绘的女主人公也更加独立。

今年10月,为《冰雪奇缘》中安娜(Anna)一角配音的女演员克里斯滕·贝尔(Kristen Bell)对Parents杂志表示,她与女儿一起剖析了更早的公主故事。

她说:“你不觉得王子在没有得到白雪公主同意的情况下就吻她很奇怪吗?”

在迪士尼近期推出的真人童话电影《胡桃夹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中饰演角色的影星凯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上个月在《艾伦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中称,她一直没在家里给孩子播放《小美人鱼》,因为爱丽儿决定放弃声音去寻找爱情。她说:“我觉得,里面的歌曲很美妙,但不要为了一个男人而牺牲声音好吗?!”

洛杉矶28岁的梅丽莎·维兰纽瓦(Melissa Villaneuva)有两个孩子,她称她的母亲会让她看《小美人鱼》和《白雪公主》这样的电影,并告诉她:“你得找个能照顾你的人。”

而现在维兰纽瓦与她11岁的儿子和10岁的女儿晚上看电影的时候,通常会看《魔发奇缘》(Tangled)和《勇敢传说》这种强势女性题材的电影。

“我不想让他们像我以前那么想,” 维兰纽瓦说道。

迪士尼从2000年开始开启了现代公主业务,当时的公司高管安迪·穆尼(Andy Mooney)参加了一场迪士尼在凤凰城举办的冰上表演。他发现自己周围都是身着自制公主服的年轻女孩。

穆尼在之前的采访曾提到,他当时就在思考,为什么女孩们不能在迪士尼商店里买到这样的服装呢?

穆尼未予置评。

在那之前,若要买到较早迪士尼公主的周边商品,得等到相关新片上映前的推广宣传期间。穆尼的想法是:打造特许商店,不仅出售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等经典角色的玩偶、服装和书籍,也要出售爱丽儿和贝儿等新角色的周边。

2000年,公主业务的销售额为3亿美元。迪士尼称,到2009年这部分销售额达到了40亿美元。

迪士尼员工称,关于公主的新理念还涉及了一条关键准则,至今迪士尼的公主纯化主义者仍将之奉为铁律,而大多数的普通粉丝是觉察不到的。

当公主们集体出现在餐盒或海报上时,动画师必须让公主们看向不同的方向。这是因为公主们不会生活在同一个想象的世界中,即便实物形象彼此挨着。

“爱丽儿和贝儿不会成为朋友。灰姑娘和白雪公主也互不相识,”一名前迪士尼高管说道。


但在《无敌破坏王2》中,这条准则被抛之脑后——这一举动让一些员工惊愕不已。

在公主事业部创立多年之后,迪士尼的公主系列产品同时经营经典和现代角色,例如书呆子贝儿和亚洲美女战士花木兰。和经典角色相关的翻拍创作以及周边商品再次引燃了对老旧题材的批评。

2009年,迪士尼发行了动画电影《公主与青蛙》(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这是该公司逾十年来的第一部公主题材动画电影,主角蒂安娜(Tiana)是迪士尼打造的第一个美国非洲裔女主人公。影片票房令人失望,只有1.04亿美元,至今仍是迪士尼票房成绩最差的公主电影。

推出蒂安娜一角是个突破,但影片表现不佳让公主业务相关人员担心:“公主”这个词本身变成了累赘。

由于动画电影的预算通常都接近两亿美元,迪士尼需要吸引一干年轻影迷来实现票房目标、确保盈利。他们担心“公主”这个词会让男孩子倍感冷落。

之后一年,迪士尼推出了讲述长发公主乐佩的公主题材电影,取名《魔发奇缘》。两年后又推出了讲述性格好斗的红发公主梅莉达的动画电影《勇敢传说》。

迪士尼有时会尝试回避公主角色的少女感,这种做法引起一些员工的抵触。

知情人士称,2013年《冰雪奇缘》上映之前,消费产品业务的部分高管认为影迷——尤其是男孩子——可能会喜欢影片中滑稽的配角雪宝(Olaf)。拉塞特的前同事称,拉塞特不想让影片的营销活动过多集中在公主姐妹身上,以免让该片成为又一部公主电影。

对部分迪士尼员工而言,艾莎和安娜的角色恰恰呈现出了他们想要传达的信息,而高层却因为害怕冷落男孩影迷而淡化了这一点。

“创意方面有开发空间。不过很多笨拙的策略是由中层管理人员决定,确实有些画蛇添足,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冰雪奇缘》这样一部进步的电影,但之后公司的消费产品又围着雪宝打转,”一名曾在迪士尼公主品牌工作的高管说道。

最终,雪宝在主打公主姐妹的消费产品推广活动中分量很小,特许商店中艾莎的造型玩偶和裙装仍然脱销。《冰雪奇缘》斩获了12.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艾莎是片中的女主人公,意志顽强。

《冰雪奇缘》之后不久迪士尼就推出了《灰姑娘》改编电影,这是多部旧题材翻拍真人电影相关计划中的第一部。迪士尼员工称,这些现代版本迫使迪士尼用新眼光看待经典角色。

1950年的《灰姑娘》电影中,王子只有六句台词,其中两句都是“等一下!” 而2015年真人版影片的编剧克里斯·韦茨(Chris Weitz)希望深入挖掘王子的角色性格,使他的角色分量能配得上灰姑娘。 他说:“某种意义上讲,灰姑娘是迪士尼公主中最落伍的童话故事。如果只是照着原样去讲述这个故事,它会告诉你,你需要一个高富帅的男人来救你——而灰姑娘实际上并不怎么了解这个男人。”

2017年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加入了多段对话,以摆脱导演比尔·康等(Bill Condon)所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即年轻女人爱上绑架者的情结。康等说,饰演贝儿的28岁女演员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要求加上如下对话,来展现贝儿的反抗思想:

野兽:你觉得你在这里会幸福吗?

贝儿:没有自由的人会幸福吗?

定于明年5月上映的真人电影《阿拉丁》(Aladdin)拔高了茉莉(Jasmine)一角的重要性,卡通版的茉莉在阿拉丁的滑稽冒险中只是次要角色。将于2020年上映的真人电影《花木兰》正在制作当中,中国女演员刘亦菲在一众亚洲演员中领衔主演,演绎一个年轻女孩乔扮男装打仗的故事。

即使是现代版的公主在电影上映后也会出现问题。例如,迪士尼员工称,在《勇敢传说》的初期构想阶段,一些员工认为梅莉达身材太过丰满凹凸。这种观点最终被推翻了。

2013年,就在影片上映一年后,梅莉达的造型摆件和海报还在售的时候,迪士尼公布了梅莉达的新形象。这次形象升级让梅莉达穿上了束腰和深V领裙装,正式将她加冕成了一位迪士尼公主。


粉丝们强烈抗议身材苗条、盛装打扮的梅莉达形象,之后迪士尼恢复了初版造型。有员工称,之后几个月,设计师还在困惑:“到底用哪个版本的梅莉达?”

《无敌破坏王2》即将揭开下一轮探索的结果。2017年夏季,迪士尼放映了片中公主部分的片段,导致公司员工在铁杆粉丝年度聚会上出现了分化,有些人甚至以公主造型出席。

观众席则爆发出一片掌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