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新加坡的新挑战

发布日期:2018-11-22 13:00
摘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表示,在新加坡,只有成为偏执狂才能生存。但面对现在的新挑战,他们不仅需要偏执,还需要乐观。



撰文 / 维克托•马利特 , 斯特凡尼娅•帕尔马

■ 在1997年至1998年那场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不久,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表示,执掌英特尔(Intel)的计算机科学家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一本书的书名可以是新加坡的国家座右铭。这本书是《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20年后,李显龙现在是新加坡的总理,这个蓬勃发展的东南亚城市国家现在面临着新一轮的挑战,克服这些挑战对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而言困难重重。这些挑战包括:国内围绕李显龙继任者人选的紧张政治角力,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对抗带来的影响,以及一个已经非常先进的经济体如何实现必要的现代化升级。

政治分析人士、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法学教授陈庆文(Eugene Tan)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提心吊胆的时期。”

他指出的问题包括:收入不平等(电影《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的故事背景就设置在新加坡,但新加坡600万居民中有许多人难以维持生计),中国在亚洲各地明白无误地展现其实力,还有去年李显龙与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及家人围绕已故的父亲李光耀(Lee Kuan Yew)的遗产发生的激烈争执。李光耀是新加坡开国之父。

最近邻国马来西亚发生的政治地震增加了新加坡政府的忧虑——在1965年独立之前,新加坡曾短暂地属于马来西亚。李显龙与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关系密切,但纳吉布和曾经的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在今年5月的大选中被赶下台,原因是民众对根深蒂固的腐败感到愤怒。

再度当选为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责无旁贷地质疑起人民行动党的如下想法:它理应通过精心控制和准专制民主制度无限期地统治新加坡。

现年93岁的马哈蒂尔表示:“我认为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必定厌倦了自独立以来同一个政府、同一个政党一直执政的局面。”

新加坡为部长们支付特别高的薪水(李显龙每年的收入高达160万美元,在官方数字上超过任何其他政府首脑),并为新加坡没有腐败而自豪,但它仍然对批评高度敏感,并对反对派的激进行动感到紧张。

这种焦虑的最新迹象是行为艺术家Seelan Palay在今年10月份因拒绝为参加“公众游行”支付罚款而入狱。该游行引发了人们对反对李光耀的谢太宝(Chia Thye Poh)被拘留32年一事的关注。谢太宝在1998年才重获自由。那场沉默游行的参加者只有一人,就是Palay本人。

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主席淡马亚(Paul Tambyah)表示:“这又是李光耀的事情。你们不能容忍任何异见。惩罚他的理由是向其他人发送信号……他们似乎对马来西亚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紧张。”

淡马亚表示,近年来,公民自由被“挫败”,信息自由受到限制,总理李显龙担心继任问题,甚至担心人民行动党内部的异见。李显龙已担任总理14年,并计划在2021年大选后辞职。淡马亚说:“情况非常复杂。表面上控制似乎有所松动,但主要是在社会和文化领域。”

执政党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下一任总理的三位主要人选——政府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陈振声(Chan Chun Sing)和王乙康(Ong Ye Kung)——似乎都没有受到新加坡公众的特别喜爱。正如一位官员所言:“在新加坡获得影响力和权力的最佳轨迹是成为一个唯命是从的人——聪明而能干没错,但依然唯命是从。”

与此同时,李显龙否认他和妻子何晶(Ho Ching)在儿子李鸿毅(Li Hongyi)身上寄托了政治野心。何晶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的首席执行官。

官员们不愿公开讨论这些微妙的政治问题,但政府的一位高级成员私下里坚持认为,如今的新加坡比40年前开放得多。这位人士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新加坡政治太乏味了。现在,人们感到不安的是,它还不够乏味。”

新加坡的领导人非常清楚,他们的国家繁荣但脆弱,作为一个国内市场很小的开放贸易经济体,它需要在一个美中贸易战阴云日益浓重的世界中保持竞争力。

这意味着要在移民劳工涌入后提升停滞的生产率、解决不平等问题和促进高科技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英国戴森(Dyson)在新加坡生产其首批电动汽车的决定,令这一政策受到鼓舞。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局长孟文能(Ravi Menon)表示:“新加坡经济靠的是不断重新开始。显然,随着前沿越来越近,这越来越难做到。”

一些批评人士表示,新加坡如果要继续自1965年以来如此成功的方法——不断重新开始、实现富裕,就需要变得更具创造性,并且对新想法持开放态度。

在今年为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新加坡金融专家、百年纪念集团(Centennial Group International)的玛努•巴斯卡兰(Manu Bhaskaran)对新加坡过去的成功表示敬意,但他也谈到了“团体盲思”(groupthink)、不容忍异见、创新疲弱以及本土私营企业匮乏等风险因素。

李显龙和他的部长们表示,他们的经济挑战是可以通过持续改革和重组解决的,只要国际环境依然维持一定程度上的稳定——他们现在主要担心的是中美对峙问题。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表示:“这更像是一场马拉松比赛,你需要一直跑下去。如果我们不前进,我们就会落后。”回想起安迪•格罗夫和李显龙所说的新加坡的非正式座右铭,他补充说:“你需要偏执加上乐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表示,在新加坡,只有成为偏执狂才能生存。但面对现在的新挑战,他们不仅需要偏执,还需要乐观。



撰文 / 维克托•马利特 , 斯特凡尼娅•帕尔马

■ 在1997年至1998年那场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不久,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表示,执掌英特尔(Intel)的计算机科学家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一本书的书名可以是新加坡的国家座右铭。这本书是《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20年后,李显龙现在是新加坡的总理,这个蓬勃发展的东南亚城市国家现在面临着新一轮的挑战,克服这些挑战对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而言困难重重。这些挑战包括:国内围绕李显龙继任者人选的紧张政治角力,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对抗带来的影响,以及一个已经非常先进的经济体如何实现必要的现代化升级。

政治分析人士、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法学教授陈庆文(Eugene Tan)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提心吊胆的时期。”

他指出的问题包括:收入不平等(电影《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的故事背景就设置在新加坡,但新加坡600万居民中有许多人难以维持生计),中国在亚洲各地明白无误地展现其实力,还有去年李显龙与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及家人围绕已故的父亲李光耀(Lee Kuan Yew)的遗产发生的激烈争执。李光耀是新加坡开国之父。

最近邻国马来西亚发生的政治地震增加了新加坡政府的忧虑——在1965年独立之前,新加坡曾短暂地属于马来西亚。李显龙与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关系密切,但纳吉布和曾经的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在今年5月的大选中被赶下台,原因是民众对根深蒂固的腐败感到愤怒。

再度当选为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责无旁贷地质疑起人民行动党的如下想法:它理应通过精心控制和准专制民主制度无限期地统治新加坡。

现年93岁的马哈蒂尔表示:“我认为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必定厌倦了自独立以来同一个政府、同一个政党一直执政的局面。”

新加坡为部长们支付特别高的薪水(李显龙每年的收入高达160万美元,在官方数字上超过任何其他政府首脑),并为新加坡没有腐败而自豪,但它仍然对批评高度敏感,并对反对派的激进行动感到紧张。

这种焦虑的最新迹象是行为艺术家Seelan Palay在今年10月份因拒绝为参加“公众游行”支付罚款而入狱。该游行引发了人们对反对李光耀的谢太宝(Chia Thye Poh)被拘留32年一事的关注。谢太宝在1998年才重获自由。那场沉默游行的参加者只有一人,就是Palay本人。

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主席淡马亚(Paul Tambyah)表示:“这又是李光耀的事情。你们不能容忍任何异见。惩罚他的理由是向其他人发送信号……他们似乎对马来西亚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紧张。”

淡马亚表示,近年来,公民自由被“挫败”,信息自由受到限制,总理李显龙担心继任问题,甚至担心人民行动党内部的异见。李显龙已担任总理14年,并计划在2021年大选后辞职。淡马亚说:“情况非常复杂。表面上控制似乎有所松动,但主要是在社会和文化领域。”

执政党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下一任总理的三位主要人选——政府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陈振声(Chan Chun Sing)和王乙康(Ong Ye Kung)——似乎都没有受到新加坡公众的特别喜爱。正如一位官员所言:“在新加坡获得影响力和权力的最佳轨迹是成为一个唯命是从的人——聪明而能干没错,但依然唯命是从。”

与此同时,李显龙否认他和妻子何晶(Ho Ching)在儿子李鸿毅(Li Hongyi)身上寄托了政治野心。何晶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的首席执行官。

官员们不愿公开讨论这些微妙的政治问题,但政府的一位高级成员私下里坚持认为,如今的新加坡比40年前开放得多。这位人士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新加坡政治太乏味了。现在,人们感到不安的是,它还不够乏味。”

新加坡的领导人非常清楚,他们的国家繁荣但脆弱,作为一个国内市场很小的开放贸易经济体,它需要在一个美中贸易战阴云日益浓重的世界中保持竞争力。

这意味着要在移民劳工涌入后提升停滞的生产率、解决不平等问题和促进高科技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英国戴森(Dyson)在新加坡生产其首批电动汽车的决定,令这一政策受到鼓舞。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局长孟文能(Ravi Menon)表示:“新加坡经济靠的是不断重新开始。显然,随着前沿越来越近,这越来越难做到。”

一些批评人士表示,新加坡如果要继续自1965年以来如此成功的方法——不断重新开始、实现富裕,就需要变得更具创造性,并且对新想法持开放态度。

在今年为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新加坡金融专家、百年纪念集团(Centennial Group International)的玛努•巴斯卡兰(Manu Bhaskaran)对新加坡过去的成功表示敬意,但他也谈到了“团体盲思”(groupthink)、不容忍异见、创新疲弱以及本土私营企业匮乏等风险因素。

李显龙和他的部长们表示,他们的经济挑战是可以通过持续改革和重组解决的,只要国际环境依然维持一定程度上的稳定——他们现在主要担心的是中美对峙问题。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表示:“这更像是一场马拉松比赛,你需要一直跑下去。如果我们不前进,我们就会落后。”回想起安迪•格罗夫和李显龙所说的新加坡的非正式座右铭,他补充说:“你需要偏执加上乐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表示,在新加坡,只有成为偏执狂才能生存。但面对现在的新挑战,他们不仅需要偏执,还需要乐观。



撰文 / 维克托•马利特 , 斯特凡尼娅•帕尔马

■ 在1997年至1998年那场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不久,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表示,执掌英特尔(Intel)的计算机科学家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一本书的书名可以是新加坡的国家座右铭。这本书是《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20年后,李显龙现在是新加坡的总理,这个蓬勃发展的东南亚城市国家现在面临着新一轮的挑战,克服这些挑战对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而言困难重重。这些挑战包括:国内围绕李显龙继任者人选的紧张政治角力,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对抗带来的影响,以及一个已经非常先进的经济体如何实现必要的现代化升级。

政治分析人士、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法学教授陈庆文(Eugene Tan)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提心吊胆的时期。”

他指出的问题包括:收入不平等(电影《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的故事背景就设置在新加坡,但新加坡600万居民中有许多人难以维持生计),中国在亚洲各地明白无误地展现其实力,还有去年李显龙与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及家人围绕已故的父亲李光耀(Lee Kuan Yew)的遗产发生的激烈争执。李光耀是新加坡开国之父。

最近邻国马来西亚发生的政治地震增加了新加坡政府的忧虑——在1965年独立之前,新加坡曾短暂地属于马来西亚。李显龙与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关系密切,但纳吉布和曾经的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在今年5月的大选中被赶下台,原因是民众对根深蒂固的腐败感到愤怒。

再度当选为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责无旁贷地质疑起人民行动党的如下想法:它理应通过精心控制和准专制民主制度无限期地统治新加坡。

现年93岁的马哈蒂尔表示:“我认为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必定厌倦了自独立以来同一个政府、同一个政党一直执政的局面。”

新加坡为部长们支付特别高的薪水(李显龙每年的收入高达160万美元,在官方数字上超过任何其他政府首脑),并为新加坡没有腐败而自豪,但它仍然对批评高度敏感,并对反对派的激进行动感到紧张。

这种焦虑的最新迹象是行为艺术家Seelan Palay在今年10月份因拒绝为参加“公众游行”支付罚款而入狱。该游行引发了人们对反对李光耀的谢太宝(Chia Thye Poh)被拘留32年一事的关注。谢太宝在1998年才重获自由。那场沉默游行的参加者只有一人,就是Palay本人。

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主席淡马亚(Paul Tambyah)表示:“这又是李光耀的事情。你们不能容忍任何异见。惩罚他的理由是向其他人发送信号……他们似乎对马来西亚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紧张。”

淡马亚表示,近年来,公民自由被“挫败”,信息自由受到限制,总理李显龙担心继任问题,甚至担心人民行动党内部的异见。李显龙已担任总理14年,并计划在2021年大选后辞职。淡马亚说:“情况非常复杂。表面上控制似乎有所松动,但主要是在社会和文化领域。”

执政党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下一任总理的三位主要人选——政府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陈振声(Chan Chun Sing)和王乙康(Ong Ye Kung)——似乎都没有受到新加坡公众的特别喜爱。正如一位官员所言:“在新加坡获得影响力和权力的最佳轨迹是成为一个唯命是从的人——聪明而能干没错,但依然唯命是从。”

与此同时,李显龙否认他和妻子何晶(Ho Ching)在儿子李鸿毅(Li Hongyi)身上寄托了政治野心。何晶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的首席执行官。

官员们不愿公开讨论这些微妙的政治问题,但政府的一位高级成员私下里坚持认为,如今的新加坡比40年前开放得多。这位人士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新加坡政治太乏味了。现在,人们感到不安的是,它还不够乏味。”

新加坡的领导人非常清楚,他们的国家繁荣但脆弱,作为一个国内市场很小的开放贸易经济体,它需要在一个美中贸易战阴云日益浓重的世界中保持竞争力。

这意味着要在移民劳工涌入后提升停滞的生产率、解决不平等问题和促进高科技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英国戴森(Dyson)在新加坡生产其首批电动汽车的决定,令这一政策受到鼓舞。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局长孟文能(Ravi Menon)表示:“新加坡经济靠的是不断重新开始。显然,随着前沿越来越近,这越来越难做到。”

一些批评人士表示,新加坡如果要继续自1965年以来如此成功的方法——不断重新开始、实现富裕,就需要变得更具创造性,并且对新想法持开放态度。

在今年为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新加坡金融专家、百年纪念集团(Centennial Group International)的玛努•巴斯卡兰(Manu Bhaskaran)对新加坡过去的成功表示敬意,但他也谈到了“团体盲思”(groupthink)、不容忍异见、创新疲弱以及本土私营企业匮乏等风险因素。

李显龙和他的部长们表示,他们的经济挑战是可以通过持续改革和重组解决的,只要国际环境依然维持一定程度上的稳定——他们现在主要担心的是中美对峙问题。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表示:“这更像是一场马拉松比赛,你需要一直跑下去。如果我们不前进,我们就会落后。”回想起安迪•格罗夫和李显龙所说的新加坡的非正式座右铭,他补充说:“你需要偏执加上乐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新加坡的新挑战

发布日期:2018-11-22 13:00
摘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表示,在新加坡,只有成为偏执狂才能生存。但面对现在的新挑战,他们不仅需要偏执,还需要乐观。



撰文 / 维克托•马利特 , 斯特凡尼娅•帕尔马

■ 在1997年至1998年那场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不久,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表示,执掌英特尔(Intel)的计算机科学家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一本书的书名可以是新加坡的国家座右铭。这本书是《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20年后,李显龙现在是新加坡的总理,这个蓬勃发展的东南亚城市国家现在面临着新一轮的挑战,克服这些挑战对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而言困难重重。这些挑战包括:国内围绕李显龙继任者人选的紧张政治角力,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对抗带来的影响,以及一个已经非常先进的经济体如何实现必要的现代化升级。

政治分析人士、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法学教授陈庆文(Eugene Tan)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提心吊胆的时期。”

他指出的问题包括:收入不平等(电影《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的故事背景就设置在新加坡,但新加坡600万居民中有许多人难以维持生计),中国在亚洲各地明白无误地展现其实力,还有去年李显龙与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及家人围绕已故的父亲李光耀(Lee Kuan Yew)的遗产发生的激烈争执。李光耀是新加坡开国之父。

最近邻国马来西亚发生的政治地震增加了新加坡政府的忧虑——在1965年独立之前,新加坡曾短暂地属于马来西亚。李显龙与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关系密切,但纳吉布和曾经的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在今年5月的大选中被赶下台,原因是民众对根深蒂固的腐败感到愤怒。

再度当选为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责无旁贷地质疑起人民行动党的如下想法:它理应通过精心控制和准专制民主制度无限期地统治新加坡。

现年93岁的马哈蒂尔表示:“我认为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必定厌倦了自独立以来同一个政府、同一个政党一直执政的局面。”

新加坡为部长们支付特别高的薪水(李显龙每年的收入高达160万美元,在官方数字上超过任何其他政府首脑),并为新加坡没有腐败而自豪,但它仍然对批评高度敏感,并对反对派的激进行动感到紧张。

这种焦虑的最新迹象是行为艺术家Seelan Palay在今年10月份因拒绝为参加“公众游行”支付罚款而入狱。该游行引发了人们对反对李光耀的谢太宝(Chia Thye Poh)被拘留32年一事的关注。谢太宝在1998年才重获自由。那场沉默游行的参加者只有一人,就是Palay本人。

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主席淡马亚(Paul Tambyah)表示:“这又是李光耀的事情。你们不能容忍任何异见。惩罚他的理由是向其他人发送信号……他们似乎对马来西亚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紧张。”

淡马亚表示,近年来,公民自由被“挫败”,信息自由受到限制,总理李显龙担心继任问题,甚至担心人民行动党内部的异见。李显龙已担任总理14年,并计划在2021年大选后辞职。淡马亚说:“情况非常复杂。表面上控制似乎有所松动,但主要是在社会和文化领域。”

执政党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下一任总理的三位主要人选——政府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陈振声(Chan Chun Sing)和王乙康(Ong Ye Kung)——似乎都没有受到新加坡公众的特别喜爱。正如一位官员所言:“在新加坡获得影响力和权力的最佳轨迹是成为一个唯命是从的人——聪明而能干没错,但依然唯命是从。”

与此同时,李显龙否认他和妻子何晶(Ho Ching)在儿子李鸿毅(Li Hongyi)身上寄托了政治野心。何晶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的首席执行官。

官员们不愿公开讨论这些微妙的政治问题,但政府的一位高级成员私下里坚持认为,如今的新加坡比40年前开放得多。这位人士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新加坡政治太乏味了。现在,人们感到不安的是,它还不够乏味。”

新加坡的领导人非常清楚,他们的国家繁荣但脆弱,作为一个国内市场很小的开放贸易经济体,它需要在一个美中贸易战阴云日益浓重的世界中保持竞争力。

这意味着要在移民劳工涌入后提升停滞的生产率、解决不平等问题和促进高科技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英国戴森(Dyson)在新加坡生产其首批电动汽车的决定,令这一政策受到鼓舞。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局长孟文能(Ravi Menon)表示:“新加坡经济靠的是不断重新开始。显然,随着前沿越来越近,这越来越难做到。”

一些批评人士表示,新加坡如果要继续自1965年以来如此成功的方法——不断重新开始、实现富裕,就需要变得更具创造性,并且对新想法持开放态度。

在今年为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新加坡金融专家、百年纪念集团(Centennial Group International)的玛努•巴斯卡兰(Manu Bhaskaran)对新加坡过去的成功表示敬意,但他也谈到了“团体盲思”(groupthink)、不容忍异见、创新疲弱以及本土私营企业匮乏等风险因素。

李显龙和他的部长们表示,他们的经济挑战是可以通过持续改革和重组解决的,只要国际环境依然维持一定程度上的稳定——他们现在主要担心的是中美对峙问题。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表示:“这更像是一场马拉松比赛,你需要一直跑下去。如果我们不前进,我们就会落后。”回想起安迪•格罗夫和李显龙所说的新加坡的非正式座右铭,他补充说:“你需要偏执加上乐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表示,在新加坡,只有成为偏执狂才能生存。但面对现在的新挑战,他们不仅需要偏执,还需要乐观。



撰文 / 维克托•马利特 , 斯特凡尼娅•帕尔马

■ 在1997年至1998年那场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不久,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表示,执掌英特尔(Intel)的计算机科学家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一本书的书名可以是新加坡的国家座右铭。这本书是《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20年后,李显龙现在是新加坡的总理,这个蓬勃发展的东南亚城市国家现在面临着新一轮的挑战,克服这些挑战对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而言困难重重。这些挑战包括:国内围绕李显龙继任者人选的紧张政治角力,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对抗带来的影响,以及一个已经非常先进的经济体如何实现必要的现代化升级。

政治分析人士、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法学教授陈庆文(Eugene Tan)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提心吊胆的时期。”

他指出的问题包括:收入不平等(电影《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的故事背景就设置在新加坡,但新加坡600万居民中有许多人难以维持生计),中国在亚洲各地明白无误地展现其实力,还有去年李显龙与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及家人围绕已故的父亲李光耀(Lee Kuan Yew)的遗产发生的激烈争执。李光耀是新加坡开国之父。

最近邻国马来西亚发生的政治地震增加了新加坡政府的忧虑——在1965年独立之前,新加坡曾短暂地属于马来西亚。李显龙与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关系密切,但纳吉布和曾经的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在今年5月的大选中被赶下台,原因是民众对根深蒂固的腐败感到愤怒。

再度当选为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责无旁贷地质疑起人民行动党的如下想法:它理应通过精心控制和准专制民主制度无限期地统治新加坡。

现年93岁的马哈蒂尔表示:“我认为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必定厌倦了自独立以来同一个政府、同一个政党一直执政的局面。”

新加坡为部长们支付特别高的薪水(李显龙每年的收入高达160万美元,在官方数字上超过任何其他政府首脑),并为新加坡没有腐败而自豪,但它仍然对批评高度敏感,并对反对派的激进行动感到紧张。

这种焦虑的最新迹象是行为艺术家Seelan Palay在今年10月份因拒绝为参加“公众游行”支付罚款而入狱。该游行引发了人们对反对李光耀的谢太宝(Chia Thye Poh)被拘留32年一事的关注。谢太宝在1998年才重获自由。那场沉默游行的参加者只有一人,就是Palay本人。

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主席淡马亚(Paul Tambyah)表示:“这又是李光耀的事情。你们不能容忍任何异见。惩罚他的理由是向其他人发送信号……他们似乎对马来西亚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紧张。”

淡马亚表示,近年来,公民自由被“挫败”,信息自由受到限制,总理李显龙担心继任问题,甚至担心人民行动党内部的异见。李显龙已担任总理14年,并计划在2021年大选后辞职。淡马亚说:“情况非常复杂。表面上控制似乎有所松动,但主要是在社会和文化领域。”

执政党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下一任总理的三位主要人选——政府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陈振声(Chan Chun Sing)和王乙康(Ong Ye Kung)——似乎都没有受到新加坡公众的特别喜爱。正如一位官员所言:“在新加坡获得影响力和权力的最佳轨迹是成为一个唯命是从的人——聪明而能干没错,但依然唯命是从。”

与此同时,李显龙否认他和妻子何晶(Ho Ching)在儿子李鸿毅(Li Hongyi)身上寄托了政治野心。何晶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的首席执行官。

官员们不愿公开讨论这些微妙的政治问题,但政府的一位高级成员私下里坚持认为,如今的新加坡比40年前开放得多。这位人士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认为新加坡政治太乏味了。现在,人们感到不安的是,它还不够乏味。”

新加坡的领导人非常清楚,他们的国家繁荣但脆弱,作为一个国内市场很小的开放贸易经济体,它需要在一个美中贸易战阴云日益浓重的世界中保持竞争力。

这意味着要在移民劳工涌入后提升停滞的生产率、解决不平等问题和促进高科技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英国戴森(Dyson)在新加坡生产其首批电动汽车的决定,令这一政策受到鼓舞。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局长孟文能(Ravi Menon)表示:“新加坡经济靠的是不断重新开始。显然,随着前沿越来越近,这越来越难做到。”

一些批评人士表示,新加坡如果要继续自1965年以来如此成功的方法——不断重新开始、实现富裕,就需要变得更具创造性,并且对新想法持开放态度。

在今年为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新加坡金融专家、百年纪念集团(Centennial Group International)的玛努•巴斯卡兰(Manu Bhaskaran)对新加坡过去的成功表示敬意,但他也谈到了“团体盲思”(groupthink)、不容忍异见、创新疲弱以及本土私营企业匮乏等风险因素。

李显龙和他的部长们表示,他们的经济挑战是可以通过持续改革和重组解决的,只要国际环境依然维持一定程度上的稳定——他们现在主要担心的是中美对峙问题。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表示:“这更像是一场马拉松比赛,你需要一直跑下去。如果我们不前进,我们就会落后。”回想起安迪•格罗夫和李显龙所说的新加坡的非正式座右铭,他补充说:“你需要偏执加上乐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