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国对抗中国之际加大推动双边协议

发布日期:2018-11-22 12:47
摘要」美国正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但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并不那么容易。



撰文 / 韩碧如

■ 上周末,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见文首照片前排中)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发表了针对中国的强硬讲话。它之所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原因有二。

首先,它巩固了彭斯在美国政府内部强硬派阵营中的地位。在这场贸易关税之争中,强硬派对于任何迁就北京方面的做法都持怀疑态度。

其次,它打击了外界的期望: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30日阿根廷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尝试达成妥协,实现有意义的贸易休战。但触动亚洲神经的不仅是彭斯的言论,还有他那强烈的经济外交。

彭斯本周访问了亚洲,并带来了一条简明的信号——双边协议又回来了。在与中国针锋相对、对范围越来越广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之际,对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多边机构持谨慎态度的美国政府,正在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


美国需要双边协议,因为其盟友决定继续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特朗普上任之初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可能会让美国处于不利地位。例如,目前美国出口农产品在日本面临的关税高于来自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竞争性谷物。

中国的角色转变令人吃惊。被排除在TPP之外的中国,在WTO看到了最大希望。10年前,中国政府更加倾向于跟其他亚洲国家、以及拉美国家签订双边贸易协定,以绕开市场准入问题,换取大量原材料。

如今,中国大声支持多边协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会议上表示:“规则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制定,而不是谁的胳膊粗、气力大谁就说了算,更不能搞实用主义、双重标准,合则用、不合则弃。”

在重启TPP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的日本,已勉强同意在明年初与美国就商品贸易展开双边谈判。“美日贸易不平衡由来已久,美国的产品和服务在日本市场经常面临障碍,无法参与公平竞争,”彭斯在亚洲之行一开始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说。“自由、公平、互惠贸易的最佳机会将来自于双边贸易协定。”

彭斯上周六在APEC会议上发言称,美国正在与另一个APEC成员国讨论另一项贸易协定。在此行期间,他会见了其他领导人,并向他们施压、要求为美国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

美国的一个主要目标是菲律宾。鉴于菲律宾在中国南海边缘所处的战略地位,美中两国都在拉拢该国。菲律宾已参加了东盟(Asean)与中国的双边协议。菲律宾代表上周会晤了美国副贸易代表杰夫•格里什(Jeff Gerrish),探讨一项自由贸易协定。

一个关键问题是,美国是否将要求《美墨加协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中那样的条款,以阻止亚洲国家与中国谈成贸易协定。9月30日,美国与北美邻国达成《美墨加协定》。

从华盛顿方面的立场看,这些条款背后的逻辑是,相对简单的总装流程可能是首先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的流程。如果这些国家与中国达成单独的协议,将为“中国制造”的商品流入美国提供后门。但对亚洲国家来说,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要比加拿大和墨西哥做这一选择困难得多。

“我们担心,美国也许会要求这一点,”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拉蒙•洛佩斯(Ramon Lopez)说。“尽管我们认为,一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问题不应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如果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彭斯显然面临着艰巨的任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正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但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并不那么容易。



撰文 / 韩碧如

■ 上周末,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见文首照片前排中)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发表了针对中国的强硬讲话。它之所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原因有二。

首先,它巩固了彭斯在美国政府内部强硬派阵营中的地位。在这场贸易关税之争中,强硬派对于任何迁就北京方面的做法都持怀疑态度。

其次,它打击了外界的期望: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30日阿根廷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尝试达成妥协,实现有意义的贸易休战。但触动亚洲神经的不仅是彭斯的言论,还有他那强烈的经济外交。

彭斯本周访问了亚洲,并带来了一条简明的信号——双边协议又回来了。在与中国针锋相对、对范围越来越广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之际,对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多边机构持谨慎态度的美国政府,正在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


美国需要双边协议,因为其盟友决定继续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特朗普上任之初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可能会让美国处于不利地位。例如,目前美国出口农产品在日本面临的关税高于来自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竞争性谷物。

中国的角色转变令人吃惊。被排除在TPP之外的中国,在WTO看到了最大希望。10年前,中国政府更加倾向于跟其他亚洲国家、以及拉美国家签订双边贸易协定,以绕开市场准入问题,换取大量原材料。

如今,中国大声支持多边协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会议上表示:“规则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制定,而不是谁的胳膊粗、气力大谁就说了算,更不能搞实用主义、双重标准,合则用、不合则弃。”

在重启TPP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的日本,已勉强同意在明年初与美国就商品贸易展开双边谈判。“美日贸易不平衡由来已久,美国的产品和服务在日本市场经常面临障碍,无法参与公平竞争,”彭斯在亚洲之行一开始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说。“自由、公平、互惠贸易的最佳机会将来自于双边贸易协定。”

彭斯上周六在APEC会议上发言称,美国正在与另一个APEC成员国讨论另一项贸易协定。在此行期间,他会见了其他领导人,并向他们施压、要求为美国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

美国的一个主要目标是菲律宾。鉴于菲律宾在中国南海边缘所处的战略地位,美中两国都在拉拢该国。菲律宾已参加了东盟(Asean)与中国的双边协议。菲律宾代表上周会晤了美国副贸易代表杰夫•格里什(Jeff Gerrish),探讨一项自由贸易协定。

一个关键问题是,美国是否将要求《美墨加协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中那样的条款,以阻止亚洲国家与中国谈成贸易协定。9月30日,美国与北美邻国达成《美墨加协定》。

从华盛顿方面的立场看,这些条款背后的逻辑是,相对简单的总装流程可能是首先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的流程。如果这些国家与中国达成单独的协议,将为“中国制造”的商品流入美国提供后门。但对亚洲国家来说,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要比加拿大和墨西哥做这一选择困难得多。

“我们担心,美国也许会要求这一点,”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拉蒙•洛佩斯(Ramon Lopez)说。“尽管我们认为,一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问题不应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如果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彭斯显然面临着艰巨的任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国正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但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并不那么容易。



撰文 / 韩碧如

■ 上周末,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见文首照片前排中)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发表了针对中国的强硬讲话。它之所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原因有二。

首先,它巩固了彭斯在美国政府内部强硬派阵营中的地位。在这场贸易关税之争中,强硬派对于任何迁就北京方面的做法都持怀疑态度。

其次,它打击了外界的期望: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30日阿根廷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尝试达成妥协,实现有意义的贸易休战。但触动亚洲神经的不仅是彭斯的言论,还有他那强烈的经济外交。

彭斯本周访问了亚洲,并带来了一条简明的信号——双边协议又回来了。在与中国针锋相对、对范围越来越广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之际,对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多边机构持谨慎态度的美国政府,正在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


美国需要双边协议,因为其盟友决定继续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特朗普上任之初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可能会让美国处于不利地位。例如,目前美国出口农产品在日本面临的关税高于来自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竞争性谷物。

中国的角色转变令人吃惊。被排除在TPP之外的中国,在WTO看到了最大希望。10年前,中国政府更加倾向于跟其他亚洲国家、以及拉美国家签订双边贸易协定,以绕开市场准入问题,换取大量原材料。

如今,中国大声支持多边协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会议上表示:“规则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制定,而不是谁的胳膊粗、气力大谁就说了算,更不能搞实用主义、双重标准,合则用、不合则弃。”

在重启TPP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的日本,已勉强同意在明年初与美国就商品贸易展开双边谈判。“美日贸易不平衡由来已久,美国的产品和服务在日本市场经常面临障碍,无法参与公平竞争,”彭斯在亚洲之行一开始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说。“自由、公平、互惠贸易的最佳机会将来自于双边贸易协定。”

彭斯上周六在APEC会议上发言称,美国正在与另一个APEC成员国讨论另一项贸易协定。在此行期间,他会见了其他领导人,并向他们施压、要求为美国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

美国的一个主要目标是菲律宾。鉴于菲律宾在中国南海边缘所处的战略地位,美中两国都在拉拢该国。菲律宾已参加了东盟(Asean)与中国的双边协议。菲律宾代表上周会晤了美国副贸易代表杰夫•格里什(Jeff Gerrish),探讨一项自由贸易协定。

一个关键问题是,美国是否将要求《美墨加协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中那样的条款,以阻止亚洲国家与中国谈成贸易协定。9月30日,美国与北美邻国达成《美墨加协定》。

从华盛顿方面的立场看,这些条款背后的逻辑是,相对简单的总装流程可能是首先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的流程。如果这些国家与中国达成单独的协议,将为“中国制造”的商品流入美国提供后门。但对亚洲国家来说,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要比加拿大和墨西哥做这一选择困难得多。

“我们担心,美国也许会要求这一点,”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拉蒙•洛佩斯(Ramon Lopez)说。“尽管我们认为,一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问题不应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如果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彭斯显然面临着艰巨的任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对抗中国之际加大推动双边协议

发布日期:2018-11-22 12:47
摘要」美国正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但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并不那么容易。



撰文 / 韩碧如

■ 上周末,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见文首照片前排中)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发表了针对中国的强硬讲话。它之所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原因有二。

首先,它巩固了彭斯在美国政府内部强硬派阵营中的地位。在这场贸易关税之争中,强硬派对于任何迁就北京方面的做法都持怀疑态度。

其次,它打击了外界的期望: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30日阿根廷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尝试达成妥协,实现有意义的贸易休战。但触动亚洲神经的不仅是彭斯的言论,还有他那强烈的经济外交。

彭斯本周访问了亚洲,并带来了一条简明的信号——双边协议又回来了。在与中国针锋相对、对范围越来越广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之际,对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多边机构持谨慎态度的美国政府,正在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


美国需要双边协议,因为其盟友决定继续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特朗普上任之初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可能会让美国处于不利地位。例如,目前美国出口农产品在日本面临的关税高于来自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竞争性谷物。

中国的角色转变令人吃惊。被排除在TPP之外的中国,在WTO看到了最大希望。10年前,中国政府更加倾向于跟其他亚洲国家、以及拉美国家签订双边贸易协定,以绕开市场准入问题,换取大量原材料。

如今,中国大声支持多边协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会议上表示:“规则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制定,而不是谁的胳膊粗、气力大谁就说了算,更不能搞实用主义、双重标准,合则用、不合则弃。”

在重启TPP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的日本,已勉强同意在明年初与美国就商品贸易展开双边谈判。“美日贸易不平衡由来已久,美国的产品和服务在日本市场经常面临障碍,无法参与公平竞争,”彭斯在亚洲之行一开始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说。“自由、公平、互惠贸易的最佳机会将来自于双边贸易协定。”

彭斯上周六在APEC会议上发言称,美国正在与另一个APEC成员国讨论另一项贸易协定。在此行期间,他会见了其他领导人,并向他们施压、要求为美国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

美国的一个主要目标是菲律宾。鉴于菲律宾在中国南海边缘所处的战略地位,美中两国都在拉拢该国。菲律宾已参加了东盟(Asean)与中国的双边协议。菲律宾代表上周会晤了美国副贸易代表杰夫•格里什(Jeff Gerrish),探讨一项自由贸易协定。

一个关键问题是,美国是否将要求《美墨加协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中那样的条款,以阻止亚洲国家与中国谈成贸易协定。9月30日,美国与北美邻国达成《美墨加协定》。

从华盛顿方面的立场看,这些条款背后的逻辑是,相对简单的总装流程可能是首先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的流程。如果这些国家与中国达成单独的协议,将为“中国制造”的商品流入美国提供后门。但对亚洲国家来说,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要比加拿大和墨西哥做这一选择困难得多。

“我们担心,美国也许会要求这一点,”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拉蒙•洛佩斯(Ramon Lopez)说。“尽管我们认为,一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问题不应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如果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彭斯显然面临着艰巨的任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正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但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并不那么容易。



撰文 / 韩碧如

■ 上周末,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见文首照片前排中)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发表了针对中国的强硬讲话。它之所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原因有二。

首先,它巩固了彭斯在美国政府内部强硬派阵营中的地位。在这场贸易关税之争中,强硬派对于任何迁就北京方面的做法都持怀疑态度。

其次,它打击了外界的期望: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30日阿根廷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尝试达成妥协,实现有意义的贸易休战。但触动亚洲神经的不仅是彭斯的言论,还有他那强烈的经济外交。

彭斯本周访问了亚洲,并带来了一条简明的信号——双边协议又回来了。在与中国针锋相对、对范围越来越广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之际,对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多边机构持谨慎态度的美国政府,正在极力推动其他亚洲国家与之进行双边谈判。


美国需要双边协议,因为其盟友决定继续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特朗普上任之初让美国退出了该协定),可能会让美国处于不利地位。例如,目前美国出口农产品在日本面临的关税高于来自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竞争性谷物。

中国的角色转变令人吃惊。被排除在TPP之外的中国,在WTO看到了最大希望。10年前,中国政府更加倾向于跟其他亚洲国家、以及拉美国家签订双边贸易协定,以绕开市场准入问题,换取大量原材料。

如今,中国大声支持多边协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会议上表示:“规则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制定,而不是谁的胳膊粗、气力大谁就说了算,更不能搞实用主义、双重标准,合则用、不合则弃。”

在重启TPP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的日本,已勉强同意在明年初与美国就商品贸易展开双边谈判。“美日贸易不平衡由来已久,美国的产品和服务在日本市场经常面临障碍,无法参与公平竞争,”彭斯在亚洲之行一开始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说。“自由、公平、互惠贸易的最佳机会将来自于双边贸易协定。”

彭斯上周六在APEC会议上发言称,美国正在与另一个APEC成员国讨论另一项贸易协定。在此行期间,他会见了其他领导人,并向他们施压、要求为美国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

美国的一个主要目标是菲律宾。鉴于菲律宾在中国南海边缘所处的战略地位,美中两国都在拉拢该国。菲律宾已参加了东盟(Asean)与中国的双边协议。菲律宾代表上周会晤了美国副贸易代表杰夫•格里什(Jeff Gerrish),探讨一项自由贸易协定。

一个关键问题是,美国是否将要求《美墨加协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中那样的条款,以阻止亚洲国家与中国谈成贸易协定。9月30日,美国与北美邻国达成《美墨加协定》。

从华盛顿方面的立场看,这些条款背后的逻辑是,相对简单的总装流程可能是首先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的流程。如果这些国家与中国达成单独的协议,将为“中国制造”的商品流入美国提供后门。但对亚洲国家来说,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要比加拿大和墨西哥做这一选择困难得多。

“我们担心,美国也许会要求这一点,”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部长拉蒙•洛佩斯(Ramon Lopez)说。“尽管我们认为,一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问题不应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如果美国想在贸易问题上在中国的后院包抄中国,彭斯显然面临着艰巨的任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