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就1MDB丑闻控告高盛

发布日期:2018-11-22 09:37
摘要」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在马来西亚1MDB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撰文 / Bradley Hope

■ 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一桩国际腐败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丑闻缠身的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 (简称1MDB)的前投资伙伴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mpany (简称IPIC)在提交给纽约一家州法院的诉状中将高盛列为被告。该诉状也列出其他几名与1MDB有关联的个人,但未具体说明IPIC欲索赔的金额。

该法院文件称,高盛与其他方合谋贿赂了IPIC和Aabar的前高管。Aabar指的是IPIC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

高盛一名发言人在声明中称:“我们正在评估指控细节,并准备积极就此抗辩。”

11月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起诉多位高盛前高管,称他们以及其他一些人牵涉一桩骗取1MDB数十亿美元资金的阴谋。

上述行动表明,1MDB丑闻不仅影响高盛的声誉,也可能波及其银行业务。IPIC和丑闻曝出后组建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均是高盛的长期投行客户,多年来聘请高盛为交易提供顾问和融资服务。

据了解高盛地区业务的人士称,如果阿布扎比采取任何措施将业务转移出高盛,可能会影响中东地区的其他政府,特别是沙特。

主权财富基金对高盛至关重要,高盛将其看作是一个新业务来源。去年,高盛改进其银行家网络,以更好覆盖这些有政府背景的基金。2018年,高盛从白宫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外国政策专家Dina Powell负责与主权财富基金之间的关系。

在高盛与1MDB往来期间,前高盛合伙人Tim Leissner曾多次赴阿布扎比与IPIC高管会面。在11月早些时候公布的司法部诉讼中,Leissner对合谋洗钱和违反反行贿法的罪名认罪。

高盛前董事总经理Roger Ng在马来西亚因一份逮捕令被捕,他正努力避免被引渡到美国。美国司法部还起诉了该案关键人物、马来西亚金融家刘特佐(Jho Low)。刘特佐据称住在中国,他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刑事起诉书称,Leissner与刘特佐以及IPIC高管合谋,骗取了数十亿美元并瓜分。

此前两年时间里,高盛在一系列债券出售交易中为1MDB提供顾问服务,获得了6亿美元服务费。高盛坚持认为其行为是恰当的,对前雇员的不当行为不知情。IPIC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为1MDB 35亿美元债券提供担保,高盛所获1MDB相关收入中约一半来自该交易。

从2012年到2014年,IPIC管理人士与1MDB签订了一系列协议,这些协议据称要投资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和发电站等开发项目。美国和马来西亚检方指控这些协议是精心策划的骗局,目的是为相关人员的利益而抽取资金。

IPIC称,在纽约提起诉讼是其周三采取的与1MDB丑闻相关的三项行动之一,旨在“保护其商业利益不受一桩国际阴谋的侵害”。

该公司表示,周三已在阿布扎比对前IPIC高管Khadem Al Qubaisi和Aabar Investments前首席执行长Mohamed Badawy Al Husseiny提起刑事诉讼。IPIC指控这些人洗赃款并收受贿赂。

美国司法部的案件指控Al Qubaisi收到了近5亿美元被盗资金,用这些资金在洛杉矶和纽约购置豪宅。Husseiny被控收到了逾6,000万美元。

Al Qubaisi是阿联酋人,Al Husseiny是美国公民。两人在阿布扎比被拘押了约两年。

Al Qubaisi的律师Michael O'Kane表示,Al Qubaisi否认这些指控,但已在阿联酋被随意拘押了26个月,此举完全侵犯了他的人权并违反了法律。

O'K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Al Qubaisi的情况令人震惊,健康每况愈下,而且他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都被切断了。声明称,Al Qubaisi在阿联酋没接受过针对1MDB事件的适当调查就被指控,简直匪夷所思。

在伦敦,IPIC还启动了一项仲裁程序,要求强制执行2017年5月其与马来西亚达成的一项和解协议,该协议涉及高盛安排发售的债券,这些债券是这桩挪用资金丑闻的核心。

这一和解协议是在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任内协商的,后者5月份在选举中落败下台,目前在马来西亚受到多项与1MDB和其它问题有关的罪名指控。纳吉布否认这些指控。

马来西亚新政府曾于10月表示,其将在英国提交撤销仲裁裁决申请书。

IPIC的代表律师、供职于昆鹰律师事务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 LLP)的Michael Carlinsky说:“针对这桩国际阴谋已给IPIC带来的财务风险和损害,IPIC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法律行动来保护自己的商业利益。”

他还表示:“我们还将捍卫和保护在2017年与1MDB达成、经马来西亚政府批准的和解协议。”

受1MDB丑闻影响,IPIC和Aabar将其资产与另一只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合并,打造了规模约为1,250亿美元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注册记录显示,IPIC 和Aabar仍是阿布扎比的法律实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在马来西亚1MDB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撰文 / Bradley Hope

■ 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一桩国际腐败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丑闻缠身的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 (简称1MDB)的前投资伙伴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mpany (简称IPIC)在提交给纽约一家州法院的诉状中将高盛列为被告。该诉状也列出其他几名与1MDB有关联的个人,但未具体说明IPIC欲索赔的金额。

该法院文件称,高盛与其他方合谋贿赂了IPIC和Aabar的前高管。Aabar指的是IPIC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

高盛一名发言人在声明中称:“我们正在评估指控细节,并准备积极就此抗辩。”

11月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起诉多位高盛前高管,称他们以及其他一些人牵涉一桩骗取1MDB数十亿美元资金的阴谋。

上述行动表明,1MDB丑闻不仅影响高盛的声誉,也可能波及其银行业务。IPIC和丑闻曝出后组建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均是高盛的长期投行客户,多年来聘请高盛为交易提供顾问和融资服务。

据了解高盛地区业务的人士称,如果阿布扎比采取任何措施将业务转移出高盛,可能会影响中东地区的其他政府,特别是沙特。

主权财富基金对高盛至关重要,高盛将其看作是一个新业务来源。去年,高盛改进其银行家网络,以更好覆盖这些有政府背景的基金。2018年,高盛从白宫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外国政策专家Dina Powell负责与主权财富基金之间的关系。

在高盛与1MDB往来期间,前高盛合伙人Tim Leissner曾多次赴阿布扎比与IPIC高管会面。在11月早些时候公布的司法部诉讼中,Leissner对合谋洗钱和违反反行贿法的罪名认罪。

高盛前董事总经理Roger Ng在马来西亚因一份逮捕令被捕,他正努力避免被引渡到美国。美国司法部还起诉了该案关键人物、马来西亚金融家刘特佐(Jho Low)。刘特佐据称住在中国,他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刑事起诉书称,Leissner与刘特佐以及IPIC高管合谋,骗取了数十亿美元并瓜分。

此前两年时间里,高盛在一系列债券出售交易中为1MDB提供顾问服务,获得了6亿美元服务费。高盛坚持认为其行为是恰当的,对前雇员的不当行为不知情。IPIC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为1MDB 35亿美元债券提供担保,高盛所获1MDB相关收入中约一半来自该交易。

从2012年到2014年,IPIC管理人士与1MDB签订了一系列协议,这些协议据称要投资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和发电站等开发项目。美国和马来西亚检方指控这些协议是精心策划的骗局,目的是为相关人员的利益而抽取资金。

IPIC称,在纽约提起诉讼是其周三采取的与1MDB丑闻相关的三项行动之一,旨在“保护其商业利益不受一桩国际阴谋的侵害”。

该公司表示,周三已在阿布扎比对前IPIC高管Khadem Al Qubaisi和Aabar Investments前首席执行长Mohamed Badawy Al Husseiny提起刑事诉讼。IPIC指控这些人洗赃款并收受贿赂。

美国司法部的案件指控Al Qubaisi收到了近5亿美元被盗资金,用这些资金在洛杉矶和纽约购置豪宅。Husseiny被控收到了逾6,000万美元。

Al Qubaisi是阿联酋人,Al Husseiny是美国公民。两人在阿布扎比被拘押了约两年。

Al Qubaisi的律师Michael O'Kane表示,Al Qubaisi否认这些指控,但已在阿联酋被随意拘押了26个月,此举完全侵犯了他的人权并违反了法律。

O'K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Al Qubaisi的情况令人震惊,健康每况愈下,而且他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都被切断了。声明称,Al Qubaisi在阿联酋没接受过针对1MDB事件的适当调查就被指控,简直匪夷所思。

在伦敦,IPIC还启动了一项仲裁程序,要求强制执行2017年5月其与马来西亚达成的一项和解协议,该协议涉及高盛安排发售的债券,这些债券是这桩挪用资金丑闻的核心。

这一和解协议是在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任内协商的,后者5月份在选举中落败下台,目前在马来西亚受到多项与1MDB和其它问题有关的罪名指控。纳吉布否认这些指控。

马来西亚新政府曾于10月表示,其将在英国提交撤销仲裁裁决申请书。

IPIC的代表律师、供职于昆鹰律师事务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 LLP)的Michael Carlinsky说:“针对这桩国际阴谋已给IPIC带来的财务风险和损害,IPIC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法律行动来保护自己的商业利益。”

他还表示:“我们还将捍卫和保护在2017年与1MDB达成、经马来西亚政府批准的和解协议。”

受1MDB丑闻影响,IPIC和Aabar将其资产与另一只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合并,打造了规模约为1,250亿美元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注册记录显示,IPIC 和Aabar仍是阿布扎比的法律实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在马来西亚1MDB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撰文 / Bradley Hope

■ 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一桩国际腐败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丑闻缠身的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 (简称1MDB)的前投资伙伴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mpany (简称IPIC)在提交给纽约一家州法院的诉状中将高盛列为被告。该诉状也列出其他几名与1MDB有关联的个人,但未具体说明IPIC欲索赔的金额。

该法院文件称,高盛与其他方合谋贿赂了IPIC和Aabar的前高管。Aabar指的是IPIC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

高盛一名发言人在声明中称:“我们正在评估指控细节,并准备积极就此抗辩。”

11月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起诉多位高盛前高管,称他们以及其他一些人牵涉一桩骗取1MDB数十亿美元资金的阴谋。

上述行动表明,1MDB丑闻不仅影响高盛的声誉,也可能波及其银行业务。IPIC和丑闻曝出后组建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均是高盛的长期投行客户,多年来聘请高盛为交易提供顾问和融资服务。

据了解高盛地区业务的人士称,如果阿布扎比采取任何措施将业务转移出高盛,可能会影响中东地区的其他政府,特别是沙特。

主权财富基金对高盛至关重要,高盛将其看作是一个新业务来源。去年,高盛改进其银行家网络,以更好覆盖这些有政府背景的基金。2018年,高盛从白宫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外国政策专家Dina Powell负责与主权财富基金之间的关系。

在高盛与1MDB往来期间,前高盛合伙人Tim Leissner曾多次赴阿布扎比与IPIC高管会面。在11月早些时候公布的司法部诉讼中,Leissner对合谋洗钱和违反反行贿法的罪名认罪。

高盛前董事总经理Roger Ng在马来西亚因一份逮捕令被捕,他正努力避免被引渡到美国。美国司法部还起诉了该案关键人物、马来西亚金融家刘特佐(Jho Low)。刘特佐据称住在中国,他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刑事起诉书称,Leissner与刘特佐以及IPIC高管合谋,骗取了数十亿美元并瓜分。

此前两年时间里,高盛在一系列债券出售交易中为1MDB提供顾问服务,获得了6亿美元服务费。高盛坚持认为其行为是恰当的,对前雇员的不当行为不知情。IPIC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为1MDB 35亿美元债券提供担保,高盛所获1MDB相关收入中约一半来自该交易。

从2012年到2014年,IPIC管理人士与1MDB签订了一系列协议,这些协议据称要投资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和发电站等开发项目。美国和马来西亚检方指控这些协议是精心策划的骗局,目的是为相关人员的利益而抽取资金。

IPIC称,在纽约提起诉讼是其周三采取的与1MDB丑闻相关的三项行动之一,旨在“保护其商业利益不受一桩国际阴谋的侵害”。

该公司表示,周三已在阿布扎比对前IPIC高管Khadem Al Qubaisi和Aabar Investments前首席执行长Mohamed Badawy Al Husseiny提起刑事诉讼。IPIC指控这些人洗赃款并收受贿赂。

美国司法部的案件指控Al Qubaisi收到了近5亿美元被盗资金,用这些资金在洛杉矶和纽约购置豪宅。Husseiny被控收到了逾6,000万美元。

Al Qubaisi是阿联酋人,Al Husseiny是美国公民。两人在阿布扎比被拘押了约两年。

Al Qubaisi的律师Michael O'Kane表示,Al Qubaisi否认这些指控,但已在阿联酋被随意拘押了26个月,此举完全侵犯了他的人权并违反了法律。

O'K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Al Qubaisi的情况令人震惊,健康每况愈下,而且他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都被切断了。声明称,Al Qubaisi在阿联酋没接受过针对1MDB事件的适当调查就被指控,简直匪夷所思。

在伦敦,IPIC还启动了一项仲裁程序,要求强制执行2017年5月其与马来西亚达成的一项和解协议,该协议涉及高盛安排发售的债券,这些债券是这桩挪用资金丑闻的核心。

这一和解协议是在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任内协商的,后者5月份在选举中落败下台,目前在马来西亚受到多项与1MDB和其它问题有关的罪名指控。纳吉布否认这些指控。

马来西亚新政府曾于10月表示,其将在英国提交撤销仲裁裁决申请书。

IPIC的代表律师、供职于昆鹰律师事务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 LLP)的Michael Carlinsky说:“针对这桩国际阴谋已给IPIC带来的财务风险和损害,IPIC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法律行动来保护自己的商业利益。”

他还表示:“我们还将捍卫和保护在2017年与1MDB达成、经马来西亚政府批准的和解协议。”

受1MDB丑闻影响,IPIC和Aabar将其资产与另一只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合并,打造了规模约为1,250亿美元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注册记录显示,IPIC 和Aabar仍是阿布扎比的法律实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就1MDB丑闻控告高盛

发布日期:2018-11-22 09:37
摘要」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在马来西亚1MDB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撰文 / Bradley Hope

■ 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一桩国际腐败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丑闻缠身的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 (简称1MDB)的前投资伙伴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mpany (简称IPIC)在提交给纽约一家州法院的诉状中将高盛列为被告。该诉状也列出其他几名与1MDB有关联的个人,但未具体说明IPIC欲索赔的金额。

该法院文件称,高盛与其他方合谋贿赂了IPIC和Aabar的前高管。Aabar指的是IPIC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

高盛一名发言人在声明中称:“我们正在评估指控细节,并准备积极就此抗辩。”

11月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起诉多位高盛前高管,称他们以及其他一些人牵涉一桩骗取1MDB数十亿美元资金的阴谋。

上述行动表明,1MDB丑闻不仅影响高盛的声誉,也可能波及其银行业务。IPIC和丑闻曝出后组建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均是高盛的长期投行客户,多年来聘请高盛为交易提供顾问和融资服务。

据了解高盛地区业务的人士称,如果阿布扎比采取任何措施将业务转移出高盛,可能会影响中东地区的其他政府,特别是沙特。

主权财富基金对高盛至关重要,高盛将其看作是一个新业务来源。去年,高盛改进其银行家网络,以更好覆盖这些有政府背景的基金。2018年,高盛从白宫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外国政策专家Dina Powell负责与主权财富基金之间的关系。

在高盛与1MDB往来期间,前高盛合伙人Tim Leissner曾多次赴阿布扎比与IPIC高管会面。在11月早些时候公布的司法部诉讼中,Leissner对合谋洗钱和违反反行贿法的罪名认罪。

高盛前董事总经理Roger Ng在马来西亚因一份逮捕令被捕,他正努力避免被引渡到美国。美国司法部还起诉了该案关键人物、马来西亚金融家刘特佐(Jho Low)。刘特佐据称住在中国,他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刑事起诉书称,Leissner与刘特佐以及IPIC高管合谋,骗取了数十亿美元并瓜分。

此前两年时间里,高盛在一系列债券出售交易中为1MDB提供顾问服务,获得了6亿美元服务费。高盛坚持认为其行为是恰当的,对前雇员的不当行为不知情。IPIC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为1MDB 35亿美元债券提供担保,高盛所获1MDB相关收入中约一半来自该交易。

从2012年到2014年,IPIC管理人士与1MDB签订了一系列协议,这些协议据称要投资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和发电站等开发项目。美国和马来西亚检方指控这些协议是精心策划的骗局,目的是为相关人员的利益而抽取资金。

IPIC称,在纽约提起诉讼是其周三采取的与1MDB丑闻相关的三项行动之一,旨在“保护其商业利益不受一桩国际阴谋的侵害”。

该公司表示,周三已在阿布扎比对前IPIC高管Khadem Al Qubaisi和Aabar Investments前首席执行长Mohamed Badawy Al Husseiny提起刑事诉讼。IPIC指控这些人洗赃款并收受贿赂。

美国司法部的案件指控Al Qubaisi收到了近5亿美元被盗资金,用这些资金在洛杉矶和纽约购置豪宅。Husseiny被控收到了逾6,000万美元。

Al Qubaisi是阿联酋人,Al Husseiny是美国公民。两人在阿布扎比被拘押了约两年。

Al Qubaisi的律师Michael O'Kane表示,Al Qubaisi否认这些指控,但已在阿联酋被随意拘押了26个月,此举完全侵犯了他的人权并违反了法律。

O'K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Al Qubaisi的情况令人震惊,健康每况愈下,而且他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都被切断了。声明称,Al Qubaisi在阿联酋没接受过针对1MDB事件的适当调查就被指控,简直匪夷所思。

在伦敦,IPIC还启动了一项仲裁程序,要求强制执行2017年5月其与马来西亚达成的一项和解协议,该协议涉及高盛安排发售的债券,这些债券是这桩挪用资金丑闻的核心。

这一和解协议是在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任内协商的,后者5月份在选举中落败下台,目前在马来西亚受到多项与1MDB和其它问题有关的罪名指控。纳吉布否认这些指控。

马来西亚新政府曾于10月表示,其将在英国提交撤销仲裁裁决申请书。

IPIC的代表律师、供职于昆鹰律师事务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 LLP)的Michael Carlinsky说:“针对这桩国际阴谋已给IPIC带来的财务风险和损害,IPIC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法律行动来保护自己的商业利益。”

他还表示:“我们还将捍卫和保护在2017年与1MDB达成、经马来西亚政府批准的和解协议。”

受1MDB丑闻影响,IPIC和Aabar将其资产与另一只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合并,打造了规模约为1,250亿美元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注册记录显示,IPIC 和Aabar仍是阿布扎比的法律实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在马来西亚1MDB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撰文 / Bradley Hope

■ 阿布扎比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周三提出诉讼,指控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一桩国际腐败丑闻中扮演核心角色,并容许了向该基金前高管行贿的行为。

丑闻缠身的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 (简称1MDB)的前投资伙伴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mpany (简称IPIC)在提交给纽约一家州法院的诉状中将高盛列为被告。该诉状也列出其他几名与1MDB有关联的个人,但未具体说明IPIC欲索赔的金额。

该法院文件称,高盛与其他方合谋贿赂了IPIC和Aabar的前高管。Aabar指的是IPIC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

高盛一名发言人在声明中称:“我们正在评估指控细节,并准备积极就此抗辩。”

11月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起诉多位高盛前高管,称他们以及其他一些人牵涉一桩骗取1MDB数十亿美元资金的阴谋。

上述行动表明,1MDB丑闻不仅影响高盛的声誉,也可能波及其银行业务。IPIC和丑闻曝出后组建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均是高盛的长期投行客户,多年来聘请高盛为交易提供顾问和融资服务。

据了解高盛地区业务的人士称,如果阿布扎比采取任何措施将业务转移出高盛,可能会影响中东地区的其他政府,特别是沙特。

主权财富基金对高盛至关重要,高盛将其看作是一个新业务来源。去年,高盛改进其银行家网络,以更好覆盖这些有政府背景的基金。2018年,高盛从白宫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外国政策专家Dina Powell负责与主权财富基金之间的关系。

在高盛与1MDB往来期间,前高盛合伙人Tim Leissner曾多次赴阿布扎比与IPIC高管会面。在11月早些时候公布的司法部诉讼中,Leissner对合谋洗钱和违反反行贿法的罪名认罪。

高盛前董事总经理Roger Ng在马来西亚因一份逮捕令被捕,他正努力避免被引渡到美国。美国司法部还起诉了该案关键人物、马来西亚金融家刘特佐(Jho Low)。刘特佐据称住在中国,他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刑事起诉书称,Leissner与刘特佐以及IPIC高管合谋,骗取了数十亿美元并瓜分。

此前两年时间里,高盛在一系列债券出售交易中为1MDB提供顾问服务,获得了6亿美元服务费。高盛坚持认为其行为是恰当的,对前雇员的不当行为不知情。IPIC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为1MDB 35亿美元债券提供担保,高盛所获1MDB相关收入中约一半来自该交易。

从2012年到2014年,IPIC管理人士与1MDB签订了一系列协议,这些协议据称要投资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和发电站等开发项目。美国和马来西亚检方指控这些协议是精心策划的骗局,目的是为相关人员的利益而抽取资金。

IPIC称,在纽约提起诉讼是其周三采取的与1MDB丑闻相关的三项行动之一,旨在“保护其商业利益不受一桩国际阴谋的侵害”。

该公司表示,周三已在阿布扎比对前IPIC高管Khadem Al Qubaisi和Aabar Investments前首席执行长Mohamed Badawy Al Husseiny提起刑事诉讼。IPIC指控这些人洗赃款并收受贿赂。

美国司法部的案件指控Al Qubaisi收到了近5亿美元被盗资金,用这些资金在洛杉矶和纽约购置豪宅。Husseiny被控收到了逾6,000万美元。

Al Qubaisi是阿联酋人,Al Husseiny是美国公民。两人在阿布扎比被拘押了约两年。

Al Qubaisi的律师Michael O'Kane表示,Al Qubaisi否认这些指控,但已在阿联酋被随意拘押了26个月,此举完全侵犯了他的人权并违反了法律。

O'Kan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Al Qubaisi的情况令人震惊,健康每况愈下,而且他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都被切断了。声明称,Al Qubaisi在阿联酋没接受过针对1MDB事件的适当调查就被指控,简直匪夷所思。

在伦敦,IPIC还启动了一项仲裁程序,要求强制执行2017年5月其与马来西亚达成的一项和解协议,该协议涉及高盛安排发售的债券,这些债券是这桩挪用资金丑闻的核心。

这一和解协议是在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任内协商的,后者5月份在选举中落败下台,目前在马来西亚受到多项与1MDB和其它问题有关的罪名指控。纳吉布否认这些指控。

马来西亚新政府曾于10月表示,其将在英国提交撤销仲裁裁决申请书。

IPIC的代表律师、供职于昆鹰律师事务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 LLP)的Michael Carlinsky说:“针对这桩国际阴谋已给IPIC带来的财务风险和损害,IPIC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法律行动来保护自己的商业利益。”

他还表示:“我们还将捍卫和保护在2017年与1MDB达成、经马来西亚政府批准的和解协议。”

受1MDB丑闻影响,IPIC和Aabar将其资产与另一只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合并,打造了规模约为1,250亿美元的Mubadala Investment Co.。注册记录显示,IPIC 和Aabar仍是阿布扎比的法律实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