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回归属地监管,中小银行网贷梦碎?

发布日期:2018-11-22 08:26
摘要」黄文礼:监管层担心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潜在风险。但或许不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来应对。



撰文 / 黄文礼

■ 近期,一则《重磅突发!监管下发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的新闻引发了各方高度关注。该新闻指出,《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已经下发,这份文件一旦落地,标志着银行的线上贷款,尤其是面向小微企业的信贷服务将迎来强监管。

毋庸讳言,监管者的本意是让缺乏线上风控能力的中小商业银行回归服务属地定位,老老实实做自己熟悉的线下网点业务;但该文件却忽略了为数众多的中小银行在业务模式、风控能力、技术水平方面均差异巨大的事实。一刀切的政策既堵死了部分优质中小银行与科技企业融合发展的机会,同时也不符合国家支持中小企业、促进就业的宏观战略。

中小银行回归属地、线下定位?

《办法》通过三条政策措施将中小银行赶回属地线下业务。

其一是“限制异地展业规模”。《办法》第六条规定:地方商业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主要服务当地客户,向外省客户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总余额的20%。一依赖互联网所提供渠道的移动化、扁平化、社交化和场景化优势,中小银行突破了地理网点限制,通过细分场景来开拓业务,而不是通过地域经营划分,避免了与大型商业银行进行网点竞争。因此,这条规定无疑中小银行自废武功,更重要的是,它也减少了用户的选择权,伤害消费者利益。甚至,它可能造成地方银行对大量本省务工的外埠人的歧视。假若后者如果无法在网络上证明自己在当地务工,就很可能无法使用当地银行的互联网信贷服务。这就是用属地监管思路套用互联网业务的典型困境。

其二是“限制贷款规模”。例如,根据《办法》第四条,互联网信贷的基本原则为小额、分散。单户个人贷款授信额度应不超过30万元,单户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额度不得超过50万,贷款期限不得超过1年。硬性限制贷款规模无疑会严重影响中小银行的竞争力,尤其是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限额50万过低,根本无法满足小微商户经营需求。

其三是“大幅增加联合放贷成本”。《办法》第十条规定:单笔联合贷款中,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接受推荐客户的银行出资比例不得高于70%。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余额的50%;接受客户推荐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不得超过全部互联网贷款余额的30%。换句话说,中小银行70%互联网贷款要靠自己薄弱的app、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发放,而不是与掌握流量、客户体验更优的科技公司联合放贷,这完全背离了互联网行业规律。

笔者认为,目前国内商业银行(包括城商行)为数众多,从体量、风控能力、手段各异,到与金融科技企业的合作模式等各不相同,《办法》使用限额、比例等“一刀切”的政策管理,很难达到控制风险的目标,反而可能堵住中小银行借力金融科技发展小微企业贷款风控能力的最佳路径。如果《办法》正式出台,中小银行要开展互联网信贷业务将会变得非常艰难,甚至回归到过去以线下网点为核心,“线下拉客,人工审贷、线上放款”的传统商业模式上去。

或将加剧小微企业贷款难

《办法》除了对中小商业银行的互联网业务进行限制,更重要的是,该政策可能加剧小微企业线上融资难度。近年来,随着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的普及,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开始通过互联网进行信用贷款。如果《办法》出台,或将会对小微企业业已形成的资金通路形成挤压。

2018年6月,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银发〔2018〕162号,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切实降低企业成本,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其中《意见》不仅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同比增速,有贷款余额的户数高于上年同期水平;而且强调,要运用现代金融科技等手段,推进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发挥保险增信分险功能,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可得性。此次《办法》征求意见稿明显与之前六部委联合发文的精神不符。

就在10月30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发展,金融也应该义不容辞地加强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支持,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做出贡献。监管部门将更多通过激励银行保险机构发挥服务民营经济的积极性、主动性。除激励外,要同时指导银行保险机构,从发展战略、市场定位上,把民营经济、小微企业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同时要把改进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发展普惠金融等放在董事会、高管层工作中更加重要的位置。

当下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外部贸易战威胁不断,亟需刺激消费和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稳定就业的宏观方向不符。目前中小银行和金融科技企业融合恰恰是发展小微企业贷款的重要着力点。

客观来讲,监管层的担心在于各家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而过分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诸多潜在的风险。但或许不应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防范风险,而恰恰相反,应该在维持现有规则的同时,鼓励更多的科技巨头加入服务小微企业的业务中来,通过良性市场竞争,实现多方共赢。

长期来看,这可能带来三个好处:首先,小微企业会获得更多、更廉价的贷款机会;其次,更多的科技巨头下场竞争可能给中小银行带来更多的选择权和谈判筹码;第三,不同的科技企业拥有不同的科技优势,有助于多种类型的风控工具创新,可能对客户风险进行交叉验证;密切与科技企业合作甚至可能孕育出新的银行物种和商业模式。

现代社会早已是风险社会,面对弥散的的风险,监管者必须回到场景化的语境中,作出恰如其分的回应。倘若不通盘权衡,审时度势,试图以令行禁止的方式化解风险,则不但未能达到风险防范的目,反而可能会给市场造成“混乱”信号,其中利弊,值得深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黄文礼:监管层担心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潜在风险。但或许不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来应对。



撰文 / 黄文礼

■ 近期,一则《重磅突发!监管下发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的新闻引发了各方高度关注。该新闻指出,《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已经下发,这份文件一旦落地,标志着银行的线上贷款,尤其是面向小微企业的信贷服务将迎来强监管。

毋庸讳言,监管者的本意是让缺乏线上风控能力的中小商业银行回归服务属地定位,老老实实做自己熟悉的线下网点业务;但该文件却忽略了为数众多的中小银行在业务模式、风控能力、技术水平方面均差异巨大的事实。一刀切的政策既堵死了部分优质中小银行与科技企业融合发展的机会,同时也不符合国家支持中小企业、促进就业的宏观战略。

中小银行回归属地、线下定位?

《办法》通过三条政策措施将中小银行赶回属地线下业务。

其一是“限制异地展业规模”。《办法》第六条规定:地方商业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主要服务当地客户,向外省客户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总余额的20%。一依赖互联网所提供渠道的移动化、扁平化、社交化和场景化优势,中小银行突破了地理网点限制,通过细分场景来开拓业务,而不是通过地域经营划分,避免了与大型商业银行进行网点竞争。因此,这条规定无疑中小银行自废武功,更重要的是,它也减少了用户的选择权,伤害消费者利益。甚至,它可能造成地方银行对大量本省务工的外埠人的歧视。假若后者如果无法在网络上证明自己在当地务工,就很可能无法使用当地银行的互联网信贷服务。这就是用属地监管思路套用互联网业务的典型困境。

其二是“限制贷款规模”。例如,根据《办法》第四条,互联网信贷的基本原则为小额、分散。单户个人贷款授信额度应不超过30万元,单户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额度不得超过50万,贷款期限不得超过1年。硬性限制贷款规模无疑会严重影响中小银行的竞争力,尤其是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限额50万过低,根本无法满足小微商户经营需求。

其三是“大幅增加联合放贷成本”。《办法》第十条规定:单笔联合贷款中,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接受推荐客户的银行出资比例不得高于70%。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余额的50%;接受客户推荐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不得超过全部互联网贷款余额的30%。换句话说,中小银行70%互联网贷款要靠自己薄弱的app、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发放,而不是与掌握流量、客户体验更优的科技公司联合放贷,这完全背离了互联网行业规律。

笔者认为,目前国内商业银行(包括城商行)为数众多,从体量、风控能力、手段各异,到与金融科技企业的合作模式等各不相同,《办法》使用限额、比例等“一刀切”的政策管理,很难达到控制风险的目标,反而可能堵住中小银行借力金融科技发展小微企业贷款风控能力的最佳路径。如果《办法》正式出台,中小银行要开展互联网信贷业务将会变得非常艰难,甚至回归到过去以线下网点为核心,“线下拉客,人工审贷、线上放款”的传统商业模式上去。

或将加剧小微企业贷款难

《办法》除了对中小商业银行的互联网业务进行限制,更重要的是,该政策可能加剧小微企业线上融资难度。近年来,随着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的普及,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开始通过互联网进行信用贷款。如果《办法》出台,或将会对小微企业业已形成的资金通路形成挤压。

2018年6月,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银发〔2018〕162号,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切实降低企业成本,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其中《意见》不仅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同比增速,有贷款余额的户数高于上年同期水平;而且强调,要运用现代金融科技等手段,推进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发挥保险增信分险功能,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可得性。此次《办法》征求意见稿明显与之前六部委联合发文的精神不符。

就在10月30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发展,金融也应该义不容辞地加强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支持,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做出贡献。监管部门将更多通过激励银行保险机构发挥服务民营经济的积极性、主动性。除激励外,要同时指导银行保险机构,从发展战略、市场定位上,把民营经济、小微企业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同时要把改进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发展普惠金融等放在董事会、高管层工作中更加重要的位置。

当下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外部贸易战威胁不断,亟需刺激消费和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稳定就业的宏观方向不符。目前中小银行和金融科技企业融合恰恰是发展小微企业贷款的重要着力点。

客观来讲,监管层的担心在于各家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而过分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诸多潜在的风险。但或许不应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防范风险,而恰恰相反,应该在维持现有规则的同时,鼓励更多的科技巨头加入服务小微企业的业务中来,通过良性市场竞争,实现多方共赢。

长期来看,这可能带来三个好处:首先,小微企业会获得更多、更廉价的贷款机会;其次,更多的科技巨头下场竞争可能给中小银行带来更多的选择权和谈判筹码;第三,不同的科技企业拥有不同的科技优势,有助于多种类型的风控工具创新,可能对客户风险进行交叉验证;密切与科技企业合作甚至可能孕育出新的银行物种和商业模式。

现代社会早已是风险社会,面对弥散的的风险,监管者必须回到场景化的语境中,作出恰如其分的回应。倘若不通盘权衡,审时度势,试图以令行禁止的方式化解风险,则不但未能达到风险防范的目,反而可能会给市场造成“混乱”信号,其中利弊,值得深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黄文礼:监管层担心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潜在风险。但或许不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来应对。



撰文 / 黄文礼

■ 近期,一则《重磅突发!监管下发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的新闻引发了各方高度关注。该新闻指出,《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已经下发,这份文件一旦落地,标志着银行的线上贷款,尤其是面向小微企业的信贷服务将迎来强监管。

毋庸讳言,监管者的本意是让缺乏线上风控能力的中小商业银行回归服务属地定位,老老实实做自己熟悉的线下网点业务;但该文件却忽略了为数众多的中小银行在业务模式、风控能力、技术水平方面均差异巨大的事实。一刀切的政策既堵死了部分优质中小银行与科技企业融合发展的机会,同时也不符合国家支持中小企业、促进就业的宏观战略。

中小银行回归属地、线下定位?

《办法》通过三条政策措施将中小银行赶回属地线下业务。

其一是“限制异地展业规模”。《办法》第六条规定:地方商业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主要服务当地客户,向外省客户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总余额的20%。一依赖互联网所提供渠道的移动化、扁平化、社交化和场景化优势,中小银行突破了地理网点限制,通过细分场景来开拓业务,而不是通过地域经营划分,避免了与大型商业银行进行网点竞争。因此,这条规定无疑中小银行自废武功,更重要的是,它也减少了用户的选择权,伤害消费者利益。甚至,它可能造成地方银行对大量本省务工的外埠人的歧视。假若后者如果无法在网络上证明自己在当地务工,就很可能无法使用当地银行的互联网信贷服务。这就是用属地监管思路套用互联网业务的典型困境。

其二是“限制贷款规模”。例如,根据《办法》第四条,互联网信贷的基本原则为小额、分散。单户个人贷款授信额度应不超过30万元,单户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额度不得超过50万,贷款期限不得超过1年。硬性限制贷款规模无疑会严重影响中小银行的竞争力,尤其是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限额50万过低,根本无法满足小微商户经营需求。

其三是“大幅增加联合放贷成本”。《办法》第十条规定:单笔联合贷款中,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接受推荐客户的银行出资比例不得高于70%。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余额的50%;接受客户推荐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不得超过全部互联网贷款余额的30%。换句话说,中小银行70%互联网贷款要靠自己薄弱的app、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发放,而不是与掌握流量、客户体验更优的科技公司联合放贷,这完全背离了互联网行业规律。

笔者认为,目前国内商业银行(包括城商行)为数众多,从体量、风控能力、手段各异,到与金融科技企业的合作模式等各不相同,《办法》使用限额、比例等“一刀切”的政策管理,很难达到控制风险的目标,反而可能堵住中小银行借力金融科技发展小微企业贷款风控能力的最佳路径。如果《办法》正式出台,中小银行要开展互联网信贷业务将会变得非常艰难,甚至回归到过去以线下网点为核心,“线下拉客,人工审贷、线上放款”的传统商业模式上去。

或将加剧小微企业贷款难

《办法》除了对中小商业银行的互联网业务进行限制,更重要的是,该政策可能加剧小微企业线上融资难度。近年来,随着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的普及,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开始通过互联网进行信用贷款。如果《办法》出台,或将会对小微企业业已形成的资金通路形成挤压。

2018年6月,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银发〔2018〕162号,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切实降低企业成本,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其中《意见》不仅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同比增速,有贷款余额的户数高于上年同期水平;而且强调,要运用现代金融科技等手段,推进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发挥保险增信分险功能,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可得性。此次《办法》征求意见稿明显与之前六部委联合发文的精神不符。

就在10月30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发展,金融也应该义不容辞地加强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支持,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做出贡献。监管部门将更多通过激励银行保险机构发挥服务民营经济的积极性、主动性。除激励外,要同时指导银行保险机构,从发展战略、市场定位上,把民营经济、小微企业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同时要把改进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发展普惠金融等放在董事会、高管层工作中更加重要的位置。

当下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外部贸易战威胁不断,亟需刺激消费和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稳定就业的宏观方向不符。目前中小银行和金融科技企业融合恰恰是发展小微企业贷款的重要着力点。

客观来讲,监管层的担心在于各家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而过分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诸多潜在的风险。但或许不应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防范风险,而恰恰相反,应该在维持现有规则的同时,鼓励更多的科技巨头加入服务小微企业的业务中来,通过良性市场竞争,实现多方共赢。

长期来看,这可能带来三个好处:首先,小微企业会获得更多、更廉价的贷款机会;其次,更多的科技巨头下场竞争可能给中小银行带来更多的选择权和谈判筹码;第三,不同的科技企业拥有不同的科技优势,有助于多种类型的风控工具创新,可能对客户风险进行交叉验证;密切与科技企业合作甚至可能孕育出新的银行物种和商业模式。

现代社会早已是风险社会,面对弥散的的风险,监管者必须回到场景化的语境中,作出恰如其分的回应。倘若不通盘权衡,审时度势,试图以令行禁止的方式化解风险,则不但未能达到风险防范的目,反而可能会给市场造成“混乱”信号,其中利弊,值得深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回归属地监管,中小银行网贷梦碎?

发布日期:2018-11-22 08:26
摘要」黄文礼:监管层担心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潜在风险。但或许不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来应对。



撰文 / 黄文礼

■ 近期,一则《重磅突发!监管下发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的新闻引发了各方高度关注。该新闻指出,《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已经下发,这份文件一旦落地,标志着银行的线上贷款,尤其是面向小微企业的信贷服务将迎来强监管。

毋庸讳言,监管者的本意是让缺乏线上风控能力的中小商业银行回归服务属地定位,老老实实做自己熟悉的线下网点业务;但该文件却忽略了为数众多的中小银行在业务模式、风控能力、技术水平方面均差异巨大的事实。一刀切的政策既堵死了部分优质中小银行与科技企业融合发展的机会,同时也不符合国家支持中小企业、促进就业的宏观战略。

中小银行回归属地、线下定位?

《办法》通过三条政策措施将中小银行赶回属地线下业务。

其一是“限制异地展业规模”。《办法》第六条规定:地方商业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主要服务当地客户,向外省客户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总余额的20%。一依赖互联网所提供渠道的移动化、扁平化、社交化和场景化优势,中小银行突破了地理网点限制,通过细分场景来开拓业务,而不是通过地域经营划分,避免了与大型商业银行进行网点竞争。因此,这条规定无疑中小银行自废武功,更重要的是,它也减少了用户的选择权,伤害消费者利益。甚至,它可能造成地方银行对大量本省务工的外埠人的歧视。假若后者如果无法在网络上证明自己在当地务工,就很可能无法使用当地银行的互联网信贷服务。这就是用属地监管思路套用互联网业务的典型困境。

其二是“限制贷款规模”。例如,根据《办法》第四条,互联网信贷的基本原则为小额、分散。单户个人贷款授信额度应不超过30万元,单户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额度不得超过50万,贷款期限不得超过1年。硬性限制贷款规模无疑会严重影响中小银行的竞争力,尤其是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限额50万过低,根本无法满足小微商户经营需求。

其三是“大幅增加联合放贷成本”。《办法》第十条规定:单笔联合贷款中,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接受推荐客户的银行出资比例不得高于70%。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余额的50%;接受客户推荐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不得超过全部互联网贷款余额的30%。换句话说,中小银行70%互联网贷款要靠自己薄弱的app、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发放,而不是与掌握流量、客户体验更优的科技公司联合放贷,这完全背离了互联网行业规律。

笔者认为,目前国内商业银行(包括城商行)为数众多,从体量、风控能力、手段各异,到与金融科技企业的合作模式等各不相同,《办法》使用限额、比例等“一刀切”的政策管理,很难达到控制风险的目标,反而可能堵住中小银行借力金融科技发展小微企业贷款风控能力的最佳路径。如果《办法》正式出台,中小银行要开展互联网信贷业务将会变得非常艰难,甚至回归到过去以线下网点为核心,“线下拉客,人工审贷、线上放款”的传统商业模式上去。

或将加剧小微企业贷款难

《办法》除了对中小商业银行的互联网业务进行限制,更重要的是,该政策可能加剧小微企业线上融资难度。近年来,随着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的普及,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开始通过互联网进行信用贷款。如果《办法》出台,或将会对小微企业业已形成的资金通路形成挤压。

2018年6月,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银发〔2018〕162号,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切实降低企业成本,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其中《意见》不仅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同比增速,有贷款余额的户数高于上年同期水平;而且强调,要运用现代金融科技等手段,推进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发挥保险增信分险功能,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可得性。此次《办法》征求意见稿明显与之前六部委联合发文的精神不符。

就在10月30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发展,金融也应该义不容辞地加强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支持,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做出贡献。监管部门将更多通过激励银行保险机构发挥服务民营经济的积极性、主动性。除激励外,要同时指导银行保险机构,从发展战略、市场定位上,把民营经济、小微企业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同时要把改进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发展普惠金融等放在董事会、高管层工作中更加重要的位置。

当下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外部贸易战威胁不断,亟需刺激消费和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稳定就业的宏观方向不符。目前中小银行和金融科技企业融合恰恰是发展小微企业贷款的重要着力点。

客观来讲,监管层的担心在于各家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而过分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诸多潜在的风险。但或许不应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防范风险,而恰恰相反,应该在维持现有规则的同时,鼓励更多的科技巨头加入服务小微企业的业务中来,通过良性市场竞争,实现多方共赢。

长期来看,这可能带来三个好处:首先,小微企业会获得更多、更廉价的贷款机会;其次,更多的科技巨头下场竞争可能给中小银行带来更多的选择权和谈判筹码;第三,不同的科技企业拥有不同的科技优势,有助于多种类型的风控工具创新,可能对客户风险进行交叉验证;密切与科技企业合作甚至可能孕育出新的银行物种和商业模式。

现代社会早已是风险社会,面对弥散的的风险,监管者必须回到场景化的语境中,作出恰如其分的回应。倘若不通盘权衡,审时度势,试图以令行禁止的方式化解风险,则不但未能达到风险防范的目,反而可能会给市场造成“混乱”信号,其中利弊,值得深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黄文礼:监管层担心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潜在风险。但或许不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来应对。



撰文 / 黄文礼

■ 近期,一则《重磅突发!监管下发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的新闻引发了各方高度关注。该新闻指出,《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已经下发,这份文件一旦落地,标志着银行的线上贷款,尤其是面向小微企业的信贷服务将迎来强监管。

毋庸讳言,监管者的本意是让缺乏线上风控能力的中小商业银行回归服务属地定位,老老实实做自己熟悉的线下网点业务;但该文件却忽略了为数众多的中小银行在业务模式、风控能力、技术水平方面均差异巨大的事实。一刀切的政策既堵死了部分优质中小银行与科技企业融合发展的机会,同时也不符合国家支持中小企业、促进就业的宏观战略。

中小银行回归属地、线下定位?

《办法》通过三条政策措施将中小银行赶回属地线下业务。

其一是“限制异地展业规模”。《办法》第六条规定:地方商业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主要服务当地客户,向外省客户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总余额的20%。一依赖互联网所提供渠道的移动化、扁平化、社交化和场景化优势,中小银行突破了地理网点限制,通过细分场景来开拓业务,而不是通过地域经营划分,避免了与大型商业银行进行网点竞争。因此,这条规定无疑中小银行自废武功,更重要的是,它也减少了用户的选择权,伤害消费者利益。甚至,它可能造成地方银行对大量本省务工的外埠人的歧视。假若后者如果无法在网络上证明自己在当地务工,就很可能无法使用当地银行的互联网信贷服务。这就是用属地监管思路套用互联网业务的典型困境。

其二是“限制贷款规模”。例如,根据《办法》第四条,互联网信贷的基本原则为小额、分散。单户个人贷款授信额度应不超过30万元,单户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额度不得超过50万,贷款期限不得超过1年。硬性限制贷款规模无疑会严重影响中小银行的竞争力,尤其是企业流动资金授信限额50万过低,根本无法满足小微商户经营需求。

其三是“大幅增加联合放贷成本”。《办法》第十条规定:单笔联合贷款中,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接受推荐客户的银行出资比例不得高于70%。作为客户推荐方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互联网贷款余额的50%;接受客户推荐的商业银行全部联合贷款不得超过全部互联网贷款余额的30%。换句话说,中小银行70%互联网贷款要靠自己薄弱的app、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发放,而不是与掌握流量、客户体验更优的科技公司联合放贷,这完全背离了互联网行业规律。

笔者认为,目前国内商业银行(包括城商行)为数众多,从体量、风控能力、手段各异,到与金融科技企业的合作模式等各不相同,《办法》使用限额、比例等“一刀切”的政策管理,很难达到控制风险的目标,反而可能堵住中小银行借力金融科技发展小微企业贷款风控能力的最佳路径。如果《办法》正式出台,中小银行要开展互联网信贷业务将会变得非常艰难,甚至回归到过去以线下网点为核心,“线下拉客,人工审贷、线上放款”的传统商业模式上去。

或将加剧小微企业贷款难

《办法》除了对中小商业银行的互联网业务进行限制,更重要的是,该政策可能加剧小微企业线上融资难度。近年来,随着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的普及,数以千万计的小微企业开始通过互联网进行信用贷款。如果《办法》出台,或将会对小微企业业已形成的资金通路形成挤压。

2018年6月,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银发〔2018〕162号,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切实降低企业成本,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其中《意见》不仅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同比增速,有贷款余额的户数高于上年同期水平;而且强调,要运用现代金融科技等手段,推进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发挥保险增信分险功能,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可得性。此次《办法》征求意见稿明显与之前六部委联合发文的精神不符。

就在10月30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发展,金融也应该义不容辞地加强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支持,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做出贡献。监管部门将更多通过激励银行保险机构发挥服务民营经济的积极性、主动性。除激励外,要同时指导银行保险机构,从发展战略、市场定位上,把民营经济、小微企业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同时要把改进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发展普惠金融等放在董事会、高管层工作中更加重要的位置。

当下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外部贸易战威胁不断,亟需刺激消费和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稳定就业的宏观方向不符。目前中小银行和金融科技企业融合恰恰是发展小微企业贷款的重要着力点。

客观来讲,监管层的担心在于各家中小银行自身不具备风控能力而过分依赖金融科技的大数据风控可能无法识别诸多潜在的风险。但或许不应该以限制联合放贷的方式防范风险,而恰恰相反,应该在维持现有规则的同时,鼓励更多的科技巨头加入服务小微企业的业务中来,通过良性市场竞争,实现多方共赢。

长期来看,这可能带来三个好处:首先,小微企业会获得更多、更廉价的贷款机会;其次,更多的科技巨头下场竞争可能给中小银行带来更多的选择权和谈判筹码;第三,不同的科技企业拥有不同的科技优势,有助于多种类型的风控工具创新,可能对客户风险进行交叉验证;密切与科技企业合作甚至可能孕育出新的银行物种和商业模式。

现代社会早已是风险社会,面对弥散的的风险,监管者必须回到场景化的语境中,作出恰如其分的回应。倘若不通盘权衡,审时度势,试图以令行禁止的方式化解风险,则不但未能达到风险防范的目,反而可能会给市场造成“混乱”信号,其中利弊,值得深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