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在全球气候谈判中扮演领导角色

发布日期:2018-11-22 07:43
摘要」曾多年回避气候谈判领导角色的中国,正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撰文 / 何丽 / 韩碧如

■ 随着各国在下月的联合国气候谈判之前——这是自三年前签署巴黎协定以来最重要的谈判——展开竞逐,谈判代表们纷纷前往北京。

中国已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决定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中国正首次举办许多筹备会议,这些会议对于确定在波兰卡托维兹市(Katowice)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届缔约国大会(COP 24)的方向至关重要。这种角色逆转之所以格外令人惊讶,是因为北京方面曾多年回避在气候谈判中发挥领导作用。

让那些过去依赖华盛顿推动强有力的气候协议的国家感到担忧的是,北京的影响力可能引导巴黎协定放慢气候行动的步伐,包括为发展中国家制定更灵活的规则。


智库欧洲气候基金会(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行政总裁、巴黎协定的设计师之一劳伦斯•图比亚纳(Laurence Tubiana)表示:“中国在卡托维兹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领导角色要扮演。”

“关键问题是‘将会出现哪一个中国?’我们知道北京的领导层支持巴黎协定……它需要帮助拿出一套强有力的规则,并引导资金撤出煤炭领域。”

对那些前往中国的人来说,关键人物是解振华,他是中国十多年来的首席气候谈判代表,已成为波兰会议筹备工作的焦点。

来自美国和欧盟的代表团,包括欧盟能源和气候专员米格尔•阿里亚斯•卡涅特(Miguel Arias Cañete),本月前往北京与解振华举行筹备会议。解振华的高大身材突显他在峰会筹备工作中的重要角色。

解振华在最近在加利福尼亚一个气候会议的间隙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过去我们是较为被动的参与者,现在我们更积极主动……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正如习主席所说,中国可以产生影响,加强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国际合作。”

卡内特表示,北京已成为“让发展中国家凝聚共识的基本主体”。

在之前的气候谈判中,中国的影响力受到美国及其资深谈判代表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的抗衡,后者会利用华盛顿的外交实力让北京靠近自己的立场。然而,欧盟的权威——这个联盟正在寻求承担美国空出的领导角色——被视为更为疲弱。

曾参与制定巴黎协定的一名谈判代表说:“如果美国和中国达成一致,通常每个人都会跟随他们。但现在没有人能够影响中国。”

根据巴黎协定,190多个国家承诺共同努力将全球变暖限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的水平,但对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每个国家都有自行制定目标的自由。

将于12月3日开幕的为期12天的峰会的首要议程是敲定“规则手册”,该手册将规范协定的实施,包括各国如何报告排放量以及谁来审核这些排放报告的关键细节。

中国希望给发展中国家安排比发达国家更宽松的报告标准,因为它们可能缺乏复杂排放建模的能力。美国、欧盟等希望所有国家的排放报告都遵循相同规则,只给最不发达国家安排有限的灵活性。

虽然中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是世界最大经济体,但北京方面还是坚持中国应该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上月,中国向联合国支持的、为发展中国家气候相关项目提供资金的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申请资金,但遭到美国否决。

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应该适用不同规则的理念,源于1992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各国在这份里程碑式的协议中承诺开始削减各自的温室气体排放。但这种两套规则的理念基本上已被巴黎协定抛弃,后者旨在制定一份适用于所有国家的规则手册。

问题在于,它没有具体说明这些规则是什么,而是把它们留到下月举行的波兰会议去制定。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气候顾问、如今任职于游说组织——美国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Defense Foundation)的纳特•基奥恩(Nat Keohane)表示:“如果巴黎协定回归到《京都议定书》那样高度分化的局面,那将真的威胁到巴黎协定赖以建立的整个基础。”

他补充称,严重的两套标准规则将使美国不可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无论哪个政党执政。

波兰峰会召开之际,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正在不断升级,而北京方面也在重新审视其对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的态度。

一些观察人士担心,中国在气候谈判中的影响力日益增长的同时,其自身的环保记录却在转向恶化。

作为习近平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倡议(BRI)的一部分,中国政府正在发展中国家大举投资燃煤电厂。由于经济增长,中国从2014年到2016年保持平稳的碳排放量,在2017年和今年上半年有所上升。中国官方的碳减排目标(承诺在2030年之后减少排放)无法满足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曾多年回避气候谈判领导角色的中国,正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撰文 / 何丽 / 韩碧如

■ 随着各国在下月的联合国气候谈判之前——这是自三年前签署巴黎协定以来最重要的谈判——展开竞逐,谈判代表们纷纷前往北京。

中国已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决定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中国正首次举办许多筹备会议,这些会议对于确定在波兰卡托维兹市(Katowice)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届缔约国大会(COP 24)的方向至关重要。这种角色逆转之所以格外令人惊讶,是因为北京方面曾多年回避在气候谈判中发挥领导作用。

让那些过去依赖华盛顿推动强有力的气候协议的国家感到担忧的是,北京的影响力可能引导巴黎协定放慢气候行动的步伐,包括为发展中国家制定更灵活的规则。


智库欧洲气候基金会(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行政总裁、巴黎协定的设计师之一劳伦斯•图比亚纳(Laurence Tubiana)表示:“中国在卡托维兹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领导角色要扮演。”

“关键问题是‘将会出现哪一个中国?’我们知道北京的领导层支持巴黎协定……它需要帮助拿出一套强有力的规则,并引导资金撤出煤炭领域。”

对那些前往中国的人来说,关键人物是解振华,他是中国十多年来的首席气候谈判代表,已成为波兰会议筹备工作的焦点。

来自美国和欧盟的代表团,包括欧盟能源和气候专员米格尔•阿里亚斯•卡涅特(Miguel Arias Cañete),本月前往北京与解振华举行筹备会议。解振华的高大身材突显他在峰会筹备工作中的重要角色。

解振华在最近在加利福尼亚一个气候会议的间隙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过去我们是较为被动的参与者,现在我们更积极主动……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正如习主席所说,中国可以产生影响,加强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国际合作。”

卡内特表示,北京已成为“让发展中国家凝聚共识的基本主体”。

在之前的气候谈判中,中国的影响力受到美国及其资深谈判代表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的抗衡,后者会利用华盛顿的外交实力让北京靠近自己的立场。然而,欧盟的权威——这个联盟正在寻求承担美国空出的领导角色——被视为更为疲弱。

曾参与制定巴黎协定的一名谈判代表说:“如果美国和中国达成一致,通常每个人都会跟随他们。但现在没有人能够影响中国。”

根据巴黎协定,190多个国家承诺共同努力将全球变暖限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的水平,但对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每个国家都有自行制定目标的自由。

将于12月3日开幕的为期12天的峰会的首要议程是敲定“规则手册”,该手册将规范协定的实施,包括各国如何报告排放量以及谁来审核这些排放报告的关键细节。

中国希望给发展中国家安排比发达国家更宽松的报告标准,因为它们可能缺乏复杂排放建模的能力。美国、欧盟等希望所有国家的排放报告都遵循相同规则,只给最不发达国家安排有限的灵活性。

虽然中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是世界最大经济体,但北京方面还是坚持中国应该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上月,中国向联合国支持的、为发展中国家气候相关项目提供资金的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申请资金,但遭到美国否决。

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应该适用不同规则的理念,源于1992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各国在这份里程碑式的协议中承诺开始削减各自的温室气体排放。但这种两套规则的理念基本上已被巴黎协定抛弃,后者旨在制定一份适用于所有国家的规则手册。

问题在于,它没有具体说明这些规则是什么,而是把它们留到下月举行的波兰会议去制定。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气候顾问、如今任职于游说组织——美国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Defense Foundation)的纳特•基奥恩(Nat Keohane)表示:“如果巴黎协定回归到《京都议定书》那样高度分化的局面,那将真的威胁到巴黎协定赖以建立的整个基础。”

他补充称,严重的两套标准规则将使美国不可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无论哪个政党执政。

波兰峰会召开之际,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正在不断升级,而北京方面也在重新审视其对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的态度。

一些观察人士担心,中国在气候谈判中的影响力日益增长的同时,其自身的环保记录却在转向恶化。

作为习近平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倡议(BRI)的一部分,中国政府正在发展中国家大举投资燃煤电厂。由于经济增长,中国从2014年到2016年保持平稳的碳排放量,在2017年和今年上半年有所上升。中国官方的碳减排目标(承诺在2030年之后减少排放)无法满足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曾多年回避气候谈判领导角色的中国,正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撰文 / 何丽 / 韩碧如

■ 随着各国在下月的联合国气候谈判之前——这是自三年前签署巴黎协定以来最重要的谈判——展开竞逐,谈判代表们纷纷前往北京。

中国已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决定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中国正首次举办许多筹备会议,这些会议对于确定在波兰卡托维兹市(Katowice)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届缔约国大会(COP 24)的方向至关重要。这种角色逆转之所以格外令人惊讶,是因为北京方面曾多年回避在气候谈判中发挥领导作用。

让那些过去依赖华盛顿推动强有力的气候协议的国家感到担忧的是,北京的影响力可能引导巴黎协定放慢气候行动的步伐,包括为发展中国家制定更灵活的规则。


智库欧洲气候基金会(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行政总裁、巴黎协定的设计师之一劳伦斯•图比亚纳(Laurence Tubiana)表示:“中国在卡托维兹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领导角色要扮演。”

“关键问题是‘将会出现哪一个中国?’我们知道北京的领导层支持巴黎协定……它需要帮助拿出一套强有力的规则,并引导资金撤出煤炭领域。”

对那些前往中国的人来说,关键人物是解振华,他是中国十多年来的首席气候谈判代表,已成为波兰会议筹备工作的焦点。

来自美国和欧盟的代表团,包括欧盟能源和气候专员米格尔•阿里亚斯•卡涅特(Miguel Arias Cañete),本月前往北京与解振华举行筹备会议。解振华的高大身材突显他在峰会筹备工作中的重要角色。

解振华在最近在加利福尼亚一个气候会议的间隙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过去我们是较为被动的参与者,现在我们更积极主动……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正如习主席所说,中国可以产生影响,加强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国际合作。”

卡内特表示,北京已成为“让发展中国家凝聚共识的基本主体”。

在之前的气候谈判中,中国的影响力受到美国及其资深谈判代表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的抗衡,后者会利用华盛顿的外交实力让北京靠近自己的立场。然而,欧盟的权威——这个联盟正在寻求承担美国空出的领导角色——被视为更为疲弱。

曾参与制定巴黎协定的一名谈判代表说:“如果美国和中国达成一致,通常每个人都会跟随他们。但现在没有人能够影响中国。”

根据巴黎协定,190多个国家承诺共同努力将全球变暖限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的水平,但对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每个国家都有自行制定目标的自由。

将于12月3日开幕的为期12天的峰会的首要议程是敲定“规则手册”,该手册将规范协定的实施,包括各国如何报告排放量以及谁来审核这些排放报告的关键细节。

中国希望给发展中国家安排比发达国家更宽松的报告标准,因为它们可能缺乏复杂排放建模的能力。美国、欧盟等希望所有国家的排放报告都遵循相同规则,只给最不发达国家安排有限的灵活性。

虽然中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是世界最大经济体,但北京方面还是坚持中国应该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上月,中国向联合国支持的、为发展中国家气候相关项目提供资金的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申请资金,但遭到美国否决。

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应该适用不同规则的理念,源于1992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各国在这份里程碑式的协议中承诺开始削减各自的温室气体排放。但这种两套规则的理念基本上已被巴黎协定抛弃,后者旨在制定一份适用于所有国家的规则手册。

问题在于,它没有具体说明这些规则是什么,而是把它们留到下月举行的波兰会议去制定。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气候顾问、如今任职于游说组织——美国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Defense Foundation)的纳特•基奥恩(Nat Keohane)表示:“如果巴黎协定回归到《京都议定书》那样高度分化的局面,那将真的威胁到巴黎协定赖以建立的整个基础。”

他补充称,严重的两套标准规则将使美国不可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无论哪个政党执政。

波兰峰会召开之际,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正在不断升级,而北京方面也在重新审视其对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的态度。

一些观察人士担心,中国在气候谈判中的影响力日益增长的同时,其自身的环保记录却在转向恶化。

作为习近平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倡议(BRI)的一部分,中国政府正在发展中国家大举投资燃煤电厂。由于经济增长,中国从2014年到2016年保持平稳的碳排放量,在2017年和今年上半年有所上升。中国官方的碳减排目标(承诺在2030年之后减少排放)无法满足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在全球气候谈判中扮演领导角色

发布日期:2018-11-22 07:43
摘要」曾多年回避气候谈判领导角色的中国,正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撰文 / 何丽 / 韩碧如

■ 随着各国在下月的联合国气候谈判之前——这是自三年前签署巴黎协定以来最重要的谈判——展开竞逐,谈判代表们纷纷前往北京。

中国已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决定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中国正首次举办许多筹备会议,这些会议对于确定在波兰卡托维兹市(Katowice)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届缔约国大会(COP 24)的方向至关重要。这种角色逆转之所以格外令人惊讶,是因为北京方面曾多年回避在气候谈判中发挥领导作用。

让那些过去依赖华盛顿推动强有力的气候协议的国家感到担忧的是,北京的影响力可能引导巴黎协定放慢气候行动的步伐,包括为发展中国家制定更灵活的规则。


智库欧洲气候基金会(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行政总裁、巴黎协定的设计师之一劳伦斯•图比亚纳(Laurence Tubiana)表示:“中国在卡托维兹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领导角色要扮演。”

“关键问题是‘将会出现哪一个中国?’我们知道北京的领导层支持巴黎协定……它需要帮助拿出一套强有力的规则,并引导资金撤出煤炭领域。”

对那些前往中国的人来说,关键人物是解振华,他是中国十多年来的首席气候谈判代表,已成为波兰会议筹备工作的焦点。

来自美国和欧盟的代表团,包括欧盟能源和气候专员米格尔•阿里亚斯•卡涅特(Miguel Arias Cañete),本月前往北京与解振华举行筹备会议。解振华的高大身材突显他在峰会筹备工作中的重要角色。

解振华在最近在加利福尼亚一个气候会议的间隙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过去我们是较为被动的参与者,现在我们更积极主动……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正如习主席所说,中国可以产生影响,加强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国际合作。”

卡内特表示,北京已成为“让发展中国家凝聚共识的基本主体”。

在之前的气候谈判中,中国的影响力受到美国及其资深谈判代表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的抗衡,后者会利用华盛顿的外交实力让北京靠近自己的立场。然而,欧盟的权威——这个联盟正在寻求承担美国空出的领导角色——被视为更为疲弱。

曾参与制定巴黎协定的一名谈判代表说:“如果美国和中国达成一致,通常每个人都会跟随他们。但现在没有人能够影响中国。”

根据巴黎协定,190多个国家承诺共同努力将全球变暖限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的水平,但对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每个国家都有自行制定目标的自由。

将于12月3日开幕的为期12天的峰会的首要议程是敲定“规则手册”,该手册将规范协定的实施,包括各国如何报告排放量以及谁来审核这些排放报告的关键细节。

中国希望给发展中国家安排比发达国家更宽松的报告标准,因为它们可能缺乏复杂排放建模的能力。美国、欧盟等希望所有国家的排放报告都遵循相同规则,只给最不发达国家安排有限的灵活性。

虽然中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是世界最大经济体,但北京方面还是坚持中国应该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上月,中国向联合国支持的、为发展中国家气候相关项目提供资金的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申请资金,但遭到美国否决。

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应该适用不同规则的理念,源于1992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各国在这份里程碑式的协议中承诺开始削减各自的温室气体排放。但这种两套规则的理念基本上已被巴黎协定抛弃,后者旨在制定一份适用于所有国家的规则手册。

问题在于,它没有具体说明这些规则是什么,而是把它们留到下月举行的波兰会议去制定。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气候顾问、如今任职于游说组织——美国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Defense Foundation)的纳特•基奥恩(Nat Keohane)表示:“如果巴黎协定回归到《京都议定书》那样高度分化的局面,那将真的威胁到巴黎协定赖以建立的整个基础。”

他补充称,严重的两套标准规则将使美国不可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无论哪个政党执政。

波兰峰会召开之际,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正在不断升级,而北京方面也在重新审视其对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的态度。

一些观察人士担心,中国在气候谈判中的影响力日益增长的同时,其自身的环保记录却在转向恶化。

作为习近平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倡议(BRI)的一部分,中国政府正在发展中国家大举投资燃煤电厂。由于经济增长,中国从2014年到2016年保持平稳的碳排放量,在2017年和今年上半年有所上升。中国官方的碳减排目标(承诺在2030年之后减少排放)无法满足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曾多年回避气候谈判领导角色的中国,正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撰文 / 何丽 / 韩碧如

■ 随着各国在下月的联合国气候谈判之前——这是自三年前签署巴黎协定以来最重要的谈判——展开竞逐,谈判代表们纷纷前往北京。

中国已成为全球气候谈判的权力掮客,帮助填补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决定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的领导真空。

中国正首次举办许多筹备会议,这些会议对于确定在波兰卡托维兹市(Katowice)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届缔约国大会(COP 24)的方向至关重要。这种角色逆转之所以格外令人惊讶,是因为北京方面曾多年回避在气候谈判中发挥领导作用。

让那些过去依赖华盛顿推动强有力的气候协议的国家感到担忧的是,北京的影响力可能引导巴黎协定放慢气候行动的步伐,包括为发展中国家制定更灵活的规则。


智库欧洲气候基金会(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行政总裁、巴黎协定的设计师之一劳伦斯•图比亚纳(Laurence Tubiana)表示:“中国在卡托维兹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领导角色要扮演。”

“关键问题是‘将会出现哪一个中国?’我们知道北京的领导层支持巴黎协定……它需要帮助拿出一套强有力的规则,并引导资金撤出煤炭领域。”

对那些前往中国的人来说,关键人物是解振华,他是中国十多年来的首席气候谈判代表,已成为波兰会议筹备工作的焦点。

来自美国和欧盟的代表团,包括欧盟能源和气候专员米格尔•阿里亚斯•卡涅特(Miguel Arias Cañete),本月前往北京与解振华举行筹备会议。解振华的高大身材突显他在峰会筹备工作中的重要角色。

解振华在最近在加利福尼亚一个气候会议的间隙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过去我们是较为被动的参与者,现在我们更积极主动……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正如习主席所说,中国可以产生影响,加强在气候变化领域的国际合作。”

卡内特表示,北京已成为“让发展中国家凝聚共识的基本主体”。

在之前的气候谈判中,中国的影响力受到美国及其资深谈判代表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的抗衡,后者会利用华盛顿的外交实力让北京靠近自己的立场。然而,欧盟的权威——这个联盟正在寻求承担美国空出的领导角色——被视为更为疲弱。

曾参与制定巴黎协定的一名谈判代表说:“如果美国和中国达成一致,通常每个人都会跟随他们。但现在没有人能够影响中国。”

根据巴黎协定,190多个国家承诺共同努力将全球变暖限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的水平,但对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每个国家都有自行制定目标的自由。

将于12月3日开幕的为期12天的峰会的首要议程是敲定“规则手册”,该手册将规范协定的实施,包括各国如何报告排放量以及谁来审核这些排放报告的关键细节。

中国希望给发展中国家安排比发达国家更宽松的报告标准,因为它们可能缺乏复杂排放建模的能力。美国、欧盟等希望所有国家的排放报告都遵循相同规则,只给最不发达国家安排有限的灵活性。

虽然中国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是世界最大经济体,但北京方面还是坚持中国应该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上月,中国向联合国支持的、为发展中国家气候相关项目提供资金的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申请资金,但遭到美国否决。

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应该适用不同规则的理念,源于1992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各国在这份里程碑式的协议中承诺开始削减各自的温室气体排放。但这种两套规则的理念基本上已被巴黎协定抛弃,后者旨在制定一份适用于所有国家的规则手册。

问题在于,它没有具体说明这些规则是什么,而是把它们留到下月举行的波兰会议去制定。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气候顾问、如今任职于游说组织——美国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Defense Foundation)的纳特•基奥恩(Nat Keohane)表示:“如果巴黎协定回归到《京都议定书》那样高度分化的局面,那将真的威胁到巴黎协定赖以建立的整个基础。”

他补充称,严重的两套标准规则将使美国不可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无论哪个政党执政。

波兰峰会召开之际,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正在不断升级,而北京方面也在重新审视其对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的态度。

一些观察人士担心,中国在气候谈判中的影响力日益增长的同时,其自身的环保记录却在转向恶化。

作为习近平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倡议(BRI)的一部分,中国政府正在发展中国家大举投资燃煤电厂。由于经济增长,中国从2014年到2016年保持平稳的碳排放量,在2017年和今年上半年有所上升。中国官方的碳减排目标(承诺在2030年之后减少排放)无法满足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