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莱特希泽:对华强硬的美国贸易代表

发布日期:2018-11-21 08:08
摘要」在外界对白宫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的背景下,71岁的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赋予他某种神秘色彩。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当美国最高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近有机会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保守派基本盘选民接触时,最令他激动的话题不是几天前刚刚敲定的修改北美贸易规则的那份协议,而是中国。

很少接受采访的这位美国贸易代表,在10月接受右翼广播电台主持人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专访,他表示,中国就是那头“房间里的大象”,正在“窃取我们的技术”。特朗普政府在9月对总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举措已经产生了“强有力的”效果。

“如果我们保护不了自己的创新,我们就会失去优势。”这位71岁的俄亥俄人用低沉的嗓音冷冷地告诉听众。

在特朗普准备11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间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之际,莱特希泽是可以决定美中能否达成交易的神秘莫测而不可或缺的高级官员。

莱特希泽很少公开讲话,也很少出国;就美国贸易代表的职责而言,他的形象十分低调。但在外界对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从来都不清楚谁最接近特朗普的思路)的背景下,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使得莱特希泽在特朗普政府内外具有某种神秘色彩。

任何想让席卷美中的贸易战停火的协议,都必须获得他的认可——而他很可能会设定较高的标杆。

“他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类似于他在上世纪80年代对日本的看法,”一名投资者表示,“他的焦点是试图打乱中国在科技上的崛起,而不是达成一项最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协议。”

一位密切关注美中谈判的高级商业游说人士补充称:“他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多年来与中国的对话从未起到作用。他会对未来他会看到的任何承诺或者许诺持非常怀疑的态度。如果他无法得到一笔好交易,他会满足于继续实行关税。”

莱特希泽来自共和党内具有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意识的一派,在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这些人一直受到自由贸易主义者的排挤,但他们在特朗普时代受到重视。

数十年的法律界和政府工作经历,使他相信美国需要在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得多的姿态。

上世纪80年代早期,他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手下担任美国副贸易代表,与日本谈判达成一项协议——东京方面通过自愿限制出口来减少对美出口。

随后,他在世达律师事务所(Skadden Arps)的华盛顿办事处工作了30年,其间他作为一名开保时捷(Porsche)的公司律师,代表总部位于匹兹堡的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办理了一连串挑战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案子。观察人士称,这段经历给他留下了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北京方面是一个无情而危险的经济掠夺者。

位于波士顿郊区的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历史学家奎因•斯洛博迪安(Quinn Slobodian)称:“(莱特希泽)想象出一个观念,那就是基本的‘中国性’永远也不会改变。”他表示,在莱特希泽的脑海中,“根本无望让中国按照美国所希望的条款遵守规则,因为‘他们不是那样的’”。

尽管莱特希泽是众所周知的对华鹰派,但中国官员已经明白,只要他们想与特朗普达成某种和解,他们就不得不同他打交道。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筹莫展。

虽然莱特希泽领导了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围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谈判,但华盛顿与北京之间迄今的主要谈判渠道涉及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最高经济官员刘鹤——这一轴心未能在5月达成协议。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外交官抱怨说,莱特希泽在回避中国官员,而一位美国官员反驳称,北京方面或许是因为莱特希泽的强硬观点而试图绕过他。

莱特希泽与白宫其他对华贸易鹰派——尤其是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太会在公开场合吐露可能会破坏谈判的怨言,就像本月纳瓦罗猛烈抨击“全球主义亿万富翁”施压特朗普、要求总统同中国达成交易那样。

莱特希泽也远比其他高级官员更精通复杂的贸易法和政策的细微之处。特别是,他有效利用了诸如《1974年贸易法》(1974 Trade Act)中的301条款之类的工具,该条款允许美国对中国被指存在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他还积极挑战世界贸易组织(WTO),推翻了美国数十年的政策。

最近曾面对莱特希泽的一位外国贸易谈判代表表示:“他绝对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而且真的为总统的意识形态带来了很多实质内容。他有计划,也有支撑愿景的思想。”

这名谈判代表补充称,莱特希泽似乎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他全程掌控着游戏,他就像糖果店里的孩子。”

对于那些质疑全球化的人——包括政坛左翼人士——所有这些都赋予莱特希泽一种偶像般的地位。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的国际总裁利奥•杰拉德(Leo Gerard)表示:“他是个内行,而且坚持不懈。凡是他参与的事情,他都会做得非常到位。”

来自俄亥俄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正考虑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在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与莱特希泽曾“密切合作”,“打击像中国这样在规则上忽悠的国家”,他似乎对特朗普政府走上的路线感到满意。

莱特希泽说:“在整个俄亥俄州,那些看到钢厂倒闭、工作岗位流失的社区知道,我们受到了攻击,现在我们在反击。”

面对面接触过莱特希泽的多名外交官表示,他有时是个很难打交道的人。“他有的时候相当严厉和苛刻。他有具有魅力的一面,但这需要花点时间才能感受到。”其中一名外交官说,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跳出框框”立场给莱特希泽及其团队提供了一种“掩护,让他们可以咄咄逼人地提出最荒唐的要求。”

即使如此,莱特希泽与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以及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建立了融洽的工作关系,尤其是在一个旨在统一对华立场的三方工作组中。此外,在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未来进行持续数月的紧张谈判以后,今年10月,美国与加拿大的紧张关系缓解,莱特希泽还被加拿大外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请到家里共进晚餐。

但毫无疑问,尽管存在挑战,莱特希泽深度投入并忠于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激进立场。前述企业游说人士表示:“他希望全球供应链和制造业回归美国,他愿意使外国投资变得更具风险和更加昂贵——并且他愿意承受来自企业的炮火。”

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还记得,2017年8月,在美国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时,他与莱特希泽就正在萌生的贸易争端有过一次对话。

“他真诚地说‘我们需要把握好这件事’,他请求与他素未谋面的人,包括我在内,来帮助他。”史剑道说,“当我说这是一件至少要花费3年,甚至更久的事情,并且还会伴随一些痛苦时,他说‘我知道,我会很投入’。”

罗伯特•莱特希泽的简历

出生:

1947年10月11日,俄亥俄州阿什塔比拉市(Ashtabula)

教育经历:

在华盛顿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接受本科和法学院教育,毕业于1973年

职业经历:

1973-1978年

就职于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1978年

进入美国国会工作,最终担任共和党参议员鲍勃•多尔(Bob Dole)的幕僚长

1983年

进入美国政府工作,担任里根政府的美国副贸易代表,并在美国与日本的贸易谈判中扮演关键角色。

1985年

加入华尔街律所世达的华盛顿办事处,在此工作30多年,主要是代表竭力与外国对手展开竞争的美国企业。

2017年

成为美国贸易代表

家庭情况

有一子罗伯特(Robert),一女克莱尔(Claire)

兴趣

篮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外界对白宫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的背景下,71岁的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赋予他某种神秘色彩。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当美国最高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近有机会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保守派基本盘选民接触时,最令他激动的话题不是几天前刚刚敲定的修改北美贸易规则的那份协议,而是中国。

很少接受采访的这位美国贸易代表,在10月接受右翼广播电台主持人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专访,他表示,中国就是那头“房间里的大象”,正在“窃取我们的技术”。特朗普政府在9月对总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举措已经产生了“强有力的”效果。

“如果我们保护不了自己的创新,我们就会失去优势。”这位71岁的俄亥俄人用低沉的嗓音冷冷地告诉听众。

在特朗普准备11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间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之际,莱特希泽是可以决定美中能否达成交易的神秘莫测而不可或缺的高级官员。

莱特希泽很少公开讲话,也很少出国;就美国贸易代表的职责而言,他的形象十分低调。但在外界对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从来都不清楚谁最接近特朗普的思路)的背景下,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使得莱特希泽在特朗普政府内外具有某种神秘色彩。

任何想让席卷美中的贸易战停火的协议,都必须获得他的认可——而他很可能会设定较高的标杆。

“他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类似于他在上世纪80年代对日本的看法,”一名投资者表示,“他的焦点是试图打乱中国在科技上的崛起,而不是达成一项最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协议。”

一位密切关注美中谈判的高级商业游说人士补充称:“他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多年来与中国的对话从未起到作用。他会对未来他会看到的任何承诺或者许诺持非常怀疑的态度。如果他无法得到一笔好交易,他会满足于继续实行关税。”

莱特希泽来自共和党内具有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意识的一派,在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这些人一直受到自由贸易主义者的排挤,但他们在特朗普时代受到重视。

数十年的法律界和政府工作经历,使他相信美国需要在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得多的姿态。

上世纪80年代早期,他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手下担任美国副贸易代表,与日本谈判达成一项协议——东京方面通过自愿限制出口来减少对美出口。

随后,他在世达律师事务所(Skadden Arps)的华盛顿办事处工作了30年,其间他作为一名开保时捷(Porsche)的公司律师,代表总部位于匹兹堡的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办理了一连串挑战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案子。观察人士称,这段经历给他留下了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北京方面是一个无情而危险的经济掠夺者。

位于波士顿郊区的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历史学家奎因•斯洛博迪安(Quinn Slobodian)称:“(莱特希泽)想象出一个观念,那就是基本的‘中国性’永远也不会改变。”他表示,在莱特希泽的脑海中,“根本无望让中国按照美国所希望的条款遵守规则,因为‘他们不是那样的’”。

尽管莱特希泽是众所周知的对华鹰派,但中国官员已经明白,只要他们想与特朗普达成某种和解,他们就不得不同他打交道。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筹莫展。

虽然莱特希泽领导了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围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谈判,但华盛顿与北京之间迄今的主要谈判渠道涉及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最高经济官员刘鹤——这一轴心未能在5月达成协议。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外交官抱怨说,莱特希泽在回避中国官员,而一位美国官员反驳称,北京方面或许是因为莱特希泽的强硬观点而试图绕过他。

莱特希泽与白宫其他对华贸易鹰派——尤其是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太会在公开场合吐露可能会破坏谈判的怨言,就像本月纳瓦罗猛烈抨击“全球主义亿万富翁”施压特朗普、要求总统同中国达成交易那样。

莱特希泽也远比其他高级官员更精通复杂的贸易法和政策的细微之处。特别是,他有效利用了诸如《1974年贸易法》(1974 Trade Act)中的301条款之类的工具,该条款允许美国对中国被指存在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他还积极挑战世界贸易组织(WTO),推翻了美国数十年的政策。

最近曾面对莱特希泽的一位外国贸易谈判代表表示:“他绝对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而且真的为总统的意识形态带来了很多实质内容。他有计划,也有支撑愿景的思想。”

这名谈判代表补充称,莱特希泽似乎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他全程掌控着游戏,他就像糖果店里的孩子。”

对于那些质疑全球化的人——包括政坛左翼人士——所有这些都赋予莱特希泽一种偶像般的地位。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的国际总裁利奥•杰拉德(Leo Gerard)表示:“他是个内行,而且坚持不懈。凡是他参与的事情,他都会做得非常到位。”

来自俄亥俄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正考虑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在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与莱特希泽曾“密切合作”,“打击像中国这样在规则上忽悠的国家”,他似乎对特朗普政府走上的路线感到满意。

莱特希泽说:“在整个俄亥俄州,那些看到钢厂倒闭、工作岗位流失的社区知道,我们受到了攻击,现在我们在反击。”

面对面接触过莱特希泽的多名外交官表示,他有时是个很难打交道的人。“他有的时候相当严厉和苛刻。他有具有魅力的一面,但这需要花点时间才能感受到。”其中一名外交官说,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跳出框框”立场给莱特希泽及其团队提供了一种“掩护,让他们可以咄咄逼人地提出最荒唐的要求。”

即使如此,莱特希泽与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以及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建立了融洽的工作关系,尤其是在一个旨在统一对华立场的三方工作组中。此外,在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未来进行持续数月的紧张谈判以后,今年10月,美国与加拿大的紧张关系缓解,莱特希泽还被加拿大外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请到家里共进晚餐。

但毫无疑问,尽管存在挑战,莱特希泽深度投入并忠于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激进立场。前述企业游说人士表示:“他希望全球供应链和制造业回归美国,他愿意使外国投资变得更具风险和更加昂贵——并且他愿意承受来自企业的炮火。”

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还记得,2017年8月,在美国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时,他与莱特希泽就正在萌生的贸易争端有过一次对话。

“他真诚地说‘我们需要把握好这件事’,他请求与他素未谋面的人,包括我在内,来帮助他。”史剑道说,“当我说这是一件至少要花费3年,甚至更久的事情,并且还会伴随一些痛苦时,他说‘我知道,我会很投入’。”

罗伯特•莱特希泽的简历

出生:

1947年10月11日,俄亥俄州阿什塔比拉市(Ashtabula)

教育经历:

在华盛顿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接受本科和法学院教育,毕业于1973年

职业经历:

1973-1978年

就职于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1978年

进入美国国会工作,最终担任共和党参议员鲍勃•多尔(Bob Dole)的幕僚长

1983年

进入美国政府工作,担任里根政府的美国副贸易代表,并在美国与日本的贸易谈判中扮演关键角色。

1985年

加入华尔街律所世达的华盛顿办事处,在此工作30多年,主要是代表竭力与外国对手展开竞争的美国企业。

2017年

成为美国贸易代表

家庭情况

有一子罗伯特(Robert),一女克莱尔(Claire)

兴趣

篮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外界对白宫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的背景下,71岁的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赋予他某种神秘色彩。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当美国最高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近有机会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保守派基本盘选民接触时,最令他激动的话题不是几天前刚刚敲定的修改北美贸易规则的那份协议,而是中国。

很少接受采访的这位美国贸易代表,在10月接受右翼广播电台主持人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专访,他表示,中国就是那头“房间里的大象”,正在“窃取我们的技术”。特朗普政府在9月对总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举措已经产生了“强有力的”效果。

“如果我们保护不了自己的创新,我们就会失去优势。”这位71岁的俄亥俄人用低沉的嗓音冷冷地告诉听众。

在特朗普准备11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间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之际,莱特希泽是可以决定美中能否达成交易的神秘莫测而不可或缺的高级官员。

莱特希泽很少公开讲话,也很少出国;就美国贸易代表的职责而言,他的形象十分低调。但在外界对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从来都不清楚谁最接近特朗普的思路)的背景下,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使得莱特希泽在特朗普政府内外具有某种神秘色彩。

任何想让席卷美中的贸易战停火的协议,都必须获得他的认可——而他很可能会设定较高的标杆。

“他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类似于他在上世纪80年代对日本的看法,”一名投资者表示,“他的焦点是试图打乱中国在科技上的崛起,而不是达成一项最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协议。”

一位密切关注美中谈判的高级商业游说人士补充称:“他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多年来与中国的对话从未起到作用。他会对未来他会看到的任何承诺或者许诺持非常怀疑的态度。如果他无法得到一笔好交易,他会满足于继续实行关税。”

莱特希泽来自共和党内具有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意识的一派,在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这些人一直受到自由贸易主义者的排挤,但他们在特朗普时代受到重视。

数十年的法律界和政府工作经历,使他相信美国需要在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得多的姿态。

上世纪80年代早期,他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手下担任美国副贸易代表,与日本谈判达成一项协议——东京方面通过自愿限制出口来减少对美出口。

随后,他在世达律师事务所(Skadden Arps)的华盛顿办事处工作了30年,其间他作为一名开保时捷(Porsche)的公司律师,代表总部位于匹兹堡的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办理了一连串挑战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案子。观察人士称,这段经历给他留下了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北京方面是一个无情而危险的经济掠夺者。

位于波士顿郊区的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历史学家奎因•斯洛博迪安(Quinn Slobodian)称:“(莱特希泽)想象出一个观念,那就是基本的‘中国性’永远也不会改变。”他表示,在莱特希泽的脑海中,“根本无望让中国按照美国所希望的条款遵守规则,因为‘他们不是那样的’”。

尽管莱特希泽是众所周知的对华鹰派,但中国官员已经明白,只要他们想与特朗普达成某种和解,他们就不得不同他打交道。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筹莫展。

虽然莱特希泽领导了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围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谈判,但华盛顿与北京之间迄今的主要谈判渠道涉及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最高经济官员刘鹤——这一轴心未能在5月达成协议。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外交官抱怨说,莱特希泽在回避中国官员,而一位美国官员反驳称,北京方面或许是因为莱特希泽的强硬观点而试图绕过他。

莱特希泽与白宫其他对华贸易鹰派——尤其是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太会在公开场合吐露可能会破坏谈判的怨言,就像本月纳瓦罗猛烈抨击“全球主义亿万富翁”施压特朗普、要求总统同中国达成交易那样。

莱特希泽也远比其他高级官员更精通复杂的贸易法和政策的细微之处。特别是,他有效利用了诸如《1974年贸易法》(1974 Trade Act)中的301条款之类的工具,该条款允许美国对中国被指存在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他还积极挑战世界贸易组织(WTO),推翻了美国数十年的政策。

最近曾面对莱特希泽的一位外国贸易谈判代表表示:“他绝对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而且真的为总统的意识形态带来了很多实质内容。他有计划,也有支撑愿景的思想。”

这名谈判代表补充称,莱特希泽似乎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他全程掌控着游戏,他就像糖果店里的孩子。”

对于那些质疑全球化的人——包括政坛左翼人士——所有这些都赋予莱特希泽一种偶像般的地位。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的国际总裁利奥•杰拉德(Leo Gerard)表示:“他是个内行,而且坚持不懈。凡是他参与的事情,他都会做得非常到位。”

来自俄亥俄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正考虑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在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与莱特希泽曾“密切合作”,“打击像中国这样在规则上忽悠的国家”,他似乎对特朗普政府走上的路线感到满意。

莱特希泽说:“在整个俄亥俄州,那些看到钢厂倒闭、工作岗位流失的社区知道,我们受到了攻击,现在我们在反击。”

面对面接触过莱特希泽的多名外交官表示,他有时是个很难打交道的人。“他有的时候相当严厉和苛刻。他有具有魅力的一面,但这需要花点时间才能感受到。”其中一名外交官说,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跳出框框”立场给莱特希泽及其团队提供了一种“掩护,让他们可以咄咄逼人地提出最荒唐的要求。”

即使如此,莱特希泽与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以及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建立了融洽的工作关系,尤其是在一个旨在统一对华立场的三方工作组中。此外,在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未来进行持续数月的紧张谈判以后,今年10月,美国与加拿大的紧张关系缓解,莱特希泽还被加拿大外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请到家里共进晚餐。

但毫无疑问,尽管存在挑战,莱特希泽深度投入并忠于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激进立场。前述企业游说人士表示:“他希望全球供应链和制造业回归美国,他愿意使外国投资变得更具风险和更加昂贵——并且他愿意承受来自企业的炮火。”

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还记得,2017年8月,在美国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时,他与莱特希泽就正在萌生的贸易争端有过一次对话。

“他真诚地说‘我们需要把握好这件事’,他请求与他素未谋面的人,包括我在内,来帮助他。”史剑道说,“当我说这是一件至少要花费3年,甚至更久的事情,并且还会伴随一些痛苦时,他说‘我知道,我会很投入’。”

罗伯特•莱特希泽的简历

出生:

1947年10月11日,俄亥俄州阿什塔比拉市(Ashtabula)

教育经历:

在华盛顿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接受本科和法学院教育,毕业于1973年

职业经历:

1973-1978年

就职于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1978年

进入美国国会工作,最终担任共和党参议员鲍勃•多尔(Bob Dole)的幕僚长

1983年

进入美国政府工作,担任里根政府的美国副贸易代表,并在美国与日本的贸易谈判中扮演关键角色。

1985年

加入华尔街律所世达的华盛顿办事处,在此工作30多年,主要是代表竭力与外国对手展开竞争的美国企业。

2017年

成为美国贸易代表

家庭情况

有一子罗伯特(Robert),一女克莱尔(Claire)

兴趣

篮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莱特希泽:对华强硬的美国贸易代表

发布日期:2018-11-21 08:08
摘要」在外界对白宫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的背景下,71岁的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赋予他某种神秘色彩。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当美国最高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近有机会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保守派基本盘选民接触时,最令他激动的话题不是几天前刚刚敲定的修改北美贸易规则的那份协议,而是中国。

很少接受采访的这位美国贸易代表,在10月接受右翼广播电台主持人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专访,他表示,中国就是那头“房间里的大象”,正在“窃取我们的技术”。特朗普政府在9月对总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举措已经产生了“强有力的”效果。

“如果我们保护不了自己的创新,我们就会失去优势。”这位71岁的俄亥俄人用低沉的嗓音冷冷地告诉听众。

在特朗普准备11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间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之际,莱特希泽是可以决定美中能否达成交易的神秘莫测而不可或缺的高级官员。

莱特希泽很少公开讲话,也很少出国;就美国贸易代表的职责而言,他的形象十分低调。但在外界对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从来都不清楚谁最接近特朗普的思路)的背景下,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使得莱特希泽在特朗普政府内外具有某种神秘色彩。

任何想让席卷美中的贸易战停火的协议,都必须获得他的认可——而他很可能会设定较高的标杆。

“他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类似于他在上世纪80年代对日本的看法,”一名投资者表示,“他的焦点是试图打乱中国在科技上的崛起,而不是达成一项最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协议。”

一位密切关注美中谈判的高级商业游说人士补充称:“他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多年来与中国的对话从未起到作用。他会对未来他会看到的任何承诺或者许诺持非常怀疑的态度。如果他无法得到一笔好交易,他会满足于继续实行关税。”

莱特希泽来自共和党内具有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意识的一派,在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这些人一直受到自由贸易主义者的排挤,但他们在特朗普时代受到重视。

数十年的法律界和政府工作经历,使他相信美国需要在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得多的姿态。

上世纪80年代早期,他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手下担任美国副贸易代表,与日本谈判达成一项协议——东京方面通过自愿限制出口来减少对美出口。

随后,他在世达律师事务所(Skadden Arps)的华盛顿办事处工作了30年,其间他作为一名开保时捷(Porsche)的公司律师,代表总部位于匹兹堡的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办理了一连串挑战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案子。观察人士称,这段经历给他留下了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北京方面是一个无情而危险的经济掠夺者。

位于波士顿郊区的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历史学家奎因•斯洛博迪安(Quinn Slobodian)称:“(莱特希泽)想象出一个观念,那就是基本的‘中国性’永远也不会改变。”他表示,在莱特希泽的脑海中,“根本无望让中国按照美国所希望的条款遵守规则,因为‘他们不是那样的’”。

尽管莱特希泽是众所周知的对华鹰派,但中国官员已经明白,只要他们想与特朗普达成某种和解,他们就不得不同他打交道。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筹莫展。

虽然莱特希泽领导了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围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谈判,但华盛顿与北京之间迄今的主要谈判渠道涉及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最高经济官员刘鹤——这一轴心未能在5月达成协议。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外交官抱怨说,莱特希泽在回避中国官员,而一位美国官员反驳称,北京方面或许是因为莱特希泽的强硬观点而试图绕过他。

莱特希泽与白宫其他对华贸易鹰派——尤其是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太会在公开场合吐露可能会破坏谈判的怨言,就像本月纳瓦罗猛烈抨击“全球主义亿万富翁”施压特朗普、要求总统同中国达成交易那样。

莱特希泽也远比其他高级官员更精通复杂的贸易法和政策的细微之处。特别是,他有效利用了诸如《1974年贸易法》(1974 Trade Act)中的301条款之类的工具,该条款允许美国对中国被指存在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他还积极挑战世界贸易组织(WTO),推翻了美国数十年的政策。

最近曾面对莱特希泽的一位外国贸易谈判代表表示:“他绝对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而且真的为总统的意识形态带来了很多实质内容。他有计划,也有支撑愿景的思想。”

这名谈判代表补充称,莱特希泽似乎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他全程掌控着游戏,他就像糖果店里的孩子。”

对于那些质疑全球化的人——包括政坛左翼人士——所有这些都赋予莱特希泽一种偶像般的地位。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的国际总裁利奥•杰拉德(Leo Gerard)表示:“他是个内行,而且坚持不懈。凡是他参与的事情,他都会做得非常到位。”

来自俄亥俄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正考虑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在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与莱特希泽曾“密切合作”,“打击像中国这样在规则上忽悠的国家”,他似乎对特朗普政府走上的路线感到满意。

莱特希泽说:“在整个俄亥俄州,那些看到钢厂倒闭、工作岗位流失的社区知道,我们受到了攻击,现在我们在反击。”

面对面接触过莱特希泽的多名外交官表示,他有时是个很难打交道的人。“他有的时候相当严厉和苛刻。他有具有魅力的一面,但这需要花点时间才能感受到。”其中一名外交官说,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跳出框框”立场给莱特希泽及其团队提供了一种“掩护,让他们可以咄咄逼人地提出最荒唐的要求。”

即使如此,莱特希泽与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以及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建立了融洽的工作关系,尤其是在一个旨在统一对华立场的三方工作组中。此外,在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未来进行持续数月的紧张谈判以后,今年10月,美国与加拿大的紧张关系缓解,莱特希泽还被加拿大外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请到家里共进晚餐。

但毫无疑问,尽管存在挑战,莱特希泽深度投入并忠于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激进立场。前述企业游说人士表示:“他希望全球供应链和制造业回归美国,他愿意使外国投资变得更具风险和更加昂贵——并且他愿意承受来自企业的炮火。”

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还记得,2017年8月,在美国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时,他与莱特希泽就正在萌生的贸易争端有过一次对话。

“他真诚地说‘我们需要把握好这件事’,他请求与他素未谋面的人,包括我在内,来帮助他。”史剑道说,“当我说这是一件至少要花费3年,甚至更久的事情,并且还会伴随一些痛苦时,他说‘我知道,我会很投入’。”

罗伯特•莱特希泽的简历

出生:

1947年10月11日,俄亥俄州阿什塔比拉市(Ashtabula)

教育经历:

在华盛顿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接受本科和法学院教育,毕业于1973年

职业经历:

1973-1978年

就职于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1978年

进入美国国会工作,最终担任共和党参议员鲍勃•多尔(Bob Dole)的幕僚长

1983年

进入美国政府工作,担任里根政府的美国副贸易代表,并在美国与日本的贸易谈判中扮演关键角色。

1985年

加入华尔街律所世达的华盛顿办事处,在此工作30多年,主要是代表竭力与外国对手展开竞争的美国企业。

2017年

成为美国贸易代表

家庭情况

有一子罗伯特(Robert),一女克莱尔(Claire)

兴趣

篮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外界对白宫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的背景下,71岁的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赋予他某种神秘色彩。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当美国最高贸易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近有机会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保守派基本盘选民接触时,最令他激动的话题不是几天前刚刚敲定的修改北美贸易规则的那份协议,而是中国。

很少接受采访的这位美国贸易代表,在10月接受右翼广播电台主持人劳拉•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专访,他表示,中国就是那头“房间里的大象”,正在“窃取我们的技术”。特朗普政府在9月对总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举措已经产生了“强有力的”效果。

“如果我们保护不了自己的创新,我们就会失去优势。”这位71岁的俄亥俄人用低沉的嗓音冷冷地告诉听众。

在特朗普准备11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间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之际,莱特希泽是可以决定美中能否达成交易的神秘莫测而不可或缺的高级官员。

莱特希泽很少公开讲话,也很少出国;就美国贸易代表的职责而言,他的形象十分低调。但在外界对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制定感到困惑(从来都不清楚谁最接近特朗普的思路)的背景下,莱特希泽的话似乎是总统愿意听的,这使得莱特希泽在特朗普政府内外具有某种神秘色彩。

任何想让席卷美中的贸易战停火的协议,都必须获得他的认可——而他很可能会设定较高的标杆。

“他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类似于他在上世纪80年代对日本的看法,”一名投资者表示,“他的焦点是试图打乱中国在科技上的崛起,而不是达成一项最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协议。”

一位密切关注美中谈判的高级商业游说人士补充称:“他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多年来与中国的对话从未起到作用。他会对未来他会看到的任何承诺或者许诺持非常怀疑的态度。如果他无法得到一笔好交易,他会满足于继续实行关税。”

莱特希泽来自共和党内具有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意识的一派,在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这些人一直受到自由贸易主义者的排挤,但他们在特朗普时代受到重视。

数十年的法律界和政府工作经历,使他相信美国需要在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得多的姿态。

上世纪80年代早期,他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手下担任美国副贸易代表,与日本谈判达成一项协议——东京方面通过自愿限制出口来减少对美出口。

随后,他在世达律师事务所(Skadden Arps)的华盛顿办事处工作了30年,其间他作为一名开保时捷(Porsche)的公司律师,代表总部位于匹兹堡的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办理了一连串挑战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案子。观察人士称,这段经历给他留下了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北京方面是一个无情而危险的经济掠夺者。

位于波士顿郊区的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历史学家奎因•斯洛博迪安(Quinn Slobodian)称:“(莱特希泽)想象出一个观念,那就是基本的‘中国性’永远也不会改变。”他表示,在莱特希泽的脑海中,“根本无望让中国按照美国所希望的条款遵守规则,因为‘他们不是那样的’”。

尽管莱特希泽是众所周知的对华鹰派,但中国官员已经明白,只要他们想与特朗普达成某种和解,他们就不得不同他打交道。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筹莫展。

虽然莱特希泽领导了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围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谈判,但华盛顿与北京之间迄今的主要谈判渠道涉及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最高经济官员刘鹤——这一轴心未能在5月达成协议。

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外交官抱怨说,莱特希泽在回避中国官员,而一位美国官员反驳称,北京方面或许是因为莱特希泽的强硬观点而试图绕过他。

莱特希泽与白宫其他对华贸易鹰派——尤其是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太会在公开场合吐露可能会破坏谈判的怨言,就像本月纳瓦罗猛烈抨击“全球主义亿万富翁”施压特朗普、要求总统同中国达成交易那样。

莱特希泽也远比其他高级官员更精通复杂的贸易法和政策的细微之处。特别是,他有效利用了诸如《1974年贸易法》(1974 Trade Act)中的301条款之类的工具,该条款允许美国对中国被指存在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他还积极挑战世界贸易组织(WTO),推翻了美国数十年的政策。

最近曾面对莱特希泽的一位外国贸易谈判代表表示:“他绝对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而且真的为总统的意识形态带来了很多实质内容。他有计划,也有支撑愿景的思想。”

这名谈判代表补充称,莱特希泽似乎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他全程掌控着游戏,他就像糖果店里的孩子。”

对于那些质疑全球化的人——包括政坛左翼人士——所有这些都赋予莱特希泽一种偶像般的地位。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的国际总裁利奥•杰拉德(Leo Gerard)表示:“他是个内行,而且坚持不懈。凡是他参与的事情,他都会做得非常到位。”

来自俄亥俄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正考虑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在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与莱特希泽曾“密切合作”,“打击像中国这样在规则上忽悠的国家”,他似乎对特朗普政府走上的路线感到满意。

莱特希泽说:“在整个俄亥俄州,那些看到钢厂倒闭、工作岗位流失的社区知道,我们受到了攻击,现在我们在反击。”

面对面接触过莱特希泽的多名外交官表示,他有时是个很难打交道的人。“他有的时候相当严厉和苛刻。他有具有魅力的一面,但这需要花点时间才能感受到。”其中一名外交官说,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跳出框框”立场给莱特希泽及其团队提供了一种“掩护,让他们可以咄咄逼人地提出最荒唐的要求。”

即使如此,莱特希泽与欧盟贸易专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om),以及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建立了融洽的工作关系,尤其是在一个旨在统一对华立场的三方工作组中。此外,在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未来进行持续数月的紧张谈判以后,今年10月,美国与加拿大的紧张关系缓解,莱特希泽还被加拿大外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请到家里共进晚餐。

但毫无疑问,尽管存在挑战,莱特希泽深度投入并忠于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激进立场。前述企业游说人士表示:“他希望全球供应链和制造业回归美国,他愿意使外国投资变得更具风险和更加昂贵——并且他愿意承受来自企业的炮火。”

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还记得,2017年8月,在美国对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展开调查时,他与莱特希泽就正在萌生的贸易争端有过一次对话。

“他真诚地说‘我们需要把握好这件事’,他请求与他素未谋面的人,包括我在内,来帮助他。”史剑道说,“当我说这是一件至少要花费3年,甚至更久的事情,并且还会伴随一些痛苦时,他说‘我知道,我会很投入’。”

罗伯特•莱特希泽的简历

出生:

1947年10月11日,俄亥俄州阿什塔比拉市(Ashtabula)

教育经历:

在华盛顿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接受本科和法学院教育,毕业于1973年

职业经历:

1973-1978年

就职于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

1978年

进入美国国会工作,最终担任共和党参议员鲍勃•多尔(Bob Dole)的幕僚长

1983年

进入美国政府工作,担任里根政府的美国副贸易代表,并在美国与日本的贸易谈判中扮演关键角色。

1985年

加入华尔街律所世达的华盛顿办事处,在此工作30多年,主要是代表竭力与外国对手展开竞争的美国企业。

2017年

成为美国贸易代表

家庭情况

有一子罗伯特(Robert),一女克莱尔(Claire)

兴趣

篮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