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海外投资者大举进军中国国债市场

发布日期:2018-11-20 13:21
摘要」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撰文 / Shen Hong

■ 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与美国国债市场类似,中国国债市场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借贷成本。这个市场由中国本土银行、保险公司和券商主导,大多是国有机构。过去,中国央行曾注入短期资金为整体市场提供支持,或通过窗口指导方式暗中示意银行买入卖出。

在面临资本外流和贸易顺差收窄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向外国央行和大学捐赠基金等外国机构进一步敞开了国债市场的大门。自2016年开始,人民币已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储备货币之一,中国政府扩大了市场准入,首先给拥有中国内地交易账户的投资者放行,后来又允许拥有香港交易账户的投资者进入。中国政府债券料将被纳入主要的全球债券指数。

全球投资者在10月份持有的中国政府债券达到创纪录的人民币1.08万亿元(合1,556.3亿美元),占比为8.1%,高于2016年2月市场准入首次扩大时的2.7%。8.1%的占比与中国截至8月份持有美国国债的比重(7.6%)差不多。

这些新来者面临一些陌生的风险。中国领导人希望维护市场稳定,不愿让市场力量在股市中自由发挥作用。而全球投资者习惯于根据供需、信用等级和经济基本面等因素评估债券,他们可能难以预测中国债券将对通胀加速上升或全球借款成本上升等形势发展做出怎样的反应。

从中国政府的角度看,海外投资者的涌入最初会有助于维持低利率局面,刺激不断放缓的经济。不过与受到管制的本土机构相比,拥有很多选择的境外投资者最终可能推高收益率。资金争相流出可能造成一种类似于典型的新兴市场危机的局面。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驻香港分析师Logan Wright表示,如果外国投资者突然撤出,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中期内令人担忧的一个问题,因为很多资金流入是顺周期的,意味着当经济低迷时,外国投资者往往会将资金撤离。

这些外国机构基本上专注于中国国债,这类债券比地方政府或中资公司发行的债券更安全,而且免税。尽管中资银行仍持有约三分之二的中国国债,但外国机构今年在净买入量中占比44%。

Wright表示,真正要紧的是这些边际购买。荣鼎集团估计,以当前趋势估算,四、五年之后,外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国债比例可能将接近25%,接近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其他亚洲新兴市场的水平。

这些新来者已不容忽视。他们在今年买进了更安全、期限更短的债券,债券价格也随之上升。债券收益率与价格反向而动。短期债券收益率降幅大于长期债券收益率降幅,也就是收益率曲线变陡。10年期国债与3年期国债之间的收益率差今年从0.10个百分点扩大至0.43个百分点。

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中国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长Peter Ru称,收益率曲线变陡说明外国投资者已经成为市场中的一股强大力量。其他投资者和交易员也提到外资买进的作用。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4月底,俄罗斯央行意外购买了一批5年期中国国债中的很大一部分,在市场上引起轰动。这批债券的收益率大幅下滑,尽管类似债券收益率正在上升。

Shanghai Yunhan Asset Management Co.债券基金经理Meng Huan称,这可能只是俄罗斯央行的常规资产配置,但绝对在市场上掀起了波澜。

几周之后,中国财政部运用新的干预机制,出售了人民币30亿元的同一批债券,推动债券价格下降、收益率上升。反常的现象消失了。没有任何机构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政府如此不愿意放弃干预,加上经济大环境日益艰难和政策缺乏稳定性,有可能让国际基金经理对中国债券避而远之。

路博迈的Ru称,今年债市的交易非常难做,因为政策一直在去杠杆和保增长之间摇摆。

本地交易员和投资者对外国投资者表示欢迎,因为他们能够促进市场进一步发展,给曾经单一的市场带来多元化的投资风格。此外,交投更活跃也有望给交易部门增加利润。

Meng称:“他们也拥有更国际化的视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非常关注外国投资者在市场上的动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撰文 / Shen Hong

■ 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与美国国债市场类似,中国国债市场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借贷成本。这个市场由中国本土银行、保险公司和券商主导,大多是国有机构。过去,中国央行曾注入短期资金为整体市场提供支持,或通过窗口指导方式暗中示意银行买入卖出。

在面临资本外流和贸易顺差收窄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向外国央行和大学捐赠基金等外国机构进一步敞开了国债市场的大门。自2016年开始,人民币已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储备货币之一,中国政府扩大了市场准入,首先给拥有中国内地交易账户的投资者放行,后来又允许拥有香港交易账户的投资者进入。中国政府债券料将被纳入主要的全球债券指数。

全球投资者在10月份持有的中国政府债券达到创纪录的人民币1.08万亿元(合1,556.3亿美元),占比为8.1%,高于2016年2月市场准入首次扩大时的2.7%。8.1%的占比与中国截至8月份持有美国国债的比重(7.6%)差不多。

这些新来者面临一些陌生的风险。中国领导人希望维护市场稳定,不愿让市场力量在股市中自由发挥作用。而全球投资者习惯于根据供需、信用等级和经济基本面等因素评估债券,他们可能难以预测中国债券将对通胀加速上升或全球借款成本上升等形势发展做出怎样的反应。

从中国政府的角度看,海外投资者的涌入最初会有助于维持低利率局面,刺激不断放缓的经济。不过与受到管制的本土机构相比,拥有很多选择的境外投资者最终可能推高收益率。资金争相流出可能造成一种类似于典型的新兴市场危机的局面。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驻香港分析师Logan Wright表示,如果外国投资者突然撤出,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中期内令人担忧的一个问题,因为很多资金流入是顺周期的,意味着当经济低迷时,外国投资者往往会将资金撤离。

这些外国机构基本上专注于中国国债,这类债券比地方政府或中资公司发行的债券更安全,而且免税。尽管中资银行仍持有约三分之二的中国国债,但外国机构今年在净买入量中占比44%。

Wright表示,真正要紧的是这些边际购买。荣鼎集团估计,以当前趋势估算,四、五年之后,外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国债比例可能将接近25%,接近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其他亚洲新兴市场的水平。

这些新来者已不容忽视。他们在今年买进了更安全、期限更短的债券,债券价格也随之上升。债券收益率与价格反向而动。短期债券收益率降幅大于长期债券收益率降幅,也就是收益率曲线变陡。10年期国债与3年期国债之间的收益率差今年从0.10个百分点扩大至0.43个百分点。

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中国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长Peter Ru称,收益率曲线变陡说明外国投资者已经成为市场中的一股强大力量。其他投资者和交易员也提到外资买进的作用。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4月底,俄罗斯央行意外购买了一批5年期中国国债中的很大一部分,在市场上引起轰动。这批债券的收益率大幅下滑,尽管类似债券收益率正在上升。

Shanghai Yunhan Asset Management Co.债券基金经理Meng Huan称,这可能只是俄罗斯央行的常规资产配置,但绝对在市场上掀起了波澜。

几周之后,中国财政部运用新的干预机制,出售了人民币30亿元的同一批债券,推动债券价格下降、收益率上升。反常的现象消失了。没有任何机构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政府如此不愿意放弃干预,加上经济大环境日益艰难和政策缺乏稳定性,有可能让国际基金经理对中国债券避而远之。

路博迈的Ru称,今年债市的交易非常难做,因为政策一直在去杠杆和保增长之间摇摆。

本地交易员和投资者对外国投资者表示欢迎,因为他们能够促进市场进一步发展,给曾经单一的市场带来多元化的投资风格。此外,交投更活跃也有望给交易部门增加利润。

Meng称:“他们也拥有更国际化的视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非常关注外国投资者在市场上的动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撰文 / Shen Hong

■ 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与美国国债市场类似,中国国债市场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借贷成本。这个市场由中国本土银行、保险公司和券商主导,大多是国有机构。过去,中国央行曾注入短期资金为整体市场提供支持,或通过窗口指导方式暗中示意银行买入卖出。

在面临资本外流和贸易顺差收窄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向外国央行和大学捐赠基金等外国机构进一步敞开了国债市场的大门。自2016年开始,人民币已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储备货币之一,中国政府扩大了市场准入,首先给拥有中国内地交易账户的投资者放行,后来又允许拥有香港交易账户的投资者进入。中国政府债券料将被纳入主要的全球债券指数。

全球投资者在10月份持有的中国政府债券达到创纪录的人民币1.08万亿元(合1,556.3亿美元),占比为8.1%,高于2016年2月市场准入首次扩大时的2.7%。8.1%的占比与中国截至8月份持有美国国债的比重(7.6%)差不多。

这些新来者面临一些陌生的风险。中国领导人希望维护市场稳定,不愿让市场力量在股市中自由发挥作用。而全球投资者习惯于根据供需、信用等级和经济基本面等因素评估债券,他们可能难以预测中国债券将对通胀加速上升或全球借款成本上升等形势发展做出怎样的反应。

从中国政府的角度看,海外投资者的涌入最初会有助于维持低利率局面,刺激不断放缓的经济。不过与受到管制的本土机构相比,拥有很多选择的境外投资者最终可能推高收益率。资金争相流出可能造成一种类似于典型的新兴市场危机的局面。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驻香港分析师Logan Wright表示,如果外国投资者突然撤出,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中期内令人担忧的一个问题,因为很多资金流入是顺周期的,意味着当经济低迷时,外国投资者往往会将资金撤离。

这些外国机构基本上专注于中国国债,这类债券比地方政府或中资公司发行的债券更安全,而且免税。尽管中资银行仍持有约三分之二的中国国债,但外国机构今年在净买入量中占比44%。

Wright表示,真正要紧的是这些边际购买。荣鼎集团估计,以当前趋势估算,四、五年之后,外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国债比例可能将接近25%,接近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其他亚洲新兴市场的水平。

这些新来者已不容忽视。他们在今年买进了更安全、期限更短的债券,债券价格也随之上升。债券收益率与价格反向而动。短期债券收益率降幅大于长期债券收益率降幅,也就是收益率曲线变陡。10年期国债与3年期国债之间的收益率差今年从0.10个百分点扩大至0.43个百分点。

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中国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长Peter Ru称,收益率曲线变陡说明外国投资者已经成为市场中的一股强大力量。其他投资者和交易员也提到外资买进的作用。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4月底,俄罗斯央行意外购买了一批5年期中国国债中的很大一部分,在市场上引起轰动。这批债券的收益率大幅下滑,尽管类似债券收益率正在上升。

Shanghai Yunhan Asset Management Co.债券基金经理Meng Huan称,这可能只是俄罗斯央行的常规资产配置,但绝对在市场上掀起了波澜。

几周之后,中国财政部运用新的干预机制,出售了人民币30亿元的同一批债券,推动债券价格下降、收益率上升。反常的现象消失了。没有任何机构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政府如此不愿意放弃干预,加上经济大环境日益艰难和政策缺乏稳定性,有可能让国际基金经理对中国债券避而远之。

路博迈的Ru称,今年债市的交易非常难做,因为政策一直在去杠杆和保增长之间摇摆。

本地交易员和投资者对外国投资者表示欢迎,因为他们能够促进市场进一步发展,给曾经单一的市场带来多元化的投资风格。此外,交投更活跃也有望给交易部门增加利润。

Meng称:“他们也拥有更国际化的视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非常关注外国投资者在市场上的动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海外投资者大举进军中国国债市场

发布日期:2018-11-20 13:21
摘要」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撰文 / Shen Hong

■ 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与美国国债市场类似,中国国债市场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借贷成本。这个市场由中国本土银行、保险公司和券商主导,大多是国有机构。过去,中国央行曾注入短期资金为整体市场提供支持,或通过窗口指导方式暗中示意银行买入卖出。

在面临资本外流和贸易顺差收窄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向外国央行和大学捐赠基金等外国机构进一步敞开了国债市场的大门。自2016年开始,人民币已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储备货币之一,中国政府扩大了市场准入,首先给拥有中国内地交易账户的投资者放行,后来又允许拥有香港交易账户的投资者进入。中国政府债券料将被纳入主要的全球债券指数。

全球投资者在10月份持有的中国政府债券达到创纪录的人民币1.08万亿元(合1,556.3亿美元),占比为8.1%,高于2016年2月市场准入首次扩大时的2.7%。8.1%的占比与中国截至8月份持有美国国债的比重(7.6%)差不多。

这些新来者面临一些陌生的风险。中国领导人希望维护市场稳定,不愿让市场力量在股市中自由发挥作用。而全球投资者习惯于根据供需、信用等级和经济基本面等因素评估债券,他们可能难以预测中国债券将对通胀加速上升或全球借款成本上升等形势发展做出怎样的反应。

从中国政府的角度看,海外投资者的涌入最初会有助于维持低利率局面,刺激不断放缓的经济。不过与受到管制的本土机构相比,拥有很多选择的境外投资者最终可能推高收益率。资金争相流出可能造成一种类似于典型的新兴市场危机的局面。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驻香港分析师Logan Wright表示,如果外国投资者突然撤出,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中期内令人担忧的一个问题,因为很多资金流入是顺周期的,意味着当经济低迷时,外国投资者往往会将资金撤离。

这些外国机构基本上专注于中国国债,这类债券比地方政府或中资公司发行的债券更安全,而且免税。尽管中资银行仍持有约三分之二的中国国债,但外国机构今年在净买入量中占比44%。

Wright表示,真正要紧的是这些边际购买。荣鼎集团估计,以当前趋势估算,四、五年之后,外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国债比例可能将接近25%,接近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其他亚洲新兴市场的水平。

这些新来者已不容忽视。他们在今年买进了更安全、期限更短的债券,债券价格也随之上升。债券收益率与价格反向而动。短期债券收益率降幅大于长期债券收益率降幅,也就是收益率曲线变陡。10年期国债与3年期国债之间的收益率差今年从0.10个百分点扩大至0.43个百分点。

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中国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长Peter Ru称,收益率曲线变陡说明外国投资者已经成为市场中的一股强大力量。其他投资者和交易员也提到外资买进的作用。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4月底,俄罗斯央行意外购买了一批5年期中国国债中的很大一部分,在市场上引起轰动。这批债券的收益率大幅下滑,尽管类似债券收益率正在上升。

Shanghai Yunhan Asset Management Co.债券基金经理Meng Huan称,这可能只是俄罗斯央行的常规资产配置,但绝对在市场上掀起了波澜。

几周之后,中国财政部运用新的干预机制,出售了人民币30亿元的同一批债券,推动债券价格下降、收益率上升。反常的现象消失了。没有任何机构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政府如此不愿意放弃干预,加上经济大环境日益艰难和政策缺乏稳定性,有可能让国际基金经理对中国债券避而远之。

路博迈的Ru称,今年债市的交易非常难做,因为政策一直在去杠杆和保增长之间摇摆。

本地交易员和投资者对外国投资者表示欢迎,因为他们能够促进市场进一步发展,给曾经单一的市场带来多元化的投资风格。此外,交投更活跃也有望给交易部门增加利润。

Meng称:“他们也拥有更国际化的视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非常关注外国投资者在市场上的动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撰文 / Shen Hong

■ 海外资金对中国国债的投资大幅上升,给投资者和中国政府都带来风险,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控制着规模2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

与美国国债市场类似,中国国债市场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借贷成本。这个市场由中国本土银行、保险公司和券商主导,大多是国有机构。过去,中国央行曾注入短期资金为整体市场提供支持,或通过窗口指导方式暗中示意银行买入卖出。

在面临资本外流和贸易顺差收窄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向外国央行和大学捐赠基金等外国机构进一步敞开了国债市场的大门。自2016年开始,人民币已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储备货币之一,中国政府扩大了市场准入,首先给拥有中国内地交易账户的投资者放行,后来又允许拥有香港交易账户的投资者进入。中国政府债券料将被纳入主要的全球债券指数。

全球投资者在10月份持有的中国政府债券达到创纪录的人民币1.08万亿元(合1,556.3亿美元),占比为8.1%,高于2016年2月市场准入首次扩大时的2.7%。8.1%的占比与中国截至8月份持有美国国债的比重(7.6%)差不多。

这些新来者面临一些陌生的风险。中国领导人希望维护市场稳定,不愿让市场力量在股市中自由发挥作用。而全球投资者习惯于根据供需、信用等级和经济基本面等因素评估债券,他们可能难以预测中国债券将对通胀加速上升或全球借款成本上升等形势发展做出怎样的反应。

从中国政府的角度看,海外投资者的涌入最初会有助于维持低利率局面,刺激不断放缓的经济。不过与受到管制的本土机构相比,拥有很多选择的境外投资者最终可能推高收益率。资金争相流出可能造成一种类似于典型的新兴市场危机的局面。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驻香港分析师Logan Wright表示,如果外国投资者突然撤出,对中国政府来说将是中期内令人担忧的一个问题,因为很多资金流入是顺周期的,意味着当经济低迷时,外国投资者往往会将资金撤离。

这些外国机构基本上专注于中国国债,这类债券比地方政府或中资公司发行的债券更安全,而且免税。尽管中资银行仍持有约三分之二的中国国债,但外国机构今年在净买入量中占比44%。

Wright表示,真正要紧的是这些边际购买。荣鼎集团估计,以当前趋势估算,四、五年之后,外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国债比例可能将接近25%,接近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其他亚洲新兴市场的水平。

这些新来者已不容忽视。他们在今年买进了更安全、期限更短的债券,债券价格也随之上升。债券收益率与价格反向而动。短期债券收益率降幅大于长期债券收益率降幅,也就是收益率曲线变陡。10年期国债与3年期国债之间的收益率差今年从0.10个百分点扩大至0.43个百分点。

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中国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长Peter Ru称,收益率曲线变陡说明外国投资者已经成为市场中的一股强大力量。其他投资者和交易员也提到外资买进的作用。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4月底,俄罗斯央行意外购买了一批5年期中国国债中的很大一部分,在市场上引起轰动。这批债券的收益率大幅下滑,尽管类似债券收益率正在上升。

Shanghai Yunhan Asset Management Co.债券基金经理Meng Huan称,这可能只是俄罗斯央行的常规资产配置,但绝对在市场上掀起了波澜。

几周之后,中国财政部运用新的干预机制,出售了人民币30亿元的同一批债券,推动债券价格下降、收益率上升。反常的现象消失了。没有任何机构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政府如此不愿意放弃干预,加上经济大环境日益艰难和政策缺乏稳定性,有可能让国际基金经理对中国债券避而远之。

路博迈的Ru称,今年债市的交易非常难做,因为政策一直在去杠杆和保增长之间摇摆。

本地交易员和投资者对外国投资者表示欢迎,因为他们能够促进市场进一步发展,给曾经单一的市场带来多元化的投资风格。此外,交投更活跃也有望给交易部门增加利润。

Meng称:“他们也拥有更国际化的视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非常关注外国投资者在市场上的动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