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大面积萧条中,终于有一部国产片争气了

发布日期:2018-11-20 06:48
摘要」又一部章宇主演的“剧情/喜剧/犯罪/悲剧”电影——《无名之辈》,倒像是冬日里的小阳春,让我们再次看到一丝希望。



撰文 / 梅雪风

■ 01

和一般的黑色荒诞电影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无名之辈》并没有这类电影惯常的冷酷感。它反而有一种类似于周星驰的《少林足球》《功夫》或者是《破坏之王》的热血。

当最后潘斌龙所饰演的大头冒着可能是个警察陷阱的危险,去追逐他所热爱的那个女孩,而她其实是一个妓女时;当章宇所饰演的眼镜知道大头可能要身陷囹圄,但仍然瘸着腿去救援自己的兄弟时;当陈建斌所饰演的马先勇身中一枪,面对刑警队长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能够当协警了吗”时;当王砚辉饰演的破产富豪,停下车要回自己所在的城市,要去面对他欠款潜逃的这一现实时;当他的儿子面对空无一人的球场,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单挑那些侮辱他父亲的群氓时——整个电影的基调就不再是无常与因果报应,而是每一个人的奋斗。

无论他是社会底层,还是所谓的社会上层,他们最终都选择去面对他们自己造成的、或者是别人强加给他们的困境。这时,这些无论是道德上有瑕疵的人,还是智商上有缺陷的蠢货,都变得像一个英雄。

02

这部电影讲的是,所有的社会阶层要重新寻回自我的故事。

影片中最动人的角色是任素汐所饰演的这个瘫痪的女人马嘉淇。她毫不惧死,无数次地挑衅两个劫匪,只希望他们打死自己。但是,当她小便失禁时,却又大惊失色歇斯底里。这是影片中最不刻意也最为动人的时刻。人性最底层的那种尊严感,是如此的尊贵、脆弱,也是如此的酸楚。

章宇和潘斌龙所饰演的蠢蛋劫匪,看似嚣张可恶,但所有的诉求实际上都是被别人所承认,被社会普遍漠视的他们,对于“被世界看到”有一种变态的渴求。当他们苦心孤诣却又胆怯地抢劫了一个手机店,本以为是他们人生的高光瞬间,却没想成为他们真正的人生至暗时刻。

瘫痪女人与两个劫匪的对峙,是影片中拍得最好的一段。求生与求死,坚强与软弱,手无缚鸡之力与身藏利器,所有极致的碰撞,其实骨子里都殊途同归,都是处在社会夹缝和阴影处的他们,对于尊严的极度渴望。

而这是整部电影如此底层,却又显得如此正向的原因。

即使是片中那个丑角波波,我们也看不到他真正让人讨厌的地方。他气急败坏,纠结他的小兄弟去寻仇的状态,也带着主创的一种宽容的喜感。

其实这些角色都是披着loser、妓女、劫匪外衣的侠客或者是情圣。他们是不愿意苟活,而且愿意为了不苟活而去付出行动的人。

章宇所饰演眼镜,骨子里更是个孩子。他的色厉内荏,他拉大旗作虎皮假装社会人的江湖气,其实只是一个孩子在精巧伪装。

这种孩子气,赋予影片一种少有的童话感。大头与眼镜在屋顶上帮助马嘉淇拍摄临终照片的场景,有着一种别致的浪漫。

03

这也是我说它跟周星驰的某些电影有某些精神类似地方的原因。它虽然看起来极度的现实主义,它对现实情境的还原,和曹保平的《追凶者也》、杨庆的《火锅英雄》,有着一致的美学特性,他们都拍出了有别于北上广的脏乱差和蒸腾着生活热气的中国质感——但它本质上却并非对中国现实问题的探讨,影片中所有人的最大的敌人都是自己,他们要做的都是对自我的超越。

这部电影本质上是一部相当博爱的电影,他对马先勇、眼镜、马嘉淇、富翁等人有着同样的善意。这种骨子的善意,让影片有着一种中国电影比较少的单纯和情感力度。

但这种博爱,也造成了影片在结局时的进退失据。当眼镜、大头和马先勇,在急救车里对峙时,影片也找不到一种两全的解决方式。

最终影片选择牺牲眼镜大头的方式,来成全第一男主马先勇。当眼镜被警察按在地上拼命咆哮时,观众再次感到了命运对他的无情嘲弄,这当然也能说得通,但却会让观众产生一种挫败感,它让他之前和马嘉淇的那段温情戏变得相当多余,让他之前对自我的深刻反省与救赎变得莫名其妙。最后,影片用字幕花絮的方式交代了每一个人物的最终命运,但这只能勉强矫正那种失衡感。

这部电影和《我不是药神》一样(当然它没有《药神》对于大社会问题的捕捉力),对类型片规则有着熟稔的认知和执行力。它们的叙事效率,对于细节的把控,都有着不俗的水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对人性的肯定,这种肯定又不是一味的拔高,做云端上的粉饰,而是基于现实的层面,去捋出那些带亮色的特质。

这让人会有一种不出戏的慰藉:我们像蠢蛋或者是混蛋一样活着,但其实我们内心,总有一个地方,是朴素和正当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又一部章宇主演的“剧情/喜剧/犯罪/悲剧”电影——《无名之辈》,倒像是冬日里的小阳春,让我们再次看到一丝希望。



撰文 / 梅雪风

■ 01

和一般的黑色荒诞电影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无名之辈》并没有这类电影惯常的冷酷感。它反而有一种类似于周星驰的《少林足球》《功夫》或者是《破坏之王》的热血。

当最后潘斌龙所饰演的大头冒着可能是个警察陷阱的危险,去追逐他所热爱的那个女孩,而她其实是一个妓女时;当章宇所饰演的眼镜知道大头可能要身陷囹圄,但仍然瘸着腿去救援自己的兄弟时;当陈建斌所饰演的马先勇身中一枪,面对刑警队长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能够当协警了吗”时;当王砚辉饰演的破产富豪,停下车要回自己所在的城市,要去面对他欠款潜逃的这一现实时;当他的儿子面对空无一人的球场,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单挑那些侮辱他父亲的群氓时——整个电影的基调就不再是无常与因果报应,而是每一个人的奋斗。

无论他是社会底层,还是所谓的社会上层,他们最终都选择去面对他们自己造成的、或者是别人强加给他们的困境。这时,这些无论是道德上有瑕疵的人,还是智商上有缺陷的蠢货,都变得像一个英雄。

02

这部电影讲的是,所有的社会阶层要重新寻回自我的故事。

影片中最动人的角色是任素汐所饰演的这个瘫痪的女人马嘉淇。她毫不惧死,无数次地挑衅两个劫匪,只希望他们打死自己。但是,当她小便失禁时,却又大惊失色歇斯底里。这是影片中最不刻意也最为动人的时刻。人性最底层的那种尊严感,是如此的尊贵、脆弱,也是如此的酸楚。

章宇和潘斌龙所饰演的蠢蛋劫匪,看似嚣张可恶,但所有的诉求实际上都是被别人所承认,被社会普遍漠视的他们,对于“被世界看到”有一种变态的渴求。当他们苦心孤诣却又胆怯地抢劫了一个手机店,本以为是他们人生的高光瞬间,却没想成为他们真正的人生至暗时刻。

瘫痪女人与两个劫匪的对峙,是影片中拍得最好的一段。求生与求死,坚强与软弱,手无缚鸡之力与身藏利器,所有极致的碰撞,其实骨子里都殊途同归,都是处在社会夹缝和阴影处的他们,对于尊严的极度渴望。

而这是整部电影如此底层,却又显得如此正向的原因。

即使是片中那个丑角波波,我们也看不到他真正让人讨厌的地方。他气急败坏,纠结他的小兄弟去寻仇的状态,也带着主创的一种宽容的喜感。

其实这些角色都是披着loser、妓女、劫匪外衣的侠客或者是情圣。他们是不愿意苟活,而且愿意为了不苟活而去付出行动的人。

章宇所饰演眼镜,骨子里更是个孩子。他的色厉内荏,他拉大旗作虎皮假装社会人的江湖气,其实只是一个孩子在精巧伪装。

这种孩子气,赋予影片一种少有的童话感。大头与眼镜在屋顶上帮助马嘉淇拍摄临终照片的场景,有着一种别致的浪漫。

03

这也是我说它跟周星驰的某些电影有某些精神类似地方的原因。它虽然看起来极度的现实主义,它对现实情境的还原,和曹保平的《追凶者也》、杨庆的《火锅英雄》,有着一致的美学特性,他们都拍出了有别于北上广的脏乱差和蒸腾着生活热气的中国质感——但它本质上却并非对中国现实问题的探讨,影片中所有人的最大的敌人都是自己,他们要做的都是对自我的超越。

这部电影本质上是一部相当博爱的电影,他对马先勇、眼镜、马嘉淇、富翁等人有着同样的善意。这种骨子的善意,让影片有着一种中国电影比较少的单纯和情感力度。

但这种博爱,也造成了影片在结局时的进退失据。当眼镜、大头和马先勇,在急救车里对峙时,影片也找不到一种两全的解决方式。

最终影片选择牺牲眼镜大头的方式,来成全第一男主马先勇。当眼镜被警察按在地上拼命咆哮时,观众再次感到了命运对他的无情嘲弄,这当然也能说得通,但却会让观众产生一种挫败感,它让他之前和马嘉淇的那段温情戏变得相当多余,让他之前对自我的深刻反省与救赎变得莫名其妙。最后,影片用字幕花絮的方式交代了每一个人物的最终命运,但这只能勉强矫正那种失衡感。

这部电影和《我不是药神》一样(当然它没有《药神》对于大社会问题的捕捉力),对类型片规则有着熟稔的认知和执行力。它们的叙事效率,对于细节的把控,都有着不俗的水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对人性的肯定,这种肯定又不是一味的拔高,做云端上的粉饰,而是基于现实的层面,去捋出那些带亮色的特质。

这让人会有一种不出戏的慰藉:我们像蠢蛋或者是混蛋一样活着,但其实我们内心,总有一个地方,是朴素和正当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又一部章宇主演的“剧情/喜剧/犯罪/悲剧”电影——《无名之辈》,倒像是冬日里的小阳春,让我们再次看到一丝希望。



撰文 / 梅雪风

■ 01

和一般的黑色荒诞电影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无名之辈》并没有这类电影惯常的冷酷感。它反而有一种类似于周星驰的《少林足球》《功夫》或者是《破坏之王》的热血。

当最后潘斌龙所饰演的大头冒着可能是个警察陷阱的危险,去追逐他所热爱的那个女孩,而她其实是一个妓女时;当章宇所饰演的眼镜知道大头可能要身陷囹圄,但仍然瘸着腿去救援自己的兄弟时;当陈建斌所饰演的马先勇身中一枪,面对刑警队长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能够当协警了吗”时;当王砚辉饰演的破产富豪,停下车要回自己所在的城市,要去面对他欠款潜逃的这一现实时;当他的儿子面对空无一人的球场,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单挑那些侮辱他父亲的群氓时——整个电影的基调就不再是无常与因果报应,而是每一个人的奋斗。

无论他是社会底层,还是所谓的社会上层,他们最终都选择去面对他们自己造成的、或者是别人强加给他们的困境。这时,这些无论是道德上有瑕疵的人,还是智商上有缺陷的蠢货,都变得像一个英雄。

02

这部电影讲的是,所有的社会阶层要重新寻回自我的故事。

影片中最动人的角色是任素汐所饰演的这个瘫痪的女人马嘉淇。她毫不惧死,无数次地挑衅两个劫匪,只希望他们打死自己。但是,当她小便失禁时,却又大惊失色歇斯底里。这是影片中最不刻意也最为动人的时刻。人性最底层的那种尊严感,是如此的尊贵、脆弱,也是如此的酸楚。

章宇和潘斌龙所饰演的蠢蛋劫匪,看似嚣张可恶,但所有的诉求实际上都是被别人所承认,被社会普遍漠视的他们,对于“被世界看到”有一种变态的渴求。当他们苦心孤诣却又胆怯地抢劫了一个手机店,本以为是他们人生的高光瞬间,却没想成为他们真正的人生至暗时刻。

瘫痪女人与两个劫匪的对峙,是影片中拍得最好的一段。求生与求死,坚强与软弱,手无缚鸡之力与身藏利器,所有极致的碰撞,其实骨子里都殊途同归,都是处在社会夹缝和阴影处的他们,对于尊严的极度渴望。

而这是整部电影如此底层,却又显得如此正向的原因。

即使是片中那个丑角波波,我们也看不到他真正让人讨厌的地方。他气急败坏,纠结他的小兄弟去寻仇的状态,也带着主创的一种宽容的喜感。

其实这些角色都是披着loser、妓女、劫匪外衣的侠客或者是情圣。他们是不愿意苟活,而且愿意为了不苟活而去付出行动的人。

章宇所饰演眼镜,骨子里更是个孩子。他的色厉内荏,他拉大旗作虎皮假装社会人的江湖气,其实只是一个孩子在精巧伪装。

这种孩子气,赋予影片一种少有的童话感。大头与眼镜在屋顶上帮助马嘉淇拍摄临终照片的场景,有着一种别致的浪漫。

03

这也是我说它跟周星驰的某些电影有某些精神类似地方的原因。它虽然看起来极度的现实主义,它对现实情境的还原,和曹保平的《追凶者也》、杨庆的《火锅英雄》,有着一致的美学特性,他们都拍出了有别于北上广的脏乱差和蒸腾着生活热气的中国质感——但它本质上却并非对中国现实问题的探讨,影片中所有人的最大的敌人都是自己,他们要做的都是对自我的超越。

这部电影本质上是一部相当博爱的电影,他对马先勇、眼镜、马嘉淇、富翁等人有着同样的善意。这种骨子的善意,让影片有着一种中国电影比较少的单纯和情感力度。

但这种博爱,也造成了影片在结局时的进退失据。当眼镜、大头和马先勇,在急救车里对峙时,影片也找不到一种两全的解决方式。

最终影片选择牺牲眼镜大头的方式,来成全第一男主马先勇。当眼镜被警察按在地上拼命咆哮时,观众再次感到了命运对他的无情嘲弄,这当然也能说得通,但却会让观众产生一种挫败感,它让他之前和马嘉淇的那段温情戏变得相当多余,让他之前对自我的深刻反省与救赎变得莫名其妙。最后,影片用字幕花絮的方式交代了每一个人物的最终命运,但这只能勉强矫正那种失衡感。

这部电影和《我不是药神》一样(当然它没有《药神》对于大社会问题的捕捉力),对类型片规则有着熟稔的认知和执行力。它们的叙事效率,对于细节的把控,都有着不俗的水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对人性的肯定,这种肯定又不是一味的拔高,做云端上的粉饰,而是基于现实的层面,去捋出那些带亮色的特质。

这让人会有一种不出戏的慰藉:我们像蠢蛋或者是混蛋一样活着,但其实我们内心,总有一个地方,是朴素和正当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大面积萧条中,终于有一部国产片争气了

发布日期:2018-11-20 06:48
摘要」又一部章宇主演的“剧情/喜剧/犯罪/悲剧”电影——《无名之辈》,倒像是冬日里的小阳春,让我们再次看到一丝希望。



撰文 / 梅雪风

■ 01

和一般的黑色荒诞电影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无名之辈》并没有这类电影惯常的冷酷感。它反而有一种类似于周星驰的《少林足球》《功夫》或者是《破坏之王》的热血。

当最后潘斌龙所饰演的大头冒着可能是个警察陷阱的危险,去追逐他所热爱的那个女孩,而她其实是一个妓女时;当章宇所饰演的眼镜知道大头可能要身陷囹圄,但仍然瘸着腿去救援自己的兄弟时;当陈建斌所饰演的马先勇身中一枪,面对刑警队长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能够当协警了吗”时;当王砚辉饰演的破产富豪,停下车要回自己所在的城市,要去面对他欠款潜逃的这一现实时;当他的儿子面对空无一人的球场,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单挑那些侮辱他父亲的群氓时——整个电影的基调就不再是无常与因果报应,而是每一个人的奋斗。

无论他是社会底层,还是所谓的社会上层,他们最终都选择去面对他们自己造成的、或者是别人强加给他们的困境。这时,这些无论是道德上有瑕疵的人,还是智商上有缺陷的蠢货,都变得像一个英雄。

02

这部电影讲的是,所有的社会阶层要重新寻回自我的故事。

影片中最动人的角色是任素汐所饰演的这个瘫痪的女人马嘉淇。她毫不惧死,无数次地挑衅两个劫匪,只希望他们打死自己。但是,当她小便失禁时,却又大惊失色歇斯底里。这是影片中最不刻意也最为动人的时刻。人性最底层的那种尊严感,是如此的尊贵、脆弱,也是如此的酸楚。

章宇和潘斌龙所饰演的蠢蛋劫匪,看似嚣张可恶,但所有的诉求实际上都是被别人所承认,被社会普遍漠视的他们,对于“被世界看到”有一种变态的渴求。当他们苦心孤诣却又胆怯地抢劫了一个手机店,本以为是他们人生的高光瞬间,却没想成为他们真正的人生至暗时刻。

瘫痪女人与两个劫匪的对峙,是影片中拍得最好的一段。求生与求死,坚强与软弱,手无缚鸡之力与身藏利器,所有极致的碰撞,其实骨子里都殊途同归,都是处在社会夹缝和阴影处的他们,对于尊严的极度渴望。

而这是整部电影如此底层,却又显得如此正向的原因。

即使是片中那个丑角波波,我们也看不到他真正让人讨厌的地方。他气急败坏,纠结他的小兄弟去寻仇的状态,也带着主创的一种宽容的喜感。

其实这些角色都是披着loser、妓女、劫匪外衣的侠客或者是情圣。他们是不愿意苟活,而且愿意为了不苟活而去付出行动的人。

章宇所饰演眼镜,骨子里更是个孩子。他的色厉内荏,他拉大旗作虎皮假装社会人的江湖气,其实只是一个孩子在精巧伪装。

这种孩子气,赋予影片一种少有的童话感。大头与眼镜在屋顶上帮助马嘉淇拍摄临终照片的场景,有着一种别致的浪漫。

03

这也是我说它跟周星驰的某些电影有某些精神类似地方的原因。它虽然看起来极度的现实主义,它对现实情境的还原,和曹保平的《追凶者也》、杨庆的《火锅英雄》,有着一致的美学特性,他们都拍出了有别于北上广的脏乱差和蒸腾着生活热气的中国质感——但它本质上却并非对中国现实问题的探讨,影片中所有人的最大的敌人都是自己,他们要做的都是对自我的超越。

这部电影本质上是一部相当博爱的电影,他对马先勇、眼镜、马嘉淇、富翁等人有着同样的善意。这种骨子的善意,让影片有着一种中国电影比较少的单纯和情感力度。

但这种博爱,也造成了影片在结局时的进退失据。当眼镜、大头和马先勇,在急救车里对峙时,影片也找不到一种两全的解决方式。

最终影片选择牺牲眼镜大头的方式,来成全第一男主马先勇。当眼镜被警察按在地上拼命咆哮时,观众再次感到了命运对他的无情嘲弄,这当然也能说得通,但却会让观众产生一种挫败感,它让他之前和马嘉淇的那段温情戏变得相当多余,让他之前对自我的深刻反省与救赎变得莫名其妙。最后,影片用字幕花絮的方式交代了每一个人物的最终命运,但这只能勉强矫正那种失衡感。

这部电影和《我不是药神》一样(当然它没有《药神》对于大社会问题的捕捉力),对类型片规则有着熟稔的认知和执行力。它们的叙事效率,对于细节的把控,都有着不俗的水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对人性的肯定,这种肯定又不是一味的拔高,做云端上的粉饰,而是基于现实的层面,去捋出那些带亮色的特质。

这让人会有一种不出戏的慰藉:我们像蠢蛋或者是混蛋一样活着,但其实我们内心,总有一个地方,是朴素和正当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又一部章宇主演的“剧情/喜剧/犯罪/悲剧”电影——《无名之辈》,倒像是冬日里的小阳春,让我们再次看到一丝希望。



撰文 / 梅雪风

■ 01

和一般的黑色荒诞电影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无名之辈》并没有这类电影惯常的冷酷感。它反而有一种类似于周星驰的《少林足球》《功夫》或者是《破坏之王》的热血。

当最后潘斌龙所饰演的大头冒着可能是个警察陷阱的危险,去追逐他所热爱的那个女孩,而她其实是一个妓女时;当章宇所饰演的眼镜知道大头可能要身陷囹圄,但仍然瘸着腿去救援自己的兄弟时;当陈建斌所饰演的马先勇身中一枪,面对刑警队长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能够当协警了吗”时;当王砚辉饰演的破产富豪,停下车要回自己所在的城市,要去面对他欠款潜逃的这一现实时;当他的儿子面对空无一人的球场,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单挑那些侮辱他父亲的群氓时——整个电影的基调就不再是无常与因果报应,而是每一个人的奋斗。

无论他是社会底层,还是所谓的社会上层,他们最终都选择去面对他们自己造成的、或者是别人强加给他们的困境。这时,这些无论是道德上有瑕疵的人,还是智商上有缺陷的蠢货,都变得像一个英雄。

02

这部电影讲的是,所有的社会阶层要重新寻回自我的故事。

影片中最动人的角色是任素汐所饰演的这个瘫痪的女人马嘉淇。她毫不惧死,无数次地挑衅两个劫匪,只希望他们打死自己。但是,当她小便失禁时,却又大惊失色歇斯底里。这是影片中最不刻意也最为动人的时刻。人性最底层的那种尊严感,是如此的尊贵、脆弱,也是如此的酸楚。

章宇和潘斌龙所饰演的蠢蛋劫匪,看似嚣张可恶,但所有的诉求实际上都是被别人所承认,被社会普遍漠视的他们,对于“被世界看到”有一种变态的渴求。当他们苦心孤诣却又胆怯地抢劫了一个手机店,本以为是他们人生的高光瞬间,却没想成为他们真正的人生至暗时刻。

瘫痪女人与两个劫匪的对峙,是影片中拍得最好的一段。求生与求死,坚强与软弱,手无缚鸡之力与身藏利器,所有极致的碰撞,其实骨子里都殊途同归,都是处在社会夹缝和阴影处的他们,对于尊严的极度渴望。

而这是整部电影如此底层,却又显得如此正向的原因。

即使是片中那个丑角波波,我们也看不到他真正让人讨厌的地方。他气急败坏,纠结他的小兄弟去寻仇的状态,也带着主创的一种宽容的喜感。

其实这些角色都是披着loser、妓女、劫匪外衣的侠客或者是情圣。他们是不愿意苟活,而且愿意为了不苟活而去付出行动的人。

章宇所饰演眼镜,骨子里更是个孩子。他的色厉内荏,他拉大旗作虎皮假装社会人的江湖气,其实只是一个孩子在精巧伪装。

这种孩子气,赋予影片一种少有的童话感。大头与眼镜在屋顶上帮助马嘉淇拍摄临终照片的场景,有着一种别致的浪漫。

03

这也是我说它跟周星驰的某些电影有某些精神类似地方的原因。它虽然看起来极度的现实主义,它对现实情境的还原,和曹保平的《追凶者也》、杨庆的《火锅英雄》,有着一致的美学特性,他们都拍出了有别于北上广的脏乱差和蒸腾着生活热气的中国质感——但它本质上却并非对中国现实问题的探讨,影片中所有人的最大的敌人都是自己,他们要做的都是对自我的超越。

这部电影本质上是一部相当博爱的电影,他对马先勇、眼镜、马嘉淇、富翁等人有着同样的善意。这种骨子的善意,让影片有着一种中国电影比较少的单纯和情感力度。

但这种博爱,也造成了影片在结局时的进退失据。当眼镜、大头和马先勇,在急救车里对峙时,影片也找不到一种两全的解决方式。

最终影片选择牺牲眼镜大头的方式,来成全第一男主马先勇。当眼镜被警察按在地上拼命咆哮时,观众再次感到了命运对他的无情嘲弄,这当然也能说得通,但却会让观众产生一种挫败感,它让他之前和马嘉淇的那段温情戏变得相当多余,让他之前对自我的深刻反省与救赎变得莫名其妙。最后,影片用字幕花絮的方式交代了每一个人物的最终命运,但这只能勉强矫正那种失衡感。

这部电影和《我不是药神》一样(当然它没有《药神》对于大社会问题的捕捉力),对类型片规则有着熟稔的认知和执行力。它们的叙事效率,对于细节的把控,都有着不俗的水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对人性的肯定,这种肯定又不是一味的拔高,做云端上的粉饰,而是基于现实的层面,去捋出那些带亮色的特质。

这让人会有一种不出戏的慰藉:我们像蠢蛋或者是混蛋一样活着,但其实我们内心,总有一个地方,是朴素和正当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