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为什么西方无法孤立俄罗斯?

发布日期:2018-11-19 07:47
摘要」如果西方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S-400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完美例证。



撰文 / 亨利•福伊

■ 它发射的导弹以每秒2公里的速度飞行,能击中两倍速度的目标。它能在400公里之外同时瞄准80个不同的敌军飞机、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还能发现以前探测不到的隐形战机。

但可以说,俄罗斯的S-400“凯旋”导弹防御系统最具有威胁性的一面,是它对华盛顿反俄制裁计划的影响力、以及美国在全球孤立俄罗斯的协同努力造成的打击。

虽然俄罗斯的国防工业受到了全面制裁(目的是停掉其利润丰厚的武器出口),而且一些国家被明令禁止购买S-400,但在出口这套被多数专家视为全球最先进的防空系统方面,俄罗斯的生意仍做得风生水起。

过去一年,土耳其和印度签署了购买S-400的协议,中国已收到首批交付,而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伊拉克已开始就采购这些受到制裁的系统进行谈判。

如果西方2014年3月开始实施的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这种4亿美元一台的车载导弹发射器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例证。

“孤立俄罗斯是毫无疑问的。甚至没人在谈论这个。”俄罗斯《武器出口》(Arms Export)杂志总编辑安德烈•弗罗洛夫(Andrei Frolov)说,“多亏了中国和印度才有了重大突破……我们想说的是,俄罗斯仍然敞开门做生意。”

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一个由美国领导并获英国、欧盟等西方盟友支持的制裁机制,试图通过限制俄罗斯的外部融资渠道、贸易及外交支持来孤立莫斯科,从而迫使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政治上改弦更张。

这些制裁最初针对的是俄罗斯政界人士、庞大的能源部门及军工复合体,但如今变得越来越针对个人和企业。

对莫斯科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允许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以及今春在英国企图谋杀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的指控,已经导致制裁进一步升级。

但如果这些措施是想要让莫斯科成为国际社会弃儿、变得孤立无援、人人避而远之,那它们没能如愿。

与中国日益密切的友谊为莫斯科提供了国际融资、新的贸易机会和外交影响力。莫斯科还深化了与众多中东国家(从土耳其到以色列,从沙特阿拉伯到伊朗)的关系,在美国迟疑之际扩大了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相继到访克里姆林宫的欧盟各国领导人、来自欧洲企业的外国直接投资以及对俄罗斯油气出口的持续需求,都证明布鲁塞尔气势汹汹的敌对言辞不过是虚张声势。

“很显然,孤立是不可能的,”俄罗斯智库“瓦尔代辩论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主席安德烈•贝斯特里茨基(Andrei Bystritsky)说,“这在30年前的苏联时代还有可能。那时世界只有两大集团。但现在有如此多选择。”

当涉及到孤立俄罗斯时,很多国家都是说一套做一套。虽然S-400合同等大型防务交易引起了华盛顿的愤怒,但欧盟所有主要经济体都在悄悄地继续与这个东部邻国做生意。

德国政府是就吞并克里米亚制裁俄罗斯的主要支持者,但它坚定地支持正在波罗的海海底铺设的俄罗斯北溪-2(Nord Stream 2)输气管道。反对该工程的人士表示,这条输气管道只会扩大俄罗斯对欧洲能源供应的影响力。

在今年早些时候举行的年度圣彼得堡经济论坛(St Petersburg Economic Forum)上,作为普京特别嘉宾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对东道主说:“亲爱的弗拉基米尔……让我们来一场合作吧。”此后不久,法国能源集团道达尔(Total)收购了俄罗斯价值255亿美元的北极液化天然气二号(Arctic LNG 2)项目10%的股份,并于10月在莫斯科附近开设了一家新的润滑油调配厂。

英国是对莫斯科态度最强硬的国家之一,但英国能源集团英国石油(BP)持有克里姆林宫控制的、受到制裁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 19.75%的股份,是在俄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

“看看道达尔,正在尽可能多地投入。看看BP,”一家大型国际能源公司的高管说,“你无法孤立一个像俄罗斯这么巨大、这么重要的国家。孤立永远不会起作用。”

在10月于维罗纳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对俄罗斯代表说,他们是“调停者”,并敦促意大利企业设法绕过欧盟的制裁。他说:“2018年,我们不需要制裁,我们不需要军队。我们需要对话,我们需要友谊。我要感谢意大利企业家……能够抵制,能够挺身而出。”

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私下承认,制裁未能实现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希望的效果。

一些人归咎于贯彻不力,这在很大程度上给了俄罗斯规模1.6万亿美元的经济缓慢调整之机。另一些人则认为,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2016年以来的回升,为克里姆林宫提供了足够的现金来抵消外部冲击。但也有人认为,因为担心本国企业受损,许多国家一直缺乏贯彻制裁措施的决心。

德国戴姆勒(Daimler)正在莫斯科附近建造一座工厂,该厂将于明年初开始生产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 E级轿车。今年夏天,美国航空巨头波音公司(Boeing)在俄罗斯中部开设了一家生产钛合金零件的工厂。眼下欧洲从俄罗斯购买的天然气已达历史最高点。

所有这些活动都表明:对于公司高管来说,俄罗斯太大、太有利可图,他们不能容许政治阻碍本公司的生意。

BP首席执行官鲍勃•达德利(Bob Dudley)在维罗纳会议上表示:“商人和政策制定者的继续对话发挥着某种极其重要的作用。企业在让世界更紧密联系起来方面越来越多地发挥了重要作用。有大批势力试图将世界分隔开。”

据俄罗斯石油公司网站数据,自该公司2014年首次被制裁以来,BP在该公司的股份已分得907亿卢布(合13亿美元)的股息。达德利表示:“做生意选边站,就很难做得持久……我们试图搭建桥梁。”

与2014年相比,俄罗斯石油公司与外国企业合作项目的石油产量已翻了一番,达到每天140万桶,这要归功于与挪威、越南和印度集团的合作。

俄罗斯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在维罗纳表示:“我相信互利双赢的关系将继续发展,而制裁的任何进一步升级都将讽刺地限制美国自己。”谢钦被禁止进入美国。

克里姆林宫着重强调一点,即华盛顿对莫斯科的国际制裁只会迫使第三方国家与美国保持距离。

一位要求不具名的驻莫斯科亚洲外交官表示:“从我们所处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出,通过努力孤立俄罗斯,美国很好地孤立了自己。就连欧洲人也在发展他们自己独立的对俄政策。”

随着西方制裁试图切断普京的外交关系,他朝着新方向积极开辟道路。

莫斯科2015年插手叙利亚,促使战场形势朝着对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有利的方向转变,同时加强对土耳其的贸易和外交活动,与以色列和伊朗的关系也出现历史性升温,令普京成为中东的权力掮客。

但在制裁期间出现最戏剧性、最实际变化的,是俄罗斯与中国、沙特阿拉伯的关系。以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私人友谊为基础,俄罗斯开始更多地仰仗利雅得和北京——不仅仅是在S-400销售上。

在新的石油供应协议、农业和国防交易的推动下,与中国的贸易占去年俄罗斯贸易总额的15.5%,高于2013年的10.6%。与此同时,欧盟的份额从49.6%下降到43.8%。

9月份,习近平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拜访了普京,对着伏特加、鱼子酱和手工制作的薄煎饼,他们为彼此的友谊举杯,称这一友谊将挑战美国的保护主义。在两位领导人谈话时,他们的军队参加了一次联合军事演习,俄军参演人数达30万人——这是俄罗斯自1981年来最大规模军演。

与沙特阿拉伯也一样,S-400协议成为更广泛的外交和贸易进展的一部分。莫斯科和利雅得于2016年联手管理石油生产并推高了原油价格。

沙特的国有石油生产商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热衷于追随道达尔的脚步,购买了同一天然气项目30%的股权,而且正与俄罗斯西布尔公司(Sibur)就建立一座石化工厂进行协商。

当西方政府、企业高管10月因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遭谋杀事件集体抵制在利雅得举行的一场会议时,俄罗斯公开支持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并派出一个庞大的代表团参会。作为回报,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同意加入俄中投资基金。

一些分析人士把俄罗斯获得的新友谊视为一种粉饰,认为这些并非长期战略的成果,克里姆林宫只不过是在不顾一切、急忙地向西方表明自己仍有盟友。

一位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表示,虽然中俄之间历史上的不信任,意味着两国可能永远无法建立一个完全的地缘政治联盟,但“双方都很容易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小小的好处,并借此打击一下美国”。

在被问及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时,今年5月卸任的俄罗斯副总理阿尔卡季•德沃尔科维奇(Arkady Dvorkovich)说:“两方面的考虑都有一点:既有实用主义,也有战略。在西方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此刻这样做显然明智,但从长远来看,这也是我们希望未来继续发展的一段关系。对方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市场。”

并非所有俄罗斯精英都接受把战略重心移离西方。

制裁正在慢慢切断俄罗斯亿万富豪寡头集团部分人士与西方国家以及他们的银行、律师、学校和医院——这些东西已经成为他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的联系。三名受到制裁的商人已被禁止参加明年1月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EF)。取代伦敦的气派和魅力并不容易。

“新的合作关系非常好,但坦率地说,这里的精英们更喜欢待在法国南部,而非在南中国海的某座岛屿。”一位俄罗斯商人说,“新世界秩序显然比当前的要好。但我们这里没有中式生活的狂热粉丝。”

无论影响如何,西方的制裁至少在中期内可能持续下去。民主党在众议院的胜利增加了对俄罗斯银行和主权债务施加更多限制的立法草案获得通过的几率。

几乎没人指望普京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巴黎以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20国集团(G20)峰会期间举行的会谈将缓解俄罗斯面临的压力。“在苏联时代,两国领导人会晤后,形势总会出现好转。如今情况正好相反。”贝斯特里茨基说,“我感觉,未来一两年,形势会越来越糟。”

今年9月,华盛顿对购买S-400的中国军方实施了制裁,对此中方表示强烈愤慨。美国还警告印度、沙特和土耳其,如购买这些系统也可能面临后果。

10月,未屈从压力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新德里拥抱欢迎到访的普京,双方签署了50亿美元的协议。

普京在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的会议上表示: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全球武器市场的趋势,并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新的灵活、便捷的合作形式。”

他还说:“这一点在当前形势下尤为重要,我们的竞争对手经常采用不择手段的竞争方式:他们试图施压并胁迫我们的客户,包括通过使用政治制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如果西方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S-400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完美例证。



撰文 / 亨利•福伊

■ 它发射的导弹以每秒2公里的速度飞行,能击中两倍速度的目标。它能在400公里之外同时瞄准80个不同的敌军飞机、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还能发现以前探测不到的隐形战机。

但可以说,俄罗斯的S-400“凯旋”导弹防御系统最具有威胁性的一面,是它对华盛顿反俄制裁计划的影响力、以及美国在全球孤立俄罗斯的协同努力造成的打击。

虽然俄罗斯的国防工业受到了全面制裁(目的是停掉其利润丰厚的武器出口),而且一些国家被明令禁止购买S-400,但在出口这套被多数专家视为全球最先进的防空系统方面,俄罗斯的生意仍做得风生水起。

过去一年,土耳其和印度签署了购买S-400的协议,中国已收到首批交付,而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伊拉克已开始就采购这些受到制裁的系统进行谈判。

如果西方2014年3月开始实施的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这种4亿美元一台的车载导弹发射器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例证。

“孤立俄罗斯是毫无疑问的。甚至没人在谈论这个。”俄罗斯《武器出口》(Arms Export)杂志总编辑安德烈•弗罗洛夫(Andrei Frolov)说,“多亏了中国和印度才有了重大突破……我们想说的是,俄罗斯仍然敞开门做生意。”

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一个由美国领导并获英国、欧盟等西方盟友支持的制裁机制,试图通过限制俄罗斯的外部融资渠道、贸易及外交支持来孤立莫斯科,从而迫使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政治上改弦更张。

这些制裁最初针对的是俄罗斯政界人士、庞大的能源部门及军工复合体,但如今变得越来越针对个人和企业。

对莫斯科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允许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以及今春在英国企图谋杀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的指控,已经导致制裁进一步升级。

但如果这些措施是想要让莫斯科成为国际社会弃儿、变得孤立无援、人人避而远之,那它们没能如愿。

与中国日益密切的友谊为莫斯科提供了国际融资、新的贸易机会和外交影响力。莫斯科还深化了与众多中东国家(从土耳其到以色列,从沙特阿拉伯到伊朗)的关系,在美国迟疑之际扩大了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相继到访克里姆林宫的欧盟各国领导人、来自欧洲企业的外国直接投资以及对俄罗斯油气出口的持续需求,都证明布鲁塞尔气势汹汹的敌对言辞不过是虚张声势。

“很显然,孤立是不可能的,”俄罗斯智库“瓦尔代辩论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主席安德烈•贝斯特里茨基(Andrei Bystritsky)说,“这在30年前的苏联时代还有可能。那时世界只有两大集团。但现在有如此多选择。”

当涉及到孤立俄罗斯时,很多国家都是说一套做一套。虽然S-400合同等大型防务交易引起了华盛顿的愤怒,但欧盟所有主要经济体都在悄悄地继续与这个东部邻国做生意。

德国政府是就吞并克里米亚制裁俄罗斯的主要支持者,但它坚定地支持正在波罗的海海底铺设的俄罗斯北溪-2(Nord Stream 2)输气管道。反对该工程的人士表示,这条输气管道只会扩大俄罗斯对欧洲能源供应的影响力。

在今年早些时候举行的年度圣彼得堡经济论坛(St Petersburg Economic Forum)上,作为普京特别嘉宾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对东道主说:“亲爱的弗拉基米尔……让我们来一场合作吧。”此后不久,法国能源集团道达尔(Total)收购了俄罗斯价值255亿美元的北极液化天然气二号(Arctic LNG 2)项目10%的股份,并于10月在莫斯科附近开设了一家新的润滑油调配厂。

英国是对莫斯科态度最强硬的国家之一,但英国能源集团英国石油(BP)持有克里姆林宫控制的、受到制裁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 19.75%的股份,是在俄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

“看看道达尔,正在尽可能多地投入。看看BP,”一家大型国际能源公司的高管说,“你无法孤立一个像俄罗斯这么巨大、这么重要的国家。孤立永远不会起作用。”

在10月于维罗纳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对俄罗斯代表说,他们是“调停者”,并敦促意大利企业设法绕过欧盟的制裁。他说:“2018年,我们不需要制裁,我们不需要军队。我们需要对话,我们需要友谊。我要感谢意大利企业家……能够抵制,能够挺身而出。”

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私下承认,制裁未能实现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希望的效果。

一些人归咎于贯彻不力,这在很大程度上给了俄罗斯规模1.6万亿美元的经济缓慢调整之机。另一些人则认为,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2016年以来的回升,为克里姆林宫提供了足够的现金来抵消外部冲击。但也有人认为,因为担心本国企业受损,许多国家一直缺乏贯彻制裁措施的决心。

德国戴姆勒(Daimler)正在莫斯科附近建造一座工厂,该厂将于明年初开始生产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 E级轿车。今年夏天,美国航空巨头波音公司(Boeing)在俄罗斯中部开设了一家生产钛合金零件的工厂。眼下欧洲从俄罗斯购买的天然气已达历史最高点。

所有这些活动都表明:对于公司高管来说,俄罗斯太大、太有利可图,他们不能容许政治阻碍本公司的生意。

BP首席执行官鲍勃•达德利(Bob Dudley)在维罗纳会议上表示:“商人和政策制定者的继续对话发挥着某种极其重要的作用。企业在让世界更紧密联系起来方面越来越多地发挥了重要作用。有大批势力试图将世界分隔开。”

据俄罗斯石油公司网站数据,自该公司2014年首次被制裁以来,BP在该公司的股份已分得907亿卢布(合13亿美元)的股息。达德利表示:“做生意选边站,就很难做得持久……我们试图搭建桥梁。”

与2014年相比,俄罗斯石油公司与外国企业合作项目的石油产量已翻了一番,达到每天140万桶,这要归功于与挪威、越南和印度集团的合作。

俄罗斯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在维罗纳表示:“我相信互利双赢的关系将继续发展,而制裁的任何进一步升级都将讽刺地限制美国自己。”谢钦被禁止进入美国。

克里姆林宫着重强调一点,即华盛顿对莫斯科的国际制裁只会迫使第三方国家与美国保持距离。

一位要求不具名的驻莫斯科亚洲外交官表示:“从我们所处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出,通过努力孤立俄罗斯,美国很好地孤立了自己。就连欧洲人也在发展他们自己独立的对俄政策。”

随着西方制裁试图切断普京的外交关系,他朝着新方向积极开辟道路。

莫斯科2015年插手叙利亚,促使战场形势朝着对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有利的方向转变,同时加强对土耳其的贸易和外交活动,与以色列和伊朗的关系也出现历史性升温,令普京成为中东的权力掮客。

但在制裁期间出现最戏剧性、最实际变化的,是俄罗斯与中国、沙特阿拉伯的关系。以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私人友谊为基础,俄罗斯开始更多地仰仗利雅得和北京——不仅仅是在S-400销售上。

在新的石油供应协议、农业和国防交易的推动下,与中国的贸易占去年俄罗斯贸易总额的15.5%,高于2013年的10.6%。与此同时,欧盟的份额从49.6%下降到43.8%。

9月份,习近平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拜访了普京,对着伏特加、鱼子酱和手工制作的薄煎饼,他们为彼此的友谊举杯,称这一友谊将挑战美国的保护主义。在两位领导人谈话时,他们的军队参加了一次联合军事演习,俄军参演人数达30万人——这是俄罗斯自1981年来最大规模军演。

与沙特阿拉伯也一样,S-400协议成为更广泛的外交和贸易进展的一部分。莫斯科和利雅得于2016年联手管理石油生产并推高了原油价格。

沙特的国有石油生产商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热衷于追随道达尔的脚步,购买了同一天然气项目30%的股权,而且正与俄罗斯西布尔公司(Sibur)就建立一座石化工厂进行协商。

当西方政府、企业高管10月因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遭谋杀事件集体抵制在利雅得举行的一场会议时,俄罗斯公开支持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并派出一个庞大的代表团参会。作为回报,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同意加入俄中投资基金。

一些分析人士把俄罗斯获得的新友谊视为一种粉饰,认为这些并非长期战略的成果,克里姆林宫只不过是在不顾一切、急忙地向西方表明自己仍有盟友。

一位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表示,虽然中俄之间历史上的不信任,意味着两国可能永远无法建立一个完全的地缘政治联盟,但“双方都很容易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小小的好处,并借此打击一下美国”。

在被问及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时,今年5月卸任的俄罗斯副总理阿尔卡季•德沃尔科维奇(Arkady Dvorkovich)说:“两方面的考虑都有一点:既有实用主义,也有战略。在西方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此刻这样做显然明智,但从长远来看,这也是我们希望未来继续发展的一段关系。对方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市场。”

并非所有俄罗斯精英都接受把战略重心移离西方。

制裁正在慢慢切断俄罗斯亿万富豪寡头集团部分人士与西方国家以及他们的银行、律师、学校和医院——这些东西已经成为他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的联系。三名受到制裁的商人已被禁止参加明年1月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EF)。取代伦敦的气派和魅力并不容易。

“新的合作关系非常好,但坦率地说,这里的精英们更喜欢待在法国南部,而非在南中国海的某座岛屿。”一位俄罗斯商人说,“新世界秩序显然比当前的要好。但我们这里没有中式生活的狂热粉丝。”

无论影响如何,西方的制裁至少在中期内可能持续下去。民主党在众议院的胜利增加了对俄罗斯银行和主权债务施加更多限制的立法草案获得通过的几率。

几乎没人指望普京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巴黎以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20国集团(G20)峰会期间举行的会谈将缓解俄罗斯面临的压力。“在苏联时代,两国领导人会晤后,形势总会出现好转。如今情况正好相反。”贝斯特里茨基说,“我感觉,未来一两年,形势会越来越糟。”

今年9月,华盛顿对购买S-400的中国军方实施了制裁,对此中方表示强烈愤慨。美国还警告印度、沙特和土耳其,如购买这些系统也可能面临后果。

10月,未屈从压力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新德里拥抱欢迎到访的普京,双方签署了50亿美元的协议。

普京在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的会议上表示: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全球武器市场的趋势,并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新的灵活、便捷的合作形式。”

他还说:“这一点在当前形势下尤为重要,我们的竞争对手经常采用不择手段的竞争方式:他们试图施压并胁迫我们的客户,包括通过使用政治制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如果西方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S-400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完美例证。



撰文 / 亨利•福伊

■ 它发射的导弹以每秒2公里的速度飞行,能击中两倍速度的目标。它能在400公里之外同时瞄准80个不同的敌军飞机、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还能发现以前探测不到的隐形战机。

但可以说,俄罗斯的S-400“凯旋”导弹防御系统最具有威胁性的一面,是它对华盛顿反俄制裁计划的影响力、以及美国在全球孤立俄罗斯的协同努力造成的打击。

虽然俄罗斯的国防工业受到了全面制裁(目的是停掉其利润丰厚的武器出口),而且一些国家被明令禁止购买S-400,但在出口这套被多数专家视为全球最先进的防空系统方面,俄罗斯的生意仍做得风生水起。

过去一年,土耳其和印度签署了购买S-400的协议,中国已收到首批交付,而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伊拉克已开始就采购这些受到制裁的系统进行谈判。

如果西方2014年3月开始实施的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这种4亿美元一台的车载导弹发射器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例证。

“孤立俄罗斯是毫无疑问的。甚至没人在谈论这个。”俄罗斯《武器出口》(Arms Export)杂志总编辑安德烈•弗罗洛夫(Andrei Frolov)说,“多亏了中国和印度才有了重大突破……我们想说的是,俄罗斯仍然敞开门做生意。”

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一个由美国领导并获英国、欧盟等西方盟友支持的制裁机制,试图通过限制俄罗斯的外部融资渠道、贸易及外交支持来孤立莫斯科,从而迫使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政治上改弦更张。

这些制裁最初针对的是俄罗斯政界人士、庞大的能源部门及军工复合体,但如今变得越来越针对个人和企业。

对莫斯科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允许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以及今春在英国企图谋杀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的指控,已经导致制裁进一步升级。

但如果这些措施是想要让莫斯科成为国际社会弃儿、变得孤立无援、人人避而远之,那它们没能如愿。

与中国日益密切的友谊为莫斯科提供了国际融资、新的贸易机会和外交影响力。莫斯科还深化了与众多中东国家(从土耳其到以色列,从沙特阿拉伯到伊朗)的关系,在美国迟疑之际扩大了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相继到访克里姆林宫的欧盟各国领导人、来自欧洲企业的外国直接投资以及对俄罗斯油气出口的持续需求,都证明布鲁塞尔气势汹汹的敌对言辞不过是虚张声势。

“很显然,孤立是不可能的,”俄罗斯智库“瓦尔代辩论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主席安德烈•贝斯特里茨基(Andrei Bystritsky)说,“这在30年前的苏联时代还有可能。那时世界只有两大集团。但现在有如此多选择。”

当涉及到孤立俄罗斯时,很多国家都是说一套做一套。虽然S-400合同等大型防务交易引起了华盛顿的愤怒,但欧盟所有主要经济体都在悄悄地继续与这个东部邻国做生意。

德国政府是就吞并克里米亚制裁俄罗斯的主要支持者,但它坚定地支持正在波罗的海海底铺设的俄罗斯北溪-2(Nord Stream 2)输气管道。反对该工程的人士表示,这条输气管道只会扩大俄罗斯对欧洲能源供应的影响力。

在今年早些时候举行的年度圣彼得堡经济论坛(St Petersburg Economic Forum)上,作为普京特别嘉宾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对东道主说:“亲爱的弗拉基米尔……让我们来一场合作吧。”此后不久,法国能源集团道达尔(Total)收购了俄罗斯价值255亿美元的北极液化天然气二号(Arctic LNG 2)项目10%的股份,并于10月在莫斯科附近开设了一家新的润滑油调配厂。

英国是对莫斯科态度最强硬的国家之一,但英国能源集团英国石油(BP)持有克里姆林宫控制的、受到制裁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 19.75%的股份,是在俄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

“看看道达尔,正在尽可能多地投入。看看BP,”一家大型国际能源公司的高管说,“你无法孤立一个像俄罗斯这么巨大、这么重要的国家。孤立永远不会起作用。”

在10月于维罗纳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对俄罗斯代表说,他们是“调停者”,并敦促意大利企业设法绕过欧盟的制裁。他说:“2018年,我们不需要制裁,我们不需要军队。我们需要对话,我们需要友谊。我要感谢意大利企业家……能够抵制,能够挺身而出。”

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私下承认,制裁未能实现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希望的效果。

一些人归咎于贯彻不力,这在很大程度上给了俄罗斯规模1.6万亿美元的经济缓慢调整之机。另一些人则认为,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2016年以来的回升,为克里姆林宫提供了足够的现金来抵消外部冲击。但也有人认为,因为担心本国企业受损,许多国家一直缺乏贯彻制裁措施的决心。

德国戴姆勒(Daimler)正在莫斯科附近建造一座工厂,该厂将于明年初开始生产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 E级轿车。今年夏天,美国航空巨头波音公司(Boeing)在俄罗斯中部开设了一家生产钛合金零件的工厂。眼下欧洲从俄罗斯购买的天然气已达历史最高点。

所有这些活动都表明:对于公司高管来说,俄罗斯太大、太有利可图,他们不能容许政治阻碍本公司的生意。

BP首席执行官鲍勃•达德利(Bob Dudley)在维罗纳会议上表示:“商人和政策制定者的继续对话发挥着某种极其重要的作用。企业在让世界更紧密联系起来方面越来越多地发挥了重要作用。有大批势力试图将世界分隔开。”

据俄罗斯石油公司网站数据,自该公司2014年首次被制裁以来,BP在该公司的股份已分得907亿卢布(合13亿美元)的股息。达德利表示:“做生意选边站,就很难做得持久……我们试图搭建桥梁。”

与2014年相比,俄罗斯石油公司与外国企业合作项目的石油产量已翻了一番,达到每天140万桶,这要归功于与挪威、越南和印度集团的合作。

俄罗斯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在维罗纳表示:“我相信互利双赢的关系将继续发展,而制裁的任何进一步升级都将讽刺地限制美国自己。”谢钦被禁止进入美国。

克里姆林宫着重强调一点,即华盛顿对莫斯科的国际制裁只会迫使第三方国家与美国保持距离。

一位要求不具名的驻莫斯科亚洲外交官表示:“从我们所处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出,通过努力孤立俄罗斯,美国很好地孤立了自己。就连欧洲人也在发展他们自己独立的对俄政策。”

随着西方制裁试图切断普京的外交关系,他朝着新方向积极开辟道路。

莫斯科2015年插手叙利亚,促使战场形势朝着对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有利的方向转变,同时加强对土耳其的贸易和外交活动,与以色列和伊朗的关系也出现历史性升温,令普京成为中东的权力掮客。

但在制裁期间出现最戏剧性、最实际变化的,是俄罗斯与中国、沙特阿拉伯的关系。以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私人友谊为基础,俄罗斯开始更多地仰仗利雅得和北京——不仅仅是在S-400销售上。

在新的石油供应协议、农业和国防交易的推动下,与中国的贸易占去年俄罗斯贸易总额的15.5%,高于2013年的10.6%。与此同时,欧盟的份额从49.6%下降到43.8%。

9月份,习近平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拜访了普京,对着伏特加、鱼子酱和手工制作的薄煎饼,他们为彼此的友谊举杯,称这一友谊将挑战美国的保护主义。在两位领导人谈话时,他们的军队参加了一次联合军事演习,俄军参演人数达30万人——这是俄罗斯自1981年来最大规模军演。

与沙特阿拉伯也一样,S-400协议成为更广泛的外交和贸易进展的一部分。莫斯科和利雅得于2016年联手管理石油生产并推高了原油价格。

沙特的国有石油生产商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热衷于追随道达尔的脚步,购买了同一天然气项目30%的股权,而且正与俄罗斯西布尔公司(Sibur)就建立一座石化工厂进行协商。

当西方政府、企业高管10月因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遭谋杀事件集体抵制在利雅得举行的一场会议时,俄罗斯公开支持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并派出一个庞大的代表团参会。作为回报,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同意加入俄中投资基金。

一些分析人士把俄罗斯获得的新友谊视为一种粉饰,认为这些并非长期战略的成果,克里姆林宫只不过是在不顾一切、急忙地向西方表明自己仍有盟友。

一位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表示,虽然中俄之间历史上的不信任,意味着两国可能永远无法建立一个完全的地缘政治联盟,但“双方都很容易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小小的好处,并借此打击一下美国”。

在被问及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时,今年5月卸任的俄罗斯副总理阿尔卡季•德沃尔科维奇(Arkady Dvorkovich)说:“两方面的考虑都有一点:既有实用主义,也有战略。在西方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此刻这样做显然明智,但从长远来看,这也是我们希望未来继续发展的一段关系。对方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市场。”

并非所有俄罗斯精英都接受把战略重心移离西方。

制裁正在慢慢切断俄罗斯亿万富豪寡头集团部分人士与西方国家以及他们的银行、律师、学校和医院——这些东西已经成为他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的联系。三名受到制裁的商人已被禁止参加明年1月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EF)。取代伦敦的气派和魅力并不容易。

“新的合作关系非常好,但坦率地说,这里的精英们更喜欢待在法国南部,而非在南中国海的某座岛屿。”一位俄罗斯商人说,“新世界秩序显然比当前的要好。但我们这里没有中式生活的狂热粉丝。”

无论影响如何,西方的制裁至少在中期内可能持续下去。民主党在众议院的胜利增加了对俄罗斯银行和主权债务施加更多限制的立法草案获得通过的几率。

几乎没人指望普京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巴黎以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20国集团(G20)峰会期间举行的会谈将缓解俄罗斯面临的压力。“在苏联时代,两国领导人会晤后,形势总会出现好转。如今情况正好相反。”贝斯特里茨基说,“我感觉,未来一两年,形势会越来越糟。”

今年9月,华盛顿对购买S-400的中国军方实施了制裁,对此中方表示强烈愤慨。美国还警告印度、沙特和土耳其,如购买这些系统也可能面临后果。

10月,未屈从压力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新德里拥抱欢迎到访的普京,双方签署了50亿美元的协议。

普京在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的会议上表示: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全球武器市场的趋势,并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新的灵活、便捷的合作形式。”

他还说:“这一点在当前形势下尤为重要,我们的竞争对手经常采用不择手段的竞争方式:他们试图施压并胁迫我们的客户,包括通过使用政治制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为什么西方无法孤立俄罗斯?

发布日期:2018-11-19 07:47
摘要」如果西方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S-400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完美例证。



撰文 / 亨利•福伊

■ 它发射的导弹以每秒2公里的速度飞行,能击中两倍速度的目标。它能在400公里之外同时瞄准80个不同的敌军飞机、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还能发现以前探测不到的隐形战机。

但可以说,俄罗斯的S-400“凯旋”导弹防御系统最具有威胁性的一面,是它对华盛顿反俄制裁计划的影响力、以及美国在全球孤立俄罗斯的协同努力造成的打击。

虽然俄罗斯的国防工业受到了全面制裁(目的是停掉其利润丰厚的武器出口),而且一些国家被明令禁止购买S-400,但在出口这套被多数专家视为全球最先进的防空系统方面,俄罗斯的生意仍做得风生水起。

过去一年,土耳其和印度签署了购买S-400的协议,中国已收到首批交付,而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伊拉克已开始就采购这些受到制裁的系统进行谈判。

如果西方2014年3月开始实施的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这种4亿美元一台的车载导弹发射器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例证。

“孤立俄罗斯是毫无疑问的。甚至没人在谈论这个。”俄罗斯《武器出口》(Arms Export)杂志总编辑安德烈•弗罗洛夫(Andrei Frolov)说,“多亏了中国和印度才有了重大突破……我们想说的是,俄罗斯仍然敞开门做生意。”

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一个由美国领导并获英国、欧盟等西方盟友支持的制裁机制,试图通过限制俄罗斯的外部融资渠道、贸易及外交支持来孤立莫斯科,从而迫使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政治上改弦更张。

这些制裁最初针对的是俄罗斯政界人士、庞大的能源部门及军工复合体,但如今变得越来越针对个人和企业。

对莫斯科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允许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以及今春在英国企图谋杀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的指控,已经导致制裁进一步升级。

但如果这些措施是想要让莫斯科成为国际社会弃儿、变得孤立无援、人人避而远之,那它们没能如愿。

与中国日益密切的友谊为莫斯科提供了国际融资、新的贸易机会和外交影响力。莫斯科还深化了与众多中东国家(从土耳其到以色列,从沙特阿拉伯到伊朗)的关系,在美国迟疑之际扩大了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相继到访克里姆林宫的欧盟各国领导人、来自欧洲企业的外国直接投资以及对俄罗斯油气出口的持续需求,都证明布鲁塞尔气势汹汹的敌对言辞不过是虚张声势。

“很显然,孤立是不可能的,”俄罗斯智库“瓦尔代辩论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主席安德烈•贝斯特里茨基(Andrei Bystritsky)说,“这在30年前的苏联时代还有可能。那时世界只有两大集团。但现在有如此多选择。”

当涉及到孤立俄罗斯时,很多国家都是说一套做一套。虽然S-400合同等大型防务交易引起了华盛顿的愤怒,但欧盟所有主要经济体都在悄悄地继续与这个东部邻国做生意。

德国政府是就吞并克里米亚制裁俄罗斯的主要支持者,但它坚定地支持正在波罗的海海底铺设的俄罗斯北溪-2(Nord Stream 2)输气管道。反对该工程的人士表示,这条输气管道只会扩大俄罗斯对欧洲能源供应的影响力。

在今年早些时候举行的年度圣彼得堡经济论坛(St Petersburg Economic Forum)上,作为普京特别嘉宾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对东道主说:“亲爱的弗拉基米尔……让我们来一场合作吧。”此后不久,法国能源集团道达尔(Total)收购了俄罗斯价值255亿美元的北极液化天然气二号(Arctic LNG 2)项目10%的股份,并于10月在莫斯科附近开设了一家新的润滑油调配厂。

英国是对莫斯科态度最强硬的国家之一,但英国能源集团英国石油(BP)持有克里姆林宫控制的、受到制裁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 19.75%的股份,是在俄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

“看看道达尔,正在尽可能多地投入。看看BP,”一家大型国际能源公司的高管说,“你无法孤立一个像俄罗斯这么巨大、这么重要的国家。孤立永远不会起作用。”

在10月于维罗纳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对俄罗斯代表说,他们是“调停者”,并敦促意大利企业设法绕过欧盟的制裁。他说:“2018年,我们不需要制裁,我们不需要军队。我们需要对话,我们需要友谊。我要感谢意大利企业家……能够抵制,能够挺身而出。”

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私下承认,制裁未能实现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希望的效果。

一些人归咎于贯彻不力,这在很大程度上给了俄罗斯规模1.6万亿美元的经济缓慢调整之机。另一些人则认为,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2016年以来的回升,为克里姆林宫提供了足够的现金来抵消外部冲击。但也有人认为,因为担心本国企业受损,许多国家一直缺乏贯彻制裁措施的决心。

德国戴姆勒(Daimler)正在莫斯科附近建造一座工厂,该厂将于明年初开始生产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 E级轿车。今年夏天,美国航空巨头波音公司(Boeing)在俄罗斯中部开设了一家生产钛合金零件的工厂。眼下欧洲从俄罗斯购买的天然气已达历史最高点。

所有这些活动都表明:对于公司高管来说,俄罗斯太大、太有利可图,他们不能容许政治阻碍本公司的生意。

BP首席执行官鲍勃•达德利(Bob Dudley)在维罗纳会议上表示:“商人和政策制定者的继续对话发挥着某种极其重要的作用。企业在让世界更紧密联系起来方面越来越多地发挥了重要作用。有大批势力试图将世界分隔开。”

据俄罗斯石油公司网站数据,自该公司2014年首次被制裁以来,BP在该公司的股份已分得907亿卢布(合13亿美元)的股息。达德利表示:“做生意选边站,就很难做得持久……我们试图搭建桥梁。”

与2014年相比,俄罗斯石油公司与外国企业合作项目的石油产量已翻了一番,达到每天140万桶,这要归功于与挪威、越南和印度集团的合作。

俄罗斯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在维罗纳表示:“我相信互利双赢的关系将继续发展,而制裁的任何进一步升级都将讽刺地限制美国自己。”谢钦被禁止进入美国。

克里姆林宫着重强调一点,即华盛顿对莫斯科的国际制裁只会迫使第三方国家与美国保持距离。

一位要求不具名的驻莫斯科亚洲外交官表示:“从我们所处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出,通过努力孤立俄罗斯,美国很好地孤立了自己。就连欧洲人也在发展他们自己独立的对俄政策。”

随着西方制裁试图切断普京的外交关系,他朝着新方向积极开辟道路。

莫斯科2015年插手叙利亚,促使战场形势朝着对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有利的方向转变,同时加强对土耳其的贸易和外交活动,与以色列和伊朗的关系也出现历史性升温,令普京成为中东的权力掮客。

但在制裁期间出现最戏剧性、最实际变化的,是俄罗斯与中国、沙特阿拉伯的关系。以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私人友谊为基础,俄罗斯开始更多地仰仗利雅得和北京——不仅仅是在S-400销售上。

在新的石油供应协议、农业和国防交易的推动下,与中国的贸易占去年俄罗斯贸易总额的15.5%,高于2013年的10.6%。与此同时,欧盟的份额从49.6%下降到43.8%。

9月份,习近平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拜访了普京,对着伏特加、鱼子酱和手工制作的薄煎饼,他们为彼此的友谊举杯,称这一友谊将挑战美国的保护主义。在两位领导人谈话时,他们的军队参加了一次联合军事演习,俄军参演人数达30万人——这是俄罗斯自1981年来最大规模军演。

与沙特阿拉伯也一样,S-400协议成为更广泛的外交和贸易进展的一部分。莫斯科和利雅得于2016年联手管理石油生产并推高了原油价格。

沙特的国有石油生产商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热衷于追随道达尔的脚步,购买了同一天然气项目30%的股权,而且正与俄罗斯西布尔公司(Sibur)就建立一座石化工厂进行协商。

当西方政府、企业高管10月因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遭谋杀事件集体抵制在利雅得举行的一场会议时,俄罗斯公开支持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并派出一个庞大的代表团参会。作为回报,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同意加入俄中投资基金。

一些分析人士把俄罗斯获得的新友谊视为一种粉饰,认为这些并非长期战略的成果,克里姆林宫只不过是在不顾一切、急忙地向西方表明自己仍有盟友。

一位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表示,虽然中俄之间历史上的不信任,意味着两国可能永远无法建立一个完全的地缘政治联盟,但“双方都很容易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小小的好处,并借此打击一下美国”。

在被问及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时,今年5月卸任的俄罗斯副总理阿尔卡季•德沃尔科维奇(Arkady Dvorkovich)说:“两方面的考虑都有一点:既有实用主义,也有战略。在西方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此刻这样做显然明智,但从长远来看,这也是我们希望未来继续发展的一段关系。对方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市场。”

并非所有俄罗斯精英都接受把战略重心移离西方。

制裁正在慢慢切断俄罗斯亿万富豪寡头集团部分人士与西方国家以及他们的银行、律师、学校和医院——这些东西已经成为他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的联系。三名受到制裁的商人已被禁止参加明年1月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EF)。取代伦敦的气派和魅力并不容易。

“新的合作关系非常好,但坦率地说,这里的精英们更喜欢待在法国南部,而非在南中国海的某座岛屿。”一位俄罗斯商人说,“新世界秩序显然比当前的要好。但我们这里没有中式生活的狂热粉丝。”

无论影响如何,西方的制裁至少在中期内可能持续下去。民主党在众议院的胜利增加了对俄罗斯银行和主权债务施加更多限制的立法草案获得通过的几率。

几乎没人指望普京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巴黎以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20国集团(G20)峰会期间举行的会谈将缓解俄罗斯面临的压力。“在苏联时代,两国领导人会晤后,形势总会出现好转。如今情况正好相反。”贝斯特里茨基说,“我感觉,未来一两年,形势会越来越糟。”

今年9月,华盛顿对购买S-400的中国军方实施了制裁,对此中方表示强烈愤慨。美国还警告印度、沙特和土耳其,如购买这些系统也可能面临后果。

10月,未屈从压力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新德里拥抱欢迎到访的普京,双方签署了50亿美元的协议。

普京在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的会议上表示: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全球武器市场的趋势,并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新的灵活、便捷的合作形式。”

他还说:“这一点在当前形势下尤为重要,我们的竞争对手经常采用不择手段的竞争方式:他们试图施压并胁迫我们的客户,包括通过使用政治制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如果西方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S-400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完美例证。



撰文 / 亨利•福伊

■ 它发射的导弹以每秒2公里的速度飞行,能击中两倍速度的目标。它能在400公里之外同时瞄准80个不同的敌军飞机、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还能发现以前探测不到的隐形战机。

但可以说,俄罗斯的S-400“凯旋”导弹防御系统最具有威胁性的一面,是它对华盛顿反俄制裁计划的影响力、以及美国在全球孤立俄罗斯的协同努力造成的打击。

虽然俄罗斯的国防工业受到了全面制裁(目的是停掉其利润丰厚的武器出口),而且一些国家被明令禁止购买S-400,但在出口这套被多数专家视为全球最先进的防空系统方面,俄罗斯的生意仍做得风生水起。

过去一年,土耳其和印度签署了购买S-400的协议,中国已收到首批交付,而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伊拉克已开始就采购这些受到制裁的系统进行谈判。

如果西方2014年3月开始实施的制裁旨在切断莫斯科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孤立其关键产业,那么这种4亿美元一台的车载导弹发射器就是说明这种努力如何失败的例证。

“孤立俄罗斯是毫无疑问的。甚至没人在谈论这个。”俄罗斯《武器出口》(Arms Export)杂志总编辑安德烈•弗罗洛夫(Andrei Frolov)说,“多亏了中国和印度才有了重大突破……我们想说的是,俄罗斯仍然敞开门做生意。”

自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来,一个由美国领导并获英国、欧盟等西方盟友支持的制裁机制,试图通过限制俄罗斯的外部融资渠道、贸易及外交支持来孤立莫斯科,从而迫使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政治上改弦更张。

这些制裁最初针对的是俄罗斯政界人士、庞大的能源部门及军工复合体,但如今变得越来越针对个人和企业。

对莫斯科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允许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以及今春在英国企图谋杀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的指控,已经导致制裁进一步升级。

但如果这些措施是想要让莫斯科成为国际社会弃儿、变得孤立无援、人人避而远之,那它们没能如愿。

与中国日益密切的友谊为莫斯科提供了国际融资、新的贸易机会和外交影响力。莫斯科还深化了与众多中东国家(从土耳其到以色列,从沙特阿拉伯到伊朗)的关系,在美国迟疑之际扩大了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相继到访克里姆林宫的欧盟各国领导人、来自欧洲企业的外国直接投资以及对俄罗斯油气出口的持续需求,都证明布鲁塞尔气势汹汹的敌对言辞不过是虚张声势。

“很显然,孤立是不可能的,”俄罗斯智库“瓦尔代辩论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主席安德烈•贝斯特里茨基(Andrei Bystritsky)说,“这在30年前的苏联时代还有可能。那时世界只有两大集团。但现在有如此多选择。”

当涉及到孤立俄罗斯时,很多国家都是说一套做一套。虽然S-400合同等大型防务交易引起了华盛顿的愤怒,但欧盟所有主要经济体都在悄悄地继续与这个东部邻国做生意。

德国政府是就吞并克里米亚制裁俄罗斯的主要支持者,但它坚定地支持正在波罗的海海底铺设的俄罗斯北溪-2(Nord Stream 2)输气管道。反对该工程的人士表示,这条输气管道只会扩大俄罗斯对欧洲能源供应的影响力。

在今年早些时候举行的年度圣彼得堡经济论坛(St Petersburg Economic Forum)上,作为普京特别嘉宾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对东道主说:“亲爱的弗拉基米尔……让我们来一场合作吧。”此后不久,法国能源集团道达尔(Total)收购了俄罗斯价值255亿美元的北极液化天然气二号(Arctic LNG 2)项目10%的股份,并于10月在莫斯科附近开设了一家新的润滑油调配厂。

英国是对莫斯科态度最强硬的国家之一,但英国能源集团英国石油(BP)持有克里姆林宫控制的、受到制裁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 19.75%的股份,是在俄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

“看看道达尔,正在尽可能多地投入。看看BP,”一家大型国际能源公司的高管说,“你无法孤立一个像俄罗斯这么巨大、这么重要的国家。孤立永远不会起作用。”

在10月于维罗纳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对俄罗斯代表说,他们是“调停者”,并敦促意大利企业设法绕过欧盟的制裁。他说:“2018年,我们不需要制裁,我们不需要军队。我们需要对话,我们需要友谊。我要感谢意大利企业家……能够抵制,能够挺身而出。”

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私下承认,制裁未能实现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希望的效果。

一些人归咎于贯彻不力,这在很大程度上给了俄罗斯规模1.6万亿美元的经济缓慢调整之机。另一些人则认为,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2016年以来的回升,为克里姆林宫提供了足够的现金来抵消外部冲击。但也有人认为,因为担心本国企业受损,许多国家一直缺乏贯彻制裁措施的决心。

德国戴姆勒(Daimler)正在莫斯科附近建造一座工厂,该厂将于明年初开始生产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 E级轿车。今年夏天,美国航空巨头波音公司(Boeing)在俄罗斯中部开设了一家生产钛合金零件的工厂。眼下欧洲从俄罗斯购买的天然气已达历史最高点。

所有这些活动都表明:对于公司高管来说,俄罗斯太大、太有利可图,他们不能容许政治阻碍本公司的生意。

BP首席执行官鲍勃•达德利(Bob Dudley)在维罗纳会议上表示:“商人和政策制定者的继续对话发挥着某种极其重要的作用。企业在让世界更紧密联系起来方面越来越多地发挥了重要作用。有大批势力试图将世界分隔开。”

据俄罗斯石油公司网站数据,自该公司2014年首次被制裁以来,BP在该公司的股份已分得907亿卢布(合13亿美元)的股息。达德利表示:“做生意选边站,就很难做得持久……我们试图搭建桥梁。”

与2014年相比,俄罗斯石油公司与外国企业合作项目的石油产量已翻了一番,达到每天140万桶,这要归功于与挪威、越南和印度集团的合作。

俄罗斯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在维罗纳表示:“我相信互利双赢的关系将继续发展,而制裁的任何进一步升级都将讽刺地限制美国自己。”谢钦被禁止进入美国。

克里姆林宫着重强调一点,即华盛顿对莫斯科的国际制裁只会迫使第三方国家与美国保持距离。

一位要求不具名的驻莫斯科亚洲外交官表示:“从我们所处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出,通过努力孤立俄罗斯,美国很好地孤立了自己。就连欧洲人也在发展他们自己独立的对俄政策。”

随着西方制裁试图切断普京的外交关系,他朝着新方向积极开辟道路。

莫斯科2015年插手叙利亚,促使战场形势朝着对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有利的方向转变,同时加强对土耳其的贸易和外交活动,与以色列和伊朗的关系也出现历史性升温,令普京成为中东的权力掮客。

但在制裁期间出现最戏剧性、最实际变化的,是俄罗斯与中国、沙特阿拉伯的关系。以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私人友谊为基础,俄罗斯开始更多地仰仗利雅得和北京——不仅仅是在S-400销售上。

在新的石油供应协议、农业和国防交易的推动下,与中国的贸易占去年俄罗斯贸易总额的15.5%,高于2013年的10.6%。与此同时,欧盟的份额从49.6%下降到43.8%。

9月份,习近平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拜访了普京,对着伏特加、鱼子酱和手工制作的薄煎饼,他们为彼此的友谊举杯,称这一友谊将挑战美国的保护主义。在两位领导人谈话时,他们的军队参加了一次联合军事演习,俄军参演人数达30万人——这是俄罗斯自1981年来最大规模军演。

与沙特阿拉伯也一样,S-400协议成为更广泛的外交和贸易进展的一部分。莫斯科和利雅得于2016年联手管理石油生产并推高了原油价格。

沙特的国有石油生产商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热衷于追随道达尔的脚步,购买了同一天然气项目30%的股权,而且正与俄罗斯西布尔公司(Sibur)就建立一座石化工厂进行协商。

当西方政府、企业高管10月因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遭谋杀事件集体抵制在利雅得举行的一场会议时,俄罗斯公开支持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并派出一个庞大的代表团参会。作为回报,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同意加入俄中投资基金。

一些分析人士把俄罗斯获得的新友谊视为一种粉饰,认为这些并非长期战略的成果,克里姆林宫只不过是在不顾一切、急忙地向西方表明自己仍有盟友。

一位驻莫斯科的西方外交官表示,虽然中俄之间历史上的不信任,意味着两国可能永远无法建立一个完全的地缘政治联盟,但“双方都很容易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小小的好处,并借此打击一下美国”。

在被问及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时,今年5月卸任的俄罗斯副总理阿尔卡季•德沃尔科维奇(Arkady Dvorkovich)说:“两方面的考虑都有一点:既有实用主义,也有战略。在西方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此刻这样做显然明智,但从长远来看,这也是我们希望未来继续发展的一段关系。对方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市场。”

并非所有俄罗斯精英都接受把战略重心移离西方。

制裁正在慢慢切断俄罗斯亿万富豪寡头集团部分人士与西方国家以及他们的银行、律师、学校和医院——这些东西已经成为他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的联系。三名受到制裁的商人已被禁止参加明年1月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EF)。取代伦敦的气派和魅力并不容易。

“新的合作关系非常好,但坦率地说,这里的精英们更喜欢待在法国南部,而非在南中国海的某座岛屿。”一位俄罗斯商人说,“新世界秩序显然比当前的要好。但我们这里没有中式生活的狂热粉丝。”

无论影响如何,西方的制裁至少在中期内可能持续下去。民主党在众议院的胜利增加了对俄罗斯银行和主权债务施加更多限制的立法草案获得通过的几率。

几乎没人指望普京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巴黎以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20国集团(G20)峰会期间举行的会谈将缓解俄罗斯面临的压力。“在苏联时代,两国领导人会晤后,形势总会出现好转。如今情况正好相反。”贝斯特里茨基说,“我感觉,未来一两年,形势会越来越糟。”

今年9月,华盛顿对购买S-400的中国军方实施了制裁,对此中方表示强烈愤慨。美国还警告印度、沙特和土耳其,如购买这些系统也可能面临后果。

10月,未屈从压力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新德里拥抱欢迎到访的普京,双方签署了50亿美元的协议。

普京在俄罗斯对外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的会议上表示: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全球武器市场的趋势,并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新的灵活、便捷的合作形式。”

他还说:“这一点在当前形势下尤为重要,我们的竞争对手经常采用不择手段的竞争方式:他们试图施压并胁迫我们的客户,包括通过使用政治制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