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一带一路”仍受沿线国家欢迎

发布日期:2018-11-19 07:38
摘要」潘图奇:尽管有一些重新谈判,但“一带一路”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相关国家确实需要投资,美国与其批评中国,不如拿出更好方案。



撰文 / 拉菲洛•潘图奇

■ 有一种说法是,中国在世界各地约88个国家的基础设施融资和建设计划——“一带一路”倡议(BRI)正遭到抵制。在美中对峙的背景下,这种抵制的证据被视为针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标志性外交政策理念的集体回应。

但这么说就错过了几笔交易的变动细节:它们在更大程度上是重新谈判,而不是取消。在中国周边的发展中国家,许多“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根本逻辑仍然是成立的。这些国家如此需要投资,以至于中国对新桥梁、高速公路、铁路、发电站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提议仍然具有吸引力。

自习近平在阿斯塔纳和雅加达的演讲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已经过去了5年时间。从那时起,中国在境外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变得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关。在某个阶段,这一点在中国境内也同样适用,几乎每个地区和机构都试图将自己与领导人的重大举措联系起来。

5年后,并不令人意外的是,被纳入广义的“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一些项目遇到了问题。总部位于华盛顿的RWR咨询集团(RWR Advisory Group)估计其比例约为14%左右。如果人们考虑到习近平2013年演讲后宣布的项目数量激增,这个比例似乎并不太高。

对于反复被指出有问题的项目,认真分析具体细节也是有用的。三个突出案例分别位于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但这些案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政府重新谈判一些“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努力,而不表明“一带一路”倡议的设计存在普遍缺陷。

在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选举似乎触发了这一变化。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当选马来西亚总理,导致该国国内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包括对前政府与中国签署的一些交易进行了全面重新核算。

最突出的是一系列管道和东海岸铁路(East Coast Rail Link)项目。在访问北京之后,马哈蒂尔似乎取消了所有这些项目,但随后传出的消息称,虽然在该国能够处理他继承的“内部财政问题”之前管道项目将被搁置,但东海岸铁路进入了重新谈判阶段,双方都寻求推进该项目。

马哈蒂尔的公开言论表达了对中国的担忧,但他也一再强调中国对马来西亚投资的重要性。

巴基斯坦也是类似情况,伊姆兰•汗(Imran Khan)当选为总理导致伊斯兰堡的公共言论发生变化。具体而言,它帮助透明化了一系列关于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的抱怨——此类抱怨此前在巴基斯坦政府内部发酵。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公开声明,加上美国两党联合呼吁在整个“一带一路”倡议、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上叫板中国的信件,在巴基斯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

然而,现实情况是,这并未导致中巴经济走廊发生重大变化。巴基斯坦的国际收支危机促使新政府向沙特和中国寻求新贷款或重新安排债务。在首次访问北京后,汗同意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两国在声明中“反对针对中巴经济走廊的负面宣传”。

双方还宣布“增设社会民生工作组,以便更好地利用援助合作支持巴方改善民生”。

事实上,在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上的积极抵制在汗当选之前就发生了。在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在任期间,巴方就否决了建造迪阿莫-巴沙大坝(Diamer-Bhasha Dam)的建议。这被广泛吹嘘为一个证据,证明巴基斯坦并没有简单地同意中国想要在该国上马的每个基础设施项目。

最后一个案例是缅甸的皎漂港(Kyaukpyu)项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大规模港口项目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先导之一: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BCIM Economic Corridor)。看到国际社会对中国投资的态度转向反对,缅甸似乎利用了这种形势重新谈判这笔港口交易。

该项目是更大规模的中国投资(包括特别经济区和管道)的一部分,它显然对中国很重要。重新谈判的结果是项目规模显著缩减(据报道从72亿美元降至13亿美元),中国投资者中信(CITIC)仍是该项目最大单一股东,持有70%股权。

反映这一谈判的积极主旋律的迹象是,缅甸官员今年9月在北京签署了创建中缅经济走廊(China-Myanmar Economic Corridor)的协议。尽管这似乎冲淡了先前就存在的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但它肯定不说明缅甸转向强烈反对“一带一路”倡议。

毫无疑问,其中一些再谈判是彼此的产物。有关斯里兰卡汉班托塔(Hambantota)以及该国最终就这个港口与一家中国公司签订99年租约的新闻报道,已成了外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担忧的代名词。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领导人看到了要求更有利条款的机会。

这让他们在国内轻松得分,同时他们知道无论开口要什么都很有可能如愿以偿,因为中国需要让世人看到“一带一路”倡议继续取得进展。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在这些国家内部,抛弃“一带一路”倡议的想法从来不在讨论范围内。中国在这些国家投资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总体趋势继续存在。

在公共话语中渲染负面叙述的推动因素,一直是华盛顿方面试图在更广泛的美中冲突中利用这种抵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多个不同领域领导着针对中国的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两党攻击。

然而,抓住这些交易的具体条款做文章,是华盛顿方面赢不了的一场角力。在很多情况下,相关国家都是需要投资的发展中国家。作为中国的邻国,他们合乎逻辑地希望利用中国的经济繁荣,并改善自己的地区交通设施。

更具成效的回应是华盛顿方面扩充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决定,此举将为东南亚的电子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加大融资支持,同时鼓励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其他地区强国聚焦于那些目前在考虑“一带一路”投资的发展中国家的具体项目。

这是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明智回应,它既理解这些发展中国家项目的逻辑,也提供了它们可以选择的合乎逻辑的替代方案。这种回应更有效地抓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纷纷提出重新谈判的根本逻辑。

“一带一路”倡议公布5年后的今天,它已变成中国对外投资战略和更广泛外交政策的代名词。就像一个大国作出的任何重大外交政策努力一样,它自然会在受影响的国家引发担忧。

重要的是要理解这种抵制的逻辑,它并非更广泛的阴谋的一部分,而是同时发生的一系列个别反应的集合。认识到这点,将使世界得以更好地回应“一带一路”倡议,并在总体上更好地回应中国,同时记住,该倡议的整体愿景在引起世界上一些地区恐慌的同时,也在另一些地区得到赞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潘图奇:尽管有一些重新谈判,但“一带一路”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相关国家确实需要投资,美国与其批评中国,不如拿出更好方案。



撰文 / 拉菲洛•潘图奇

■ 有一种说法是,中国在世界各地约88个国家的基础设施融资和建设计划——“一带一路”倡议(BRI)正遭到抵制。在美中对峙的背景下,这种抵制的证据被视为针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标志性外交政策理念的集体回应。

但这么说就错过了几笔交易的变动细节:它们在更大程度上是重新谈判,而不是取消。在中国周边的发展中国家,许多“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根本逻辑仍然是成立的。这些国家如此需要投资,以至于中国对新桥梁、高速公路、铁路、发电站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提议仍然具有吸引力。

自习近平在阿斯塔纳和雅加达的演讲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已经过去了5年时间。从那时起,中国在境外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变得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关。在某个阶段,这一点在中国境内也同样适用,几乎每个地区和机构都试图将自己与领导人的重大举措联系起来。

5年后,并不令人意外的是,被纳入广义的“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一些项目遇到了问题。总部位于华盛顿的RWR咨询集团(RWR Advisory Group)估计其比例约为14%左右。如果人们考虑到习近平2013年演讲后宣布的项目数量激增,这个比例似乎并不太高。

对于反复被指出有问题的项目,认真分析具体细节也是有用的。三个突出案例分别位于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但这些案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政府重新谈判一些“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努力,而不表明“一带一路”倡议的设计存在普遍缺陷。

在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选举似乎触发了这一变化。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当选马来西亚总理,导致该国国内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包括对前政府与中国签署的一些交易进行了全面重新核算。

最突出的是一系列管道和东海岸铁路(East Coast Rail Link)项目。在访问北京之后,马哈蒂尔似乎取消了所有这些项目,但随后传出的消息称,虽然在该国能够处理他继承的“内部财政问题”之前管道项目将被搁置,但东海岸铁路进入了重新谈判阶段,双方都寻求推进该项目。

马哈蒂尔的公开言论表达了对中国的担忧,但他也一再强调中国对马来西亚投资的重要性。

巴基斯坦也是类似情况,伊姆兰•汗(Imran Khan)当选为总理导致伊斯兰堡的公共言论发生变化。具体而言,它帮助透明化了一系列关于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的抱怨——此类抱怨此前在巴基斯坦政府内部发酵。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公开声明,加上美国两党联合呼吁在整个“一带一路”倡议、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上叫板中国的信件,在巴基斯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

然而,现实情况是,这并未导致中巴经济走廊发生重大变化。巴基斯坦的国际收支危机促使新政府向沙特和中国寻求新贷款或重新安排债务。在首次访问北京后,汗同意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两国在声明中“反对针对中巴经济走廊的负面宣传”。

双方还宣布“增设社会民生工作组,以便更好地利用援助合作支持巴方改善民生”。

事实上,在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上的积极抵制在汗当选之前就发生了。在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在任期间,巴方就否决了建造迪阿莫-巴沙大坝(Diamer-Bhasha Dam)的建议。这被广泛吹嘘为一个证据,证明巴基斯坦并没有简单地同意中国想要在该国上马的每个基础设施项目。

最后一个案例是缅甸的皎漂港(Kyaukpyu)项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大规模港口项目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先导之一: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BCIM Economic Corridor)。看到国际社会对中国投资的态度转向反对,缅甸似乎利用了这种形势重新谈判这笔港口交易。

该项目是更大规模的中国投资(包括特别经济区和管道)的一部分,它显然对中国很重要。重新谈判的结果是项目规模显著缩减(据报道从72亿美元降至13亿美元),中国投资者中信(CITIC)仍是该项目最大单一股东,持有70%股权。

反映这一谈判的积极主旋律的迹象是,缅甸官员今年9月在北京签署了创建中缅经济走廊(China-Myanmar Economic Corridor)的协议。尽管这似乎冲淡了先前就存在的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但它肯定不说明缅甸转向强烈反对“一带一路”倡议。

毫无疑问,其中一些再谈判是彼此的产物。有关斯里兰卡汉班托塔(Hambantota)以及该国最终就这个港口与一家中国公司签订99年租约的新闻报道,已成了外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担忧的代名词。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领导人看到了要求更有利条款的机会。

这让他们在国内轻松得分,同时他们知道无论开口要什么都很有可能如愿以偿,因为中国需要让世人看到“一带一路”倡议继续取得进展。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在这些国家内部,抛弃“一带一路”倡议的想法从来不在讨论范围内。中国在这些国家投资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总体趋势继续存在。

在公共话语中渲染负面叙述的推动因素,一直是华盛顿方面试图在更广泛的美中冲突中利用这种抵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多个不同领域领导着针对中国的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两党攻击。

然而,抓住这些交易的具体条款做文章,是华盛顿方面赢不了的一场角力。在很多情况下,相关国家都是需要投资的发展中国家。作为中国的邻国,他们合乎逻辑地希望利用中国的经济繁荣,并改善自己的地区交通设施。

更具成效的回应是华盛顿方面扩充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决定,此举将为东南亚的电子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加大融资支持,同时鼓励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其他地区强国聚焦于那些目前在考虑“一带一路”投资的发展中国家的具体项目。

这是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明智回应,它既理解这些发展中国家项目的逻辑,也提供了它们可以选择的合乎逻辑的替代方案。这种回应更有效地抓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纷纷提出重新谈判的根本逻辑。

“一带一路”倡议公布5年后的今天,它已变成中国对外投资战略和更广泛外交政策的代名词。就像一个大国作出的任何重大外交政策努力一样,它自然会在受影响的国家引发担忧。

重要的是要理解这种抵制的逻辑,它并非更广泛的阴谋的一部分,而是同时发生的一系列个别反应的集合。认识到这点,将使世界得以更好地回应“一带一路”倡议,并在总体上更好地回应中国,同时记住,该倡议的整体愿景在引起世界上一些地区恐慌的同时,也在另一些地区得到赞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潘图奇:尽管有一些重新谈判,但“一带一路”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相关国家确实需要投资,美国与其批评中国,不如拿出更好方案。



撰文 / 拉菲洛•潘图奇

■ 有一种说法是,中国在世界各地约88个国家的基础设施融资和建设计划——“一带一路”倡议(BRI)正遭到抵制。在美中对峙的背景下,这种抵制的证据被视为针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标志性外交政策理念的集体回应。

但这么说就错过了几笔交易的变动细节:它们在更大程度上是重新谈判,而不是取消。在中国周边的发展中国家,许多“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根本逻辑仍然是成立的。这些国家如此需要投资,以至于中国对新桥梁、高速公路、铁路、发电站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提议仍然具有吸引力。

自习近平在阿斯塔纳和雅加达的演讲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已经过去了5年时间。从那时起,中国在境外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变得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关。在某个阶段,这一点在中国境内也同样适用,几乎每个地区和机构都试图将自己与领导人的重大举措联系起来。

5年后,并不令人意外的是,被纳入广义的“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一些项目遇到了问题。总部位于华盛顿的RWR咨询集团(RWR Advisory Group)估计其比例约为14%左右。如果人们考虑到习近平2013年演讲后宣布的项目数量激增,这个比例似乎并不太高。

对于反复被指出有问题的项目,认真分析具体细节也是有用的。三个突出案例分别位于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但这些案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政府重新谈判一些“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努力,而不表明“一带一路”倡议的设计存在普遍缺陷。

在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选举似乎触发了这一变化。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当选马来西亚总理,导致该国国内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包括对前政府与中国签署的一些交易进行了全面重新核算。

最突出的是一系列管道和东海岸铁路(East Coast Rail Link)项目。在访问北京之后,马哈蒂尔似乎取消了所有这些项目,但随后传出的消息称,虽然在该国能够处理他继承的“内部财政问题”之前管道项目将被搁置,但东海岸铁路进入了重新谈判阶段,双方都寻求推进该项目。

马哈蒂尔的公开言论表达了对中国的担忧,但他也一再强调中国对马来西亚投资的重要性。

巴基斯坦也是类似情况,伊姆兰•汗(Imran Khan)当选为总理导致伊斯兰堡的公共言论发生变化。具体而言,它帮助透明化了一系列关于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的抱怨——此类抱怨此前在巴基斯坦政府内部发酵。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公开声明,加上美国两党联合呼吁在整个“一带一路”倡议、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上叫板中国的信件,在巴基斯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

然而,现实情况是,这并未导致中巴经济走廊发生重大变化。巴基斯坦的国际收支危机促使新政府向沙特和中国寻求新贷款或重新安排债务。在首次访问北京后,汗同意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两国在声明中“反对针对中巴经济走廊的负面宣传”。

双方还宣布“增设社会民生工作组,以便更好地利用援助合作支持巴方改善民生”。

事实上,在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上的积极抵制在汗当选之前就发生了。在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在任期间,巴方就否决了建造迪阿莫-巴沙大坝(Diamer-Bhasha Dam)的建议。这被广泛吹嘘为一个证据,证明巴基斯坦并没有简单地同意中国想要在该国上马的每个基础设施项目。

最后一个案例是缅甸的皎漂港(Kyaukpyu)项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大规模港口项目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先导之一: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BCIM Economic Corridor)。看到国际社会对中国投资的态度转向反对,缅甸似乎利用了这种形势重新谈判这笔港口交易。

该项目是更大规模的中国投资(包括特别经济区和管道)的一部分,它显然对中国很重要。重新谈判的结果是项目规模显著缩减(据报道从72亿美元降至13亿美元),中国投资者中信(CITIC)仍是该项目最大单一股东,持有70%股权。

反映这一谈判的积极主旋律的迹象是,缅甸官员今年9月在北京签署了创建中缅经济走廊(China-Myanmar Economic Corridor)的协议。尽管这似乎冲淡了先前就存在的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但它肯定不说明缅甸转向强烈反对“一带一路”倡议。

毫无疑问,其中一些再谈判是彼此的产物。有关斯里兰卡汉班托塔(Hambantota)以及该国最终就这个港口与一家中国公司签订99年租约的新闻报道,已成了外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担忧的代名词。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领导人看到了要求更有利条款的机会。

这让他们在国内轻松得分,同时他们知道无论开口要什么都很有可能如愿以偿,因为中国需要让世人看到“一带一路”倡议继续取得进展。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在这些国家内部,抛弃“一带一路”倡议的想法从来不在讨论范围内。中国在这些国家投资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总体趋势继续存在。

在公共话语中渲染负面叙述的推动因素,一直是华盛顿方面试图在更广泛的美中冲突中利用这种抵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多个不同领域领导着针对中国的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两党攻击。

然而,抓住这些交易的具体条款做文章,是华盛顿方面赢不了的一场角力。在很多情况下,相关国家都是需要投资的发展中国家。作为中国的邻国,他们合乎逻辑地希望利用中国的经济繁荣,并改善自己的地区交通设施。

更具成效的回应是华盛顿方面扩充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决定,此举将为东南亚的电子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加大融资支持,同时鼓励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其他地区强国聚焦于那些目前在考虑“一带一路”投资的发展中国家的具体项目。

这是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明智回应,它既理解这些发展中国家项目的逻辑,也提供了它们可以选择的合乎逻辑的替代方案。这种回应更有效地抓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纷纷提出重新谈判的根本逻辑。

“一带一路”倡议公布5年后的今天,它已变成中国对外投资战略和更广泛外交政策的代名词。就像一个大国作出的任何重大外交政策努力一样,它自然会在受影响的国家引发担忧。

重要的是要理解这种抵制的逻辑,它并非更广泛的阴谋的一部分,而是同时发生的一系列个别反应的集合。认识到这点,将使世界得以更好地回应“一带一路”倡议,并在总体上更好地回应中国,同时记住,该倡议的整体愿景在引起世界上一些地区恐慌的同时,也在另一些地区得到赞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一带一路”仍受沿线国家欢迎

发布日期:2018-11-19 07:38
摘要」潘图奇:尽管有一些重新谈判,但“一带一路”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相关国家确实需要投资,美国与其批评中国,不如拿出更好方案。



撰文 / 拉菲洛•潘图奇

■ 有一种说法是,中国在世界各地约88个国家的基础设施融资和建设计划——“一带一路”倡议(BRI)正遭到抵制。在美中对峙的背景下,这种抵制的证据被视为针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标志性外交政策理念的集体回应。

但这么说就错过了几笔交易的变动细节:它们在更大程度上是重新谈判,而不是取消。在中国周边的发展中国家,许多“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根本逻辑仍然是成立的。这些国家如此需要投资,以至于中国对新桥梁、高速公路、铁路、发电站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提议仍然具有吸引力。

自习近平在阿斯塔纳和雅加达的演讲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已经过去了5年时间。从那时起,中国在境外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变得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关。在某个阶段,这一点在中国境内也同样适用,几乎每个地区和机构都试图将自己与领导人的重大举措联系起来。

5年后,并不令人意外的是,被纳入广义的“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一些项目遇到了问题。总部位于华盛顿的RWR咨询集团(RWR Advisory Group)估计其比例约为14%左右。如果人们考虑到习近平2013年演讲后宣布的项目数量激增,这个比例似乎并不太高。

对于反复被指出有问题的项目,认真分析具体细节也是有用的。三个突出案例分别位于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但这些案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政府重新谈判一些“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努力,而不表明“一带一路”倡议的设计存在普遍缺陷。

在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选举似乎触发了这一变化。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当选马来西亚总理,导致该国国内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包括对前政府与中国签署的一些交易进行了全面重新核算。

最突出的是一系列管道和东海岸铁路(East Coast Rail Link)项目。在访问北京之后,马哈蒂尔似乎取消了所有这些项目,但随后传出的消息称,虽然在该国能够处理他继承的“内部财政问题”之前管道项目将被搁置,但东海岸铁路进入了重新谈判阶段,双方都寻求推进该项目。

马哈蒂尔的公开言论表达了对中国的担忧,但他也一再强调中国对马来西亚投资的重要性。

巴基斯坦也是类似情况,伊姆兰•汗(Imran Khan)当选为总理导致伊斯兰堡的公共言论发生变化。具体而言,它帮助透明化了一系列关于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的抱怨——此类抱怨此前在巴基斯坦政府内部发酵。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公开声明,加上美国两党联合呼吁在整个“一带一路”倡议、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上叫板中国的信件,在巴基斯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

然而,现实情况是,这并未导致中巴经济走廊发生重大变化。巴基斯坦的国际收支危机促使新政府向沙特和中国寻求新贷款或重新安排债务。在首次访问北京后,汗同意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两国在声明中“反对针对中巴经济走廊的负面宣传”。

双方还宣布“增设社会民生工作组,以便更好地利用援助合作支持巴方改善民生”。

事实上,在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上的积极抵制在汗当选之前就发生了。在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在任期间,巴方就否决了建造迪阿莫-巴沙大坝(Diamer-Bhasha Dam)的建议。这被广泛吹嘘为一个证据,证明巴基斯坦并没有简单地同意中国想要在该国上马的每个基础设施项目。

最后一个案例是缅甸的皎漂港(Kyaukpyu)项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大规模港口项目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先导之一: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BCIM Economic Corridor)。看到国际社会对中国投资的态度转向反对,缅甸似乎利用了这种形势重新谈判这笔港口交易。

该项目是更大规模的中国投资(包括特别经济区和管道)的一部分,它显然对中国很重要。重新谈判的结果是项目规模显著缩减(据报道从72亿美元降至13亿美元),中国投资者中信(CITIC)仍是该项目最大单一股东,持有70%股权。

反映这一谈判的积极主旋律的迹象是,缅甸官员今年9月在北京签署了创建中缅经济走廊(China-Myanmar Economic Corridor)的协议。尽管这似乎冲淡了先前就存在的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但它肯定不说明缅甸转向强烈反对“一带一路”倡议。

毫无疑问,其中一些再谈判是彼此的产物。有关斯里兰卡汉班托塔(Hambantota)以及该国最终就这个港口与一家中国公司签订99年租约的新闻报道,已成了外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担忧的代名词。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领导人看到了要求更有利条款的机会。

这让他们在国内轻松得分,同时他们知道无论开口要什么都很有可能如愿以偿,因为中国需要让世人看到“一带一路”倡议继续取得进展。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在这些国家内部,抛弃“一带一路”倡议的想法从来不在讨论范围内。中国在这些国家投资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总体趋势继续存在。

在公共话语中渲染负面叙述的推动因素,一直是华盛顿方面试图在更广泛的美中冲突中利用这种抵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多个不同领域领导着针对中国的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两党攻击。

然而,抓住这些交易的具体条款做文章,是华盛顿方面赢不了的一场角力。在很多情况下,相关国家都是需要投资的发展中国家。作为中国的邻国,他们合乎逻辑地希望利用中国的经济繁荣,并改善自己的地区交通设施。

更具成效的回应是华盛顿方面扩充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决定,此举将为东南亚的电子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加大融资支持,同时鼓励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其他地区强国聚焦于那些目前在考虑“一带一路”投资的发展中国家的具体项目。

这是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明智回应,它既理解这些发展中国家项目的逻辑,也提供了它们可以选择的合乎逻辑的替代方案。这种回应更有效地抓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纷纷提出重新谈判的根本逻辑。

“一带一路”倡议公布5年后的今天,它已变成中国对外投资战略和更广泛外交政策的代名词。就像一个大国作出的任何重大外交政策努力一样,它自然会在受影响的国家引发担忧。

重要的是要理解这种抵制的逻辑,它并非更广泛的阴谋的一部分,而是同时发生的一系列个别反应的集合。认识到这点,将使世界得以更好地回应“一带一路”倡议,并在总体上更好地回应中国,同时记住,该倡议的整体愿景在引起世界上一些地区恐慌的同时,也在另一些地区得到赞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潘图奇:尽管有一些重新谈判,但“一带一路”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相关国家确实需要投资,美国与其批评中国,不如拿出更好方案。



撰文 / 拉菲洛•潘图奇

■ 有一种说法是,中国在世界各地约88个国家的基础设施融资和建设计划——“一带一路”倡议(BRI)正遭到抵制。在美中对峙的背景下,这种抵制的证据被视为针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标志性外交政策理念的集体回应。

但这么说就错过了几笔交易的变动细节:它们在更大程度上是重新谈判,而不是取消。在中国周边的发展中国家,许多“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根本逻辑仍然是成立的。这些国家如此需要投资,以至于中国对新桥梁、高速公路、铁路、发电站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提议仍然具有吸引力。

自习近平在阿斯塔纳和雅加达的演讲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已经过去了5年时间。从那时起,中国在境外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变得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关。在某个阶段,这一点在中国境内也同样适用,几乎每个地区和机构都试图将自己与领导人的重大举措联系起来。

5年后,并不令人意外的是,被纳入广义的“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一些项目遇到了问题。总部位于华盛顿的RWR咨询集团(RWR Advisory Group)估计其比例约为14%左右。如果人们考虑到习近平2013年演讲后宣布的项目数量激增,这个比例似乎并不太高。

对于反复被指出有问题的项目,认真分析具体细节也是有用的。三个突出案例分别位于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但这些案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地政府重新谈判一些“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努力,而不表明“一带一路”倡议的设计存在普遍缺陷。

在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选举似乎触发了这一变化。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当选马来西亚总理,导致该国国内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包括对前政府与中国签署的一些交易进行了全面重新核算。

最突出的是一系列管道和东海岸铁路(East Coast Rail Link)项目。在访问北京之后,马哈蒂尔似乎取消了所有这些项目,但随后传出的消息称,虽然在该国能够处理他继承的“内部财政问题”之前管道项目将被搁置,但东海岸铁路进入了重新谈判阶段,双方都寻求推进该项目。

马哈蒂尔的公开言论表达了对中国的担忧,但他也一再强调中国对马来西亚投资的重要性。

巴基斯坦也是类似情况,伊姆兰•汗(Imran Khan)当选为总理导致伊斯兰堡的公共言论发生变化。具体而言,它帮助透明化了一系列关于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的抱怨——此类抱怨此前在巴基斯坦政府内部发酵。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公开声明,加上美国两党联合呼吁在整个“一带一路”倡议、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上叫板中国的信件,在巴基斯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

然而,现实情况是,这并未导致中巴经济走廊发生重大变化。巴基斯坦的国际收支危机促使新政府向沙特和中国寻求新贷款或重新安排债务。在首次访问北京后,汗同意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两国在声明中“反对针对中巴经济走廊的负面宣传”。

双方还宣布“增设社会民生工作组,以便更好地利用援助合作支持巴方改善民生”。

事实上,在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上的积极抵制在汗当选之前就发生了。在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在任期间,巴方就否决了建造迪阿莫-巴沙大坝(Diamer-Bhasha Dam)的建议。这被广泛吹嘘为一个证据,证明巴基斯坦并没有简单地同意中国想要在该国上马的每个基础设施项目。

最后一个案例是缅甸的皎漂港(Kyaukpyu)项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大规模港口项目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先导之一: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BCIM Economic Corridor)。看到国际社会对中国投资的态度转向反对,缅甸似乎利用了这种形势重新谈判这笔港口交易。

该项目是更大规模的中国投资(包括特别经济区和管道)的一部分,它显然对中国很重要。重新谈判的结果是项目规模显著缩减(据报道从72亿美元降至13亿美元),中国投资者中信(CITIC)仍是该项目最大单一股东,持有70%股权。

反映这一谈判的积极主旋律的迹象是,缅甸官员今年9月在北京签署了创建中缅经济走廊(China-Myanmar Economic Corridor)的协议。尽管这似乎冲淡了先前就存在的孟加拉国一中国一印度一缅甸经济走廊,但它肯定不说明缅甸转向强烈反对“一带一路”倡议。

毫无疑问,其中一些再谈判是彼此的产物。有关斯里兰卡汉班托塔(Hambantota)以及该国最终就这个港口与一家中国公司签订99年租约的新闻报道,已成了外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担忧的代名词。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缅甸领导人看到了要求更有利条款的机会。

这让他们在国内轻松得分,同时他们知道无论开口要什么都很有可能如愿以偿,因为中国需要让世人看到“一带一路”倡议继续取得进展。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在这些国家内部,抛弃“一带一路”倡议的想法从来不在讨论范围内。中国在这些国家投资的根本逻辑仍然成立,总体趋势继续存在。

在公共话语中渲染负面叙述的推动因素,一直是华盛顿方面试图在更广泛的美中冲突中利用这种抵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多个不同领域领导着针对中国的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两党攻击。

然而,抓住这些交易的具体条款做文章,是华盛顿方面赢不了的一场角力。在很多情况下,相关国家都是需要投资的发展中国家。作为中国的邻国,他们合乎逻辑地希望利用中国的经济繁荣,并改善自己的地区交通设施。

更具成效的回应是华盛顿方面扩充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的决定,此举将为东南亚的电子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加大融资支持,同时鼓励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其他地区强国聚焦于那些目前在考虑“一带一路”投资的发展中国家的具体项目。

这是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明智回应,它既理解这些发展中国家项目的逻辑,也提供了它们可以选择的合乎逻辑的替代方案。这种回应更有效地抓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纷纷提出重新谈判的根本逻辑。

“一带一路”倡议公布5年后的今天,它已变成中国对外投资战略和更广泛外交政策的代名词。就像一个大国作出的任何重大外交政策努力一样,它自然会在受影响的国家引发担忧。

重要的是要理解这种抵制的逻辑,它并非更广泛的阴谋的一部分,而是同时发生的一系列个别反应的集合。认识到这点,将使世界得以更好地回应“一带一路”倡议,并在总体上更好地回应中国,同时记住,该倡议的整体愿景在引起世界上一些地区恐慌的同时,也在另一些地区得到赞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