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解决民企融资难要放弃行政思维 监管应开放征信系统

发布日期:2018-11-17 15:09
摘要」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发稿 李文科

■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周六表示,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兼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的他在2018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指出,监管部门应该积极支持市场化的、服务民营企业的、风险可控的金融创新,具体来说,短期内可做的包括发牌照、开放征信系统,以及解决远程开户的问题。

“如果我们真的认为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很重要,如果我们真的认为,要支持民营企业实现公平竞争,...我们就应该大张旗鼓地说,我们政策要向民营企业倾斜。”他称。

黄益平指出,因为民营企业的起点就低,给予倾斜、特定的支持才能让其公平竞争。但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个人对于这个方向还是比较乐观的,关键不是明天能不能真正实现公平竞争,关键是明天对民营企业的歧视能不能比今天稍微少一点。

而对于个别企业在特定时期,政府可以通过财政和政策性金融手段给予扶持,他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它们对增长、稳定都很重要,政府可以做,“但是这个责任要由政府来承担,这个单要由政府来买。”

中国近期密集出台多项举措扶持民企融资。央行日前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要求,针对部分企业仍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金融部门要主动担当,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合理规划信贷投放的节奏和力度,为经济平稳运行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发稿 李文科

■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周六表示,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兼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的他在2018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指出,监管部门应该积极支持市场化的、服务民营企业的、风险可控的金融创新,具体来说,短期内可做的包括发牌照、开放征信系统,以及解决远程开户的问题。

“如果我们真的认为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很重要,如果我们真的认为,要支持民营企业实现公平竞争,...我们就应该大张旗鼓地说,我们政策要向民营企业倾斜。”他称。

黄益平指出,因为民营企业的起点就低,给予倾斜、特定的支持才能让其公平竞争。但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个人对于这个方向还是比较乐观的,关键不是明天能不能真正实现公平竞争,关键是明天对民营企业的歧视能不能比今天稍微少一点。

而对于个别企业在特定时期,政府可以通过财政和政策性金融手段给予扶持,他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它们对增长、稳定都很重要,政府可以做,“但是这个责任要由政府来承担,这个单要由政府来买。”

中国近期密集出台多项举措扶持民企融资。央行日前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要求,针对部分企业仍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金融部门要主动担当,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合理规划信贷投放的节奏和力度,为经济平稳运行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发稿 李文科

■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周六表示,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兼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的他在2018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指出,监管部门应该积极支持市场化的、服务民营企业的、风险可控的金融创新,具体来说,短期内可做的包括发牌照、开放征信系统,以及解决远程开户的问题。

“如果我们真的认为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很重要,如果我们真的认为,要支持民营企业实现公平竞争,...我们就应该大张旗鼓地说,我们政策要向民营企业倾斜。”他称。

黄益平指出,因为民营企业的起点就低,给予倾斜、特定的支持才能让其公平竞争。但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个人对于这个方向还是比较乐观的,关键不是明天能不能真正实现公平竞争,关键是明天对民营企业的歧视能不能比今天稍微少一点。

而对于个别企业在特定时期,政府可以通过财政和政策性金融手段给予扶持,他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它们对增长、稳定都很重要,政府可以做,“但是这个责任要由政府来承担,这个单要由政府来买。”

中国近期密集出台多项举措扶持民企融资。央行日前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要求,针对部分企业仍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金融部门要主动担当,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合理规划信贷投放的节奏和力度,为经济平稳运行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解决民企融资难要放弃行政思维 监管应开放征信系统

发布日期:2018-11-17 15:09
摘要」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发稿 李文科

■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周六表示,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兼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的他在2018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指出,监管部门应该积极支持市场化的、服务民营企业的、风险可控的金融创新,具体来说,短期内可做的包括发牌照、开放征信系统,以及解决远程开户的问题。

“如果我们真的认为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很重要,如果我们真的认为,要支持民营企业实现公平竞争,...我们就应该大张旗鼓地说,我们政策要向民营企业倾斜。”他称。

黄益平指出,因为民营企业的起点就低,给予倾斜、特定的支持才能让其公平竞争。但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个人对于这个方向还是比较乐观的,关键不是明天能不能真正实现公平竞争,关键是明天对民营企业的歧视能不能比今天稍微少一点。

而对于个别企业在特定时期,政府可以通过财政和政策性金融手段给予扶持,他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它们对增长、稳定都很重要,政府可以做,“但是这个责任要由政府来承担,这个单要由政府来买。”

中国近期密集出台多项举措扶持民企融资。央行日前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要求,针对部分企业仍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金融部门要主动担当,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合理规划信贷投放的节奏和力度,为经济平稳运行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发稿 李文科

■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周六表示,中国要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需要放弃一些行政性的思维,根本性的思路应该是市场化的策略,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市场化的风险定价。

兼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的他在2018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指出,监管部门应该积极支持市场化的、服务民营企业的、风险可控的金融创新,具体来说,短期内可做的包括发牌照、开放征信系统,以及解决远程开户的问题。

“如果我们真的认为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很重要,如果我们真的认为,要支持民营企业实现公平竞争,...我们就应该大张旗鼓地说,我们政策要向民营企业倾斜。”他称。

黄益平指出,因为民营企业的起点就低,给予倾斜、特定的支持才能让其公平竞争。但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个人对于这个方向还是比较乐观的,关键不是明天能不能真正实现公平竞争,关键是明天对民营企业的歧视能不能比今天稍微少一点。

而对于个别企业在特定时期,政府可以通过财政和政策性金融手段给予扶持,他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它们对增长、稳定都很重要,政府可以做,“但是这个责任要由政府来承担,这个单要由政府来买。”

中国近期密集出台多项举措扶持民企融资。央行日前召开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座谈会要求,针对部分企业仍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金融部门要主动担当,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合理规划信贷投放的节奏和力度,为经济平稳运行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