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人工智能发展面临障碍

发布日期:2018-11-16 07:49
摘要」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这与去年的情形大相径庭——当时北京公布了到2030年在人工智能领域实现世界领先水平的计划,风险投资者纷纷抬高估值,中国科技巨头们大张旗鼓地在盈利目标里加入了人工智能的雄心壮志。

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幻想破灭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在美国,今年夏天IBM对其旗舰人工智能项目IBM Watson进行了工程师裁员。此前,长期持怀疑态度的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悲叹道:“在人工智能发展60年后,我们的机器人除了播放音乐、扫地和竞标广告外,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但在中国,去年人工智能领域的炒作和投资进入白热化,现在的逆转更为彻底。ABI研究中心(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在私人部门投资方面超过了美国,吸引资金接近50亿美元,但今年前6个月投资仅为16亿美元,还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

“(我们正)处于一个通用用途已经解决的节点,”该咨询机构的主管分析师Lian Jye Su表示,“制造普通通用用途的聊天机器人要比为银行业、建筑业或矿业等行业研发特定算法容易得多,因为想要发展后者你需要特定行业的知识和支持。”

这种拐点还伴随着为算法和机器学习提供驱动的计算能力的不足。剩下的则是科技投资者熟悉的配方:夸大的估值、过度的炒作吹嘘和老套的货币化模式。

“我们觉得有点儿投资过度,”中国科技行业的大型投资者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的主管合伙人梁颖宇(Nisa Leung)表示,“很多公司无法提高其货币化水平,或者他们对自己的能力过度承诺。”

随着估值飙升,风险资本的兴趣逐渐消失,而人民币资金枯竭加剧了这一趋势。

曾管理谷歌(Google)在华业务、如今执掌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的李开复(Kai-fu Lee)称:“如果当初你有5名来自百度(Baidu)或谷歌的工程师从零开始——那么这家公司如今可能估值6000万至8000万美元。9个月前,这个数字会是1.1亿美元。”

他预计估值还会进一步下跌:“可能会跌到5000万美元以下。”

对于天使投资者真格基金(ZhenFund)来说,投资机器学习和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高潮在2012-2015年左右。真格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方爱之称:“目前我没看到太多有创新力的新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尽管很多人认为特定行业应用才是下一个大飞跃,但是曾领导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在华科技投资、而后创立了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周炜认为,在一些“足够好”的技术上还有不少机会。

“美国投资者总是想投资尖端技术,所以他们总是考虑先进的人工智能,”他表示,“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希望在那些‘足够好’的人工智能技术上有所作为。”

作为例子,他说起了最近投资的一家在线英语学习公司。这家公司没能实现一对一教学,但可以根据学生的反应(正确回答和错误回答)定制足够多的场景,让用户感觉有真正的老师在指导他们。他称“这没什么神奇的地方”,但把学费降到了1美元以下。

此类应用的优势是,可以解决中国特有问题——比如英语教师匮乏——而无需尖端技术或强大的计算能力。

而计算能力或许是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落后最多的地方,也解释了今年中国大型科技公司进军硬件领域的原因。百度、华为(Huawei)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企业正在努力打造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组,而阿里巴巴还带头扎进量子计算领域。

阿里巴巴希望其首批人工智能芯片在明年面市,尽管有些人对中国企业在该领域加速发展的能力表示怀疑。

目前,中国大部分人工智能产品所采用的芯片都来自高通(Qualcomm)或英伟达(Nvidia)等美国芯片制造商,软件也主要来自海外。

瑞银(UBS)分析师在最近一份报告中写道:“事实就是,中国大多数参与该领域的大公司使用的都是美国平台和TensorFlow等软件工具。”该报告把人工智能领域与手机行业进行了类比——热门的中文手机应用都是基于苹果(Apple)和谷歌操作系统。

中国已经被迫清楚意识到了这个弱点。美国此前对手机制造商中兴(ZTE)禁售零部件,惩罚其无视之前因违反美国制裁向伊朗出售产品而受到的处罚,这给中国很多科技企业敲响了警钟。目前该禁令已经解除。

制造芯片和提高计算能力也符合北京方面在《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中概述的目标,即加强自给自足。

但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还需要跨越几大障碍。Lian Jye Su表示,各行业需要与科技公司合作研发特定的人工智能技术,同时科技公司需要提高处理能力,初创企业应该更加脚踏实地。

即便实现了这些,他警告:“行业发展将变慢。投资回报将降低。收回投资的时间将变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这与去年的情形大相径庭——当时北京公布了到2030年在人工智能领域实现世界领先水平的计划,风险投资者纷纷抬高估值,中国科技巨头们大张旗鼓地在盈利目标里加入了人工智能的雄心壮志。

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幻想破灭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在美国,今年夏天IBM对其旗舰人工智能项目IBM Watson进行了工程师裁员。此前,长期持怀疑态度的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悲叹道:“在人工智能发展60年后,我们的机器人除了播放音乐、扫地和竞标广告外,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但在中国,去年人工智能领域的炒作和投资进入白热化,现在的逆转更为彻底。ABI研究中心(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在私人部门投资方面超过了美国,吸引资金接近50亿美元,但今年前6个月投资仅为16亿美元,还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

“(我们正)处于一个通用用途已经解决的节点,”该咨询机构的主管分析师Lian Jye Su表示,“制造普通通用用途的聊天机器人要比为银行业、建筑业或矿业等行业研发特定算法容易得多,因为想要发展后者你需要特定行业的知识和支持。”

这种拐点还伴随着为算法和机器学习提供驱动的计算能力的不足。剩下的则是科技投资者熟悉的配方:夸大的估值、过度的炒作吹嘘和老套的货币化模式。

“我们觉得有点儿投资过度,”中国科技行业的大型投资者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的主管合伙人梁颖宇(Nisa Leung)表示,“很多公司无法提高其货币化水平,或者他们对自己的能力过度承诺。”

随着估值飙升,风险资本的兴趣逐渐消失,而人民币资金枯竭加剧了这一趋势。

曾管理谷歌(Google)在华业务、如今执掌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的李开复(Kai-fu Lee)称:“如果当初你有5名来自百度(Baidu)或谷歌的工程师从零开始——那么这家公司如今可能估值6000万至8000万美元。9个月前,这个数字会是1.1亿美元。”

他预计估值还会进一步下跌:“可能会跌到5000万美元以下。”

对于天使投资者真格基金(ZhenFund)来说,投资机器学习和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高潮在2012-2015年左右。真格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方爱之称:“目前我没看到太多有创新力的新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尽管很多人认为特定行业应用才是下一个大飞跃,但是曾领导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在华科技投资、而后创立了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周炜认为,在一些“足够好”的技术上还有不少机会。

“美国投资者总是想投资尖端技术,所以他们总是考虑先进的人工智能,”他表示,“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希望在那些‘足够好’的人工智能技术上有所作为。”

作为例子,他说起了最近投资的一家在线英语学习公司。这家公司没能实现一对一教学,但可以根据学生的反应(正确回答和错误回答)定制足够多的场景,让用户感觉有真正的老师在指导他们。他称“这没什么神奇的地方”,但把学费降到了1美元以下。

此类应用的优势是,可以解决中国特有问题——比如英语教师匮乏——而无需尖端技术或强大的计算能力。

而计算能力或许是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落后最多的地方,也解释了今年中国大型科技公司进军硬件领域的原因。百度、华为(Huawei)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企业正在努力打造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组,而阿里巴巴还带头扎进量子计算领域。

阿里巴巴希望其首批人工智能芯片在明年面市,尽管有些人对中国企业在该领域加速发展的能力表示怀疑。

目前,中国大部分人工智能产品所采用的芯片都来自高通(Qualcomm)或英伟达(Nvidia)等美国芯片制造商,软件也主要来自海外。

瑞银(UBS)分析师在最近一份报告中写道:“事实就是,中国大多数参与该领域的大公司使用的都是美国平台和TensorFlow等软件工具。”该报告把人工智能领域与手机行业进行了类比——热门的中文手机应用都是基于苹果(Apple)和谷歌操作系统。

中国已经被迫清楚意识到了这个弱点。美国此前对手机制造商中兴(ZTE)禁售零部件,惩罚其无视之前因违反美国制裁向伊朗出售产品而受到的处罚,这给中国很多科技企业敲响了警钟。目前该禁令已经解除。

制造芯片和提高计算能力也符合北京方面在《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中概述的目标,即加强自给自足。

但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还需要跨越几大障碍。Lian Jye Su表示,各行业需要与科技公司合作研发特定的人工智能技术,同时科技公司需要提高处理能力,初创企业应该更加脚踏实地。

即便实现了这些,他警告:“行业发展将变慢。投资回报将降低。收回投资的时间将变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这与去年的情形大相径庭——当时北京公布了到2030年在人工智能领域实现世界领先水平的计划,风险投资者纷纷抬高估值,中国科技巨头们大张旗鼓地在盈利目标里加入了人工智能的雄心壮志。

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幻想破灭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在美国,今年夏天IBM对其旗舰人工智能项目IBM Watson进行了工程师裁员。此前,长期持怀疑态度的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悲叹道:“在人工智能发展60年后,我们的机器人除了播放音乐、扫地和竞标广告外,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但在中国,去年人工智能领域的炒作和投资进入白热化,现在的逆转更为彻底。ABI研究中心(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在私人部门投资方面超过了美国,吸引资金接近50亿美元,但今年前6个月投资仅为16亿美元,还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

“(我们正)处于一个通用用途已经解决的节点,”该咨询机构的主管分析师Lian Jye Su表示,“制造普通通用用途的聊天机器人要比为银行业、建筑业或矿业等行业研发特定算法容易得多,因为想要发展后者你需要特定行业的知识和支持。”

这种拐点还伴随着为算法和机器学习提供驱动的计算能力的不足。剩下的则是科技投资者熟悉的配方:夸大的估值、过度的炒作吹嘘和老套的货币化模式。

“我们觉得有点儿投资过度,”中国科技行业的大型投资者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的主管合伙人梁颖宇(Nisa Leung)表示,“很多公司无法提高其货币化水平,或者他们对自己的能力过度承诺。”

随着估值飙升,风险资本的兴趣逐渐消失,而人民币资金枯竭加剧了这一趋势。

曾管理谷歌(Google)在华业务、如今执掌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的李开复(Kai-fu Lee)称:“如果当初你有5名来自百度(Baidu)或谷歌的工程师从零开始——那么这家公司如今可能估值6000万至8000万美元。9个月前,这个数字会是1.1亿美元。”

他预计估值还会进一步下跌:“可能会跌到5000万美元以下。”

对于天使投资者真格基金(ZhenFund)来说,投资机器学习和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高潮在2012-2015年左右。真格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方爱之称:“目前我没看到太多有创新力的新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尽管很多人认为特定行业应用才是下一个大飞跃,但是曾领导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在华科技投资、而后创立了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周炜认为,在一些“足够好”的技术上还有不少机会。

“美国投资者总是想投资尖端技术,所以他们总是考虑先进的人工智能,”他表示,“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希望在那些‘足够好’的人工智能技术上有所作为。”

作为例子,他说起了最近投资的一家在线英语学习公司。这家公司没能实现一对一教学,但可以根据学生的反应(正确回答和错误回答)定制足够多的场景,让用户感觉有真正的老师在指导他们。他称“这没什么神奇的地方”,但把学费降到了1美元以下。

此类应用的优势是,可以解决中国特有问题——比如英语教师匮乏——而无需尖端技术或强大的计算能力。

而计算能力或许是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落后最多的地方,也解释了今年中国大型科技公司进军硬件领域的原因。百度、华为(Huawei)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企业正在努力打造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组,而阿里巴巴还带头扎进量子计算领域。

阿里巴巴希望其首批人工智能芯片在明年面市,尽管有些人对中国企业在该领域加速发展的能力表示怀疑。

目前,中国大部分人工智能产品所采用的芯片都来自高通(Qualcomm)或英伟达(Nvidia)等美国芯片制造商,软件也主要来自海外。

瑞银(UBS)分析师在最近一份报告中写道:“事实就是,中国大多数参与该领域的大公司使用的都是美国平台和TensorFlow等软件工具。”该报告把人工智能领域与手机行业进行了类比——热门的中文手机应用都是基于苹果(Apple)和谷歌操作系统。

中国已经被迫清楚意识到了这个弱点。美国此前对手机制造商中兴(ZTE)禁售零部件,惩罚其无视之前因违反美国制裁向伊朗出售产品而受到的处罚,这给中国很多科技企业敲响了警钟。目前该禁令已经解除。

制造芯片和提高计算能力也符合北京方面在《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中概述的目标,即加强自给自足。

但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还需要跨越几大障碍。Lian Jye Su表示,各行业需要与科技公司合作研发特定的人工智能技术,同时科技公司需要提高处理能力,初创企业应该更加脚踏实地。

即便实现了这些,他警告:“行业发展将变慢。投资回报将降低。收回投资的时间将变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人工智能发展面临障碍

发布日期:2018-11-16 07:49
摘要」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这与去年的情形大相径庭——当时北京公布了到2030年在人工智能领域实现世界领先水平的计划,风险投资者纷纷抬高估值,中国科技巨头们大张旗鼓地在盈利目标里加入了人工智能的雄心壮志。

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幻想破灭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在美国,今年夏天IBM对其旗舰人工智能项目IBM Watson进行了工程师裁员。此前,长期持怀疑态度的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悲叹道:“在人工智能发展60年后,我们的机器人除了播放音乐、扫地和竞标广告外,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但在中国,去年人工智能领域的炒作和投资进入白热化,现在的逆转更为彻底。ABI研究中心(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在私人部门投资方面超过了美国,吸引资金接近50亿美元,但今年前6个月投资仅为16亿美元,还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

“(我们正)处于一个通用用途已经解决的节点,”该咨询机构的主管分析师Lian Jye Su表示,“制造普通通用用途的聊天机器人要比为银行业、建筑业或矿业等行业研发特定算法容易得多,因为想要发展后者你需要特定行业的知识和支持。”

这种拐点还伴随着为算法和机器学习提供驱动的计算能力的不足。剩下的则是科技投资者熟悉的配方:夸大的估值、过度的炒作吹嘘和老套的货币化模式。

“我们觉得有点儿投资过度,”中国科技行业的大型投资者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的主管合伙人梁颖宇(Nisa Leung)表示,“很多公司无法提高其货币化水平,或者他们对自己的能力过度承诺。”

随着估值飙升,风险资本的兴趣逐渐消失,而人民币资金枯竭加剧了这一趋势。

曾管理谷歌(Google)在华业务、如今执掌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的李开复(Kai-fu Lee)称:“如果当初你有5名来自百度(Baidu)或谷歌的工程师从零开始——那么这家公司如今可能估值6000万至8000万美元。9个月前,这个数字会是1.1亿美元。”

他预计估值还会进一步下跌:“可能会跌到5000万美元以下。”

对于天使投资者真格基金(ZhenFund)来说,投资机器学习和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高潮在2012-2015年左右。真格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方爱之称:“目前我没看到太多有创新力的新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尽管很多人认为特定行业应用才是下一个大飞跃,但是曾领导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在华科技投资、而后创立了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周炜认为,在一些“足够好”的技术上还有不少机会。

“美国投资者总是想投资尖端技术,所以他们总是考虑先进的人工智能,”他表示,“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希望在那些‘足够好’的人工智能技术上有所作为。”

作为例子,他说起了最近投资的一家在线英语学习公司。这家公司没能实现一对一教学,但可以根据学生的反应(正确回答和错误回答)定制足够多的场景,让用户感觉有真正的老师在指导他们。他称“这没什么神奇的地方”,但把学费降到了1美元以下。

此类应用的优势是,可以解决中国特有问题——比如英语教师匮乏——而无需尖端技术或强大的计算能力。

而计算能力或许是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落后最多的地方,也解释了今年中国大型科技公司进军硬件领域的原因。百度、华为(Huawei)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企业正在努力打造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组,而阿里巴巴还带头扎进量子计算领域。

阿里巴巴希望其首批人工智能芯片在明年面市,尽管有些人对中国企业在该领域加速发展的能力表示怀疑。

目前,中国大部分人工智能产品所采用的芯片都来自高通(Qualcomm)或英伟达(Nvidia)等美国芯片制造商,软件也主要来自海外。

瑞银(UBS)分析师在最近一份报告中写道:“事实就是,中国大多数参与该领域的大公司使用的都是美国平台和TensorFlow等软件工具。”该报告把人工智能领域与手机行业进行了类比——热门的中文手机应用都是基于苹果(Apple)和谷歌操作系统。

中国已经被迫清楚意识到了这个弱点。美国此前对手机制造商中兴(ZTE)禁售零部件,惩罚其无视之前因违反美国制裁向伊朗出售产品而受到的处罚,这给中国很多科技企业敲响了警钟。目前该禁令已经解除。

制造芯片和提高计算能力也符合北京方面在《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中概述的目标,即加强自给自足。

但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还需要跨越几大障碍。Lian Jye Su表示,各行业需要与科技公司合作研发特定的人工智能技术,同时科技公司需要提高处理能力,初创企业应该更加脚踏实地。

即便实现了这些,他警告:“行业发展将变慢。投资回报将降低。收回投资的时间将变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中国一度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行业如今陷入了恐慌:遭到投资者抛弃、未能交付尖端技术、难以带来回报。

这与去年的情形大相径庭——当时北京公布了到2030年在人工智能领域实现世界领先水平的计划,风险投资者纷纷抬高估值,中国科技巨头们大张旗鼓地在盈利目标里加入了人工智能的雄心壮志。

对人工智能发展的幻想破灭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在美国,今年夏天IBM对其旗舰人工智能项目IBM Watson进行了工程师裁员。此前,长期持怀疑态度的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悲叹道:“在人工智能发展60年后,我们的机器人除了播放音乐、扫地和竞标广告外,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但在中国,去年人工智能领域的炒作和投资进入白热化,现在的逆转更为彻底。ABI研究中心(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在私人部门投资方面超过了美国,吸引资金接近50亿美元,但今年前6个月投资仅为16亿美元,还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

“(我们正)处于一个通用用途已经解决的节点,”该咨询机构的主管分析师Lian Jye Su表示,“制造普通通用用途的聊天机器人要比为银行业、建筑业或矿业等行业研发特定算法容易得多,因为想要发展后者你需要特定行业的知识和支持。”

这种拐点还伴随着为算法和机器学习提供驱动的计算能力的不足。剩下的则是科技投资者熟悉的配方:夸大的估值、过度的炒作吹嘘和老套的货币化模式。

“我们觉得有点儿投资过度,”中国科技行业的大型投资者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的主管合伙人梁颖宇(Nisa Leung)表示,“很多公司无法提高其货币化水平,或者他们对自己的能力过度承诺。”

随着估值飙升,风险资本的兴趣逐渐消失,而人民币资金枯竭加剧了这一趋势。

曾管理谷歌(Google)在华业务、如今执掌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的李开复(Kai-fu Lee)称:“如果当初你有5名来自百度(Baidu)或谷歌的工程师从零开始——那么这家公司如今可能估值6000万至8000万美元。9个月前,这个数字会是1.1亿美元。”

他预计估值还会进一步下跌:“可能会跌到5000万美元以下。”

对于天使投资者真格基金(ZhenFund)来说,投资机器学习和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高潮在2012-2015年左右。真格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兼合伙人方爱之称:“目前我没看到太多有创新力的新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尽管很多人认为特定行业应用才是下一个大飞跃,但是曾领导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在华科技投资、而后创立了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周炜认为,在一些“足够好”的技术上还有不少机会。

“美国投资者总是想投资尖端技术,所以他们总是考虑先进的人工智能,”他表示,“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希望在那些‘足够好’的人工智能技术上有所作为。”

作为例子,他说起了最近投资的一家在线英语学习公司。这家公司没能实现一对一教学,但可以根据学生的反应(正确回答和错误回答)定制足够多的场景,让用户感觉有真正的老师在指导他们。他称“这没什么神奇的地方”,但把学费降到了1美元以下。

此类应用的优势是,可以解决中国特有问题——比如英语教师匮乏——而无需尖端技术或强大的计算能力。

而计算能力或许是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落后最多的地方,也解释了今年中国大型科技公司进军硬件领域的原因。百度、华为(Huawei)和阿里巴巴(Alibaba)等企业正在努力打造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组,而阿里巴巴还带头扎进量子计算领域。

阿里巴巴希望其首批人工智能芯片在明年面市,尽管有些人对中国企业在该领域加速发展的能力表示怀疑。

目前,中国大部分人工智能产品所采用的芯片都来自高通(Qualcomm)或英伟达(Nvidia)等美国芯片制造商,软件也主要来自海外。

瑞银(UBS)分析师在最近一份报告中写道:“事实就是,中国大多数参与该领域的大公司使用的都是美国平台和TensorFlow等软件工具。”该报告把人工智能领域与手机行业进行了类比——热门的中文手机应用都是基于苹果(Apple)和谷歌操作系统。

中国已经被迫清楚意识到了这个弱点。美国此前对手机制造商中兴(ZTE)禁售零部件,惩罚其无视之前因违反美国制裁向伊朗出售产品而受到的处罚,这给中国很多科技企业敲响了警钟。目前该禁令已经解除。

制造芯片和提高计算能力也符合北京方面在《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中概述的目标,即加强自给自足。

但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还需要跨越几大障碍。Lian Jye Su表示,各行业需要与科技公司合作研发特定的人工智能技术,同时科技公司需要提高处理能力,初创企业应该更加脚踏实地。

即便实现了这些,他警告:“行业发展将变慢。投资回报将降低。收回投资的时间将变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