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分析:美中加紧筹备G20“特习会”

发布日期:2018-11-16 07:22
摘要」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但各方对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



撰文 / 迪米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G20)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1日通电话、同意在G20峰会间隙会晤以讨论贸易事务后,谈判代表们加大了努力。此次峰会将于11月30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幕。

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后,中国回应了美国提出的解决一系列棘手问题的要求,并在中美高级官员之间的几轮电话谈判中讨论了让步的可能性。

但是,各方对在阿根廷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美国认为中方伸出的橄榄枝在时机上太晚,而且缺乏实质。

听取了有关谈判的简报的一位美国高管称,负责协调经济政策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EC)正在探索可能成就贸易停战的各种选择,但核心问题仍然难以解决。

“我们所能期盼的最好结果是让两位领导人在G20峰会上开一个头,启动一个收窄分歧的进程。”他表示。

美中之间的持续紧张周四表露无遗,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了被视为含蓄谴责中国的言论。他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ASEAN)峰会上发表讲话,谴责亚洲存在的“帝国与侵略”行径,并表示美国在该地区的愿景“要求每个国家尊重邻国,尊重各国主权和国际秩序规则。”

但是,贸易谈判的复苏,至少开启了双方采取更具建设性的姿态的前景。“我方再次与他们商谈,”国家经济委员会主管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本周表示,“在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各级,我们都在沟通。”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中国问题专家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两国领导人11月1日的通话至关重要,因为北京方面此前担心特朗普什么协议都不想谈。

“在那次通话之前,双方都在摆姿势,”麦艾文表示,“中方的最大担忧源头是,他们花了功夫谈成一个协议,美国方面却忽然拒绝合作,就像5月发生的情况那样。所以他们想要确定特朗普是真心投入整个进程的。”

但是,中央情报局(CIA)原中国事务分析师、如今任职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表示,美国和中国仍“面临陷入僵局的风险”,因为已经没有足够时间在G20峰会之前达成广泛协议。

“不可能达成一项真正全面的协议,这是好事,因为相关问题如此复杂。”约翰逊表示,“仍然存在达成某种框架协议的可能性,比如冻结当前的关税,并赋予谈判代表权力。”

这样的结果将意味着美国针对价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将维持在10%,而不是按计划在1月份升至25%。只要谈判继续进行,美国也不会像特朗普已经威胁的那样,对其余267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告诉一些行业高管,下一批关税已经被搁置。

但双方之间的摩擦点基本上一个都没解决。华盛顿方面5月发出了一份要求清单,中方随即将其具体分为142个具体项目,这些要求旨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并推动北京方面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工业和监管政策。

美国的要求包括:取缔限制美国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的做法,收敛美国视为猖獗的窃取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行为。

对北京来说,满足美国要求的任何认真步骤都将意味着习近平在其经济愿景的重要方面倒退,包括承诺让中国成为一个更加创新的经济体。这意味着中方很难接受美方的要求。

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在特朗普展望2020年总统大选之际,什么样的交易在他看来最为合理?

曾经担任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高级亚洲事务顾问的韦德宁(Dennis Wilder)表示,美国现在暂停一下很可能在政治上是有利的。

“如果你现在就达成一份完整协议,你会让批评者说你没有得到足够的收获,太快让步。”他表示,“美国方面现在还没有必要有所收获。股市并没有那么糟糕。经济运行得不错。贸易战尚未真正打击美国消费者,这方面的影响要到明年才会开始显现。”

一些专家认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G20峰会上达成“握手”协议,就像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 7月访问华盛顿时,美国总统同他达成的协议那样。此举将化解全面商贸战争的直接威胁,但不解决根本层面的紧张。

“在G20会议上,特朗普很可能同习近平达成他和容克达成的那种协议。”麦艾文表示,“他们会在结束会晤后说,‘我们需要做一笔交易’,实际上宣布停火,然后开始谈判。”

这一前景吓坏了一些对华鹰派人士,他们担心当前事态可能带来一个没什么实质内容的软弱交易。其中一个对华鹰派是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日前他在对华谈判问题上与库德洛发生冲突。

还有迹象表明,直到不久以前还被人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莱特希泽,现在已更加投入,参与了谈判,似乎表明特朗普对于在G20会议上做成交易变得更加认真。中国官员此前曾抱怨说,他们觉得很难同莱特希泽打交道。

一些分析人士相信,习近平可能琢磨了朝鲜独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在6月份美朝峰会上对特朗普采取的策略,以期在贸易谈判中使出类似招数。在新加坡举行的“特金会”缓和了美国与朝鲜之间的紧张关系,但因未能在无核化方面取得任何进展而受到批评——似乎表明金正恩比特朗普棋高一着。

“看上去就像习近平想要在G20峰会上全力以赴,看看能不能搞定特朗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约翰逊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但各方对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



撰文 / 迪米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G20)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1日通电话、同意在G20峰会间隙会晤以讨论贸易事务后,谈判代表们加大了努力。此次峰会将于11月30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幕。

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后,中国回应了美国提出的解决一系列棘手问题的要求,并在中美高级官员之间的几轮电话谈判中讨论了让步的可能性。

但是,各方对在阿根廷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美国认为中方伸出的橄榄枝在时机上太晚,而且缺乏实质。

听取了有关谈判的简报的一位美国高管称,负责协调经济政策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EC)正在探索可能成就贸易停战的各种选择,但核心问题仍然难以解决。

“我们所能期盼的最好结果是让两位领导人在G20峰会上开一个头,启动一个收窄分歧的进程。”他表示。

美中之间的持续紧张周四表露无遗,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了被视为含蓄谴责中国的言论。他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ASEAN)峰会上发表讲话,谴责亚洲存在的“帝国与侵略”行径,并表示美国在该地区的愿景“要求每个国家尊重邻国,尊重各国主权和国际秩序规则。”

但是,贸易谈判的复苏,至少开启了双方采取更具建设性的姿态的前景。“我方再次与他们商谈,”国家经济委员会主管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本周表示,“在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各级,我们都在沟通。”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中国问题专家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两国领导人11月1日的通话至关重要,因为北京方面此前担心特朗普什么协议都不想谈。

“在那次通话之前,双方都在摆姿势,”麦艾文表示,“中方的最大担忧源头是,他们花了功夫谈成一个协议,美国方面却忽然拒绝合作,就像5月发生的情况那样。所以他们想要确定特朗普是真心投入整个进程的。”

但是,中央情报局(CIA)原中国事务分析师、如今任职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表示,美国和中国仍“面临陷入僵局的风险”,因为已经没有足够时间在G20峰会之前达成广泛协议。

“不可能达成一项真正全面的协议,这是好事,因为相关问题如此复杂。”约翰逊表示,“仍然存在达成某种框架协议的可能性,比如冻结当前的关税,并赋予谈判代表权力。”

这样的结果将意味着美国针对价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将维持在10%,而不是按计划在1月份升至25%。只要谈判继续进行,美国也不会像特朗普已经威胁的那样,对其余267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告诉一些行业高管,下一批关税已经被搁置。

但双方之间的摩擦点基本上一个都没解决。华盛顿方面5月发出了一份要求清单,中方随即将其具体分为142个具体项目,这些要求旨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并推动北京方面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工业和监管政策。

美国的要求包括:取缔限制美国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的做法,收敛美国视为猖獗的窃取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行为。

对北京来说,满足美国要求的任何认真步骤都将意味着习近平在其经济愿景的重要方面倒退,包括承诺让中国成为一个更加创新的经济体。这意味着中方很难接受美方的要求。

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在特朗普展望2020年总统大选之际,什么样的交易在他看来最为合理?

曾经担任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高级亚洲事务顾问的韦德宁(Dennis Wilder)表示,美国现在暂停一下很可能在政治上是有利的。

“如果你现在就达成一份完整协议,你会让批评者说你没有得到足够的收获,太快让步。”他表示,“美国方面现在还没有必要有所收获。股市并没有那么糟糕。经济运行得不错。贸易战尚未真正打击美国消费者,这方面的影响要到明年才会开始显现。”

一些专家认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G20峰会上达成“握手”协议,就像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 7月访问华盛顿时,美国总统同他达成的协议那样。此举将化解全面商贸战争的直接威胁,但不解决根本层面的紧张。

“在G20会议上,特朗普很可能同习近平达成他和容克达成的那种协议。”麦艾文表示,“他们会在结束会晤后说,‘我们需要做一笔交易’,实际上宣布停火,然后开始谈判。”

这一前景吓坏了一些对华鹰派人士,他们担心当前事态可能带来一个没什么实质内容的软弱交易。其中一个对华鹰派是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日前他在对华谈判问题上与库德洛发生冲突。

还有迹象表明,直到不久以前还被人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莱特希泽,现在已更加投入,参与了谈判,似乎表明特朗普对于在G20会议上做成交易变得更加认真。中国官员此前曾抱怨说,他们觉得很难同莱特希泽打交道。

一些分析人士相信,习近平可能琢磨了朝鲜独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在6月份美朝峰会上对特朗普采取的策略,以期在贸易谈判中使出类似招数。在新加坡举行的“特金会”缓和了美国与朝鲜之间的紧张关系,但因未能在无核化方面取得任何进展而受到批评——似乎表明金正恩比特朗普棋高一着。

“看上去就像习近平想要在G20峰会上全力以赴,看看能不能搞定特朗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约翰逊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但各方对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



撰文 / 迪米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G20)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1日通电话、同意在G20峰会间隙会晤以讨论贸易事务后,谈判代表们加大了努力。此次峰会将于11月30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幕。

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后,中国回应了美国提出的解决一系列棘手问题的要求,并在中美高级官员之间的几轮电话谈判中讨论了让步的可能性。

但是,各方对在阿根廷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美国认为中方伸出的橄榄枝在时机上太晚,而且缺乏实质。

听取了有关谈判的简报的一位美国高管称,负责协调经济政策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EC)正在探索可能成就贸易停战的各种选择,但核心问题仍然难以解决。

“我们所能期盼的最好结果是让两位领导人在G20峰会上开一个头,启动一个收窄分歧的进程。”他表示。

美中之间的持续紧张周四表露无遗,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了被视为含蓄谴责中国的言论。他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ASEAN)峰会上发表讲话,谴责亚洲存在的“帝国与侵略”行径,并表示美国在该地区的愿景“要求每个国家尊重邻国,尊重各国主权和国际秩序规则。”

但是,贸易谈判的复苏,至少开启了双方采取更具建设性的姿态的前景。“我方再次与他们商谈,”国家经济委员会主管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本周表示,“在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各级,我们都在沟通。”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中国问题专家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两国领导人11月1日的通话至关重要,因为北京方面此前担心特朗普什么协议都不想谈。

“在那次通话之前,双方都在摆姿势,”麦艾文表示,“中方的最大担忧源头是,他们花了功夫谈成一个协议,美国方面却忽然拒绝合作,就像5月发生的情况那样。所以他们想要确定特朗普是真心投入整个进程的。”

但是,中央情报局(CIA)原中国事务分析师、如今任职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表示,美国和中国仍“面临陷入僵局的风险”,因为已经没有足够时间在G20峰会之前达成广泛协议。

“不可能达成一项真正全面的协议,这是好事,因为相关问题如此复杂。”约翰逊表示,“仍然存在达成某种框架协议的可能性,比如冻结当前的关税,并赋予谈判代表权力。”

这样的结果将意味着美国针对价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将维持在10%,而不是按计划在1月份升至25%。只要谈判继续进行,美国也不会像特朗普已经威胁的那样,对其余267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告诉一些行业高管,下一批关税已经被搁置。

但双方之间的摩擦点基本上一个都没解决。华盛顿方面5月发出了一份要求清单,中方随即将其具体分为142个具体项目,这些要求旨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并推动北京方面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工业和监管政策。

美国的要求包括:取缔限制美国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的做法,收敛美国视为猖獗的窃取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行为。

对北京来说,满足美国要求的任何认真步骤都将意味着习近平在其经济愿景的重要方面倒退,包括承诺让中国成为一个更加创新的经济体。这意味着中方很难接受美方的要求。

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在特朗普展望2020年总统大选之际,什么样的交易在他看来最为合理?

曾经担任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高级亚洲事务顾问的韦德宁(Dennis Wilder)表示,美国现在暂停一下很可能在政治上是有利的。

“如果你现在就达成一份完整协议,你会让批评者说你没有得到足够的收获,太快让步。”他表示,“美国方面现在还没有必要有所收获。股市并没有那么糟糕。经济运行得不错。贸易战尚未真正打击美国消费者,这方面的影响要到明年才会开始显现。”

一些专家认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G20峰会上达成“握手”协议,就像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 7月访问华盛顿时,美国总统同他达成的协议那样。此举将化解全面商贸战争的直接威胁,但不解决根本层面的紧张。

“在G20会议上,特朗普很可能同习近平达成他和容克达成的那种协议。”麦艾文表示,“他们会在结束会晤后说,‘我们需要做一笔交易’,实际上宣布停火,然后开始谈判。”

这一前景吓坏了一些对华鹰派人士,他们担心当前事态可能带来一个没什么实质内容的软弱交易。其中一个对华鹰派是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日前他在对华谈判问题上与库德洛发生冲突。

还有迹象表明,直到不久以前还被人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莱特希泽,现在已更加投入,参与了谈判,似乎表明特朗普对于在G20会议上做成交易变得更加认真。中国官员此前曾抱怨说,他们觉得很难同莱特希泽打交道。

一些分析人士相信,习近平可能琢磨了朝鲜独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在6月份美朝峰会上对特朗普采取的策略,以期在贸易谈判中使出类似招数。在新加坡举行的“特金会”缓和了美国与朝鲜之间的紧张关系,但因未能在无核化方面取得任何进展而受到批评——似乎表明金正恩比特朗普棋高一着。

“看上去就像习近平想要在G20峰会上全力以赴,看看能不能搞定特朗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约翰逊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分析:美中加紧筹备G20“特习会”

发布日期:2018-11-16 07:22
摘要」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但各方对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



撰文 / 迪米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G20)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1日通电话、同意在G20峰会间隙会晤以讨论贸易事务后,谈判代表们加大了努力。此次峰会将于11月30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幕。

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后,中国回应了美国提出的解决一系列棘手问题的要求,并在中美高级官员之间的几轮电话谈判中讨论了让步的可能性。

但是,各方对在阿根廷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美国认为中方伸出的橄榄枝在时机上太晚,而且缺乏实质。

听取了有关谈判的简报的一位美国高管称,负责协调经济政策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EC)正在探索可能成就贸易停战的各种选择,但核心问题仍然难以解决。

“我们所能期盼的最好结果是让两位领导人在G20峰会上开一个头,启动一个收窄分歧的进程。”他表示。

美中之间的持续紧张周四表露无遗,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了被视为含蓄谴责中国的言论。他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ASEAN)峰会上发表讲话,谴责亚洲存在的“帝国与侵略”行径,并表示美国在该地区的愿景“要求每个国家尊重邻国,尊重各国主权和国际秩序规则。”

但是,贸易谈判的复苏,至少开启了双方采取更具建设性的姿态的前景。“我方再次与他们商谈,”国家经济委员会主管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本周表示,“在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各级,我们都在沟通。”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中国问题专家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两国领导人11月1日的通话至关重要,因为北京方面此前担心特朗普什么协议都不想谈。

“在那次通话之前,双方都在摆姿势,”麦艾文表示,“中方的最大担忧源头是,他们花了功夫谈成一个协议,美国方面却忽然拒绝合作,就像5月发生的情况那样。所以他们想要确定特朗普是真心投入整个进程的。”

但是,中央情报局(CIA)原中国事务分析师、如今任职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表示,美国和中国仍“面临陷入僵局的风险”,因为已经没有足够时间在G20峰会之前达成广泛协议。

“不可能达成一项真正全面的协议,这是好事,因为相关问题如此复杂。”约翰逊表示,“仍然存在达成某种框架协议的可能性,比如冻结当前的关税,并赋予谈判代表权力。”

这样的结果将意味着美国针对价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将维持在10%,而不是按计划在1月份升至25%。只要谈判继续进行,美国也不会像特朗普已经威胁的那样,对其余267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告诉一些行业高管,下一批关税已经被搁置。

但双方之间的摩擦点基本上一个都没解决。华盛顿方面5月发出了一份要求清单,中方随即将其具体分为142个具体项目,这些要求旨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并推动北京方面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工业和监管政策。

美国的要求包括:取缔限制美国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的做法,收敛美国视为猖獗的窃取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行为。

对北京来说,满足美国要求的任何认真步骤都将意味着习近平在其经济愿景的重要方面倒退,包括承诺让中国成为一个更加创新的经济体。这意味着中方很难接受美方的要求。

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在特朗普展望2020年总统大选之际,什么样的交易在他看来最为合理?

曾经担任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高级亚洲事务顾问的韦德宁(Dennis Wilder)表示,美国现在暂停一下很可能在政治上是有利的。

“如果你现在就达成一份完整协议,你会让批评者说你没有得到足够的收获,太快让步。”他表示,“美国方面现在还没有必要有所收获。股市并没有那么糟糕。经济运行得不错。贸易战尚未真正打击美国消费者,这方面的影响要到明年才会开始显现。”

一些专家认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G20峰会上达成“握手”协议,就像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 7月访问华盛顿时,美国总统同他达成的协议那样。此举将化解全面商贸战争的直接威胁,但不解决根本层面的紧张。

“在G20会议上,特朗普很可能同习近平达成他和容克达成的那种协议。”麦艾文表示,“他们会在结束会晤后说,‘我们需要做一笔交易’,实际上宣布停火,然后开始谈判。”

这一前景吓坏了一些对华鹰派人士,他们担心当前事态可能带来一个没什么实质内容的软弱交易。其中一个对华鹰派是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日前他在对华谈判问题上与库德洛发生冲突。

还有迹象表明,直到不久以前还被人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莱特希泽,现在已更加投入,参与了谈判,似乎表明特朗普对于在G20会议上做成交易变得更加认真。中国官员此前曾抱怨说,他们觉得很难同莱特希泽打交道。

一些分析人士相信,习近平可能琢磨了朝鲜独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在6月份美朝峰会上对特朗普采取的策略,以期在贸易谈判中使出类似招数。在新加坡举行的“特金会”缓和了美国与朝鲜之间的紧张关系,但因未能在无核化方面取得任何进展而受到批评——似乎表明金正恩比特朗普棋高一着。

“看上去就像习近平想要在G20峰会上全力以赴,看看能不能搞定特朗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约翰逊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但各方对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



撰文 / 迪米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和中国正加紧努力,力求在20国集团(G20)峰会上达成停火协议,管控两国之间的贸易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1日通电话、同意在G20峰会间隙会晤以讨论贸易事务后,谈判代表们加大了努力。此次峰会将于11月30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幕。

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后,中国回应了美国提出的解决一系列棘手问题的要求,并在中美高级官员之间的几轮电话谈判中讨论了让步的可能性。

但是,各方对在阿根廷达成广泛协议的预期仍然相当低,美国认为中方伸出的橄榄枝在时机上太晚,而且缺乏实质。

听取了有关谈判的简报的一位美国高管称,负责协调经济政策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EC)正在探索可能成就贸易停战的各种选择,但核心问题仍然难以解决。

“我们所能期盼的最好结果是让两位领导人在G20峰会上开一个头,启动一个收窄分歧的进程。”他表示。

美中之间的持续紧张周四表露无遗,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了被视为含蓄谴责中国的言论。他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ASEAN)峰会上发表讲话,谴责亚洲存在的“帝国与侵略”行径,并表示美国在该地区的愿景“要求每个国家尊重邻国,尊重各国主权和国际秩序规则。”

但是,贸易谈判的复苏,至少开启了双方采取更具建设性的姿态的前景。“我方再次与他们商谈,”国家经济委员会主管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本周表示,“在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各级,我们都在沟通。”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中国问题专家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两国领导人11月1日的通话至关重要,因为北京方面此前担心特朗普什么协议都不想谈。

“在那次通话之前,双方都在摆姿势,”麦艾文表示,“中方的最大担忧源头是,他们花了功夫谈成一个协议,美国方面却忽然拒绝合作,就像5月发生的情况那样。所以他们想要确定特朗普是真心投入整个进程的。”

但是,中央情报局(CIA)原中国事务分析师、如今任职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表示,美国和中国仍“面临陷入僵局的风险”,因为已经没有足够时间在G20峰会之前达成广泛协议。

“不可能达成一项真正全面的协议,这是好事,因为相关问题如此复杂。”约翰逊表示,“仍然存在达成某种框架协议的可能性,比如冻结当前的关税,并赋予谈判代表权力。”

这样的结果将意味着美国针对价值逾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将维持在10%,而不是按计划在1月份升至25%。只要谈判继续进行,美国也不会像特朗普已经威胁的那样,对其余267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告诉一些行业高管,下一批关税已经被搁置。

但双方之间的摩擦点基本上一个都没解决。华盛顿方面5月发出了一份要求清单,中方随即将其具体分为142个具体项目,这些要求旨在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并推动北京方面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工业和监管政策。

美国的要求包括:取缔限制美国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的做法,收敛美国视为猖獗的窃取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行为。

对北京来说,满足美国要求的任何认真步骤都将意味着习近平在其经济愿景的重要方面倒退,包括承诺让中国成为一个更加创新的经济体。这意味着中方很难接受美方的要求。

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在特朗普展望2020年总统大选之际,什么样的交易在他看来最为合理?

曾经担任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高级亚洲事务顾问的韦德宁(Dennis Wilder)表示,美国现在暂停一下很可能在政治上是有利的。

“如果你现在就达成一份完整协议,你会让批评者说你没有得到足够的收获,太快让步。”他表示,“美国方面现在还没有必要有所收获。股市并没有那么糟糕。经济运行得不错。贸易战尚未真正打击美国消费者,这方面的影响要到明年才会开始显现。”

一些专家认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G20峰会上达成“握手”协议,就像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 7月访问华盛顿时,美国总统同他达成的协议那样。此举将化解全面商贸战争的直接威胁,但不解决根本层面的紧张。

“在G20会议上,特朗普很可能同习近平达成他和容克达成的那种协议。”麦艾文表示,“他们会在结束会晤后说,‘我们需要做一笔交易’,实际上宣布停火,然后开始谈判。”

这一前景吓坏了一些对华鹰派人士,他们担心当前事态可能带来一个没什么实质内容的软弱交易。其中一个对华鹰派是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日前他在对华谈判问题上与库德洛发生冲突。

还有迹象表明,直到不久以前还被人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莱特希泽,现在已更加投入,参与了谈判,似乎表明特朗普对于在G20会议上做成交易变得更加认真。中国官员此前曾抱怨说,他们觉得很难同莱特希泽打交道。

一些分析人士相信,习近平可能琢磨了朝鲜独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在6月份美朝峰会上对特朗普采取的策略,以期在贸易谈判中使出类似招数。在新加坡举行的“特金会”缓和了美国与朝鲜之间的紧张关系,但因未能在无核化方面取得任何进展而受到批评——似乎表明金正恩比特朗普棋高一着。

“看上去就像习近平想要在G20峰会上全力以赴,看看能不能搞定特朗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约翰逊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