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财源滚滚的“粉丝经济”是如何存在且大获成功的?

发布日期:2018-11-15 11:36
摘要」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



撰文 / Adam Minter

■ 美国流行歌星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昵称A妹)有充分理由相信她的最新单曲《谢谢,下一个》(Thank U, Next)在本月初发售后会登顶美国榜单。但她查看iTunes时吓了一跳。中国的超级巨星吴亦凡(Kris Wu)不仅拿下了头名,而且一举占据了单曲榜前十中的7个位子。这对一个几乎没在北美发展过的艺人而言堪称非凡成就,但对此,A妹和她的团队并不买账。谣言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开来:吴亦凡霸榜的原因是使用了“机器人水军”。

怀疑者说对了一件事: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但这里的组织者是他在中国的粉丝,他们自己花钱将他送上了美国榜单,并未借助音乐推广者或程序员。

这种动员并不少见。多年来,中国的粉丝们早已不满足于单纯地购买偶像的音乐,他们会大规模组织起来,努力提高明星的榜单成绩、品牌价值,甚至影响明星在艺术创作上的决定。以中国男孩组合TFboys的粉丝为例,当其中一位团员登上《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的封面后,他们买空了当期的所有杂志(共12万份),当另一位团员过生日时,他们租下了时报广场上的广告牌为他庆生,而当另外一位团员准备参加中国的高考时,他们为他提供了量身定制的参考书。

这些财源滚滚的“粉丝经济”已经大获成功,如今,中国的品牌也开始积极投身其中,以求获益。想打入中国市场的西方公司也不应置身事外。

中国的粉丝经济(大致可定义为从粉丝与明星的互动中产生的价值和收入)诞生于社交媒体问世之前。2005年,一家省级卫视推出了一档模仿《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的节目,名叫《蒙牛酸酸乳超级女声》。观众通过短信(需要付费)为自己青睐的选手投票,在决赛阶段,粉丝们纷纷成立后援会,为选手发起竞选活动。在上海,他们会在购物中心、地铁站、公园等公共场所为选手拉票。

这种狂热到底源于何处,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答案。对于中国的许多年轻人而言,追星为他们提供了难得的对一些通常边缘化的生活方式及身份背景表达支持的机会。许多脱颖而出的“超级女生”来自地方省份,并呈现出显著的中性路线——这可能并非偶然。

到了《超级女声》暂停播出的2011年,得益于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追星已经转移到了网上。与西方不同的是,这种文化在中国发展成了一种非常具体的形式。首先,粉丝们会成立后援会(最大牌的明星有数百甚至数千个后援会),其中有些得到了明星本人和经纪人的支持。其次,明星和团队会努力让粉丝感到他们对艺人的事业发挥了塑造作用,藉此强化粉丝的忠诚度和参与度。

粉丝影响力表现为多种形式,从网络论坛的实时追踪讨论,到发起集资活动,推广偶像的最新作品,一次性购买多份新专辑等等,不一而足。对许多名人(特别是名人作者)而言,将后援会的成员发展为订阅者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据近期的一项估算,到2020年,此类粉丝经济的规模有望突破150亿美元。

当然,这个现象也并非纯洁无瑕。有一些中介公司专门从事创建粉丝群体、并利用他们提升名人形象的工作。据中国媒体近期的一篇报道,有一些“职业粉丝”负责煽动热情、管理线上讨论以及组织其他粉丝,它们每月的工资和补贴加起来能超过4000美元。报道中指出,微博上只有30%的明星粉丝互动源自真实的粉丝。

不论职业与否,中国粉丝经济背后的策略已经从男团扩展到了传统零售及消费品牌。创立8年的中国智能手机和消费电子产品厂商小米公司(Xiaomi Corp.)便利用粉丝经济的方法培养了狂热而忠诚的粉丝群,如今,该公司已经是中国最知名的品牌之一。他们创立了米粉俱乐部,并会在研发中纳入米粉的建议,米粉也会自己花钱助推小米的成长(参加外地举办的发布会;设计小米相关的创意产品等)。

与此同时,中国的名流们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利用社交媒体向粉丝销售产品。小红书(Little Red Book)是最突出的例子,这是一款专注于时尚与美妆的所谓的社交电商应用,中国女演员、迪奥(Dior)的品牌大使杨颖(Angelababy)便通过这款应用向她的逾1440万粉丝推荐产品。

外国名人和品牌要争夺这种草根支持并不容易。金•卡尔达希安•韦斯特(Kim Kardashian West)在今年10月加入了小红书,目前,她的英语帖子和她以美国为中心的事业只吸引了10.5万名粉丝。A妹没有加入小红书。在品牌方面,除苹果外,还没有其他美国品牌在中国拥有小米式的狂热的草根追随者。或许有朝一日,这些品牌能够克服文化和语言障碍,在中国培养出类似的粉丝群体。但在此之前,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



撰文 / Adam Minter

■ 美国流行歌星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昵称A妹)有充分理由相信她的最新单曲《谢谢,下一个》(Thank U, Next)在本月初发售后会登顶美国榜单。但她查看iTunes时吓了一跳。中国的超级巨星吴亦凡(Kris Wu)不仅拿下了头名,而且一举占据了单曲榜前十中的7个位子。这对一个几乎没在北美发展过的艺人而言堪称非凡成就,但对此,A妹和她的团队并不买账。谣言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开来:吴亦凡霸榜的原因是使用了“机器人水军”。

怀疑者说对了一件事: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但这里的组织者是他在中国的粉丝,他们自己花钱将他送上了美国榜单,并未借助音乐推广者或程序员。

这种动员并不少见。多年来,中国的粉丝们早已不满足于单纯地购买偶像的音乐,他们会大规模组织起来,努力提高明星的榜单成绩、品牌价值,甚至影响明星在艺术创作上的决定。以中国男孩组合TFboys的粉丝为例,当其中一位团员登上《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的封面后,他们买空了当期的所有杂志(共12万份),当另一位团员过生日时,他们租下了时报广场上的广告牌为他庆生,而当另外一位团员准备参加中国的高考时,他们为他提供了量身定制的参考书。

这些财源滚滚的“粉丝经济”已经大获成功,如今,中国的品牌也开始积极投身其中,以求获益。想打入中国市场的西方公司也不应置身事外。

中国的粉丝经济(大致可定义为从粉丝与明星的互动中产生的价值和收入)诞生于社交媒体问世之前。2005年,一家省级卫视推出了一档模仿《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的节目,名叫《蒙牛酸酸乳超级女声》。观众通过短信(需要付费)为自己青睐的选手投票,在决赛阶段,粉丝们纷纷成立后援会,为选手发起竞选活动。在上海,他们会在购物中心、地铁站、公园等公共场所为选手拉票。

这种狂热到底源于何处,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答案。对于中国的许多年轻人而言,追星为他们提供了难得的对一些通常边缘化的生活方式及身份背景表达支持的机会。许多脱颖而出的“超级女生”来自地方省份,并呈现出显著的中性路线——这可能并非偶然。

到了《超级女声》暂停播出的2011年,得益于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追星已经转移到了网上。与西方不同的是,这种文化在中国发展成了一种非常具体的形式。首先,粉丝们会成立后援会(最大牌的明星有数百甚至数千个后援会),其中有些得到了明星本人和经纪人的支持。其次,明星和团队会努力让粉丝感到他们对艺人的事业发挥了塑造作用,藉此强化粉丝的忠诚度和参与度。

粉丝影响力表现为多种形式,从网络论坛的实时追踪讨论,到发起集资活动,推广偶像的最新作品,一次性购买多份新专辑等等,不一而足。对许多名人(特别是名人作者)而言,将后援会的成员发展为订阅者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据近期的一项估算,到2020年,此类粉丝经济的规模有望突破150亿美元。

当然,这个现象也并非纯洁无瑕。有一些中介公司专门从事创建粉丝群体、并利用他们提升名人形象的工作。据中国媒体近期的一篇报道,有一些“职业粉丝”负责煽动热情、管理线上讨论以及组织其他粉丝,它们每月的工资和补贴加起来能超过4000美元。报道中指出,微博上只有30%的明星粉丝互动源自真实的粉丝。

不论职业与否,中国粉丝经济背后的策略已经从男团扩展到了传统零售及消费品牌。创立8年的中国智能手机和消费电子产品厂商小米公司(Xiaomi Corp.)便利用粉丝经济的方法培养了狂热而忠诚的粉丝群,如今,该公司已经是中国最知名的品牌之一。他们创立了米粉俱乐部,并会在研发中纳入米粉的建议,米粉也会自己花钱助推小米的成长(参加外地举办的发布会;设计小米相关的创意产品等)。

与此同时,中国的名流们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利用社交媒体向粉丝销售产品。小红书(Little Red Book)是最突出的例子,这是一款专注于时尚与美妆的所谓的社交电商应用,中国女演员、迪奥(Dior)的品牌大使杨颖(Angelababy)便通过这款应用向她的逾1440万粉丝推荐产品。

外国名人和品牌要争夺这种草根支持并不容易。金•卡尔达希安•韦斯特(Kim Kardashian West)在今年10月加入了小红书,目前,她的英语帖子和她以美国为中心的事业只吸引了10.5万名粉丝。A妹没有加入小红书。在品牌方面,除苹果外,还没有其他美国品牌在中国拥有小米式的狂热的草根追随者。或许有朝一日,这些品牌能够克服文化和语言障碍,在中国培养出类似的粉丝群体。但在此之前,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



撰文 / Adam Minter

■ 美国流行歌星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昵称A妹)有充分理由相信她的最新单曲《谢谢,下一个》(Thank U, Next)在本月初发售后会登顶美国榜单。但她查看iTunes时吓了一跳。中国的超级巨星吴亦凡(Kris Wu)不仅拿下了头名,而且一举占据了单曲榜前十中的7个位子。这对一个几乎没在北美发展过的艺人而言堪称非凡成就,但对此,A妹和她的团队并不买账。谣言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开来:吴亦凡霸榜的原因是使用了“机器人水军”。

怀疑者说对了一件事: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但这里的组织者是他在中国的粉丝,他们自己花钱将他送上了美国榜单,并未借助音乐推广者或程序员。

这种动员并不少见。多年来,中国的粉丝们早已不满足于单纯地购买偶像的音乐,他们会大规模组织起来,努力提高明星的榜单成绩、品牌价值,甚至影响明星在艺术创作上的决定。以中国男孩组合TFboys的粉丝为例,当其中一位团员登上《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的封面后,他们买空了当期的所有杂志(共12万份),当另一位团员过生日时,他们租下了时报广场上的广告牌为他庆生,而当另外一位团员准备参加中国的高考时,他们为他提供了量身定制的参考书。

这些财源滚滚的“粉丝经济”已经大获成功,如今,中国的品牌也开始积极投身其中,以求获益。想打入中国市场的西方公司也不应置身事外。

中国的粉丝经济(大致可定义为从粉丝与明星的互动中产生的价值和收入)诞生于社交媒体问世之前。2005年,一家省级卫视推出了一档模仿《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的节目,名叫《蒙牛酸酸乳超级女声》。观众通过短信(需要付费)为自己青睐的选手投票,在决赛阶段,粉丝们纷纷成立后援会,为选手发起竞选活动。在上海,他们会在购物中心、地铁站、公园等公共场所为选手拉票。

这种狂热到底源于何处,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答案。对于中国的许多年轻人而言,追星为他们提供了难得的对一些通常边缘化的生活方式及身份背景表达支持的机会。许多脱颖而出的“超级女生”来自地方省份,并呈现出显著的中性路线——这可能并非偶然。

到了《超级女声》暂停播出的2011年,得益于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追星已经转移到了网上。与西方不同的是,这种文化在中国发展成了一种非常具体的形式。首先,粉丝们会成立后援会(最大牌的明星有数百甚至数千个后援会),其中有些得到了明星本人和经纪人的支持。其次,明星和团队会努力让粉丝感到他们对艺人的事业发挥了塑造作用,藉此强化粉丝的忠诚度和参与度。

粉丝影响力表现为多种形式,从网络论坛的实时追踪讨论,到发起集资活动,推广偶像的最新作品,一次性购买多份新专辑等等,不一而足。对许多名人(特别是名人作者)而言,将后援会的成员发展为订阅者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据近期的一项估算,到2020年,此类粉丝经济的规模有望突破150亿美元。

当然,这个现象也并非纯洁无瑕。有一些中介公司专门从事创建粉丝群体、并利用他们提升名人形象的工作。据中国媒体近期的一篇报道,有一些“职业粉丝”负责煽动热情、管理线上讨论以及组织其他粉丝,它们每月的工资和补贴加起来能超过4000美元。报道中指出,微博上只有30%的明星粉丝互动源自真实的粉丝。

不论职业与否,中国粉丝经济背后的策略已经从男团扩展到了传统零售及消费品牌。创立8年的中国智能手机和消费电子产品厂商小米公司(Xiaomi Corp.)便利用粉丝经济的方法培养了狂热而忠诚的粉丝群,如今,该公司已经是中国最知名的品牌之一。他们创立了米粉俱乐部,并会在研发中纳入米粉的建议,米粉也会自己花钱助推小米的成长(参加外地举办的发布会;设计小米相关的创意产品等)。

与此同时,中国的名流们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利用社交媒体向粉丝销售产品。小红书(Little Red Book)是最突出的例子,这是一款专注于时尚与美妆的所谓的社交电商应用,中国女演员、迪奥(Dior)的品牌大使杨颖(Angelababy)便通过这款应用向她的逾1440万粉丝推荐产品。

外国名人和品牌要争夺这种草根支持并不容易。金•卡尔达希安•韦斯特(Kim Kardashian West)在今年10月加入了小红书,目前,她的英语帖子和她以美国为中心的事业只吸引了10.5万名粉丝。A妹没有加入小红书。在品牌方面,除苹果外,还没有其他美国品牌在中国拥有小米式的狂热的草根追随者。或许有朝一日,这些品牌能够克服文化和语言障碍,在中国培养出类似的粉丝群体。但在此之前,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财源滚滚的“粉丝经济”是如何存在且大获成功的?

发布日期:2018-11-15 11:36
摘要」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



撰文 / Adam Minter

■ 美国流行歌星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昵称A妹)有充分理由相信她的最新单曲《谢谢,下一个》(Thank U, Next)在本月初发售后会登顶美国榜单。但她查看iTunes时吓了一跳。中国的超级巨星吴亦凡(Kris Wu)不仅拿下了头名,而且一举占据了单曲榜前十中的7个位子。这对一个几乎没在北美发展过的艺人而言堪称非凡成就,但对此,A妹和她的团队并不买账。谣言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开来:吴亦凡霸榜的原因是使用了“机器人水军”。

怀疑者说对了一件事: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但这里的组织者是他在中国的粉丝,他们自己花钱将他送上了美国榜单,并未借助音乐推广者或程序员。

这种动员并不少见。多年来,中国的粉丝们早已不满足于单纯地购买偶像的音乐,他们会大规模组织起来,努力提高明星的榜单成绩、品牌价值,甚至影响明星在艺术创作上的决定。以中国男孩组合TFboys的粉丝为例,当其中一位团员登上《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的封面后,他们买空了当期的所有杂志(共12万份),当另一位团员过生日时,他们租下了时报广场上的广告牌为他庆生,而当另外一位团员准备参加中国的高考时,他们为他提供了量身定制的参考书。

这些财源滚滚的“粉丝经济”已经大获成功,如今,中国的品牌也开始积极投身其中,以求获益。想打入中国市场的西方公司也不应置身事外。

中国的粉丝经济(大致可定义为从粉丝与明星的互动中产生的价值和收入)诞生于社交媒体问世之前。2005年,一家省级卫视推出了一档模仿《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的节目,名叫《蒙牛酸酸乳超级女声》。观众通过短信(需要付费)为自己青睐的选手投票,在决赛阶段,粉丝们纷纷成立后援会,为选手发起竞选活动。在上海,他们会在购物中心、地铁站、公园等公共场所为选手拉票。

这种狂热到底源于何处,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答案。对于中国的许多年轻人而言,追星为他们提供了难得的对一些通常边缘化的生活方式及身份背景表达支持的机会。许多脱颖而出的“超级女生”来自地方省份,并呈现出显著的中性路线——这可能并非偶然。

到了《超级女声》暂停播出的2011年,得益于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追星已经转移到了网上。与西方不同的是,这种文化在中国发展成了一种非常具体的形式。首先,粉丝们会成立后援会(最大牌的明星有数百甚至数千个后援会),其中有些得到了明星本人和经纪人的支持。其次,明星和团队会努力让粉丝感到他们对艺人的事业发挥了塑造作用,藉此强化粉丝的忠诚度和参与度。

粉丝影响力表现为多种形式,从网络论坛的实时追踪讨论,到发起集资活动,推广偶像的最新作品,一次性购买多份新专辑等等,不一而足。对许多名人(特别是名人作者)而言,将后援会的成员发展为订阅者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据近期的一项估算,到2020年,此类粉丝经济的规模有望突破150亿美元。

当然,这个现象也并非纯洁无瑕。有一些中介公司专门从事创建粉丝群体、并利用他们提升名人形象的工作。据中国媒体近期的一篇报道,有一些“职业粉丝”负责煽动热情、管理线上讨论以及组织其他粉丝,它们每月的工资和补贴加起来能超过4000美元。报道中指出,微博上只有30%的明星粉丝互动源自真实的粉丝。

不论职业与否,中国粉丝经济背后的策略已经从男团扩展到了传统零售及消费品牌。创立8年的中国智能手机和消费电子产品厂商小米公司(Xiaomi Corp.)便利用粉丝经济的方法培养了狂热而忠诚的粉丝群,如今,该公司已经是中国最知名的品牌之一。他们创立了米粉俱乐部,并会在研发中纳入米粉的建议,米粉也会自己花钱助推小米的成长(参加外地举办的发布会;设计小米相关的创意产品等)。

与此同时,中国的名流们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利用社交媒体向粉丝销售产品。小红书(Little Red Book)是最突出的例子,这是一款专注于时尚与美妆的所谓的社交电商应用,中国女演员、迪奥(Dior)的品牌大使杨颖(Angelababy)便通过这款应用向她的逾1440万粉丝推荐产品。

外国名人和品牌要争夺这种草根支持并不容易。金•卡尔达希安•韦斯特(Kim Kardashian West)在今年10月加入了小红书,目前,她的英语帖子和她以美国为中心的事业只吸引了10.5万名粉丝。A妹没有加入小红书。在品牌方面,除苹果外,还没有其他美国品牌在中国拥有小米式的狂热的草根追随者。或许有朝一日,这些品牌能够克服文化和语言障碍,在中国培养出类似的粉丝群体。但在此之前,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



撰文 / Adam Minter

■ 美国流行歌星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昵称A妹)有充分理由相信她的最新单曲《谢谢,下一个》(Thank U, Next)在本月初发售后会登顶美国榜单。但她查看iTunes时吓了一跳。中国的超级巨星吴亦凡(Kris Wu)不仅拿下了头名,而且一举占据了单曲榜前十中的7个位子。这对一个几乎没在北美发展过的艺人而言堪称非凡成就,但对此,A妹和她的团队并不买账。谣言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开来:吴亦凡霸榜的原因是使用了“机器人水军”。

怀疑者说对了一件事:吴亦凡唱片销售的背后存在有组织的推动力量。但这里的组织者是他在中国的粉丝,他们自己花钱将他送上了美国榜单,并未借助音乐推广者或程序员。

这种动员并不少见。多年来,中国的粉丝们早已不满足于单纯地购买偶像的音乐,他们会大规模组织起来,努力提高明星的榜单成绩、品牌价值,甚至影响明星在艺术创作上的决定。以中国男孩组合TFboys的粉丝为例,当其中一位团员登上《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的封面后,他们买空了当期的所有杂志(共12万份),当另一位团员过生日时,他们租下了时报广场上的广告牌为他庆生,而当另外一位团员准备参加中国的高考时,他们为他提供了量身定制的参考书。

这些财源滚滚的“粉丝经济”已经大获成功,如今,中国的品牌也开始积极投身其中,以求获益。想打入中国市场的西方公司也不应置身事外。

中国的粉丝经济(大致可定义为从粉丝与明星的互动中产生的价值和收入)诞生于社交媒体问世之前。2005年,一家省级卫视推出了一档模仿《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的节目,名叫《蒙牛酸酸乳超级女声》。观众通过短信(需要付费)为自己青睐的选手投票,在决赛阶段,粉丝们纷纷成立后援会,为选手发起竞选活动。在上海,他们会在购物中心、地铁站、公园等公共场所为选手拉票。

这种狂热到底源于何处,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答案。对于中国的许多年轻人而言,追星为他们提供了难得的对一些通常边缘化的生活方式及身份背景表达支持的机会。许多脱颖而出的“超级女生”来自地方省份,并呈现出显著的中性路线——这可能并非偶然。

到了《超级女声》暂停播出的2011年,得益于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追星已经转移到了网上。与西方不同的是,这种文化在中国发展成了一种非常具体的形式。首先,粉丝们会成立后援会(最大牌的明星有数百甚至数千个后援会),其中有些得到了明星本人和经纪人的支持。其次,明星和团队会努力让粉丝感到他们对艺人的事业发挥了塑造作用,藉此强化粉丝的忠诚度和参与度。

粉丝影响力表现为多种形式,从网络论坛的实时追踪讨论,到发起集资活动,推广偶像的最新作品,一次性购买多份新专辑等等,不一而足。对许多名人(特别是名人作者)而言,将后援会的成员发展为订阅者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据近期的一项估算,到2020年,此类粉丝经济的规模有望突破150亿美元。

当然,这个现象也并非纯洁无瑕。有一些中介公司专门从事创建粉丝群体、并利用他们提升名人形象的工作。据中国媒体近期的一篇报道,有一些“职业粉丝”负责煽动热情、管理线上讨论以及组织其他粉丝,它们每月的工资和补贴加起来能超过4000美元。报道中指出,微博上只有30%的明星粉丝互动源自真实的粉丝。

不论职业与否,中国粉丝经济背后的策略已经从男团扩展到了传统零售及消费品牌。创立8年的中国智能手机和消费电子产品厂商小米公司(Xiaomi Corp.)便利用粉丝经济的方法培养了狂热而忠诚的粉丝群,如今,该公司已经是中国最知名的品牌之一。他们创立了米粉俱乐部,并会在研发中纳入米粉的建议,米粉也会自己花钱助推小米的成长(参加外地举办的发布会;设计小米相关的创意产品等)。

与此同时,中国的名流们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利用社交媒体向粉丝销售产品。小红书(Little Red Book)是最突出的例子,这是一款专注于时尚与美妆的所谓的社交电商应用,中国女演员、迪奥(Dior)的品牌大使杨颖(Angelababy)便通过这款应用向她的逾1440万粉丝推荐产品。

外国名人和品牌要争夺这种草根支持并不容易。金•卡尔达希安•韦斯特(Kim Kardashian West)在今年10月加入了小红书,目前,她的英语帖子和她以美国为中心的事业只吸引了10.5万名粉丝。A妹没有加入小红书。在品牌方面,除苹果外,还没有其他美国品牌在中国拥有小米式的狂热的草根追随者。或许有朝一日,这些品牌能够克服文化和语言障碍,在中国培养出类似的粉丝群体。但在此之前,外国品牌可能会发现,中国的名人是它们需要克服的最新的贸易壁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