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是美国

发布日期:2018-11-15 07:38
摘要」渥克:美国面对金融风险时所表现的无所顾忌,让中国非常担心。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国满不在乎的态度。



撰文 / 米歇尔•渥克

■ 在新的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中国央行(PBoC)再次敲响了警钟:一些“灰犀牛”风险继续威胁着中国经济。所谓灰犀牛风险是指在我们眼前明确存在但经常被忽视的风险。

该报告把重点放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以及地方政府、家庭和企业高企的债务水平上,这与中外观察人士的担忧一致。

实际上,西方分析师中有一种流行说法是,中国的债务问题有可能成为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然而,触发引爆器的可能是美国对风险满不在乎的态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遏制金融风险作为一项首要任务,中国高层官员在应对他们所发现的危险领域方面直言不讳、积极主动。


相比之下,如果你认为美国官员忘记了10年前爆发的那场金融危机,还有10年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全球范围内构成的风险,那也情有可原。

美国政府的做法似乎是无视警示信号,指望能够把不可避免的危机描述为出人意料的“黑天鹅”,“没人预见到它会发生”。

不过,许多聪明人确实看到了即将到来的麻烦,并就美国和全球经济发出了紧急警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4月警告称,全球债务已达164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相当于GDP的225%。它指出,美国是唯一一个债务增速超过经济增速的发达经济体。

法国兴业银行(SocGen)的阿尔贝•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预测,金融寒冬即将来临;乔治•F•威尔(George F Will)撰文描述了债务螺旋式上升发出的“巨大吸吮声”;桥水(Bridgewater)的雷•戴利奥(Ray Dalio)预测,一场新的债务危机即将来临。还有其他数十位聪明人也发出了警告。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中国清楚地意识到迫在眉睫的挑战,力求在不戳破信贷泡沫的情况下逐步将空气排出,同时引导经济实现“高质量增长”——也许速度较慢,但更均衡更稳定。就算不必应对美国政府由于不知道或不关心其政策的全球影响而造成的外部冲击,这两件事也都不容易。

中国官员对国内经济面临的真切风险开诚布公,也不掩饰为过热行业降温的意图。

在2017年7月一次重要的五年政策制定会议上,中国高层官员指出了一些“灰犀牛”风险,然后综合运用监管、强化执行力度和流动性控制等手段来化解这些风险:企业债务高企、流动性过剩、影子银行、资本市场脆弱性、房地产泡沫以及新兴起的网络金融产品和服务。

监管机构对那些被标榜“风险较小”、同时承诺较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发起打击。随着企业债券违约案例在2018年上半年增加40%,以及数以千计的P2P贷款平台被允许倒闭,中国政府发出了一个信号:不能指望政府解决所有问题。

对比之下,特朗普和高级官员们鼓吹美国的经济实力,淡化风险和弱点。

在过去几周市场大幅波动之前,特朗普多次吹嘘美国股市如何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新高,而今年以来中国股指累计下跌了逾20%。

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股市密切跟随信贷增长放缓的趋势。这表明,股市下跌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挤压资产泡沫的直接结果。

特朗普政府对金融风险漫不经心的态度日益表明,其经济政策不会有好结果。

在2017年12月美国国会准备通过大规模减税计划时,中国高级官员将之称为灰犀牛,指出美国这项政策可能对资本流动和金融稳定造成影响。中国政府迅速做出反应,制定了应急计划,包括提高利率、收紧资本管制和更积极地干预汇率。

特朗普支持的新减税政策正在扩大预算赤字,同时推高赤字的利息成本。在金融风险上升之际,美国政府一直在削弱可能有助于遏制下一场危机的保障措施和应急能力。

确实,美联储(Fed)一直在逐步提高利率、收缩资产负债表,这是一次姗姗来迟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努力。但是这在全球造成了新的不稳定,大量资金流出新兴市场。与中国对特定脆弱性有针对性地处理不同,美国主要依靠利率作为一种粗放的经济杠杆,这可能会让所有船只跟着沉没。

美国在对待金融风险方面这种无所顾忌的做法让中国非常担心,以至于中共中央政治局最近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应对由美国带来的经济冲击是比化解风险更优先的任务。

矛盾的是,目前的美中政策可能会妨碍投资者希望看到的改革,比如降低国企的过剩产能,减少干预外汇市场。

特朗普好斗的言辞忽略了中国一直在逐步开放经济的事实:包括放松15个行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的外国投资规定,以及在知识产权问题上有一些进步迹象。这两方面都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看到了增加股权融资相对于债务融资的好处,并希望鼓励自主技术进步。

为消除因贸易战引发的担忧对经济的影响,中国在近几个月里放松了货币政策。早先的紧缩政策给了中国这么做的一些回旋余地。但是,如果中国完全放弃化解风险战略,它将重新走向一个令人担忧的“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

如果美国像中国那样关注全球经济和市场中潜藏的危险,它就不会让自己显得如此热衷于破坏中国旨在降低金融风险的明智努力。

回想一下,中国对西方商品的需求,再加上中国积极的财政政策,在帮助世界走出2008年危机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当中国官员指责西方政府实施了不负责任的经济政策时,想让中国拉欧洲一把的希望曾一度破灭。

美国明智的政策将是像中国一样把注意力放在防范全球经济中的灰犀牛风险,关注各国能发挥的作用。

达成结束贸易战的协议将是一个开头。但除非美国更认真地对待金融风险,否则全球经济面临的威胁不会消失——而中国不会是罪魁祸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渥克:美国面对金融风险时所表现的无所顾忌,让中国非常担心。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国满不在乎的态度。



撰文 / 米歇尔•渥克

■ 在新的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中国央行(PBoC)再次敲响了警钟:一些“灰犀牛”风险继续威胁着中国经济。所谓灰犀牛风险是指在我们眼前明确存在但经常被忽视的风险。

该报告把重点放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以及地方政府、家庭和企业高企的债务水平上,这与中外观察人士的担忧一致。

实际上,西方分析师中有一种流行说法是,中国的债务问题有可能成为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然而,触发引爆器的可能是美国对风险满不在乎的态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遏制金融风险作为一项首要任务,中国高层官员在应对他们所发现的危险领域方面直言不讳、积极主动。


相比之下,如果你认为美国官员忘记了10年前爆发的那场金融危机,还有10年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全球范围内构成的风险,那也情有可原。

美国政府的做法似乎是无视警示信号,指望能够把不可避免的危机描述为出人意料的“黑天鹅”,“没人预见到它会发生”。

不过,许多聪明人确实看到了即将到来的麻烦,并就美国和全球经济发出了紧急警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4月警告称,全球债务已达164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相当于GDP的225%。它指出,美国是唯一一个债务增速超过经济增速的发达经济体。

法国兴业银行(SocGen)的阿尔贝•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预测,金融寒冬即将来临;乔治•F•威尔(George F Will)撰文描述了债务螺旋式上升发出的“巨大吸吮声”;桥水(Bridgewater)的雷•戴利奥(Ray Dalio)预测,一场新的债务危机即将来临。还有其他数十位聪明人也发出了警告。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中国清楚地意识到迫在眉睫的挑战,力求在不戳破信贷泡沫的情况下逐步将空气排出,同时引导经济实现“高质量增长”——也许速度较慢,但更均衡更稳定。就算不必应对美国政府由于不知道或不关心其政策的全球影响而造成的外部冲击,这两件事也都不容易。

中国官员对国内经济面临的真切风险开诚布公,也不掩饰为过热行业降温的意图。

在2017年7月一次重要的五年政策制定会议上,中国高层官员指出了一些“灰犀牛”风险,然后综合运用监管、强化执行力度和流动性控制等手段来化解这些风险:企业债务高企、流动性过剩、影子银行、资本市场脆弱性、房地产泡沫以及新兴起的网络金融产品和服务。

监管机构对那些被标榜“风险较小”、同时承诺较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发起打击。随着企业债券违约案例在2018年上半年增加40%,以及数以千计的P2P贷款平台被允许倒闭,中国政府发出了一个信号:不能指望政府解决所有问题。

对比之下,特朗普和高级官员们鼓吹美国的经济实力,淡化风险和弱点。

在过去几周市场大幅波动之前,特朗普多次吹嘘美国股市如何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新高,而今年以来中国股指累计下跌了逾20%。

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股市密切跟随信贷增长放缓的趋势。这表明,股市下跌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挤压资产泡沫的直接结果。

特朗普政府对金融风险漫不经心的态度日益表明,其经济政策不会有好结果。

在2017年12月美国国会准备通过大规模减税计划时,中国高级官员将之称为灰犀牛,指出美国这项政策可能对资本流动和金融稳定造成影响。中国政府迅速做出反应,制定了应急计划,包括提高利率、收紧资本管制和更积极地干预汇率。

特朗普支持的新减税政策正在扩大预算赤字,同时推高赤字的利息成本。在金融风险上升之际,美国政府一直在削弱可能有助于遏制下一场危机的保障措施和应急能力。

确实,美联储(Fed)一直在逐步提高利率、收缩资产负债表,这是一次姗姗来迟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努力。但是这在全球造成了新的不稳定,大量资金流出新兴市场。与中国对特定脆弱性有针对性地处理不同,美国主要依靠利率作为一种粗放的经济杠杆,这可能会让所有船只跟着沉没。

美国在对待金融风险方面这种无所顾忌的做法让中国非常担心,以至于中共中央政治局最近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应对由美国带来的经济冲击是比化解风险更优先的任务。

矛盾的是,目前的美中政策可能会妨碍投资者希望看到的改革,比如降低国企的过剩产能,减少干预外汇市场。

特朗普好斗的言辞忽略了中国一直在逐步开放经济的事实:包括放松15个行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的外国投资规定,以及在知识产权问题上有一些进步迹象。这两方面都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看到了增加股权融资相对于债务融资的好处,并希望鼓励自主技术进步。

为消除因贸易战引发的担忧对经济的影响,中国在近几个月里放松了货币政策。早先的紧缩政策给了中国这么做的一些回旋余地。但是,如果中国完全放弃化解风险战略,它将重新走向一个令人担忧的“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

如果美国像中国那样关注全球经济和市场中潜藏的危险,它就不会让自己显得如此热衷于破坏中国旨在降低金融风险的明智努力。

回想一下,中国对西方商品的需求,再加上中国积极的财政政策,在帮助世界走出2008年危机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当中国官员指责西方政府实施了不负责任的经济政策时,想让中国拉欧洲一把的希望曾一度破灭。

美国明智的政策将是像中国一样把注意力放在防范全球经济中的灰犀牛风险,关注各国能发挥的作用。

达成结束贸易战的协议将是一个开头。但除非美国更认真地对待金融风险,否则全球经济面临的威胁不会消失——而中国不会是罪魁祸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渥克:美国面对金融风险时所表现的无所顾忌,让中国非常担心。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国满不在乎的态度。



撰文 / 米歇尔•渥克

■ 在新的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中国央行(PBoC)再次敲响了警钟:一些“灰犀牛”风险继续威胁着中国经济。所谓灰犀牛风险是指在我们眼前明确存在但经常被忽视的风险。

该报告把重点放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以及地方政府、家庭和企业高企的债务水平上,这与中外观察人士的担忧一致。

实际上,西方分析师中有一种流行说法是,中国的债务问题有可能成为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然而,触发引爆器的可能是美国对风险满不在乎的态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遏制金融风险作为一项首要任务,中国高层官员在应对他们所发现的危险领域方面直言不讳、积极主动。


相比之下,如果你认为美国官员忘记了10年前爆发的那场金融危机,还有10年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全球范围内构成的风险,那也情有可原。

美国政府的做法似乎是无视警示信号,指望能够把不可避免的危机描述为出人意料的“黑天鹅”,“没人预见到它会发生”。

不过,许多聪明人确实看到了即将到来的麻烦,并就美国和全球经济发出了紧急警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4月警告称,全球债务已达164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相当于GDP的225%。它指出,美国是唯一一个债务增速超过经济增速的发达经济体。

法国兴业银行(SocGen)的阿尔贝•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预测,金融寒冬即将来临;乔治•F•威尔(George F Will)撰文描述了债务螺旋式上升发出的“巨大吸吮声”;桥水(Bridgewater)的雷•戴利奥(Ray Dalio)预测,一场新的债务危机即将来临。还有其他数十位聪明人也发出了警告。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中国清楚地意识到迫在眉睫的挑战,力求在不戳破信贷泡沫的情况下逐步将空气排出,同时引导经济实现“高质量增长”——也许速度较慢,但更均衡更稳定。就算不必应对美国政府由于不知道或不关心其政策的全球影响而造成的外部冲击,这两件事也都不容易。

中国官员对国内经济面临的真切风险开诚布公,也不掩饰为过热行业降温的意图。

在2017年7月一次重要的五年政策制定会议上,中国高层官员指出了一些“灰犀牛”风险,然后综合运用监管、强化执行力度和流动性控制等手段来化解这些风险:企业债务高企、流动性过剩、影子银行、资本市场脆弱性、房地产泡沫以及新兴起的网络金融产品和服务。

监管机构对那些被标榜“风险较小”、同时承诺较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发起打击。随着企业债券违约案例在2018年上半年增加40%,以及数以千计的P2P贷款平台被允许倒闭,中国政府发出了一个信号:不能指望政府解决所有问题。

对比之下,特朗普和高级官员们鼓吹美国的经济实力,淡化风险和弱点。

在过去几周市场大幅波动之前,特朗普多次吹嘘美国股市如何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新高,而今年以来中国股指累计下跌了逾20%。

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股市密切跟随信贷增长放缓的趋势。这表明,股市下跌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挤压资产泡沫的直接结果。

特朗普政府对金融风险漫不经心的态度日益表明,其经济政策不会有好结果。

在2017年12月美国国会准备通过大规模减税计划时,中国高级官员将之称为灰犀牛,指出美国这项政策可能对资本流动和金融稳定造成影响。中国政府迅速做出反应,制定了应急计划,包括提高利率、收紧资本管制和更积极地干预汇率。

特朗普支持的新减税政策正在扩大预算赤字,同时推高赤字的利息成本。在金融风险上升之际,美国政府一直在削弱可能有助于遏制下一场危机的保障措施和应急能力。

确实,美联储(Fed)一直在逐步提高利率、收缩资产负债表,这是一次姗姗来迟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努力。但是这在全球造成了新的不稳定,大量资金流出新兴市场。与中国对特定脆弱性有针对性地处理不同,美国主要依靠利率作为一种粗放的经济杠杆,这可能会让所有船只跟着沉没。

美国在对待金融风险方面这种无所顾忌的做法让中国非常担心,以至于中共中央政治局最近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应对由美国带来的经济冲击是比化解风险更优先的任务。

矛盾的是,目前的美中政策可能会妨碍投资者希望看到的改革,比如降低国企的过剩产能,减少干预外汇市场。

特朗普好斗的言辞忽略了中国一直在逐步开放经济的事实:包括放松15个行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的外国投资规定,以及在知识产权问题上有一些进步迹象。这两方面都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看到了增加股权融资相对于债务融资的好处,并希望鼓励自主技术进步。

为消除因贸易战引发的担忧对经济的影响,中国在近几个月里放松了货币政策。早先的紧缩政策给了中国这么做的一些回旋余地。但是,如果中国完全放弃化解风险战略,它将重新走向一个令人担忧的“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

如果美国像中国那样关注全球经济和市场中潜藏的危险,它就不会让自己显得如此热衷于破坏中国旨在降低金融风险的明智努力。

回想一下,中国对西方商品的需求,再加上中国积极的财政政策,在帮助世界走出2008年危机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当中国官员指责西方政府实施了不负责任的经济政策时,想让中国拉欧洲一把的希望曾一度破灭。

美国明智的政策将是像中国一样把注意力放在防范全球经济中的灰犀牛风险,关注各国能发挥的作用。

达成结束贸易战的协议将是一个开头。但除非美国更认真地对待金融风险,否则全球经济面临的威胁不会消失——而中国不会是罪魁祸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是美国

发布日期:2018-11-15 07:38
摘要」渥克:美国面对金融风险时所表现的无所顾忌,让中国非常担心。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国满不在乎的态度。



撰文 / 米歇尔•渥克

■ 在新的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中国央行(PBoC)再次敲响了警钟:一些“灰犀牛”风险继续威胁着中国经济。所谓灰犀牛风险是指在我们眼前明确存在但经常被忽视的风险。

该报告把重点放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以及地方政府、家庭和企业高企的债务水平上,这与中外观察人士的担忧一致。

实际上,西方分析师中有一种流行说法是,中国的债务问题有可能成为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然而,触发引爆器的可能是美国对风险满不在乎的态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遏制金融风险作为一项首要任务,中国高层官员在应对他们所发现的危险领域方面直言不讳、积极主动。


相比之下,如果你认为美国官员忘记了10年前爆发的那场金融危机,还有10年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全球范围内构成的风险,那也情有可原。

美国政府的做法似乎是无视警示信号,指望能够把不可避免的危机描述为出人意料的“黑天鹅”,“没人预见到它会发生”。

不过,许多聪明人确实看到了即将到来的麻烦,并就美国和全球经济发出了紧急警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4月警告称,全球债务已达164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相当于GDP的225%。它指出,美国是唯一一个债务增速超过经济增速的发达经济体。

法国兴业银行(SocGen)的阿尔贝•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预测,金融寒冬即将来临;乔治•F•威尔(George F Will)撰文描述了债务螺旋式上升发出的“巨大吸吮声”;桥水(Bridgewater)的雷•戴利奥(Ray Dalio)预测,一场新的债务危机即将来临。还有其他数十位聪明人也发出了警告。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中国清楚地意识到迫在眉睫的挑战,力求在不戳破信贷泡沫的情况下逐步将空气排出,同时引导经济实现“高质量增长”——也许速度较慢,但更均衡更稳定。就算不必应对美国政府由于不知道或不关心其政策的全球影响而造成的外部冲击,这两件事也都不容易。

中国官员对国内经济面临的真切风险开诚布公,也不掩饰为过热行业降温的意图。

在2017年7月一次重要的五年政策制定会议上,中国高层官员指出了一些“灰犀牛”风险,然后综合运用监管、强化执行力度和流动性控制等手段来化解这些风险:企业债务高企、流动性过剩、影子银行、资本市场脆弱性、房地产泡沫以及新兴起的网络金融产品和服务。

监管机构对那些被标榜“风险较小”、同时承诺较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发起打击。随着企业债券违约案例在2018年上半年增加40%,以及数以千计的P2P贷款平台被允许倒闭,中国政府发出了一个信号:不能指望政府解决所有问题。

对比之下,特朗普和高级官员们鼓吹美国的经济实力,淡化风险和弱点。

在过去几周市场大幅波动之前,特朗普多次吹嘘美国股市如何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新高,而今年以来中国股指累计下跌了逾20%。

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股市密切跟随信贷增长放缓的趋势。这表明,股市下跌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挤压资产泡沫的直接结果。

特朗普政府对金融风险漫不经心的态度日益表明,其经济政策不会有好结果。

在2017年12月美国国会准备通过大规模减税计划时,中国高级官员将之称为灰犀牛,指出美国这项政策可能对资本流动和金融稳定造成影响。中国政府迅速做出反应,制定了应急计划,包括提高利率、收紧资本管制和更积极地干预汇率。

特朗普支持的新减税政策正在扩大预算赤字,同时推高赤字的利息成本。在金融风险上升之际,美国政府一直在削弱可能有助于遏制下一场危机的保障措施和应急能力。

确实,美联储(Fed)一直在逐步提高利率、收缩资产负债表,这是一次姗姗来迟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努力。但是这在全球造成了新的不稳定,大量资金流出新兴市场。与中国对特定脆弱性有针对性地处理不同,美国主要依靠利率作为一种粗放的经济杠杆,这可能会让所有船只跟着沉没。

美国在对待金融风险方面这种无所顾忌的做法让中国非常担心,以至于中共中央政治局最近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应对由美国带来的经济冲击是比化解风险更优先的任务。

矛盾的是,目前的美中政策可能会妨碍投资者希望看到的改革,比如降低国企的过剩产能,减少干预外汇市场。

特朗普好斗的言辞忽略了中国一直在逐步开放经济的事实:包括放松15个行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的外国投资规定,以及在知识产权问题上有一些进步迹象。这两方面都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看到了增加股权融资相对于债务融资的好处,并希望鼓励自主技术进步。

为消除因贸易战引发的担忧对经济的影响,中国在近几个月里放松了货币政策。早先的紧缩政策给了中国这么做的一些回旋余地。但是,如果中国完全放弃化解风险战略,它将重新走向一个令人担忧的“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

如果美国像中国那样关注全球经济和市场中潜藏的危险,它就不会让自己显得如此热衷于破坏中国旨在降低金融风险的明智努力。

回想一下,中国对西方商品的需求,再加上中国积极的财政政策,在帮助世界走出2008年危机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当中国官员指责西方政府实施了不负责任的经济政策时,想让中国拉欧洲一把的希望曾一度破灭。

美国明智的政策将是像中国一样把注意力放在防范全球经济中的灰犀牛风险,关注各国能发挥的作用。

达成结束贸易战的协议将是一个开头。但除非美国更认真地对待金融风险,否则全球经济面临的威胁不会消失——而中国不会是罪魁祸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渥克:美国面对金融风险时所表现的无所顾忌,让中国非常担心。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国满不在乎的态度。



撰文 / 米歇尔•渥克

■ 在新的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中国央行(PBoC)再次敲响了警钟:一些“灰犀牛”风险继续威胁着中国经济。所谓灰犀牛风险是指在我们眼前明确存在但经常被忽视的风险。

该报告把重点放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以及地方政府、家庭和企业高企的债务水平上,这与中外观察人士的担忧一致。

实际上,西方分析师中有一种流行说法是,中国的债务问题有可能成为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然而,触发引爆器的可能是美国对风险满不在乎的态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遏制金融风险作为一项首要任务,中国高层官员在应对他们所发现的危险领域方面直言不讳、积极主动。


相比之下,如果你认为美国官员忘记了10年前爆发的那场金融危机,还有10年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全球范围内构成的风险,那也情有可原。

美国政府的做法似乎是无视警示信号,指望能够把不可避免的危机描述为出人意料的“黑天鹅”,“没人预见到它会发生”。

不过,许多聪明人确实看到了即将到来的麻烦,并就美国和全球经济发出了紧急警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4月警告称,全球债务已达164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相当于GDP的225%。它指出,美国是唯一一个债务增速超过经济增速的发达经济体。

法国兴业银行(SocGen)的阿尔贝•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预测,金融寒冬即将来临;乔治•F•威尔(George F Will)撰文描述了债务螺旋式上升发出的“巨大吸吮声”;桥水(Bridgewater)的雷•戴利奥(Ray Dalio)预测,一场新的债务危机即将来临。还有其他数十位聪明人也发出了警告。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中国清楚地意识到迫在眉睫的挑战,力求在不戳破信贷泡沫的情况下逐步将空气排出,同时引导经济实现“高质量增长”——也许速度较慢,但更均衡更稳定。就算不必应对美国政府由于不知道或不关心其政策的全球影响而造成的外部冲击,这两件事也都不容易。

中国官员对国内经济面临的真切风险开诚布公,也不掩饰为过热行业降温的意图。

在2017年7月一次重要的五年政策制定会议上,中国高层官员指出了一些“灰犀牛”风险,然后综合运用监管、强化执行力度和流动性控制等手段来化解这些风险:企业债务高企、流动性过剩、影子银行、资本市场脆弱性、房地产泡沫以及新兴起的网络金融产品和服务。

监管机构对那些被标榜“风险较小”、同时承诺较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发起打击。随着企业债券违约案例在2018年上半年增加40%,以及数以千计的P2P贷款平台被允许倒闭,中国政府发出了一个信号:不能指望政府解决所有问题。

对比之下,特朗普和高级官员们鼓吹美国的经济实力,淡化风险和弱点。

在过去几周市场大幅波动之前,特朗普多次吹嘘美国股市如何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新高,而今年以来中国股指累计下跌了逾20%。

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股市密切跟随信贷增长放缓的趋势。这表明,股市下跌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挤压资产泡沫的直接结果。

特朗普政府对金融风险漫不经心的态度日益表明,其经济政策不会有好结果。

在2017年12月美国国会准备通过大规模减税计划时,中国高级官员将之称为灰犀牛,指出美国这项政策可能对资本流动和金融稳定造成影响。中国政府迅速做出反应,制定了应急计划,包括提高利率、收紧资本管制和更积极地干预汇率。

特朗普支持的新减税政策正在扩大预算赤字,同时推高赤字的利息成本。在金融风险上升之际,美国政府一直在削弱可能有助于遏制下一场危机的保障措施和应急能力。

确实,美联储(Fed)一直在逐步提高利率、收缩资产负债表,这是一次姗姗来迟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努力。但是这在全球造成了新的不稳定,大量资金流出新兴市场。与中国对特定脆弱性有针对性地处理不同,美国主要依靠利率作为一种粗放的经济杠杆,这可能会让所有船只跟着沉没。

美国在对待金融风险方面这种无所顾忌的做法让中国非常担心,以至于中共中央政治局最近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应对由美国带来的经济冲击是比化解风险更优先的任务。

矛盾的是,目前的美中政策可能会妨碍投资者希望看到的改革,比如降低国企的过剩产能,减少干预外汇市场。

特朗普好斗的言辞忽略了中国一直在逐步开放经济的事实:包括放松15个行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的外国投资规定,以及在知识产权问题上有一些进步迹象。这两方面都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看到了增加股权融资相对于债务融资的好处,并希望鼓励自主技术进步。

为消除因贸易战引发的担忧对经济的影响,中国在近几个月里放松了货币政策。早先的紧缩政策给了中国这么做的一些回旋余地。但是,如果中国完全放弃化解风险战略,它将重新走向一个令人担忧的“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

如果美国像中国那样关注全球经济和市场中潜藏的危险,它就不会让自己显得如此热衷于破坏中国旨在降低金融风险的明智努力。

回想一下,中国对西方商品的需求,再加上中国积极的财政政策,在帮助世界走出2008年危机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当中国官员指责西方政府实施了不负责任的经济政策时,想让中国拉欧洲一把的希望曾一度破灭。

美国明智的政策将是像中国一样把注意力放在防范全球经济中的灰犀牛风险,关注各国能发挥的作用。

达成结束贸易战的协议将是一个开头。但除非美国更认真地对待金融风险,否则全球经济面临的威胁不会消失——而中国不会是罪魁祸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