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中能否避免新冷战?月底习特会或给出答案

发布日期:2018-11-14 18:51
摘要」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撰文 / James Mackintosh

■ 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投资者非常关注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单纯是贸易问题,那么美中双方有可能达成协议,而且从特朗普以往的做法来看,这种可能性相当高。相反,如果是为了遏制中国,那么现在也许就应该为新一轮冷战做准备了。

美国政府中的对华强硬派最近越来越高调,极力推动遏制中国的想法。上周五,一位强硬派人物公开抨击那些力图达成贸易协议的华尔街“全球主义亿万富豪”。但另一方面,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领导的亲贸易派正在幕后活动,希望在中美首脑会面前取得进展。

特朗普站在哪一边尚不清楚,尽管他已经谈到与中国达成协议的问题。从他长期以来对贸易逆差的担忧来看,他更关心的是美国经济,而不是全球竞争对手的崛起。

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表示,让美中贸易战变得尤为复杂的是地缘政治形势,如果仅仅是贸易战,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中国借“一带一路”倡议扩大其全球影响力的野心遭遇阻碍:经济上,该倡议下的基建项目令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多个合作国债务激增,被批评为“债务陷阱”;政治上,马来西亚、马尔代夫等国的换届选举使得亲华派势力削弱,威胁到相关合作的推进。美国从中看到了机会,并开始在对外投资、外交上采取行动。这则视频对美国的具体措施进行了分析。制图:Crystal Tai
投资者面临两方面的危险。特朗普倾向于先加征关税,然后再开始谈判,随着针锋相对的加征关税行动升级以及互信破裂,全面贸易战可能一触即发。另一方面,如果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无法进行改革,从而满足美国的要求,那么多边贸易体系可能受到抨击。

哥伦比亚前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表示,美国为了短期利益让整个贸易体系受到破坏,这不会有结果,即使对美国来说也是这样。

投资者普遍认为,美国不希望扼杀全球贸易,市场之所以尚未对美国与盟友之间的贸易争端做出更强烈的反应,原因之一就在于此。不过中国可能另当别论,投资者有理由担心,如果明年1月份美国将总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的措施延续下去,可能给公司利润带来沉重打击。

美中贸易冲突涉及诸多方面,其中一些触及到中国经济前景的核心。如果中国认输,将意味着放弃政府主导的发展更高价值技术的计划,同时废除要求在华运营的外国公司转让技术的规定。中国还将被迫放弃在WTO框架下获得更有利地位的希望。中国希望被WTO列为市场经济国家。

不过,贸易谈判的核心就在于让步,达成协议也是可能的。修改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现在被称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就是个先例。特朗普对墨西哥口无遮拦的指责以及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个人攻击都未能阻止协议的达成。而且对加拿大来说,贸易关系几乎不会随着协议的修订会发生改变(有关汽车工人薪酬的规定可能对墨西哥影响更大。)

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Marc-Andre Blanchard上周在巴黎一个由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组织的活动上称:“我们觉得这更像是在谈一桩房地产交易而不是贸易协议。交易关系成了重点,是逐个文件、逐个行业的敲定。”

贸易律师们并不习惯通过推特进行谈判,更不用说在谈判后期把争论的焦点从汽车转到乳制品上来(Blanchard认为,特朗普是在会见农户之后改变了策略)。期望的结果也发生了变化:美国还想获得更多就业机会,而不仅仅是有利可图的贸易。但贸易谈判的基本原则没有变,每个国家都在尽可能为本国实力强劲的行业争取到最好的协议。

一个变化是,特朗普对全球贸易协定本身的架构发起了更尖锐的攻击。

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明年将遇到问题,因为美国阻止了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奥巴马(Obama)政府也曾因为不喜欢一些法官的观点而否决了他们的任命,但批准了其他法官的任命,以确保这一上诉机构拥有法定人数。但许多贸易专家认为,尽管发出了威胁,但特朗普并不希望扼杀WTO。相反,特朗普的这些言论可能依然只是一种强硬的谈判手段,目的是改革贸易规则,以便让这些规则能够更好地应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获得政府补贴的企业,其他发达国家在应对这类企业时也有类似的担忧。

如果特朗普关心的只是贸易逆差,那么中国应该能够找到在无需放弃科技产业长远目标的情况下满足美国要求的方式。但如果他想利用贸易和军事力量遏制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那么关税可能会进一步提高、持续时间也可能超出任何人的预期。希望我们能在月底举行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上找到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撰文 / James Mackintosh

■ 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投资者非常关注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单纯是贸易问题,那么美中双方有可能达成协议,而且从特朗普以往的做法来看,这种可能性相当高。相反,如果是为了遏制中国,那么现在也许就应该为新一轮冷战做准备了。

美国政府中的对华强硬派最近越来越高调,极力推动遏制中国的想法。上周五,一位强硬派人物公开抨击那些力图达成贸易协议的华尔街“全球主义亿万富豪”。但另一方面,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领导的亲贸易派正在幕后活动,希望在中美首脑会面前取得进展。

特朗普站在哪一边尚不清楚,尽管他已经谈到与中国达成协议的问题。从他长期以来对贸易逆差的担忧来看,他更关心的是美国经济,而不是全球竞争对手的崛起。

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表示,让美中贸易战变得尤为复杂的是地缘政治形势,如果仅仅是贸易战,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中国借“一带一路”倡议扩大其全球影响力的野心遭遇阻碍:经济上,该倡议下的基建项目令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多个合作国债务激增,被批评为“债务陷阱”;政治上,马来西亚、马尔代夫等国的换届选举使得亲华派势力削弱,威胁到相关合作的推进。美国从中看到了机会,并开始在对外投资、外交上采取行动。这则视频对美国的具体措施进行了分析。制图:Crystal Tai
投资者面临两方面的危险。特朗普倾向于先加征关税,然后再开始谈判,随着针锋相对的加征关税行动升级以及互信破裂,全面贸易战可能一触即发。另一方面,如果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无法进行改革,从而满足美国的要求,那么多边贸易体系可能受到抨击。

哥伦比亚前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表示,美国为了短期利益让整个贸易体系受到破坏,这不会有结果,即使对美国来说也是这样。

投资者普遍认为,美国不希望扼杀全球贸易,市场之所以尚未对美国与盟友之间的贸易争端做出更强烈的反应,原因之一就在于此。不过中国可能另当别论,投资者有理由担心,如果明年1月份美国将总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的措施延续下去,可能给公司利润带来沉重打击。

美中贸易冲突涉及诸多方面,其中一些触及到中国经济前景的核心。如果中国认输,将意味着放弃政府主导的发展更高价值技术的计划,同时废除要求在华运营的外国公司转让技术的规定。中国还将被迫放弃在WTO框架下获得更有利地位的希望。中国希望被WTO列为市场经济国家。

不过,贸易谈判的核心就在于让步,达成协议也是可能的。修改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现在被称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就是个先例。特朗普对墨西哥口无遮拦的指责以及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个人攻击都未能阻止协议的达成。而且对加拿大来说,贸易关系几乎不会随着协议的修订会发生改变(有关汽车工人薪酬的规定可能对墨西哥影响更大。)

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Marc-Andre Blanchard上周在巴黎一个由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组织的活动上称:“我们觉得这更像是在谈一桩房地产交易而不是贸易协议。交易关系成了重点,是逐个文件、逐个行业的敲定。”

贸易律师们并不习惯通过推特进行谈判,更不用说在谈判后期把争论的焦点从汽车转到乳制品上来(Blanchard认为,特朗普是在会见农户之后改变了策略)。期望的结果也发生了变化:美国还想获得更多就业机会,而不仅仅是有利可图的贸易。但贸易谈判的基本原则没有变,每个国家都在尽可能为本国实力强劲的行业争取到最好的协议。

一个变化是,特朗普对全球贸易协定本身的架构发起了更尖锐的攻击。

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明年将遇到问题,因为美国阻止了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奥巴马(Obama)政府也曾因为不喜欢一些法官的观点而否决了他们的任命,但批准了其他法官的任命,以确保这一上诉机构拥有法定人数。但许多贸易专家认为,尽管发出了威胁,但特朗普并不希望扼杀WTO。相反,特朗普的这些言论可能依然只是一种强硬的谈判手段,目的是改革贸易规则,以便让这些规则能够更好地应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获得政府补贴的企业,其他发达国家在应对这类企业时也有类似的担忧。

如果特朗普关心的只是贸易逆差,那么中国应该能够找到在无需放弃科技产业长远目标的情况下满足美国要求的方式。但如果他想利用贸易和军事力量遏制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那么关税可能会进一步提高、持续时间也可能超出任何人的预期。希望我们能在月底举行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上找到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撰文 / James Mackintosh

■ 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投资者非常关注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单纯是贸易问题,那么美中双方有可能达成协议,而且从特朗普以往的做法来看,这种可能性相当高。相反,如果是为了遏制中国,那么现在也许就应该为新一轮冷战做准备了。

美国政府中的对华强硬派最近越来越高调,极力推动遏制中国的想法。上周五,一位强硬派人物公开抨击那些力图达成贸易协议的华尔街“全球主义亿万富豪”。但另一方面,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领导的亲贸易派正在幕后活动,希望在中美首脑会面前取得进展。

特朗普站在哪一边尚不清楚,尽管他已经谈到与中国达成协议的问题。从他长期以来对贸易逆差的担忧来看,他更关心的是美国经济,而不是全球竞争对手的崛起。

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表示,让美中贸易战变得尤为复杂的是地缘政治形势,如果仅仅是贸易战,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中国借“一带一路”倡议扩大其全球影响力的野心遭遇阻碍:经济上,该倡议下的基建项目令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多个合作国债务激增,被批评为“债务陷阱”;政治上,马来西亚、马尔代夫等国的换届选举使得亲华派势力削弱,威胁到相关合作的推进。美国从中看到了机会,并开始在对外投资、外交上采取行动。这则视频对美国的具体措施进行了分析。制图:Crystal Tai
投资者面临两方面的危险。特朗普倾向于先加征关税,然后再开始谈判,随着针锋相对的加征关税行动升级以及互信破裂,全面贸易战可能一触即发。另一方面,如果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无法进行改革,从而满足美国的要求,那么多边贸易体系可能受到抨击。

哥伦比亚前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表示,美国为了短期利益让整个贸易体系受到破坏,这不会有结果,即使对美国来说也是这样。

投资者普遍认为,美国不希望扼杀全球贸易,市场之所以尚未对美国与盟友之间的贸易争端做出更强烈的反应,原因之一就在于此。不过中国可能另当别论,投资者有理由担心,如果明年1月份美国将总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的措施延续下去,可能给公司利润带来沉重打击。

美中贸易冲突涉及诸多方面,其中一些触及到中国经济前景的核心。如果中国认输,将意味着放弃政府主导的发展更高价值技术的计划,同时废除要求在华运营的外国公司转让技术的规定。中国还将被迫放弃在WTO框架下获得更有利地位的希望。中国希望被WTO列为市场经济国家。

不过,贸易谈判的核心就在于让步,达成协议也是可能的。修改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现在被称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就是个先例。特朗普对墨西哥口无遮拦的指责以及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个人攻击都未能阻止协议的达成。而且对加拿大来说,贸易关系几乎不会随着协议的修订会发生改变(有关汽车工人薪酬的规定可能对墨西哥影响更大。)

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Marc-Andre Blanchard上周在巴黎一个由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组织的活动上称:“我们觉得这更像是在谈一桩房地产交易而不是贸易协议。交易关系成了重点,是逐个文件、逐个行业的敲定。”

贸易律师们并不习惯通过推特进行谈判,更不用说在谈判后期把争论的焦点从汽车转到乳制品上来(Blanchard认为,特朗普是在会见农户之后改变了策略)。期望的结果也发生了变化:美国还想获得更多就业机会,而不仅仅是有利可图的贸易。但贸易谈判的基本原则没有变,每个国家都在尽可能为本国实力强劲的行业争取到最好的协议。

一个变化是,特朗普对全球贸易协定本身的架构发起了更尖锐的攻击。

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明年将遇到问题,因为美国阻止了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奥巴马(Obama)政府也曾因为不喜欢一些法官的观点而否决了他们的任命,但批准了其他法官的任命,以确保这一上诉机构拥有法定人数。但许多贸易专家认为,尽管发出了威胁,但特朗普并不希望扼杀WTO。相反,特朗普的这些言论可能依然只是一种强硬的谈判手段,目的是改革贸易规则,以便让这些规则能够更好地应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获得政府补贴的企业,其他发达国家在应对这类企业时也有类似的担忧。

如果特朗普关心的只是贸易逆差,那么中国应该能够找到在无需放弃科技产业长远目标的情况下满足美国要求的方式。但如果他想利用贸易和军事力量遏制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那么关税可能会进一步提高、持续时间也可能超出任何人的预期。希望我们能在月底举行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上找到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能否避免新冷战?月底习特会或给出答案

发布日期:2018-11-14 18:51
摘要」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撰文 / James Mackintosh

■ 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投资者非常关注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单纯是贸易问题,那么美中双方有可能达成协议,而且从特朗普以往的做法来看,这种可能性相当高。相反,如果是为了遏制中国,那么现在也许就应该为新一轮冷战做准备了。

美国政府中的对华强硬派最近越来越高调,极力推动遏制中国的想法。上周五,一位强硬派人物公开抨击那些力图达成贸易协议的华尔街“全球主义亿万富豪”。但另一方面,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领导的亲贸易派正在幕后活动,希望在中美首脑会面前取得进展。

特朗普站在哪一边尚不清楚,尽管他已经谈到与中国达成协议的问题。从他长期以来对贸易逆差的担忧来看,他更关心的是美国经济,而不是全球竞争对手的崛起。

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表示,让美中贸易战变得尤为复杂的是地缘政治形势,如果仅仅是贸易战,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中国借“一带一路”倡议扩大其全球影响力的野心遭遇阻碍:经济上,该倡议下的基建项目令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多个合作国债务激增,被批评为“债务陷阱”;政治上,马来西亚、马尔代夫等国的换届选举使得亲华派势力削弱,威胁到相关合作的推进。美国从中看到了机会,并开始在对外投资、外交上采取行动。这则视频对美国的具体措施进行了分析。制图:Crystal Tai
投资者面临两方面的危险。特朗普倾向于先加征关税,然后再开始谈判,随着针锋相对的加征关税行动升级以及互信破裂,全面贸易战可能一触即发。另一方面,如果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无法进行改革,从而满足美国的要求,那么多边贸易体系可能受到抨击。

哥伦比亚前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表示,美国为了短期利益让整个贸易体系受到破坏,这不会有结果,即使对美国来说也是这样。

投资者普遍认为,美国不希望扼杀全球贸易,市场之所以尚未对美国与盟友之间的贸易争端做出更强烈的反应,原因之一就在于此。不过中国可能另当别论,投资者有理由担心,如果明年1月份美国将总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的措施延续下去,可能给公司利润带来沉重打击。

美中贸易冲突涉及诸多方面,其中一些触及到中国经济前景的核心。如果中国认输,将意味着放弃政府主导的发展更高价值技术的计划,同时废除要求在华运营的外国公司转让技术的规定。中国还将被迫放弃在WTO框架下获得更有利地位的希望。中国希望被WTO列为市场经济国家。

不过,贸易谈判的核心就在于让步,达成协议也是可能的。修改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现在被称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就是个先例。特朗普对墨西哥口无遮拦的指责以及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个人攻击都未能阻止协议的达成。而且对加拿大来说,贸易关系几乎不会随着协议的修订会发生改变(有关汽车工人薪酬的规定可能对墨西哥影响更大。)

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Marc-Andre Blanchard上周在巴黎一个由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组织的活动上称:“我们觉得这更像是在谈一桩房地产交易而不是贸易协议。交易关系成了重点,是逐个文件、逐个行业的敲定。”

贸易律师们并不习惯通过推特进行谈判,更不用说在谈判后期把争论的焦点从汽车转到乳制品上来(Blanchard认为,特朗普是在会见农户之后改变了策略)。期望的结果也发生了变化:美国还想获得更多就业机会,而不仅仅是有利可图的贸易。但贸易谈判的基本原则没有变,每个国家都在尽可能为本国实力强劲的行业争取到最好的协议。

一个变化是,特朗普对全球贸易协定本身的架构发起了更尖锐的攻击。

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明年将遇到问题,因为美国阻止了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奥巴马(Obama)政府也曾因为不喜欢一些法官的观点而否决了他们的任命,但批准了其他法官的任命,以确保这一上诉机构拥有法定人数。但许多贸易专家认为,尽管发出了威胁,但特朗普并不希望扼杀WTO。相反,特朗普的这些言论可能依然只是一种强硬的谈判手段,目的是改革贸易规则,以便让这些规则能够更好地应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获得政府补贴的企业,其他发达国家在应对这类企业时也有类似的担忧。

如果特朗普关心的只是贸易逆差,那么中国应该能够找到在无需放弃科技产业长远目标的情况下满足美国要求的方式。但如果他想利用贸易和军事力量遏制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那么关税可能会进一步提高、持续时间也可能超出任何人的预期。希望我们能在月底举行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上找到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撰文 / James Mackintosh

■ 再过两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届时,一直困扰市场的一个重大疑问可能会水落石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到底是贸易纠纷还是地缘政治竞争?

投资者非常关注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单纯是贸易问题,那么美中双方有可能达成协议,而且从特朗普以往的做法来看,这种可能性相当高。相反,如果是为了遏制中国,那么现在也许就应该为新一轮冷战做准备了。

美国政府中的对华强硬派最近越来越高调,极力推动遏制中国的想法。上周五,一位强硬派人物公开抨击那些力图达成贸易协议的华尔街“全球主义亿万富豪”。但另一方面,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领导的亲贸易派正在幕后活动,希望在中美首脑会面前取得进展。

特朗普站在哪一边尚不清楚,尽管他已经谈到与中国达成协议的问题。从他长期以来对贸易逆差的担忧来看,他更关心的是美国经济,而不是全球竞争对手的崛起。

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表示,让美中贸易战变得尤为复杂的是地缘政治形势,如果仅仅是贸易战,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中国借“一带一路”倡议扩大其全球影响力的野心遭遇阻碍:经济上,该倡议下的基建项目令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多个合作国债务激增,被批评为“债务陷阱”;政治上,马来西亚、马尔代夫等国的换届选举使得亲华派势力削弱,威胁到相关合作的推进。美国从中看到了机会,并开始在对外投资、外交上采取行动。这则视频对美国的具体措施进行了分析。制图:Crystal Tai
投资者面临两方面的危险。特朗普倾向于先加征关税,然后再开始谈判,随着针锋相对的加征关税行动升级以及互信破裂,全面贸易战可能一触即发。另一方面,如果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无法进行改革,从而满足美国的要求,那么多边贸易体系可能受到抨击。

哥伦比亚前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表示,美国为了短期利益让整个贸易体系受到破坏,这不会有结果,即使对美国来说也是这样。

投资者普遍认为,美国不希望扼杀全球贸易,市场之所以尚未对美国与盟友之间的贸易争端做出更强烈的反应,原因之一就在于此。不过中国可能另当别论,投资者有理由担心,如果明年1月份美国将总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上调至25%的措施延续下去,可能给公司利润带来沉重打击。

美中贸易冲突涉及诸多方面,其中一些触及到中国经济前景的核心。如果中国认输,将意味着放弃政府主导的发展更高价值技术的计划,同时废除要求在华运营的外国公司转让技术的规定。中国还将被迫放弃在WTO框架下获得更有利地位的希望。中国希望被WTO列为市场经济国家。

不过,贸易谈判的核心就在于让步,达成协议也是可能的。修改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现在被称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就是个先例。特朗普对墨西哥口无遮拦的指责以及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个人攻击都未能阻止协议的达成。而且对加拿大来说,贸易关系几乎不会随着协议的修订会发生改变(有关汽车工人薪酬的规定可能对墨西哥影响更大。)

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Marc-Andre Blanchard上周在巴黎一个由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组织的活动上称:“我们觉得这更像是在谈一桩房地产交易而不是贸易协议。交易关系成了重点,是逐个文件、逐个行业的敲定。”

贸易律师们并不习惯通过推特进行谈判,更不用说在谈判后期把争论的焦点从汽车转到乳制品上来(Blanchard认为,特朗普是在会见农户之后改变了策略)。期望的结果也发生了变化:美国还想获得更多就业机会,而不仅仅是有利可图的贸易。但贸易谈判的基本原则没有变,每个国家都在尽可能为本国实力强劲的行业争取到最好的协议。

一个变化是,特朗普对全球贸易协定本身的架构发起了更尖锐的攻击。

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明年将遇到问题,因为美国阻止了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奥巴马(Obama)政府也曾因为不喜欢一些法官的观点而否决了他们的任命,但批准了其他法官的任命,以确保这一上诉机构拥有法定人数。但许多贸易专家认为,尽管发出了威胁,但特朗普并不希望扼杀WTO。相反,特朗普的这些言论可能依然只是一种强硬的谈判手段,目的是改革贸易规则,以便让这些规则能够更好地应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获得政府补贴的企业,其他发达国家在应对这类企业时也有类似的担忧。

如果特朗普关心的只是贸易逆差,那么中国应该能够找到在无需放弃科技产业长远目标的情况下满足美国要求的方式。但如果他想利用贸易和军事力量遏制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那么关税可能会进一步提高、持续时间也可能超出任何人的预期。希望我们能在月底举行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上找到答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