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贾跃亭再提紧急仲裁申请 知情人士却透露了双方矛盾的根源

发布日期:2018-11-14 08:39
摘要」11月12日被“双否决”的贾跃亭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并再次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然而知情人士却透露了双方主要矛盾的根源。



撰文 / 侯卓铠

■上个月底,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双否决”了Smart King(贾跃亭一方)提出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和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申请之后,贾跃亭也相对应获得有条件的融资权益。很快,恒大旗下公司时颖11月7日也向仲裁中心提出了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及其合资公司履行合约。原以为贾跃亭与恒大方面的纠葛能够暂且平息,结果就在近期双方的纠葛继续升级。

11月12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在第一次仲裁申请被“双否决”后,贾跃亭近期又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要求再次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而目前在失去恒大资金支持的法拉第未来已经有多位重要高管离职,全体员工员工则被降薪,拖欠大笔施工款和供应商款项,在此情境下贾跃亭则赶走恒大一方委派的出纳员,拒绝公司财务审计,导致整个公司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就在恒大发布贾跃亭二次提请仲裁时,美国当地时间11月12日,贾跃亭在“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战略会上的内部演讲则公布了与恒大纠葛的始末。同时其还在现场称,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有意投资FF,并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

贾跃亭表示:“去年十月双方开始投资接洽,次月便签订了投资协议分三批投资20亿美元用以造车,要求是恒大不得参与FF全球任何经营管理。其中这8亿美元的去向,其中只有4亿多美元用于FF 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产品研发,约1亿多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费用,2亿多美元应恒大要求用于FF中国业务及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

“此后在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的要求下,FF、恒大和我在7月份签署补充协议,改变了恒大不能参与任何经营管理的约定。恒大要求获得FF中国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席位,同时有权从恒大委派高管,参与FF中国的经营管理工作。此外,补充协议中还包括我本人辞去FF全球董事,作为交换条件,恒大健康须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 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但是渐渐地我发现恒大正在夺走我的实际控制权。”

对于贾跃亭的上述说法,恒大方面则发布声明表示,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双方同意分三年投入,投资方还同意以投资款偿还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计划通过担保及贷款等资源支持中国业务发展。与此同时时颖在签订正式协议前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帮助法拉第未来公司解决资金危机,避免触发大面积裁员的破产局面,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仅保留委派公司出纳及两个项目考核节点,这是基于对管理团队的信任。

而关于8亿美金用途,投资方按约履行出资义务,并于2018年5月25日提前支付应于2018年底前支付的8亿美元。将8亿美元投资款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对于贾跃亭赶走恒大出纳,拒绝恒大财务审核,恒大方面表示:“保护投资方的合法权益,即是保护公司股东、债权人和员工的利益,而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对此一位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贾跃亭的信用几乎透支殆尽很难再得到投资者认可,其想获得融资,只能尝试以公司资产为抵押进行债权融资,而对于其再次提请的申请,同样难以获得仲裁庭的支持。

其实此次事件之所以被曝出,是因为双方在7月中旬所签署的一份补充协议所引发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恒大在入股法拉第未来后发现,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在法拉第未来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且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其控制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明确表示不会提供任何支持,法拉第未来中国业务陷入瘫痪。为此双方为了解决面临的困境,7月1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法拉第未来提前支付7亿美金。

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法拉第未来中国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法拉第未来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又讯:贾跃亭的新故事


撰文 / 叶抱一

■ 贾跃亭的表演又开始了。

媒体称在11月13日上午,贾跃亭通过内部会议讲话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了三个消息:

1. 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
2. IPO的时间表提前至2020年;
3. 将推行“合伙人制度”,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

而就在昨天晚间,恒大发布公告说法拉第未来(FF)又再次申请仲裁,要求解除恒大的股权质押。

显然,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第一次紧急仲裁结果出来后,老贾依然“动作”不断。

现在一方面贾跃亭面临FF公司资金短缺的问题,另一方面与恒大的纠纷悬而未决,我们不禁要问,贾跃亭的这些喊话又有多少是经得起检验呢?

FF能否实现IPO

贾跃亭如此执着于IPO,目的在于吸引投资者和资金,同时供应商的债务又无法偿还。

而在今年上半年恒大入股FF后发现,因贾跃亭严重失信,中国金融机构明确表示不会对FF中国提供任何支持。为解决这一问题,双方7月18日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在金融机构接受、可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前提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元。贾跃亭主动提出辞职,并将持股转让给朋友代持。

但这一做法未得到中国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FF中国所面临的困境,恒大认为未能达到约定的付款条件,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意味着贾跃亭掏空FF公司的企图很难实现。

在此之前,贾跃亭对外释放消息签约顶级投行Stifel,似乎投资人的资金就在眼前。

但资料显示,Stifel只是北美排名末端的中小型投行,规模不足高盛集团1/22,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人及小型公司。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区块链公司EVAIO 已与 Stifel 进行了接洽,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

FF公司就此与区块链搭上了线。但这家公司只是一个初创公司,目前只有一个项目在推进,现在没有任何产品,营收,利润,何来9亿美元?

同时STO的噱头令人怀疑,在区块链泡沫膨胀的情况下,区块链从业者开始力推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中文简称安全代币发行,宣称这是在政府监管下运行的。这种业务形态备受争议上,成功的概率不言而喻。

在资金无法保证的情况下,贾跃亭却选择与恒大继续对抗,意图鱼死网破。

2018年11月12日,合资公司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

贾跃亭的意图很明显,继续追求FF公司的控制权,但此前紧急仲裁员已驳回合资公司提出的剥夺时颖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看来这是贾跃亭最后的底牌了,利用最后的权利掏空FF公司,重复乐视网的经典案例,只不过这次遭殃的可能是恒大。

同时,FF公司宣布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这个潜在投资人比较含糊不清,并没有说出具体哪家主权基金,令人生疑,有可能是继续拖延之计。

这无疑对贾跃亭的合伙人计划是一个巨大的耳光,IPO纯属纸上谈兵。

员工激励到底是不是泡影

在恒大投资贾跃亭之前,贾跃亭因为乐视网的负面影响,在美国没有一家融资机构愿意投资,老贾在国外苦苦支撑,公司也濒临破产。

贾跃亭不仅寻求资金,还要公司的控制权,这为后来的争执埋下伏笔。

最后绝处逢生,许家印看上了FF,看上了这个只会做PPT的男人。许家印心中一直都有造车梦,但苦于没有进场机会。

恒大确实给了贾跃亭极大的信任,首先在签订正式协议前时颖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缓解了FF公司暂时的危机,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FF公司管理团队拥有很高的自由和权利。

如果不是恒大出手相助,贾跃亭的FF就将破灭。也可以说,贾跃亭的无赖行径辜负了恒大的信任。

首先,恒大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分三年投入,恒大用此还清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保证FF公司中国业务的实行。而8亿美金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

结果贾跃亭半年花光了8个亿,FF汽车的粮草又没了。贾跃亭只能再向恒大要7个亿,但这次恒大不想做冤大头,毕竟钱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定要签署补充协议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补充协议中曾规定,只有中国区问题得到解决的情况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金。即使贾跃亭转让股份,辞去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

这一做法显然不能解决FF公司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贾跃亭则使用的最后手段,直接提出仲裁希望取消恒大在FF中的存在,简单的来说就是要踢恒大出局。

同时,双方在财务问题上各执一词,FF方面声称:一直以来恒大对FF的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了如指掌。

但是,FF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而且,由于FF向恒大提供的财务报表均为笼统的概括性数据--支出大项、资金需求的依据等,并无具体使用明细,造成了恒大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但实际上,恒大如果了解具体的财务状况,怎么可能会派员工入驻调查,毕竟法拉第北京公司员工透露:“公司厕所用纸已经停供两个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作为FF的大股东,检查财务状况是很正常的,而贾跃亭却不让大股东看账,甚至驱逐派来的出纳,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他心中有点虚,为此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因此,恒大健康发公告本身占据道德制高点,毕竟恒大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尤其现在地产利润很低,融资成本高企,能做到不亏已是优秀。

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而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更令人讽刺的是,美国最大的类似于中国的“水滴筹”的Go Fund Me网站上找到了法拉第未来发起的一项“Futurist Manufacturing Family Fund”的筹款。该项目在于帮助被FF公司解聘和失业的员工,目前FF公司内部的人员也是动荡不堪。

有网友激烈评论:贾跃亭在加州拥有至少5幢别墅,其家属仍是中国的亿万富豪,贾跃亭不惜牺牲员工的利益来保证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他还撕毁承诺,将乐视网和供应商的资金转移至美国,投资法拉第未来,导致大量的投资人和供应商破产,为什么还要我们来捐款,帮助他去欺骗。

汽车是无底洞,如果融资不成功,贾跃亭将彻底出局,得罪了恒大这样最后一个愿意相助的小伙伴,很可能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FF公司是否还有投资价值

控制权是否变更还得看FF91的是否量产,而能否量产又决定了FF公司的未来。

贾跃亭欠债的供应商已经在公司的地板上铺了6个月,而贾跃亭没有把钱还给他们。

同时,FF91的税前售价超过了200万人民币,以贾会计的信誉,有没有人买还是个问题,国内韭菜割完,只能希望美国韭菜给点力了,对此,FF方面一再强调年底一定能量产,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再说国产的简化版FF81车型,现在广州工厂的地基还没建钱就又花完了,半年时间8亿美元,这烧钱速度比蔚来都夸张。

事实上,在8月底的FF91预产车下线仪式庆祝活动结束的几个小时后,参加展演的首台FF91预产车着火损毁。

起火之后,法拉第未来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不得向外界透露具体起火和损失情况。

显然,技术不够。

撇开资金不说,即便真的能及时量产,FF91的服务和销售也未必能跟上,线下充电和售后维修都需要大量的技术人员,而目前贾跃亭的资金无法支持庞大的售后服务系统。


法拉第未来CES 2017发布会现场

贾跃亭的“忽悠”历史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段子,贾跃亭“忽悠”过2位地产大佬、2位中国首富、撑起娱乐圈半边天的21位明星、13家银行、11家券商、21家公募、29家私募、中国几大知名资本系,我觉得贾老板应该可以载入史册了,堪称是中国式“忽悠”第一人。

2015年的大牛市让乐视网股价水涨船高,当时乐视生态忽悠了很多人,一手PPT演讲让贾跃亭吹过的牛逼看上去都实现了。就在那时,贾跃亭开始高位套现。

整个2015年,贾跃亭本人共套现57亿元。

但同时乐视高管却在增持,2015年9月,乐视网三位高管梁军、高飞、吴亚洲合计增持近1000万元乐视网股份。到乐视出事,高管手上的股票能否变现不得而知,看着乐视网惨淡的股价,估计是亏得血流成河。

此外,乐视网存在的债务高达19亿,存在无法兑付的危险。留下无尽的股民唉声叹气,坑了无数公募私募基金。

被坑的还有我们熟悉的接盘侠孙宏斌。孙宏斌 150 多亿入股乐视后,依然未能扭转乐视的危机。而贾跃亭的跑路,留给了孙宏斌一个“烂摊子”。

用孙宏斌自己的话说就是:“损失了这么多,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100多亿啊,都归零了!”

今年3月14日,孙宏斌从乐视离任。

孙宏斌承认自己失败了,对于贾跃亭的造车梦也是不认同,现在贾老板的山西老乡只能去追回乐视欠款,来弥补损失。

相对于恒大每次不得不通过严谨正规的公告形式来透露信息不一样,贾跃亭却可以在网络上,不受“拘束”地通过喊话来影响舆论的观点,比如这一次,但事实上,只要稍作分析,你就会发现,老贾的话真的“靠不住”,现在大家好奇的是,贾跃亭究竟还有多少谎要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11月12日被“双否决”的贾跃亭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并再次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然而知情人士却透露了双方主要矛盾的根源。



撰文 / 侯卓铠

■上个月底,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双否决”了Smart King(贾跃亭一方)提出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和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申请之后,贾跃亭也相对应获得有条件的融资权益。很快,恒大旗下公司时颖11月7日也向仲裁中心提出了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及其合资公司履行合约。原以为贾跃亭与恒大方面的纠葛能够暂且平息,结果就在近期双方的纠葛继续升级。

11月12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在第一次仲裁申请被“双否决”后,贾跃亭近期又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要求再次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而目前在失去恒大资金支持的法拉第未来已经有多位重要高管离职,全体员工员工则被降薪,拖欠大笔施工款和供应商款项,在此情境下贾跃亭则赶走恒大一方委派的出纳员,拒绝公司财务审计,导致整个公司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就在恒大发布贾跃亭二次提请仲裁时,美国当地时间11月12日,贾跃亭在“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战略会上的内部演讲则公布了与恒大纠葛的始末。同时其还在现场称,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有意投资FF,并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

贾跃亭表示:“去年十月双方开始投资接洽,次月便签订了投资协议分三批投资20亿美元用以造车,要求是恒大不得参与FF全球任何经营管理。其中这8亿美元的去向,其中只有4亿多美元用于FF 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产品研发,约1亿多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费用,2亿多美元应恒大要求用于FF中国业务及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

“此后在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的要求下,FF、恒大和我在7月份签署补充协议,改变了恒大不能参与任何经营管理的约定。恒大要求获得FF中国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席位,同时有权从恒大委派高管,参与FF中国的经营管理工作。此外,补充协议中还包括我本人辞去FF全球董事,作为交换条件,恒大健康须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 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但是渐渐地我发现恒大正在夺走我的实际控制权。”

对于贾跃亭的上述说法,恒大方面则发布声明表示,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双方同意分三年投入,投资方还同意以投资款偿还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计划通过担保及贷款等资源支持中国业务发展。与此同时时颖在签订正式协议前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帮助法拉第未来公司解决资金危机,避免触发大面积裁员的破产局面,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仅保留委派公司出纳及两个项目考核节点,这是基于对管理团队的信任。

而关于8亿美金用途,投资方按约履行出资义务,并于2018年5月25日提前支付应于2018年底前支付的8亿美元。将8亿美元投资款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对于贾跃亭赶走恒大出纳,拒绝恒大财务审核,恒大方面表示:“保护投资方的合法权益,即是保护公司股东、债权人和员工的利益,而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对此一位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贾跃亭的信用几乎透支殆尽很难再得到投资者认可,其想获得融资,只能尝试以公司资产为抵押进行债权融资,而对于其再次提请的申请,同样难以获得仲裁庭的支持。

其实此次事件之所以被曝出,是因为双方在7月中旬所签署的一份补充协议所引发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恒大在入股法拉第未来后发现,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在法拉第未来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且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其控制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明确表示不会提供任何支持,法拉第未来中国业务陷入瘫痪。为此双方为了解决面临的困境,7月1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法拉第未来提前支付7亿美金。

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法拉第未来中国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法拉第未来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又讯:贾跃亭的新故事


撰文 / 叶抱一

■ 贾跃亭的表演又开始了。

媒体称在11月13日上午,贾跃亭通过内部会议讲话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了三个消息:

1. 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
2. IPO的时间表提前至2020年;
3. 将推行“合伙人制度”,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

而就在昨天晚间,恒大发布公告说法拉第未来(FF)又再次申请仲裁,要求解除恒大的股权质押。

显然,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第一次紧急仲裁结果出来后,老贾依然“动作”不断。

现在一方面贾跃亭面临FF公司资金短缺的问题,另一方面与恒大的纠纷悬而未决,我们不禁要问,贾跃亭的这些喊话又有多少是经得起检验呢?

FF能否实现IPO

贾跃亭如此执着于IPO,目的在于吸引投资者和资金,同时供应商的债务又无法偿还。

而在今年上半年恒大入股FF后发现,因贾跃亭严重失信,中国金融机构明确表示不会对FF中国提供任何支持。为解决这一问题,双方7月18日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在金融机构接受、可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前提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元。贾跃亭主动提出辞职,并将持股转让给朋友代持。

但这一做法未得到中国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FF中国所面临的困境,恒大认为未能达到约定的付款条件,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意味着贾跃亭掏空FF公司的企图很难实现。

在此之前,贾跃亭对外释放消息签约顶级投行Stifel,似乎投资人的资金就在眼前。

但资料显示,Stifel只是北美排名末端的中小型投行,规模不足高盛集团1/22,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人及小型公司。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区块链公司EVAIO 已与 Stifel 进行了接洽,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

FF公司就此与区块链搭上了线。但这家公司只是一个初创公司,目前只有一个项目在推进,现在没有任何产品,营收,利润,何来9亿美元?

同时STO的噱头令人怀疑,在区块链泡沫膨胀的情况下,区块链从业者开始力推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中文简称安全代币发行,宣称这是在政府监管下运行的。这种业务形态备受争议上,成功的概率不言而喻。

在资金无法保证的情况下,贾跃亭却选择与恒大继续对抗,意图鱼死网破。

2018年11月12日,合资公司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

贾跃亭的意图很明显,继续追求FF公司的控制权,但此前紧急仲裁员已驳回合资公司提出的剥夺时颖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看来这是贾跃亭最后的底牌了,利用最后的权利掏空FF公司,重复乐视网的经典案例,只不过这次遭殃的可能是恒大。

同时,FF公司宣布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这个潜在投资人比较含糊不清,并没有说出具体哪家主权基金,令人生疑,有可能是继续拖延之计。

这无疑对贾跃亭的合伙人计划是一个巨大的耳光,IPO纯属纸上谈兵。

员工激励到底是不是泡影

在恒大投资贾跃亭之前,贾跃亭因为乐视网的负面影响,在美国没有一家融资机构愿意投资,老贾在国外苦苦支撑,公司也濒临破产。

贾跃亭不仅寻求资金,还要公司的控制权,这为后来的争执埋下伏笔。

最后绝处逢生,许家印看上了FF,看上了这个只会做PPT的男人。许家印心中一直都有造车梦,但苦于没有进场机会。

恒大确实给了贾跃亭极大的信任,首先在签订正式协议前时颖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缓解了FF公司暂时的危机,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FF公司管理团队拥有很高的自由和权利。

如果不是恒大出手相助,贾跃亭的FF就将破灭。也可以说,贾跃亭的无赖行径辜负了恒大的信任。

首先,恒大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分三年投入,恒大用此还清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保证FF公司中国业务的实行。而8亿美金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

结果贾跃亭半年花光了8个亿,FF汽车的粮草又没了。贾跃亭只能再向恒大要7个亿,但这次恒大不想做冤大头,毕竟钱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定要签署补充协议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补充协议中曾规定,只有中国区问题得到解决的情况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金。即使贾跃亭转让股份,辞去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

这一做法显然不能解决FF公司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贾跃亭则使用的最后手段,直接提出仲裁希望取消恒大在FF中的存在,简单的来说就是要踢恒大出局。

同时,双方在财务问题上各执一词,FF方面声称:一直以来恒大对FF的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了如指掌。

但是,FF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而且,由于FF向恒大提供的财务报表均为笼统的概括性数据--支出大项、资金需求的依据等,并无具体使用明细,造成了恒大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但实际上,恒大如果了解具体的财务状况,怎么可能会派员工入驻调查,毕竟法拉第北京公司员工透露:“公司厕所用纸已经停供两个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作为FF的大股东,检查财务状况是很正常的,而贾跃亭却不让大股东看账,甚至驱逐派来的出纳,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他心中有点虚,为此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因此,恒大健康发公告本身占据道德制高点,毕竟恒大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尤其现在地产利润很低,融资成本高企,能做到不亏已是优秀。

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而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更令人讽刺的是,美国最大的类似于中国的“水滴筹”的Go Fund Me网站上找到了法拉第未来发起的一项“Futurist Manufacturing Family Fund”的筹款。该项目在于帮助被FF公司解聘和失业的员工,目前FF公司内部的人员也是动荡不堪。

有网友激烈评论:贾跃亭在加州拥有至少5幢别墅,其家属仍是中国的亿万富豪,贾跃亭不惜牺牲员工的利益来保证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他还撕毁承诺,将乐视网和供应商的资金转移至美国,投资法拉第未来,导致大量的投资人和供应商破产,为什么还要我们来捐款,帮助他去欺骗。

汽车是无底洞,如果融资不成功,贾跃亭将彻底出局,得罪了恒大这样最后一个愿意相助的小伙伴,很可能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FF公司是否还有投资价值

控制权是否变更还得看FF91的是否量产,而能否量产又决定了FF公司的未来。

贾跃亭欠债的供应商已经在公司的地板上铺了6个月,而贾跃亭没有把钱还给他们。

同时,FF91的税前售价超过了200万人民币,以贾会计的信誉,有没有人买还是个问题,国内韭菜割完,只能希望美国韭菜给点力了,对此,FF方面一再强调年底一定能量产,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再说国产的简化版FF81车型,现在广州工厂的地基还没建钱就又花完了,半年时间8亿美元,这烧钱速度比蔚来都夸张。

事实上,在8月底的FF91预产车下线仪式庆祝活动结束的几个小时后,参加展演的首台FF91预产车着火损毁。

起火之后,法拉第未来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不得向外界透露具体起火和损失情况。

显然,技术不够。

撇开资金不说,即便真的能及时量产,FF91的服务和销售也未必能跟上,线下充电和售后维修都需要大量的技术人员,而目前贾跃亭的资金无法支持庞大的售后服务系统。


法拉第未来CES 2017发布会现场

贾跃亭的“忽悠”历史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段子,贾跃亭“忽悠”过2位地产大佬、2位中国首富、撑起娱乐圈半边天的21位明星、13家银行、11家券商、21家公募、29家私募、中国几大知名资本系,我觉得贾老板应该可以载入史册了,堪称是中国式“忽悠”第一人。

2015年的大牛市让乐视网股价水涨船高,当时乐视生态忽悠了很多人,一手PPT演讲让贾跃亭吹过的牛逼看上去都实现了。就在那时,贾跃亭开始高位套现。

整个2015年,贾跃亭本人共套现57亿元。

但同时乐视高管却在增持,2015年9月,乐视网三位高管梁军、高飞、吴亚洲合计增持近1000万元乐视网股份。到乐视出事,高管手上的股票能否变现不得而知,看着乐视网惨淡的股价,估计是亏得血流成河。

此外,乐视网存在的债务高达19亿,存在无法兑付的危险。留下无尽的股民唉声叹气,坑了无数公募私募基金。

被坑的还有我们熟悉的接盘侠孙宏斌。孙宏斌 150 多亿入股乐视后,依然未能扭转乐视的危机。而贾跃亭的跑路,留给了孙宏斌一个“烂摊子”。

用孙宏斌自己的话说就是:“损失了这么多,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100多亿啊,都归零了!”

今年3月14日,孙宏斌从乐视离任。

孙宏斌承认自己失败了,对于贾跃亭的造车梦也是不认同,现在贾老板的山西老乡只能去追回乐视欠款,来弥补损失。

相对于恒大每次不得不通过严谨正规的公告形式来透露信息不一样,贾跃亭却可以在网络上,不受“拘束”地通过喊话来影响舆论的观点,比如这一次,但事实上,只要稍作分析,你就会发现,老贾的话真的“靠不住”,现在大家好奇的是,贾跃亭究竟还有多少谎要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11月12日被“双否决”的贾跃亭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并再次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然而知情人士却透露了双方主要矛盾的根源。



撰文 / 侯卓铠

■上个月底,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双否决”了Smart King(贾跃亭一方)提出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和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申请之后,贾跃亭也相对应获得有条件的融资权益。很快,恒大旗下公司时颖11月7日也向仲裁中心提出了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及其合资公司履行合约。原以为贾跃亭与恒大方面的纠葛能够暂且平息,结果就在近期双方的纠葛继续升级。

11月12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在第一次仲裁申请被“双否决”后,贾跃亭近期又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要求再次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而目前在失去恒大资金支持的法拉第未来已经有多位重要高管离职,全体员工员工则被降薪,拖欠大笔施工款和供应商款项,在此情境下贾跃亭则赶走恒大一方委派的出纳员,拒绝公司财务审计,导致整个公司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就在恒大发布贾跃亭二次提请仲裁时,美国当地时间11月12日,贾跃亭在“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战略会上的内部演讲则公布了与恒大纠葛的始末。同时其还在现场称,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有意投资FF,并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

贾跃亭表示:“去年十月双方开始投资接洽,次月便签订了投资协议分三批投资20亿美元用以造车,要求是恒大不得参与FF全球任何经营管理。其中这8亿美元的去向,其中只有4亿多美元用于FF 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产品研发,约1亿多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费用,2亿多美元应恒大要求用于FF中国业务及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

“此后在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的要求下,FF、恒大和我在7月份签署补充协议,改变了恒大不能参与任何经营管理的约定。恒大要求获得FF中国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席位,同时有权从恒大委派高管,参与FF中国的经营管理工作。此外,补充协议中还包括我本人辞去FF全球董事,作为交换条件,恒大健康须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 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但是渐渐地我发现恒大正在夺走我的实际控制权。”

对于贾跃亭的上述说法,恒大方面则发布声明表示,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双方同意分三年投入,投资方还同意以投资款偿还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计划通过担保及贷款等资源支持中国业务发展。与此同时时颖在签订正式协议前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帮助法拉第未来公司解决资金危机,避免触发大面积裁员的破产局面,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仅保留委派公司出纳及两个项目考核节点,这是基于对管理团队的信任。

而关于8亿美金用途,投资方按约履行出资义务,并于2018年5月25日提前支付应于2018年底前支付的8亿美元。将8亿美元投资款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对于贾跃亭赶走恒大出纳,拒绝恒大财务审核,恒大方面表示:“保护投资方的合法权益,即是保护公司股东、债权人和员工的利益,而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对此一位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贾跃亭的信用几乎透支殆尽很难再得到投资者认可,其想获得融资,只能尝试以公司资产为抵押进行债权融资,而对于其再次提请的申请,同样难以获得仲裁庭的支持。

其实此次事件之所以被曝出,是因为双方在7月中旬所签署的一份补充协议所引发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恒大在入股法拉第未来后发现,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在法拉第未来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且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其控制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明确表示不会提供任何支持,法拉第未来中国业务陷入瘫痪。为此双方为了解决面临的困境,7月1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法拉第未来提前支付7亿美金。

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法拉第未来中国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法拉第未来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又讯:贾跃亭的新故事


撰文 / 叶抱一

■ 贾跃亭的表演又开始了。

媒体称在11月13日上午,贾跃亭通过内部会议讲话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了三个消息:

1. 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
2. IPO的时间表提前至2020年;
3. 将推行“合伙人制度”,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

而就在昨天晚间,恒大发布公告说法拉第未来(FF)又再次申请仲裁,要求解除恒大的股权质押。

显然,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第一次紧急仲裁结果出来后,老贾依然“动作”不断。

现在一方面贾跃亭面临FF公司资金短缺的问题,另一方面与恒大的纠纷悬而未决,我们不禁要问,贾跃亭的这些喊话又有多少是经得起检验呢?

FF能否实现IPO

贾跃亭如此执着于IPO,目的在于吸引投资者和资金,同时供应商的债务又无法偿还。

而在今年上半年恒大入股FF后发现,因贾跃亭严重失信,中国金融机构明确表示不会对FF中国提供任何支持。为解决这一问题,双方7月18日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在金融机构接受、可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前提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元。贾跃亭主动提出辞职,并将持股转让给朋友代持。

但这一做法未得到中国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FF中国所面临的困境,恒大认为未能达到约定的付款条件,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意味着贾跃亭掏空FF公司的企图很难实现。

在此之前,贾跃亭对外释放消息签约顶级投行Stifel,似乎投资人的资金就在眼前。

但资料显示,Stifel只是北美排名末端的中小型投行,规模不足高盛集团1/22,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人及小型公司。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区块链公司EVAIO 已与 Stifel 进行了接洽,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

FF公司就此与区块链搭上了线。但这家公司只是一个初创公司,目前只有一个项目在推进,现在没有任何产品,营收,利润,何来9亿美元?

同时STO的噱头令人怀疑,在区块链泡沫膨胀的情况下,区块链从业者开始力推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中文简称安全代币发行,宣称这是在政府监管下运行的。这种业务形态备受争议上,成功的概率不言而喻。

在资金无法保证的情况下,贾跃亭却选择与恒大继续对抗,意图鱼死网破。

2018年11月12日,合资公司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

贾跃亭的意图很明显,继续追求FF公司的控制权,但此前紧急仲裁员已驳回合资公司提出的剥夺时颖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看来这是贾跃亭最后的底牌了,利用最后的权利掏空FF公司,重复乐视网的经典案例,只不过这次遭殃的可能是恒大。

同时,FF公司宣布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这个潜在投资人比较含糊不清,并没有说出具体哪家主权基金,令人生疑,有可能是继续拖延之计。

这无疑对贾跃亭的合伙人计划是一个巨大的耳光,IPO纯属纸上谈兵。

员工激励到底是不是泡影

在恒大投资贾跃亭之前,贾跃亭因为乐视网的负面影响,在美国没有一家融资机构愿意投资,老贾在国外苦苦支撑,公司也濒临破产。

贾跃亭不仅寻求资金,还要公司的控制权,这为后来的争执埋下伏笔。

最后绝处逢生,许家印看上了FF,看上了这个只会做PPT的男人。许家印心中一直都有造车梦,但苦于没有进场机会。

恒大确实给了贾跃亭极大的信任,首先在签订正式协议前时颖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缓解了FF公司暂时的危机,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FF公司管理团队拥有很高的自由和权利。

如果不是恒大出手相助,贾跃亭的FF就将破灭。也可以说,贾跃亭的无赖行径辜负了恒大的信任。

首先,恒大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分三年投入,恒大用此还清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保证FF公司中国业务的实行。而8亿美金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

结果贾跃亭半年花光了8个亿,FF汽车的粮草又没了。贾跃亭只能再向恒大要7个亿,但这次恒大不想做冤大头,毕竟钱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定要签署补充协议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补充协议中曾规定,只有中国区问题得到解决的情况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金。即使贾跃亭转让股份,辞去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

这一做法显然不能解决FF公司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贾跃亭则使用的最后手段,直接提出仲裁希望取消恒大在FF中的存在,简单的来说就是要踢恒大出局。

同时,双方在财务问题上各执一词,FF方面声称:一直以来恒大对FF的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了如指掌。

但是,FF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而且,由于FF向恒大提供的财务报表均为笼统的概括性数据--支出大项、资金需求的依据等,并无具体使用明细,造成了恒大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但实际上,恒大如果了解具体的财务状况,怎么可能会派员工入驻调查,毕竟法拉第北京公司员工透露:“公司厕所用纸已经停供两个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作为FF的大股东,检查财务状况是很正常的,而贾跃亭却不让大股东看账,甚至驱逐派来的出纳,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他心中有点虚,为此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因此,恒大健康发公告本身占据道德制高点,毕竟恒大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尤其现在地产利润很低,融资成本高企,能做到不亏已是优秀。

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而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更令人讽刺的是,美国最大的类似于中国的“水滴筹”的Go Fund Me网站上找到了法拉第未来发起的一项“Futurist Manufacturing Family Fund”的筹款。该项目在于帮助被FF公司解聘和失业的员工,目前FF公司内部的人员也是动荡不堪。

有网友激烈评论:贾跃亭在加州拥有至少5幢别墅,其家属仍是中国的亿万富豪,贾跃亭不惜牺牲员工的利益来保证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他还撕毁承诺,将乐视网和供应商的资金转移至美国,投资法拉第未来,导致大量的投资人和供应商破产,为什么还要我们来捐款,帮助他去欺骗。

汽车是无底洞,如果融资不成功,贾跃亭将彻底出局,得罪了恒大这样最后一个愿意相助的小伙伴,很可能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FF公司是否还有投资价值

控制权是否变更还得看FF91的是否量产,而能否量产又决定了FF公司的未来。

贾跃亭欠债的供应商已经在公司的地板上铺了6个月,而贾跃亭没有把钱还给他们。

同时,FF91的税前售价超过了200万人民币,以贾会计的信誉,有没有人买还是个问题,国内韭菜割完,只能希望美国韭菜给点力了,对此,FF方面一再强调年底一定能量产,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再说国产的简化版FF81车型,现在广州工厂的地基还没建钱就又花完了,半年时间8亿美元,这烧钱速度比蔚来都夸张。

事实上,在8月底的FF91预产车下线仪式庆祝活动结束的几个小时后,参加展演的首台FF91预产车着火损毁。

起火之后,法拉第未来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不得向外界透露具体起火和损失情况。

显然,技术不够。

撇开资金不说,即便真的能及时量产,FF91的服务和销售也未必能跟上,线下充电和售后维修都需要大量的技术人员,而目前贾跃亭的资金无法支持庞大的售后服务系统。


法拉第未来CES 2017发布会现场

贾跃亭的“忽悠”历史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段子,贾跃亭“忽悠”过2位地产大佬、2位中国首富、撑起娱乐圈半边天的21位明星、13家银行、11家券商、21家公募、29家私募、中国几大知名资本系,我觉得贾老板应该可以载入史册了,堪称是中国式“忽悠”第一人。

2015年的大牛市让乐视网股价水涨船高,当时乐视生态忽悠了很多人,一手PPT演讲让贾跃亭吹过的牛逼看上去都实现了。就在那时,贾跃亭开始高位套现。

整个2015年,贾跃亭本人共套现57亿元。

但同时乐视高管却在增持,2015年9月,乐视网三位高管梁军、高飞、吴亚洲合计增持近1000万元乐视网股份。到乐视出事,高管手上的股票能否变现不得而知,看着乐视网惨淡的股价,估计是亏得血流成河。

此外,乐视网存在的债务高达19亿,存在无法兑付的危险。留下无尽的股民唉声叹气,坑了无数公募私募基金。

被坑的还有我们熟悉的接盘侠孙宏斌。孙宏斌 150 多亿入股乐视后,依然未能扭转乐视的危机。而贾跃亭的跑路,留给了孙宏斌一个“烂摊子”。

用孙宏斌自己的话说就是:“损失了这么多,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100多亿啊,都归零了!”

今年3月14日,孙宏斌从乐视离任。

孙宏斌承认自己失败了,对于贾跃亭的造车梦也是不认同,现在贾老板的山西老乡只能去追回乐视欠款,来弥补损失。

相对于恒大每次不得不通过严谨正规的公告形式来透露信息不一样,贾跃亭却可以在网络上,不受“拘束”地通过喊话来影响舆论的观点,比如这一次,但事实上,只要稍作分析,你就会发现,老贾的话真的“靠不住”,现在大家好奇的是,贾跃亭究竟还有多少谎要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贾跃亭再提紧急仲裁申请 知情人士却透露了双方矛盾的根源

发布日期:2018-11-14 08:39
摘要」11月12日被“双否决”的贾跃亭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并再次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然而知情人士却透露了双方主要矛盾的根源。



撰文 / 侯卓铠

■上个月底,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双否决”了Smart King(贾跃亭一方)提出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和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申请之后,贾跃亭也相对应获得有条件的融资权益。很快,恒大旗下公司时颖11月7日也向仲裁中心提出了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及其合资公司履行合约。原以为贾跃亭与恒大方面的纠葛能够暂且平息,结果就在近期双方的纠葛继续升级。

11月12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在第一次仲裁申请被“双否决”后,贾跃亭近期又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要求再次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而目前在失去恒大资金支持的法拉第未来已经有多位重要高管离职,全体员工员工则被降薪,拖欠大笔施工款和供应商款项,在此情境下贾跃亭则赶走恒大一方委派的出纳员,拒绝公司财务审计,导致整个公司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就在恒大发布贾跃亭二次提请仲裁时,美国当地时间11月12日,贾跃亭在“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战略会上的内部演讲则公布了与恒大纠葛的始末。同时其还在现场称,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有意投资FF,并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

贾跃亭表示:“去年十月双方开始投资接洽,次月便签订了投资协议分三批投资20亿美元用以造车,要求是恒大不得参与FF全球任何经营管理。其中这8亿美元的去向,其中只有4亿多美元用于FF 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产品研发,约1亿多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费用,2亿多美元应恒大要求用于FF中国业务及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

“此后在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的要求下,FF、恒大和我在7月份签署补充协议,改变了恒大不能参与任何经营管理的约定。恒大要求获得FF中国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席位,同时有权从恒大委派高管,参与FF中国的经营管理工作。此外,补充协议中还包括我本人辞去FF全球董事,作为交换条件,恒大健康须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 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但是渐渐地我发现恒大正在夺走我的实际控制权。”

对于贾跃亭的上述说法,恒大方面则发布声明表示,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双方同意分三年投入,投资方还同意以投资款偿还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计划通过担保及贷款等资源支持中国业务发展。与此同时时颖在签订正式协议前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帮助法拉第未来公司解决资金危机,避免触发大面积裁员的破产局面,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仅保留委派公司出纳及两个项目考核节点,这是基于对管理团队的信任。

而关于8亿美金用途,投资方按约履行出资义务,并于2018年5月25日提前支付应于2018年底前支付的8亿美元。将8亿美元投资款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对于贾跃亭赶走恒大出纳,拒绝恒大财务审核,恒大方面表示:“保护投资方的合法权益,即是保护公司股东、债权人和员工的利益,而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对此一位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贾跃亭的信用几乎透支殆尽很难再得到投资者认可,其想获得融资,只能尝试以公司资产为抵押进行债权融资,而对于其再次提请的申请,同样难以获得仲裁庭的支持。

其实此次事件之所以被曝出,是因为双方在7月中旬所签署的一份补充协议所引发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恒大在入股法拉第未来后发现,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在法拉第未来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且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其控制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明确表示不会提供任何支持,法拉第未来中国业务陷入瘫痪。为此双方为了解决面临的困境,7月1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法拉第未来提前支付7亿美金。

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法拉第未来中国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法拉第未来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又讯:贾跃亭的新故事


撰文 / 叶抱一

■ 贾跃亭的表演又开始了。

媒体称在11月13日上午,贾跃亭通过内部会议讲话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了三个消息:

1. 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
2. IPO的时间表提前至2020年;
3. 将推行“合伙人制度”,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

而就在昨天晚间,恒大发布公告说法拉第未来(FF)又再次申请仲裁,要求解除恒大的股权质押。

显然,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第一次紧急仲裁结果出来后,老贾依然“动作”不断。

现在一方面贾跃亭面临FF公司资金短缺的问题,另一方面与恒大的纠纷悬而未决,我们不禁要问,贾跃亭的这些喊话又有多少是经得起检验呢?

FF能否实现IPO

贾跃亭如此执着于IPO,目的在于吸引投资者和资金,同时供应商的债务又无法偿还。

而在今年上半年恒大入股FF后发现,因贾跃亭严重失信,中国金融机构明确表示不会对FF中国提供任何支持。为解决这一问题,双方7月18日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在金融机构接受、可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前提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元。贾跃亭主动提出辞职,并将持股转让给朋友代持。

但这一做法未得到中国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FF中国所面临的困境,恒大认为未能达到约定的付款条件,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意味着贾跃亭掏空FF公司的企图很难实现。

在此之前,贾跃亭对外释放消息签约顶级投行Stifel,似乎投资人的资金就在眼前。

但资料显示,Stifel只是北美排名末端的中小型投行,规模不足高盛集团1/22,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人及小型公司。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区块链公司EVAIO 已与 Stifel 进行了接洽,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

FF公司就此与区块链搭上了线。但这家公司只是一个初创公司,目前只有一个项目在推进,现在没有任何产品,营收,利润,何来9亿美元?

同时STO的噱头令人怀疑,在区块链泡沫膨胀的情况下,区块链从业者开始力推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中文简称安全代币发行,宣称这是在政府监管下运行的。这种业务形态备受争议上,成功的概率不言而喻。

在资金无法保证的情况下,贾跃亭却选择与恒大继续对抗,意图鱼死网破。

2018年11月12日,合资公司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

贾跃亭的意图很明显,继续追求FF公司的控制权,但此前紧急仲裁员已驳回合资公司提出的剥夺时颖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看来这是贾跃亭最后的底牌了,利用最后的权利掏空FF公司,重复乐视网的经典案例,只不过这次遭殃的可能是恒大。

同时,FF公司宣布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这个潜在投资人比较含糊不清,并没有说出具体哪家主权基金,令人生疑,有可能是继续拖延之计。

这无疑对贾跃亭的合伙人计划是一个巨大的耳光,IPO纯属纸上谈兵。

员工激励到底是不是泡影

在恒大投资贾跃亭之前,贾跃亭因为乐视网的负面影响,在美国没有一家融资机构愿意投资,老贾在国外苦苦支撑,公司也濒临破产。

贾跃亭不仅寻求资金,还要公司的控制权,这为后来的争执埋下伏笔。

最后绝处逢生,许家印看上了FF,看上了这个只会做PPT的男人。许家印心中一直都有造车梦,但苦于没有进场机会。

恒大确实给了贾跃亭极大的信任,首先在签订正式协议前时颖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缓解了FF公司暂时的危机,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FF公司管理团队拥有很高的自由和权利。

如果不是恒大出手相助,贾跃亭的FF就将破灭。也可以说,贾跃亭的无赖行径辜负了恒大的信任。

首先,恒大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分三年投入,恒大用此还清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保证FF公司中国业务的实行。而8亿美金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

结果贾跃亭半年花光了8个亿,FF汽车的粮草又没了。贾跃亭只能再向恒大要7个亿,但这次恒大不想做冤大头,毕竟钱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定要签署补充协议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补充协议中曾规定,只有中国区问题得到解决的情况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金。即使贾跃亭转让股份,辞去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

这一做法显然不能解决FF公司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贾跃亭则使用的最后手段,直接提出仲裁希望取消恒大在FF中的存在,简单的来说就是要踢恒大出局。

同时,双方在财务问题上各执一词,FF方面声称:一直以来恒大对FF的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了如指掌。

但是,FF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而且,由于FF向恒大提供的财务报表均为笼统的概括性数据--支出大项、资金需求的依据等,并无具体使用明细,造成了恒大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但实际上,恒大如果了解具体的财务状况,怎么可能会派员工入驻调查,毕竟法拉第北京公司员工透露:“公司厕所用纸已经停供两个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作为FF的大股东,检查财务状况是很正常的,而贾跃亭却不让大股东看账,甚至驱逐派来的出纳,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他心中有点虚,为此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因此,恒大健康发公告本身占据道德制高点,毕竟恒大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尤其现在地产利润很低,融资成本高企,能做到不亏已是优秀。

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而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更令人讽刺的是,美国最大的类似于中国的“水滴筹”的Go Fund Me网站上找到了法拉第未来发起的一项“Futurist Manufacturing Family Fund”的筹款。该项目在于帮助被FF公司解聘和失业的员工,目前FF公司内部的人员也是动荡不堪。

有网友激烈评论:贾跃亭在加州拥有至少5幢别墅,其家属仍是中国的亿万富豪,贾跃亭不惜牺牲员工的利益来保证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他还撕毁承诺,将乐视网和供应商的资金转移至美国,投资法拉第未来,导致大量的投资人和供应商破产,为什么还要我们来捐款,帮助他去欺骗。

汽车是无底洞,如果融资不成功,贾跃亭将彻底出局,得罪了恒大这样最后一个愿意相助的小伙伴,很可能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FF公司是否还有投资价值

控制权是否变更还得看FF91的是否量产,而能否量产又决定了FF公司的未来。

贾跃亭欠债的供应商已经在公司的地板上铺了6个月,而贾跃亭没有把钱还给他们。

同时,FF91的税前售价超过了200万人民币,以贾会计的信誉,有没有人买还是个问题,国内韭菜割完,只能希望美国韭菜给点力了,对此,FF方面一再强调年底一定能量产,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再说国产的简化版FF81车型,现在广州工厂的地基还没建钱就又花完了,半年时间8亿美元,这烧钱速度比蔚来都夸张。

事实上,在8月底的FF91预产车下线仪式庆祝活动结束的几个小时后,参加展演的首台FF91预产车着火损毁。

起火之后,法拉第未来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不得向外界透露具体起火和损失情况。

显然,技术不够。

撇开资金不说,即便真的能及时量产,FF91的服务和销售也未必能跟上,线下充电和售后维修都需要大量的技术人员,而目前贾跃亭的资金无法支持庞大的售后服务系统。


法拉第未来CES 2017发布会现场

贾跃亭的“忽悠”历史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段子,贾跃亭“忽悠”过2位地产大佬、2位中国首富、撑起娱乐圈半边天的21位明星、13家银行、11家券商、21家公募、29家私募、中国几大知名资本系,我觉得贾老板应该可以载入史册了,堪称是中国式“忽悠”第一人。

2015年的大牛市让乐视网股价水涨船高,当时乐视生态忽悠了很多人,一手PPT演讲让贾跃亭吹过的牛逼看上去都实现了。就在那时,贾跃亭开始高位套现。

整个2015年,贾跃亭本人共套现57亿元。

但同时乐视高管却在增持,2015年9月,乐视网三位高管梁军、高飞、吴亚洲合计增持近1000万元乐视网股份。到乐视出事,高管手上的股票能否变现不得而知,看着乐视网惨淡的股价,估计是亏得血流成河。

此外,乐视网存在的债务高达19亿,存在无法兑付的危险。留下无尽的股民唉声叹气,坑了无数公募私募基金。

被坑的还有我们熟悉的接盘侠孙宏斌。孙宏斌 150 多亿入股乐视后,依然未能扭转乐视的危机。而贾跃亭的跑路,留给了孙宏斌一个“烂摊子”。

用孙宏斌自己的话说就是:“损失了这么多,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100多亿啊,都归零了!”

今年3月14日,孙宏斌从乐视离任。

孙宏斌承认自己失败了,对于贾跃亭的造车梦也是不认同,现在贾老板的山西老乡只能去追回乐视欠款,来弥补损失。

相对于恒大每次不得不通过严谨正规的公告形式来透露信息不一样,贾跃亭却可以在网络上,不受“拘束”地通过喊话来影响舆论的观点,比如这一次,但事实上,只要稍作分析,你就会发现,老贾的话真的“靠不住”,现在大家好奇的是,贾跃亭究竟还有多少谎要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11月12日被“双否决”的贾跃亭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并再次要求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然而知情人士却透露了双方主要矛盾的根源。



撰文 / 侯卓铠

■上个月底,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双否决”了Smart King(贾跃亭一方)提出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和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申请之后,贾跃亭也相对应获得有条件的融资权益。很快,恒大旗下公司时颖11月7日也向仲裁中心提出了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及其合资公司履行合约。原以为贾跃亭与恒大方面的纠葛能够暂且平息,结果就在近期双方的纠葛继续升级。

11月12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在第一次仲裁申请被“双否决”后,贾跃亭近期又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申请,要求再次剥夺恒大的资产抵押权。而目前在失去恒大资金支持的法拉第未来已经有多位重要高管离职,全体员工员工则被降薪,拖欠大笔施工款和供应商款项,在此情境下贾跃亭则赶走恒大一方委派的出纳员,拒绝公司财务审计,导致整个公司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就在恒大发布贾跃亭二次提请仲裁时,美国当地时间11月12日,贾跃亭在“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战略会上的内部演讲则公布了与恒大纠葛的始末。同时其还在现场称,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有意投资FF,并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

贾跃亭表示:“去年十月双方开始投资接洽,次月便签订了投资协议分三批投资20亿美元用以造车,要求是恒大不得参与FF全球任何经营管理。其中这8亿美元的去向,其中只有4亿多美元用于FF 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产品研发,约1亿多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费用,2亿多美元应恒大要求用于FF中国业务及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

“此后在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的要求下,FF、恒大和我在7月份签署补充协议,改变了恒大不能参与任何经营管理的约定。恒大要求获得FF中国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席位,同时有权从恒大委派高管,参与FF中国的经营管理工作。此外,补充协议中还包括我本人辞去FF全球董事,作为交换条件,恒大健康须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 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但是渐渐地我发现恒大正在夺走我的实际控制权。”

对于贾跃亭的上述说法,恒大方面则发布声明表示,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双方同意分三年投入,投资方还同意以投资款偿还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计划通过担保及贷款等资源支持中国业务发展。与此同时时颖在签订正式协议前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帮助法拉第未来公司解决资金危机,避免触发大面积裁员的破产局面,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仅保留委派公司出纳及两个项目考核节点,这是基于对管理团队的信任。

而关于8亿美金用途,投资方按约履行出资义务,并于2018年5月25日提前支付应于2018年底前支付的8亿美元。将8亿美元投资款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对于贾跃亭赶走恒大出纳,拒绝恒大财务审核,恒大方面表示:“保护投资方的合法权益,即是保护公司股东、债权人和员工的利益,而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对此一位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贾跃亭的信用几乎透支殆尽很难再得到投资者认可,其想获得融资,只能尝试以公司资产为抵押进行债权融资,而对于其再次提请的申请,同样难以获得仲裁庭的支持。

其实此次事件之所以被曝出,是因为双方在7月中旬所签署的一份补充协议所引发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恒大在入股法拉第未来后发现,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在法拉第未来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且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其控制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明确表示不会提供任何支持,法拉第未来中国业务陷入瘫痪。为此双方为了解决面临的困境,7月1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法拉第未来提前支付7亿美金。

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法拉第未来中国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法拉第未来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又讯:贾跃亭的新故事


撰文 / 叶抱一

■ 贾跃亭的表演又开始了。

媒体称在11月13日上午,贾跃亭通过内部会议讲话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了三个消息:

1. 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
2. IPO的时间表提前至2020年;
3. 将推行“合伙人制度”,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

而就在昨天晚间,恒大发布公告说法拉第未来(FF)又再次申请仲裁,要求解除恒大的股权质押。

显然,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第一次紧急仲裁结果出来后,老贾依然“动作”不断。

现在一方面贾跃亭面临FF公司资金短缺的问题,另一方面与恒大的纠纷悬而未决,我们不禁要问,贾跃亭的这些喊话又有多少是经得起检验呢?

FF能否实现IPO

贾跃亭如此执着于IPO,目的在于吸引投资者和资金,同时供应商的债务又无法偿还。

而在今年上半年恒大入股FF后发现,因贾跃亭严重失信,中国金融机构明确表示不会对FF中国提供任何支持。为解决这一问题,双方7月18日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在金融机构接受、可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前提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元。贾跃亭主动提出辞职,并将持股转让给朋友代持。

但这一做法未得到中国金融机构的认可,并未解决FF中国所面临的困境,恒大认为未能达到约定的付款条件,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意味着贾跃亭掏空FF公司的企图很难实现。

在此之前,贾跃亭对外释放消息签约顶级投行Stifel,似乎投资人的资金就在眼前。

但资料显示,Stifel只是北美排名末端的中小型投行,规模不足高盛集团1/22,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人及小型公司。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区块链公司EVAIO 已与 Stifel 进行了接洽,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

FF公司就此与区块链搭上了线。但这家公司只是一个初创公司,目前只有一个项目在推进,现在没有任何产品,营收,利润,何来9亿美元?

同时STO的噱头令人怀疑,在区块链泡沫膨胀的情况下,区块链从业者开始力推Security Token Offering(STO),中文简称安全代币发行,宣称这是在政府监管下运行的。这种业务形态备受争议上,成功的概率不言而喻。

在资金无法保证的情况下,贾跃亭却选择与恒大继续对抗,意图鱼死网破。

2018年11月12日,合资公司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

贾跃亭的意图很明显,继续追求FF公司的控制权,但此前紧急仲裁员已驳回合资公司提出的剥夺时颖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看来这是贾跃亭最后的底牌了,利用最后的权利掏空FF公司,重复乐视网的经典案例,只不过这次遭殃的可能是恒大。

同时,FF公司宣布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经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这个潜在投资人比较含糊不清,并没有说出具体哪家主权基金,令人生疑,有可能是继续拖延之计。

这无疑对贾跃亭的合伙人计划是一个巨大的耳光,IPO纯属纸上谈兵。

员工激励到底是不是泡影

在恒大投资贾跃亭之前,贾跃亭因为乐视网的负面影响,在美国没有一家融资机构愿意投资,老贾在国外苦苦支撑,公司也濒临破产。

贾跃亭不仅寻求资金,还要公司的控制权,这为后来的争执埋下伏笔。

最后绝处逢生,许家印看上了FF,看上了这个只会做PPT的男人。许家印心中一直都有造车梦,但苦于没有进场机会。

恒大确实给了贾跃亭极大的信任,首先在签订正式协议前时颖立即先付3千万美元定金,缓解了FF公司暂时的危机,之后在无竞投对手的情况下仍同意授予贾跃亭超级投票权及多数董事席位,FF公司管理团队拥有很高的自由和权利。

如果不是恒大出手相助,贾跃亭的FF就将破灭。也可以说,贾跃亭的无赖行径辜负了恒大的信任。

首先,恒大20亿美元是根据FF提出的商业计划及中国业务资金需求确定的,分三年投入,恒大用此还清贾跃亭个人担保的Pre-A债权、供应商欠款、员工欠款,并保证FF公司中国业务的实行。而8亿美金用于中美两地的研发与生产,这是双方在合作之初就达成的共识。其中2亿美元用于中国南沙研发生产基地的建设,并非恒大作为投资方强行要求的。

结果贾跃亭半年花光了8个亿,FF汽车的粮草又没了。贾跃亭只能再向恒大要7个亿,但这次恒大不想做冤大头,毕竟钱都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定要签署补充协议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补充协议中曾规定,只有中国区问题得到解决的情况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金。即使贾跃亭转让股份,辞去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

这一做法显然不能解决FF公司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恒大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贾跃亭则使用的最后手段,直接提出仲裁希望取消恒大在FF中的存在,简单的来说就是要踢恒大出局。

同时,双方在财务问题上各执一词,FF方面声称:一直以来恒大对FF的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了如指掌。

但是,FF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而且,由于FF向恒大提供的财务报表均为笼统的概括性数据--支出大项、资金需求的依据等,并无具体使用明细,造成了恒大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但实际上,恒大如果了解具体的财务状况,怎么可能会派员工入驻调查,毕竟法拉第北京公司员工透露:“公司厕所用纸已经停供两个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作为FF的大股东,检查财务状况是很正常的,而贾跃亭却不让大股东看账,甚至驱逐派来的出纳,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他心中有点虚,为此以一己私利,不顾各方建议劝阻,利用媒体炒作内部经营纠纷,制造内部团队矛盾,赶走投资方委派出纳,拒绝提供财务信息甚至中国相关公司公章及财务凭证,以投资款支付律师费对付投资方,以梦想之名绑架各利益相关方,将置公司及广大员工利益于危难境地。

因此,恒大健康发公告本身占据道德制高点,毕竟恒大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尤其现在地产利润很低,融资成本高企,能做到不亏已是优秀。

恒大投资美国新能源汽车FF,是为了将世界一流新能源汽车引入中国,促进中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而贾跃亭在对中国设立研发供应链体系、数据共享等重要领域人为设立障碍,管理方面任人唯亲采用家族式管理,并要求将全部投资资金投向美国,将中国的投资压力及包袱转给投资方,尤其在目前贾跃亭巨额负债债务、多次被列失信人的情况下,动摇了双方合作根基。

更令人讽刺的是,美国最大的类似于中国的“水滴筹”的Go Fund Me网站上找到了法拉第未来发起的一项“Futurist Manufacturing Family Fund”的筹款。该项目在于帮助被FF公司解聘和失业的员工,目前FF公司内部的人员也是动荡不堪。

有网友激烈评论:贾跃亭在加州拥有至少5幢别墅,其家属仍是中国的亿万富豪,贾跃亭不惜牺牲员工的利益来保证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他还撕毁承诺,将乐视网和供应商的资金转移至美国,投资法拉第未来,导致大量的投资人和供应商破产,为什么还要我们来捐款,帮助他去欺骗。

汽车是无底洞,如果融资不成功,贾跃亭将彻底出局,得罪了恒大这样最后一个愿意相助的小伙伴,很可能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FF公司是否还有投资价值

控制权是否变更还得看FF91的是否量产,而能否量产又决定了FF公司的未来。

贾跃亭欠债的供应商已经在公司的地板上铺了6个月,而贾跃亭没有把钱还给他们。

同时,FF91的税前售价超过了200万人民币,以贾会计的信誉,有没有人买还是个问题,国内韭菜割完,只能希望美国韭菜给点力了,对此,FF方面一再强调年底一定能量产,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再说国产的简化版FF81车型,现在广州工厂的地基还没建钱就又花完了,半年时间8亿美元,这烧钱速度比蔚来都夸张。

事实上,在8月底的FF91预产车下线仪式庆祝活动结束的几个小时后,参加展演的首台FF91预产车着火损毁。

起火之后,法拉第未来要求员工签署保密协议,不得向外界透露具体起火和损失情况。

显然,技术不够。

撇开资金不说,即便真的能及时量产,FF91的服务和销售也未必能跟上,线下充电和售后维修都需要大量的技术人员,而目前贾跃亭的资金无法支持庞大的售后服务系统。


法拉第未来CES 2017发布会现场

贾跃亭的“忽悠”历史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段子,贾跃亭“忽悠”过2位地产大佬、2位中国首富、撑起娱乐圈半边天的21位明星、13家银行、11家券商、21家公募、29家私募、中国几大知名资本系,我觉得贾老板应该可以载入史册了,堪称是中国式“忽悠”第一人。

2015年的大牛市让乐视网股价水涨船高,当时乐视生态忽悠了很多人,一手PPT演讲让贾跃亭吹过的牛逼看上去都实现了。就在那时,贾跃亭开始高位套现。

整个2015年,贾跃亭本人共套现57亿元。

但同时乐视高管却在增持,2015年9月,乐视网三位高管梁军、高飞、吴亚洲合计增持近1000万元乐视网股份。到乐视出事,高管手上的股票能否变现不得而知,看着乐视网惨淡的股价,估计是亏得血流成河。

此外,乐视网存在的债务高达19亿,存在无法兑付的危险。留下无尽的股民唉声叹气,坑了无数公募私募基金。

被坑的还有我们熟悉的接盘侠孙宏斌。孙宏斌 150 多亿入股乐视后,依然未能扭转乐视的危机。而贾跃亭的跑路,留给了孙宏斌一个“烂摊子”。

用孙宏斌自己的话说就是:“损失了这么多,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100多亿啊,都归零了!”

今年3月14日,孙宏斌从乐视离任。

孙宏斌承认自己失败了,对于贾跃亭的造车梦也是不认同,现在贾老板的山西老乡只能去追回乐视欠款,来弥补损失。

相对于恒大每次不得不通过严谨正规的公告形式来透露信息不一样,贾跃亭却可以在网络上,不受“拘束”地通过喊话来影响舆论的观点,比如这一次,但事实上,只要稍作分析,你就会发现,老贾的话真的“靠不住”,现在大家好奇的是,贾跃亭究竟还有多少谎要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