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治理P2P平台的两难

发布日期:2018-11-14 07:56
摘要」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特殊挑战是,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撰文 / Emily Feng

■ 2015年底,中国最大的“个人对个人”(P2P)贷款公司之一“e租宝”(Ezubao)的投资者发现无法取出存款。次年9月,26名e租宝员工因实施一种庞氏骗局以及未能偿还投资者380亿元人民币(合55亿美元)而被判刑。

这是中国P2P网贷公司被证明具有欺诈性的规模最大且最肆无忌惮的案件之一,但它绝不是唯一的。

近3年后,中国监管机构仍难以掌握这个失控行业的运作方式。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着一个特殊的挑战: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P2P借贷是将希望投资的人与寻找资金的人撮合在一起,通常承诺两位数的短期投资回报。


这个概念在中国找到了肥沃的土壤。中国缺乏统一的信用评级体系,这让农村居民和小企业家难以获得消费信贷。与此同时,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资金充裕,但他们不放心投资于中国充满投机性的房地产和动荡的股市。

然而,快速增长的P2P借贷行业充斥着欺诈行为。政策制定者对干预措施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担心严厉的监管可能会导致P2P公司陷入金融混乱——数百万人将他们的储蓄投入这些公司。根据数据公司Online Lending Club的数据,2017年中国P2P借贷行业发生的交易价值4450亿美元。

网贷平台开元金融(Fincera)的副总裁李昂(Spencer Li)表示:“在中国仍有超过1000个P2P平台活跃着。”他说,突然或者严厉的监管可能会使其中一些平台陷入危机。“我认为(监管层)正试图争取更多时间,只希望更多的平台能够以合法的方式关闭或者逐渐退出。”

2016年初,P2P平台准备迎接第一波旨在推动行业标准化的监管。新规定对贷款规模设置上限,强制放贷人使用托管银行存放资金。

但是,这些措施被推迟实施。特别是,作为建立P2P许可制度第一步的“备案”流程最初定于今年夏天截止,但后来被推迟至今年年底。

即便是这种温和的监管也开始对P2P借贷平台造成影响。据追踪P2P数据的网站Online Lending Platform称,截至今年8月,P2P平台数量已从今年年初的2205个减少到1590个。自今年年初以来,iOS应用商店和某些中国Android应用商店开始减少可供下载的P2P平台数量。

这让中国当局陷入了两难境地。过去一年,中国在全国化解金融风险运动中一直致力于解决公司债务问题。但是,随着坏账被去除,根除系统性金融漏洞的行动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今年夏天,在距离上海170公里的杭州市周边,多个P2P平台爆雷。因无法取回资金,愤怒的投资者纷纷涌入上海公安局,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与此同时,北京警方出动,防止本市金融区发生抗议活动。

由于中国面临经济放缓以及与美国的贸易战,如何平衡金融审慎和公民秩序是一个尤其令人担忧的问题。简言之,这种情况造成了道德风险:个人投资者意识到,地方政府可能会迫于压力补偿金融受害者,而不会冒险让社会出现不稳定。

总部位于北京的政治和经济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的联合创始人Ether Yin表示:“许多人没有投资思维和风险意识。”但是当出现问题时,投资者“会去找政府,因为他们认为政府无法承受大规模的动荡”。

上海一位名叫Ivy Zhang的咨询师表示:“政府本就不应该让这种事发生。”她因一个名为抓钱猫(Zhuaqianmao)的P2P平台倒闭而损失了8.5万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Ether Yin表示,由于缺乏“其他替代投资”,投资者还在继续投资P2P。■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特殊挑战是,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撰文 / Emily Feng

■ 2015年底,中国最大的“个人对个人”(P2P)贷款公司之一“e租宝”(Ezubao)的投资者发现无法取出存款。次年9月,26名e租宝员工因实施一种庞氏骗局以及未能偿还投资者380亿元人民币(合55亿美元)而被判刑。

这是中国P2P网贷公司被证明具有欺诈性的规模最大且最肆无忌惮的案件之一,但它绝不是唯一的。

近3年后,中国监管机构仍难以掌握这个失控行业的运作方式。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着一个特殊的挑战: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P2P借贷是将希望投资的人与寻找资金的人撮合在一起,通常承诺两位数的短期投资回报。


这个概念在中国找到了肥沃的土壤。中国缺乏统一的信用评级体系,这让农村居民和小企业家难以获得消费信贷。与此同时,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资金充裕,但他们不放心投资于中国充满投机性的房地产和动荡的股市。

然而,快速增长的P2P借贷行业充斥着欺诈行为。政策制定者对干预措施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担心严厉的监管可能会导致P2P公司陷入金融混乱——数百万人将他们的储蓄投入这些公司。根据数据公司Online Lending Club的数据,2017年中国P2P借贷行业发生的交易价值4450亿美元。

网贷平台开元金融(Fincera)的副总裁李昂(Spencer Li)表示:“在中国仍有超过1000个P2P平台活跃着。”他说,突然或者严厉的监管可能会使其中一些平台陷入危机。“我认为(监管层)正试图争取更多时间,只希望更多的平台能够以合法的方式关闭或者逐渐退出。”

2016年初,P2P平台准备迎接第一波旨在推动行业标准化的监管。新规定对贷款规模设置上限,强制放贷人使用托管银行存放资金。

但是,这些措施被推迟实施。特别是,作为建立P2P许可制度第一步的“备案”流程最初定于今年夏天截止,但后来被推迟至今年年底。

即便是这种温和的监管也开始对P2P借贷平台造成影响。据追踪P2P数据的网站Online Lending Platform称,截至今年8月,P2P平台数量已从今年年初的2205个减少到1590个。自今年年初以来,iOS应用商店和某些中国Android应用商店开始减少可供下载的P2P平台数量。

这让中国当局陷入了两难境地。过去一年,中国在全国化解金融风险运动中一直致力于解决公司债务问题。但是,随着坏账被去除,根除系统性金融漏洞的行动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今年夏天,在距离上海170公里的杭州市周边,多个P2P平台爆雷。因无法取回资金,愤怒的投资者纷纷涌入上海公安局,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与此同时,北京警方出动,防止本市金融区发生抗议活动。

由于中国面临经济放缓以及与美国的贸易战,如何平衡金融审慎和公民秩序是一个尤其令人担忧的问题。简言之,这种情况造成了道德风险:个人投资者意识到,地方政府可能会迫于压力补偿金融受害者,而不会冒险让社会出现不稳定。

总部位于北京的政治和经济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的联合创始人Ether Yin表示:“许多人没有投资思维和风险意识。”但是当出现问题时,投资者“会去找政府,因为他们认为政府无法承受大规模的动荡”。

上海一位名叫Ivy Zhang的咨询师表示:“政府本就不应该让这种事发生。”她因一个名为抓钱猫(Zhuaqianmao)的P2P平台倒闭而损失了8.5万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Ether Yin表示,由于缺乏“其他替代投资”,投资者还在继续投资P2P。■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特殊挑战是,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撰文 / Emily Feng

■ 2015年底,中国最大的“个人对个人”(P2P)贷款公司之一“e租宝”(Ezubao)的投资者发现无法取出存款。次年9月,26名e租宝员工因实施一种庞氏骗局以及未能偿还投资者380亿元人民币(合55亿美元)而被判刑。

这是中国P2P网贷公司被证明具有欺诈性的规模最大且最肆无忌惮的案件之一,但它绝不是唯一的。

近3年后,中国监管机构仍难以掌握这个失控行业的运作方式。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着一个特殊的挑战: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P2P借贷是将希望投资的人与寻找资金的人撮合在一起,通常承诺两位数的短期投资回报。


这个概念在中国找到了肥沃的土壤。中国缺乏统一的信用评级体系,这让农村居民和小企业家难以获得消费信贷。与此同时,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资金充裕,但他们不放心投资于中国充满投机性的房地产和动荡的股市。

然而,快速增长的P2P借贷行业充斥着欺诈行为。政策制定者对干预措施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担心严厉的监管可能会导致P2P公司陷入金融混乱——数百万人将他们的储蓄投入这些公司。根据数据公司Online Lending Club的数据,2017年中国P2P借贷行业发生的交易价值4450亿美元。

网贷平台开元金融(Fincera)的副总裁李昂(Spencer Li)表示:“在中国仍有超过1000个P2P平台活跃着。”他说,突然或者严厉的监管可能会使其中一些平台陷入危机。“我认为(监管层)正试图争取更多时间,只希望更多的平台能够以合法的方式关闭或者逐渐退出。”

2016年初,P2P平台准备迎接第一波旨在推动行业标准化的监管。新规定对贷款规模设置上限,强制放贷人使用托管银行存放资金。

但是,这些措施被推迟实施。特别是,作为建立P2P许可制度第一步的“备案”流程最初定于今年夏天截止,但后来被推迟至今年年底。

即便是这种温和的监管也开始对P2P借贷平台造成影响。据追踪P2P数据的网站Online Lending Platform称,截至今年8月,P2P平台数量已从今年年初的2205个减少到1590个。自今年年初以来,iOS应用商店和某些中国Android应用商店开始减少可供下载的P2P平台数量。

这让中国当局陷入了两难境地。过去一年,中国在全国化解金融风险运动中一直致力于解决公司债务问题。但是,随着坏账被去除,根除系统性金融漏洞的行动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今年夏天,在距离上海170公里的杭州市周边,多个P2P平台爆雷。因无法取回资金,愤怒的投资者纷纷涌入上海公安局,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与此同时,北京警方出动,防止本市金融区发生抗议活动。

由于中国面临经济放缓以及与美国的贸易战,如何平衡金融审慎和公民秩序是一个尤其令人担忧的问题。简言之,这种情况造成了道德风险:个人投资者意识到,地方政府可能会迫于压力补偿金融受害者,而不会冒险让社会出现不稳定。

总部位于北京的政治和经济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的联合创始人Ether Yin表示:“许多人没有投资思维和风险意识。”但是当出现问题时,投资者“会去找政府,因为他们认为政府无法承受大规模的动荡”。

上海一位名叫Ivy Zhang的咨询师表示:“政府本就不应该让这种事发生。”她因一个名为抓钱猫(Zhuaqianmao)的P2P平台倒闭而损失了8.5万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Ether Yin表示,由于缺乏“其他替代投资”,投资者还在继续投资P2P。■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治理P2P平台的两难

发布日期:2018-11-14 07:56
摘要」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特殊挑战是,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撰文 / Emily Feng

■ 2015年底,中国最大的“个人对个人”(P2P)贷款公司之一“e租宝”(Ezubao)的投资者发现无法取出存款。次年9月,26名e租宝员工因实施一种庞氏骗局以及未能偿还投资者380亿元人民币(合55亿美元)而被判刑。

这是中国P2P网贷公司被证明具有欺诈性的规模最大且最肆无忌惮的案件之一,但它绝不是唯一的。

近3年后,中国监管机构仍难以掌握这个失控行业的运作方式。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着一个特殊的挑战: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P2P借贷是将希望投资的人与寻找资金的人撮合在一起,通常承诺两位数的短期投资回报。


这个概念在中国找到了肥沃的土壤。中国缺乏统一的信用评级体系,这让农村居民和小企业家难以获得消费信贷。与此同时,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资金充裕,但他们不放心投资于中国充满投机性的房地产和动荡的股市。

然而,快速增长的P2P借贷行业充斥着欺诈行为。政策制定者对干预措施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担心严厉的监管可能会导致P2P公司陷入金融混乱——数百万人将他们的储蓄投入这些公司。根据数据公司Online Lending Club的数据,2017年中国P2P借贷行业发生的交易价值4450亿美元。

网贷平台开元金融(Fincera)的副总裁李昂(Spencer Li)表示:“在中国仍有超过1000个P2P平台活跃着。”他说,突然或者严厉的监管可能会使其中一些平台陷入危机。“我认为(监管层)正试图争取更多时间,只希望更多的平台能够以合法的方式关闭或者逐渐退出。”

2016年初,P2P平台准备迎接第一波旨在推动行业标准化的监管。新规定对贷款规模设置上限,强制放贷人使用托管银行存放资金。

但是,这些措施被推迟实施。特别是,作为建立P2P许可制度第一步的“备案”流程最初定于今年夏天截止,但后来被推迟至今年年底。

即便是这种温和的监管也开始对P2P借贷平台造成影响。据追踪P2P数据的网站Online Lending Platform称,截至今年8月,P2P平台数量已从今年年初的2205个减少到1590个。自今年年初以来,iOS应用商店和某些中国Android应用商店开始减少可供下载的P2P平台数量。

这让中国当局陷入了两难境地。过去一年,中国在全国化解金融风险运动中一直致力于解决公司债务问题。但是,随着坏账被去除,根除系统性金融漏洞的行动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今年夏天,在距离上海170公里的杭州市周边,多个P2P平台爆雷。因无法取回资金,愤怒的投资者纷纷涌入上海公安局,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与此同时,北京警方出动,防止本市金融区发生抗议活动。

由于中国面临经济放缓以及与美国的贸易战,如何平衡金融审慎和公民秩序是一个尤其令人担忧的问题。简言之,这种情况造成了道德风险:个人投资者意识到,地方政府可能会迫于压力补偿金融受害者,而不会冒险让社会出现不稳定。

总部位于北京的政治和经济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的联合创始人Ether Yin表示:“许多人没有投资思维和风险意识。”但是当出现问题时,投资者“会去找政府,因为他们认为政府无法承受大规模的动荡”。

上海一位名叫Ivy Zhang的咨询师表示:“政府本就不应该让这种事发生。”她因一个名为抓钱猫(Zhuaqianmao)的P2P平台倒闭而损失了8.5万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Ether Yin表示,由于缺乏“其他替代投资”,投资者还在继续投资P2P。■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特殊挑战是,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撰文 / Emily Feng

■ 2015年底,中国最大的“个人对个人”(P2P)贷款公司之一“e租宝”(Ezubao)的投资者发现无法取出存款。次年9月,26名e租宝员工因实施一种庞氏骗局以及未能偿还投资者380亿元人民币(合55亿美元)而被判刑。

这是中国P2P网贷公司被证明具有欺诈性的规模最大且最肆无忌惮的案件之一,但它绝不是唯一的。

近3年后,中国监管机构仍难以掌握这个失控行业的运作方式。中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着一个特殊的挑战: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资者恐慌和潜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风险?

P2P借贷是将希望投资的人与寻找资金的人撮合在一起,通常承诺两位数的短期投资回报。


这个概念在中国找到了肥沃的土壤。中国缺乏统一的信用评级体系,这让农村居民和小企业家难以获得消费信贷。与此同时,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资金充裕,但他们不放心投资于中国充满投机性的房地产和动荡的股市。

然而,快速增长的P2P借贷行业充斥着欺诈行为。政策制定者对干预措施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担心严厉的监管可能会导致P2P公司陷入金融混乱——数百万人将他们的储蓄投入这些公司。根据数据公司Online Lending Club的数据,2017年中国P2P借贷行业发生的交易价值4450亿美元。

网贷平台开元金融(Fincera)的副总裁李昂(Spencer Li)表示:“在中国仍有超过1000个P2P平台活跃着。”他说,突然或者严厉的监管可能会使其中一些平台陷入危机。“我认为(监管层)正试图争取更多时间,只希望更多的平台能够以合法的方式关闭或者逐渐退出。”

2016年初,P2P平台准备迎接第一波旨在推动行业标准化的监管。新规定对贷款规模设置上限,强制放贷人使用托管银行存放资金。

但是,这些措施被推迟实施。特别是,作为建立P2P许可制度第一步的“备案”流程最初定于今年夏天截止,但后来被推迟至今年年底。

即便是这种温和的监管也开始对P2P借贷平台造成影响。据追踪P2P数据的网站Online Lending Platform称,截至今年8月,P2P平台数量已从今年年初的2205个减少到1590个。自今年年初以来,iOS应用商店和某些中国Android应用商店开始减少可供下载的P2P平台数量。

这让中国当局陷入了两难境地。过去一年,中国在全国化解金融风险运动中一直致力于解决公司债务问题。但是,随着坏账被去除,根除系统性金融漏洞的行动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今年夏天,在距离上海170公里的杭州市周边,多个P2P平台爆雷。因无法取回资金,愤怒的投资者纷纷涌入上海公安局,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与此同时,北京警方出动,防止本市金融区发生抗议活动。

由于中国面临经济放缓以及与美国的贸易战,如何平衡金融审慎和公民秩序是一个尤其令人担忧的问题。简言之,这种情况造成了道德风险:个人投资者意识到,地方政府可能会迫于压力补偿金融受害者,而不会冒险让社会出现不稳定。

总部位于北京的政治和经济咨询公司Trivium China的联合创始人Ether Yin表示:“许多人没有投资思维和风险意识。”但是当出现问题时,投资者“会去找政府,因为他们认为政府无法承受大规模的动荡”。

上海一位名叫Ivy Zhang的咨询师表示:“政府本就不应该让这种事发生。”她因一个名为抓钱猫(Zhuaqianmao)的P2P平台倒闭而损失了8.5万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Ether Yin表示,由于缺乏“其他替代投资”,投资者还在继续投资P2P。■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