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债务风险可控”

发布日期:2018-11-14 07:46
摘要」尽管不同咨询机构对于中国信贷增速前景持不同观点,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可控,不会引发金融危机。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一家资产管理机构预测,中国的债务负担与经济产值的比率将从明年开始下降,这有助于缓解困扰全球经济的最大担忧之一。

中国债务总量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飙升到了270%,使得人们日益担忧未来可能发生金融危机。考虑到中国在全球需求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这场危机不仅会打击中国经济,还会影响全球经济。

对不断增长的债务可能不可持续的担忧,导致中国当局在2016年启动了打击在正规银行体系之外运行的“影子”银行业的行动。

瑞士百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Pictet Asset Management)认为,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这一举措,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在经历了10年的上升(有时速度快得吓人)之后,已经基本上停止上升。百达预计,该比率最早将于2019年开始下降。

“信贷增速的峰值出现在2016年,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启动了去杠杆战略,”百达首席经济学家帕特里克•兹韦费尔(Patrick Zweifel)表示,“去杠杆进程正在按计划推进,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即将企稳并随着时间推移而开始下降。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这个时间点了。”

这一推算是基于百达自己版本的“社会融资总量”指标。官方“社会融资总量”数据由中国人民银行(PBoC)统计,旨在衡量中国的信贷增长情况。

百达的增强版贷款总量指标既涵盖官方社会融资总量(包括M2货币供应量和广义信贷),也涵盖金融机构向政府和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的所有贷款。

该算法得出,中国的信贷总额相当于GDP的267%,接近于加总政府、企业和家庭债务而得出的债务水平,而不是单纯根据社会融资总量而得出的217%,可以说这种算法是更准确的参考。

重要的是,根据百达的数据,今年第三季度,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同比增速放缓至9.9%,至少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如今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只是略微高于中国9.7%的名义GDP增长率。(考虑到名义GDP是计算债务与GDP比率的分母,在这里,使用名义GDP增长率(包含通胀率)比实际GDP增长率(剔除通胀率)更适合)。

兹韦费尔预测,明年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将放缓至9.1%,自2008年以来首次低于名义GDP增长率(预计为9.4%)。他的预测表明,至少到2023年之前,信贷增速将持续低于名义GDP增长率。

“他们在不过多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成功地进行了经济去杠杆,”兹韦费尔表示,“目前仍然存在担忧,我们正在密切监控,(但是)我们不认为这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然而,另外一些对中国信贷增速的预测所描绘的形势则没那么乐观。

咨询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仍然沿用自己计算广义信贷的方法——与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算法的区别主要在于,凯投在计算时加入了所有政府债券,但剔除了股票发行。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尽管该指标的增速在过去两年里也出现了明显下降,但仍然为10.7%,稍微高于百达的数据。

此外,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畅预计,根据这种算法,除了今年年底可能暂时出现信贷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长率的情况外,在可预见的未来里都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我认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刘畅表示,“从2016年底到今年年中,政府一直致力于控制金融风险,但自从今年5月以来,政策发生了转变。”今年以来,中国央行四次下调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并压低市场利率。

“今年年底,(信贷增速)可能暂时低于名义GDP增长率,但我们认为这一趋势将在明年逆转,”刘畅称,他预测,今年信贷增速为9.5%-10%,但2019年将达到11.5%,不过“从长远来看,想让去杠杆真的发挥作用,信贷增速必须降至低于(GDP增长率)的水平”。

而另一家咨询机构TS Lombard沿用的是另一套衡量中国信贷增速的方法。除其他因素外,它还在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的基础上加入了地方政府发债规模。

由于各地政府试图在年底前用完发债配额,9月和10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激增,因此TS Lombard版本的信贷增速更高,为11.9%。

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罗里•格林(Rory Green)称:“影子银行去杠杆仍在继续推进,但信贷仍在流向地方政府和银行贷款。”他预计,影子银行业的信贷规模将同比收缩6.9%。

格林表示,他预计“去杠杆和控制金融风险仍然是北京方面关注的重点。我们听说,习近平的首席经济顾问刘鹤对这一点十分执着,几乎不惜以经济为代价。”

尽管如此,他和刘畅一样,也认为明年信贷增速可能会有所回升:如果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因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而出现出口放缓,中国政府可能调整政策作为重振经济的一种方式。

至于信贷增速降低至名义GDP增长率以下、进而开始逐渐减轻债务重担,格林称“我们认为短期内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这肯定是北京方面的目标”。

然而,辩论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应该是可控的,即使解决债务问题几乎会不可避免地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信贷积累)是中国经济前景的关键风险,但我们认为,这很可能不会引发金融危机,至少不是迫在眉睫,”刘畅称,“中国政府极大地掌控着金融体系。大多数贷款机构都是国有银行。当出现承压迹象时,政府将介入防止事态失控。政府将把部分债务转移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中。”

兹韦费尔补充称:“新兴亚洲在企业过度负债方面的程度最高,尤其是大中华区、新加坡、印尼和泰国。”

“这是风险吗?我们不这么认为。确实存在一些风险,但在大多数国家,这种风险是可控的,尤其是中国。中国经济将放慢脚步。我们预计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尽管不同咨询机构对于中国信贷增速前景持不同观点,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可控,不会引发金融危机。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一家资产管理机构预测,中国的债务负担与经济产值的比率将从明年开始下降,这有助于缓解困扰全球经济的最大担忧之一。

中国债务总量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飙升到了270%,使得人们日益担忧未来可能发生金融危机。考虑到中国在全球需求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这场危机不仅会打击中国经济,还会影响全球经济。

对不断增长的债务可能不可持续的担忧,导致中国当局在2016年启动了打击在正规银行体系之外运行的“影子”银行业的行动。

瑞士百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Pictet Asset Management)认为,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这一举措,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在经历了10年的上升(有时速度快得吓人)之后,已经基本上停止上升。百达预计,该比率最早将于2019年开始下降。

“信贷增速的峰值出现在2016年,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启动了去杠杆战略,”百达首席经济学家帕特里克•兹韦费尔(Patrick Zweifel)表示,“去杠杆进程正在按计划推进,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即将企稳并随着时间推移而开始下降。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这个时间点了。”

这一推算是基于百达自己版本的“社会融资总量”指标。官方“社会融资总量”数据由中国人民银行(PBoC)统计,旨在衡量中国的信贷增长情况。

百达的增强版贷款总量指标既涵盖官方社会融资总量(包括M2货币供应量和广义信贷),也涵盖金融机构向政府和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的所有贷款。

该算法得出,中国的信贷总额相当于GDP的267%,接近于加总政府、企业和家庭债务而得出的债务水平,而不是单纯根据社会融资总量而得出的217%,可以说这种算法是更准确的参考。

重要的是,根据百达的数据,今年第三季度,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同比增速放缓至9.9%,至少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如今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只是略微高于中国9.7%的名义GDP增长率。(考虑到名义GDP是计算债务与GDP比率的分母,在这里,使用名义GDP增长率(包含通胀率)比实际GDP增长率(剔除通胀率)更适合)。

兹韦费尔预测,明年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将放缓至9.1%,自2008年以来首次低于名义GDP增长率(预计为9.4%)。他的预测表明,至少到2023年之前,信贷增速将持续低于名义GDP增长率。

“他们在不过多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成功地进行了经济去杠杆,”兹韦费尔表示,“目前仍然存在担忧,我们正在密切监控,(但是)我们不认为这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然而,另外一些对中国信贷增速的预测所描绘的形势则没那么乐观。

咨询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仍然沿用自己计算广义信贷的方法——与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算法的区别主要在于,凯投在计算时加入了所有政府债券,但剔除了股票发行。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尽管该指标的增速在过去两年里也出现了明显下降,但仍然为10.7%,稍微高于百达的数据。

此外,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畅预计,根据这种算法,除了今年年底可能暂时出现信贷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长率的情况外,在可预见的未来里都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我认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刘畅表示,“从2016年底到今年年中,政府一直致力于控制金融风险,但自从今年5月以来,政策发生了转变。”今年以来,中国央行四次下调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并压低市场利率。

“今年年底,(信贷增速)可能暂时低于名义GDP增长率,但我们认为这一趋势将在明年逆转,”刘畅称,他预测,今年信贷增速为9.5%-10%,但2019年将达到11.5%,不过“从长远来看,想让去杠杆真的发挥作用,信贷增速必须降至低于(GDP增长率)的水平”。

而另一家咨询机构TS Lombard沿用的是另一套衡量中国信贷增速的方法。除其他因素外,它还在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的基础上加入了地方政府发债规模。

由于各地政府试图在年底前用完发债配额,9月和10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激增,因此TS Lombard版本的信贷增速更高,为11.9%。

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罗里•格林(Rory Green)称:“影子银行去杠杆仍在继续推进,但信贷仍在流向地方政府和银行贷款。”他预计,影子银行业的信贷规模将同比收缩6.9%。

格林表示,他预计“去杠杆和控制金融风险仍然是北京方面关注的重点。我们听说,习近平的首席经济顾问刘鹤对这一点十分执着,几乎不惜以经济为代价。”

尽管如此,他和刘畅一样,也认为明年信贷增速可能会有所回升:如果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因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而出现出口放缓,中国政府可能调整政策作为重振经济的一种方式。

至于信贷增速降低至名义GDP增长率以下、进而开始逐渐减轻债务重担,格林称“我们认为短期内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这肯定是北京方面的目标”。

然而,辩论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应该是可控的,即使解决债务问题几乎会不可避免地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信贷积累)是中国经济前景的关键风险,但我们认为,这很可能不会引发金融危机,至少不是迫在眉睫,”刘畅称,“中国政府极大地掌控着金融体系。大多数贷款机构都是国有银行。当出现承压迹象时,政府将介入防止事态失控。政府将把部分债务转移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中。”

兹韦费尔补充称:“新兴亚洲在企业过度负债方面的程度最高,尤其是大中华区、新加坡、印尼和泰国。”

“这是风险吗?我们不这么认为。确实存在一些风险,但在大多数国家,这种风险是可控的,尤其是中国。中国经济将放慢脚步。我们预计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尽管不同咨询机构对于中国信贷增速前景持不同观点,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可控,不会引发金融危机。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一家资产管理机构预测,中国的债务负担与经济产值的比率将从明年开始下降,这有助于缓解困扰全球经济的最大担忧之一。

中国债务总量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飙升到了270%,使得人们日益担忧未来可能发生金融危机。考虑到中国在全球需求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这场危机不仅会打击中国经济,还会影响全球经济。

对不断增长的债务可能不可持续的担忧,导致中国当局在2016年启动了打击在正规银行体系之外运行的“影子”银行业的行动。

瑞士百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Pictet Asset Management)认为,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这一举措,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在经历了10年的上升(有时速度快得吓人)之后,已经基本上停止上升。百达预计,该比率最早将于2019年开始下降。

“信贷增速的峰值出现在2016年,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启动了去杠杆战略,”百达首席经济学家帕特里克•兹韦费尔(Patrick Zweifel)表示,“去杠杆进程正在按计划推进,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即将企稳并随着时间推移而开始下降。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这个时间点了。”

这一推算是基于百达自己版本的“社会融资总量”指标。官方“社会融资总量”数据由中国人民银行(PBoC)统计,旨在衡量中国的信贷增长情况。

百达的增强版贷款总量指标既涵盖官方社会融资总量(包括M2货币供应量和广义信贷),也涵盖金融机构向政府和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的所有贷款。

该算法得出,中国的信贷总额相当于GDP的267%,接近于加总政府、企业和家庭债务而得出的债务水平,而不是单纯根据社会融资总量而得出的217%,可以说这种算法是更准确的参考。

重要的是,根据百达的数据,今年第三季度,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同比增速放缓至9.9%,至少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如今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只是略微高于中国9.7%的名义GDP增长率。(考虑到名义GDP是计算债务与GDP比率的分母,在这里,使用名义GDP增长率(包含通胀率)比实际GDP增长率(剔除通胀率)更适合)。

兹韦费尔预测,明年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将放缓至9.1%,自2008年以来首次低于名义GDP增长率(预计为9.4%)。他的预测表明,至少到2023年之前,信贷增速将持续低于名义GDP增长率。

“他们在不过多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成功地进行了经济去杠杆,”兹韦费尔表示,“目前仍然存在担忧,我们正在密切监控,(但是)我们不认为这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然而,另外一些对中国信贷增速的预测所描绘的形势则没那么乐观。

咨询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仍然沿用自己计算广义信贷的方法——与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算法的区别主要在于,凯投在计算时加入了所有政府债券,但剔除了股票发行。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尽管该指标的增速在过去两年里也出现了明显下降,但仍然为10.7%,稍微高于百达的数据。

此外,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畅预计,根据这种算法,除了今年年底可能暂时出现信贷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长率的情况外,在可预见的未来里都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我认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刘畅表示,“从2016年底到今年年中,政府一直致力于控制金融风险,但自从今年5月以来,政策发生了转变。”今年以来,中国央行四次下调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并压低市场利率。

“今年年底,(信贷增速)可能暂时低于名义GDP增长率,但我们认为这一趋势将在明年逆转,”刘畅称,他预测,今年信贷增速为9.5%-10%,但2019年将达到11.5%,不过“从长远来看,想让去杠杆真的发挥作用,信贷增速必须降至低于(GDP增长率)的水平”。

而另一家咨询机构TS Lombard沿用的是另一套衡量中国信贷增速的方法。除其他因素外,它还在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的基础上加入了地方政府发债规模。

由于各地政府试图在年底前用完发债配额,9月和10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激增,因此TS Lombard版本的信贷增速更高,为11.9%。

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罗里•格林(Rory Green)称:“影子银行去杠杆仍在继续推进,但信贷仍在流向地方政府和银行贷款。”他预计,影子银行业的信贷规模将同比收缩6.9%。

格林表示,他预计“去杠杆和控制金融风险仍然是北京方面关注的重点。我们听说,习近平的首席经济顾问刘鹤对这一点十分执着,几乎不惜以经济为代价。”

尽管如此,他和刘畅一样,也认为明年信贷增速可能会有所回升:如果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因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而出现出口放缓,中国政府可能调整政策作为重振经济的一种方式。

至于信贷增速降低至名义GDP增长率以下、进而开始逐渐减轻债务重担,格林称“我们认为短期内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这肯定是北京方面的目标”。

然而,辩论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应该是可控的,即使解决债务问题几乎会不可避免地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信贷积累)是中国经济前景的关键风险,但我们认为,这很可能不会引发金融危机,至少不是迫在眉睫,”刘畅称,“中国政府极大地掌控着金融体系。大多数贷款机构都是国有银行。当出现承压迹象时,政府将介入防止事态失控。政府将把部分债务转移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中。”

兹韦费尔补充称:“新兴亚洲在企业过度负债方面的程度最高,尤其是大中华区、新加坡、印尼和泰国。”

“这是风险吗?我们不这么认为。确实存在一些风险,但在大多数国家,这种风险是可控的,尤其是中国。中国经济将放慢脚步。我们预计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债务风险可控”

发布日期:2018-11-14 07:46
摘要」尽管不同咨询机构对于中国信贷增速前景持不同观点,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可控,不会引发金融危机。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一家资产管理机构预测,中国的债务负担与经济产值的比率将从明年开始下降,这有助于缓解困扰全球经济的最大担忧之一。

中国债务总量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飙升到了270%,使得人们日益担忧未来可能发生金融危机。考虑到中国在全球需求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这场危机不仅会打击中国经济,还会影响全球经济。

对不断增长的债务可能不可持续的担忧,导致中国当局在2016年启动了打击在正规银行体系之外运行的“影子”银行业的行动。

瑞士百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Pictet Asset Management)认为,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这一举措,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在经历了10年的上升(有时速度快得吓人)之后,已经基本上停止上升。百达预计,该比率最早将于2019年开始下降。

“信贷增速的峰值出现在2016年,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启动了去杠杆战略,”百达首席经济学家帕特里克•兹韦费尔(Patrick Zweifel)表示,“去杠杆进程正在按计划推进,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即将企稳并随着时间推移而开始下降。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这个时间点了。”

这一推算是基于百达自己版本的“社会融资总量”指标。官方“社会融资总量”数据由中国人民银行(PBoC)统计,旨在衡量中国的信贷增长情况。

百达的增强版贷款总量指标既涵盖官方社会融资总量(包括M2货币供应量和广义信贷),也涵盖金融机构向政府和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的所有贷款。

该算法得出,中国的信贷总额相当于GDP的267%,接近于加总政府、企业和家庭债务而得出的债务水平,而不是单纯根据社会融资总量而得出的217%,可以说这种算法是更准确的参考。

重要的是,根据百达的数据,今年第三季度,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同比增速放缓至9.9%,至少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如今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只是略微高于中国9.7%的名义GDP增长率。(考虑到名义GDP是计算债务与GDP比率的分母,在这里,使用名义GDP增长率(包含通胀率)比实际GDP增长率(剔除通胀率)更适合)。

兹韦费尔预测,明年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将放缓至9.1%,自2008年以来首次低于名义GDP增长率(预计为9.4%)。他的预测表明,至少到2023年之前,信贷增速将持续低于名义GDP增长率。

“他们在不过多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成功地进行了经济去杠杆,”兹韦费尔表示,“目前仍然存在担忧,我们正在密切监控,(但是)我们不认为这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然而,另外一些对中国信贷增速的预测所描绘的形势则没那么乐观。

咨询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仍然沿用自己计算广义信贷的方法——与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算法的区别主要在于,凯投在计算时加入了所有政府债券,但剔除了股票发行。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尽管该指标的增速在过去两年里也出现了明显下降,但仍然为10.7%,稍微高于百达的数据。

此外,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畅预计,根据这种算法,除了今年年底可能暂时出现信贷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长率的情况外,在可预见的未来里都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我认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刘畅表示,“从2016年底到今年年中,政府一直致力于控制金融风险,但自从今年5月以来,政策发生了转变。”今年以来,中国央行四次下调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并压低市场利率。

“今年年底,(信贷增速)可能暂时低于名义GDP增长率,但我们认为这一趋势将在明年逆转,”刘畅称,他预测,今年信贷增速为9.5%-10%,但2019年将达到11.5%,不过“从长远来看,想让去杠杆真的发挥作用,信贷增速必须降至低于(GDP增长率)的水平”。

而另一家咨询机构TS Lombard沿用的是另一套衡量中国信贷增速的方法。除其他因素外,它还在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的基础上加入了地方政府发债规模。

由于各地政府试图在年底前用完发债配额,9月和10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激增,因此TS Lombard版本的信贷增速更高,为11.9%。

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罗里•格林(Rory Green)称:“影子银行去杠杆仍在继续推进,但信贷仍在流向地方政府和银行贷款。”他预计,影子银行业的信贷规模将同比收缩6.9%。

格林表示,他预计“去杠杆和控制金融风险仍然是北京方面关注的重点。我们听说,习近平的首席经济顾问刘鹤对这一点十分执着,几乎不惜以经济为代价。”

尽管如此,他和刘畅一样,也认为明年信贷增速可能会有所回升:如果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因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而出现出口放缓,中国政府可能调整政策作为重振经济的一种方式。

至于信贷增速降低至名义GDP增长率以下、进而开始逐渐减轻债务重担,格林称“我们认为短期内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这肯定是北京方面的目标”。

然而,辩论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应该是可控的,即使解决债务问题几乎会不可避免地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信贷积累)是中国经济前景的关键风险,但我们认为,这很可能不会引发金融危机,至少不是迫在眉睫,”刘畅称,“中国政府极大地掌控着金融体系。大多数贷款机构都是国有银行。当出现承压迹象时,政府将介入防止事态失控。政府将把部分债务转移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中。”

兹韦费尔补充称:“新兴亚洲在企业过度负债方面的程度最高,尤其是大中华区、新加坡、印尼和泰国。”

“这是风险吗?我们不这么认为。确实存在一些风险,但在大多数国家,这种风险是可控的,尤其是中国。中国经济将放慢脚步。我们预计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尽管不同咨询机构对于中国信贷增速前景持不同观点,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可控,不会引发金融危机。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 一家资产管理机构预测,中国的债务负担与经济产值的比率将从明年开始下降,这有助于缓解困扰全球经济的最大担忧之一。

中国债务总量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飙升到了270%,使得人们日益担忧未来可能发生金融危机。考虑到中国在全球需求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这场危机不仅会打击中国经济,还会影响全球经济。

对不断增长的债务可能不可持续的担忧,导致中国当局在2016年启动了打击在正规银行体系之外运行的“影子”银行业的行动。

瑞士百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Pictet Asset Management)认为,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这一举措,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在经历了10年的上升(有时速度快得吓人)之后,已经基本上停止上升。百达预计,该比率最早将于2019年开始下降。

“信贷增速的峰值出现在2016年,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启动了去杠杆战略,”百达首席经济学家帕特里克•兹韦费尔(Patrick Zweifel)表示,“去杠杆进程正在按计划推进,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即将企稳并随着时间推移而开始下降。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这个时间点了。”

这一推算是基于百达自己版本的“社会融资总量”指标。官方“社会融资总量”数据由中国人民银行(PBoC)统计,旨在衡量中国的信贷增长情况。

百达的增强版贷款总量指标既涵盖官方社会融资总量(包括M2货币供应量和广义信贷),也涵盖金融机构向政府和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的所有贷款。

该算法得出,中国的信贷总额相当于GDP的267%,接近于加总政府、企业和家庭债务而得出的债务水平,而不是单纯根据社会融资总量而得出的217%,可以说这种算法是更准确的参考。

重要的是,根据百达的数据,今年第三季度,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同比增速放缓至9.9%,至少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如第二张图表所示,如今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只是略微高于中国9.7%的名义GDP增长率。(考虑到名义GDP是计算债务与GDP比率的分母,在这里,使用名义GDP增长率(包含通胀率)比实际GDP增长率(剔除通胀率)更适合)。

兹韦费尔预测,明年增强版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将放缓至9.1%,自2008年以来首次低于名义GDP增长率(预计为9.4%)。他的预测表明,至少到2023年之前,信贷增速将持续低于名义GDP增长率。

“他们在不过多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成功地进行了经济去杠杆,”兹韦费尔表示,“目前仍然存在担忧,我们正在密切监控,(但是)我们不认为这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然而,另外一些对中国信贷增速的预测所描绘的形势则没那么乐观。

咨询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仍然沿用自己计算广义信贷的方法——与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算法的区别主要在于,凯投在计算时加入了所有政府债券,但剔除了股票发行。如最后一张图表所示,尽管该指标的增速在过去两年里也出现了明显下降,但仍然为10.7%,稍微高于百达的数据。

此外,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学家刘畅预计,根据这种算法,除了今年年底可能暂时出现信贷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长率的情况外,在可预见的未来里都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我认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刘畅表示,“从2016年底到今年年中,政府一直致力于控制金融风险,但自从今年5月以来,政策发生了转变。”今年以来,中国央行四次下调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并压低市场利率。

“今年年底,(信贷增速)可能暂时低于名义GDP增长率,但我们认为这一趋势将在明年逆转,”刘畅称,他预测,今年信贷增速为9.5%-10%,但2019年将达到11.5%,不过“从长远来看,想让去杠杆真的发挥作用,信贷增速必须降至低于(GDP增长率)的水平”。

而另一家咨询机构TS Lombard沿用的是另一套衡量中国信贷增速的方法。除其他因素外,它还在官方社会融资总量的基础上加入了地方政府发债规模。

由于各地政府试图在年底前用完发债配额,9月和10月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激增,因此TS Lombard版本的信贷增速更高,为11.9%。

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罗里•格林(Rory Green)称:“影子银行去杠杆仍在继续推进,但信贷仍在流向地方政府和银行贷款。”他预计,影子银行业的信贷规模将同比收缩6.9%。

格林表示,他预计“去杠杆和控制金融风险仍然是北京方面关注的重点。我们听说,习近平的首席经济顾问刘鹤对这一点十分执着,几乎不惜以经济为代价。”

尽管如此,他和刘畅一样,也认为明年信贷增速可能会有所回升:如果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因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而出现出口放缓,中国政府可能调整政策作为重振经济的一种方式。

至于信贷增速降低至名义GDP增长率以下、进而开始逐渐减轻债务重担,格林称“我们认为短期内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这肯定是北京方面的目标”。

然而,辩论双方一致认为,中国的债务负担应该是可控的,即使解决债务问题几乎会不可避免地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信贷积累)是中国经济前景的关键风险,但我们认为,这很可能不会引发金融危机,至少不是迫在眉睫,”刘畅称,“中国政府极大地掌控着金融体系。大多数贷款机构都是国有银行。当出现承压迹象时,政府将介入防止事态失控。政府将把部分债务转移到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中。”

兹韦费尔补充称:“新兴亚洲在企业过度负债方面的程度最高,尤其是大中华区、新加坡、印尼和泰国。”

“这是风险吗?我们不这么认为。确实存在一些风险,但在大多数国家,这种风险是可控的,尤其是中国。中国经济将放慢脚步。我们预计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