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郭台铭的美国焦虑

发布日期:2018-11-13 06:57
摘要」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台湾首富郭台铭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撰文 / 阿崽

■ 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这个商人,便是台湾首富郭台铭。

去年7月份,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宣布将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美元建设一座液晶面板生产工厂,并因此获得时任威斯康辛州长沃克“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人”的盛赞。

郭台铭和他的富士康,也借此在美国获得了特朗普上任以来的高光时刻。

而时间转到今年11月,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以及威斯康辛州州长人选的尘埃落定,一地鸡毛已然显现:巨额政府补贴引发舆论针对、环保问题矛盾尖锐、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收益期远之又远。

一坨乌云与一地鸡毛

无论在中国大陆,或者是在美国,郭台铭向来是擅长在政界与商界之间游走的高手。郭氏盈利的秘笈之一,便是与当地的政府紧密连接在一起。

在威斯康辛,郭台铭把这种能力发挥到了极致:100亿美元的投资,其背后是当地政府允诺的高额补贴(从30亿增加到41亿美元)。

当郭台铭和威斯康辛的共和党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第一次见面时,最出名的故事是两个人关于合作细节的“一拍即合”:它是写在餐巾纸上的。根据协议内容,富士康将斥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星州投资建立10.5代LCD制造工厂,为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而政府的回报是高达30亿美元的补贴。

随后,2017年7月,郭台铭与沃克在密尔沃基举行了一场被报道称“人人喜笑颜开”的盛会,两人共同宣布富士康计划在该州东南部建立一家能享受到大量补贴的制造工厂。

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建厂计划一改再改,补贴也增加到了41亿美元。

显然,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个补贴的规模令人震惊。这不仅是威斯康辛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美国政府向外国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笔补贴。和大多数州一样,威斯康辛州过去也曾向企业提供过补贴,但每个工作岗位的补贴都没有超过3.5万美元。相比之下,富士康所获得的补贴是每个工作岗位23万美元。

而郭台铭之所以“绑定”沃克并从美国人嘴里敲下这么大一笔补贴,其原因正是刚刚结束的“中期选举”:2010年,沃克在当选州长时承诺将在自己的第一个州长任期内为该州创造25万个新的就业机会,而在他任职六年之后,离这一承诺依然很远。为了争取到2018年的第三个任期,他迫切需要一场大胜。

于是,郭台铭就这样出现在一个急于找到突围口的地方长官面前。当地评论家预测,这一举措将把为苹果和许多其他科技巨头生产设备的富士康带到威斯康辛州,会创建一个“威斯康辛式硅谷”。这威斯康辛这样在一个远离高科技的州而言,这可是一件大事。保守派人士甚至预测,这笔交易带来的影响之一将是沃克的连任。

但接下来的事情开始向戏剧化发展。

随着补贴规模稳步增加至令人瞠目结舌的41亿美元,富士康一再改变其建设计划,令人对其将在当地创造多少就业岗位不免产生怀疑。富士康现在表示,将建造一个规模小得多的第6代LCD工厂,而不是此前所承诺的10.5代LCD工厂。尽管该公司坚持称将会完成最初所承诺的100亿美元投资目标,但事实上最新计划只需要承诺投资的三分之一。

此后,关于工厂规模与产品的计划一再变更,而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富士康所需要的装配线工人要少得多——几乎所有的实际装配线工作都将由机器人来完成。而这,终结了当地政府的希望,即低技能、大多数来自拉辛和密尔沃基的少数族裔工人可能会在富士康工厂找到工作。

接下来,威斯康辛的纳税人们开始郁闷这项补贴的回报时间:在补贴还为30亿美元的时候,威斯康星州无党派立法财政局估计,纳税人需要到2043年才能收回补贴。而随后补贴增加到了41亿美元,分摊到威斯康辛州每户约为1774美元,这笔投资的回收期推迟到了2050年或更晚时间。

而许多专业人士开始质疑这项补贴到底能否有所回报:乔治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多尔夫曼(Jeffrey Dorfman)在《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实际上,每个工作岗位补贴10万美元的回报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几百年,甚至永远也不会……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高达23万美元(或更多),重新获得政府支出的资金是不可能的。当补贴上升到41亿美元之后,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达到了31.5万美元。”

与此同时,关于富士康工厂对环境影响的担忧开始加剧。

据密歇根大学环境工程教授彼得·阿德里安斯(Peter Adriaens)说,富士康生产的液晶显示屏需要苯、铬、镉、汞、锌和铜。如果排放和处理不当,这些材料比较危险。密尔沃基市立法参考局原援引一份报告指出,“截至2013年,有2500万到6000万英亩的耕地因电子工厂而被重金属污染”,而富士康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贡献者。

此外,沃克政府还同意富士康从密歇根湖取水,并免除了富士康在该州的环保规定,允许其在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将材料排放到湿地,并可以改变河流流向。环保人士指责该计划违反了由五大湖各州和加拿大各省签署的保护五大湖的大湖协约Great Lake Compact条款。

而相比迫切获得“政绩”的沃克,美国其它几个州在面对郭台铭与他的投资时则显然有所保留:由于制造屏幕的技术需求,富士康工厂需要建在水资源丰富的五大湖区域,相应州中没有一个州能像威斯康星那样提供41亿美元的补贴。密歇根州是最接近的,提供23亿美元的补贴,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税收补贴而不是威斯康辛州一样的现金补贴。至于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直接谴责了威斯康星州的协议,他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们不会花40年的时间去收回投资。我们不会用钱去达成交易。”

给高额补贴、开环保小灶、同时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招工承诺难兑,乌云开始聚拢,在种种质疑及富士康的再三变数中,风已吹来一地鸡毛。

中期选举的结果:威斯康辛不仅没有让身为共和党人的沃克成功连任州长,它直接选出来一位民主党人州长。

美国会是郭台铭的滑铁卢吗?

对于郭台铭在美国建立一座液晶面板工厂的想法,其起源应该是当年对日本夏普公司的收购。在那笔交易之后,郭台铭对液晶面板的生产兴趣大增。

目前,富士康正在重振北美的夏普电视业务,由于液晶面板和液晶电视机体积庞大,运输不便,因此更适合在消费市场建设工厂。

而事实上,与海信的争斗更加速了富士康在北美建立工厂的行进步骤:2015年7月31日,海信集团和夏普联合对外宣布,海信将以237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夏普墨西哥电视厂的所有股权和资产,并拥有在北美和南美地区使用“夏普”品牌及其所有渠道资源的权利。2016年4月2日,富士康和夏普在日本正式签订收购协议,富士康斥资35.2亿美元收购了夏普公司66%的股份。2017年6月9日,夏普先后在美国的纽约、加利福尼亚州对海信提起诉讼。在加利福尼亚州法院的案件中,夏普诉称海信涉嫌滥用夏普品牌销售低端产品,进而损害了夏普的商标权益,并提出高达1亿美元的索赔请求。

一个有厂子与渠道,一个有品牌与持股。显然,索赔案件的目的,在于解决夏普品牌北美使用权的问题。去年12月,富士康与海信的争端落槌:12月6日,美国加州法院正式驳回“夏普诉讼海信”一案的审理诉求,至此,富士康针对海信的法律手段全线落败。

而现在,沃克落败,对富士康威斯康辛投资案颇多争议的新州长上台。郭台铭显然面临几番变数。

首先,由于沃克在已经将自己的影响力挥霍殆尽,在威斯康辛州人看来,富士康几乎没有必要再遵循投入那么多资金或创造那么多的就业岗位。其次,可以明确的是,随着资本投资和富士康创造就业机会,政府承诺的全部补贴是以增量形式发放的。但无论富士康投资多少或创造多少就业机会,所有其他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补贴都需要支付。一个规模更小,拥有更少工人的小型工厂可以大大降低纳税,但这实际上会使州政府在每个工作岗位上花费更多成本。

而更让威斯康辛人骑虎难下的是,当地政府已经开始通过征用权来购买地产。富士康正在拉辛县修建工厂。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经在富士康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巨资。这些事项背后,接任的民主党州长面临很难取消这一协议的局面。用当地媒体的分析来说,“无论富士康对威斯康辛州经济的影响如何,这笔钱的支付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对于威斯康辛州的纳税人,他们的孩子,也许还有他们的孙子而言,富士康的交易将会被加到他们每年的生活成本中。”

在富士康这边,日子也并不太好过:前不久,威斯康辛的富士康在一次招聘中,收获了1300份简历,但却只有300人取得面试的资格,这意味着,“这里很难找到高效、有技巧的劳动力。”也因此,富士康欲从中国调任工程师赴威斯康辛的新闻顿出。

前有争端败诉,后有工厂风波。恐怕无论哪一个,都是去年7月份的高光时刻还与特朗普谈笑风生的郭台铭都没有预料到会如此烦扰缠身的。

不过,郭台铭还是有戏的。

这次选举之后,虽然共和党失去众议院的多数,但是特朗普在共和党的领导权大幅度增强。而特朗普又确实把郭台铭的投资作为很重要的指标,并在他的竞选中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而这个话题会继续“飞”一大段时间。郭台铭只要继续把住“投资美国、就业美国人”的脉门,美国那么大,总有地方让他回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台湾首富郭台铭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撰文 / 阿崽

■ 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这个商人,便是台湾首富郭台铭。

去年7月份,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宣布将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美元建设一座液晶面板生产工厂,并因此获得时任威斯康辛州长沃克“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人”的盛赞。

郭台铭和他的富士康,也借此在美国获得了特朗普上任以来的高光时刻。

而时间转到今年11月,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以及威斯康辛州州长人选的尘埃落定,一地鸡毛已然显现:巨额政府补贴引发舆论针对、环保问题矛盾尖锐、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收益期远之又远。

一坨乌云与一地鸡毛

无论在中国大陆,或者是在美国,郭台铭向来是擅长在政界与商界之间游走的高手。郭氏盈利的秘笈之一,便是与当地的政府紧密连接在一起。

在威斯康辛,郭台铭把这种能力发挥到了极致:100亿美元的投资,其背后是当地政府允诺的高额补贴(从30亿增加到41亿美元)。

当郭台铭和威斯康辛的共和党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第一次见面时,最出名的故事是两个人关于合作细节的“一拍即合”:它是写在餐巾纸上的。根据协议内容,富士康将斥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星州投资建立10.5代LCD制造工厂,为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而政府的回报是高达30亿美元的补贴。

随后,2017年7月,郭台铭与沃克在密尔沃基举行了一场被报道称“人人喜笑颜开”的盛会,两人共同宣布富士康计划在该州东南部建立一家能享受到大量补贴的制造工厂。

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建厂计划一改再改,补贴也增加到了41亿美元。

显然,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个补贴的规模令人震惊。这不仅是威斯康辛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美国政府向外国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笔补贴。和大多数州一样,威斯康辛州过去也曾向企业提供过补贴,但每个工作岗位的补贴都没有超过3.5万美元。相比之下,富士康所获得的补贴是每个工作岗位23万美元。

而郭台铭之所以“绑定”沃克并从美国人嘴里敲下这么大一笔补贴,其原因正是刚刚结束的“中期选举”:2010年,沃克在当选州长时承诺将在自己的第一个州长任期内为该州创造25万个新的就业机会,而在他任职六年之后,离这一承诺依然很远。为了争取到2018年的第三个任期,他迫切需要一场大胜。

于是,郭台铭就这样出现在一个急于找到突围口的地方长官面前。当地评论家预测,这一举措将把为苹果和许多其他科技巨头生产设备的富士康带到威斯康辛州,会创建一个“威斯康辛式硅谷”。这威斯康辛这样在一个远离高科技的州而言,这可是一件大事。保守派人士甚至预测,这笔交易带来的影响之一将是沃克的连任。

但接下来的事情开始向戏剧化发展。

随着补贴规模稳步增加至令人瞠目结舌的41亿美元,富士康一再改变其建设计划,令人对其将在当地创造多少就业岗位不免产生怀疑。富士康现在表示,将建造一个规模小得多的第6代LCD工厂,而不是此前所承诺的10.5代LCD工厂。尽管该公司坚持称将会完成最初所承诺的100亿美元投资目标,但事实上最新计划只需要承诺投资的三分之一。

此后,关于工厂规模与产品的计划一再变更,而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富士康所需要的装配线工人要少得多——几乎所有的实际装配线工作都将由机器人来完成。而这,终结了当地政府的希望,即低技能、大多数来自拉辛和密尔沃基的少数族裔工人可能会在富士康工厂找到工作。

接下来,威斯康辛的纳税人们开始郁闷这项补贴的回报时间:在补贴还为30亿美元的时候,威斯康星州无党派立法财政局估计,纳税人需要到2043年才能收回补贴。而随后补贴增加到了41亿美元,分摊到威斯康辛州每户约为1774美元,这笔投资的回收期推迟到了2050年或更晚时间。

而许多专业人士开始质疑这项补贴到底能否有所回报:乔治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多尔夫曼(Jeffrey Dorfman)在《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实际上,每个工作岗位补贴10万美元的回报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几百年,甚至永远也不会……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高达23万美元(或更多),重新获得政府支出的资金是不可能的。当补贴上升到41亿美元之后,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达到了31.5万美元。”

与此同时,关于富士康工厂对环境影响的担忧开始加剧。

据密歇根大学环境工程教授彼得·阿德里安斯(Peter Adriaens)说,富士康生产的液晶显示屏需要苯、铬、镉、汞、锌和铜。如果排放和处理不当,这些材料比较危险。密尔沃基市立法参考局原援引一份报告指出,“截至2013年,有2500万到6000万英亩的耕地因电子工厂而被重金属污染”,而富士康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贡献者。

此外,沃克政府还同意富士康从密歇根湖取水,并免除了富士康在该州的环保规定,允许其在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将材料排放到湿地,并可以改变河流流向。环保人士指责该计划违反了由五大湖各州和加拿大各省签署的保护五大湖的大湖协约Great Lake Compact条款。

而相比迫切获得“政绩”的沃克,美国其它几个州在面对郭台铭与他的投资时则显然有所保留:由于制造屏幕的技术需求,富士康工厂需要建在水资源丰富的五大湖区域,相应州中没有一个州能像威斯康星那样提供41亿美元的补贴。密歇根州是最接近的,提供23亿美元的补贴,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税收补贴而不是威斯康辛州一样的现金补贴。至于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直接谴责了威斯康星州的协议,他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们不会花40年的时间去收回投资。我们不会用钱去达成交易。”

给高额补贴、开环保小灶、同时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招工承诺难兑,乌云开始聚拢,在种种质疑及富士康的再三变数中,风已吹来一地鸡毛。

中期选举的结果:威斯康辛不仅没有让身为共和党人的沃克成功连任州长,它直接选出来一位民主党人州长。

美国会是郭台铭的滑铁卢吗?

对于郭台铭在美国建立一座液晶面板工厂的想法,其起源应该是当年对日本夏普公司的收购。在那笔交易之后,郭台铭对液晶面板的生产兴趣大增。

目前,富士康正在重振北美的夏普电视业务,由于液晶面板和液晶电视机体积庞大,运输不便,因此更适合在消费市场建设工厂。

而事实上,与海信的争斗更加速了富士康在北美建立工厂的行进步骤:2015年7月31日,海信集团和夏普联合对外宣布,海信将以237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夏普墨西哥电视厂的所有股权和资产,并拥有在北美和南美地区使用“夏普”品牌及其所有渠道资源的权利。2016年4月2日,富士康和夏普在日本正式签订收购协议,富士康斥资35.2亿美元收购了夏普公司66%的股份。2017年6月9日,夏普先后在美国的纽约、加利福尼亚州对海信提起诉讼。在加利福尼亚州法院的案件中,夏普诉称海信涉嫌滥用夏普品牌销售低端产品,进而损害了夏普的商标权益,并提出高达1亿美元的索赔请求。

一个有厂子与渠道,一个有品牌与持股。显然,索赔案件的目的,在于解决夏普品牌北美使用权的问题。去年12月,富士康与海信的争端落槌:12月6日,美国加州法院正式驳回“夏普诉讼海信”一案的审理诉求,至此,富士康针对海信的法律手段全线落败。

而现在,沃克落败,对富士康威斯康辛投资案颇多争议的新州长上台。郭台铭显然面临几番变数。

首先,由于沃克在已经将自己的影响力挥霍殆尽,在威斯康辛州人看来,富士康几乎没有必要再遵循投入那么多资金或创造那么多的就业岗位。其次,可以明确的是,随着资本投资和富士康创造就业机会,政府承诺的全部补贴是以增量形式发放的。但无论富士康投资多少或创造多少就业机会,所有其他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补贴都需要支付。一个规模更小,拥有更少工人的小型工厂可以大大降低纳税,但这实际上会使州政府在每个工作岗位上花费更多成本。

而更让威斯康辛人骑虎难下的是,当地政府已经开始通过征用权来购买地产。富士康正在拉辛县修建工厂。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经在富士康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巨资。这些事项背后,接任的民主党州长面临很难取消这一协议的局面。用当地媒体的分析来说,“无论富士康对威斯康辛州经济的影响如何,这笔钱的支付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对于威斯康辛州的纳税人,他们的孩子,也许还有他们的孙子而言,富士康的交易将会被加到他们每年的生活成本中。”

在富士康这边,日子也并不太好过:前不久,威斯康辛的富士康在一次招聘中,收获了1300份简历,但却只有300人取得面试的资格,这意味着,“这里很难找到高效、有技巧的劳动力。”也因此,富士康欲从中国调任工程师赴威斯康辛的新闻顿出。

前有争端败诉,后有工厂风波。恐怕无论哪一个,都是去年7月份的高光时刻还与特朗普谈笑风生的郭台铭都没有预料到会如此烦扰缠身的。

不过,郭台铭还是有戏的。

这次选举之后,虽然共和党失去众议院的多数,但是特朗普在共和党的领导权大幅度增强。而特朗普又确实把郭台铭的投资作为很重要的指标,并在他的竞选中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而这个话题会继续“飞”一大段时间。郭台铭只要继续把住“投资美国、就业美国人”的脉门,美国那么大,总有地方让他回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台湾首富郭台铭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撰文 / 阿崽

■ 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这个商人,便是台湾首富郭台铭。

去年7月份,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宣布将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美元建设一座液晶面板生产工厂,并因此获得时任威斯康辛州长沃克“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人”的盛赞。

郭台铭和他的富士康,也借此在美国获得了特朗普上任以来的高光时刻。

而时间转到今年11月,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以及威斯康辛州州长人选的尘埃落定,一地鸡毛已然显现:巨额政府补贴引发舆论针对、环保问题矛盾尖锐、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收益期远之又远。

一坨乌云与一地鸡毛

无论在中国大陆,或者是在美国,郭台铭向来是擅长在政界与商界之间游走的高手。郭氏盈利的秘笈之一,便是与当地的政府紧密连接在一起。

在威斯康辛,郭台铭把这种能力发挥到了极致:100亿美元的投资,其背后是当地政府允诺的高额补贴(从30亿增加到41亿美元)。

当郭台铭和威斯康辛的共和党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第一次见面时,最出名的故事是两个人关于合作细节的“一拍即合”:它是写在餐巾纸上的。根据协议内容,富士康将斥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星州投资建立10.5代LCD制造工厂,为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而政府的回报是高达30亿美元的补贴。

随后,2017年7月,郭台铭与沃克在密尔沃基举行了一场被报道称“人人喜笑颜开”的盛会,两人共同宣布富士康计划在该州东南部建立一家能享受到大量补贴的制造工厂。

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建厂计划一改再改,补贴也增加到了41亿美元。

显然,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个补贴的规模令人震惊。这不仅是威斯康辛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美国政府向外国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笔补贴。和大多数州一样,威斯康辛州过去也曾向企业提供过补贴,但每个工作岗位的补贴都没有超过3.5万美元。相比之下,富士康所获得的补贴是每个工作岗位23万美元。

而郭台铭之所以“绑定”沃克并从美国人嘴里敲下这么大一笔补贴,其原因正是刚刚结束的“中期选举”:2010年,沃克在当选州长时承诺将在自己的第一个州长任期内为该州创造25万个新的就业机会,而在他任职六年之后,离这一承诺依然很远。为了争取到2018年的第三个任期,他迫切需要一场大胜。

于是,郭台铭就这样出现在一个急于找到突围口的地方长官面前。当地评论家预测,这一举措将把为苹果和许多其他科技巨头生产设备的富士康带到威斯康辛州,会创建一个“威斯康辛式硅谷”。这威斯康辛这样在一个远离高科技的州而言,这可是一件大事。保守派人士甚至预测,这笔交易带来的影响之一将是沃克的连任。

但接下来的事情开始向戏剧化发展。

随着补贴规模稳步增加至令人瞠目结舌的41亿美元,富士康一再改变其建设计划,令人对其将在当地创造多少就业岗位不免产生怀疑。富士康现在表示,将建造一个规模小得多的第6代LCD工厂,而不是此前所承诺的10.5代LCD工厂。尽管该公司坚持称将会完成最初所承诺的100亿美元投资目标,但事实上最新计划只需要承诺投资的三分之一。

此后,关于工厂规模与产品的计划一再变更,而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富士康所需要的装配线工人要少得多——几乎所有的实际装配线工作都将由机器人来完成。而这,终结了当地政府的希望,即低技能、大多数来自拉辛和密尔沃基的少数族裔工人可能会在富士康工厂找到工作。

接下来,威斯康辛的纳税人们开始郁闷这项补贴的回报时间:在补贴还为30亿美元的时候,威斯康星州无党派立法财政局估计,纳税人需要到2043年才能收回补贴。而随后补贴增加到了41亿美元,分摊到威斯康辛州每户约为1774美元,这笔投资的回收期推迟到了2050年或更晚时间。

而许多专业人士开始质疑这项补贴到底能否有所回报:乔治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多尔夫曼(Jeffrey Dorfman)在《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实际上,每个工作岗位补贴10万美元的回报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几百年,甚至永远也不会……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高达23万美元(或更多),重新获得政府支出的资金是不可能的。当补贴上升到41亿美元之后,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达到了31.5万美元。”

与此同时,关于富士康工厂对环境影响的担忧开始加剧。

据密歇根大学环境工程教授彼得·阿德里安斯(Peter Adriaens)说,富士康生产的液晶显示屏需要苯、铬、镉、汞、锌和铜。如果排放和处理不当,这些材料比较危险。密尔沃基市立法参考局原援引一份报告指出,“截至2013年,有2500万到6000万英亩的耕地因电子工厂而被重金属污染”,而富士康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贡献者。

此外,沃克政府还同意富士康从密歇根湖取水,并免除了富士康在该州的环保规定,允许其在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将材料排放到湿地,并可以改变河流流向。环保人士指责该计划违反了由五大湖各州和加拿大各省签署的保护五大湖的大湖协约Great Lake Compact条款。

而相比迫切获得“政绩”的沃克,美国其它几个州在面对郭台铭与他的投资时则显然有所保留:由于制造屏幕的技术需求,富士康工厂需要建在水资源丰富的五大湖区域,相应州中没有一个州能像威斯康星那样提供41亿美元的补贴。密歇根州是最接近的,提供23亿美元的补贴,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税收补贴而不是威斯康辛州一样的现金补贴。至于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直接谴责了威斯康星州的协议,他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们不会花40年的时间去收回投资。我们不会用钱去达成交易。”

给高额补贴、开环保小灶、同时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招工承诺难兑,乌云开始聚拢,在种种质疑及富士康的再三变数中,风已吹来一地鸡毛。

中期选举的结果:威斯康辛不仅没有让身为共和党人的沃克成功连任州长,它直接选出来一位民主党人州长。

美国会是郭台铭的滑铁卢吗?

对于郭台铭在美国建立一座液晶面板工厂的想法,其起源应该是当年对日本夏普公司的收购。在那笔交易之后,郭台铭对液晶面板的生产兴趣大增。

目前,富士康正在重振北美的夏普电视业务,由于液晶面板和液晶电视机体积庞大,运输不便,因此更适合在消费市场建设工厂。

而事实上,与海信的争斗更加速了富士康在北美建立工厂的行进步骤:2015年7月31日,海信集团和夏普联合对外宣布,海信将以237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夏普墨西哥电视厂的所有股权和资产,并拥有在北美和南美地区使用“夏普”品牌及其所有渠道资源的权利。2016年4月2日,富士康和夏普在日本正式签订收购协议,富士康斥资35.2亿美元收购了夏普公司66%的股份。2017年6月9日,夏普先后在美国的纽约、加利福尼亚州对海信提起诉讼。在加利福尼亚州法院的案件中,夏普诉称海信涉嫌滥用夏普品牌销售低端产品,进而损害了夏普的商标权益,并提出高达1亿美元的索赔请求。

一个有厂子与渠道,一个有品牌与持股。显然,索赔案件的目的,在于解决夏普品牌北美使用权的问题。去年12月,富士康与海信的争端落槌:12月6日,美国加州法院正式驳回“夏普诉讼海信”一案的审理诉求,至此,富士康针对海信的法律手段全线落败。

而现在,沃克落败,对富士康威斯康辛投资案颇多争议的新州长上台。郭台铭显然面临几番变数。

首先,由于沃克在已经将自己的影响力挥霍殆尽,在威斯康辛州人看来,富士康几乎没有必要再遵循投入那么多资金或创造那么多的就业岗位。其次,可以明确的是,随着资本投资和富士康创造就业机会,政府承诺的全部补贴是以增量形式发放的。但无论富士康投资多少或创造多少就业机会,所有其他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补贴都需要支付。一个规模更小,拥有更少工人的小型工厂可以大大降低纳税,但这实际上会使州政府在每个工作岗位上花费更多成本。

而更让威斯康辛人骑虎难下的是,当地政府已经开始通过征用权来购买地产。富士康正在拉辛县修建工厂。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经在富士康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巨资。这些事项背后,接任的民主党州长面临很难取消这一协议的局面。用当地媒体的分析来说,“无论富士康对威斯康辛州经济的影响如何,这笔钱的支付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对于威斯康辛州的纳税人,他们的孩子,也许还有他们的孙子而言,富士康的交易将会被加到他们每年的生活成本中。”

在富士康这边,日子也并不太好过:前不久,威斯康辛的富士康在一次招聘中,收获了1300份简历,但却只有300人取得面试的资格,这意味着,“这里很难找到高效、有技巧的劳动力。”也因此,富士康欲从中国调任工程师赴威斯康辛的新闻顿出。

前有争端败诉,后有工厂风波。恐怕无论哪一个,都是去年7月份的高光时刻还与特朗普谈笑风生的郭台铭都没有预料到会如此烦扰缠身的。

不过,郭台铭还是有戏的。

这次选举之后,虽然共和党失去众议院的多数,但是特朗普在共和党的领导权大幅度增强。而特朗普又确实把郭台铭的投资作为很重要的指标,并在他的竞选中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而这个话题会继续“飞”一大段时间。郭台铭只要继续把住“投资美国、就业美国人”的脉门,美国那么大,总有地方让他回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郭台铭的美国焦虑

发布日期:2018-11-13 06:57
摘要」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台湾首富郭台铭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撰文 / 阿崽

■ 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这个商人,便是台湾首富郭台铭。

去年7月份,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宣布将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美元建设一座液晶面板生产工厂,并因此获得时任威斯康辛州长沃克“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人”的盛赞。

郭台铭和他的富士康,也借此在美国获得了特朗普上任以来的高光时刻。

而时间转到今年11月,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以及威斯康辛州州长人选的尘埃落定,一地鸡毛已然显现:巨额政府补贴引发舆论针对、环保问题矛盾尖锐、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收益期远之又远。

一坨乌云与一地鸡毛

无论在中国大陆,或者是在美国,郭台铭向来是擅长在政界与商界之间游走的高手。郭氏盈利的秘笈之一,便是与当地的政府紧密连接在一起。

在威斯康辛,郭台铭把这种能力发挥到了极致:100亿美元的投资,其背后是当地政府允诺的高额补贴(从30亿增加到41亿美元)。

当郭台铭和威斯康辛的共和党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第一次见面时,最出名的故事是两个人关于合作细节的“一拍即合”:它是写在餐巾纸上的。根据协议内容,富士康将斥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星州投资建立10.5代LCD制造工厂,为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而政府的回报是高达30亿美元的补贴。

随后,2017年7月,郭台铭与沃克在密尔沃基举行了一场被报道称“人人喜笑颜开”的盛会,两人共同宣布富士康计划在该州东南部建立一家能享受到大量补贴的制造工厂。

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建厂计划一改再改,补贴也增加到了41亿美元。

显然,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个补贴的规模令人震惊。这不仅是威斯康辛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美国政府向外国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笔补贴。和大多数州一样,威斯康辛州过去也曾向企业提供过补贴,但每个工作岗位的补贴都没有超过3.5万美元。相比之下,富士康所获得的补贴是每个工作岗位23万美元。

而郭台铭之所以“绑定”沃克并从美国人嘴里敲下这么大一笔补贴,其原因正是刚刚结束的“中期选举”:2010年,沃克在当选州长时承诺将在自己的第一个州长任期内为该州创造25万个新的就业机会,而在他任职六年之后,离这一承诺依然很远。为了争取到2018年的第三个任期,他迫切需要一场大胜。

于是,郭台铭就这样出现在一个急于找到突围口的地方长官面前。当地评论家预测,这一举措将把为苹果和许多其他科技巨头生产设备的富士康带到威斯康辛州,会创建一个“威斯康辛式硅谷”。这威斯康辛这样在一个远离高科技的州而言,这可是一件大事。保守派人士甚至预测,这笔交易带来的影响之一将是沃克的连任。

但接下来的事情开始向戏剧化发展。

随着补贴规模稳步增加至令人瞠目结舌的41亿美元,富士康一再改变其建设计划,令人对其将在当地创造多少就业岗位不免产生怀疑。富士康现在表示,将建造一个规模小得多的第6代LCD工厂,而不是此前所承诺的10.5代LCD工厂。尽管该公司坚持称将会完成最初所承诺的100亿美元投资目标,但事实上最新计划只需要承诺投资的三分之一。

此后,关于工厂规模与产品的计划一再变更,而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富士康所需要的装配线工人要少得多——几乎所有的实际装配线工作都将由机器人来完成。而这,终结了当地政府的希望,即低技能、大多数来自拉辛和密尔沃基的少数族裔工人可能会在富士康工厂找到工作。

接下来,威斯康辛的纳税人们开始郁闷这项补贴的回报时间:在补贴还为30亿美元的时候,威斯康星州无党派立法财政局估计,纳税人需要到2043年才能收回补贴。而随后补贴增加到了41亿美元,分摊到威斯康辛州每户约为1774美元,这笔投资的回收期推迟到了2050年或更晚时间。

而许多专业人士开始质疑这项补贴到底能否有所回报:乔治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多尔夫曼(Jeffrey Dorfman)在《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实际上,每个工作岗位补贴10万美元的回报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几百年,甚至永远也不会……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高达23万美元(或更多),重新获得政府支出的资金是不可能的。当补贴上升到41亿美元之后,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达到了31.5万美元。”

与此同时,关于富士康工厂对环境影响的担忧开始加剧。

据密歇根大学环境工程教授彼得·阿德里安斯(Peter Adriaens)说,富士康生产的液晶显示屏需要苯、铬、镉、汞、锌和铜。如果排放和处理不当,这些材料比较危险。密尔沃基市立法参考局原援引一份报告指出,“截至2013年,有2500万到6000万英亩的耕地因电子工厂而被重金属污染”,而富士康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贡献者。

此外,沃克政府还同意富士康从密歇根湖取水,并免除了富士康在该州的环保规定,允许其在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将材料排放到湿地,并可以改变河流流向。环保人士指责该计划违反了由五大湖各州和加拿大各省签署的保护五大湖的大湖协约Great Lake Compact条款。

而相比迫切获得“政绩”的沃克,美国其它几个州在面对郭台铭与他的投资时则显然有所保留:由于制造屏幕的技术需求,富士康工厂需要建在水资源丰富的五大湖区域,相应州中没有一个州能像威斯康星那样提供41亿美元的补贴。密歇根州是最接近的,提供23亿美元的补贴,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税收补贴而不是威斯康辛州一样的现金补贴。至于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直接谴责了威斯康星州的协议,他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们不会花40年的时间去收回投资。我们不会用钱去达成交易。”

给高额补贴、开环保小灶、同时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招工承诺难兑,乌云开始聚拢,在种种质疑及富士康的再三变数中,风已吹来一地鸡毛。

中期选举的结果:威斯康辛不仅没有让身为共和党人的沃克成功连任州长,它直接选出来一位民主党人州长。

美国会是郭台铭的滑铁卢吗?

对于郭台铭在美国建立一座液晶面板工厂的想法,其起源应该是当年对日本夏普公司的收购。在那笔交易之后,郭台铭对液晶面板的生产兴趣大增。

目前,富士康正在重振北美的夏普电视业务,由于液晶面板和液晶电视机体积庞大,运输不便,因此更适合在消费市场建设工厂。

而事实上,与海信的争斗更加速了富士康在北美建立工厂的行进步骤:2015年7月31日,海信集团和夏普联合对外宣布,海信将以237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夏普墨西哥电视厂的所有股权和资产,并拥有在北美和南美地区使用“夏普”品牌及其所有渠道资源的权利。2016年4月2日,富士康和夏普在日本正式签订收购协议,富士康斥资35.2亿美元收购了夏普公司66%的股份。2017年6月9日,夏普先后在美国的纽约、加利福尼亚州对海信提起诉讼。在加利福尼亚州法院的案件中,夏普诉称海信涉嫌滥用夏普品牌销售低端产品,进而损害了夏普的商标权益,并提出高达1亿美元的索赔请求。

一个有厂子与渠道,一个有品牌与持股。显然,索赔案件的目的,在于解决夏普品牌北美使用权的问题。去年12月,富士康与海信的争端落槌:12月6日,美国加州法院正式驳回“夏普诉讼海信”一案的审理诉求,至此,富士康针对海信的法律手段全线落败。

而现在,沃克落败,对富士康威斯康辛投资案颇多争议的新州长上台。郭台铭显然面临几番变数。

首先,由于沃克在已经将自己的影响力挥霍殆尽,在威斯康辛州人看来,富士康几乎没有必要再遵循投入那么多资金或创造那么多的就业岗位。其次,可以明确的是,随着资本投资和富士康创造就业机会,政府承诺的全部补贴是以增量形式发放的。但无论富士康投资多少或创造多少就业机会,所有其他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补贴都需要支付。一个规模更小,拥有更少工人的小型工厂可以大大降低纳税,但这实际上会使州政府在每个工作岗位上花费更多成本。

而更让威斯康辛人骑虎难下的是,当地政府已经开始通过征用权来购买地产。富士康正在拉辛县修建工厂。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经在富士康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巨资。这些事项背后,接任的民主党州长面临很难取消这一协议的局面。用当地媒体的分析来说,“无论富士康对威斯康辛州经济的影响如何,这笔钱的支付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对于威斯康辛州的纳税人,他们的孩子,也许还有他们的孙子而言,富士康的交易将会被加到他们每年的生活成本中。”

在富士康这边,日子也并不太好过:前不久,威斯康辛的富士康在一次招聘中,收获了1300份简历,但却只有300人取得面试的资格,这意味着,“这里很难找到高效、有技巧的劳动力。”也因此,富士康欲从中国调任工程师赴威斯康辛的新闻顿出。

前有争端败诉,后有工厂风波。恐怕无论哪一个,都是去年7月份的高光时刻还与特朗普谈笑风生的郭台铭都没有预料到会如此烦扰缠身的。

不过,郭台铭还是有戏的。

这次选举之后,虽然共和党失去众议院的多数,但是特朗普在共和党的领导权大幅度增强。而特朗普又确实把郭台铭的投资作为很重要的指标,并在他的竞选中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而这个话题会继续“飞”一大段时间。郭台铭只要继续把住“投资美国、就业美国人”的脉门,美国那么大,总有地方让他回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台湾首富郭台铭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撰文 / 阿崽

■ 美国中期选举落定,民主党重掌众议院。美国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正在一个中国商人的产业上方逐渐形成云层。

这个商人,便是台湾首富郭台铭。

去年7月份,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宣布将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美元建设一座液晶面板生产工厂,并因此获得时任威斯康辛州长沃克“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人”的盛赞。

郭台铭和他的富士康,也借此在美国获得了特朗普上任以来的高光时刻。

而时间转到今年11月,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以及威斯康辛州州长人选的尘埃落定,一地鸡毛已然显现:巨额政府补贴引发舆论针对、环保问题矛盾尖锐、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收益期远之又远。

一坨乌云与一地鸡毛

无论在中国大陆,或者是在美国,郭台铭向来是擅长在政界与商界之间游走的高手。郭氏盈利的秘笈之一,便是与当地的政府紧密连接在一起。

在威斯康辛,郭台铭把这种能力发挥到了极致:100亿美元的投资,其背后是当地政府允诺的高额补贴(从30亿增加到41亿美元)。

当郭台铭和威斯康辛的共和党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第一次见面时,最出名的故事是两个人关于合作细节的“一拍即合”:它是写在餐巾纸上的。根据协议内容,富士康将斥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星州投资建立10.5代LCD制造工厂,为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而政府的回报是高达30亿美元的补贴。

随后,2017年7月,郭台铭与沃克在密尔沃基举行了一场被报道称“人人喜笑颜开”的盛会,两人共同宣布富士康计划在该州东南部建立一家能享受到大量补贴的制造工厂。

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建厂计划一改再改,补贴也增加到了41亿美元。

显然,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个补贴的规模令人震惊。这不仅是威斯康辛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也是美国政府向外国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笔补贴。和大多数州一样,威斯康辛州过去也曾向企业提供过补贴,但每个工作岗位的补贴都没有超过3.5万美元。相比之下,富士康所获得的补贴是每个工作岗位23万美元。

而郭台铭之所以“绑定”沃克并从美国人嘴里敲下这么大一笔补贴,其原因正是刚刚结束的“中期选举”:2010年,沃克在当选州长时承诺将在自己的第一个州长任期内为该州创造25万个新的就业机会,而在他任职六年之后,离这一承诺依然很远。为了争取到2018年的第三个任期,他迫切需要一场大胜。

于是,郭台铭就这样出现在一个急于找到突围口的地方长官面前。当地评论家预测,这一举措将把为苹果和许多其他科技巨头生产设备的富士康带到威斯康辛州,会创建一个“威斯康辛式硅谷”。这威斯康辛这样在一个远离高科技的州而言,这可是一件大事。保守派人士甚至预测,这笔交易带来的影响之一将是沃克的连任。

但接下来的事情开始向戏剧化发展。

随着补贴规模稳步增加至令人瞠目结舌的41亿美元,富士康一再改变其建设计划,令人对其将在当地创造多少就业岗位不免产生怀疑。富士康现在表示,将建造一个规模小得多的第6代LCD工厂,而不是此前所承诺的10.5代LCD工厂。尽管该公司坚持称将会完成最初所承诺的100亿美元投资目标,但事实上最新计划只需要承诺投资的三分之一。

此后,关于工厂规模与产品的计划一再变更,而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富士康所需要的装配线工人要少得多——几乎所有的实际装配线工作都将由机器人来完成。而这,终结了当地政府的希望,即低技能、大多数来自拉辛和密尔沃基的少数族裔工人可能会在富士康工厂找到工作。

接下来,威斯康辛的纳税人们开始郁闷这项补贴的回报时间:在补贴还为30亿美元的时候,威斯康星州无党派立法财政局估计,纳税人需要到2043年才能收回补贴。而随后补贴增加到了41亿美元,分摊到威斯康辛州每户约为1774美元,这笔投资的回收期推迟到了2050年或更晚时间。

而许多专业人士开始质疑这项补贴到底能否有所回报:乔治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多尔夫曼(Jeffrey Dorfman)在《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实际上,每个工作岗位补贴10万美元的回报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几百年,甚至永远也不会……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高达23万美元(或更多),重新获得政府支出的资金是不可能的。当补贴上升到41亿美元之后,每个工作岗位的成本达到了31.5万美元。”

与此同时,关于富士康工厂对环境影响的担忧开始加剧。

据密歇根大学环境工程教授彼得·阿德里安斯(Peter Adriaens)说,富士康生产的液晶显示屏需要苯、铬、镉、汞、锌和铜。如果排放和处理不当,这些材料比较危险。密尔沃基市立法参考局原援引一份报告指出,“截至2013年,有2500万到6000万英亩的耕地因电子工厂而被重金属污染”,而富士康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贡献者。

此外,沃克政府还同意富士康从密歇根湖取水,并免除了富士康在该州的环保规定,允许其在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将材料排放到湿地,并可以改变河流流向。环保人士指责该计划违反了由五大湖各州和加拿大各省签署的保护五大湖的大湖协约Great Lake Compact条款。

而相比迫切获得“政绩”的沃克,美国其它几个州在面对郭台铭与他的投资时则显然有所保留:由于制造屏幕的技术需求,富士康工厂需要建在水资源丰富的五大湖区域,相应州中没有一个州能像威斯康星那样提供41亿美元的补贴。密歇根州是最接近的,提供23亿美元的补贴,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税收补贴而不是威斯康辛州一样的现金补贴。至于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直接谴责了威斯康星州的协议,他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们不会花40年的时间去收回投资。我们不会用钱去达成交易。”

给高额补贴、开环保小灶、同时工厂规模一变再变、招工承诺难兑,乌云开始聚拢,在种种质疑及富士康的再三变数中,风已吹来一地鸡毛。

中期选举的结果:威斯康辛不仅没有让身为共和党人的沃克成功连任州长,它直接选出来一位民主党人州长。

美国会是郭台铭的滑铁卢吗?

对于郭台铭在美国建立一座液晶面板工厂的想法,其起源应该是当年对日本夏普公司的收购。在那笔交易之后,郭台铭对液晶面板的生产兴趣大增。

目前,富士康正在重振北美的夏普电视业务,由于液晶面板和液晶电视机体积庞大,运输不便,因此更适合在消费市场建设工厂。

而事实上,与海信的争斗更加速了富士康在北美建立工厂的行进步骤:2015年7月31日,海信集团和夏普联合对外宣布,海信将以237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夏普墨西哥电视厂的所有股权和资产,并拥有在北美和南美地区使用“夏普”品牌及其所有渠道资源的权利。2016年4月2日,富士康和夏普在日本正式签订收购协议,富士康斥资35.2亿美元收购了夏普公司66%的股份。2017年6月9日,夏普先后在美国的纽约、加利福尼亚州对海信提起诉讼。在加利福尼亚州法院的案件中,夏普诉称海信涉嫌滥用夏普品牌销售低端产品,进而损害了夏普的商标权益,并提出高达1亿美元的索赔请求。

一个有厂子与渠道,一个有品牌与持股。显然,索赔案件的目的,在于解决夏普品牌北美使用权的问题。去年12月,富士康与海信的争端落槌:12月6日,美国加州法院正式驳回“夏普诉讼海信”一案的审理诉求,至此,富士康针对海信的法律手段全线落败。

而现在,沃克落败,对富士康威斯康辛投资案颇多争议的新州长上台。郭台铭显然面临几番变数。

首先,由于沃克在已经将自己的影响力挥霍殆尽,在威斯康辛州人看来,富士康几乎没有必要再遵循投入那么多资金或创造那么多的就业岗位。其次,可以明确的是,随着资本投资和富士康创造就业机会,政府承诺的全部补贴是以增量形式发放的。但无论富士康投资多少或创造多少就业机会,所有其他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补贴都需要支付。一个规模更小,拥有更少工人的小型工厂可以大大降低纳税,但这实际上会使州政府在每个工作岗位上花费更多成本。

而更让威斯康辛人骑虎难下的是,当地政府已经开始通过征用权来购买地产。富士康正在拉辛县修建工厂。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经在富士康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巨资。这些事项背后,接任的民主党州长面临很难取消这一协议的局面。用当地媒体的分析来说,“无论富士康对威斯康辛州经济的影响如何,这笔钱的支付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对于威斯康辛州的纳税人,他们的孩子,也许还有他们的孙子而言,富士康的交易将会被加到他们每年的生活成本中。”

在富士康这边,日子也并不太好过:前不久,威斯康辛的富士康在一次招聘中,收获了1300份简历,但却只有300人取得面试的资格,这意味着,“这里很难找到高效、有技巧的劳动力。”也因此,富士康欲从中国调任工程师赴威斯康辛的新闻顿出。

前有争端败诉,后有工厂风波。恐怕无论哪一个,都是去年7月份的高光时刻还与特朗普谈笑风生的郭台铭都没有预料到会如此烦扰缠身的。

不过,郭台铭还是有戏的。

这次选举之后,虽然共和党失去众议院的多数,但是特朗普在共和党的领导权大幅度增强。而特朗普又确实把郭台铭的投资作为很重要的指标,并在他的竞选中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而这个话题会继续“飞”一大段时间。郭台铭只要继续把住“投资美国、就业美国人”的脉门,美国那么大,总有地方让他回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