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大举投资于军工民企

发布日期:2018-11-12 08:16
摘要」中国在军民融合政策指导下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企,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撰文 / Emily Feng

■ 据计算,中国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营企业,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军民融合”,即把民营企业融入中国军工体系,是今年珠海航展的一个重要主题。参展商都在强调自己的产品与国家战略的契合度。

其结果是,国有军工企业和省级政府都将资金投入一些事实上的政府支持风险投资基金,以引导民营部门协助解放军现代化。

近年来,官员们打破了国企在关键行业的垄断,允许民营企业参与从电信到火箭的众多产品的设计、制造和运营。

尽管传统国有企业——如武器装备集团中国北方工业总公司(Norinco)和航空航天企业中国航空工业集团(AVIC)——仍在牵头中国最大的国防项目,但监管放宽已推动民营企业家进军保密通信、轻武器和无人驾驶车辆等相关领域。

“当中国军事部门的规划者讨论军民融合时,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中国独有的概念……美国防务产业可以作为黄金标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副研究员洛兰•拉斯凯(Lorand Laskai)说。

结果是新一代科技公司模糊了国有和民营之间的界线,拉斯凯说,“为达到解放军现代化目标而付出的努力,造就了一批专门开发先进技术——涵盖半导体、能量解决方案、无人机和航空航天——的民营初创企业和民营公司。”

目前,民营部门已帮助国有企业将关键项目开发外包,往往着眼于向其他国家销售。

例如,曾是一家金属和矿业公司的广东宏大(Guangdong Hongda) 2011年成立一家子公司,生产可由无人机和有人驾驶飞机携带的短程导弹和其他爆炸物。

“我们的领导人非常有远见,他们认识到向军民融合方向发展的机会,”宏大的工程师Feng Hui说。宏大的工程师们还指出,该公司负责导弹设计和推进系统开发,而控制系统由国企承包商提供。军民融合方式的开发成本低于完全由国企设计的成本。

宏达所生产导弹的射程都在290公里以内,以满足国际出口标准——即射程限制在300公里之内。“中国国企所生产导弹的射程实际上远得多,因此我们在国内无法与之竞争,”Feng Hui说。

曾经专为军队服务的其他国有企业,也被鼓励发展民用业务。

2016年,海格通信集团(Haige Communications Group)——一家从中国海军分拆、并在深圳上市的军工企业——推出一款与欧美卫星兼容的轻薄卫星手机产品。他们计划从2020年开始向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国家出口其手机产品。

“你看,我们密切遵循国家政策,”该公司工程师Zhang Ziyi说。

作为军民融合的一部分,政府还鼓励国有企业收购诸如迈普(Maipu)这样的商业资产。迈普是一家来自中国西南城市成都的初创公司,提供安全网络通信硬件。

2015年,迈普被大型国有电信硬件供应商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China Electronics Corporation)收购。飞腾(Phytium)是中国电子旗下从事半导体制造的全资子公司,为迈普提供所有电脑芯片,使其不再需要依赖外国芯片。随着中国国防客户出于安全原因对国产部件的需求日益增加,这有助于迈普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

“包括半导体和产品设计,一切都来自中国制造商,使产品可靠和安全,”公司的工程师Xie En说,“但当然,我们的制造设备仍是进口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在军民融合政策指导下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企,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撰文 / Emily Feng

■ 据计算,中国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营企业,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军民融合”,即把民营企业融入中国军工体系,是今年珠海航展的一个重要主题。参展商都在强调自己的产品与国家战略的契合度。

其结果是,国有军工企业和省级政府都将资金投入一些事实上的政府支持风险投资基金,以引导民营部门协助解放军现代化。

近年来,官员们打破了国企在关键行业的垄断,允许民营企业参与从电信到火箭的众多产品的设计、制造和运营。

尽管传统国有企业——如武器装备集团中国北方工业总公司(Norinco)和航空航天企业中国航空工业集团(AVIC)——仍在牵头中国最大的国防项目,但监管放宽已推动民营企业家进军保密通信、轻武器和无人驾驶车辆等相关领域。

“当中国军事部门的规划者讨论军民融合时,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中国独有的概念……美国防务产业可以作为黄金标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副研究员洛兰•拉斯凯(Lorand Laskai)说。

结果是新一代科技公司模糊了国有和民营之间的界线,拉斯凯说,“为达到解放军现代化目标而付出的努力,造就了一批专门开发先进技术——涵盖半导体、能量解决方案、无人机和航空航天——的民营初创企业和民营公司。”

目前,民营部门已帮助国有企业将关键项目开发外包,往往着眼于向其他国家销售。

例如,曾是一家金属和矿业公司的广东宏大(Guangdong Hongda) 2011年成立一家子公司,生产可由无人机和有人驾驶飞机携带的短程导弹和其他爆炸物。

“我们的领导人非常有远见,他们认识到向军民融合方向发展的机会,”宏大的工程师Feng Hui说。宏大的工程师们还指出,该公司负责导弹设计和推进系统开发,而控制系统由国企承包商提供。军民融合方式的开发成本低于完全由国企设计的成本。

宏达所生产导弹的射程都在290公里以内,以满足国际出口标准——即射程限制在300公里之内。“中国国企所生产导弹的射程实际上远得多,因此我们在国内无法与之竞争,”Feng Hui说。

曾经专为军队服务的其他国有企业,也被鼓励发展民用业务。

2016年,海格通信集团(Haige Communications Group)——一家从中国海军分拆、并在深圳上市的军工企业——推出一款与欧美卫星兼容的轻薄卫星手机产品。他们计划从2020年开始向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国家出口其手机产品。

“你看,我们密切遵循国家政策,”该公司工程师Zhang Ziyi说。

作为军民融合的一部分,政府还鼓励国有企业收购诸如迈普(Maipu)这样的商业资产。迈普是一家来自中国西南城市成都的初创公司,提供安全网络通信硬件。

2015年,迈普被大型国有电信硬件供应商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China Electronics Corporation)收购。飞腾(Phytium)是中国电子旗下从事半导体制造的全资子公司,为迈普提供所有电脑芯片,使其不再需要依赖外国芯片。随着中国国防客户出于安全原因对国产部件的需求日益增加,这有助于迈普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

“包括半导体和产品设计,一切都来自中国制造商,使产品可靠和安全,”公司的工程师Xie En说,“但当然,我们的制造设备仍是进口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在军民融合政策指导下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企,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撰文 / Emily Feng

■ 据计算,中国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营企业,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军民融合”,即把民营企业融入中国军工体系,是今年珠海航展的一个重要主题。参展商都在强调自己的产品与国家战略的契合度。

其结果是,国有军工企业和省级政府都将资金投入一些事实上的政府支持风险投资基金,以引导民营部门协助解放军现代化。

近年来,官员们打破了国企在关键行业的垄断,允许民营企业参与从电信到火箭的众多产品的设计、制造和运营。

尽管传统国有企业——如武器装备集团中国北方工业总公司(Norinco)和航空航天企业中国航空工业集团(AVIC)——仍在牵头中国最大的国防项目,但监管放宽已推动民营企业家进军保密通信、轻武器和无人驾驶车辆等相关领域。

“当中国军事部门的规划者讨论军民融合时,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中国独有的概念……美国防务产业可以作为黄金标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副研究员洛兰•拉斯凯(Lorand Laskai)说。

结果是新一代科技公司模糊了国有和民营之间的界线,拉斯凯说,“为达到解放军现代化目标而付出的努力,造就了一批专门开发先进技术——涵盖半导体、能量解决方案、无人机和航空航天——的民营初创企业和民营公司。”

目前,民营部门已帮助国有企业将关键项目开发外包,往往着眼于向其他国家销售。

例如,曾是一家金属和矿业公司的广东宏大(Guangdong Hongda) 2011年成立一家子公司,生产可由无人机和有人驾驶飞机携带的短程导弹和其他爆炸物。

“我们的领导人非常有远见,他们认识到向军民融合方向发展的机会,”宏大的工程师Feng Hui说。宏大的工程师们还指出,该公司负责导弹设计和推进系统开发,而控制系统由国企承包商提供。军民融合方式的开发成本低于完全由国企设计的成本。

宏达所生产导弹的射程都在290公里以内,以满足国际出口标准——即射程限制在300公里之内。“中国国企所生产导弹的射程实际上远得多,因此我们在国内无法与之竞争,”Feng Hui说。

曾经专为军队服务的其他国有企业,也被鼓励发展民用业务。

2016年,海格通信集团(Haige Communications Group)——一家从中国海军分拆、并在深圳上市的军工企业——推出一款与欧美卫星兼容的轻薄卫星手机产品。他们计划从2020年开始向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国家出口其手机产品。

“你看,我们密切遵循国家政策,”该公司工程师Zhang Ziyi说。

作为军民融合的一部分,政府还鼓励国有企业收购诸如迈普(Maipu)这样的商业资产。迈普是一家来自中国西南城市成都的初创公司,提供安全网络通信硬件。

2015年,迈普被大型国有电信硬件供应商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China Electronics Corporation)收购。飞腾(Phytium)是中国电子旗下从事半导体制造的全资子公司,为迈普提供所有电脑芯片,使其不再需要依赖外国芯片。随着中国国防客户出于安全原因对国产部件的需求日益增加,这有助于迈普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

“包括半导体和产品设计,一切都来自中国制造商,使产品可靠和安全,”公司的工程师Xie En说,“但当然,我们的制造设备仍是进口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大举投资于军工民企

发布日期:2018-11-12 08:16
摘要」中国在军民融合政策指导下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企,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撰文 / Emily Feng

■ 据计算,中国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营企业,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军民融合”,即把民营企业融入中国军工体系,是今年珠海航展的一个重要主题。参展商都在强调自己的产品与国家战略的契合度。

其结果是,国有军工企业和省级政府都将资金投入一些事实上的政府支持风险投资基金,以引导民营部门协助解放军现代化。

近年来,官员们打破了国企在关键行业的垄断,允许民营企业参与从电信到火箭的众多产品的设计、制造和运营。

尽管传统国有企业——如武器装备集团中国北方工业总公司(Norinco)和航空航天企业中国航空工业集团(AVIC)——仍在牵头中国最大的国防项目,但监管放宽已推动民营企业家进军保密通信、轻武器和无人驾驶车辆等相关领域。

“当中国军事部门的规划者讨论军民融合时,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中国独有的概念……美国防务产业可以作为黄金标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副研究员洛兰•拉斯凯(Lorand Laskai)说。

结果是新一代科技公司模糊了国有和民营之间的界线,拉斯凯说,“为达到解放军现代化目标而付出的努力,造就了一批专门开发先进技术——涵盖半导体、能量解决方案、无人机和航空航天——的民营初创企业和民营公司。”

目前,民营部门已帮助国有企业将关键项目开发外包,往往着眼于向其他国家销售。

例如,曾是一家金属和矿业公司的广东宏大(Guangdong Hongda) 2011年成立一家子公司,生产可由无人机和有人驾驶飞机携带的短程导弹和其他爆炸物。

“我们的领导人非常有远见,他们认识到向军民融合方向发展的机会,”宏大的工程师Feng Hui说。宏大的工程师们还指出,该公司负责导弹设计和推进系统开发,而控制系统由国企承包商提供。军民融合方式的开发成本低于完全由国企设计的成本。

宏达所生产导弹的射程都在290公里以内,以满足国际出口标准——即射程限制在300公里之内。“中国国企所生产导弹的射程实际上远得多,因此我们在国内无法与之竞争,”Feng Hui说。

曾经专为军队服务的其他国有企业,也被鼓励发展民用业务。

2016年,海格通信集团(Haige Communications Group)——一家从中国海军分拆、并在深圳上市的军工企业——推出一款与欧美卫星兼容的轻薄卫星手机产品。他们计划从2020年开始向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国家出口其手机产品。

“你看,我们密切遵循国家政策,”该公司工程师Zhang Ziyi说。

作为军民融合的一部分,政府还鼓励国有企业收购诸如迈普(Maipu)这样的商业资产。迈普是一家来自中国西南城市成都的初创公司,提供安全网络通信硬件。

2015年,迈普被大型国有电信硬件供应商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China Electronics Corporation)收购。飞腾(Phytium)是中国电子旗下从事半导体制造的全资子公司,为迈普提供所有电脑芯片,使其不再需要依赖外国芯片。随着中国国防客户出于安全原因对国产部件的需求日益增加,这有助于迈普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

“包括半导体和产品设计,一切都来自中国制造商,使产品可靠和安全,”公司的工程师Xie En说,“但当然,我们的制造设备仍是进口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在军民融合政策指导下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企,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撰文 / Emily Feng

■ 据计算,中国已调动至少3870亿元人民币(合556亿美元)投向民营企业,用于开发具有军用潜力的技术。

“军民融合”,即把民营企业融入中国军工体系,是今年珠海航展的一个重要主题。参展商都在强调自己的产品与国家战略的契合度。

其结果是,国有军工企业和省级政府都将资金投入一些事实上的政府支持风险投资基金,以引导民营部门协助解放军现代化。

近年来,官员们打破了国企在关键行业的垄断,允许民营企业参与从电信到火箭的众多产品的设计、制造和运营。

尽管传统国有企业——如武器装备集团中国北方工业总公司(Norinco)和航空航天企业中国航空工业集团(AVIC)——仍在牵头中国最大的国防项目,但监管放宽已推动民营企业家进军保密通信、轻武器和无人驾驶车辆等相关领域。

“当中国军事部门的规划者讨论军民融合时,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中国独有的概念……美国防务产业可以作为黄金标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副研究员洛兰•拉斯凯(Lorand Laskai)说。

结果是新一代科技公司模糊了国有和民营之间的界线,拉斯凯说,“为达到解放军现代化目标而付出的努力,造就了一批专门开发先进技术——涵盖半导体、能量解决方案、无人机和航空航天——的民营初创企业和民营公司。”

目前,民营部门已帮助国有企业将关键项目开发外包,往往着眼于向其他国家销售。

例如,曾是一家金属和矿业公司的广东宏大(Guangdong Hongda) 2011年成立一家子公司,生产可由无人机和有人驾驶飞机携带的短程导弹和其他爆炸物。

“我们的领导人非常有远见,他们认识到向军民融合方向发展的机会,”宏大的工程师Feng Hui说。宏大的工程师们还指出,该公司负责导弹设计和推进系统开发,而控制系统由国企承包商提供。军民融合方式的开发成本低于完全由国企设计的成本。

宏达所生产导弹的射程都在290公里以内,以满足国际出口标准——即射程限制在300公里之内。“中国国企所生产导弹的射程实际上远得多,因此我们在国内无法与之竞争,”Feng Hui说。

曾经专为军队服务的其他国有企业,也被鼓励发展民用业务。

2016年,海格通信集团(Haige Communications Group)——一家从中国海军分拆、并在深圳上市的军工企业——推出一款与欧美卫星兼容的轻薄卫星手机产品。他们计划从2020年开始向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国家出口其手机产品。

“你看,我们密切遵循国家政策,”该公司工程师Zhang Ziyi说。

作为军民融合的一部分,政府还鼓励国有企业收购诸如迈普(Maipu)这样的商业资产。迈普是一家来自中国西南城市成都的初创公司,提供安全网络通信硬件。

2015年,迈普被大型国有电信硬件供应商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China Electronics Corporation)收购。飞腾(Phytium)是中国电子旗下从事半导体制造的全资子公司,为迈普提供所有电脑芯片,使其不再需要依赖外国芯片。随着中国国防客户出于安全原因对国产部件的需求日益增加,这有助于迈普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

“包括半导体和产品设计,一切都来自中国制造商,使产品可靠和安全,”公司的工程师Xie En说,“但当然,我们的制造设备仍是进口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