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中型企业IPO数量远超美国

发布日期:2018-11-12 08:03
摘要」普伦德:去年是20年来亚洲IPO数量最多的一年。但随着特朗普发起贸易战,这是否标志着亚洲筹资活动达到周期峰顶?



撰文 / 约翰•普伦德

■ 去年是20年来亚洲首次公开发行(IPO)数量最多的一年,强化了亚洲公司作为全球公开股票市场最大用户的地位。经合组织(OECD)最新的《亚洲股票市场评论》(Asia Equity Market Review)如是说。

透过一级股票市场的棱镜来看,亚洲是世界经济中遥遥领先的最渴求资金的地区。

但是,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贸易战,这是否会成为当前经济周期亚洲资本筹集的“高水位”?

很有可能,尤其是因为今年新兴市场的低迷态势。但经合组织的数据也证实,亚洲(尤其是中国)对美国企业部门构成了重大挑战。

去年共有1074家亚洲公司上市,占全球股票发行筹资总额的43%。其中约有470家是中国公司。

事实上,过去10年里中国企业一直是全球IPO的最大用户,比美国上市数量多出170%。

自2008年以来,亚洲非金融公司通过IPO筹集了6020亿美元,几乎是全球非金融企业筹资总额的一半。在亚洲IPO占据主导地位之际,美国和欧洲呈下降趋势。

一个特别明显的对比在于筹资不到5000万美元的较小的成长型公司。

在美国,此类公司上市数量在1997年至1999年的网络股泡沫时期最多,共有384宗IPO。2000年以后,这一数字下降到每年平均仅有20家公司的水平。

从2013年开始中国IPO数量逐年上升,到2017年增加到220宗,几乎是1997年至2012年期间年平均值的五倍。

在金融危机之前和之后,科技公司的IPO份额也有类似差异。

从危机前(2000年-2007年)到危机后时期(2010年-2017年),中国科技公司在其IPO总量中所占平均份额增长了8%。在美国,科技公司上市份额从危机前到危机后几乎减半。

这往往证实了美国科技行业地位独特的观点。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Facebook之类公司没有多少实物资产。这些企业的价值更多地取决于人力资本和垄断优势。因此,他们资金充裕。

上市决定在更大程度上是为他们的风险资本支持者提供退出渠道,而不是关乎资本需求;上市还可以获得一种“纸币”来奖励创始人和雇员,并在收购交易中部署筹资所得。

规模较小的公司IPO匮乏,与硅谷科技巨头在潜在竞争对手达到IPO阶段之前买下它们的习惯是一致的。

这听起来不像是保持创新活力的配方,可能是美国生产率表现欠佳的一个因素。然而,认为中国加大利用公开市场必然导致企业部门更具活力将是不明智的。

中国的一、二级股票发行有很大一部分涉及国有企业。经合组织的作者们不带感情色彩地指出,在政府是重要所有者的所有市场中,较高的政府所有权与较低的企业业绩有关联。

尽管如此,外国机构投资者(而不是股票配置较低的国内机构)吸收了中国国有企业部分私有化的股票,它们现在是亚洲股票的大买家。因此,外国买家参与制造了资本的严重错配。

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已经对亚洲各地的股市造成了影响。同样,强势美元在那些企业累积巨额美元借款的新兴市场造成了损害。

资本流动全球化已经开始退潮。然而,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机构似乎不太可能减少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

这里的趋势是更多的全球化。由于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决定将中国内地A股的纳入因子提高到5%,因此包括香港H股在内的中国股票在其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权重上升至31%。因此,发达国家的机构实际上在增加中国敞口。

与此同时,亚洲各国央行通过减少以美元计价的官方储备来降低全球化程度。

由于不可预测的特朗普抨击美联储提高利率,我们不能再理所当然地认为美国央行将会保持独立性。但我们还没有到美元作为首屈一指的国际货币的角色即将消失的程度。

正如我在之前所说的那样,替代货币没有一个具有吸引力。话虽如此,美中贸易摩擦将会导致跨境流动有所减弱,同时市场动荡加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普伦德:去年是20年来亚洲IPO数量最多的一年。但随着特朗普发起贸易战,这是否标志着亚洲筹资活动达到周期峰顶?



撰文 / 约翰•普伦德

■ 去年是20年来亚洲首次公开发行(IPO)数量最多的一年,强化了亚洲公司作为全球公开股票市场最大用户的地位。经合组织(OECD)最新的《亚洲股票市场评论》(Asia Equity Market Review)如是说。

透过一级股票市场的棱镜来看,亚洲是世界经济中遥遥领先的最渴求资金的地区。

但是,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贸易战,这是否会成为当前经济周期亚洲资本筹集的“高水位”?

很有可能,尤其是因为今年新兴市场的低迷态势。但经合组织的数据也证实,亚洲(尤其是中国)对美国企业部门构成了重大挑战。

去年共有1074家亚洲公司上市,占全球股票发行筹资总额的43%。其中约有470家是中国公司。

事实上,过去10年里中国企业一直是全球IPO的最大用户,比美国上市数量多出170%。

自2008年以来,亚洲非金融公司通过IPO筹集了6020亿美元,几乎是全球非金融企业筹资总额的一半。在亚洲IPO占据主导地位之际,美国和欧洲呈下降趋势。

一个特别明显的对比在于筹资不到5000万美元的较小的成长型公司。

在美国,此类公司上市数量在1997年至1999年的网络股泡沫时期最多,共有384宗IPO。2000年以后,这一数字下降到每年平均仅有20家公司的水平。

从2013年开始中国IPO数量逐年上升,到2017年增加到220宗,几乎是1997年至2012年期间年平均值的五倍。

在金融危机之前和之后,科技公司的IPO份额也有类似差异。

从危机前(2000年-2007年)到危机后时期(2010年-2017年),中国科技公司在其IPO总量中所占平均份额增长了8%。在美国,科技公司上市份额从危机前到危机后几乎减半。

这往往证实了美国科技行业地位独特的观点。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Facebook之类公司没有多少实物资产。这些企业的价值更多地取决于人力资本和垄断优势。因此,他们资金充裕。

上市决定在更大程度上是为他们的风险资本支持者提供退出渠道,而不是关乎资本需求;上市还可以获得一种“纸币”来奖励创始人和雇员,并在收购交易中部署筹资所得。

规模较小的公司IPO匮乏,与硅谷科技巨头在潜在竞争对手达到IPO阶段之前买下它们的习惯是一致的。

这听起来不像是保持创新活力的配方,可能是美国生产率表现欠佳的一个因素。然而,认为中国加大利用公开市场必然导致企业部门更具活力将是不明智的。

中国的一、二级股票发行有很大一部分涉及国有企业。经合组织的作者们不带感情色彩地指出,在政府是重要所有者的所有市场中,较高的政府所有权与较低的企业业绩有关联。

尽管如此,外国机构投资者(而不是股票配置较低的国内机构)吸收了中国国有企业部分私有化的股票,它们现在是亚洲股票的大买家。因此,外国买家参与制造了资本的严重错配。

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已经对亚洲各地的股市造成了影响。同样,强势美元在那些企业累积巨额美元借款的新兴市场造成了损害。

资本流动全球化已经开始退潮。然而,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机构似乎不太可能减少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

这里的趋势是更多的全球化。由于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决定将中国内地A股的纳入因子提高到5%,因此包括香港H股在内的中国股票在其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权重上升至31%。因此,发达国家的机构实际上在增加中国敞口。

与此同时,亚洲各国央行通过减少以美元计价的官方储备来降低全球化程度。

由于不可预测的特朗普抨击美联储提高利率,我们不能再理所当然地认为美国央行将会保持独立性。但我们还没有到美元作为首屈一指的国际货币的角色即将消失的程度。

正如我在之前所说的那样,替代货币没有一个具有吸引力。话虽如此,美中贸易摩擦将会导致跨境流动有所减弱,同时市场动荡加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普伦德:去年是20年来亚洲IPO数量最多的一年。但随着特朗普发起贸易战,这是否标志着亚洲筹资活动达到周期峰顶?



撰文 / 约翰•普伦德

■ 去年是20年来亚洲首次公开发行(IPO)数量最多的一年,强化了亚洲公司作为全球公开股票市场最大用户的地位。经合组织(OECD)最新的《亚洲股票市场评论》(Asia Equity Market Review)如是说。

透过一级股票市场的棱镜来看,亚洲是世界经济中遥遥领先的最渴求资金的地区。

但是,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贸易战,这是否会成为当前经济周期亚洲资本筹集的“高水位”?

很有可能,尤其是因为今年新兴市场的低迷态势。但经合组织的数据也证实,亚洲(尤其是中国)对美国企业部门构成了重大挑战。

去年共有1074家亚洲公司上市,占全球股票发行筹资总额的43%。其中约有470家是中国公司。

事实上,过去10年里中国企业一直是全球IPO的最大用户,比美国上市数量多出170%。

自2008年以来,亚洲非金融公司通过IPO筹集了6020亿美元,几乎是全球非金融企业筹资总额的一半。在亚洲IPO占据主导地位之际,美国和欧洲呈下降趋势。

一个特别明显的对比在于筹资不到5000万美元的较小的成长型公司。

在美国,此类公司上市数量在1997年至1999年的网络股泡沫时期最多,共有384宗IPO。2000年以后,这一数字下降到每年平均仅有20家公司的水平。

从2013年开始中国IPO数量逐年上升,到2017年增加到220宗,几乎是1997年至2012年期间年平均值的五倍。

在金融危机之前和之后,科技公司的IPO份额也有类似差异。

从危机前(2000年-2007年)到危机后时期(2010年-2017年),中国科技公司在其IPO总量中所占平均份额增长了8%。在美国,科技公司上市份额从危机前到危机后几乎减半。

这往往证实了美国科技行业地位独特的观点。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Facebook之类公司没有多少实物资产。这些企业的价值更多地取决于人力资本和垄断优势。因此,他们资金充裕。

上市决定在更大程度上是为他们的风险资本支持者提供退出渠道,而不是关乎资本需求;上市还可以获得一种“纸币”来奖励创始人和雇员,并在收购交易中部署筹资所得。

规模较小的公司IPO匮乏,与硅谷科技巨头在潜在竞争对手达到IPO阶段之前买下它们的习惯是一致的。

这听起来不像是保持创新活力的配方,可能是美国生产率表现欠佳的一个因素。然而,认为中国加大利用公开市场必然导致企业部门更具活力将是不明智的。

中国的一、二级股票发行有很大一部分涉及国有企业。经合组织的作者们不带感情色彩地指出,在政府是重要所有者的所有市场中,较高的政府所有权与较低的企业业绩有关联。

尽管如此,外国机构投资者(而不是股票配置较低的国内机构)吸收了中国国有企业部分私有化的股票,它们现在是亚洲股票的大买家。因此,外国买家参与制造了资本的严重错配。

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已经对亚洲各地的股市造成了影响。同样,强势美元在那些企业累积巨额美元借款的新兴市场造成了损害。

资本流动全球化已经开始退潮。然而,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机构似乎不太可能减少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

这里的趋势是更多的全球化。由于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决定将中国内地A股的纳入因子提高到5%,因此包括香港H股在内的中国股票在其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权重上升至31%。因此,发达国家的机构实际上在增加中国敞口。

与此同时,亚洲各国央行通过减少以美元计价的官方储备来降低全球化程度。

由于不可预测的特朗普抨击美联储提高利率,我们不能再理所当然地认为美国央行将会保持独立性。但我们还没有到美元作为首屈一指的国际货币的角色即将消失的程度。

正如我在之前所说的那样,替代货币没有一个具有吸引力。话虽如此,美中贸易摩擦将会导致跨境流动有所减弱,同时市场动荡加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中型企业IPO数量远超美国

发布日期:2018-11-12 08:03
摘要」普伦德:去年是20年来亚洲IPO数量最多的一年。但随着特朗普发起贸易战,这是否标志着亚洲筹资活动达到周期峰顶?



撰文 / 约翰•普伦德

■ 去年是20年来亚洲首次公开发行(IPO)数量最多的一年,强化了亚洲公司作为全球公开股票市场最大用户的地位。经合组织(OECD)最新的《亚洲股票市场评论》(Asia Equity Market Review)如是说。

透过一级股票市场的棱镜来看,亚洲是世界经济中遥遥领先的最渴求资金的地区。

但是,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贸易战,这是否会成为当前经济周期亚洲资本筹集的“高水位”?

很有可能,尤其是因为今年新兴市场的低迷态势。但经合组织的数据也证实,亚洲(尤其是中国)对美国企业部门构成了重大挑战。

去年共有1074家亚洲公司上市,占全球股票发行筹资总额的43%。其中约有470家是中国公司。

事实上,过去10年里中国企业一直是全球IPO的最大用户,比美国上市数量多出170%。

自2008年以来,亚洲非金融公司通过IPO筹集了6020亿美元,几乎是全球非金融企业筹资总额的一半。在亚洲IPO占据主导地位之际,美国和欧洲呈下降趋势。

一个特别明显的对比在于筹资不到5000万美元的较小的成长型公司。

在美国,此类公司上市数量在1997年至1999年的网络股泡沫时期最多,共有384宗IPO。2000年以后,这一数字下降到每年平均仅有20家公司的水平。

从2013年开始中国IPO数量逐年上升,到2017年增加到220宗,几乎是1997年至2012年期间年平均值的五倍。

在金融危机之前和之后,科技公司的IPO份额也有类似差异。

从危机前(2000年-2007年)到危机后时期(2010年-2017年),中国科技公司在其IPO总量中所占平均份额增长了8%。在美国,科技公司上市份额从危机前到危机后几乎减半。

这往往证实了美国科技行业地位独特的观点。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Facebook之类公司没有多少实物资产。这些企业的价值更多地取决于人力资本和垄断优势。因此,他们资金充裕。

上市决定在更大程度上是为他们的风险资本支持者提供退出渠道,而不是关乎资本需求;上市还可以获得一种“纸币”来奖励创始人和雇员,并在收购交易中部署筹资所得。

规模较小的公司IPO匮乏,与硅谷科技巨头在潜在竞争对手达到IPO阶段之前买下它们的习惯是一致的。

这听起来不像是保持创新活力的配方,可能是美国生产率表现欠佳的一个因素。然而,认为中国加大利用公开市场必然导致企业部门更具活力将是不明智的。

中国的一、二级股票发行有很大一部分涉及国有企业。经合组织的作者们不带感情色彩地指出,在政府是重要所有者的所有市场中,较高的政府所有权与较低的企业业绩有关联。

尽管如此,外国机构投资者(而不是股票配置较低的国内机构)吸收了中国国有企业部分私有化的股票,它们现在是亚洲股票的大买家。因此,外国买家参与制造了资本的严重错配。

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已经对亚洲各地的股市造成了影响。同样,强势美元在那些企业累积巨额美元借款的新兴市场造成了损害。

资本流动全球化已经开始退潮。然而,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机构似乎不太可能减少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

这里的趋势是更多的全球化。由于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决定将中国内地A股的纳入因子提高到5%,因此包括香港H股在内的中国股票在其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权重上升至31%。因此,发达国家的机构实际上在增加中国敞口。

与此同时,亚洲各国央行通过减少以美元计价的官方储备来降低全球化程度。

由于不可预测的特朗普抨击美联储提高利率,我们不能再理所当然地认为美国央行将会保持独立性。但我们还没有到美元作为首屈一指的国际货币的角色即将消失的程度。

正如我在之前所说的那样,替代货币没有一个具有吸引力。话虽如此,美中贸易摩擦将会导致跨境流动有所减弱,同时市场动荡加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普伦德:去年是20年来亚洲IPO数量最多的一年。但随着特朗普发起贸易战,这是否标志着亚洲筹资活动达到周期峰顶?



撰文 / 约翰•普伦德

■ 去年是20年来亚洲首次公开发行(IPO)数量最多的一年,强化了亚洲公司作为全球公开股票市场最大用户的地位。经合组织(OECD)最新的《亚洲股票市场评论》(Asia Equity Market Review)如是说。

透过一级股票市场的棱镜来看,亚洲是世界经济中遥遥领先的最渴求资金的地区。

但是,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贸易战,这是否会成为当前经济周期亚洲资本筹集的“高水位”?

很有可能,尤其是因为今年新兴市场的低迷态势。但经合组织的数据也证实,亚洲(尤其是中国)对美国企业部门构成了重大挑战。

去年共有1074家亚洲公司上市,占全球股票发行筹资总额的43%。其中约有470家是中国公司。

事实上,过去10年里中国企业一直是全球IPO的最大用户,比美国上市数量多出170%。

自2008年以来,亚洲非金融公司通过IPO筹集了6020亿美元,几乎是全球非金融企业筹资总额的一半。在亚洲IPO占据主导地位之际,美国和欧洲呈下降趋势。

一个特别明显的对比在于筹资不到5000万美元的较小的成长型公司。

在美国,此类公司上市数量在1997年至1999年的网络股泡沫时期最多,共有384宗IPO。2000年以后,这一数字下降到每年平均仅有20家公司的水平。

从2013年开始中国IPO数量逐年上升,到2017年增加到220宗,几乎是1997年至2012年期间年平均值的五倍。

在金融危机之前和之后,科技公司的IPO份额也有类似差异。

从危机前(2000年-2007年)到危机后时期(2010年-2017年),中国科技公司在其IPO总量中所占平均份额增长了8%。在美国,科技公司上市份额从危机前到危机后几乎减半。

这往往证实了美国科技行业地位独特的观点。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Facebook之类公司没有多少实物资产。这些企业的价值更多地取决于人力资本和垄断优势。因此,他们资金充裕。

上市决定在更大程度上是为他们的风险资本支持者提供退出渠道,而不是关乎资本需求;上市还可以获得一种“纸币”来奖励创始人和雇员,并在收购交易中部署筹资所得。

规模较小的公司IPO匮乏,与硅谷科技巨头在潜在竞争对手达到IPO阶段之前买下它们的习惯是一致的。

这听起来不像是保持创新活力的配方,可能是美国生产率表现欠佳的一个因素。然而,认为中国加大利用公开市场必然导致企业部门更具活力将是不明智的。

中国的一、二级股票发行有很大一部分涉及国有企业。经合组织的作者们不带感情色彩地指出,在政府是重要所有者的所有市场中,较高的政府所有权与较低的企业业绩有关联。

尽管如此,外国机构投资者(而不是股票配置较低的国内机构)吸收了中国国有企业部分私有化的股票,它们现在是亚洲股票的大买家。因此,外国买家参与制造了资本的严重错配。

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已经对亚洲各地的股市造成了影响。同样,强势美元在那些企业累积巨额美元借款的新兴市场造成了损害。

资本流动全球化已经开始退潮。然而,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机构似乎不太可能减少流入中国的投资组合。

这里的趋势是更多的全球化。由于全球指数提供商MSCI今年早些时候决定将中国内地A股的纳入因子提高到5%,因此包括香港H股在内的中国股票在其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权重上升至31%。因此,发达国家的机构实际上在增加中国敞口。

与此同时,亚洲各国央行通过减少以美元计价的官方储备来降低全球化程度。

由于不可预测的特朗普抨击美联储提高利率,我们不能再理所当然地认为美国央行将会保持独立性。但我们还没有到美元作为首屈一指的国际货币的角色即将消失的程度。

正如我在之前所说的那样,替代货币没有一个具有吸引力。话虽如此,美中贸易摩擦将会导致跨境流动有所减弱,同时市场动荡加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