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元地位依旧难以被撼动

发布日期:2018-11-09 07:46
摘要」格林:减低对美元依赖的动力是存在的。然而无需担心美元失去储备货币地位,因为“别无选择”的现实将保住它。



撰文 / 梅甘•格林

■ 美元可能失去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的原因很多,尤其是欧盟和中国为此付出的努力。但是,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请你们见谅,TINA告诉我们美元在短时间内不会被取代。

TINA是已故的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的格言: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鉴于其他资产类别的回报率低迷,TINA这个词前一阶段在股票交易员中颇为流行(在10月股市回调之前),但是这个词同样适用于当下的美元。

对美元来说,今年是不祥的一年。尽管贸易加权美元指数飙升,但今年第二季度美元在全球各央行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下降到了62.3%的五年低点。外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比例下降到41%,是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国开始交易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挑战石油美元的霸主地位。德国、法国、英国和俄罗斯建议用一种新的支付机制来避开美元,使得他们可以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同时避免遭到美国制裁。

还存在一些显而易见的持续风险。美国政府需要向婴儿潮一代提供的应享权益仍然没有资金着落,但政府还在大举支出,使得国家债务水平急剧上升。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正在缩减其资产负债表,这削弱了美元流动性。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冲突增加了其他国家减低对美国金融体系及美元依赖的动力。


然而,我并不担心美元的霸主地位被推翻。尽管美元存在种种缺陷,但TINA会保住它。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9月发表盟情咨文时,主张让欧元在全球发挥更突出作用。然而,截至2018年年中,尽管欧元仍然是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第二大货币,但其份额仅为美元的三分之一左右。只要投资者仍然对欧元区的存亡心存疑虑,他们就很难信任欧元。最近意大利政府藐视财政规则的举动,进一步加深了投资者的疑虑。

尽管人们对异军突起的中国谈论很多,但很难说人民币有望取代美元。截至2018年年中,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仅为1.84%。随着“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扩大,这一点可能会改变——该项目的所有国家使用同一种货币会更方便。但人民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民币汇率不能自由浮动,中国的货币政策难以预测,经济和金融体系尚未完全对外开放。

美国重新成为大型产油国进一步巩固了美元的地位。世界石油贸易是用美元进行的,商业情报公司IBISWorld的数据显示,2017年用美元进行的石油贸易总额达到2万亿美元。

最后,美元还受益于网络效应。尽管美国仅占全球销售的大约10%,但全球约40%的进口是以美元开具发票的。银行和企业都喜欢用美元结算,因为其他银行和企业用的都是美元。

一些人提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或许是一个可行的替代选择。但特别提款权不是一种货币,而是以一篮子货币计值的记账单位。

拥有储备货币的“过高特权”使得美国可以入不敷出地借款,且成本很低。全球对以美元计价交易的需求支撑了美国金融服务业的健康运转。但是对美元的需求也推高了美元的价值,从而削弱了美国出口的竞争力,降低了进口商品的成本,并扩大了贸易逆差。

特朗普政府毫不掩饰其对贸易逆差的厌恶。但即便美国决定不想承担全球储备货币的责任,它可能也躲不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格林:减低对美元依赖的动力是存在的。然而无需担心美元失去储备货币地位,因为“别无选择”的现实将保住它。



撰文 / 梅甘•格林

■ 美元可能失去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的原因很多,尤其是欧盟和中国为此付出的努力。但是,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请你们见谅,TINA告诉我们美元在短时间内不会被取代。

TINA是已故的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的格言: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鉴于其他资产类别的回报率低迷,TINA这个词前一阶段在股票交易员中颇为流行(在10月股市回调之前),但是这个词同样适用于当下的美元。

对美元来说,今年是不祥的一年。尽管贸易加权美元指数飙升,但今年第二季度美元在全球各央行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下降到了62.3%的五年低点。外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比例下降到41%,是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国开始交易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挑战石油美元的霸主地位。德国、法国、英国和俄罗斯建议用一种新的支付机制来避开美元,使得他们可以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同时避免遭到美国制裁。

还存在一些显而易见的持续风险。美国政府需要向婴儿潮一代提供的应享权益仍然没有资金着落,但政府还在大举支出,使得国家债务水平急剧上升。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正在缩减其资产负债表,这削弱了美元流动性。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冲突增加了其他国家减低对美国金融体系及美元依赖的动力。


然而,我并不担心美元的霸主地位被推翻。尽管美元存在种种缺陷,但TINA会保住它。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9月发表盟情咨文时,主张让欧元在全球发挥更突出作用。然而,截至2018年年中,尽管欧元仍然是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第二大货币,但其份额仅为美元的三分之一左右。只要投资者仍然对欧元区的存亡心存疑虑,他们就很难信任欧元。最近意大利政府藐视财政规则的举动,进一步加深了投资者的疑虑。

尽管人们对异军突起的中国谈论很多,但很难说人民币有望取代美元。截至2018年年中,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仅为1.84%。随着“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扩大,这一点可能会改变——该项目的所有国家使用同一种货币会更方便。但人民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民币汇率不能自由浮动,中国的货币政策难以预测,经济和金融体系尚未完全对外开放。

美国重新成为大型产油国进一步巩固了美元的地位。世界石油贸易是用美元进行的,商业情报公司IBISWorld的数据显示,2017年用美元进行的石油贸易总额达到2万亿美元。

最后,美元还受益于网络效应。尽管美国仅占全球销售的大约10%,但全球约40%的进口是以美元开具发票的。银行和企业都喜欢用美元结算,因为其他银行和企业用的都是美元。

一些人提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或许是一个可行的替代选择。但特别提款权不是一种货币,而是以一篮子货币计值的记账单位。

拥有储备货币的“过高特权”使得美国可以入不敷出地借款,且成本很低。全球对以美元计价交易的需求支撑了美国金融服务业的健康运转。但是对美元的需求也推高了美元的价值,从而削弱了美国出口的竞争力,降低了进口商品的成本,并扩大了贸易逆差。

特朗普政府毫不掩饰其对贸易逆差的厌恶。但即便美国决定不想承担全球储备货币的责任,它可能也躲不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格林:减低对美元依赖的动力是存在的。然而无需担心美元失去储备货币地位,因为“别无选择”的现实将保住它。



撰文 / 梅甘•格林

■ 美元可能失去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的原因很多,尤其是欧盟和中国为此付出的努力。但是,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请你们见谅,TINA告诉我们美元在短时间内不会被取代。

TINA是已故的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的格言: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鉴于其他资产类别的回报率低迷,TINA这个词前一阶段在股票交易员中颇为流行(在10月股市回调之前),但是这个词同样适用于当下的美元。

对美元来说,今年是不祥的一年。尽管贸易加权美元指数飙升,但今年第二季度美元在全球各央行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下降到了62.3%的五年低点。外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比例下降到41%,是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国开始交易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挑战石油美元的霸主地位。德国、法国、英国和俄罗斯建议用一种新的支付机制来避开美元,使得他们可以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同时避免遭到美国制裁。

还存在一些显而易见的持续风险。美国政府需要向婴儿潮一代提供的应享权益仍然没有资金着落,但政府还在大举支出,使得国家债务水平急剧上升。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正在缩减其资产负债表,这削弱了美元流动性。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冲突增加了其他国家减低对美国金融体系及美元依赖的动力。


然而,我并不担心美元的霸主地位被推翻。尽管美元存在种种缺陷,但TINA会保住它。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9月发表盟情咨文时,主张让欧元在全球发挥更突出作用。然而,截至2018年年中,尽管欧元仍然是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第二大货币,但其份额仅为美元的三分之一左右。只要投资者仍然对欧元区的存亡心存疑虑,他们就很难信任欧元。最近意大利政府藐视财政规则的举动,进一步加深了投资者的疑虑。

尽管人们对异军突起的中国谈论很多,但很难说人民币有望取代美元。截至2018年年中,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仅为1.84%。随着“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扩大,这一点可能会改变——该项目的所有国家使用同一种货币会更方便。但人民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民币汇率不能自由浮动,中国的货币政策难以预测,经济和金融体系尚未完全对外开放。

美国重新成为大型产油国进一步巩固了美元的地位。世界石油贸易是用美元进行的,商业情报公司IBISWorld的数据显示,2017年用美元进行的石油贸易总额达到2万亿美元。

最后,美元还受益于网络效应。尽管美国仅占全球销售的大约10%,但全球约40%的进口是以美元开具发票的。银行和企业都喜欢用美元结算,因为其他银行和企业用的都是美元。

一些人提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或许是一个可行的替代选择。但特别提款权不是一种货币,而是以一篮子货币计值的记账单位。

拥有储备货币的“过高特权”使得美国可以入不敷出地借款,且成本很低。全球对以美元计价交易的需求支撑了美国金融服务业的健康运转。但是对美元的需求也推高了美元的价值,从而削弱了美国出口的竞争力,降低了进口商品的成本,并扩大了贸易逆差。

特朗普政府毫不掩饰其对贸易逆差的厌恶。但即便美国决定不想承担全球储备货币的责任,它可能也躲不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美元地位依旧难以被撼动

发布日期:2018-11-09 07:46
摘要」格林:减低对美元依赖的动力是存在的。然而无需担心美元失去储备货币地位,因为“别无选择”的现实将保住它。



撰文 / 梅甘•格林

■ 美元可能失去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的原因很多,尤其是欧盟和中国为此付出的努力。但是,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请你们见谅,TINA告诉我们美元在短时间内不会被取代。

TINA是已故的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的格言: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鉴于其他资产类别的回报率低迷,TINA这个词前一阶段在股票交易员中颇为流行(在10月股市回调之前),但是这个词同样适用于当下的美元。

对美元来说,今年是不祥的一年。尽管贸易加权美元指数飙升,但今年第二季度美元在全球各央行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下降到了62.3%的五年低点。外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比例下降到41%,是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国开始交易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挑战石油美元的霸主地位。德国、法国、英国和俄罗斯建议用一种新的支付机制来避开美元,使得他们可以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同时避免遭到美国制裁。

还存在一些显而易见的持续风险。美国政府需要向婴儿潮一代提供的应享权益仍然没有资金着落,但政府还在大举支出,使得国家债务水平急剧上升。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正在缩减其资产负债表,这削弱了美元流动性。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冲突增加了其他国家减低对美国金融体系及美元依赖的动力。


然而,我并不担心美元的霸主地位被推翻。尽管美元存在种种缺陷,但TINA会保住它。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9月发表盟情咨文时,主张让欧元在全球发挥更突出作用。然而,截至2018年年中,尽管欧元仍然是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第二大货币,但其份额仅为美元的三分之一左右。只要投资者仍然对欧元区的存亡心存疑虑,他们就很难信任欧元。最近意大利政府藐视财政规则的举动,进一步加深了投资者的疑虑。

尽管人们对异军突起的中国谈论很多,但很难说人民币有望取代美元。截至2018年年中,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仅为1.84%。随着“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扩大,这一点可能会改变——该项目的所有国家使用同一种货币会更方便。但人民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民币汇率不能自由浮动,中国的货币政策难以预测,经济和金融体系尚未完全对外开放。

美国重新成为大型产油国进一步巩固了美元的地位。世界石油贸易是用美元进行的,商业情报公司IBISWorld的数据显示,2017年用美元进行的石油贸易总额达到2万亿美元。

最后,美元还受益于网络效应。尽管美国仅占全球销售的大约10%,但全球约40%的进口是以美元开具发票的。银行和企业都喜欢用美元结算,因为其他银行和企业用的都是美元。

一些人提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或许是一个可行的替代选择。但特别提款权不是一种货币,而是以一篮子货币计值的记账单位。

拥有储备货币的“过高特权”使得美国可以入不敷出地借款,且成本很低。全球对以美元计价交易的需求支撑了美国金融服务业的健康运转。但是对美元的需求也推高了美元的价值,从而削弱了美国出口的竞争力,降低了进口商品的成本,并扩大了贸易逆差。

特朗普政府毫不掩饰其对贸易逆差的厌恶。但即便美国决定不想承担全球储备货币的责任,它可能也躲不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格林:减低对美元依赖的动力是存在的。然而无需担心美元失去储备货币地位,因为“别无选择”的现实将保住它。



撰文 / 梅甘•格林

■ 美元可能失去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的原因很多,尤其是欧盟和中国为此付出的努力。但是,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请你们见谅,TINA告诉我们美元在短时间内不会被取代。

TINA是已故的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的格言: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鉴于其他资产类别的回报率低迷,TINA这个词前一阶段在股票交易员中颇为流行(在10月股市回调之前),但是这个词同样适用于当下的美元。

对美元来说,今年是不祥的一年。尽管贸易加权美元指数飙升,但今年第二季度美元在全球各央行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下降到了62.3%的五年低点。外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比例下降到41%,是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中国开始交易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挑战石油美元的霸主地位。德国、法国、英国和俄罗斯建议用一种新的支付机制来避开美元,使得他们可以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同时避免遭到美国制裁。

还存在一些显而易见的持续风险。美国政府需要向婴儿潮一代提供的应享权益仍然没有资金着落,但政府还在大举支出,使得国家债务水平急剧上升。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正在缩减其资产负债表,这削弱了美元流动性。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冲突增加了其他国家减低对美国金融体系及美元依赖的动力。


然而,我并不担心美元的霸主地位被推翻。尽管美元存在种种缺陷,但TINA会保住它。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9月发表盟情咨文时,主张让欧元在全球发挥更突出作用。然而,截至2018年年中,尽管欧元仍然是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第二大货币,但其份额仅为美元的三分之一左右。只要投资者仍然对欧元区的存亡心存疑虑,他们就很难信任欧元。最近意大利政府藐视财政规则的举动,进一步加深了投资者的疑虑。

尽管人们对异军突起的中国谈论很多,但很难说人民币有望取代美元。截至2018年年中,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仅为1.84%。随着“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扩大,这一点可能会改变——该项目的所有国家使用同一种货币会更方便。但人民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民币汇率不能自由浮动,中国的货币政策难以预测,经济和金融体系尚未完全对外开放。

美国重新成为大型产油国进一步巩固了美元的地位。世界石油贸易是用美元进行的,商业情报公司IBISWorld的数据显示,2017年用美元进行的石油贸易总额达到2万亿美元。

最后,美元还受益于网络效应。尽管美国仅占全球销售的大约10%,但全球约40%的进口是以美元开具发票的。银行和企业都喜欢用美元结算,因为其他银行和企业用的都是美元。

一些人提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或许是一个可行的替代选择。但特别提款权不是一种货币,而是以一篮子货币计值的记账单位。

拥有储备货币的“过高特权”使得美国可以入不敷出地借款,且成本很低。全球对以美元计价交易的需求支撑了美国金融服务业的健康运转。但是对美元的需求也推高了美元的价值,从而削弱了美国出口的竞争力,降低了进口商品的成本,并扩大了贸易逆差。

特朗普政府毫不掩饰其对贸易逆差的厌恶。但即便美国决定不想承担全球储备货币的责任,它可能也躲不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